與人合租的女友

(一)久別重逢

  我的名字叫王浩仁,今年22歲,是一名大四的大學生,剛剛面臨完專升本的考試,所以我比女友多讀一年書。

  我女友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學,在高三時候開始跟我拍拖的。我的女友叫賈玉婷,跟我同齡,她是一名英語外語科生,但不同的是她用優異的成績考上了一所有名的學校。她有著口才了得的三寸不爛之舌,加上爽朗活潑的性格,一身健康的古銅色,讓人感覺是一名搞怪的頑皮精靈。

  她古銅色的皮膚那應該是天生的,因為女友的媽媽是一名外國的黑人,她是一名混血兒,所以皮膚都是那古銅色,雖然個子不高,只有一米五三,卻有著不協調是身體37D、25、35傲人的豐滿身材。

  在大學裡她跟她宿舍最好的朋友林惠玲一起參加了學生會,很快的在大一的時候就當上了學生會外交部的部長。到大三的時候,她那學生會長面臨畢業的論文的困擾沒時間管理,她還榮升為學生會的副會長並代理會長,她同學就成了外交部部長。

  到了玉婷畢業的時候,很快就有外貿公司聘請她,本來玉婷的志願是想成為一名幼師,她很喜歡小孩子。可是我知道那工作可以與外國人打交道,想她鍛煉鍛煉自己,叫她答應去鍛煉一兩年,順便在那個期間叫她去考教師證。

  事情可能就是因為我當時的一個決定,讓我發現了玉婷是一個天生的淫貨。玉婷去了公司以後,她那個部門是新開的,公司開始接軌國際,還需要請人,玉婷宿舍有四個人,所以她邀請了她宿舍的好友一起到這家公司裡工作,可是有一位家裡有安排,並沒有到這公司一起工作。公司也就是經理租的房子設立的辦公室,開始的時候她們公司包吃住的,一樓是接待處,二樓是她們工作的辦公室,三樓是住宿處,四樓是經理家。

  玉婷去了那公司以後,我在4月28號那天去過她那裡玩,她5月1、2、3號都不用開工。這是我第一次去她公司,去到看見兩個熟悉的臉孔,那正是她宿舍的兩位,一位是惠玲,另一位叫張翠霞。

  惠玲給我的印象是一位溫柔細心的女孩子,長著清秀的臉,有點古典美的氣質,長著一米六五的高挑身材,有著白嫩細滑的皮膚,臉上總是有淡淡的紅霞,雖然話語並不多,但是開口說話總是帶著一種羞澀的感覺,但美中不足的是惠玲那32A、22、33的身材,完完全全的是一位高瘦平,雖然沒摸過,但是總覺得跟我的胸部沒什麼兩樣。這跟玉婷性格樣貌是完全相反的人,卻是她最好的朋友。

  而翠霞,我都是大二認識她們的,那時翠霞跟惠玲是一樣的,感覺都是很文靜的乖乖女。可是大三的時候開始變得很風騷,衣服也穿得很暴露,她雖然有非常出眾的樣貌,也沒有巨大的胸部跟身高,只有一米五七,34C、24、31的身材,可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騷勁,簡直可以讓男人神魂顛倒、勾魂奪魄。

  據說翠霞在大三的時候跟了一位大她幾年的男人,就經常不在學校住宿而在外面過夜,大四時候還說她結婚了。還有她能順利畢業也都是陪教導主任睡回來的,至於是不是真的就難說了。但這些畢竟是私人事,當然也不去加以過問了。

  每次去到玉婷那裡,我都會跟她們幾個出去吃飯的,這次當然也不例外,我也同樣的約了她們出去吃飯。惠玲是很細心的人,她每次都會為我夾菜、為我盛飯,這讓翠霞看見,當然就去取笑玉婷,說我跟惠玲更像一對。

  當然我跟玉婷都已經拍拖好幾年了,也不像當年那樣特意找話題去逗她,自然現在有機會當然是拿她樂樂,配合著翠霞話語跟惠玲很親密的樣子氣玉婷,雖然是有講有笑,自然玉婷也暗裡生醋風,看見玉婷吃醋的樣子,總覺得很開心。

  不過回到宿舍以後,自然也有著苦頭吃,玉婷會對我不理不睬的,我就用霸王硬上弓的辦法把玉婷推倒在床上就地正法。我把兩根手指伸入到玉婷的口中夾著她的舌頭,一手把她的外衣給揪上去,映入眼簾的是那淺藍色的胸罩托著那雙高挺的古銅鐘,猶如是輕輕的一碰,這兩個銅鐘會在少林的佛家聖地裡迸擊出劃破清幽的巨響,仿如萬軍包圍的感覺,讓人都不敢大力地抓碰這雙巨乳。

  我用舌頭輕輕觸碰著乳房,順著乳型慢慢地滑入乳溝裡,阻擋著這兩個銅鐘的接觸,舌頭來回地摩擦著,讓傲人的乳溝沾滿著我的口水,一手夾著玉婷的舌頭,另一手慢慢探入胸罩裡面尋找那秘寶,指甲尖在乳暈上輕輕的刮弄。

  每當我的手劃過乳頭,玉婷的呼吸就會急速起來,只要我手輕輕一捏乳頭,玉婷就會發出「唔……唔……」的呻吟聲。雖然知道玉婷的胸部是敏感區,但以前這樣輕輕一捏也沒有這麼多反應的,更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她那眼神,彷彿我觸碰到她的傷口處,不停地仇視著我。

  可能是因為距離上次來已經快兩個月了吧,加上上次走的時候跟她小吵了一下,冷戰了兩個星期。在那兩個星期裡我們都沒有通話,最後是她主動和好,我其實是忘記了那是在復習專升本的課題,見她主動和好當然答應啊!不然也不知道要哄到什麼時候才能和好。

  玉婷的身體變得極度敏感,我更是獸性大發,直接把胸罩硬往上一推,這粗魯的動作貌似給了玉婷更大的快感,她的乳頭快速地變硬。玉婷有著橘粉色的乳暈,乳暈雖然不大,但是在古銅色的巨乳上顯得特別明顯,加上勃起的乳頭,我已經完完全全禁不住誘惑了,雙手大力搓揉著大銅鐘,嘴不停在玉婷嘴裡亂吻。

  玉婷已經是意亂情迷了,鼻子裡發出了悶哼聲:「嗯……嗯……嗯……」嘴裡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聲,雙手反抗的推開著我的身體,這時候的玉婷感覺就像完全進去了一個被強姦的狀態,如此的真實。

  我順著玉婷的脖子往下親,直到胸部處,雙手緊緊地擠出玉婷的乳頭,來回地在她那兩個乳頭中親吻,同時還伸出舌頭來回地舔弄。我用力地吸啜著玉婷的一個胸部,手在大力捏著另一胸部的乳頭,我特意在親吻的時候發出淫褻的聲響來:「唔……唔……唔……啜……啜……啜……」

  此時玉婷發出動人的呻吟聲:「嗯……嗯……嗯……啊……唉呀……停……停啊……啊……」可是身體卻自然地扭動起來,兩腿不停地夾緊摩擦著,背部稍稍提起了少少,讓胸部感覺上更豐滿、更大了

  我輕輕的解開了玉婷的褲鈕扣,手慢慢地深入玉婷的神秘花園裡查找著神秘開關時,可是花園早已經是爆了水管了,已完全水淹了整個腹地。玉婷感覺到我的入侵,身體不自覺的顫動了一下,兩腿自然地夾住我的手,用那種不和諧的眼神看著我,讓我感覺到我就是一名強姦犯引來了一種從沒試過的緊張感。

  可是在慾望的驅使下,我並沒有多加去思考,手指在僅有的空間裡探索著玉婷的開關,手指劃過玉婷的陰道口,淫水給手指牽引著,弄得整個陰戶變得更濕潤了。可是玉婷肥美的大陰唇因為緊緊地夾緊著,讓我很難深入觸碰到那神秘的開關,只好長驅直入慢慢地深入玉婷的陰道。

  手早已經濕透了,輕輕一滑就能進去,可是在我並沒有進去,平時我手指要進去都得先把手給洗乾淨,玉婷怕髒,每次摸她下面的時候都得洗乾淨,可是這次玉婷緊緊閉上眼,頭輕輕向上擡氣,兩腿慢慢地張開,鼻子喘著大氣,胸口一起一伏,準備著我入侵的姿態。

  我見玉婷已經是慾火難耐的情況了,開始脫玉婷的衣服,她也很配合地讓我倆都把衣服脫清光。我們赤裸裸的相擁著親吻,我欲又想把手指插入,我的動作很溫柔,玉婷卻恢復了平時的高傲姿態,狠狠地在我手背上打了一下:「髒啊!啪……啪……」然後抓住我的雞巴套弄著:「浩仁你愛我不?你願意娶我不?」

  我捏住她的鼻子:「當然愛你啦!」

  她微微的一笑:「浩仁,你插進來吧!我要跟親愛的做愛!」然後抓著我的雞巴往她的陰道口處放。

  我親了她額頭一口,把她兩腿掰成M字型,低頭看著玉婷的陰戶,這陰戶真是百看不厭,天生古銅色的皮膚連續到陰戶。玉婷有著濃密的陰毛,她的大陰唇很肥厚,緊緊地包住洞口,就像兩扇銅門緊緊的關著,用手輕輕張開,粉色的小陰唇裡微微張開的小礦洞,淫水在洞口晶瑩晶瑩的,像是一個滿是鑽石的寶穴,從外面看進去粼光閃閃,真是美不勝收,讓人的目光不能移開。

  我往那裡輕輕的親吻下去,這是我第一次去親吻陰道,一股濃烈的騷味刺入鼻子中,儘管如此,我還是用舌頭舔遍了玉婷的陰戶,整個陰戶已分不出哪些是我的口水,哪些是玉婷的淫水了。

  玉婷的反應表現得很舒服的呻吟著:「喔喔……喔……嗯哼……好癢!好癢啦!大力一點……喔……」這時候我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面對玉婷如此放蕩的叫聲,往玉婷身上一趴,雞巴往前一挺,可是根本就沒對準洞口,狠狠地撞在玉婷的大陰唇上,玉婷「啊……」的一聲,兩眉湊緊在一起。

  雖然玉婷表現出很痛苦的樣子,可是陰道裡卻發了大水,感覺到一股暖暖的淫水沾濕著我的雞巴,然後我對準的往裡面插進去,玉婷更是把腿張得更開,讓我插得更進去。

  我用力地往前挺,可是雞巴只進去一半就給玉婷淫穴的阻力頂著了,玉婷的陰道進入洞口並不難,可是越進去就越窄,正好我的雞巴是棒球狀,上粗下細,越是進去就感覺到雞巴給勒得越緊。

  我慢慢挺入,玉婷一臉痛苦的樣子,我親了親她的嘴唇,讓她舒緩著痛苦。每次我進去時,雞巴總是有一種給勒緊的感覺,軟軟的、痛痛的,抽出來的時候陰道壁強力的吸附著,讓我每次跟玉婷做愛都是慢慢地抽插,玉婷每次都會說:「痛……好痛啦……慢一點……慢……嗯……」

  跟玉婷做愛就是強力的活塞運動,很快地我就全身是汗了,我身體緊緊地壓在玉婷身上,她那豐滿的胸部來回地摩擦著我的皮膚。雖然玉婷陰道淫水很多,可是她的陰道越是感覺到舒服,就會勒得更緊,玉婷的子宮很深,我整根雞巴進去了,都不能接觸到她的子宮口,不是我雞巴短,只是玉婷的子宮確實很深。

  我用盡全力不停地來回抽插,玉婷是呻吟聲不斷的提高:「啊……啊……老公……好爽!好舒服啦……幹死我……拜託你……嗯……啊……」估計在隔壁房間的惠玲都能聽見了。

  可是為什麼我跟玉婷做愛的時候會想到惠玲?讓我更刺激的抽插著。玉婷興奮的叫我從後面幹她,可是我腦裡想著惠玲沒心在聽,玉婷叫了三次我才聽見,我抽出了雞巴快到陰道口的時候,從玉婷的陰道裡一股淫水順著雞巴直到陰囊流

出,弄濕了一大片床單。

  我沒試過從後面插,我從後面摩擦了幾次都不能磨進去,玉婷好像急不及待地輕扭動著她的小腰,好像很熟練地把屁股擡高,讓我雞巴更好的進去。我從後面進去貌似比前面更好進,用力地一挺,就能把整根雞巴送到裡面去了。

  這舉動更是讓玉婷感覺更大、更爽,舒服的呻吟起來:「老公……好……刺激……哦……爽……爽壞了……啊……」玉婷的腰自然地往後挺,配合著我的抽插,雖然動作不快,可是每一次都把雞巴深深的烙印在這洞穴裡,不停地抽取著洞穴的鑽石。

  淫水從玉婷的黑絲的彎曲的繩索滴下,每一滴淫水就像冒險家在高山處攀爬著繩索,我不停的撞擊正如那些猛烈的巨風吹襲著,讓那些已經是年事已老的冒險家葬送在白白的雪地床舖上。

  玉婷扭動著小腰,迷人的胸部來回地晃動,我雙手抓著玉婷的小腰,讓每一下衝擊都變得孔武有力,玉婷忘我的叫著:「洩了……老公……不要……停……快……快點……啊……啊……啊……」

  我在強力的快感下,很快就射了,完完全全地射入了玉婷的陰戶裡。這是我第一次內射進去,玉婷的陰道不停地因為快感而收緊,像是搾乾我雞巴的每一滴精液。在這個同時我跟玉婷軟軟的倒在床上,玉婷發出迷人的喘息聲,雞巴在快感淫穴中享受著玉婷的體溫。

  玉婷看著我,深深的吻了一下我的額頭:「浩仁你今次很厲害呢!你好壞,老喜歡強暴人家!」

  我看玉婷嫵媚的笑容逗著她說:「是啊!我就喜歡強姦你。不但如此,我還喜歡看著別人強姦你。哈哈!」

  玉婷生氣的瞪了我一眼,狠狠地在我的屁股上捏了一下:「不理你,你個壞蛋!哼!」然後緊緊地抱著我

  可是在那一個瞬間,玉婷聽見我喜歡看她給人強姦的話,我感覺她的神情好像有點傷感。可是當時我只是認為我拿她開玩笑,她不開心罷了,可是卻想不到真有其事!

  第二天,我們幾個又一起吃飯,翠霞取笑著我們,說我們做得那麼刺激,連她那也聽見,玉婷跟惠玲都臉紅紅的。我看著臉紅的惠玲,想起了昨晚做愛的時候想起惠玲,心裡就是想逗她玩:「惠玲,你也聽見了沒有?改天我們試試吧!哈哈!」

  惠玲的臉就更紅,更可愛了,什麼也沒說的呆呆的站著。翠霞就忙著護在惠玲面前說:「有本事你沖著老娘來!看老娘不把你雞巴騎到陽痿!」

  我裝著色狼的樣子去調戲,結果給玉婷狠狠地抓著我鼻子捏了一下,還踢了我一腳!她們兩人都開心的笑著我們說:「有人吃醋了,看你還知道錯了沒?哈哈哈!」

  雖然我跟玉婷之後的幾天都有做愛,可是都沒有強上她,都是很規矩的,也沒有從後面插了。

  (二)淫慾秘密

  今天風和日麗、萬里無雲的一天,現今已經是9月26,步入今個秋季了,在暖秋的懶洋洋的日子裡,我悠閒的坐在校園的一角榕樹的石板凳下,暖暖的風吹送著,這讓我回想起5月跟玉婷的激情的幾天,刺激的性愛經過讓我褲襠頂得老高。

  我的慾情高漲著,因為玉婷的公司要把她們的宿舍弄成資料室,每人二百元的補助讓她們在外面找租房住,因此玉婷搬了出去,跟一位我從沒見過的男子合租。

  為什麼我會同意玉婷跟一個男子做這種危險的行為?其實也沒啥,那個男子是玉婷公司的合作公司的員工,加上還有惠玲跟玉婷一起呢,這讓我更加不擔心了。因為玉婷之前也可以說跟她經理合租啊,樓上就是住著她們的經理了,這可能也是我對玉婷的一種信任吧!畢竟我們都拍拖了這麼多年了,兩個女孩子在外面住,有多個男生在,多少能保護一下她們吧!

  那男的叫黃俊勇,大我們三年,今年25歲,很巧是和玉婷同一所學校畢業的,是玉婷的一位學長。他是船運公司的一名員工,在貨運上玉婷要經常咨詢他的價格等各方面,在工作的接觸裡,她聽見玉婷的名字就很快地報出了玉婷的學校跟在學校裡的表現,兩人有好的話題,自然很快地相處得很好了。

  玉婷出色的身材、可愛活潑的臉蛋,加上在學校學生會出色的表現,在學校裡引來很多人的關注,也有很多人想追求玉婷,可是玉婷一直深愛著我,所以都拒絕了。

  俊勇是美術社團的社長,大學期間受到很多學妹的追求,原因不是因為單單他的畫筆很好,還因為他有著俊朗的外表,但是唯一的缺點就是人不算高,只有一米六五,不然他肯定在學校是學草級的帥哥了。玉婷在大二才升任外交部的會長,那時候俊勇已經出去實習了,所以俊勇老說跟玉婷相見恨晚。

  俊勇是那裡的當地人,所以他在那裡有一所小住房,他爸媽在城市的市區工作,在那邊買了一套更大的房子,所以都不跟勇哥一起住。俊勇的這房子並不算大,是俊勇家裡的舊房子重建,所以只有兩層,起初俊勇是跟惠玲提起合租的,想讓惠玲叫上玉婷一起去他的房子裡住,玉婷咨詢了我,問她和惠玲跟一位他們合作公司的男員工合租,我同意不?

  玉婷並沒有在我面前提起俊勇的資料以及評論他的為人,這些都是我問惠玲才知道的,估計是玉婷會認為我不同意她跟陌生的男人一起合租吧,可是我卻同意了的玉婷的合租,在6月1日玉婷跟惠玲就跟俊勇一起合租了。

  面對一個不認識的男子跟玉婷合租,雖然有惠玲陪伴在一起,但我畢竟已經有整個夏天沒去找玉婷了,多少有些對玉婷出軌的性幻想。這不是我們的感情已經變淡了,而是因為我夏天參加了暑期工,還有要復習專升本的試題,已經是忙不過來了,加上在夏季玉婷的公司是最忙碌的時間,整天要加班加點。

  雖然我們盡量在玉婷10點睡覺前保持每天都通一次電話,但是有時候可能是她工作太累了睡著了吧,我打電話過去她也不接。自然她也抱怨過,在7月末我領了這個月的假期工資時,興高采烈的告訴玉婷,玉婷要求我去找她玩幾天:「下個月不要做了,過來我這邊吧!我們到外面租一間房住玩煮家家好不好?」

  我呆了一會猶豫了一下:「總不能惠玲自己一個跟一個陌生男人住一起吧?加上我還得復習考試。」

  玉婷馬上聲音都變了哭泣起來道:「你就會考慮惠玲,你就沒考慮過我麼?我很想念你,很像跟老公你抱著一起睡,一起做愛愛的壞事!」接著一直就是玉婷的哭泣聲。

  我馬上答應玉婷的所有要求,可是她的哭泣聲裡完完全全聽不見我說什麼,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都沒用。過了一會,傳來惠玲跟一個很有磁性的陌生男人的聲音安撫著玉婷,哭泣過後,玉婷同意了我們暫時不見面,說是她最近工作壓力大才發了一下小脾氣,但是我們相識拍拖紀念日一定要去找她過,我自然也同意她的要求了。

  為什麼今天我這麼舒適的在學校一角坐著想念著玉婷?因為過幾天就是我們的紀念日啊!昨天晚上我打了個電話騙她,跟玉婷說正好那天有專升本的考試,不能去陪她,只好推遲一兩天過去,說肯定陪她好好的過國慶黃金週,雖然玉婷很不滿意,但是為了我的前途也沒什麼怨言的只好答應了。面對著一位善解人意的女友,心裡總是樂滋滋的。

  我那天跟惠玲說了我的計劃,惠玲好像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卻欲言又止的停頓了一會,還是跟我說了合租的地址,還有告訴我那天到了給她個電話,她把鑰匙帶給我。

  在9月28號,一切準備妥當了,我一大早就出門,經過五小時的車程,去到已經是1點多了。約了惠玲在車站等我,我們出去吃了頓飯,惠玲並沒有說她跟女友的生活,只是說她今天請假了。我問她今晚在哪裡住,她只是支支吾吾的說今晚不回去那邊住,然後就給了我鑰匙說去行街了。惠玲的行為雖然讓我感到有點奇怪,可是平時害羞的她讓我察覺不出什麼不妥的地方。

  吃完飯,行街了一段時間然後坐車轉入去玉婷工作那個區,到了那裡已經是4點半了,發覺還早,還有一個小時玉婷才收工,我到附近的網吧充了五塊,可是一玩完全大出我估計,足足玩了兩個小時。

  在這期間我無聊的上了一個色情網站,看見了一個帖子讓我極度興奮,標題是「偷拍情侶堤壩調情」,這堤壩正是玉婷公司來回的必經之路,堤壩邊上坐著一個棕色頭髮的美女趴著在親一個男的雞巴,那女的衣服給推了上去,露出巨大的酥胸,那男人一手抓住那女的巨乳,另外的一隻手伸入女的超短裙裡。

  圖片是偷拍的,距離感覺很遠,雖然看得不清晰,但是從遠處看那女的身姿挺像玉婷,可是玉婷並沒有染頭髮,看來是一個很像玉婷的染髮美女,在玉婷工作的地方不遠處跟男友調情。本來只是抱著對玉婷出軌的性幻想,可是突然出現了一個這樣的帖子,讓我不停地去聯想著玉婷,這讓我又驚又喜:驚的是我害怕我心愛多年的玉婷會出軌,喜的是因為我的性幻想得到滿足,讓自己得到一種莫的快感。

  因為路並不太熟悉,摸黑的尋找著玉婷的合租房子,幸好惠玲把屋子的特徵都告訴我,不然我真的要每家每戶的門牌都去看一次。接近屋子,屋子有兩層,上層就是一個房間,還有屋頂種了一些小花草,下層亮著燈光,看不出裡面的結構。我試探式的給裡面打電話,很清楚地聽見玉婷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我馬上拿出鑰匙開門偷偷的進去,準備好衝進去抱著玉婷好好的親吻她。

  可是在一打開門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愕然了,看見一個女的扶著沙發,一個男子努力地在後面抽插著,玉婷的電話在旁邊的餐桌上響著震鈴,彷彿為這對男女奏響著抽插節奏的樂章。

  那對男女看來完全沒有留意到我的進來,為什麼我還用「那對男女」去稱呼他們?可能是我還抱著一種巧幸的心理吧!因為那女的髮色是棕色的,還有我完全看不到她的臉蛋,可能這只是那男人的女友,又可能是玉婷的電話今天沒帶,只是碰巧的放在家裡……各種各樣的自我安慰藉口。

  可是卻給這女郎的一句話打破了我的美夢:「俊勇……喔……天啊……我的小穴好癢啊……喔……好舒服……快……再快點……癢斃了……好爽……好舒服喔……我要被……肏死了……」

  傳入耳朵中的是我聽了好幾年的玉婷的聲音,看著那熟悉的身材、熟悉的膚色、熟悉的聲音,在這名名為俊勇的男子雞巴抽插下發生著微妙的化學反應,玉婷的身體是在配合著俊勇的抽插散發出迷人的騷姿。我完完全全的呆立在那裡,這是什麼情況?我的玉婷在我們拍拖紀念日跟別的男人搞在一起了!

  俊勇聽見玉婷的這麼淫蕩的話語,身子往下壓,雙手抓著玉婷的巨乳不停地搓揉著,讓玉婷的巨乳形狀不停地變化著。玉婷因為俊勇的身體重量,兩手手肘架在沙發上,兩腿頂著沙發的邊,使屁股擡得更高,讓俊勇的雞巴更好地插得更深入。

  俊勇淫淫的笑道:「哈哈……玉婷你這騷貨,挺起屁股讓我插得更深入,看你的騷穴把我的雞巴整根吞了進去,真是騷!」

  玉婷一臉紅霞,屁股不停加快地扭動:「喔……俊勇……我很騷……我是你的騷貨……你插死我……插死我這個騷貨吧……天啊……好爽……要高潮了……快……用力點……俊勇……喔……」淫穴跟雞巴的抽插發出淫蕩的拍擊聲來。

  這時俊勇抽出了他的雞巴,握著龜頭不斷在玉婷的陰戶上摩擦著,玉婷完全受不了了的扭動著她那豐滿的屁股。我害怕的退了出門外把門關上了,我貼著門還是聽見了玉婷的那句話:「俊勇……你快插進去啊……快用大雞巴肏騷穴……快……肏死我……」

  我喘著大氣,這時候的我心情十分慌亂,不知道如何是好,我的性幻想真的成為事實了,完完全全發生在我身上,連外人都偷拍到玉婷跟俊勇在堤壩偷情,我該如何是好,現在就衝進去打他一頓?我握緊了拳頭,可是身體一直不能動,心頭有著一直從沒有過的好奇感,玉婷的另一面是如何的?

  最終我還是轉到屋子的一旁從窗口往裡面偷看,這時候玉婷把屁股往後挺,希望能把俊勇的雞巴納入到淫穴裡:「我受不了……俊勇……你個壞人……你怎麼可以用雞巴折磨我……喔……別這樣……喔……」

  俊勇坐在沙發上,挺著他那根雞巴,他的雞巴並不粗,可是卻很長,大概有20公分的長度。他那矮小的身材居然有著這樣的長雞巴,看來俊勇的身高發育都長到雞巴去了。俊勇以高傲的姿態對玉婷說:「你幫我把雞巴含爽了,我再考慮要不要肏你,嘿嘿嘿……」

  平時的玉婷根本就不願意,可是現在的玉婷根本不去考慮,一口含住俊勇的龜頭,順著俊勇的的龜頭往下,雞巴在玉婷的嘴巴裡慢慢地不見,然後看見玉婷痛苦的樣子,可是還緊緊抓住雞巴,使勁地上下套動,嘴巴在吐出雞巴的時候還不停地用舌頭來回地摩擦龜頭。

  玉婷為俊勇含雞巴時還不停地發出「嗯……嗯……嘖嘖……喔……嗯……嘖嘖……嗯……嗯……嘖嘖……嗯……」的聲音來。

 俊勇一副非常舒服的樣子說道:「爽啊……技術真好,你服侍得真好,雞巴爽了就狠狠地肏你的騷穴。」玉婷一邊為俊勇含著,一般用手指抽插著自己的淫穴,淫水不停地被手指從淫穴裡抽出,緩緩地在指間滴落到地上。

  這樣維持了五分鐘後,俊勇滿足的說:「你自己上來吧!把雞巴插進去。」玉婷爬上去俊勇身上,一手扶著俊勇的肩膀,一手抓著俊勇的雞巴,屁股翹起對準著自己的淫穴,慢慢地往下坐,玉婷一臉滿足舒服的樣子。

  雞巴進去了一半,俊勇壞壞的快速一挺,讓整個雞巴插了進去,玉婷的頭馬上往上仰起來,深深的發出了「啊……」一聲,然後玉婷雙手緊緊地抱著俊勇的脖子,舒服的叫著:「雞巴……頂……頂到……花心了……啊……要死……要死了……肏得好深……爽……頂死我了……啊……」

  俊勇的雞巴直頂著玉婷的子宮口,玉婷不停地扭動著腰讓雞巴在子宮口摩擦著,開始玉婷只是前後的扭動著腰,慢慢地玉婷變成了轉動著她的小蠻腰,呻吟聲也越來越大聲了。

  玉婷只是在扭動,俊勇根本就沒開始抽插,她已經爽得叫翻天了:「啊……好爽……喔……喔……嗯……好爽啊……我要……高潮了……喔……」

  俊勇抱著玉婷的腰開始抽插起來:「哈哈哈……既然這樣,就讓哥哥我好好的插爽小騷貨。」

  玉婷這個時候已經是忘我了:「喔……我的好哥哥……嗯……嗯……你來幹死小騷貨……好爽……幹死騷貨了……這大雞巴……要幹死騷貨了……好深……插得……好深……好爽喔……大雞巴哥哥……我要出來……我不行了……要高潮了……天啊……喔……啊……」

  俊勇被玉婷的呻吟聲刺激得不停地加快著抽插速度,玉婷也加快了扭腰的速度,在玉婷的呻吟聲下,她全身抖動著。只見俊勇緊緊地抱著玉婷,頭伏在玉婷的香髮裡。玉婷高潮了,她在俊勇的抽插下高潮了,她跟我做愛從沒試過這樣的滿足的高潮,而現在的我只能看著精液從淫穴跟雞巴的縫隙間流了出來。

  我完全不能接受這個現實,腦袋一片空白的使勁往外走,不知道走了多久,總之我一直在跑,直到一個車站我撞倒了一個人,我連忙道歉,扶起時看見是惠玲,我的眼淚慢慢地從眼眶流下。

  惠玲扶著我,什麼也沒說。她應該是今天買完東西回來,地上還散落著很多東西,她根本不理會那些東西,想扶我走,我忍著淚水幫她收拾好東西,示意我沒事,可是她還不停用紙巾為我擦拭著落下的淚水,然後兩人走向她的宿舍。

(三)哭泣回憶

  我跟惠玲回到了她的宿舍,雖然她路上一直寡言不語,但我心裡已經清楚地知道她不是跟玉婷一起住了。

  到了惠玲的宿舍,離她們的公司是另外一邊,離公司特別遠。一關上門,我的淚水已經停止不下來,不停地從眼眶裡直湧而下。惠玲緊緊地抱著我,雖然無聲無息,但是應該是知道了什麼事了,一米六五的身體撐著我軟軟的身體,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惠玲瘦弱的身子是那麼的可靠,那麼的強壯。

  當我慢慢地停止了哭泣的時候,卻發現惠玲滿臉都是淚水,她也在哭,可是為了我,她根本不願意把聲音哭出來,咬著嘴唇的流淚,把嘴唇也咬破了少許,我用手撫摸著她的嘴,一手緊緊地樓著她的腰部,心裡更是痛如刀割。

  惠玲楚楚動人的模樣,我已經忍不住了,親吻著她咬破的嘴唇,把惠玲放倒然後將她緊緊地壓在床上。我已經完全忘記了她的存在,或許是玉婷的背叛,又或者是一種報復,我一下把惠玲的衣服推高,手伸入惠玲的胸罩裡面撫摸著她的乳頭。惠玲的哭泣嗚咽聲更大,雙手推著我的頭,狠狠地在我臉上留下了五個手指印,讓我一下冷靜了許多。

  惠玲一邊哭著一邊說:「我該怎麼辦?我很害怕,翠霞是這樣,玉婷也是這樣……」哭泣過後,惠玲開始跟我講述她的發生經過。

  一切的事情發生在三月的時候,惠玲跟翠霞是十二月初的時候入公司的,入公司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公司是有提成加成,管理的地區也是有經理分配的,對各位都是合理公平地分配的,所以在三月的那次公司交際會上,很多合作的客戶還有合作的公司都到臨,是一次提升自己人緣以及客戶的機會。

  那段時間剛好是我跟玉婷的冷戰時期,也是俊勇跟玉婷的第一次見面,我估計他們的姦情是由那一次開始的,因為那次交際會以後,本來冷戰的玉婷竟然主動找我原諒和好,這更讓我懷疑。

  在那次交際會上,在一家有合作關係的小紅酒吧裡舉行,紅酒吧只是有一個大廳。可能是經理認識很多人吧,公司雖然剛剛創立,可是已經有很多合作夥伴了,在晚會上也有不少美女參加,可是表現最突出的是玉婷跟翠霞。為什麼?那天晚上玉婷穿了一套OL的制服裝,在這種交際會上是很平常的,可是修身的制服令玉婷37D的巨乳把上衣擠得滿滿的,像是輕輕抖動巨乳就會把上衣的鈕扣全部擠掉,狠狠地暴露出她的巨乳。

  還有那35的豐滿巨臀在修身的裙子裡頂起了,把本來到膝蓋的裙子,只能蓋到大腿處,配合高跟鞋以及黑絲,吸引了無數男性的目光去不停地掃視著玉婷的巨乳、豐臀以及黑絲跟裙子間暴露的那一段嫩白的迷人大腿。

  而翠霞的服裝更是風騷迷人,一件高領的絲質衣服,可是只有前面有布料,胸口是一個豹紋的束胸胸罩,可是那絲質衣服分明就蓋不住這性感的胸罩,衣服從小蠻腰處往後背方向打了個小結,整個後背除了豹紋胸罩以外完完全全暴露在從人面前。

  而褲子是一條超短褲,暴露了整條長腿,可是卻看不見她的內褲,這讓男人們更是好奇心的想脫下她的超短褲,看看裡面是不是一樣性感的豹紋內褲,或者是透明的T-back,性感的胴體吸引了無數男人的目光。

  在那次交際會裡,本來就有著甜美樣貌、可愛的笑容、火辣辣的身材的玉婷加上本來是外交部會長的經驗,很快得到很多客戶的讚賞,雖然在她那俊勇師兄的保護下幫忙推酒,可是自己也不免喝了很多,很快就臉紅紅、頭暈暈了。

  喝得有點醉的玉婷雖然有俊勇保護,可是腳步已經有些飄飄了,惠玲跟俊勇就一起要送玉婷回去,可是不能這樣就走啊,惠玲被這幫男的連灌了三杯紅酒才放玉婷走。他們在回到公司下不遠處的公園裡,玉婷可能吹了點風就開始吐了,俊勇跟惠玲說叫她回去看著翠霞,免得她到時候喝醉了沒人照顧,玉婷就交給俊勇來照顧。

  聽到這裡,我感覺到這次的事情並不是玉婷出軌的開端呢!我暗暗質問自己哪裡做錯了,會讓玉婷出賣我,還是玉婷的天生淫蕩去勾引男人呢?可是我跟她的感情這麼多年了,她一直是那麼的愛我,要是出軌,早就應該發生了!

  惠玲回到小紅酒吧,裡面變成了一片熱舞天堂,播著強烈節奏的DJ音樂,一群人不停地扭動著身軀。可是在人群中一下就看見了翠霞,她迷人的身姿,週邊不時有男人接近,她有時軟軟的推著男人的胸膛,有時緊緊地摟著男的脖子,小蠻腰不停地扭動。

  不少男人在跳舞中總是裝不經意地觸碰著翠霞,不停地去吃她的豆腐,而翠霞並沒有當一回事,任由男人從她身體觸碰著輕輕的滑過。而翠霞的超短褲估計扣都被男人給拉鬆了,褲子輕輕的往下跌了下去,暴露出那性感的豹紋內褲。

  惠玲過去抓著翠霞的手想拉她走,可是翠霞並沒有同意,繼續扭動著身軀。本來已經給惠玲拉走了一位美女,這群男人哪裡還願意給惠玲再拉走翠霞,幾個男人上去把惠玲拉開,那些人在拉扯惠玲的時候,看見惠玲有幾分姿色,還有人用手摸她胸部,還有的摸她屁股,儘是佔她的便宜。

  惠玲想反抗,可是之前喝了三杯紅酒,已經是有些頭暈暈的,根本就沒有力氣反抗,幸好這次交際會都是認識的合作夥伴,多少有些收斂,不敢太過放肆,不過要是惠玲在那個情況下在普通的酒吧裡,給這樣的一群不認識的人拉扯,估計就給拉了去包間被這群禽獸給強姦了。

  惠玲十分迷茫的退出了小紅酒吧,在門口站了十多分鐘,然後進去了一下洗手間,出來後發覺翠霞被經理扶著走出外面,她跟上的時候,看見經理坐著他那小車送翠霞回去了,本來迷茫的惠玲看見這樣的情況,心情算是鬆了一口氣。

  在路上的藥房買了一些解酒藥,回去照顧她們兩位,惠玲經過公園認為玉婷已經回去宿舍了,就不進去公園裡面看,直接回宿舍去。到了三樓的辦公室後,裡面經理的辦公室燈光四起,惠玲只是打算進去把燈關好,可是進去卻看見了驚人的一幕。

  翠霞坐在經理的辦公台上,她那性感的絲質衣服、超短褲還有經理的外套全都已經在地上屍橫遍野了。翠霞的胸罩被推在腰間,翠霞的胸部很傲人堅挺,飽滿結實的胸部上殘留著紅紅的手印,胸部的乳頭呈紫紅色,上面還殘留著經理的口水花。

  翠霞雙手往後挺著,撐著M字型兩腿,那豹紋內褲早已經陷入了陰唇裡,兩片灰灰的大陰唇緊緊地夾著內褲邊緣,內褲的上端已經給那群禽獸捏到已經皺在一起,露出濃濃黑密的陰毛,內褲上已經濕一大片。

  經理一手按在陰道口的內褲上輕輕的按著、摩擦著,一手抓著翠霞的腳腕,親吻著她的腳趾。翠霞一臉很舒服很享受的表情,迷人的眼神盯著經理的褲襠,雙手開始搓揉自己的乳房,舌尖舔著自己的嘴唇,然後主動地下來,把經理放倒在地上,騎在經理的身上,開始脫經理的衣服。

  惠玲到了現在已經不能繼續看下去了,跑了去樓下的公園處,迷茫的她站在公園出口處開始哭泣起來。她自己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玉婷從後面抱著她,玉婷問惠玲什麼事情,可是玉婷的身體不停地發抖。

  惠玲緊緊抱著玉婷的頭,說了上面發生的事,玉婷安撫著惠玲,但玉婷不停地流著眼淚,哭得比惠玲還厲害。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才決定不去提起這事,當沒事發生的回去,那天晚上她們都不敢驚動翠霞的房間。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不錯  大力支持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