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局經驗

那次的事我至今難以忘懷,去年的某一天我因為泡別人馬子打人,被送進來派出所。一位警察把我「請」到了審話室,由於這裡的牆壁都是隔音的,所以屋裡顯得異常悶熱,我呆坐在座位上,面前是一塊大玻璃板,對面坐著剛才「送」我來的那位警察

:叫什麼名字?

「張龍」

:多大?

「18歲」

:正在上學還是工作?

「上學」

:什麼學校的?

「沈陽市第七十」

正當我說到這時他的手機響了,他拿起手機出了門,過了一會,聽見他在外邊說道:「於霜,我這邊有點事,你先幫我進去問問話。」

「 好,那你要快點回來,一會張超找我還有事呢。」一陣很好聽的女性聲音傳來,隨後便進來了一位大約二十歲左右的女警察,她把門重重的關上,便在我的面前坐了下來。

哇!我從心底不由的讚歎她的美麗與成熟,白嫩的一張小臉蛋,一雙眼睛如絲般妖媚,那厚厚的警察制服下卻突起著兩座高聳的山峰,因為玻璃牆的前面有塊桌子,所以看不見她下面。

「你總看我幹什麼?」她對著我說。

「警察姐姐你好漂亮啊!」我發自內心的說道,她並沒有生氣,反而笑了笑對我說:「是嗎?」

她笑的樣子好騷啊那絲般的眼睛向我掃了幾眼,好媚啊我再看了看她那高聳的胸部,下邊竟然有了反應。

「你因為什麼進來的?」她對我說。

「我也說不明白,反正我是被人汙陷了。」我低著頭說。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告訴我。」她對我說。

「警察姐姐,我真說不明白啊!求你放了我吧。」

「不行!你快點把事情經過跟我講,要不然你就呆著吧。」她說完,站起身來走到了旁邊的桌子上,倒了一杯水,又回到了我的面前,坐了下來,我的心裡真的很矛盾,我總不能把我泡女人然後打人的事說出來吧,要是傳到我學校,那我還有何臉面啊。

我支支吾吾的持久不開口,這時她的傳呼響了,她看了我一眼,說:「快點想一想到底怎麼回事,我沒那麼多時間等你開口,再不講,你就回拘留室裡蹲著吧!」說完,她走到了門口,打開了門便出去回電話了。

「唉,今天我算要死在這了。」我無奈的想,我將手很自然的插進了兜,突然摸到了一個棍狀物體,我詫異的把它拿了出來,原來是我昨天買的「淫蟲」(一種類似於春藥的東西),本來想今天去找小姐拿這東西開開心的,沒想到出了這事,唉∼,倒黴啊!這時,我的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了剛才那個美艷女警察的身影,我何不

不行!本來我這事就夠麻煩了,要再出個勾引女警的事,我不鐵定死了嗎?但她確實很漂亮啊∼經過我思想的劇烈鬥爭,還是我對性的慾望佔了上風,我便起身繞過前面的玻璃牆,將「淫蟲」的蓋打開了,把裡面的水慢慢的倒進那個水杯裡,又慢慢的晃了晃,便快速的回到了座位上,心裡不斷的念著:「掛就掛吧,能掛前操個美女也值,沒過多久,那個女警察回來了,坐到了我面前,對我說:「想沒想好啊?」

隨手拿起了水杯喝了幾口,我心裡暗暗竊喜,我對她說:「警察姐姐,我是被人汙陷的,事情很複雜,我要說出來了,您能相信我嗎?」

她看了幾眼,說:「你不說出來,怎麼知道我相不相信你啊?快說!」

我低下了頭,裝備做正在想的樣子,過了一會還不見動靜,心裡想:「不會這藥不好使吧?」

就在這時,我聽到了一陣布料磨擦的聲音,我擡起了頭,看見那位女警察臉蛋粉紅,雙腿好像正在磨擦,兩隻手搓動著胸部,看來這藥還很可以,我試著問了句:「警察姐姐,你怎麼了?」

她沒有說話,只是身子扭動了起來,兩隻手竟將制服解開了,裡面是一件緊身的黑毛衣,把那兩團巨大肉球包裹的很緊,使那豐滿的胸部更加的聳立,我的下面早已翹了起來,我快速的站起了身,走到她的面前,把她抱起來放到了桌子上,看她很瘦,沒想到還這麼沈,我趴在了她的身上,用手慢慢的按住了那兩團聳立的山峰,慢慢的搓揉,她很迷茫的看著我,嘴裡發出嬌媚入骨的聲音:「"啊∼∼你要幹什麼∼∼快放開我∼∼再不放開∼∼嗯∼∼等一會有人回來∼∼嗯∼∼我看你怎麼說∼∼」

她的話語給我敲了一鐘,對啊!要是一會有人回來怎麼辦啊,但還是慾望讓我不去想它,事都這樣了,還能怎麼辦呢?我用手撩起了她那緊身黑毛衣,發現她裡面穿的是一件吊帶胸衣,那兩座讓我血脈忿張的山峰被它包了起來,去讓它更加有著誘惑色彩,我索性也把她的胸衣撕了下來,一對雪白的大奶子彈了出來,那對高聳的山峰頂部是兩顆棕紅色的豆豆,散發著一股成熟的氣味,我用兩隻手緊緊的抓住她的那對大奶子,使勁的揉搓

她把手抵在我胸前,嘴裡傳出微弱的聲音:「你快放開我∼∼你這個流氓∼∼連警察也敢碰∼∼我∼∼要讓你進監獄∼∼永遠出不來∼∼嗯∼∼啊∼∼你快放開我∼∼」

「哈哈哈哈!愛怎麼樣怎麼樣吧,我再進去前能上了你這樣的美女,也劃得來啊,哈哈哈哈!」我淫笑著。

我更加賣力的搓揉那對大奶子,她的手慢慢的從我身上滑了下來,我知道藥已經讓她渾身無力了,便鬆開手,把頭埋在她的胸前,用嘴含住她那奶子頂端的小豆豆,大力的吸著,慢慢的,她那對奶子漲大了,那兩顆小豆豆也充血了,我便擡起了頭,把她的褲子脫了下來,直到兩腿間只剩一條小褲衩,她那兩條白嫩的雙腿,不停的磨擦著,一股股的淫水從她那小內褲裡流了出來,我用手扳開了她的雙腿,將頭埋在她的小內褲上,用舌頭舔去內褲邊緣不斷溢出的淫液,有一種腥腥的騷騷的味道,我用手不斷的摸著她那軟軟的雙腿,用牙嗜咬著內褲中間的地帶。

她的手微弱的抵著我的頭,嘴裡叫著:「嗯∼∼啊∼∼放開我∼∼啊∼∼嗯∼∼不要再舔了∼∼嗯∼∼」

我聽見她這種酥麻的聲音,下面更加硬了,我把她的小內褲扒下,淫水像洪流一樣奔了出來,我將嘴死死的貼在上面,用舌頭伸進了那濕淋淋的騷穴裡,那豐盛的陰毛紮在了我臉上,騷和腥的味道充滿了我整個鼻子,這更加的刺激著我,我用舌頭在她的騷穴裡不停的翻攪,淫水不斷噴出,讓我的臉也濕了起來。

她受到了我的舔弄再加上藥的刺激,也變的淫蕩了,她浪叫著:「好癢啊∼∼啊∼∼快用你的大雞吧插我啊∼∼我受不了了∼∼我的騷穴裡流了好多水啊∼∼快來操我啊∼∼嗯∼∼啊∼∼」

聽到了她的浪叫,我馬上擡起頭,掏出了我那堅硬的大肉棒,頂住那淫水滾滾的騷穴,用力的向前一插。

「啊∼∼好爽啊∼∼使勁點∼∼啊∼∼嗯∼∼使勁操我啊∼∼我的騷穴∼∼」她極其興奮的叫著,還用手抱住了我,將她那對高聳的大奶子貼在我身上。

我也不斷用力的在她那騷穴裡抽動,淫水不斷的濺出,那對大奶子在我胸前不住的跳動,我抱緊她,在一陣劇烈的抽動後我射出了滾燙的精液,便壓倒在了她的身上,可她卻好像還沒有高潮,在我身下不停的扭動,本來已軟下去的肉棒,竟又硬了起來,我又重新振起精神,把肉棒拔出,將她翻了過來,對她說:「小騷逼!快翹起屁股!」

她很聽話的在桌上跪了下來,將她那圓圓的屁股面向我,我用手大力的把她那兩片臀瓣掰開,用肉棒堵住她那熱呼呼的屁眼,先是慢慢的插入又拔了出來,屁眼周圍的陰毛很豐盛,有幾根在插入時被我的肉棒帶了進去我又將雙手伸到了她胸前,從下而上的抓住了她那對淫浪的大奶子,使勁的捏著,她竟然還沒等我插進去就動了起來,嘴裡還淫叫著:

「啊∼∼哥哥∼∼快來操我的小屁眼啊∼∼啊∼∼嗯∼∼啊∼∼快操啊∼∼」

我使勁的抓住她那對巨奶,狠狠的將肉棒插了進去,沒想到她的屁眼這麼緊,但裡面不斷湧出的那股騷水,卻成了我和她的潤滑油,我瘋狂的進出她那屁眼。

「啊∼∼使勁操∼∼對∼∼這樣∼∼就這樣∼∼啊∼∼操我的騷逼啊∼∼啊∼∼嗯∼∼」她那浪叫在我耳邊不斷的迴盪,我的肉棒更加的硬了,更用力的插著她那緊膣的屁眼,那對大奶子在我和她的劇烈運動下,前後的搖動,我的手竟有些抓不著了,我索性抽回手,將她的圓圓的淫臀使勁的掰開,讓她的屁眼能讓我插的再順利一點。

「啊∼∼嗯∼∼大哥哥∼∼你好強啊∼∼我的屁眼快被你操爛了∼∼嗯∼∼啊∼∼好爽啊∼∼」她在不住的浪叫下自行的用手去搓著那對奶子,不時的夾擊那充血的小豆豆,烏黑的秀髮在極速的運動下飄了起來,好淫穢的畫面啊,要是我帶了相機該多好啊,我情不自禁的將左手滑到了她的兩腿間,將手指插進了她那不停噴出淫水的騷穴,在那裡上下的摳弄,右手移到了她那窄窄的小穴上,用小姆指慢慢的插了進去,慢慢的插著。

"啊∼∼嗯∼∼你好壞啊∼∼嗯∼∼還玩這種花樣∼∼啊∼∼嗯∼∼別再摳了∼∼使勁操我吧∼∼我的屁眼∼∼好爽啊∼∼」

三個穴同時受到攻擊的她,沈沒在一片快感之中,「啊∼∼嗯∼∼我受不了啦∼∼我要噴水了∼∼啊∼∼使勁啊∼∼啊∼∼啊∼∼∼!!!」

終於,我感覺有一股強勁的水流從她的騷穴深處噴了出來,我連忙把肉棒拔了出來,將嘴對準她那不斷噴出乳白色淫水的屁眼,用牙齒咬著旁邊的肉唇,我兩隻手使勁的抓住她的大屁股,她不停的扭動身體,兩腿夾得很緊,我一個勁的喝著從深出射出來的陰精,腥又帶著強烈騷的女性精華一滴不剩的被我喝到了嘴裡。

她癱軟在桌子上,用手按住我的頭,我將整個舌頭都插進了她的屁眼,找尋著剩於的幾滴淫汁,那股騷哄哄的氣味讓我好興奮啊,我擡起了頭,看了一眼高潮後她那淫穢的臉,說:「小騷逼!你沒高潮我幫你,現在你高潮了我又沒你說該怎麼辦啊?」

說完我把肉棒用力的插進她的嘴裡,她的小舌頭抵著我肉棒的頂端,很費力的動著,兩片嘴唇夾緊我那大肉棒,上下不停的蠕動,我在她嘴裡使勁的抽動著。

疑砉竭祥嶒珖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