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都需要

「雯玉小姐,我想請你吃宵夜,好嗎?」

雯玉道︰「謝謝你的好意,不過……」

力興道︰「請賞光,我是誠心誠意的……」

雯玉熬不住他的懇求,只好答應了。於是,兩人悄悄地離開舞會,叫了計程車直駛市區。

他們吃了宵夜,也喝了不少酒。吃完宵夜,一出店門,力興便攔下一輛計程車,也沒徵求雯玉的意見,就吩咐司機往郊區駛去,來到一家賓館開房間。雯玉並沒有反對,反而假裝喝醉酒,力興溫柔的摟著她入房。

這是一間十分舒適的房間,設備也不錯。

雯玉含羞的坐在床上,力興體貼的為雯玉脫去衣服,並把自己的外套也脫掉了,然後緊緊摟著雯玉。雯玉柔順的躺在他的懷裡,任由身上的內衣也給他脫個精光。

力興低下頭,吸吮著她那高聳的乳頭,雙手不停的撫弄著她的身體,雯玉微微扭動著,趐癢傳遍了全身。

那一叢柔柔的陰毛,附在高隆著的陰戶上。力興看了,真是喜歡萬分,於是伸出了手指,在陰核上一陣捏弄。這一弄,陣陣的趐麻感直透入雯玉的心底去。

雯玉不禁浪哼道︰「哎呀……我癢死了……快替我止癢……」

這一陣淫浪的叫聲,逗得力興慾火高燒。力興便將硬挺的雞巴對準著她的小穴,並用力一挺,「滋」一聲,整根六寸有餘的雞巴應聲而入。

力興運用著熟練的技巧,一上一下、忽進忽出的抽動著陽具,直把小穴插得「滋滋」作響。雯玉的淫水也直流,一陣陣的美感從穴心裡發出來。

雯玉哼叫道︰「哼……哼……大雞巴哥哥……穴心被你插得……美死了……唔唔……快活死了……」

雯玉陣陣浪叫,加強了力興的舉動。他挺著腰身,重重的一下一下地插著,雞巴一出一入的,偶爾會將陰戶的紅色內壁往外掀翻。雯玉的小穴兒迎著他的抽插,快感節節地高漲。

雯玉聲聲浪叫著︰「啊……啊……太美妙了……哎呀……親親……快活死了……你……你……插死我了……哼哼……」

力興聽了她的浪叫,更加的勇猛狂插,恨不得將小穴搗爛。

不一會兒,雯玉突然嬌喘連連,全身一陣顫抖,她的小穴兒一縮一放著,整個人骨軟筋舒,快活如登仙境。力興見狀,急忙加緊趕工,如狂風驟雨般的抽插一陣。

突然間,力興屁股猛力挺了幾下,一股熱精隨之直射入花心。

雯玉被著突來的熱流燙得全身舒坦無比,於是兩腿一夾,陣陣陰精也潰堤而出。

雯玉還在一直哼著︰「愛人……我的愛……嗯……嗯……」

最後,兩個人赤裸裸的擁抱在一起,一切又歸於平靜了。

這一天,雯玉聽說將有「賀伯」颱風要過境,看看窗外,天已變色了,風更是呼呼的吹著,雨兒如豆粒般開始落下來,這一切景象令人有點心寒。

雯玉只有隻身在家,心想,還是找個人來一起作伴比較好。於是打了電話要美惠來陪她,美惠馬上答應下來。

美惠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她家裡。

剛來不久,美惠的男友──國華也來了,原來是美惠怕萬一在颱風夜發生意外狀況,兩個小女子可能無法處理,於是便邀男友來做護花使者。

黃昏來到,雨勢加大了,風更顯得強烈無比。

三人吃過晚飯後,開始聊起天來。雯玉看著國華不時和美惠眉來眼去,心知他們有好戲上演,又不便明目張。

這時,美惠提議︰「雯玉,今晚我們同睡,免得你害怕!」

雯玉道︰「這怎麼行呢?」

美惠道︰「怎麼不行呢?」

雯玉道︰「你和國華要親熱,我在旁邊……」

美惠道︰「哎呀!無所謂,讓他侍候我們兩人吧!」

雯玉聽了,不覺中羞紅了臉,拿眼偷偷望著國華。而國華更是得意,可以享受齊人之福。國華一手摟著一個,兩人散發著不同的香味,心中早就迷茫起來。三人相擁著就往臥室裡走去。

美惠對雯玉道︰「還等什麼?脫衣服吧!」

三人一下子就脫得一絲不掛,橫躺上床。

國華見雯玉總是羞答答的側著身子,於是用手抓著她的乳房,並俯下身子吻著雯玉,吻得雯玉心臟加速跳動,連個心也險些跳出口來。

國華的手遊向她的小腹下面,扣著她的小穴口。

美惠見他摟著雯玉深吻時,也不甘寂寞地往國華的胯下摸去,用手握著他的陽具便套弄起來,直弄得他的陽具一柱擎天、旗幟高舉,而頂住了雯玉的小腹。

雯玉覺得有一根粗大的東西頂在自己的小腹上,便自然反應的摸了它一把,頓時一股熱氣灼手的感覺,於是趕忙將手縮回。

美惠焦急的說道︰「國華,光在吻有什麼用嘛?快幹穴呀!」

國華何嘗不想,只是想再多培養一些情調。美惠的催促提醒了他,何況他的陽具早已硬得受不了啦!

國華趕忙跳下床,將雯玉的身子拖至床邊,兩手抓著雯玉的小腿,將雞巴對準她的小穴口,然後用力的往陰戶裡狠幹,誰知弄了半天,依然沒有進去。

國華在插穴時,雯玉就叫道︰「啊啊……痛呀……輕一點……你的雞巴太大了……我受不了……」

原來國華的雞巴有七寸多,並且直徑也特別粗,雯玉從來沒有嘗過這種特大的雞巴,因此叫苦連連。

美惠見國華插了老半天,依然是在外面亂撞的,所以自動起身幫忙,先將國華的雞巴用嘴含著,好讓唾液濕潤雞巴,並在雯玉的穴口塗抹一些口水,最後再將雞巴對準雯玉的小穴。

美惠道︰「來,用點力!」

國華這時抱著雯玉的屁股,用力一頂。

雯玉猛力大叫︰「媽呀!痛死我了……」

國華這時感到龜頭被陰壁夾的緊緊的,而且有點發痛,知道已經插進去了,這個機會豈可放過,便開始用力抽插起來。

雯玉這時痛苦極了!但為了性的需要,又不忍國華將已經插進的東西再抽出來,粗大的陽具塞得滿滿的,也著實有無窮的樂趣。

雯玉叫道︰「啊……頂死人了……唔……唔……」

國華開始抽插起來了,由慢漸漸的加快,由輕而猛烈的行動。

雯玉忍著痛,領會裡面抽插的滋味,她閉起眼睛哼道︰「美……舒服……我快要丟啦……」

雯玉長得美,無形給國華更多的勇氣,所以國華的攻勢也猛烈無比,陽具也比平時粗壯許多,所以雯玉感到滿足極了。

雯玉哼道︰「啊……哎呀……美死我了……哼哼……噢……丟出來了啦……美鳳……你……你快來呀……」

美惠聽到雯玉在哀聲求救,她連忙擺著同樣的姿勢,兩腿分個大開,使陰戶露出,等待國華的進攻,可是國華依然賴在雯玉的身上,猛烈的抽送著。

美惠在他倆作戰時,看得心中早就發毛,淫水直流而出,整個陰戶四周已成水鄉澤國。她見國華依然幹著雯玉,心裡十分焦急,於是猛拉著國華的手臂,要他趕快更換戰場。

國華見她如此焦急,又如此騷浪,便由雯玉的穴中抽出陽具來,用床單擦了擦後,將龜頭抵住美惠的陰戶,用手指撥開她的陰唇,狠力地往穴裡插去,只見雞巴頓時沒入小穴中。

美惠也被這猛力的一擊,失聲喊叫道︰「哎呀!……小力一點……你……要我的命呀……」

國華壓在美惠的身上,吻著她的臉及全身各處,下身則作短距離的抽插。這個動作使美惠難以忍受,覺得似乎不太夠勁,於是美惠浪道︰「抽呀……快……快一點……用勁點…」

國華聞聲,便大膽地開始用力抽插起來,甚至抽到陰戶口處,然後再狠狠地插進去,每一次狠抽硬插時,都用盡了全身的力量,只聽得美惠口中不時地發出「唔唔」的聲音。

國華一面動作,一面問美惠︰「好不好?過不過癮?」

美惠聽了他的話後,狠狠的在他胸前捏了一把。

美惠道︰「你……快點……動呀……用勁呀……」

於是國華鼓起精神,拚命地抽動著,動得整張床「吱吱」作響。

雯玉在一旁休息一陣後,張開媚眼看著床上正在表演的活春宮,不自覺地撫摸起自己的陰戶,回想起剛才那麼粗大的東西插進時的情景,淫水又緩緩流出。看見美惠一股騷浪的樣子,一直要國華用勁的猛幹,而國華也一副捨命陪君子的態勢,一陣陣的狂插猛幹著,幹得美惠舒服透頂極了。

美惠道︰「國華……愛人……哼……哼……好美……唔……唔……我要丟了呀……」

國華道︰「我,還早呢!」

突然,美惠狂叫道︰「啊……啊……完了……我……我……真的要丟了……唔……唔……」

美惠的陰門大開,陰精狂瀉而出,於是緊緊的抱住國華不停地顫抖著身子。國華這時並沒有因此而停止抽插,只覺得一股股的精水流到他的龜頭上,他仍然猛力的插著。

插得美惠叫道︰「這……插到心坎裡了……好了……我受不了啦……」

國華此時覺得美惠的陰戶中淫水太多了,抽插起來不夠刺激,於是便說道︰「美惠,我要抽出來擦擦,這樣幹起來才會痛快些!」

於是,國華起身抽出陽具,拿起床頭邊的衛生紙將陽具上的淫水擦乾之後,想繼續再上時,這一下他猶豫了,不知該找美惠還是該找雯玉,真是難以決定。

此時雯玉正向他看來,滿臉渴望的表情,而美惠也是一臉不滿足的樣子,如此一來,更讓他傷透腦筋。

國華靈機一動,說道︰「你們兩人都需要,我無法決定,但我有一個辦法,誰能讓我先弄屁股後,再玩前面的?」

雯玉聽了心裡不覺發麻,從來沒有被幹過屁股的她,當然是不敢嘗試。倒是美惠生性狂野,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動地側著屁股說道︰「來呀!我試試看吧!」

國華由於陽具硬得心裡發急而想出這個幹屁股的餿主意,不料竟然奏效。只有美惠一人敢嘗試,於是國華就躺在美惠的背後,美惠則反手握著他的陽具,讓龜頭抵著肛門口。

美惠咬牙說道︰「好啦……你可以開始幹了……」

雖然她口中爽快答應,但心裡何嘗不是怕怕的,想起國華那根超級粗大的肉棒,即將插入從未被人開墾過的屁眼,這豈不是和開苞一樣嗎?

國華聽到美惠的命令,毫不遲疑地將腰用力一挺,好不容易才將龜頭塞入一半。

此時,聽見美惠慘叫了起來︰「啊……哎唷喂呀……痛死人啦……簡直要我的命……呀……早知這樣……我……我……我就不要幹啦……」

美惠一面慘叫著,一面將屁股猛力一扭,而肉棒也隨之滑出屁眼。

在一旁觀戰的雯玉,看得心驚肉跳,直呼︰「還好不是我!」

國華正在享受陽具被屁眼緊緊裹住的感覺之際,被她的屁股一扭,整根雞巴滑了出來,忍不住一股慾火完全集中在龜頭上。

他這次採取主動出擊的戰略,讓美惠以跪姿方式翹高屁股跪著,先在屁眼上吐了幾下口水,增加潤滑作用,然後一隻手環抱著她著腰,另一隻手則扶著陽具抵著屁眼。

這次他不急於進攻,而緩緩地將龜頭往屁眼內挺進,只見龜頭逐步地沒入屁眼中,而美惠也沒有再呼天喊地了。直到整個龜頭完全進入屁眼後,國華才開始大膽地用力抽插起來。

當整根肉棒進入屁眼時,美惠感覺屁股漲得有點發麻,而原來的那股劇痛,現在也變成酸麻酸麻的,真是別有一番滋味,怪不得有那麼多男女偏愛此道。

國華見美惠不再喊痛了,還一臉相當滿足的表情,於是他開始挺動著他的腰桿,拚命地一插一抽作起活塞運動。每當雞巴往外抽出時,屁眼便隨之鼓起,而雞巴往內插入時,屁眼又隨之凹陷下去,真像古時打鐵匠用來送風的風鼓,國華看到此情景覺得十分好笑。

經過國華的一陣猛抽狠幹,美惠的屁眼也鬆弛了,不再像剛開始那樣緊張。隨著心情的放鬆,屁股中傳出一陣陣衝撞時所帶來的趐麻感,而陰戶也在不知不覺中流出了淫水。

國華拚命地狠幹著,肚皮與屁股相撞時,發出「啪啪」的聲音,而美惠也不時發出浪叫聲︰「嗯……嗯……好爽呀……沒想到幹屁眼……有……有……這樣爽快……啊……啊……又……又……又要升天了……」

國華受到美惠的浪叫刺激,猛吸一口氣,提起十足的精神,再次勇往直前奮力衝刺。

經過百餘下的抽插後,國華突然加快抽送的速度,並且每下都抽插到底。美惠是個久經戰事的人,知道國華已經快要洩精了,於是美惠要求道︰「愛人……丟在前面好不好……後面不行……」

國華根本不理會她的話,現在正當緊要關頭,豈能輕言退出,因此他仍然死命地抽插著。

不一會兒,美惠口中叫了出聲︰「啊!……」

原來,國華在她屁眼用力挺送幾下後,精門為之大開,一股奔放的熱流在她的屁股中噴射而出,燙得美惠失聲大叫。

國華射精後並沒有立刻把陽具拔出屁眼,他依舊插在裡面,閉目的趴在美惠的背上,享受丟精後的溫柔。

可是,美惠這下可急了,因為前面的小穴還沒得到充份的滿足,國華已棄解而逃,如今該怎麼辦呢?

美惠撒嬌地說道︰「國華……我的小穴……裡面癢得很……你……快替我止止癢……」

可是,國華雙手一攤、聳聳肩,用手指著下面的陽具,一副無可奈何的可憐樣子。

美惠往下一看,只見原來昂頭挺胸的肉棒,現在像打敗戰的公雞,垂頭喪氣軟綿綿的。美惠也顧不得這根肉棒剛插過屁股,張開櫻桃小口含住雞巴,開始吸吮起來,還不時舔著馬眼,希望它快點恢復生機。

國華畢竟是個年輕小夥子,經過美惠的一陣吸吮後,軟綿綿的雞巴好像剛睡醒般,伸伸懶腰又活潑亂跳了。美惠見狀,馬上擺出「大」字形的姿勢,兩腿張得大開,等著國華的插入。

國華並沒有馬上將肉棒插入,只是用龜頭在美惠的陰戶口揉搓著,有時碰觸一下陰蒂,有時在陰唇上磨著,這樣的動作反而逗得美惠淫水直流。

美惠經不起國華再三的挑逗,嬌聲道︰「愛人……快……快點插入……裡面癢得很……快……」

國華見她急成這種模樣,只好將陽具重新抵住小穴口,但還來不及將肉棒插入,就見美惠自己挺起腰肢,將整根肉棒吞入小穴中,並搖擺起屁股來了。

國華被她的悶騷的樣子逗得慾火再度上升,於是便加緊抽送的速度,而插入的力道也加重許多,每次都命中花心。每次撞及到花心時,美惠就發出滿足的聲音︰「唔……唔……」

國華越戰越勇,美惠則出精連連。

時,美惠已是全身軟綿綿的,但國華依然沒有罷戰之意。美惠連忙向一旁觀戰的雯玉說道︰「雯玉,你來吧……我受不了啦!……嗯……快上呀……」

雯玉聞言,馬上披褂上馬準備應戰,何況她已等待許久了。

雯玉道︰「來吧!國華!」

國華壓到她的身上去,用嘴吻著她,而雯玉則握著他的陽具,輕輕摸弄著,然後對準自己的陰戶。

雯玉現在可不懼怕他那粗大的陽具,只要能使自己舒適消魂即可,所以現在她所尋求的是刺激。

一咬牙,雯玉忍著道︰「快,快進去……」

國華道︰「嗯……雯玉,這樣很不錯的,不要放手呀……」

雯玉自己也有說不出的快感,而且小穴內有如萬蟻爬行的趐麻感。

雯玉哼道︰「國華……我……我癢死了……快……你快點插入吧……哼……哼……」

國華聞聲,猛然用力一插,直插到底,雯玉忽然感到一陣強烈的震動,那真是不可言傳的快感,只覺得全身趐趐的。

隨著國華的插送,雯玉口中不時發出哼叫聲︰「啊……啊……國華……大雞巴哥哥……唔……唔……快動吧……快快……唔唔……」

國華猛烈的抽插起來,猛一抽出,特大號的雞巴把陰唇也帶翻了似的,又狠狠的一插,插到了絕境去。

只聽雯玉叫道︰「啊……啊……唔……唔……」

現在已經分不出雯玉這種聲調,是因為痛苦而發,還是由於快感的享受,總之,她的雙手將國華摟得更緊了。

國華的下體不住地在抽插著,抽插了一陣之後,雯玉吻著他,吻著他的臉、嘴、頸子,又吻到胸上來了,而且摟得更緊。這使國華更為用勁了,而雯玉也更加痛快了!

雯玉浪叫道︰「哎……哎呀……好快感……親愛的……國華……唔……你要丟了嗎?……我……我要……」

國華知道她已到了極點,只好加速抽插著。

雯玉顫抖著說道︰「啊……我……快完了呀……」

國華這時用雞巴狠抵著花心窮磨不放,好讓她享受無限的快感。

美惠在一旁早已恢復元氣了,看他們插得死去活來,不覺中小穴又開始發癢了。但雯玉這時正在緊要關頭,哪裡肯放人,所以抱得國華緊緊的,並將國華壓在下面,自己騎馬上陣。她在上面,將兩腿分得開開的,上下迎合著。

美惠吃不到,只得乾瞪眼,她叫道︰「自己舒服了,就不理會別人!」

雯玉假裝沒有聽見,只顧自己的動作,國華在下面以腰部向上挺著。

美惠越來越難受了,只有用自己的手指挖弄著陰戶。

國華見她這副難受的樣子,就伸過去一隻手,玩弄著美惠的陰戶,用三個指頭插了進去,弄得美惠浪水直流。

雯玉坐在雞巴上,盡情的套動著,她自己哼著︰「啊……好……好舒服……好快感呀……唔……唔……國華……我的愛人……哼……哼……」

而美惠被國華扣弄著陰戶,更是難過,她在床上不停的扭動,口中還叫個不停︰「癢……癢死了……嗯…………」

國華突然一把將美惠拉過來,讓美惠坐在他的頭上,以陰戶對著他的嘴。

美惠見狀,急忙催促道︰「快點……用舌頭……用舌頭舔……快舔呀……」

雯玉則在後面也叫道︰「哎呀……快頂呀……我又出水了……」

國華這時腰部狠狠的用力將雞巴向上頂,而舌頭也拚命舔著美惠的陰戶。她們兩人同樣的姿式,將腿分得開開的,分別騎在國華的上面,就如同雙嬌同坐一馬似的,多麼令人羨慕。

國華今晚享盡了人間艷福呀!

這時,美惠心中有說不出的難過,尤其是被國華的舌尖舔著,根本不能太深入,只覺得穴中的趐癢有增無減。

於是,美惠對雯玉道︰「雯玉……你行行好……讓我一下吧!」

雯玉此時已丟了幾次精,想換個姿勢也不錯,便說道︰「好吧!我們換個位置吧!」說著,兩個人就調換了位置。

如今變成美惠坐在陽具上,用力地大起大落著,雯玉則享受著被用舌尖舔穴的妙趣。

美惠的屁股擺得更猛烈,國華只覺得龜頭越來越漲大,陽具硬得不得了。

國華對雯玉道︰「你先躺一下,我先狠狠地幹美惠幾下,我受不了啦!」

國華翻過身來,壓到美惠身上,猛抽猛送的,美惠被插得軟綿綿的,連動的力量也沒了。

雯玉在身邊更是蓄勢以待了,國華道︰「美惠不行了,雯玉,來呀!」

雯玉就接替了下來。

雯玉道︰「國華……慢點插,先把水擦擦吧!」

雯玉一手握著堅硬的陽具,小心擦著,然後自動地送到小穴口,國華利用她塞入的瞬間,突然猛力一插而入。

雯玉道︰「哎呀……你怎麼那樣狠嘛?」

國華故意逗她︰「不狠……怎麼會舒服?」

雯玉向他露出媚態,近乎淫蕩的需要,國華看在眼裡,心中為之一蕩,更加緊猛烈的攻擊。

雯玉道︰「哎呀……哥哥……哎呀……太妙了……啊……你插死我了呀……哎呀……丟了……唔唔……」

國華喘道︰「雯玉……我們……一塊丟吧……」

他們翻天覆地了一陣,配合得完美無缺,彼此的熱流匯和著,人也緊緊摟著不放。

雯玉吻了他一下,說道︰「你真好,令我舒服極了!」

他們互相領受著最高的意境,享受著飄飄然的感覺。而此時,美惠已疲乏的進入夢鄉了。

他們三人一陣循環式的肉搏戰,大家都心滿意足,而且也精疲力盡。

窗外的風,還是呼呼吹著,而裡面的暴風雨已停了。

經過一晚風雨交加後,次日,美惠道︰「雯玉,昨夜你可真浪呀!自己緊緊抱著國華,一點也不讓人,還真看出你那麼文靜的女孩,真是人不可貌相!」

雯玉道︰「誰叫你要我同床的?」

美惠道︰「這可便宜了國華,讓他一個人佔盡了便宜、享盡了福,你看他那得意忘形的樣子。」

國華急忙說道︰「我是奉命行事呀!」

美惠道︰「貧嘴!還不趕快謝謝我?」

國華道︰「是應該謝謝你,來!讓我親親!」

美惠道︰「才不要呢!誰稀罕!」

國華道︰「來嘛!我知道你稀罕的。」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助跑~~~~~~~~~~~~~~~~~~ 我推!

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