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工的性福之路

那是幾年前的一天晚上,已經進入夢鄉的我接到了一個同事的電話:「喂,小張啊,XX大學停電了,我現在家里有點急事過不去,你幫我過去看一下啊,改天請你吃飯。」

  「我……」我話還沒說那邊已經挂了。我極不情願的從床上起來,拿起工具來到了XX大學 哎,晦氣啊,這麽晚了還得爬電線杆。

  檢查了幾個沒有什麽問題之后,我來到最后幾個杆子處,這里是一片草地和樹林。我在幾米高的電線杆上不情願的作業,心里煩躁至極,但費了半個小時終於查清楚了原因。一會兒,我修好了電路,就在想下來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嗯嗯啊啊」的聲音,於是我停下手中的活聽了一會兒,我雖然性經驗不是很多,但也能確認這聲音好像女人做愛時的呻吟聲。

  我輕手輕腳的往下走,不敢發出一點聲音怕讓對方聽見,幾米高的電線杆我居然用了五分鍾才爬下來。就在還有幾步就可以下來的時候我往下一看,乖乖,居然有個女的赤身裸體的倚在電線杆上,手里拿著一個假的陽具在插她自己,嘴里還不停地呻吟:「啊……啊……干我啊!干死我這個騷貨……快,都來干我,我要大雞巴……」

  估計這女的正在興頭上,我的下面也硬起來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幾個大步就下了去。那女的見旁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很明顯的嚇了一跳:「啊!」接著用手捂住了嘴,同時下面居然噴出很多液體來。嘿,居然被我一嚇就高潮了。

  我就這樣看著她,她不知所措的用兩只手一會捂這里、一會捂那里,「別捂了,我都看見了。」我有點淫笑的看著她。

  「你……你千萬別說出去,求你了。」

  「這得看你表現了。」(說實話,我覺得自己有點卑鄙,但卻被內心的欲望遮住了。)

  「我……我知道,只要你不說出去,叫我干什麽都行。」

  「那你把剛才做的再表演一次,我剛才在上面沒看清楚。」

  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照做了,一只手開始撫摸起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拿著假雞巴在陰部摩擦,過了一會兒居然有了輕微的呻吟聲。看過衆多黃書和A 片,我覺得這女的如果不是真的特別淫蕩,就是爲了盡快滿足我從而脫身(直覺上我絕得她是真的很淫蕩)。

  我走到她旁邊,低下頭在她耳邊輕聲道:「想不想大雞巴?想的話就自己動手。」說完我就站在那。她遲疑了一小會兒,轉過身來跪在我的前面,用手解開了我的褲子、脫下內褲,我的大雞巴早就硬得不行了。

  她一雙小手開始撫摸我的陰莖,然后伸出舌頭開始舔了起來,她的舌頭在我的雞巴上賣力地舔弄著,時而輕輕的在馬眼上劃過,時而將兩個蛋蛋含入口中。

  我興奮極了,這種只有在A 片和想像里才有的畫面居然成真了。第一次的口交對象居然是這麽淫蕩美麗的女大學生,那種興奮難以言表。

  一會兒我就有點忍不住了,雙手抓著她頭,在她嘴里狠狠地抽動了幾下就噴射了出來。當第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在她的臉上時,她做了一個令我更加興奮的舉動:她居然主動地張大小嘴,用她的嘴來接我的精華,剩下的精液全都射在她的嘴里,然后吞咽了下去,並且伸出舌頭舔乾淨我龜頭上殘留的精液,表情里明顯的寫著:不夠,我還要。

  「好吃嗎?」我問。

  「嗯,沒想到男人的精液很美味,不像小說里寫的特別難吃。」

  對於她的回答我有些驚訝,但也更讓我看清楚她的淫蕩。雖然剛剛射了精,但這麽一個大美女在這讓我肆意欣賞著,小弟弟很快就又硬了起來。我把手放在她的身體上開始撫摸(她顫抖了一下,但接著就好了),雙手輕輕揉搓著她的乳房,她的表情很享受。

  我把手放在她的私處,發現淫水橫流,我的肉棒已經硬到不行了,真想直接插進去,但我卻沒有這樣做。我繼續撫弄著她的身體,乳房和陰部是我進攻的重點,她開始若有若無的喘息。接著我含住了她的乳房,舌頭在她的乳頭上來回地摩擦、畫圈,一會兒她的喘息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快,甚至變成了呻吟聲。

  我依舊沒有沒有插入她的陰道,只是一邊用嘴挑弄她的乳房,一邊用手撫弄她的小穴。呻吟聲越來越大,「嗯嗯啊啊」的持續個不停,我見時機差不多了,在她耳邊輕輕吹氣:「想要嗎?想要就求我干你。」

  「求……求你干我……」她的聲音很小。

  我裝作沒聽見:「什麽?大點聲,說得越淫蕩我越喜歡,干得你就越帶勁,你也越爽。」

  「求你干我啊,用你的大肉棒操我啊!我淫蕩,干死我啊……」哈哈,她忍不住了。

  到這里我也就沒再忍著,直接插了進去,因爲我自己也憋得實在很難受。一插進去,我就快速地抽動起來,發出了肉體相撞的「啪啪」聲,她的兩只又大又圓的乳房一晃一晃的,隨著我的抽插,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

  插了一會,又把她兩條腿提了起來,同時挺著腰,將她的腿向上壓,兩只淫手一邊摸著她的椒乳,一邊用自己的大肉棒在她的穴內左右攪動,直把她弄得淫叫連連

  我一邊抽插著一邊問道:「爽不爽啊?騷貨。」

  「啊……啊……爽……爽死了……哦……哦……干 ……干我……用力……」

  我一邊用力干她,一邊套她的話:「你叫什麽啊?干了半天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啊……啊……叫我雪兒就行……」

  我又加大了幾分力氣:「告訴我你的真名,哪個系的?哪個班的?」

  在我的沖擊下,她想也沒想的就回答道:「我叫鍾佳雪,中文系2 班的……啊……啊……干我……」

  接著我又問出她的電話號碼、QQ號,然后就開始奮力地抽插。

  「嗯……嗯……啊……啊……好爽……操死我……干死我……」

  過了一會兒,我突然停了下來。

  「動啊!插我啊!啊……啊……我要……」

  「給我說說今天晚上你怎麽回事,是不是一直就這麽淫蕩,經常半夜跑出來自慰啊?」

  「你快動啊,我說,我都告訴你。」

  接著她一邊講述她自己,我一邊干她。原來她雖然淫蕩,經常看A 片和小說也經常自慰,但卻還從沒有真正地做過愛,今天晚上正好停電了,她就想學著小說里那樣在野外來一次自慰,沒想到被我碰見了。哈哈,真是便宜我了。

  「那你剛才很害怕是不是裝的?」

  「人家起先確實有點害怕,但看到你褲子里頂起的大雞巴,我就想和你真實的做一次。」

  「你真是個騷貨,真淫蕩。」

  一會兒在我的奮力抽動下,我們雙雙達到了高潮,「啊……啊……射……射進來,今天我是安全期……」她浪叫著,摟住我不願放,我的精液再一次噴發了出來……

  休息了一會兒,我們穿上衣服,我把她帶回了我家,在我家里我們又瘋狂的做了一次。在我的要求下,我拍攝了她大量淫蕩的裸照和視頻 第二天我把她送回了學校,我們之間的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2)

  距離那天的事已經過去了幾天,這幾天我有好幾次都想給那個叫鍾佳雪的淫蕩女生打電話約她出來

  再打一次炮,可是我擔心她會報警,每天強忍著欲望對著給她拍的裸照打飛機,但是打飛機又怎麽比得

  上真正的性交來的爽快。終于我下了狠心打了這個讓我激動無比的電話。

  「喂,你好」

  「你好」

  「請問你是?你找誰?」

  「你是鍾佳雪嗎」

  「我是,你?」

  「我是你老公啊,這麽快就把我忘了啊,那天晚上你可是不停的喊我」

  「我……」

  「怎麽不說話,難道要我去你班里找你」

  「啊不,不要來班里,你在哪,我去找你」

  「哦,那你來找我吧,相信你還記得地方,記得穿漂亮點啊。」

  「嗯」

  半個多小時后她還沒來,我開始擔心起來「別再帶著警察來,那可就糟了」就在我擔心的時候敲門聲響起,我從貓眼里看了一下,嘿就她一個人,這下我心就放下了。打開門一個絕色美女紅著小臉正看著我。

  「進來吧,大美女」

  ……

  她猶豫了一會兒,終于還是進來了。

  「嘿,沒想到你穿了衣服還是這麽美」

  她的臉更紅了,真是嬌豔欲滴啊

  「你,你想怎麽樣?」

  「我想怎麽樣,嘿,我想當你男朋友啊」

  「可是」

  「沒什麽可是的,自從那天開始我每天都在想你,想念你的美」

  「你不嫌我淫蕩嗎」

  「我喜歡,我就喜歡你的淫蕩。怎麽樣?我不勉強你,只要你說聲不願意,我立刻放你走」(裝正人君子)。

  沈默了好長時間,這期間我就這麽一直看著她。

  「嗯,好吧,我答應你」

  沒想到她居然會答應我,我呆了幾秒然后直接撲到她的身上,對著她的小嘴狂吻起來,雙手不老實在她身上上下摸索起來,一會她就嬌喘連連了。

  她使勁的推了我幾下,但她的力氣怎麽能和我比。我把她摁在沙發上,兩張嘴緊密的連接在一起,我的舌頭不老實的在她嘴里舔著。一只手撫摸她的乳房,另一只手開始慢慢的脫衣服。

  當她的衣服被我除盡時,我看著這美豔的胴體不由得說:「寶貝,你太美了,我愛死你了」接著我迅速脫盡身上的衣服壓在了她的身上。

  我的舌頭在她的乳房上舔來舔去,怎麽都吃不夠,胯下的小弟弟直挺挺的對著她的小穴摩擦起來,她流出不少淫水,小弟弟已經濕透,粗大的龜頭通紅發亮,顧不得再去愛撫了。

  一用力,大雞吧直直地刺入她的私處。只聽得她長長的一聲「啊……」,饑渴中帶著充實的滿足感,然后兩條長腿就纏了上來,緊緊地夾著我的腰。

  她似乎已經受不了這刺激了,眼睛半閉,緊咬著雙唇,嗯啊著,頭發散亂,兩頰飛紅,一只手還撫上了自己的乳房,手指碾磨著通紅的乳尖。

  這女人,看著清純,骨子里頭還真有股淫蕩的氣質。 我掰著她的腿,用力地抽插著,每一回都拔出再深插到底,看著粗大渾圓的雞巴在兩瓣嫩肉間出沒,隨著抽插,還擠出些亮晶晶的液體,刺激極了。

  她的小屁股也用力地向上頂著,配合著我的插入,都感覺頂在了子宮口上,一個滑溜溜有點硬的所在。

  「爽嗎?」我用力地頂了一下。

  「嗯。啊,要喘不過氣。」

  「你那里好緊啊,我要干死你。」我故意說。

  「啊——啊——好哥哥,撞的我好舒服,恩——使勁,恩——啊——,不行了,啊——又流了——,啊——愛死你了——好人——」她的浪叫伴著我每次插入時的「咕唧」聲,令我的精神持續亢奮,我也一次比一次賣力。

  這個姿勢持續了好長時間, 我覺得應該換一下方式,于是我在她耳邊輕輕低語了一陣,她「嘤咛」的一聲捂住了臉,但卻翻過身去,把臀部高高的拱起。

  她雪白的屁股發著亮光,陰道口一張一合的象是在召喚著我進去。于是我又對準洞口,挺了進去……

  「啊——咿——好爽,啊——我要飛了,恩——再用力,啊——啊——插死我,啊——啊——不行了——」

  我們全身都已經滿是汗水,她飄逸的長發沾著汗水貼在了后背,臉上,胸前,以及口中,她已經興奮的眯起雙眼,昂起頭,渾圓的臀部配合著我每一次的插入就向后使勁的坐下,豐滿的雙乳也隨著每一次的動作做著激烈的顫動,我還不時的把手伸過去去揉捏已經充了血的乳頭。

  這時我一手握著她的腰,一手從后面拽起她的頭發,使她的頭揚的更高,然后用力的插她。

  「啊——啊——,我不行了,——啊——要來了——」隨著她的叫聲,一股股陰精澆在了我的龜頭上。

  被這滾熱的陰精一淋,我也忍不住了,趕緊把她翻轉過來,用雞巴頂住她的陰戶一陣猛烈的抽送……

  「啊——啊——,要死了,啊——」隨著她最后的一聲大叫,我滾燙的精液從馬眼里噴射而出,我用陰莖死死抵住她的陰戶,讓精液盡情的噴射到她的子宮里,她的子宮被我的精液一澆,也禁不住再一次的射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好帥!愛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