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蜜桃香臀

那天,我姐姐因出差臨時住到我家。

我的家在二樓,還是新家。我和我的新婚妻子敏兒結婚前買的。姐姐就住在我臥室的隔壁。買房子時敏兒堅持買三室一廳的,說是為將來的兒子準備。我的意思是就兩人先買小一點的,剩下的錢還可以買車,帶嬌妻兜風是多麼美的事啊。現在才知道老婆的想法是正確的,不然我姐姐今天來就沒地方住了,我也不可能有機會享受到美麗的姐姐(竊喜中)……

我姐姐是小學的舞蹈老師。身材棒極了,愛穿牛仔褲,那渾圓的蜜桃臀又圓又翹,加上高聳的胸部,完美的曲線一直是我晚上DIY時的最佳目標。可惜後來姐姐結婚了(今年才24歲),這曼妙的身材就慢慢的成為了一種記憶。後來有了敏兒的美臀享受就徹底放棄了對姐姐的幻想,可是今天姐姐的到來又重新點燃了我的希望。

我和敏兒結婚才半年,自然是夜夜恩愛。美麗的姐姐來了之後,我更是淫心大熾,不時的加餐,或早上,或中午。我要姐姐生活在充滿性愛的日子裡。姐姐還是喜歡穿牛仔褲,熟悉的圓臀和酥胸又開始出現在我視線中,這樣的生活是多麼美好啊!!

姐姐住下的一周後,敏兒在公司的安排下組團出國了。我欣喜若狂,機會來臨了,可不能錯過的。老婆是下午的航班,中午時我抱著老婆在臥室,在浴室,大汗淋漓,淋漓盡致地幹了她好多次,敏兒高潮中的呻吟聲在房間飄蕩著,在姐姐的耳中迴旋著……

晚上,我到廚房裡忙手忙腳的洗菜做飯。姐姐進來了,笑我:「去看你的電視吧,弟妹走了,夫人的工作轉移到我這了。」我趁機說到:「嘻嘻,能有漂亮的姐姐做老婆也是享受不盡的幸福啊」姐姐的俏臉微微一紅:「亂講了,你就想欺負姐姐了,人家都快受不了,出去了,小壞蛋!」有撒嬌的口氣!我心中一樂就跑出去了。其實不出來了也不行了,下邊早就頂得好高了。不知道姐姐看到了沒有?

當香味四溢時,姐姐做好了飯,端上來。「哇,這麼豐盛!」我讚歎。「嗯,對!」我還藏著一瓶高檔紅酒呢,酒能調情啊。

我一杯下肚,姐姐也慢慢的喝了一杯。美人品酒就是一樣的感覺。燈光下,姐姐臉色紅潤,雪白的美胸也微微起伏,可惜看不到迷人的香臀曲線。

「姐姐,這麼多的菜,我可吃不了呢。」望著姐姐給我夾得如山的菜。

「給你補補身子嘛,每天都要勞動到深夜。」姐姐一語雙關的開我的玩笑,自己捂著小嘴先笑了。

有戲,我心中一盪,忙說到:「我也怕影響姐姐的休息,做愛時非常的小心,可是激情起來不好控制自己,是不是?」

「我才不會回答你呢,你這壞蛋弟弟,每次那麼久,弟妹真是苦了啊!」姐姐放下杯子,「看你以後幾天怎麼熬?」

「嘿嘿……」我壞壞地一笑:「有漂亮的姐姐在,我可以望梅止喝呀」。我故意小聲說:「姐姐,你不是一周沒有嘗肉味了」

「啊,姐姐的主意你也打,壞死你了,不許你說話了!」姐姐夾著一塊紅燒肉塞到我嘴裡,我趁機捧著姐姐嫩藕般的玉臂和小手。

不知不覺喝完了酒,姐姐不勝酒力地躺在沙發上,渾身上下散發著迷人的氣息,長髮在胸前隨波起伏,誘人極了。我本想直接把她抱到臥室趁亂行動。可是姐姐卻讓我扶她到樓下小花園裡乘涼,難道她識破我的詭計?不會吧。想歸想,我的手沒有停下來,輕輕地脫下姐姐的外衣,露出的姐姐的那如雪的肌膚和可愛的小內衣,豐滿的乳房好像要跳出來。姐姐的一隻手搭到我的肩上,我自然是扶住姐姐,開始是腰部,後來就直接握住了香嫩的乳房了。

在樓下數星星玩,姐姐自然就坐在我懷裡,周圍很靜。多年的夢實現了。我心裡激動的一陣亂抖,話音也顫了,好不容易才靜下來。看著我不成熟的樣子,姐姐就「嘻嘻」地笑我。懷中摟一大美人能不動是不可能的,我的一隻手在姐姐凹凸有致的嬌軀上遊走,另一隻當然放在我夢寐以求的姐姐的圓臀上了,隔著牛仔褲也能享受到姐姐的美妙肉感,誘人的香味,禁不住的快感。我親姐姐的圓臀,本不應該想的地方,我現在卻緊緊地肆意揉搡著。當然還少不了重頭戲:吻。撫摸著姐姐的長髮,探近姐姐的小嘴裡,絞著姐姐的小香舌,握著姐姐嫩乳的手稍微用點力,姐姐立刻嬌羞的呻吟,但因深吻著,所以只能發出「嗯……唔……」的嬌喘。懷裡的姐姐扭動著,一雙媚眼含嬌帶羞地望著我,這從來沒有過的體會,真是刺激……

九點多的時候,我們回去了,我抱著姐姐上去了,她說累了。其實姐姐就是不說,我也打算這麼做,我可不想懷中的美人離開自己雙手的撫摸。

輕輕地把姐姐放到床上(她房間)。柔柔的燈光,讓我深深在印在姐姐雙唇上,同時慢慢地解開了姐姐的牛仔褲。可是姐姐卻抓住了我微微在抖的手,「弟弟,我好亂,讓我一個人清醒一下好嗎?」高漲的慾火竟要被迫熄滅?我不敢弗了美人的意思。只好依依不捨地退了出來。

第二天早上姐姐並沒有說什麼就上班了。難道就這樣結束了?我不安地試探著給姐姐打了一個電話:「姐姐,晚上還回來嗎?」

「傻瓜,我不回來能去哪呢?可是到家又要被你欺負,人家好怕怕。」聽到姐姐的撒嬌的聲音,我的心如大石一樣落了地。

晚飯後。我自然摟上她,可是姐姐的嬌軀卻在我懷中掙扎,當然沒有逃出我的雙手。看著可人的姐姐,我有點呆了,姐姐推了我的一把:「想什麼呢?壞弟弟!」

「和姐姐做愛!」我在耳邊悄悄地說到。「不行,我是你親姐姐」聲音是那麼的小,從來沒有想到姐姐會如此嬌羞,早知這樣,早就上了姐姐。

抱著姐姐來到我的臥室,扭開壁燈,調到做愛這一擋上,立刻燈光柔和,輕輕的扣人心弦的糜糜的音樂在房間飄蕩著。

我理了理姐姐可愛的齊肩長髮,拉過的很滑順,這是最喜歡的髮型了。看起來姐姐才有16歲。「寶貝姐姐,妳真迷人……」我撫摸著姐姐的大腿。姐姐鬆開勾著我的雙手,此時臉很紅,聲音也有點變了:「讓姐姐回房間休息吧……」竟然用乞求的口氣,動聽極了。當然也勾起了我原始慾望。

「可以啊!」我在姐姐的水水的香唇上親了一下,「吃了這個再走也不遲。」我拿出一盒東西來,姐姐見我輕鬆地就答應了,立刻用懷疑的目光盯著我,漂亮的大眼睛裡充滿問號。

「這是什麼?」姐姐仔細地看著,「啊!你這壞人」。姐姐把東西扔到枕頭上,用粉拳打我,我們抱著在床上亂滾,「讓人家吃那個,你好下流……」「做愛前都服用啊,姐姐也不例外,還有一片我要親自送到姐姐那裡呢……」

「不嘛!」姐姐立即夾緊了雙腿,害得我的手沒有抽出來。我另隻手沒有離開姐姐的美胸。姐姐雙手摀臉,長髮垂下來,惹人喜愛的造型啊,清純女孩姐姐。良久,姐姐才小聲問我「服幾片?」「兩片!」我忙端上水,嚐一下正好不燙嘴。

看著姐姐溫柔地服下,我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立刻三下五除二扒下自己的衣服,我的大雞巴早就硬挺挺翹起來了!可能覺得這次可以享受姐姐的小穴了,特別地高昂。「壞蛋弟弟!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姐姐……」姐姐在一邊臉紅地看著。同時脫下自己的上衣,傲人的雙乳挺立著,解下乳罩,一雙完美的雪白乳房展現在我眼前。姐姐不好意思地半捂著,可是她的小手怎能握全呢。我癡迷地看著,「姐姐,我想永遠地記住你這美麗的身體,下輩子我要天天擁有!」逗著姐姐粉紅的乳頭,還不停在吮吸著,姐姐開心在笑著,「人家好麻呀,壞弟弟。」

輕輕解開姐姐的牛仔褲,手伸進去,是柔軟的部位,姐姐翹起臀部,我拉下褲子放到床邊。白色的小褲褲包著姐姐美麗的私處。輕輕在按一下,姐姐身體抖了一下。我知道姐姐在等我了。

脫下這個最後的小可愛,姐姐可就一絲不掛了,迷人的胴體展現在我眼前,雪白的肌膚,甚至比老婆敏兒還嫩。「真便宜了姐夫……」我暗暗想到。

姐姐主動地伸開雙腿,但仍害羞在用手擋住小穴。我從姐姐雪白的大腿吻起,慢慢就到了小穴了。姐姐好像在做思想鬥爭,手來回動著,終於拿開了,好像在說「壞弟弟,人家這裡也讓你看個夠!!!」

姐姐平滑的小腹下有片草地,小穴被萋萋芳草遮蓋著,陰唇粉紅稚嫩,一點兒不像已結婚的少婦。蜜穴口稍微有條縫,稍微滲透著露水。聞一聞是淡淡的清香,吻一吻是澀澀的蜜汁玉液。我輕輕地分開小穴,深深地吸了口氣,特有的香味從小穴裡散發出來,這是屬於我美麗姐姐的。也是屬於我一個人的。

小陰唇,陰蒂,蜜穴口都展現我眼前了,粉紅色的,都是粉紅色的,這是標準的嫩穴。小陰唇像姐姐小嘴嘴一樣的誘人,我怎麼能控制自己呢,一生的幸福在眼前。我一手捧著姐姐的圓圓的雪臀,一手撫摸著姐姐的芳草和小腹。頭深深在扎進姐姐的雙腿間,吮吸著、舔吻著姐姐的小陰唇,陰蒂,和洞口。姐姐也張開著雙腿盡量把陰部露出來,可能姐姐從來沒有這樣的姿勢吧,今天為了愛她的親弟弟。姐姐把自己最敏感,最寶貴,最柔嫩的地方無保留在露了出來!我可愛誘人的姐姐啊!

「弟弟,啊……啊………嗯……啊……」姐姐微微地扭動著圓臀,讓自己流出更多的淫水,同時也享受著自己從來沒有過的體會。之前自己的私處藏在牛仔褲裡,現在又一點沒遮蓋讓老公以外的男人欣賞,吮吸,這男人又是自己的親弟弟,這是多麼讓人臉紅和害羞啊。可是弟弟那壞壞的舌頭讓自己的感受又是那麼的美麗,酥麻的陣陣快感從小穴傳到大腦,又從大腦指揮到小穴,讓自己流出更多的蜜汁來。

我的左手和姐姐的小手緊緊地握著,傳遞著最直接的信息:「姐姐的小穴被自己的親弟弟舔著,姐姐的小穴還在快活在張合著。」右手捧著姐姐的大腿,也揉著雪臀。姐姐的手則撫摸著我的頭,實際上是按著,想讓我更深入地吮吸蜜穴。

看著床上濕了一片,我就知道應該操姐姐的嫩穴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把藥片送到小穴深處。

我開始和姐姐裸體相對了。姐姐面頰泛紅,我調皮地舉起上面滿是蜜汁的手。姐姐拍了一下,「都是你啦,人家……」羞得聲音聽不到了。

估計藥也溶化了。我看著身下嬌美的姐姐,我緩緩地把龜頭移向姐姐的小穴,同時還調皮地來回磨擦著柔軟的陰蒂和小陰唇。姐姐害羞地把臉扭向一邊,我伏下身子,輕輕在吻著姐姐耳朵,悄悄地說:「姐姐,我進去了,妳美麗誘人的小穴……」這是我故意的,姐姐不敢看我,想摀住臉,但又禁不住誘惑,最後還是雙手抱住了我的後背。姐姐那兩個豐滿的乳房緊緊地抵在我的胸膛,酥軟且還微微在顫抖,兩個可愛的的小乳頭淘氣的滾來撞去。

「啊…嗯……嗯……啊……」隨著我慢慢地插入那窄窄的小穴,姐姐滿意地呻吟起來,終於我和自己美麗姐姐的陰部緊緊結合在一起了,我插進了姐姐的蜜穴,夢實現了,這是最美的時刻了。

我和姐姐裸體相擁著,姐姐雪白的大腿包著我,小陰唇像小金魚一樣在歡快的吮吸。雖然大肉棒野蠻地插在裡面。

我用力在抽插著姐姐的陰戶,小穴裡溫暖,濕潤。看著身下雪白美麗的姐姐,想著平時姐姐這動人的身材,完美的曲線。如今被我剝光了抽插著,是多麼令人興奮了刺激啊。我越插越有力,姐姐的小穴裹著我的肉棒,眉頭微皺,可見是在享受這最大的快感。

「啪啪…噗嗤…啪啪……噗嗤」肉體的相撞聲,雞巴肏入小穴內擠壓淫水的聲響,加上姐姐的呻吟,房間裡好像演奏著仙人淫樂。姐姐叫床的呻吟聲真的好甜美呢,根據經驗可以判斷姐姐害羞和陶醉的樣子是第一次這麼放得開的叫床,而且叫的這麼開心。姐姐剛開始時很害羞,叫不開,我在她耳邊對姐姐說:「做愛是享受的一個過程,該騷時就要騷一些喔,和親弟弟做愛的美人,聽到了嗎?妳的小穴就知道享受,噗嗤噗嗤的淫水聲,有沒有聽到,姐姐?那是弟弟在操你的聲音喔,弟弟想聽到妳最開心的聲音。」姐姐聽到這些話時,臉真的是通紅了,可是聲音卻大起來了。

「弟弟…啊……啊…被你幹…姐姐真的…好開心……」

姐姐雪白的雙乳隨著身子波動著,可愛的小乳頭粉紅中帶著紫色,散發著竟然還是少女的乳香。可愛的姐姐啊,你這般的美麗,弟弟能不想插你的肉穴嗎?

我雙手抱著姐姐的嫩腰用「九淺一深」的做愛方式,深深在插著,操著姐姐的嫩穴,滿足著姐姐乾涸的心。

「弟弟……唔唔…哪…啊…姐姐…要…弟弟…啊」

我知道姐姐高潮快來了,我默默在感覺體會著姐姐嫩穴深處傳來的信息。我的龜頭也越漲越大啦,姐姐的又腿時而張到最大,想讓我插得更深;時而緊緊在夾住我,怕我抽出來空了小穴。

「姐姐…」我明顯地感覺到姐姐大腿在自動地收縮,陰戶的吮吸力道突然增大,帶水的小穴好像想把我整個人吸進去。高潮!!!我的腰部酸麻的快感也迅速地傳到了龜頭。

「姐姐,弟弟…啊啊……」隨著我對姐姐那最親最愛的小穴最深處的最有力的一次插入,我發燙的熱精全部射向了姐姐的小穴最深處。好像聽到了「噗噗」的射精聲。我和姐姐緊緊地抱著,充分享受著射精帶來的最大快感。

良久,我和姐姐才喘了口氣「姐姐,我的寶貝。」姐姐用緊緊的擁抱來回答我的愛的呼喚。

我和姐姐慢慢地坐起來,姐姐分開雙腿,陰毛和小穴周圍都濕漉漉地。「都是色弟弟做的好事啦……」姐姐嬌嗔著我。用紙巾輕輕摀住小穴口,讓裡面的精液流出來。墊上四張紙都濕透了,可見對姐姐小穴的愛的付出。我可以肯定說和敏兒最開心時也沒有這次的二分之一多。因為我插的是姐姐那圓臀前面的小蜜穴。

姐姐還細心地擦乾了我的肉棒,同時也看了個仔細,體會了它的厲害。當然我也沒有閒著,在撫摸逗玩著姐姐堅挺的圓乳玩。姐姐嬌嗔著說:「還和小孩一樣!」

「在姐姐面前我就是小孩啊」手仍繼續。姐姐打了一下我的手,「小孩就知道和姐姐做……愛?」姐姐嬌羞在說這兩個字。「我比姐姐小啊,可是它卻大了。」我拉過姐姐的小手讓她摸,姐姐光滑柔軟的小手摸上去讓我立刻一抖,接著就堅硬起來,「啊……」姐姐後悔地鬆開,姐姐知道又一次暴風雨要來了!我立刻的把姐姐壓到了身下。

已經是淩晨三點了,我和姐姐終於躺下了,關了燈,在黑暗中卻也另一種境界。

我緊緊地抱著姐姐,當然肉棒仍要插到姐姐小穴裡,不然沒地方擱。姐姐的雙腿包著我,我的雙手在姐姐光滑的曲線上遊走,這種動作平時只敢想像啊,不知不覺在又伸到姐姐的兩個雪白的翹臀上,圓圓的,極有彈性。我玩著姐姐的圓臀不再鬆手了,因為我發現這個動作不會累人。

「你是不是喜歡姐姐穿牛仔褲?」姐姐吻了一下我。聽到姐姐這個性感的問題,我立刻下意識地插了姐姐小穴一下。

「是的,姐姐,你知道嗎?從你高一穿牛仔褲開始我就喜歡上了。看著姐姐的圓臀,我真的想撫摸,做夢都想…」我雙手靈活的在姐姐的圓臀上揉著。

「傻弟弟,姐姐後來也有感覺,你不會怪姐姐吧。」姐姐怕我生氣,抱得我更緊了。

「怎麼會呢」我吻了姐姐一下「姐姐的身體是藝術品,只有姐姐答應了,我才敢摸一下……」

短暫的沈默,「以後只要我們在一起時,姐姐的身體都是你的。好嗎?如果沒有機會做愛,你就抱著玩姐姐,摸你喜歡的…翹臀……」姐姐嬌羞地說出了這些「浪語」還伸著小手輕輕地拍打我的身體,像哄小孩一樣。

「姐姐以後要睡到大街了。」姐姐嬌喘一下。「為什麼呢?我還沒有窮到這一地步啊?」我不解地問。

「不是你窮,是你壞啊!」姐姐粉拳打我一下,「以後的床上,浴室裡,沙發上,廚房裡,桌子上,甚至陽台上,你都要欺負姐姐的,人家隨時隨地都要讓你享受。」

「不會啦!」我摟了一下懷中的美人。「姐姐寶貝,我怎麼會那麼恐怖呢。我愛姐姐的啊。我只想讓姐姐最充分地享受做愛。我算了一下時間,最充分的應該是,16個小時姐姐的小嫩穴是屬於我,另外的時間是姐姐自己的。」

「啊,壞人,壞弟弟……壞…唔……」

姐姐最後的話沒有說完,香嫩的小嘴嘴就被堵上了。

姐姐的嬌軀在我懷中扭動著,我們相吻著進入了夢鄉。

夜裡熟睡中的姐姐吐氣如蘭,嬌美的臉蛋一直是潮紅著,同時還有甜甜的笑容。因為我的肉棒一直都在姐姐的體內。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