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小妞把我玩了—超爽的激情夜

雖說這是幾年前的事了,但因事態的發展非常具有戲劇性,所以我記憶猶新……那年夏天晚上和朋

友去歌舞廳(不是現在的KTV ),我認識了一位服務員——芳小姐。她是那種挺漂亮的那種女孩,雙眼

皮大眼睛,小鼻小口,短發個子不高,但身材很好,我們彼此留下了電話,盡管她不是「雞」,但我從

她的眼神中知道這個小妞很快將會被我「辦掉」。

  果然,兩天后我就接到了她的電話,她說她休息並希望我請她吃飯,就這樣我們當晚就上床了。她

告訴我她23歲,是安徽來京打工的,在老家的男友分手了,希望我可以做她的朋友並照顧她,我可沒有

這種興趣!本以為事情發展到這兒就可以劃上句號了,可萬萬沒有想到……………………大概過了半個

月的一天晚上。當時下著特大的雨,已經夜里十一點多了,我獨自在家看著影碟,困意正濃,手機響了,

是芳!她告訴我她和一個朋友逛街,沒想到會下這麼大的雨,希望可以來我處寄宿一晚,問我方便嗎?

那還用說,如此美味多吃幾遍也無妨呀。結果我迎進門的是兩個人,芳告訴我同來的是她在北京最要好

的姐們。此女北京人,22歲,很高,有170米,相貌一般,屬于那種比較骨感的人,可能是從事服務行

業的原因吧,服飾很潮流,但此時都成了「落湯雞」。她們倒是不客氣,就象到了自己家,洗了澡並雙

雙換了我的文化衫和短褲,這倒是讓我有些不自然了,心想:這可怎麼個睡法呀?本以為只有芳一個人,

而且我是一居室,只有一張床,該不會讓我以一對二吧?我轉念一想覺得不太可能!還是靜觀其變,看

看她們的意思吧。

  聊天,看影碟,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淩晨兩點了,芳說困了要睡覺,我讓她安排如何睡法,結果

我睡到了床的外側,她在中間,她的朋友在最里面。熄燈后,她倆在床上是又打又鬧,這樣也好,省得

尷尬。一會芳就要求我和她換位置,說受不了了,想睡覺。我就睡到了她倆的中間,她們居然隔著我還

打鬧,我們的身體相互地接觸著,令我的下面也有了反映。終于歸于平靜了,芳摟住我並偎我的懷中,

我們親吻著,我的心里很是別扭:我是干柴她是烈火,但旁邊還有一個人該如何燃燒呀?真是不知所措。

此刻的芳情欲高漲,不停地挑逗著我,她將我的睡衣解開,用小嘴親我的小乳頭,真是好不舒服,我感

覺自己的喘息聲都粗了,手也情不自禁地摸向了芳的屁股。

  逐漸她的吻開始下移,一點一點的來到我的腹部,挑逗極了,然后她開始拽我的短褲,但沒有拽動,

我下意識地借著昏暗的光線去看她的朋友,只見她面對著我們側臥著,眼睛閉著呢,我知道她肯定沒有

睡著!此時我也不管她真睡還是假睡了,愛看不看吧,因為我底下的「小腦袋」已經開始支配我的大腦

了,順勢我擡起腰,配合著芳將我的短褲除去,芳用小手輕柔地握住我的陰莖,慢慢地上下套弄,並用

舌頭舔我的龜頭,上次我和她打炮她沒有給我口交,我也沒有要求,這次芳居然這麼主動:柔軟的舌頭

不停地刺激我的龜頭,再加上旁邊還有另一個女人,那種興奮的感覺別提有多爽了,我的陰莖此時比平

時要硬許多,粗許多,好想馬上插進她的肉穴里。芳開始吞食我的陰莖了,一上一下的,還用舌尖在我

的龜頭上畫圈,芳的嘴里很熱很軟,可能是她嘴小的原因吧,並不能將我的陰莖完全含入口中,但技術

很好,始終沒有被她牙齒碰到的感覺,這種若有若無的快感令我難以釋懷……我翻過身開始挑逗她,一

手揉著她的乳房,一嘴含住另一個乳頭,這對乳房大小適中,很飽滿很結實,一摸就知道她的年輕。芳

的陰毛比較少,符合我的口味,我覺得女人陰毛太多了一點都不性感,既無型又看上去不衛生、惡心!

芳的陰蒂很大很高聳,上次和她上床就覺得很奇妙,小小姑娘陰蒂居然如此之大,手感非常的誇張。我

的手摸索到她的肉縫中,那里已經汪洋一片了,手指很順利就插進了她的陰道中,很滑很窄(上回我就

知道了她的陰道是很窄小的那種,干起來夾得陰莖很緊,很容易把持不住令男人早早瀉掉),我用拇指

與食指捏住芳挺起的陰蒂,不住地擠壓,還像自慰似的來回擄它,芳的呻吟聲也開始響起了,聲音很大,

足以使整個房間都聽得一清二楚,我分析她可能想在她朋友面前和我作愛!既然她不在乎,我就無所謂

了,反正我也沒有在有旁人的情況下搞過,正好,機會難得不妨體驗一下。芳被我逗得好象已經快不行

了,主動地除去衣服,期待我帶給她的性愛,我還是不停地挑逗她,因為上一次她的小緊穴令我短短幾

分鐘就射了,還是第二炮才讓她高潮的,所以這一次一定要把前戲做好,以免當著別人的面現眼……就

在這時,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她的朋友的手摸到了我的背上,並滑向我的屁股,她竟然背著芳偷偷地

摸我,我真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我沒有做出任何反映,她的朋友的手從我后面握住了我的睪丸並將

身體緊緊貼在了我的背上,我心狂跳!真是前有狼后有虎!萬一芳知道了她的朋友這樣對我,要是生氣

了今晚豈不是雞飛蛋打了,我是又緊張又刺激,陰莖又一次膨脹到了極限……芳開始拉我的陰莖了,我

知道她已經渴望得不能把持了,我才翻身上去,采用了傳統的「中國大扒式」,手握陰莖對準了蜜穴用

力地插了進去,芳使勁地摟住我開始淫叫,我的陰莖也是時爾深入時爾淺出,當將整根陰莖插進去時能

明顯感覺到芳那大而挺的陰蒂抵住我的陰毛位置,可能也就有四五分鐘的光景,芳高潮了,一股股陰精

射到我的龜頭上,很熱很熱的,伴隨著芳的浪叫聲,我瘋狂到衝刺著,每一次的深入都能觸及她的子宮

口,那種感覺就像是陰道的盡頭有一塊脆骨一般,一碰到它,它還會移動……芳還在淫叫著,而且帶出

了哭腔,這更加刺激我了,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借著漆黑的夜,一邊操著芳,一邊把手伸到了她朋友

的上衣里,揉摸著另一個身體上的乳房,扁扁的,軟軟的,乳頭挺立,手感美妙得很!芳似乎並沒有留

意我的舉動,我更加膽大了,更確切地說是我那蓄勢待發精液的慫恿下,我的一只手墊在芳的屁股下,

摸著她早已被淫水灌溉的后花園,而另一只手伸進了她朋友的陰部,摸著另一個淫水泛濫的嫩穴,那種

刺激用語言是無法形容的。

  我實在是憋不住了,狠狠地將濃稠的精液灌入了芳的蜜穴深處,同時我放在芳臀下的手指也蘸著她

的淫液插入了她的屁眼里;而另一只手的手指也插如了她朋友的淫穴中,陰莖與雙手同時插入了不同的

肉眼中,做著同樣的活塞運動,當時真是希望男人多長兩根陰莖就好了!我在芳屁眼里的手指可以清楚

的感覺到自己陰莖的運動,非常刺激的,而插在另一個肉穴中的手指體驗著另一種濕滑與溫度還有渴望!

我就是這樣射精的,而且射得很多,在過濾掉兩個妞的叫床聲外,我也聽到了自己叫聲。

  可能是我頭一次面對如此激情的場面,我的陰莖在射完精后居然沒有軟,我當時近乎瘋狂了,不顧

一切的騎到了她朋友的身上,粗野地除去了她的短褲,將又粗又硬的陰莖插入了她的騷穴中,體驗著另

一個淫穴帶給我的快樂。外面的雨仍在下著;我的陰莖仍在抽插著;我的雙手不停地蹂躪著身下軟軟的

雙乳;芳翻了個身,背對著我們,可能是累了、困了,但我知道她明白我和她的朋友在干什麼。我們繼

續作愛著,她也開始肆無忌憚地叫了起來,她的肉穴被我干得淫水越來越多,又松又滑,我感覺到非常

的舒服,每插一下都伴有「噗滋」「噗滋」的聲音,悅耳極了。可能是剛剛射過精的原因吧,我都狂干

了十幾分鐘了仍然沒有要射的欲望,我們換了姿勢,采用了后進式,這樣更具有征服感,而且插得更深,

我使勁握住她的屁股拼命的衝撞著她,估計當時的速度是每秒鐘三、四下的樣子,我的汗水順著頭發流

下來,甚至滴到我的眼睛里,就這樣我仍然瘋狂地操著她,她的浪叫聲也是一浪高過一浪,最終又經過

了幾分鐘我將她征服了:她「啊」的一聲大叫后,癱扒在了床上,沒有了聲音…………………………清

晨,她倆誰也沒有理睬誰,洗漱一翻就走了,就連「再見」都沒有說一聲,另我很是尷尬。我想她們的

關系是到此為止了,呵呵,都是性欲惹的禍,不過我真是希望能有第二次這樣的機會。那一整天我都在

想:是不是自己做得太過分了?可能在芳的心里我是她的男朋友,而事已至此,一邊是友情,一邊是愛

情芳該如何取舍呢???

  半個月后,我去東四商業街買鞋子,就這麼巧!我無意中看到了芳和那晚的朋友在手挽手的逛街。

我終于明白了!——這世上最毒莫過婦人心,原來這兩個妞那晚把我給玩了!

  從上次看到芳與她的朋友在一起手拉手、有說有笑地逛街,真是氣就不打一處來。一連幾天都覺得

撮火,真是沒想到我一個玩鷹的人卻被鷹啄了眼睛!周六晚上好友阿杰約我到西便門啤酒城喝酒,我向

他敘述了那晚的經歷。要說這酒可不是什麼好東西,幾扎下肚,我們就設計出了報復計劃——我們要輪

奸芳或她的那個朋友小月!最終經過考慮把目標定在小月身上,誰讓她發騷呢,竟然還把我當是傻子般

的玩弄。對,就在今晚!……阿杰可是真夠哥們,說干就干,我帶著阿杰驅車前往那兩個小騷貨所工作

的歌舞廳,大概是23:40左右我們到了歌舞廳門口(當時那家歌舞廳的營業時間到24:00,為了趕在打

烊之前能夠把那小騷貨約出來,所以說時間把握的恰到好處)。本想進去找她但又覺得不妥,怕芳看到,

而我們今晚的目標是她的朋友小月,就是那個第一次見面就讓我上的那個。

  我拿起手機打通了歌廳前台的電話。

  「請問小月在嗎?」

  「請稍等。」電話里傳出前台小姐甜美的聲音,半分鐘后,「喂?你好。」我內心暗喜,找到她了。

  「我是芳的朋友XX,你還記得吧?自從上次后我一直很想你,今晚可不可以賞臉去吃宵夜?」

  「你在哪里?我馬上就要下班了。」

  「我在你單位的門口,路左手邊有一輛寶石藍色的XX車,記住你一個人來,我不想見到芳。」

  「那好吧,等我半小時。」話音剛落,她就掛了線。

  我和阿杰會意地一笑,進一步完善著我們的計劃:第一步;一會我先帶小月回我的住處。第二步;

就是在一小時后阿杰用我給他的房門鑰匙打開我的房門並衝進房間(而此刻會有對小月的幾種假設:可

能當時會把她嚇傻了,半推半就被我們輪了;也可能她正在性頭上,很高興接受了我們兩個,她不是騷

嗎!但這種可能性不大;更可能她氣急敗壞,大喊大叫,穿上衣服想走,要是這樣的話,我和阿杰說好

就強行輪奸她,並用襪子堵住她的嘴,哈哈,省得她在深夜鬼哭狼嚎),這第三步;就是阿杰脫了衣服

參戰。

  可能等了35分鐘的樣子,她快步向我的車走來,好象是怕被芳看到似的,鬼鬼祟祟的。阿杰說一看

就知道她是個騷貨。她坐到了車的副駕駛座上,並帶進來很好聞的女人香水味道。我指著后座的阿杰,

道:「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哥們——阿杰。」又對阿杰說:「這是我新認識的美女小月。」小月的表

情有些不自然,但還是和阿杰互問了「你好」——這就叫以欺人之道,還至欺人之身。上次芳和她也是

這樣對我的!

  我們一起去吃了宵夜,飯桌上拉近了我們三人之間的距離,小月也開始話多起來。趁著小月去洗手

間的工夫,阿杰靠近我,望著小月的背影,說:「這小妞1234成人社區說不上漂亮但也不難看,身材很

好,屁股挺翹的,從后面干一定過癮。」我也貪婪的笑了笑,不禁幻想起一會我們二對一的情景來。「

一會你去哪躲躲?」我問阿杰,阿杰道:「當然是回家洗個澡,然后再一起和你打個` 衛生泡` 了。」

呵呵……飯后我和小月把阿杰送回了家(離我住處也就是兩里的距離,很近),就返回我家,時逢夏末,

屋內很熱,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臥室空調打開,小月當然知道一會我和她會發生什麼,很主動要求先

去洗澡,我則脫下衣服躺在床上吸煙,腦海中不停地盤算著我和阿杰的計劃。想著想著不由的有些緊張

起來,畢竟我從來沒有干過這種事呀!看了看表,已經和阿杰分手快30分鐘了,還有半小時阿杰就快來

了,為了抓緊時間讓小月進入狀態,我光著身子、翹著老二,走進了浴室。這不是我和女人第一次共浴

了,我想她也不是,看到我進來她仍表現的很自然,,並沒有什麼異常。由于上次我和小月、芳作愛時

沒有開燈,這是第一次看到她的身體,說心里話很美!她的皮膚很白,沒有任何瑕疵,兩個乳房長得女

人味實足,乳房的直徑很大但不高聳,乳頭一個大一個小,大得象是個青棗,小得那個象鉛筆上的橡皮

頭,很有趣!可能是她在發育期時經常被男友只親一個的緣故吧,她乳房的形狀略有下垂,側面看上去

有很迷人的曲線,尤其是沐浴時體位的改變,她的乳房波動如綢緞。小月的腰很細,突顯著女人胯的誘

惑,陰毛被白白的皮膚襯托得很黑,而且很茂盛,可以用身材性感來形容她了(但我不喜歡陰毛多的女

人,我喜歡那種毛少的,很有型的那種)。總之,她沐浴的樣子就象是一幅很美的畫。我上前抱住她的

腰、我們接著吻、淋著水,我的陰莖與她的陰部摩擦著,她幫我打著浴液。我將蘸著浴液的手揉摸在她

的乳房上,這種感覺簡直可以用「絕了」一詞來形容,衝動一次又一次攻擊著我的下體。

  我光著身子抱著赤身裸體的小月來到床上,迫不及待地要求她為我口交。「人家不會嘛。」她嗲聲

嗲氣的撒著嬌,看到她淫賤的表情,我心想:「一會讓你嘗嘗兩個雞吧輪番轟炸你的滋味,一定夠你受

的。」她手握住我早已堅挺的肉棍,起身將嘴貼了過去,試探性地輕輕將我的龜頭含在了口中,一股熱

流瞬間從我的陰莖上傳到了全身。

  「你的這個又粗又大,我都有些怕了!」她挑釁著我,「我的嘴小,含不進去喲。」

  「別廢話了,趕緊的,我很需要」我有些不耐煩了,將她的嘴向我的陰莖按下去。誰說她不會呀,

而且嘴上的工夫相當了得,我感到她的兩片嘴唇用力地包裹住我的肉棒,迅速地上下吞吐,還時而用力

地吸允,有時竟然可以將我那15工分的肉棒齊根沒入口中。此時我胸中的欲火也被她精湛的「口活」挑

逗得越燒越旺,要知道姑娘的嘴和陰道是兩種不同的感覺,她跪著給我口交的姿勢實在是很誘惑:屁股

翹得高高的,腰很順暢地塌陷下去。我撫摸著她的屁股,並將手挪到她的臀溝之間,觸摸到她的小屁眼,

她迅速地做出了反映,緊緊地夾了一下,「一會把你的屁眼也給開了苞,雙管齊下,讓你爽到家!」我

心里得意地想著。

  小月的陰溝里已是濕成一片了,盡管上次操過她,但還是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當我的手指探到她

的洞口時,小月那含住我陰莖的嘴里發出「哼」的一聲,我的手指滑到她的陰蒂上,開始溫柔地揉弄,

刺激得小月都不能為我專心服務了,開始大口大口的喘起氣來。

  「別在摸那里了,我的里面空空的,癢癢的,快插進來吧,我受不了了!」小月開始乞求我了,並

使勁地握住我的肉棒快速地上下套弄。

  「好的,我來了,今晚一定讓你爽得今生難忘!」小月她哪里知道我的好友阿杰馬上就要到了。

  我采用了后進式,小月跪在我的面前,我手握肉棍蘸著她流出的淫液上下地在她陰溝里蹭,弄得小

月渴望極了,屁股直向后坐,希望我馬上就用粗大的陰莖干她,低頭看她的陰道口已經完全的張開了,

形成了一個小洞,真是太誘人了,我端起鋼槍直入洞中,這洞里已是滑得出奇,濕熱出奇了。

  「啊……………啊………………」隨著我的挺進,小月忘我的叫起來,並用力將屁股往后撞,這樣

一來可以使我的雞吧插得更深些,她可真是夠騷的!坦白講,我很喜歡和這樣的女人作愛,很出火的!

所謂:女人在廚房如主婦;在臥室如蕩婦嘛。

  憑我的經驗,我知道只要再瘋狂地干上幾下,就可以將她推向高潮,但我不想,我希望我可以把她

的胃口吊起來,等到阿杰來了一起享受;我依然控制著抽插的速度,好留下更多的「子彈」等阿杰來了

一起發射……「快點…………用力些………使勁呀……………使勁插我…………我好難受………」她不

停地用語言挑逗著我,真是刺激極了。我馬上就有了感覺,那種想痛痛快快射精的感覺,這樣下去怎成?!

我猛然將溫度過高的陰莖從她的淫穴中拔出來,我們換個姿勢。我知道自己的弱點就是這種姿勢不能把

持過長的時間,可能是視覺上過度刺激的原因吧。我扒在小月身上,肉棍又一次開始在她的體內抽送起

來,我與她的結合部位已經濕成一大片了,低頭看見我的陰毛就象是打了摩絲般濕亮一片,隨著我陰莖

的抽送還伴有「噗滋,噗滋」的聲音……這時,我聽到了防盜門輕微的聲響,我知道阿杰來了。我突然

感到很緊張,心莫名地狂跳,很難想象阿杰該如何應付這即將到來的場面呢?小月很投入,並沒有聽到

異響,我仍然扒在她身上操著她,但興奮的感覺少了很多,堅硬的陰莖也開始疲軟,我滿腦子都是即將

發生一幕的假設……可能過了約兩分鐘,臥室的門被慢慢地推開了,我看到阿杰象個幽靈般的站在門前,

眼睛死死地看著我與小月在作愛(后來他告訴我,當時推門那一刻他也很緊張,最怕的就是小月大叫起

來,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因為他也是第一次看「真人打泡」),小月忽然發現門口站著一個人,

渾身上下猛地痙攣了一下,驚訝地衝著我說:「有人來了!」她的一只手緊緊摟住我,而另一只手下意

識地拽住放在旁邊的毛巾被。

  小月的臉色很難看,說不上是什麼顏色,我想我的臉色也一樣吧!她沒有再說話,可能也是頭一次

遇到這種場面,只是想找東西遮蓋自己的身體,我故作鎮定,側過頭去問阿杰:「你這麼晚來我這做什

麼?」我心狂跳,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

  「我……我回家后睡不著,想找你………聊聊天,沒想到這里有人…………」阿杰的話說得結結巴

巴。

  說實話,我當時不知道該如何進行下去,只是想盡快遠離這份尷尬。

  「哦,沒關系,你們剛才不是見過面了嗎!既然你來了,就一塊玩會吧,我去抽根煙。」說罷,我

下床走出了臥室,關上了門,留下了阿杰與床上赤身裸體的小月。當時,我最怕的就是小月會歇斯底里

的大叫,夜深人靜的,多可怕呀!這樣的結果出乎了我的預料。我在客廳點燃了一支香煙,胯間垂著蔫

頭搭腦的老二,躲在門前悄悄地聽著臥室內的動靜,可能當時沈靜了一分鐘的時間,我就聽到阿杰在脫

褲子皮帶所發出的聲音。

  「你覺得這樣做合適嗎?」小月好象在氣呼呼的問阿杰。

  「沒有什麼不合適的,我們倆是兄弟,是有福同享的好兄弟。」阿杰理直氣壯的回答道。

  「我知道了,你們倆個是串通好了!」此時的小月已是胸有成竹了。

  阿杰沒有做聲,他已經采取了另一種方式給她答案了!

  「不要……不要這樣……」小月的聲音不大,顯得有些害怕,但兩三分鐘后,小月的乞求聲已經變

成了「恩………啊………」呻吟聲,不清楚小月此時是痛苦還是快樂,但我知道阿杰的雞吧已經淹沒在

小月的騷穴中……「啊………不要啦………」

  「求你………停下來………恩………」小月繼續的叫著,躲在門外的我早已是一柱擎天了,我知道

時機成熟了。我推開門進入了臥室,只見阿杰扒在小月身上,將小月的雙腿擡起,狠狠地干著她,從他

們的腿縫間可以清楚地看到阿杰的陰莖在小月的體內抽動著,可能是小月從陰道內留出過多淫水的緣故,

就連阿杰陰莖明亮亮的反光都看得一清二楚。眼前的場面讓我心里不是滋味,並沒有看A 片時的衝動,

是快樂?是興奮?還是……此刻我的陰莖是硬硬的,但心里有點酸酸的。

  我坐到床邊上,低頭看著小月,她並沒有吭聲,把手臂搭在了眉宇之間,擋住了自己的視線,可能

她現在比我和阿杰都尷尬。

  「來,讓我們倆一起伺候伺候你,我們共同度過這難忘的夜吧。」我面向著小月自言自語的說著。

我俯身下去,含住了她的乳頭,是大的那顆,另一只手去把弄她的另一個小乳頭。我巧妙地吸允著,阿

杰有節奏的抽送著在她體內的陰莖,這種雙重的刺激,我想沒有幾個女人會繼續矜持,小月的呻吟逐漸

開始響起了:「啊……恩…………噢……噢」

  我知道好戲這才是剛剛開始,當我轉頭看到阿杰與小月的陰部時,並沒有什麼欲望可言,而是有些

惡心,可能是種同性抵觸心理吧,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要我閉上眼睛聽到小月淫蕩的叫床聲就會性趣

回升。我擡起頭和小月接吻,她緊閉雙眼迎接著,二舌生津,她的舌嫩嫩的,滑滑的,我們雙舌在彼此

的口中肆意地纏繞著,可以很真切地聽到從她嗓子傳出的哼聲。我的一只手漫步在她的彤體,從乳房到

小腹,從小腹到達她的陰毛,有時甚至摸到阿杰的毛,那種感覺怪怪的,可笑得很,過了十分鐘的時間,

我與阿杰互換眼神,阿杰很會意的從小月的身上下來,躺到了床邊繼續我剛才的工作,我將小月躺姿擺

成了側臥的姿態,搬起她的一只大腿,使她的陰戶大開,半跪半扒的我將肉棍抵入了小月的淫穴,這一

插很深,直搗她的子宮口,我的雞吧已經感覺到前端碰到了一個小肉球。

  「啊……………………………我受不了了,你輕一些………恩……」她終于開口說話了,我哪里會

聽她的,更加倍的干了起來……阿杰手揉著小月的乳房,見我將她側過身來,起身跪到了小月的面前,

粗野地抓住小月的頭發,把她的嘴帶到了自己的陰莖上(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別人勃起的陰莖,還好,比

我的小了一號,細了一號,我很是得意),這時的小月我想已經完全被征服了,大口大口的開始吸允阿

杰的陰莖來,嘴里還傳出由于被操得舒服的「哼唧」聲,她的一只手很自覺地握住了阿杰的睪丸,我和

阿杰眼神相遇,都滿意的笑了,我們成功了!

  這種作愛的姿勢是我最最拿手的,我覺得每一次進入都可以觸碰到女人的G 點,而且很深,另對方

快速到達高潮,而且我想射的感覺很淡,時間堅持得相當的長,在我一浪高過一浪的強攻下,小月已經

不能自已,狂暴的吞吐著阿杰的陰莖,口中發出陣陣怪聲,她的手居然握住了自己的乳房,太誇張了,

小小年紀如此之騷!

  我感到阿杰的臉紅撲撲的,目光徘徊在自己的陰莖與小月的陰部之間,時而呈現出「痛苦」的表情,

我想她是被小月嘬的快忍不住了,果然,阿杰的手伸過來開始揉摸小月的陰蒂,我的陰毛一下一下的撞

擊著他的手,小月經過阿杰對她陰蒂的刺激也情不自禁地叫喊起來:「啊…………好舒服…………快一

點………用力些…………噢……噢……」

  在這種言語的挑逗下,阿杰先崩潰了,啊、啊地喘著粗氣,將一股股精液射進了小月的嘴里,弄的

小月滿臉都是,但小月還是癡迷地享受著淫穴帶給她的快感,我加快了肉棍入穴的速度,而且每一下都

又狠又準,下下直擊把芯……「啊……不行了………啊………啊…………」小月也高潮了,淫穴中分泌

了大量的淫液,順著淫穴口流到了大腿上,很綢,是乳白色的。她有氣無力的喘息著,大腿也往下開始

墜落,很沈,我也沒有力氣再舉著它了,我小歇片刻,改回了傳統的姿勢,用依然堅挺的肉棍繼續干著

她。要在平時可能我已經射精了,但今天或許是有另一個男人在場的原因吧,我沒有那種要射的感覺。

小月的手依然還在把弄著阿杰那已經縮小的陰莖,似乎這樣的享受還不夠!我覺得我和小月的身上全是

汗水,有我的還有她自己的,我真的有些累了,放慢了陰莖的動作,我對阿杰說:「趕緊呀,兄弟!」

他當然明白我的意思了。低下頭對著小月說:「美女,繼續給我` 口活` ,等我弟弟硬起來好好爽爽你

的小穴。」小月已沒有了剛開始時的靦腆,馬上就又將阿杰的陰莖含入了口中。

  片刻間,阿杰的陰莖就恢復了剛才的雄風,我和阿杰又換了位置。這回阿杰躺下,讓小月背朝他坐

在了他的陰莖上,小月雙手撐著阿杰的大腿,緩慢地上下運動著,阿杰的手蹂躪著小月的屁股,而我則

站到了小月的面前,將又粗又硬的雞吧送到了小月的嘴里,她可真是來著不懼,瘋狂的用嘴吸允起來,

身體還上下波動著,來迎合著阿杰的陰莖的進出,我將雙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捏著她那兩粒大小不均的

乳頭,此時我看到小月的嘴邊還掛有阿杰精液的痕跡,真是滑稽。

  就這樣我們的三人遊戲在默默地進行著,5 分鐘過去了,我閉目體會著小月從嘴中帶給我的快感,

再睜眼看著他們的交合,小月臉上浮滿了陶醉,那一幕情景至今另我記憶憂心。我的雞吧漸漸被小月親

吻得有了想射的感覺,但我不想這樣就射掉……我將小月推倒在阿杰的身上,並俯身下去將肉棍也送到

了她的穴口,「她不是騷嘛!我要學著歐美A 片給她來個雙管齊下,但我沒有興趣操她的小屁眼,看看

她淫穴是否可以容納我們兩根雞吧!」我在心里暗暗地想。

  「你要干什麼?」小月察覺到我的動機。

  「我們玩個新花樣,一定你會喜歡的!」我笑著說道。

  「不行,不行,會出人命的那樣!」她有些急了。

  阿杰當然知道我要干什麼,因為在開始計劃的時候這是其中的一部分,他很配合,沒有動,只是將

小月抱得更緊了(其實中國人的陰莖並不適合象阿杰現在的姿勢,有些短,由于角度不對,可能稍微動

作大點就會滑出陰道了)。我沒有理會小月,使勁地將雞吧往她的淫穴里入,很難進去!而且我的陰莖

觸碰到阿杰的陰莖,非常別扭!小月的嘴里還是不停地拒絕著,話音都帶出了哭腔。我用力地向下壓著

龜頭,使足了腰上的力氣,猛地往前一頂,小月「啊………」的一聲大叫,眼淚馬上就在她的眼眶中打

起轉轉來,我知道我的雞吧此時已經進入了小月的身體,我慢慢地做著活塞運動,很輕很柔,再看小月

的表情我就知道她已經開始體驗這兩根肉棍帶給她的充實感了,她的眉頭緊皺,出氣聲短,吸氣聲長,

似乎在告訴我她的淫穴從來沒有受到過如此強烈的衝擊,我試探著加快了抽動的頻率,小月的叫床聲已

經達到了頂峰,響徹我的整個臥室。我的雞吧感到被箍得很緊,肉棍的上面能感覺到的是小月的恥骨,

下面是另一根陰莖,四周傳來火辣辣的熱度,並沒有了剛才的滑潤,可能她的淫穴已被兩根肉棍塞得水

泄不通了,即使再多的淫水都不能流將出來。我快速地抽動起來並加大了力度,沒有五十下,就把小月

推向了第二個高潮,這次她並沒有大聲的喊叫,而是緊咬牙關,發出了哼哼的悶響,我也憋不住了,抽

出肉棍,用手來回擄著雞巴,將濃稠的精液射在了她的肚子上。,而是緊咬牙關,發出了哼哼的悶響,

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