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的呼喚3

第三話 天使的墮落

曉莉打開更衣室的門,脫下了便服。

從更衣鏡中她看著自己的裸身,俨然是一副美麗的胴體。烏溜溜的大眼睛、亮麗的長頭發,正是大部份男孩子心儀的對象。頸部很漂亮,有點雪白的感覺。胸部並不是很大,不像電視上的波霸,但整個身材卻很勻稱。半細的柳腰,光滑的大腿,豐腴的臀部,從脖子到腳形成一道美麗的曲線。小腿和腳白晰而柔嫩,這是一具上帝的杰作,天使的化身。

而她望著那套天使的服飾,心中充滿了得意。二十三年少女的夢,終於能實現了。對人類而言,護士就真的是白衣天使,讓人們得到解救的聖者。

   「好吧!又是新的一天啦!開始工作羅!」曉莉永遠是那麽開朗,充滿活力的聲音也鼓舞了同事們的精神。她換上潔白的制服,展開了忙碌的一天。

   「水喔!小姐!」病患紛紛地吹著口哨,曉莉也一一地跟他們微笑回應著。這也難怪,她們醫院的制服跟一般的不同,是緊身的,完全顯露了護士小姐的身材。而V字形低領的上衣和短短的白迷你裙吸引了無數男士的目光,半透明的褲襪惹起無限遐思。更因爲是曉莉這樣的院花穿著,更引起男人們想一探究竟的期望。而高明的地方就在此處,男士們無論怎麽看都是看不到的,這是設計者的巧思,低胸雖低,短裙雖短,卻恰恰遮住了那令男人最心癢的所在。一方面爲醫院招來了病患,一方面也保護了天使們。

   「好忙好忙!」她熱心於幫助病人,直忙到下午,不論男女老少,很多病人都喜歡她,這也是她被公認爲院花的其一原因吧。

吃完飯後,她拿著兩袋血漿,急急忙忙地走向血庫。突然一個高高黑黑的男人沖了出來,裝翻了她手中的血袋,把血灑了她全身,原來白晰的制服也染成了紅色。「這真糟!」她轉頭一看,那個男人頭也不回地跑出醫院去了。「嗚嗚嗚嗚怎麽辦!」她快要哭出來了,從沒有遇到這種狀況,身上沾滿了血,不能到處亂走,血又打翻了!她待在原地不知所措。

在旁的護士長剛好看到,趕快過來幫她!「這里我來收拾,奶先去洗個澡順便換個衣服吧。」

護士休息室旁附有更衣室和浴室也算是這家醫院的特色吧。她趕忙跑回了更衣室,把衣服脫下來,跑進浴室中淋浴。

水潺潺流過她的頭發,奔過她的身體。粒粒的水花濺上她的乳房,産生一陣陣酥麻的感覺。她不禁雙手握住了乳房,輕輕地開始撫弄著。一開始只是手指緩緩地捏著,胸部漸漸地有了舒服的感受。她開始用手搓揉著,乳暈的顔色加深了,慢慢地乳房聳立了起來。她停不下來,雙掌開始握緊,使勁地揉著。

(啊!這樣不行!)

身爲護士,曉莉當然了解手淫是不好的,尤其在這種公家場合。可是

(現在沒人來應該沒關系吧啊!我在想什麽?!)

她把冷水開到最大,企圖壓抑引起的欲望。但冰冷的水滴在她光滑的皮膚表面很快地也熱起來了,她的雙手再也停止不了動作,呼吸急促了起來。整個大腦已經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了。現在她的身體,已經完全交由自主神經控制了。

( 啊!好舒服!)

左手離開了愛撫山丘的隊伍,逐漸往下摸索,在三角黑森林地帶停下來。食指和拇指輕輕地撥開了肉瓣,然後把中指伸進去探索。有一片小小的月狀物體,上面早已沾滿了濕濕黏黏的液體了。感覺到這樣的濕潤,她再也忍不住,將中指往肉縫中用力的抽插了起來。右手制不住紅的發燙的雙乳了,她乾脆翹起那渾圓的小屁股,面對著牆俯身緊緊靠著,右手扶著臀部讓左手盡情地進出禁地,兩顆乳房在牆上奮力的摩擦著,嘴不由自主地叫了出來。

   「啊~~~~啊~~~~啊~~~~」

全身的力量慢慢地流失了,隨著「撲嗤」一聲,濃滑的黏液噴出了她的蜜唇,她沒力地坐了下來喘著。冷水在這時才真正地起了作用。她很快地平靜了下來,把剛剛流出淫液的部位再洗了乾淨。

突然,她覺得有一道視線在注視著她,她連忙打開浴室門看,外面沒有人在。

   「咦!我的衣服!」

剛剛她換下來的舊衣服被不知道什麽人翻得亂七八糟,這樣一來顯明了有人偷看到她剛剛洗澡和自慰的淫樣了!因爲內衣內褲都不見了。

雖則手淫是人人大都有經驗的,但在醫院中,還是上班時間,這樣傳出去可不得了了。

   「會是誰呢?」她快哭出來了。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她換上了新的護士服。但是卻沒有穿內衣,她今天沒多帶一套來。(誰會沒事多帶內衣褲上班啊?!)不過這時這不重要了,曉莉全心想著那個偷看者是誰?

(是護士長嗎?還是洗衣伯伯?)她自忖人緣還不錯,只要找到那個人,跟他拜托一下一定可以的。

邊想著,她走出了更衣室。

   「哦哦哦」一堆男病人起哄了起來,曉莉現在沒穿胸罩,胸部自然挺出,比以前增添了一份解放後的美感。加上高潮後臉上泛著淡淡的暈紅,這樣的曉莉更顯得迷人和妩媚,連醫生都快看呆了,直歎這樣的佳人居然不是自己的。。

曉莉沒空理他們,嘴角仍挂著一貫甜甜的微笑,心里卻爲找不出是誰而煩惱了一下午。

   「喀當!」五點了,下班時間到了。曉莉滿懷心事地走回更衣室。她驚訝地發現,早上穿來上班的那套便服居然也失蹤了。她心焦地找著,問同事們,卻沒有結果。這麽一來,自己就要穿著護士服回家了。她突然感到一陣顫栗,從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急急忙忙地叫了一部計程車,到火車站趕上通勤的電車,一心只想早點回到家。

下班的人潮真是洶湧,整個通情電車擠得滿滿的,曉莉被擠在角落動都動不了,快喘不過氣來了。

突然,她感覺胸部好像有什麽東西在蠕動。是一只手。一只大手從腰部的縫隙伸向了她的雙峰,倏地握緊她的左乳房。

(怎麽會!)是性騷擾,平常只是聽雜志上在說,沒想到給自己碰上了。現在動都不能動,怎麽辦!

曉莉使力的扭著身體,努力想甩脫那只手,身體整個轉了一百八十度,變成面對著角落的車窗了,但那只手仍死纏著不放,而且開始動作了起來,指尖輕輕地摳著乳頭—-曉莉最敏感的部份。曉莉的身體很快地就記憶起下午的感覺,乳峰漸漸地硬了起來。

(這樣不可以的啊!對了,我可以叫!)

曉莉才剛張口,後方又有一只手伸過來把她嘴 住了。曉莉感覺後面有個人靠了上來。那個男人一只手玩弄著曉莉的乳尖,一只手 住她的嘴巴,身體從後緊緊貼著曉莉。曉莉甚至可以感覺到那男人生理的變化。

胸前的那只手在乳丘上玩了個過瘾,把兩粒小球弄得翹了起來。然後緩緩地移向下部,輕撫過曉莉光嫩的腹部,那里正巧是曉莉的敏感帶。曉莉的臉上又泛起一片绯紅,而她清楚地知道,這不是羞澀。

邪惡的大手繼續探索著,到達了神秘的百幕達三角洲。在隆起的山脊上,深長的海溝旁,恣意地玩著。中指微微地擡起了頭,淺淺地沒入了裂縫,攪動著。刺激著曉莉。

(可惡!不行!)這是公衆場合,他應該不會怎樣的。

耳中傳來救命的聲音。「各位旅客請注意,台北站到了、台北站到了,要下車的」

(太好了!人一少我就得救了!)思緒才閃過腦海,一陣異樣的香味飄進了鼻中。

(好香!)曉莉只來得及反應這個,就不醒人事了。

迷香!

——————————————————————————–

   「借過一下!有人昏倒了!」

美雪望向發聲的人,一個青年男子扶著一位年輕的護士匆匆下了火車。那位護士一動也不動的睡著。

這也難怪了,這樣的通勤電車,擠的跟沙丁魚似的,每天都有人支撐不住而暈倒的。真該死的鐵路局。

(沒時間罵政府了!)美雪理了理思緒,重新想起案情來了。

兩天前被奸殺的女學生,和今天發現的女屍案,已經引起軒然大波了。媒體爭相報導,督促警方早些破案。身爲女性高級警官的美雪,一方面職責所在,一方面心中也非常痛恨這泯滅人性的家夥!自動請纓調查了此案。

   「兩位死者沒有共同關系,唯有的共通點是長發,美麗。以及身上被凶手留下的英文字母,一爲「A」一爲「B」。這是件無頭案了。也許明天就會有受害者「C」出現了。

(我一定要親手逮捕你!)美雪暗暗地發著誓。

——————————————————————————–

曉莉緩緩地睜開了眼,映入眼簾的是陌生的房間。她躺在一張好大的床上。

   「啊!」吃驚的曉莉發現,她四肢都被鐵煉緊緊地鎖著,鐵煉又固定在四個床角,使她成爲一個大「X」形地綁在床上。

幸好,她的衣服都穿得好好的。

(這是怎麽回事?)她的記憶只到剛剛被色狼性騷擾。(難道他)

   「咿呀!」一扇門打了開來,高大的人影走了進來。

咦!他手上拿的不是我遺失的便服和內衣褲嗎?

曉莉感到一陣恐懼,這男人

   「你」

男人笑了笑,把她的衣服丟到一旁,俯身輕輕地說:「嗨!可愛的C!」

(?)她的情緒好複雜,混合了恐懼、疑惑和

望著男人的視線。(他在看什麽呢?)

   「啊!」像是突然想起什麽,她的兩腿用力收了起來,但是由於鐵煉的阻礙,雙腿只能彎成><形狀。她並沒有穿著內衣啊!遮掩不住股間的風情,她的私處完全暴露在男人的眼光下。

   「不要啊!」

男人不顧他的抗議,繼續欣賞著美麗的胴部。撩起白色的緊身短裙,肚臍以下完全都暴露了出來。雪嫩的腹部,細白的大腿,還有可愛的私處。

她還是個處女,這樣被男人看著,心中早已羞愧的想死了。就如處女的正常反應,她不停的扭動大腿,想遮掩住那兒。但徒勞無功,而鮮白的大腿扭動起來卻更性感。

男人伸手到床邊按了個鈕,床中央漸漸鼓了起來。

床鼓起的很快!她的身體隨著床向上挺了起來,但鐵煉緊緊捆著她的四肢,使得她成了一個向上頂起的大X形狀了。

這樣的姿勢,乳房和乳頭向上高高突起著,身體整個撐緊,因此大腿也無法亂扭動,羞恥的陰部也展露無遺了。

(啊啊!好不要臉!)曉莉已經羞得滿臉通紅了。

   「趴 !」男人的雙手扯開了曉莉的上衣,雙峰猛力的繃了出來。

大手掌用力的搓揉著乳房,這種感覺,她永遠忘不了,是電車上的色狼。兩顆乳球被揉得又紅又腫,而男人的仍不停的動著,逼的她的乳頭第三度地勃起了。

   「嗯嗯嗯嗯~~~~不要啦!」

   「看看這個!」男人不知從哪里拿出了一個小器具,一個小電池接著兩根電線,電線一端各有一片小金箔片。

   「來!」男人把兩片金箔貼上了她隆起的雙乳,瞬間的灼熱,一陣酥麻的電流流遍全身。

   「不不要痛啊啊啊~~~~!」

刺激的電流流過,痛感過後卻是無比的快感。她感覺到那個羞恥的部位漸漸濡濕了。

   「還沒完呢!」

他拉下了曉莉所有的衣裙,讓她美妙的身材完全展現在他面前。圓滑充滿著彈性的小腹,可愛的肚臍吸引了他的眼光。

兩片金箔再次出動,貼在小腹和溝縫前緣的尖端。

   「啊嗯嗯嗯嗯啊」

分不清是痛苦還是快樂,曉莉無力地叫著。

真是出乎意料的敏感,花心中已經開始滲水了。

曉莉很小就知道,她的身體就像個隨時會爆發的火山,比一般女孩更加敏感,她的小腹到膝蓋間這段更是最敏感的敏感帶,只要一碰,火山就被點燃。

   「奶」男人也頗感驚訝。也有這樣的女人?!

他俯下身再度仔細的觀察起曉莉的陰戶來了。曉莉的身體緊緊地繃著,即使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仍是一動也不能動,只能任憑男人觀看。細細密密微微蜷曲的陰毛覆著粉紅色的小丘陵。中央一點一點地,閃著美麗的光澤。

   「好羞恥不要看可惡」曉莉原本泛紅的臉上又更染上一層鮮紅了。

身體不能自由活動的難過壓迫著曉莉,但她只能祈禱。

男人露出一抹微笑,舌尖像只輕巧的舌頭,突入了花朵中心。

   「啊啊啊」突來的刺激讓曉莉的身體立刻有了回應,陰戶的雙壁向內急縮了進來,淫液快速地分泌,等待著往後的行動。大腿兩側和小腹肌肉也突然緊繃起來。

男人好像發現了至寶,舌尖快樂地動著。避開恥丘,舌頭舐著大腿和大腿跟部的一大塊荒地。那甘泉滲得更快了,瞬間填滿了小池。舌頭不自主地啜飲著蜜汁,一種難以形容的味道湧入口中,讓他的某部位産生了共鳴。

   「啊啊啊啊啊~~~~」曉莉的叫聲從剛剛就沒有停過,她的意識已經完全不能自主了。

   「好,來吧!」他趴在曉莉的身上,雙手用力地抓著曉莉的肩頭,然後

   「啊嗯啊~~~~」一陣撕裂感麻醉了全身,曉莉歇斯底里地大叫。男人開始猛力地抽插,瘋狂地進出。

   「啊啊~~~~啊啊~~~~不要~~~~停~~~~停~~~~」痛感蓋過了快感,畢竟這是一個處女的第一次。

曉莉已經漸漸地哀嚎起來了,求饒著,哭叫著。但身體背叛了她,處女的陰道因著新的經驗而用力夾緊著,男人因此而感到一股摧促的力量,他毫不猶豫挺到了最底。一次又一次,一次催著下一次,兩人額上都冒出了斗大的汗珠。

   「啊啊啊~~~~」曉莉已經撐不下去了,身體拼命地內縮,但是原本床和鐵煉將她鎖成了一個向上突起的大X形,使得她身體倍加痛苦。男人的速度越來越快,她也不由自主地哼著。

   「嗯~~嗯~~啊~~啊~~嗯~~嗯~~啊~~啊~~」唰第一瞬間所有東西都爆炸了,一股奇異的暖流侵入了曉莉體內。兩人同時無力的躺在床上喘著。

   「爲爲什麽?」

——————————————————————————–

不爲什麽。

曉莉靈動的雙眼不會再閃爍了。陷入永久睡眠的她看起來那麽安靜,那麽美麗。雙手平放在裸露的胸前,白晰的胴體裸裎在醫院的聖母瑪莉亞旁,彷佛一尊美的雕塑。

直到院中的洗衣伯伯發現了她和她漂亮的肚臍旁環繞著的那個「C」。

——————————————————————————–

他和那些變態殺人犯不同,惡魔是理性的。

惡魔的願望,正是拉下那美麗的天使。美麗的白衣天使。

下次的目標,與女神共舞。

My Dear God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