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奶女友小依11

黃雀在後-劇情主軸版

muscle和勇伯快步走到志遠,寶哥跟小依三人面前。三個人著實嚇了一大跳,都站了起來。小依趕忙把比基尼拉緊,雖然乳房還是一樣大半露出來,也露出長長的乳溝,但至少衣著比較整齊。而志遠寶哥則趕忙在找衣服穿。

”不用找了!”muscle一拳正中志遠胸口,志遠痛苦的倒在地上,寶哥在一旁手足無措。

”兩位大哥,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寶哥趕忙裝俗仔說。

”誰跟你認錯人?志遠,寶哥,沒錯吧?”muscle大聲說。寶哥和志遠疑惑的看著他,不知該如何反應。

勇伯示意小依過來,小依往前走了幾步。”你叫小依是吧?聽說志遠跟你甜言蜜語,所以你想要丟下你男友跟他?”

”你我沒有我沒有這樣說你哪聽來的?”小依囁嚅的說。

”你賣假,有就有,我們不是針對你,是針對他,我們是要幫你,讓你看清楚他的真面目!”勇伯說。”我問你,志遠有沒有跟你說他有女朋友?”

”啊?他沒有啊?”小依說,”他說他沒女朋友啊!”

”沒女朋友?哈!”勇伯仰天大笑。”那這是什麼?”

他從口袋裡掏出一疊洗好的4×6的照片,一張一張秀給小依看。小依愈看臉色愈鐵青,而勇伯在小依看完每一張,就輕佻的丟到志遠的臉上,志遠趕忙撿起來看,愈看愈覺得大事不妙。

第一張,志遠抽插小依而且手揉著小依的巨乳的照片。

第二張,曉紋被志遠抽插到欲仙欲死的表情。

第三張,志遠和不明女子,以背後式挺進,女子垂下的胸部和側面曲線一覽無遺。

第四張,一樣是另一個不明女子。

這樣連續又再兩張,合計總共六個不同的女人。

”這些是在過去幾個月內拍的,小依小姐,你還覺得他沒有女朋友嗎?”

小依臉色鐵青,粉臉脹紅,像是要爆發一樣,她瞪著志遠,氣到說不出話來。

”小依,聽我說,這中間有誤會”志遠趕忙求情

”誤會?誤會個屁!你最好要說這照片不是你!”小依氣的大罵

”小依”志遠一時詞窮,想不出怎麼辯解”小依,志遠不是這種人啦,他一定是被陷害的,”寶哥開口想幫忙解釋。

勇伯斜眼看著他。”寶哥喔?你確定要幫你的麻吉開脫嗎?”

”你們故意害他的,我知道!”寶哥大聲說。

muscle哈哈大笑。”你這人真是有義氣啊,你以為你阮經天喔?拍艋舺喔?哈哈哈”

勇伯拿出一張照片,丟給寶哥。

寶哥拿起來,臉色大變。我這個角度看不到,志強跟我解釋是若琳喝醉,昏昏沈沈的在志遠家,被志遠半推半就的迷姦。

寶哥轉頭大聲問,”志遠,這是怎麼回事?”

志遠趕忙求饒,”寶哥!你要相信我!這一定是他們合成照片的要陷害我!千萬不能被他們騙了!”

”是這樣嗎?”勇伯掏出他的大尺寸手機題外話,勇伯這種大猛男還配一支samsung note5吋的漂亮手機我覺得是相當不搭),點開一個影片。

我這裡看不到,志強笑笑的也點開他自己手機上的同個影片給我看。

”唔不要”畫面中的若琳躺在沙發上,已經被脫到只著胸罩和丁字褲了,腳邊是高根鞋,若琳化著濃妝,猜測是去夜店回來。

”若琳,放輕鬆,等一下一定會讓你很舒服”志遠溫柔的說,解開若琳的胸罩,開始揉著若琳的小B奶。

”志遠不可以”若琳似乎虛弱的伸手抵抗著,但志遠還是把她丁字褲脫下,接著整根肉棒插進去,開始抽插

”啊志遠你幹什麼啊”若琳驚呼,兩手無力的抵抗

”幹你啊,若琳想幹你好久了是不是很爽啊”志遠淫笑著,不停的抽插

”放開我寶哥知道你就完了”

”哈哈,寶哥在旁邊睡死了他哪會知道,而且他媽的你那麼濕明明就是被幹的爽死吧”志遠壓著若琳的手猛抽插。

”不可以志遠啊啊你你不要一直插啦”

”當然要插啊插你那溼溼的小穴被我的大肉棒幹的爽不爽啊?若琳小美女”

畫面中志遠故意每一下整根肉棒插入又抽出,可以看的出肉棒的確濕透了,若琳也從半反抗變成半克制自己每一下被插入的高潮感。若琳秀髮散亂著,隨著志遠衝刺而亂飄,但遮不住她絕美的臉龐。只見螢幕上大美女正半推半就的,手不知是在抗拒還是在扶著志遠的腰,迎合每一下大力的插入。反差最大的是似乎沙發遠端躺了一個人,看樣子是昏睡不醒的一個男子,完全不知道離自己不遠地方正在上演激情的春宮。

這時那邊已經開始有打鬥聲,志強先把手機關掉。”回頭給你看完整版。”他小聲的說。

原來寶哥已經出手了,他狠狠的揍了志遠好幾拳,每拳都讓志遠痛的哀號,muscle跟勇伯在旁邊斜眼旁觀。志遠倒在地上,寶哥還不停的踹著他,拉他起身,再狂揍他的臉。

”他媽的,我馬子你也敢搶!”寶哥肥壯的身材踢起來想必是很痛,志遠抱著肚子哀號著。小依也毫不心軟的,以憤恨的眼神冷眼看著志遠。

”寶哥對不起”志遠求情著,但寶哥不為所動,繼續踢他。

”媽的!原來那天夜店你載我們回來還有這段!我睡死在旁邊你也敢動我馬子!你還是不是人啊你!”寶哥愈踢愈起勁,火氣愈來愈大。

不知為何,我忽然想到我也動過若琳啊,如果寶哥發現我會不會也這樣躺在地上?忽然覺得有點痛

大概過了幾分鐘,志遠已經被打到全身瘀青,寶哥踢累了,停了下來,喘盱盱的,雖然沒再踢了,但一口口水吐在志遠身上。”我操!”

”你忙完了嗎?”勇伯平靜的問寶哥

”才踢這樣太便宜這小子了!朋友當成這樣,幹!”寶哥仍然大怒中。”我以後沒有你這個朋友!”

”那你呢?”勇伯轉頭問小依

”還用講嗎,這種人,給他碰過我都覺得噁心!”小依也氣憤的說。

這大概是我這個月來聽過最開心的一句話了吧!

”那我們想給他一點小懲罰,你們不會介意吧?”muscle問道。

”開玩笑,我想要他死好不好!”寶哥怒道。

”不行啦,我們很善良的,不會要他死。”muscle笑笑的,他和勇伯走過去,把志遠的上衣,褲子,內褲全脫掉。志遠剛才得意洋洋的老二現在垂頭喪氣的縮成一團。他努力想掙扎著,但muscle和勇伯像拎小雞一樣,一人抓他一隻手,扛起他來,往前走。他們把他的手反綁起來在身後,然後讓他靠在岩石上,下半身浸在水裡。接著,勇伯拿起掉在沙灘上的BMW鑰匙,搞笑的大喊一聲,”奧運鐵餅,GO∼∼”就把鑰匙遠遠的丟到海裡了。

muscle和勇伯走回來,對著寶哥說,”這裡沒你的事了,你自己閃吧!”

寶哥看著小依,似乎是想說什麼,但小依扳起臉來,看也不看他。寶哥只好落寞的走了。

muscle跟小依說,”小依小姐,我們把你男朋友帶來了,我們只跟他說你跟志遠出來玩,沒說你們有怎麼樣。你待會想想看要怎麼說。”

”啊。。。”小依很驚訝的表情,跟在muscle和勇伯後面。她開口問了一句,”你們怎麼知道要來的啊?你們是誰呀?”

muscle回頭笑笑,”小依小姐,你可以叫我們黑暗騎士”

* * * * * * * * * * 

小依跟著他們走過來,看到我,衝進我的懷裡。”老公”她緊緊的抱著我,那瞬間我只覺得這陣子來的悶氣一掃而空,我終於搶回我的美麗女友小依了。

”你還好嗎?有沒有怎麼樣?”我摸著她的頭髮問道

”我沒事,我沒事,志遠約我來海邊,原本說是一群人一起玩,還有心如,還有誰誰誰,他說他就順路載我,結果一到海邊才發現只有我跟他,然後後來多一個寶哥他原本還想要對我動手動腳,還好都沒得逞,老公,你來的正好”她緊緊的擁住我。

雖然這故事漏洞百出,而且我知道所有真相,但我一切也不計較,因為她回來了,回到我身邊了,這一切都不重要了!

良久,小依發現旁邊有人,把我放開,這時志強也在,muscle和勇伯也脫掉頭套,露出本面目。

”志強,是你找他們來的啊?”小依吃驚的問。

”沒錯,是我,我是被一個志遠玩弄的女生委託,要來揭穿他的真面目的,想不到也看到你。”志強露出神秘的微笑道。

”喔,我以為是阿嘉找你的”小依露出緊張的表情。

”沒有,我們是知道志遠今天會帶你來這裡,我們要對志遠作的事會讓你沒有車回去,哈哈。”志強順利的扯了個謊。”阿嘉才剛到,所以他先前的事都沒看到。”

”喔喔,了解。。。”小依轉向我,”先前也沒怎麼樣啦!就我跟志遠有點拉扯這樣”

”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我牽起她的手。雖然”有點拉扯”似乎不是很正確,不過就算了吧!

”對了,他這樣該不會死掉吧?”我轉頭問志強

”你放心,我們半小時後會打給海巡,跟他們說有人在這裡,死不了的。”志強笑著說,”只是他的老二泡在海水裡,不知道會不會以後不能用就是了。”

”而且我們都沒打他啊,是寶哥打的。”muscle補充,”所以日後他要追究,他只會找寶哥啊。你們兩個不會出賣我們吧?”

”哪可能,我恨不得他死了算了!”小依忿忿不平的說。

”放心放心,我們不會說的。”我笑道,對他們露出一個感激的微笑。

事實上我知道他們也知道,如果我或小依對他們怎麼樣,光流出小依的性愛照,我們就完了

我讓小依披上我的外套,讓她坐上我的機車,一路上她都緊緊貼著我,彷彿回到我們當初相戀時幸福的時光。

我終於,我終於得回我心愛的女友小依了

* * * * * * * * * * 

和志強道別時,志強提議要去上X屋日式料理吃到飽聚餐。我私下問他,要不要我請你們三人吃飯,我感謝你們都來不及了。但志強笑笑的回絕了,說他公司營運狀況很好,近來也麻煩muscle跟勇伯幫忙很多事,他來出就好。

有這種朋友,除了揪甘心之外,還能說什麼?

雖然沒有明說,但回到我們的小屋裡,氣氛一切都不一樣了,好像我們再度開始恩愛起來一樣。我和小依輕鬆自在的互動,我也不再用心碎的眼光看著她性感的身材。

晚上到了,小依嚷著要我幫她選衣服,我挑了一件細肩帶白底綠碎花小洋裝,她穿起來看起來清新,陽光,腰細而腿長,除了胸部有點緊,剛好U領在露溝的邊緣,只要一彎腰就會露出深深的乳溝。但整體來說是個甜美可人的造型,完全符合小依的路線,也符合我現在的好心情!

雖然,看到她若隱若現的乳溝,曝露女友的心情又再度蠢蠢欲動

到了包廂,見到志強,muscle,勇伯,我懷著感恩的心情看著他們。我們進了半開放式的包廂,大家開心的吃著日本料理。這間真的很棒,可以吃到很多很大量的食材,包括海鮮,牛肉,都是相當高級又無限取用的。

志強拿了好幾輪的生蠔,直到我眼尖發現。

”喂,你一直吃生蠔是怎樣,晚上有炮打喔?”我笑虧他

”這很難說喔!”他曖昧的回答,以我對他多年的了解,這一定是有女人了。我趕忙搥他,”是誰?你怎麼都不說?” 志強神秘的笑笑,瞟了小依一眼。”改天再跟你說。”

”喂沒有這樣的啦!”我瞪他,忽然間,靈光一閃,”該不會若琳!!??”

志強快聲否認,”沒啦,沒啦!你別亂說”桌子底下踢了我一腳。

我猜的沒錯,一定是他跟若琳搞上了,不想讓小依知道,只是細節是怎樣呢?我好想知道

喔我笑笑的看他,他也心靈神會的抿嘴笑了笑。

大家吃完,muscle提議去ktv唱歌,我們當然沒有說不的理由,而且想要搶付錢的舉動又被志強擋下。我們一行人就轉戰ktv續攤。

大家開了一個中包廂,開始唱了幾首,也點了點心,台啤,酒一下肚,幾首快歌唱了起來,場子就熱開了。志強略有醉意的開始叫洋酒,所以whiskey也開始出現。沒多久,志強手機響了,他滿面春風的講了幾句,就轉身跟我們說他要走了。

”啊?怎麼突然要走了?”muscle問

”你懂的,男人的幸福啊∼∼”志強笑笑,春風得意,臨別前轉頭一句,”今天唱多晚,喝多少,都盡量,算我頭上!”

”志強董仔都這麼說,那沒在客氣的啦!”勇伯笑笑說,跟志強揮手他就走了。

志強走後,我們三男一女繼續歡唱,氣氛熱度有增無減。

”喂,阿嘉,今天有沒有大快人心啊!哈哈哈”muscle來我身邊,手中一杯whiskey”有啊,要感謝你們啊!”我舉杯,乾了一罐台啤

”要喝這沒意思啦,來,我來調!強力威可炸彈!等一下每個人打通關!”我看著勇伯把可樂,威士忌,跟台啤混在一起,一大壼的所謂的”威可”,接著他幫每個人倒了一杯。

”來,敬阿嘉跟小依,找回幸福!乾杯!”大家high到最高點,紛紛乾杯。

威可真的還蠻好喝的,但後勁也不是開玩笑的,我沒多久就開始有幾分酒意,全身鬆軟坐在沙發上咧嘴呼吸著。勇伯滿臉通紅,但神智還是清醒的,而小依則是雙頰暈紅,扶著自己的臉,看起來更俏美可愛。她的肩帶一邊滑下來而不自覺,呼吸也變沈重。

”小依,你還好吧?醉了嗎?”muscle好心的問她

”沒有,沒有”小依揮手

”來來來,解酒的方式就是來首high歌,我來幫你找”勇伯立刻切歌,插播了鄭秀文的眉飛色舞。

”我我不行啦”小依推拖著說

”你可以啦!唱這種high歌酒解的才快!”勇伯拿給她麥克風。小依接了過去,熟悉的電子音樂前奏開始播放。

”愛的是非對錯已太多∼”她一開始唱,果然開始進入狀況,首先是開始搖頭很high的唱。隨著她的每一下用力搖頭,她胸前的巨大乳房就跟著晃,讓人不看也難。我自己立刻看呆了,回神過來瞄向旁邊的勇伯muscle,他們兩個人目不轉睛在小依的F級巨乳上,沒有移開視線半刻。

小依開始愈唱愈high,似乎忘了前一刻的矜持,我也搞不懂愈唱是愈醉還是愈開放還是怎麼樣,她站到電視前,開始邊唱邊搔首弄姿,作夜店裡起立蹲下的性感舞姿。

muscle開始尖聲歡呼打節拍,順手把燈調暗,還打開閃燈,整個氣氛開始火辣起來。

果然,酒精和燈光和電音的催化,小依愈唱愈投入,眼神勾魂,面對著勇伯和muscle不停彎腰起立蹲下,胸前兩個大乳房的U型晃的讓人看的血脈賁張。我這時酒氣上來,全身酥軟,但這個畫面讓心跳原本已經很快了變的更快,整個人快要暈過去。

勇伯這時把接下來的歌單都換成快歌電音,果然小依完全融入,愈唱愈high。在下一首”獨一無二”時,她已經把麥克風丟在桌上,邊唱邊扭腰邊兩手揉著自己的大奶,這時她兩邊肩帶都掉了,裡面胸罩已經露出一半出來。

再來的一首是杜德偉的”脫掉”,小依果然完全失去理智,邊唱邊扭著她的細腰,不時作勢掀自己衣服,扯肩帶,勇伯muscle在底下起鬨,”脫!脫!脫!”小依果然就用力一扯,整件細肩帶一扯滑落地上!

這時我已經整個快要休克了,我的大奶女友小依全身只穿著紫色的奶罩,包不住她不停晃著的34F美巨乳,下半身是紫色蕾絲小褲,和一雙高根鞋,而她還搔首弄姿的跳舞著!

我這時身體攤軟,但眼睛勉強張開1/5,所以還看的到整個場面,只見接著是陳慧琳的”不如跳舞”時,勇伯大口喝了一大杯威可,似乎是壯膽,然後瞄了我一眼,就走到前面,站在小依的身後,兩手環抱著小依的小蠻腰,小依仍熱烈的扭動著,而勇伯則從後面磨磳著小依的屁股!

幹,現在當這裡是夜店舞池喔???

muscle見狀,走向我這邊,把我放躺平在沙發上,然後用小依的小外套蓋住我的臉。我頭努力轉動,隔著袖口,現場的畫面還是一覽無遺。不是我不想作什麼,而是我當下真的全身酥軟,動不了,但我的分身我也無法控制,竟也硬挺的勃起來。

原來muscle走向小依,一手伸過去把胸罩背扣解開,接著兩手揉起小依的美巨乳,把頭埋進她的柔軟的乳房間不停吸吮。勇伯從身後捧起小依的臉回頭和他擁吻,一手則往下摸小依的小褲,逐漸把小依的褲子往下拉。小依似乎已經頭昏眼花,任由muscle玩弄她的大奶,也被動的回應勇伯的濕吻著,形成一副超色的畫面。這時歌已經播完,只有螢幕上小聲的背景音樂,但包廂裡淫靡的氣氛還是依舊。

”哇,這奶子真的有夠大的,我都快被悶死了我”muscle邊吸吮著邊享用著小依的F巨乳邊讚嘆著。

”你小心不要太過份,她男友等下醒來就不好了。”勇伯一邊激舔著小依的粉頸,一邊兩手已經把小依的褲子往下扯到露出她的陰毛陰部

”可是小依很享受啊對吧?小依?”muscle繼續玩著她的巨乳,手也亂摸著小依全身,還把手指伸進小依的小嘴裡

”唔唔”小依已經發浪到不自覺吸吮著muscle的手指,嬌媚的扭著。

我這時隱約覺得有敲門聲,門好像打開,似乎有個服務生想要探頭進來,但門很快又關起來了。

”幹,這小騷貨騷到我想在這裡直接幹她”勇伯一把把小依的內褲脫掉

”討厭不可以這樣”小依醉眼媚態的嬌扭著,勇伯一把將她抱在沙發的遠端,盡可能的讓她離我遠些,然後勇伯蹲在沙發旁邊揉弄著她的大奶,一手伸進她曝露出來的小穴。

”都濕成這樣了,男朋友在旁邊還那麼濕”勇伯淫笑著,手愈伸愈進去,不停的挑逗著小依的小穴

”啊!啊啊啊啊”小依浪叫起來,雙目緊閉,滿臉潮紅。

”小聲一點!別把你男友吵醒”勇伯一邊安撫她一邊繼續上下其手

”我來讓她安靜一點好了!”muscle把褲子解開,硬挺的大肉棒彈了起來,直接塞進小依的小嘴中。

”唔唔唔唔唔”小依真的是整個發浪了,半坐起來斜靠在沙發的靠手,一手抓著muscle的肉棒,不停的吸吮著。muscle扶著她的頭,享受著這個小淫娃的口交,而勇伯一會摳穴一會揉奶,完全樂在其中。

”太爽了,幹,這小騷貨在男友在旁邊還那麼騷”muscle喘著氣

”小聲點,別吵醒他。”勇伯揉著小依的乳房邊提醒。

”媽的,這樣感覺很不爽耶,作到一半還要擔心有的沒的!幹好舒服”muscle吐著

氣享受著

”我覺得她也很想被幹吧是不是啊?小依?”勇伯淫瑣著笑著,揉一下小依的大奶,又揉一下她的暈紅的臉

”唔唔”小依紅著臉說不出話來

”哈哈!明明就很想!”勇伯笑著說,兩手揉著小依的奶揉的更大力

muscle抽出肉棒,輕挑的拿肉棒拍打著小依的秀臉,小依像是發春一樣,伸著舌頭想要去舔肉棒,我看了真的快要當場氣死又爽死了,是怎樣發春成這樣啊?

”幹,難怪那個志遠超愛這個小淫娃,長的又可愛,他媽的這兩個大奶子又讓人揉不完

”勇伯把小依的大奶揉了又揉,小依的豪乳像布丁一樣被揉捏不停,小依已經情欲淹沒理智,邊呻吟浪叫邊嘴唇不自覺親著muscle的肉棒

”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帶她去廁所好了待會再換你”muscle扶著小依起身。我覺得我好像該行動了!總要在這兩個傢夥得逞前阻止他們。我努力用盡全身力氣,試圖動一下,卻發現我手只能微微擡個幾公分,眼看著就要被這兩個惡狼為所欲為了。

天啊,難道好不容易從學長手中把她搶回來,又要淪陷在這兩個肌肉棒子的淫爪裡嗎?

這時,突然大力敲門聲。服務生進來,他是個年輕小男生,大概二十出頭,大學生樣子。

他看著muscle半裸的扶著全裸的小依,似乎沒有很驚嚇,還多看了好幾眼,才開口說,”不好意思打擾了,本店待會會有警察臨檢,請各位佳賓準備證件”

”啊幹,臨檢!”muscle和勇伯像是被電到一樣彈了起來。

服務生關門出去,muscle趕忙把小依放下。兩人手忙腳亂的幫小依穿衣服,原本試著想幫她穿胸罩,但根本扣不起來,後來就放棄了,直接把小洋裝套上去,兩人趕忙收拾東西。

”幹,快閃,不然莫名其妙被條子發現我們之前的事就好笑了。”muscle喃喃道

”有沒有這麼倒楣啊?就快爽到了還被條子打亂”勇伯也很不爽,"好歹也等我打一炮吧"

"幹,不行啦,條子到時又要驗尿又要幹嘛還是閃啦!”muscle抓起他的東西道。

”那他們怎麼辦?”勇伯示意我以及還在迷亂狀況的小依

”管他們去死!”muscle道,他們很快拎了東西,回頭看了我們一眼,muscle伸出手又把小依的奶子擰了一把,就溜了。

我心想,警察伯伯,會不會待會覺得我們這一男一女倒在包廂裡也有問題啊?

幾分鐘後,門打開了,我試圖要動,但我全身無力到連臉上的外套都拿不起來。不料,從門口進來的竟然不是警察,而是剛那位服務生。

”小姐,待會警察要來臨檢,你還好嗎?”他輕拍拍小依的臉。

”唔”小依轉著頭,滿臉潮紅。

這太瞎了吧!這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嗎?

他愈揉愈大力,不時回頭看我,確定我沒反應後,他更是大力的揉,還把細肩帶解開,露出小依豐滿裸露的上半身。

”小姐,你的奶好大,真的有夠大,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大的奶”他淫穢的用口去吸了小依挺立的奶頭

”唔不可以”小依半意識的輕推開他

”小姐,我幫你揉一揉,這樣比較舒服”服務生兩手揉抓小依的裸乳抓到變形,小依起初是半推半就,但後來手不知怎地就扶上服務生的頭,讓他恣意的頭埋在自己的大奶中間。

”唔好大喔小姐這麼大的奶不吸怎麼可以呢”

”討厭啊”小依春情蕩漾,任服務生又揉又吸的。

"小姐,你放輕鬆”服務生不時看著我,見我沒反應就愈揉愈誇張,整個嘴變態的吸著小依的巨乳,嘖嘖作聲。我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是沒看過胸部喔?哪有人吸到發出聲音的?

”唔唔唔”服務生猛吸猛揉,又停了下來看看門也看看我,我這時開始四肢稍為可以動了,但還是起不來,只能隔著外套的縫隙瞄著這死小鬼享用我的巨乳女友。

小依繼續半推半就著,兩手不知是在推還是抱著服務生的頭讓他繼續吸吮。服務生終於爽完了,滿嘴口水的擡起頭,吻上小依的嘴,兩手則噁心的揉向小依沾滿他口水的乳房上。

”唔唔”小依不知是沒力抗拒還是享受的被服務生強吻著。服務生吻了好一會,又轉頭看了我一眼,把小依扶起來,小依衣杉不整的被服務生扶著,就這樣兩人慢慢走進廁所裡。

服務生把廁所門一帶就關上,我使盡吃奶的力氣慢慢起身,蹣跚的走向廁所邊,到門邊就沒力了,斜趴在門上,努力深呼吸想累積力氣。這時我聽到廁所裡有衣物摩擦的聲音,以及皮帶跟褲子掉落地上的聲音。

”我我在哪裡?你是誰?”小依似乎清醒一些,出聲道。”小姐,你剛差點被你兩個朋友硬上,我解救你了你忘了嗎”服務生的聲音傳來

”我那為什麼你脫我衣服?你在幹嘛?”小依驚惶道

”你放輕鬆,沒事了,來,你在我腿上”接著一陣拉扯聲跟肢體碰撞聲音

”不可以!你想幹嘛不可以”

”小姐,你都那麼溼了,不幫你通一下會很難受啊,來,你不要用力”

”不可以!放開我不可以插進去”

”你明明就想要啊,小姐剛你的胸部被揉被吸還叫個不停,怎麼現在就不要了呢?”

”啊!不要不要揉我胸部”小依驚呼一聲

”小姐,你胸部又大又軟,明明就是欠人揉啊”

”不不可以啊啊唔唔”小依聲音從驚呼變成七分驚叫三分喘氣,她的

敏感帶一被觸碰就整個人什麼都好了!我一定要阻止她被這個莫名其妙的小鬼上到!!

我還是站都站不起來,但就在那千鈞一髮的時刻,我手一摸摸到了門把,門把一轉就開了,我跌了幾步,坐在地上。

只見此時是香豔到讓人快要中風的畫面,小依全身被剝光,衣物散落地上,服務生下半身全裸,馬桶是蓋上的,服務生坐在上面,小依坐在他的腿上兩人面對面,小依被抱著而服務生的肉棒正抵著她的腹部,服務生持續扭著想插入而兩人掙扎著。

我大聲斥喝:”放開她!”

雖然我完全沒力,只能虛張聲勢,但服務生被我嚇到了,而一緊張,只見他肉棒一陣收縮,龜頭流出白濁的液體,沾滿小依的腹部。

小依用力的掙扎開服務生的手,爬站了起來,過來扶了我。”阿嘉,你還好嗎?”

”我還好,只是全身沒力”我虛脫的說。

”還好你這時來救我,不然我就”小依轉頭瞪了服務生一眼,只見服務生肉棒萎靡的垂下,而他也一臉不好意思的不敢看小依。

小依拎起衣服,用衛生紙把身上口水精液都擦掉,衣服穿上,我們兩人整理自己,手牽著手走出去,直接跟外面的服務生說幫我們結帳,我們唱完了。完全不想再回頭進那個淫亂的包廂。

回到家,那晚我們激情的作愛,相擁,感覺是如此的甜美。小依很快就睡了,我在她身邊看著她美麗的臉龐,心中說不盡的滿足。

助跑~~~~~~~~~~~~~~~~~~ 我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