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與我 Annie & I

  有雪齋翻譯集之二七

  2000/08

  ——————————————————————————-

  編譯:古蛇

  標題:安妮與我(Annie & I)

  我是一個二十一歲的大學四年級生,學的是會計。

  對於運動,我非常喜愛,卻也喜歡偷瞥美麗的女人,特別是瞥向她們那尖挺、美麗的胸部。

  我的姊姊,安妮,比我大上三歲。

  她與我非常的親暱,是我的姊姊、好朋友和半個母親。

  我們的生母,已經在八年前去世。

  爸爸再婚後,組了新家庭,搬到他處。

  我時常以欣賞姊姊美貌的臉孔、豐腴的身材為樂,十分忌妒那些圍繞在她身邊,想與她約會的男人。

  我知道他們一定對姊姊的肉體哈得要死,想要抓住那飽滿乳峰,吸吮她的奶頭,讓她發出喜悅的呼聲。

  因為,這就是我想對姊姊做的東西!

  然而,我膽子太小,不敢告訴她我的感受。

  在我該要進大學唸書時,我刻意選了一個離姊姊住所最近的學校。

  這樣,我就可以常常去拜訪姊姊和她的丈夫。

  約莫是在三年前,姊姊結婚以後,她很快地懷有身孕,生下一個強壯、健康的小男嬰。

  不久後,我去她家探視她們母子,看見姊姊正在餵著兒子……用她那美麗而高聳的乳房。

  剎時,我只能暗自吞著口水,看著那嬰兒的頑皮小手,抓著母親雪白、光滑的乳房,吸吮溫熱奶汁。

  大概在一歲左右,姊姊讓孩子斷奶。

  在這事之後不久,我那福薄的姐夫,因為心臟病發作而蒙主承招。

  我常常去探視新寡的姊姊,並且樂意幫她的忙,代為照顧孩子。

  一年後的某天,姊姊打電話給我,希望在她出席同學會的那天晚上,我能過去她家裡幫忙,照顧我的外甥,小比利。

  我滿口答應,那天晚上,我帶著幾本書過去,想要準備明天的考試,但卻想不到連打開書本的機會都沒有,因為姊姊走了才沒多久,小外甥忽然大哭大鬧,怎也不肯安靜下來。

  這時,他已經兩歲了,是個非常精力旺盛的孩子。

  那一夜,他令人難以置信地尖叫,並且哭著找媽媽,反覆好幾個小時不停歇。

  當姊姊終於回來,看到的就是一個大聲哭鬧,叫得歇斯底里的兒子。

  一面聽著我的解釋,她抱起兒子,摟入懷中。

  姊姊說:「我不訝異,自從他父親過世之後,他就變成這種歇斯底里的樣子,要讓他安靜下來,只有一個辦法。」

  跟著,姊姊的動作嚇了我一跳,她把小外甥放到沙發上,脫掉自己的夾克、襯衫,然後便是胸罩,露出了她飽滿酥胸。

  乳房飽滿而壯碩,充滿人妻的成熟感,凝脂膚色,綻著一圈大大的乳暈,粉紅色奶頭盈盈挺立。

  姊姊扶起兒子,讓他側頭到自己胸前,小外甥很快地抓住乳頭,放進嘴裡,開始大力吸吮。

  我只能驚訝地看著這一幕,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興奮與刺激,整個身體微微顫抖,腿間的肉棒更是硬得發痛。

  姊姊低下頭,審視兒子的吸吮情況,跟著調整乳房位置,讓彼此都舒服一點。

  當兒子的動作漸漸安靜下來,姊姊輕輕說著撫慰的囈語。

  「乖!乖!媽咪愛小比利,他是個可愛的小男孩,媽咪會為小比利準備很多好吃的牛奶……」

  然後,我再一次被嚇到,看比利喉嚨咕嚕咕嚕地動著,應該停止哺乳許久的姊姊,乳房裡竟真的有奶水!

  我結巴道:「姊……姊姊……我以為妳已經讓他斷奶好久了!」

  姊姊道:「是沒錯,但在孩子父親過世之後,他受到了太大的打擊,變成這種狂躁的狀態,靜不下來……」

  「妳沒帶他去看醫生嗎?」

  「有,但是不管用,孩子不肯吃鎮定劑。」

  姊姊道:「有天晚上,我抱著孩子哄他睡,他抓住我的胸部,開始像小嬰兒一樣的吸,跟著就安靜下來,幾分鐘以後就睡著,好像服了什麼魔藥,一覺到天亮。所以在那之後,我都用這方法讓他安靜。」

  當姊姊一面紅著臉,敘述她如何為孩子哺乳,我心中驀然被激起一股熱切慾火,幾番考慮,我決定把一切告訴她。

  我坐到她身側,說道:「姊姊,我好羨慕妳兒子,這麼多年來,我也一直想和他做同樣的事,妳能讓我吸吸妳的奶嗎?」

  姊姊似乎被我的話嚇著了,因此有了一段沉默,不久後,她面上似笑非笑,緩緩道:「如果我不讓你吸,你會像孩子一樣大哭大鬧嗎?」

  我點頭道:「會!而且比他還大聲,會吵得妳一晚無法入睡。」

  姊姊笑了笑,別過頭去,臉上露出的羞怯表情,解除了我的疑惑。

  我立刻伸手捧起她另一邊乳房,猴急地擠壓、捏弄。

  充盈著奶水的乳房,很是有份量,摸起來溫暖而飽滿,腫脹的乳頭,看來便像顆鮮紅野莓。

  我捏著乳頭,輕輕掐弄,跟著便將它連著整片乳暈一口含住。

  幾乎我的嘴才一湊上去,溫熱的奶水就開始流出。

  短短一分鐘,乳汁脹滿了我的嘴巴。

  嘿!即使現在回想起來,那仍是人間美味。

  在那五分鐘裡面,姊姊輕輕摸著我的頭,細聲呻吟著,讓我靠在她柔軟胸部上。

  不久後,在兩邊乳房的劇烈刺激下,姊姊有了第一次高潮。

  將手滑至姊姊腿間,探索那媚人蜜穴,赫然發現那裡早已沾滿了粘稠愛液。

  連番吸吮,已令姊姊如我這般的慾火高漲。

  剝開兩瓣火熱蜜唇,我輕捻她靈敏的蜜蕊,大膽的指姦動作,將姊姊挑逗得飢渴難耐。

  姊姊媚眼如絲,輕聲嘆息,「歐……嗯……這感覺……怎麼這麼美……小弟……我要你把你的東西放進來……」

  我們把睡著的小外甥放在沙發上,跟著一起走進臥室,急切地脫著彼此的衣服。

  裸裎相向,我盯著她高聳玉乳直看,眼光不時更瞥往她腿間覆滿金黃色纖毛的三角洲。

  然後,我們雙雙倒在床上,熱情地擁抱、接吻。

  姊姊毫不客氣地握住我的陰莖,上下套弄;我則埋首在她胸前,輕啄去胸部受到擠壓後,流淌出來的每滴香甜乳汁。

  這一刻,我忽然想,自己一定是在作夢;不然就是上了天堂。

  姊姊平躺下來,將我拉到她身前,主動引導肉棒進入她光滑的牝戶。

  我則像一頭年輕壯碩的野牛,開始在這肥沃土地上,大力挺刺、奔馳。

  姊弟倆人像一對飢渴的愛侶,在交媾中不住狂喜嬌喘、呻吟。

  當我把精液射進她火熱的子宮裡,姊姊渾身顫動,激烈地痙攣,摟著我流下喜悅的淚水。

  完事後,我摟著她,躺在床上。

  姊姊告訴我,她在丈夫過世後,便未曾有過性生活,而她極滿意於我的年輕與技巧。

  她害怕性病,更擔心愛滋病,所以,這一刻,姊姊希望我對她承諾,只要我們仍維持著性關係,她就只能是我唯一的床伴。

  我認真地許下諾言,然後再一次向姊姊求歡。

  這一次的交媾,漫長、細緻而充滿熱情。

  我讓姊姊趴在床沿,用狗交體位,從後頭幹她,同時抓著她懸擺在空中的兩只美乳,不停地從中擠噴出奶水。

  之後,是我躺在床上,姊姊笑嘻嘻地跨坐在我身上,牝戶套住堅硬肉棒,嬌喘著扭腰。

  姊姊騎在我腰部,上上下下,做出種種搖臀晃奶的淫姿,這時,她忽然低伏下身,將她兀自淌著奶水的白嫩乳房,移到我面前。

  我老實不客氣地一把抓住,大口大口的吸吮,姊姊眼中滿是歡喜的笑意,也便在這樣的氣氛中,我們再一次攀上靈慾高潮。

  享受高潮的餘韻,我和姊姊聊天,雙方都頗為訝異這次的哺乳意外,最後竟促成了我們姊弟之間的一段良緣。

  當然,我強而有力的吸吮,往後更在實質上,刺激了姊姊乳汁的分泌。

  她說,她愛死了那種乳房裡充滿奶水,然後再讓奶水徐徐流出,連著子宮的一縮一縮的麻痺感。

  現在,我百分百的相信,人類的母乳是這世上最厲害的春藥。

  這事之後,我從宿舍搬出,正式成為這屋子的男主人,孩子的新爸爸,和姊姊的床伴。

  在正常家庭的溫暖照顧中,孩子的憂鬱症不藥而癒,至於他原本服用的靈藥,自然成了我的滋補聖品,令我在床第間大振雄風。

  我們姊弟同居一個屋簷下,過著像是新婚夫婦的生活,每天享受激情的做愛,星期天甚至下不了床。

  某次歡好後,姊姊輕刷著我的胸膛,小聲說,她希望也能為我生個孩子,越快越好,這樣,也能多個人幫忙合吃她泉湧不絕的奶水。

  我當然樂於從命。

  那便是我們今夜正在努力的工作……

  

  【全文完】

  ——————————————————————————-

  古蛇雜話:

  又有好久未曾與大家見面,好不容易逮著空,弄了道小東西給大家分享,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換了工作環境之後,翻譯時間變多,貼文卻很不方便,只能請人代貼,目前正在極度煩惱中,希望能盡快搞定這裡的當地撥接。

  貼文不易,收文卻還挺方便的,只是,最近亂派在元元似乎頗受打壓,讓人很懊惱啊!老一輩的亂派名家,去向我大概知道,總之是西哩嘩啦了。近來大姊姊說要休筆一段時間,奴家兄也說寫完母老虎要從此作壁上觀,倘使這些話都付諸實現,亂派花圃中值得一提的花朵,差不多就凋零殆盡了。

  會有這情形出現,讓人很惋惜,不過或許反有人會認為這是導正社會風氣,額手慶幸也說不定。

  台面上的各位名家,小弟仍是每天收文,按時瞻仰。

  迷兄,您的幻想傳說真是要得,小弟非常喜愛。

  八雲兄,您神龍見首不見尾,希望能早日看到您作品的補完。

  奴家兄,您同時兼具亂與虐,正是我輩中人,千萬別輕言放棄啊!

  Nuts,你再拖嘛!早晚有一天宰了你!

  墮落兄,您的文章小弟注意已久,當看完白色探戈,深有感觸。也許,您該換個跑道,別碰改編與虐上頭的題材,會有更大成就。

  要改編熱門人物,就要有承受相當壓力的準備,如果不想得罪太多人,寫法上就必須委婉點,好比大姊姊,她筆下的白素,自始至終都符合倪匡筆下的個性,整篇文章裡,也沒有失貞於他人,因此,遊魂一文半點反對聲音也無,反而是人人讚頌的改編經典。

  但白色探戈也是相當成熟的作品,您的情節佈局、言詞優雅,都是眼下元元極罕見的人才。只是,您似乎有個缺點,就是太放不開。

  太放不開對人物的愛惜,您沒法狠心去凌虐文中女角色,因此,您只怕不適合虐文。

  太放不開網友們的批評,您在借來人物的使用上,更進退維谷,因此,改編作品恐怕不適合您。

  不管是哪一類文章,如果能堅持到底,總會有自己一票死忠讀者,假如每篇都畏於人言,不敢去盡,到頭來只會得罪兩邊的人,徒留一個虎頭蛇尾的惡名而已。

  奧丁兄是個好榜樣,惡最新一集的回應,只怕破了九頁內的記錄,但他完全不加理會,反正本來不喜歡真人改編的,不會喜歡他;本來屬於他的讀者,也不會因為罵的人多,就放棄了他,所以他的地位迄今仍屹立不搖。

  無論是哪一條路,勝利只屬於走到最後的人。

  您描寫女孩子的功夫極佳,雷可夫這人的形象也栩栩如生。

  “你忘了我是個花花公子,花花公子的槍法一般都不錯。”

  單是這句對白,便顯出您是個有相當創作力的作者。

  也許在海燕之後,您可以考慮一下,改變跑道,這樣您不會因為對改編人物的控制,遭到原有愛好者的批評;也不必因為狠不下心凌虐女性,使得故事變成一個四不象。

  您是個有才華的作者,而我著實不想看到像您這樣的人才,在大篇撻伐聲消失。

  最後,也想稍稍說一下對改編的想法。

  既然是改編,大家就會要求與原人物的相像,這是再合理也不過的。主張改編就要判離原作才有新意的朋友,不妨看看台灣電視劇裡頭,吳倩蓮演的非洲小龍女,當那編劇沾沾自喜於「誰說小龍女不能穿黑色」,我們則是連手中茶杯都掉了地。

  話說回來,那新意也是有的,吳倩蓮的小龍女、任賢齊的楊過並肩而立,儼然就是一副母慈子孝的孝親圖,加點音樂,簡直是川貝枇杷膏的真人版,要是有網友拿來寫文,說他的改編極有新意,是楊過與小龍女的母子亂倫小說,那也是挺美的,不過能接受的朋友大概不多吧!

  雜話太多,就成了廢話,仔細看看,我這次的話,實在多過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