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給你的特殊照顧

「嗨!小惠,畢業後要到那家醫院呢?」雨晴跑過來拍了我的肩膀一下。

「還不知道呀。我已經跟教務主任講過了,他說他會幫我安排。」我回答。

「那麼好喔。我們的心惠就要到大醫院了,看看自己還不知道畢業後要去那呢。」雨晴無奈地聳聳肩。

「沒有那麼糟糕啦,妳一定也能找到不錯的工作的。大不了,就做看護阿!看護是比較累一點,但市場需求高,錢也會比較多喔!」我提議。

「看護?拜託,那是鬼才會做的工作。我一生的志願就是當個和醫生一起動手術的護士。在動手術的時候,把手術刀遞給醫生的感覺真的很棒,好似這個大手術的成功也算我一份呢!」雨晴忍不住興奮的握拳。

「唉∼∼就算是作夢也得實際點。一個連看到老鼠都會大聲尖叫的膽小鬼是怎麼跟著主治醫生上手術台啦!清醒點吧,晴。」我改不了冷潮熱諷的個性。

「妳管我,我就是喜歡作夢,不然妳要怎麼樣呀∼∼」雨晴邊說邊抓了我胸部一把。

「哎唷!明知道我比較敏感,妳還這樣...」我全身震了一下。

身體的那一陣騷動,到底是什麼?從小除了爸爸、媽媽以外,就沒人碰過我,連我自己都沒有清楚地認識自己的身體。之前到醫院實習,拿盆子幫一些待產的孕婦接經血,也沒有特別的衝動,是否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呢?我曾經搓揉過自己的乳房,非但沒有興奮地感覺,還覺得有點痛,但雨晴只是輕輕地抓了一下,為什麼全身就像觸電一樣呢?

「心惠嗎,將來想去那間醫院服務呢?想做那一類的護士?」教務主任問我。

「之前說過讓主任全權決定,所以我只希望不是看護就可以了。」我回答。

「這樣阿。我是幫你挑了幾間醫院了,離這裡也不算太遠,所以你租的房子可以不用變動,這樣對妳比較方便。」教務主任說道。

「謝謝教務主任的照顧,這樣心惠就放心了,住在南部的媽媽一定很高興!」我高興地笑著。

「說實在,心惠阿,我這個教務主任還真是失職。對一個全校成績前幾名的學生竟然不認識,老實說,妳來拜託我幫妳找工作的時候,我還吃了一驚呢!這幾年都沒有照顧妳,今天真的要好好『關照』妳一下囉!」教務主任邊說邊起身,走到門邊將門鎖上,並關起百葉窗,露出詭異地笑容。

「主任,你怎麼了,為什麼要關窗鎖門呢?」我轉過身看到他鎖門的舉動,著實嚇了一跳,手上捧著的文件夾啪一聲掉在地上。

這是什麼情況阿!我只不過是來找教務主任談畢業後工作的事情,難道這樣就惹他生氣了嗎?我該怎麼辦?

在我還沒有分清楚東南西北之際,主任那有力地雙手推了我身體一把,碰一聲我趴倒在主任的辦公桌前,好痛阿!接著主任雙手從我的膝蓋往上移動,將我的床擺翻到腰部,後庭的春光已被瀏覽無限。

「主任!你要做什麼呢!心惠覺得不舒服阿!」我趕緊用雙手將裙擺放下。

不料主任抓住我的雙手按在桌上,隨即以拳頭重擊我的手掌「來到我的地方就給我安份點!」

好痛阿!尤其是我的手指關節處痛到受不了,手掌黏住桌面大力地張開,希望能減少點痛楚。

主任這次非但拉起我的裙擺,又粗爆地將我的內褲脫下。好害臊阿!我已經受不了了,努力地想要掙脫,但是主任的右手硬壓著我的腰部,讓我不能使力。接著,我的頭又受到一掌,眼冒金星,頭昏腦脹。

「白目!看清楚前面是什麼!這是什麼?這是麥克風。只要我按下開關就可以對全校廣播,妳想讓全校知道妳被我強暴,就儘管亂動。」

「嗚阿∼∼∼∼嗚...嗚...」我哭了,哭地一陣一陣。主任看了不忍,趴在我的身上,臉靠過來說「我的小心惠阿,做愛是很快樂的阿!只要妳願意配合我,保證讓妳體會前所未有的快樂。」

「真的嗎?」我拭去了淚水,瞪大眼睛轉頭好奇地問。

「唉唉唉∼∼瞧妳像一個沒經驗生手,我先幫妳弄一下吧!來,腿張開!」主任用手掌輕拍我的大腿內側,示意要我張開點。

我照著主任的話做,兩腿張大成八字型,想著他到底要做什麼。

主任的雙手從我的腰部開始往下撫摸,漸漸下滑到我的屁股,接著用嘴輕吻了我的屁股幾下,還舔了我的屁眼。

「啊∼∼」一陣酸麻地感覺傳遍全身,這感覺有點熟悉,我突然想起那和雨晴抓我胸部時是相類似的感覺。

「嗯∼∼心惠是乖寶寶,上廁所屁屁都有擦乾淨喔!」主任得了便宜還賣乖。

「什麼啦!主任怎麼這樣說。」我破涕為笑,這真是天外飛來的一個爛笑話。

漸漸地,主任的舌頭往下舔到了我的私處,那感覺更明顯了,除了有一點點刺痛,卻更讓我有興奮的感覺,不曉得接下去會如何。

「閉起眼睛享受吧,這感覺很美妙地。」主任用手指撥開了我的私處看了看,似乎在檢查什麼。「處女膜還在,果然是沒經驗,今天妳碰到我這高手,算妳撿到了阿!」

什麼阿,是你撿到吧。我已不管主任的胡言亂語,閉上眼睛去感受這愉悅地刺激。

主任將兩隻手指伸進了我的私處,小心的來回撥弄,深怕把處女膜給弄破了,但是快感如潮的刺激已經讓我魂不守舍。好棒阿!這就是大人們常做的事嗎。

「呼∼呼∼呼∼∼∼主任∼∼呼∼呼∼呼∼∼這感覺好奇怪阿∼」面對這有點像搔癢又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呼之欲出的快感,我忍不住扭動身體。

「還有更刺激的喔!」主任用另一隻手搓柔我的陰蒂「這就是陰蒂,女性快感的來源,自慰的時候搓柔它就可以了,這可是機會教育,知道嗎?心惠。」

「知...道...好舒服阿!」不明白自己在說什麼,我只知道現在閉著眼睛享受,是越來越舒服了。

「主任...我..我..好像快不行了...啊..這..這..」這感覺越推越上層,就好像快到雲端,我身體的扭動越來越大,就要到了...

「啊∼∼∼∼∼∼∼」我洩了!!一灘淫水從我的私處排出。主任見狀更大力地來回撥弄,我快樂地仰著頭張開嘴巴「啊∼∼∼啊∼∼∼」

直到淫水流乾,沾滿主任的手,主任輕輕地拍了我的私處幾下「好寶寶,剛才那個感覺就叫做高潮,淫水的宣洩就是證明。以後和男朋友做愛,可是要要求他讓你高潮喔。不過妳的第一次,我可是要先品嚐了阿!」話說完,主任脫去他的褲子,        我轉頭看著他內褲裡鼓著他的性器。接著他大力扯下內褲,堅挺的那話爆了出來。

「哇!」我忍不住驚嘆了一下。

「如何?壯觀吧,這可是和課本上畫的不一樣喔,充滿真實感呢!現在就來滿足妳!」主任又讓我轉過身,用龜頭在我的私處旁繞了幾下。剛才的快感還沒完全消退,新的觸感又來了。

突然間,主任雙手握住我的腰將那話兒大力的插入我的私處。

「啊∼∼痛阿!」我忍不住大叫,甚至在飆淚。他的那話兒幾已佔滿了我的陰道,不能再前進了啦。

「喔∼∼那麼痛阿,第一次總是會痛的。看樣子,處女膜應該是破了吧。」主任抽出他的那話兒,看到上面沾了血,很是得意,就繼續將那話兒插入陰道,開始慢慢地抽送。

「心惠,接下來的感覺,可不像剛才那麼簡單喔。如果說剛才是下毛毛雨,現在可是大雷雨喔!」主任興奮地加快速度,似乎要顯示他的腰力如何驚人。

好痛阿,什麼大雷雨有的沒的,一點都不舒服阿。大概是處女膜破掉的關係,只要那話兒接觸到傷口,就傳來一陣刺痛,想不到大人們的休閒活動竟是這麼痛苦。

「爽就叫出聲音阿!不要害羞嘛,心惠!」主任已經佔有我了,卻還講話刺激我。

「一點都不爽,很痛耶」我不高興回了他一句。

「什麼?不夠爽?怎麼可能,那我就讓你爽到不行。」主任有點不高興,拔出了那話兒,然後往我的屁眼使勁地插。

「啊∼∼好痛阿,住手啦,不要再弄了,我一點都不舒服。」我放聲大叫。

「不舒服?我就讓你不舒服到底!」主任自顧自地抽插他那話兒,並不理會我說什麼,我只知道肛門被異物入侵,差點沒了生命。

「喔..喔..喔..啊!!」主任射了,這幾分鐘有如酷刑般難過,好在已經過去,但沒想到更大的羞辱在後頭。

「哼!臭婊子,一點都不會叫,是不是女人啊妳!別指望我會派好的工作給妳,狗娘養的,滾一邊去!」主任大力地踹我的屁股,使我倒臥在地上。他隨即穿好衣服,就走出主任辦公室,留我一個人在辦公室裡哭泣。這是什麼世界,明明是我被侵犯,該生氣的是我啊,為什麼我被罵了還得忍氣吞聲,難道男尊女卑的社會註定就是這樣過嗎?

剩下的日子裡,我不太敢面對人。因為那次事件帶給我的陰影使我不敢直視別人的目光。我很怕其他同學知道我是個不潔的女人,並在背後指指點點,連跟雨晴都很少講話。有時候我會躲在角落,看著教務主任的身影,訝異他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和其他女學生們有說有笑。當我們兩人的目光交會,他微笑地點了點頭,我則是馬上撇開視線看著天空,很痛恨是被這樣地偽君子給佔有。現在,我只想知道他那天撂下狠話,到底會把我分派到什麼鬼地方。

鳳凰花開,畢業的季節。當每位學生都開心地跟教務主任道再見,只有我是瞪大眼睛狠狠地仇視他,因為我的怨念在這兩個月來只有更深沒有減少。

「小惠,怎麼了?妳看起來殺氣好重喔!」走在旁邊的雨晴關心地問。

「沒啦,突然想到令人生氣的事。」我趕緊回過神來,又露出迷人的招牌笑容。

「喔?開朗的小惠也有生氣的時候阿,要令小惠生氣,一定是什麼天理難容的事情。哎呀,不管了,小惠,告訴妳一個秘密喔。」雨晴故作神秘。

「什麼秘密那麼不可告人?該不會是什麼虧心事吧。」哈哈,一千零一招的激將法。

「那有什麼虧心事阿,才不是呢。是那個啦,我昨天和我男朋友那個了。」雨晴雖然比著要小聲的手勢,但我看得出她內心的歡喜。

那個是那個,該不會是做愛吧,就是教務主任對我特別的「照顧」。想到這,又忍不住咬牙切齒,那一點都不舒服。

「那妳的感覺如何呢?」我追問雨晴。

「嗯...怎麼說呢,那可以說是『飛上枝頭當鳳凰,翻雲覆雨蛟龍遊』,只能這樣形容。」雨晴雙手合掌對著天空發笑。

我咧,還蛟龍遊,我看當馬騎還差不多。看著雨晴雀躍地表情,心中的嫉妒感油然而生。真好,可以和男朋友一起做愛,要是我也交個男朋友,一定能和雨晴一樣快樂。至少,第一次是給男朋友的。現在搞到這付田地,都是那個死教務主任害的。

「怎麼了,心惠,在想什麼?羨慕嗎?羨慕就去交個男朋友阿。妳馬上就到大醫院工作了,搞不好可以搭上沈穩老練的主治醫師喔!」雨晴真是個好人,看出我的落漠還懂得安慰我。

「再說吧!」我結束這個話題,因為談下去只會讓我更難過。

我並沒有如雨晴的預期到大醫院,而是到了一般的社區醫院。這並沒有出乎意料之外,因為主任當天就已經說要整我了,我只想看看會有多慘。可是,當我跟院長報到的時候,卻聽到令我難以置信的話語。

「黃心惠,我們西邊院區的看護有缺,妳就先補上吧,有別的工作會再調妳過去。」老院長慈祥地說。

天阿,看護!!!這是我最不想做的工作,那天殺的教務主任果真是要整我。好,這輩子我跟你誓不兩立。

跟西邊院區的護士長報到後,就開始我看護的生活。其實在這裡做看護的難度不高,因為這邊的病人是全殘的植物人,並不會嬉笑怒罵,只要秉著耐心和愛心,日子就像無風地海浪一樣平順。但這樣的照顧也是有尷尬的時候,因為我每天都必須清洗植物人的身體。女的還好,但男的就讓我很感冒,這似乎是因為那次事件所造成陰影的關係,現在看到男人的那話兒,心裡就會有股恨意。雖然我知道植物人跟我無怨無仇,但是我一想到是這醜陋的巨棒侵犯我的身體,就忍不住在擦拭病人身體時多打他的那話兒幾下,當作發洩。

漸漸地,我開始討厭男人,認為男人和女人做愛只是為了洩慾,這樣的偏差心態使我開始惡搞無法反抗的植物人。在病人的家屬面前,我是個有愛心的美麗天使,像哄小孩般細心的餵食植物人。但是在病人家屬不在現場的時候,就一股腦兒硬塞一大湯匙的稀飯到植物人的嘴裡。「吃阿,你給我吃阿,手無縛雞之力的賤種!上天就是要我來懲罰你的。」沒想到我這樣的舉動,讓植物人有些許反應。

「啊..啊..」植物人似乎不滿意我對他的虐待,發出不平之鳴。

「叫啊,你再叫啊,喊破喉嚨也沒人來救你,我就是要虐待你,怎樣!!」我似乎虐待上癮了,又搥打他的那話兒幾下。

沒想到,這幾下的搥打似乎讓植物人起了生理反應,那話兒站了起來。我將植物人的褲子撥下來一點,那話兒猶如脫韁野馬衝了出來。

「哇∼∼」做看護這麼久,竟沒發現原來植物人也是有生理反應的。看著這青筋爆突的那話兒,我想起主任的話「那麼痛阿,第一次總是會痛的。」又想到雨晴敘說她和男友那愉悅的性愛,因此點燃了我的性慾。這有點理智卻又忍耐不住的意淫讓我滿臉通紅,不自覺的往這間病房的廁所裡跑,脫去衣服開始自慰。

有了剛才意淫的性幻想,加上我右手按摩乳房和乳頭,左手快速搓柔陰蒂,快感一時如春雷暴雨,襲捲而來。然後再加右手食指和中指伸進陰道來回抽插,這陰道前璧的快感和搓揉陰蒂的雙重刺激,閉著眼睛享受的我很快就高潮了。不過,只流了一點點的淫水而已,這或許是自己弄和被別人弄的差別吧。

我想著這樣的自慰也許很方便,但是高潮的感覺並不確實,於是我就把腦筋動到雖然不能行動卻還有生理反應的植物人身上。剛好今天我值班,便利用職務之便偷翻了病人的病歷,發現第六號病房的XX明以前是搬水泥塊的工人,因為一次工程意外,脊椎不慎被鋼筋刺到,因此成為植物人。很好,這賤種的那話兒一定很大,就從他下手。

晚間九點,和同事們互道再見後就只剩我一人。我拿著手電筒一一巡完全部的病房後就朝第六號病房走去。

「阿明,我來囉∼∼」才隔著褲子看,就隱約可以看到鼓起的那話兒。我小心地拖下阿明的褲子,雙手慢慢地撫摸他的大腿內側,接著用右手掌罩著他的陰囊,手指順便在他陰囊和屁眼之間的部份輕輕地摳啊摳。果然,阿明的那話兒馬上堅挺起來。

「好大好粗喔!」我掩不住驚喜叫了出來。

接著,我以背對的方式爬上他的身體。我才不要看阿明那猙獰醜陋的臉孔,因為男人都是賤種,今天不過是你運氣好,有幸當我洩慾的工具。

我小心翼翼地將阿明那話兒對準我的陰道口,在確定對準後,就放心地往下坐。

那話兒順勢從大陰唇經過小陰唇滑到陰道底端。

「啊喔∼∼∼∼∼∼∼∼」好舒服阿,這被充滿的感覺,怎麼形容呢,是一種被呵護佔有的安全感吧。

我為了再次享受這樣的快感,由慢而快扭動我的腰部,由前而後,由上而下,只要能持續這樣的感覺,就無所不動作。我發現,做愛竟然不是那麼痛了,雖然還是會有點刺痛,但隨之而來的快樂,卻是比痛更至高無上的感覺。也許在距離主任那一插已經有兩三個月,處女膜破裂的傷口早已有保護層,我已經不會感到有什麼不自在了,反而,這是飛上雲宵最快的途徑。

「喔∼∼∼喔∼∼∼再快點∼∼∼再快點∼∼∼」明明就是我自己在動,卻還是使用一般男女做愛的詞語。我才不管阿明只會嗚嗚啊啊叫,只是盡情享受這打破禁忌的性愛世界。

「啊∼∼∼∼∼∼∼∼∼」我洩了,好爽阿,淫水脫口而出,流滿阿明那話兒。

我爬下他的身體,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後拿著抹布隨便擦拭阿明的性器,就滿足的要離開。在離開房門前,轉頭朝向阿明,心想「哼,今天就放你一馬,有空再來給你『特別照顧』一下。」。

連著幾天,我都主動要求值班,因為這駕馭男人又可以得到高潮的工作實在太吸引我了。只是阿明已經不再能讓我感到新奇,我開始尋找其他病人下手,一直到這裡病房的男人大都玩過後,我又懷念起和阿明一起做愛的感覺。

這一天我並沒有值班,值班的是新進的護士,叫做依婷。和雨晴一樣,第一次都是給了男朋友,而且只有一兩次的性經驗。對於她,可說是完全不需要防備。因為她不但頭腦簡單,思想又單純,一生只想當個普通的看護,等時候到了再找個長期飯票嫁為人婦。這種平生無大志又沒有明顯是非善惡觀念的女人,就算得罪她也不用擔心受到報復。

我看著依婷乖乖地待在值班室,聽著芭樂的流行歌曲,確定安全後,就躡手躡腳地摸進阿明的病房。

「好久沒來照顧你囉∼∼」阿明的那話兒依舊粗大堅挺,啊∼∼這是我多麼懷念的陽具,輕輕舔了他的龜頭幾口,就爬上去恣意妄為。不料在我洩慾完畢準備離開時,依婷拿著手電筒出現在病房裡。

「什麼人!」依婷大叫一聲,煞時間手電筒的燈光照在我的臉上,並在我的身上遊移。「學姐,妳怎麼在這裡,還沒穿衣服!」依婷看到我一絲不掛,頓時花容失色,她就是這麼純潔。

我馬上從阿明的身體跳下來,快動作衝到依婷身邊,伸手就把她的嘴巴摀住。

「小聲點,帶妳玩個好玩的!」我將依婷拉到阿明身邊。「妳看!」我要她看阿明那話兒。

「好大喔,比我男朋友的還大耶!」依婷遮著眼有點不敢看。

「如何,想不想要,這很棒喔!」我設個陷阱誘惑依婷往下跳。

「學姐,這不好吧,況且他是植物人阿!」依婷面對我不好拒絕,又有點難為情。

「怕什麼,反正妳的第一次是給了男朋友,這樣就沒虧欠他了阿,不玩白不玩嘛!」我把依婷的強壓到病床尾,要她的手抓著欄竿,此時她的右手還拿著手電筒。

接著脫去她的衣物,秀出她飽滿的臀部。

「學姐,這...」依婷還是有些抗拒。

「沒有什麼這啊那的啦,我來讓阿明動!」我抓起阿明的身體,將他扶到依婷後面,然後將那話兒猛力的插入依婷的私處。

「啊∼∼∼∼∼∼∼好大阿∼∼∼∼∼」依婷放聲叫了出來。

就這樣,我推明著阿明,阿明插入依婷身體,開始女男女的3P新體驗。這個阿明不知是前世修了什麼福氣,可以享受兩個女人親密接觸。有我的胸部觸覺,和依婷緊縮的陰道快感,應該慶幸自己能當植物人吧。

「哇∼∼∼∼好大∼∼∼∼好爽∼∼∼∼再快點∼∼∼∼舒服阿∼∼∼∼」依婷已經爽到渾然忘我了,那手電筒的燈光就一直搖搖晃晃,不知道的人從外面看,還以為是在打什麼暗號呢。

「不行了,學姐,我要到了∼∼∼∼啊啊啊∼∼∼∼啊∼∼∼∼∼去了∼∼∼」

依婷高潮了。這清純學妹還真淫蕩,一開始推托不要,現在竟然一洩千里,真是口非心是的小蜜糖。看來,我還得和依婷一起相處一陣子呢。

後來的這幾個月裡,我和依婷時常一起值班,護士長還誇我們認真負責,天知道其實我們是在開性愛Party。只是,這裡的病人幾乎都玩遍了,漸漸沒有新意。

正愁不曉得要進行什麼新體驗時,醫院發來了公文,說道下星期會有新的一批病人進來。我對依婷使了眼色,看來,又有新的性奴隸可以滿足我們了。

至於那教務主任,聽說後來被人發現強暴女學生而被提起公訴。很好,老天終於降罪於他。只是,現在的我卻不是那麼恨他。畢竟是他領我進入性愛世界,又分派了這麼刺激的工作給我,我才能徹底體會性愛的樂趣。而在我從那麼多不能動的男人裡得到高潮和刺激後,也不會那麼仇視男人了。我認為,做愛並不一定是女方吃虧,只要男人能滿足女人,女方一樣可以將性愛當成生活的一部份。也許在我跳脫這植物人性愛輪迴後,可以找到像植物人這麼聽話的性愛伴侶,將自己的一生託付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