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派對

這個派對是丫穎的大學同學發起的,丫穎非常期待是次活動,因為可以讓他向舊同學們炫耀,讓人羨慕他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而且,派對主題是制服誘惑,正是丫穎的最愛,他早就為我準備好該天的服飾。

派對有四、五十人,同樣在酒吧舉行,到達酒吧才換衣服。當丫穎牽著我走進酒吧後,酒吧內的人都突然靜下來,丫穎故意晚一點才到,好讓自己進場時能成為眾人焦點,他十分享受人們這種目光注視。

這時我穿著大褸,裡面是長毛衣和馬褲,內裡沒有穿內衣,但在大褸的遮掩下,人們並未發覺我的身材有多棒,只是我的外貌及身高帶來驚艷,丫穎期待著等會兒換上制服後再一次的震撼全場,他跟眾人簡單介紹後,便帶我去更換衣服。

我的制服是校服,寶藍色的衣領,白色的布料,白色的超短裙子,裙襬是寶藍色細條綑邊。白色的布料通透非常,能夠清晰看見內裡沒有 bra 亦沒有內褲。

上衣長度僅僅能蓋過乳房,因布料通透,上身堅挺高聳的巨乳清楚透現,粉嫩的小乳暈及小乳頭挺立著,頂著布料,加上乳房巨大,撐起短小的上衣,只要稍微轉個角度,便能直接看到乳房的南半球。不過,即使沒有遷就角度,在通透的布料下,我的乳房都能清晰看到了,與裸體沒甚麼分別。

裙子長度僅僅蓋過屁股,坐著時裙子縮短,整條大腿外側盡現人前,站著時稍有彎腰,屁股亦表露無遺。加上我一雙修長白晳的美腿,即使是站著,雪白的長腿依然吸引著人們的目光,尤其裙子下的一團黝黑,陰毛的透現更是惹人細看,背後圓渾的屁股亦充滿誘惑。

換好衣服後,我將長髮左右各束了一個圓形髮髻,就像春麗的髮型一樣,這也是丫穎吩咐的,鏡前一看,我的裝扮連自己也感到呼吸急促,更別說是其他人了。

我緩緩走出去,丫穎已在外頭等著我,他跟我一樣是校服,但他有穿內褲,且校服大小正常,短袖上衣及長褲,只有我是特別設計。他看到我的裝扮點頭微笑,非常滿意,然後,他牽著我的手走過去。

當我再次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時候,又是突然所有人靜下來,接著是轟然歡呼,男士們立即上前跟我握手及自我介紹,似是禮貌,實際上是想近距離看清楚我的胴體。他們不斷稱讚我及跟丫穎說著羨慕的話語,而女生們則呆著的呆著,妒忌的妒忌,不屑的不屑。

有些女生亦主動走上前來跟我握手,但隨即搶著跟丫穎聊天,再蠢也能看出她們本來是對丫穎有意思的。丫穎很快道出我這身裝扮是由他一手設計的,他也不想人們誤會是我是隨便的女生,而我亦裝作一臉害羞與不自然的樣子,這楚楚可憐的神態,加上我的天使臉孔及魔鬼身材的模樣,更挑起男士們的加倍喜愛。

那些本來有女朋友的,都丟下女朋友,走來跟我攀談,有些女生自生悶氣,有些走上前來拉著自己的男朋友走開,有些則被男朋友低聲斥罵,憤憤然的退到一旁瞪著眼。

人堆中,我看到丫輝丫達丫恆,他們似乎也意想不到丫穎敢讓我穿成這樣出席派對,但他們很快反應過來,反正他們私底下跟我玩過,現在就讓其他人對我獻殷勤,他們可不想被丫穎察覺到我跟他們過份熟絡。

一會兒後,眾人已介紹完畢,各自返回坐位,喝著酒,細說近況,我留意到男士們都盯著我看,我正襟危坐,不敢亂動,因為裙底春光太易乍洩了,我要顧及丫穎的面子,要表現得像淑女,不能有輕挑的舉動。

大家都喝了點酒,音樂越來越響亮,眾人開始跳舞。我一臉拘謹的跟丫穎跳舞,丫穎不斷讚美我及安慰我,以解我的不安,他見言語沒有用,於是,漸漸輕撫我的身體,將手伸進上衣內按摩我的乳房,捏弄我的乳尖。

他明知我是眾人焦點所在,依然裝作不以為意,在眾人眼前愛撫我,我偷看到其他人都一邊跳舞一邊偷看著我,看著丫穎怎樣把玩我的身體。眾人的目光使我漸覺興奮,而且丫穎摸得我好舒服,我的性慾慢慢被挑起來了,我放棄裝作拘謹的表情,心情放鬆下來享受丫穎的愛撫及眾人渴求的目光。

丫穎亦感覺到我漸漸放鬆,原本彼此跳著緩慢的舞步,丫穎帶領著我加快速度,旋即變成節奏急促的火辣熱舞。我的心情完全放鬆了,既然丫穎要我玩得奔放,我也不用故作矜持了,盡情熱舞,那管春光乍洩,反正丫穎亦要我走光。

一會兒後,丫穎見我完全進入狀態了,開始安排我在人堆中熱舞,讓我在他的同學中轉來轉去。後來,丫穎更提議交換舞伴,隨意起舞,開心就好,他的同學當然樂於答應,爭先恐後地做我的舞伴。

我跟他們跳舞時,有些攬著我的腰,有些緊擁著我,有些更膽大地鑽到裙子下直接輕撫我的臀部。之後的人也許看到我被人撫摸也不敢出言斥責,更一臉惶恐的模樣,以為我好欺負,且丫穎又似乎沒有留意到我被人輕薄,行為越來越放肆,更伸入上衣內搓揉我的巨乳。

丫穎一直在附近看著我跟他的同學勁歌熱舞,他應該看到他的同學們怎樣對我不禮貌,可是,他似乎不介意我被他們輕薄,我心裡暗驚,難道他突然發現喜歡看著我被人輕薄?他不會學像丫智一樣,愛上這種「情趣」吧?

漸漸地,人們見我不敢言語,終於摸到我的陰戶,捏弄我的陰核,挖弄我的小穴,更嘲笑我的小穴又濕又黏。我臉上裝作害羞與難過,心裡卻享受著,渴望著他們越來越放肆,勇敢地拿出熱棒,直插我的小穴。

就在我小穴被挖弄得異常痕癢之時,丫穎回來了,他一手擁抱著我,一手起勁地擠壓我的乳房,在我耳邊細語道:「頭先睇住佢哋摸你,我竟然覺得好 high,好想睇住佢地繼續摸你,所以我冇阻止佢哋。我都唔知點解會有咁既感覺,你會唔會嬲我唔黎幫你?」

我心裡暗呼一聲,丫穎真的有了這種癖好,看來是剛剛發現的,但我知道,一但發現後便難以自拔,不能回復當初了,一再盤算下,回答道:「開頭有嬲架,但諗諗下我估你有苦衷,先至冇過黎幫我。而家你咁講,我都唔知可以點好,不過你係我男友,你想點我都會聽你話,因為我真心愛你。」

丫穎也許沒想到我這麼容易便順接受了他這個怪癖,他以為我是太愛他吧,才會乖巧地順從他,所以,他緊緊地擁抱著我說:「你放心,我剩係鍾意睇人摸你,頭先見到有人用下面磨你,我就頂唔順,我接受唔到人哋搞你,所以,你只係比其他人摸下,唔需要同佢哋做。」

我回答道:「點都好啦,我相信你,我就聽你話,由得其他人摸我,我都想你開開心心,你答應我一定要好好保護我,唔好比佢哋更進一步就得架啦,我個人只係屬於你,我唔要再同其他男人發生關係。」

丫穎聽到我的話後,不斷點頭答應,不斷稱讚我乖巧。我心裡祈求他真的不會要我跟別的男人做,我對丫穎確實有感情,我不想他變成丫智,他喜歡看我被人摸不打緊,千萬不要發展到喜歡看著我跟別人做就好。

之後,丫穎又將我送出去,剛才第一個挖我小穴的人立即走上前來輕擁著我,要跟我跳舞,丫穎亦被另外一些女生包圍,他友善地接過女生們奉上的酒,一杯接一杯的喝著。

我來不及細看,眼前那個人已挽著我的腰轉圈,丫穎離開了我的視線。這個人樣貌一般,眼神中的淫意滿溢,他毫不隱藏對我的迷戀,才走開幾步,他的手已急不及待摸上我的玉峰。

跳著舞著,不知不覺間,我們到了一個暗角處,他忽然拉著我走到後樓梯,這裡燈光明亮,他拉高我的上衣細心欣賞著我的乳房,然後才俯首啜吻我的乳房。他又拉起我的裙子,要我張開雙腿,細看我的陰戶,又伸出手指掰開我的陰唇,看著自己的手指捏弄我的陰核、挖弄我的小穴。

不一會兒,他便將我推到牆邊,他掏出熱棒,然後從衣袋裡取出一個安全套急急忙忙的套上,我裝作要逃離他的魔掌,他緊抱著我,立即插入他的熱棒。這時,我斜斜的面向著後樓梯的入口處,我無意中看到打開了一道門縫,門縫處有人偷窺,而這個人正是丫穎!

我心裡嚇了一跳,但那個人已經在抽插我,我禁不住輕聲呻吟起來,但心裡想到,看來丫穎難以自拔了,他無意地發掘了這個癖好,迅速接受了,更愛上看著我跟別人做愛。不過,看來他與丫智依然有所不同,他不希望我知道,他只喜歡躲在暗處偷看著我被別人侵犯,並沒有想參與多人性愛。

我打算等會兒對他試探一下,看看他是否真的只是喜歡偷看我與別人做愛,絕不參與其中,要是這樣,我便不用擔心跟自己喜歡的人發生集體性愛關係。另一方面,我又可享受著明知他在偷窺,但卻是裝作不知情而被人侵犯一樣,但心裡清楚他是故意讓別人侵犯我的這種樂趣。

很快地這個人便完事,他千叮萬囑我不要告訴丫穎,不然,他們誣告是我主動勾引他,我當然點頭稱是,讓他心安。我們正欲離去,我見到丫穎靜悄悄地迅速逃離偷窺現場。

回去之後,我找到丫穎,我問他剛才在哪,臉上裝出一點點心虛的樣子,丫穎則一臉擔心地說剛才被女生纏上了,眨眼間便失去了我的蹤影,正在找尋我,並反問我上哪兒去了。

我說被人拉到暗角,被他摸了個徹底,裝作責怪他沒有好好盯著我、保護我,丫穎不斷安慰我,並說以後會小心,不會再丟失我。之後,丫穎果然一直在附近盯著我看,而且,再沒有人有勇氣拉我到後樓梯侵犯我,整個晚上,只有人們摸摸我的身體,沒有發生其他特別事情了。

派對完結,丫穎的好兄弟丫輝、丫達及丫恆主動說送我們回家。丫達因為要駕車而沒有喝酒,丫穎聽到兄弟們的話,也不推搪,就讓丫達送我們回家。

回家途中,丫穎又睡著了,頭枕在我的肩膊上,就像第一次帶我見丫輝他們時一樣,看來剛才那些女生灌他喝了好多酒吧。到達丫穎家樓下,我怕送了丫穎回家後,丫達他們又要跟我發生關係,所以,我說我要送丫穎回家。

不過,丫穎似乎真的很醉,不醒人事一樣,我一個人無法送他回去,最後,丫達將車駛進停車場,然後他們三人合力送丫穎回去,我跟在後面。

回到丫穎家裡後,他們將丫穎扶到睡床上,我先脫下大褸,方便替丫穎脫鞋子襪子,並弄濕毛巾替他抹一抹臉孔。忙碌過後,走到廳中,丫達等人雙眼放光的盯著我看,我心裡一驚,說道:「你哋望咩呀?」

丫達首先說道:「你一定冇戴 bra,你睇你,飛曬釘啦。」說著,已一把將我擁入懷中,拉起我的毛衣,丫輝等人迅速走上前來幫忙,不到一分鐘,我已被他們三人脫掉所有衣服,赤裸裸的靠在丫達懷抱裡。

「你哋唔好咁過份得唔得,呢度係丫穎屋企黎架!」我惱怒地說,但心裡卻想著丫穎是否真的醉了,也害怕著等會兒的談話,丫達等人會否道出之前曾跟我做愛的事。

丫輝說:「怕咩啫,佢都醉死左啦,頭先見你不停比人哋摸,我知你下面一定濕曬,比人咁摸法下面一定好痕,等我哋幫你止下痕啦。」

丫恆說:「係囉,頭先睇住你比人摸,我哋不知幾難過,幾想霸住你,即刻同你砌番鑊。」

在他們說話之時,我一直膽顫心驚,不斷偷望著丫穎的房間,怎料,丫穎不知何時換了睡姿,面朝著大廳,而且,我發現他似乎正在偷看,因為他的眼珠位置好像折射出光茫。

這時,他們三人開始把玩我的身體,熱情地撫摸每一吋肌膚,我作出掙扎,因為我怕丫穎真的在偷窺,所以要裝作被逼的樣子。他們不理會我的掙扎,只叫我不要亂動。不一會兒,丫達便從後插入了他的熱棒。

我趴在地上面向著丫穎的房間,丫達享受地抽插著我,他們三人似乎也持別興奮,因為在丫穎家裡幹我,而且,丫穎面向著我們,這種偷情的快感使丫達等人都特別興奮,不斷說著十分刺激。

丫達很快便在我小穴裡完事,丫輝立即補上,我口中說著「不要這樣」,繼續裝可憐,因為我不時偷望丫穎,愈益發覺丫穎是在裝醉,一直在偷看著我們。

剛剛丫達完事後站起來時,他們三人都緊盯著我的身體,而我的頭髮在臉孔前垂下來,丫穎可能以為我看不到他,以為沒有人留意到他了,他張開眼睛了。睡房黑暗,廳中燈光雖然昏暗,卻也能夠映照出他瞳孔的光茫,但隨著丫輝跪在我屁股後面,他又瞇眼了,繼續裝睡。

我努力壓抑著呻吟聲,不想吵醒丫穎的樣子,其實我知道丫穎是清醒的,因為我的頭髮垂在臉孔前面,我從髮絲間偷看著丫穎,我看到他半張開眼睛,眼珠悄悄地轉動著,在看著他們幹我。我亦留意到丫穎褲襠處隆起了,這時候,我終於肯定丫穎不喜歡參與多人性愛,只喜歡偷看我被人侵犯。

因丫達三人的急色,使我這麼快便清楚了丫穎的心態,我心裡暗呼慶幸,我安心下來,丫恆亦完事了,在我小穴裡射出滾燙的精液。

丫輝說:「哈哈哈,估唔到可以起丫穎面前插你,睇黎你以後都逃唔出我哋五指山架啦,你注定係要比我哋搞,哈哈哈。」

丫達說:「我哋夠膽起丫穎面前插你,你應該知道我哋唔怕你話比丫穎知,你以後要聽聽話話,如果唔係,我哋話比丫穎知,到時係你驚,唔係我哋驚。」

丫恆說:「你放心,我哋會好好對你,我哋只係想同你尋開心啫,唔會要你難做,大家一齊開心就得,我哋開心時你一樣開心,互利互惠啫,知道嘛。」

我不斷點頭希望他們快些離去,還好他們剛才的話語並無甚麼不妥,他們以為我怕吵醒丫穎才緊張得不斷點頭,因為我還赤裸著身體,他們沒有多說甚麼,也不想我為難,更不想真的吵醒丫穎吧,說罷便匆匆整理好衣服離去。

他們以為我會跟他們一起走,但我說想清理一下房子,他們以為我怕留下甚麼毛髮吧,所以就留下我,送走他們後,我回到睡房,這時,小穴的精液緩緩滲出,我立即走到洗手間抹拭一下再回去睡房。

我順便拿了一條濕毛巾裝作要跟丫穎再抹一抹臉,心想希望他主動裝作醒來的樣子,到時候我再確定一下他的心態。

我輕抹他的臉時,他真的裝作醒來了,他看到我裸著身子,裝出一臉驚訝,問我怎麼脫光衣服了。我也被嚇了一跳,真是的,我怎麼忘了穿好衣服,我胡亂間匆匆撒謊道:「頭先比人摸到我有 feel,你又飲醉左,我試下可唔可以叫醒你,然後同你做番次嘛,咁梗係要剝光豬引誘下你先得嘛。」

他聽過我的話後,立即將我壓倒床上,他飛快地脫去衣服,也不管我剛才跟丫輝等人打真軍,他立即插入熱棒,快速地抽插起來。看著他一連串流暢的動作,絕不可能是剛剛酒醒的樣子,他真的沒有醉過,一直看著我被丫輝等侵犯,而且更不介意在丫輝等人打真軍之後再跟我做愛。

我心裡踏實了,得以證明丫穎不會參與集體性愛便行了,這樣,以後他既可享有暴露女友及偷窺女友被侵犯的樂趣,而我亦可以享受在男友前跟別人做愛,一附被人侵犯,卻又是明目張膽跟別人偷情的樂趣。丫穎和我各有好處,各自獲得不一樣的性興奮,也不算是懷事。

初戀之告吹

本來想一氣呵成逐一寫出之前聖誕節的每一個香艷節目,但在大家過往的留言中提到一個問題,就是文中並無出現過口交的情節,其實,除了是本人不喜歡外,還有一些原因的。

在事件當中,人們當然有要求過我口交,但因為都被我一一拒絕,這些細節或對話並無影響主要劇情,即使寫出來,亦不會令文章生色多少,因此,我亦省去這些部份。現在,我先寫出為何會如此抗拒口交,這是和過去一些經歷有著關係,男主角當然是我初戀男友丫智。

當時我跟丫智拍拖已有兩年,他熟知我並不喜歡口交,因為我總覺得男人那話兒不大好看,儘管能夠帶給我天大的樂趣,卻未能使我多看幾眼。要是對方並非我男友的身份,我甚至不願意用手去摸那個東西。

我知道自己心理很矛盾,一方面願意跟其他人發生關係,甚至有時候不介意打真軍,為何卻不願多看及不願親手接觸,我也不懂得解釋,未能讓大家了解。我自己也不大清楚這是甚麼心態,我只知道,我既不想用手碰,更不會喜歡口交,就是這樣了。

解釋過後,我是時候開始描述那次極不愉快的事件,那次導致我與丫智戀情告終的事情。回想起來,依然感到不快,但是,再不愉快的事件也確曾發生過,我還是希望紀錄下來。

當日是跟丫智的朋友聚會,地點是卡拉OK,丫智和我,還有他幾位好兄弟友行、子建、丫發及大雄,另外多加了兩位我並不認識的女子,他們說是丫發及大雄的新女友。他們一早到了,我和丫智最晚到達,但我倆出現時,我已發覺那兩個女生一直盯著丫智看,對我卻拋來一眼不屑,然後再沒有理會我。

那兩個女生一直找話題跟丫智聊天,丫智亦客氣地跟他們對話,丫發及大雄亦沒阻止那兩個女生打擾丫智。他們點了啤酒,開心地唱歌、猜拳和喝酒,我獨個兒生悶氣,即使友行等人輪流逗我開心,我依然提不起勁。好不容易大家都喝到酒酣耳熱,決定離開,再一起到友行的家繼續耍樂。

我們分開乘搭計程車到友行的家,我與丫智當然一起,那兩個女生本來要跟著乘搭同一輛車,還好大雄和丫發終於開口說話,於是,他們兩對情侶一起,我和丫智、友行及子建一起。

在計程實上,友行他們已經曖曖昧昧地說著等會兒的遊玩環節,我依然鼓著腮,丫智這才安慰我,直說是幫忙應酬大雄他們的女友,叫我不要生氣。這時友行忽然說:「我諗到方法令佢唔再嬲,我哋將佢的怒火化為慾火咪得囉。」

丫智一聽,滿心好奇,直問友行怎樣可以立即使我怒火化為慾火,友行便說:「嘻嘻,我哋今次大膽少少,叫佢而家除左個 bra,剩係著住件恤衫行返我屋企,我諗佢返到我屋企之後,摸一摸佢下面,一定濕曬,仲唔係立即怒火變慾火?」

丫智覺得有理,而我聽到友行的話後,心裡的怒火的確大半熄滅,隨著我幻想等會兒的畫面,怒火漸漸消去,加上丫智叫我開始脫衣服,我的慾火便不知不覺地替代了怒火。

不過,我想到了面前的司機,那個司機一直聽到我們的對話,他也不斷從後視鏡中窺看我的動靜,暴露的念頭使我玩心大起,坐在前座的子建亦扭頭過來和議及準備欣賞我脫衣服的過程,我便立即脫衣服。

我先脫去透視度甚高的白色長袖襯衣,然後再脫去粉紫色的蕾絲 bra,我偷偷留意著後視鏡,從後視鏡中我看到司機不斷偷看我,尤其我脫掉 bra 後,一雙堅挺亮聳且雪白粉嫩的巨大乳房蹦跳出來,那個司機立即減慢車速,並駛往慢線,以非常緩慢的速度行駛,方便欣賞我的巨乳。

車輪行駛時的震動使我一雙失去束縛的巨乳隨著晃動,友行已按捺不住伸手把玩我的雙峰,但為免司機過份分神而弄而發生交通意外,丫智叫我穿回襯衣。穿好襯衣後,前排的鈕扣只扣到雙峰中間的位置,領口開著,酥胸半露,乳溝驚現,更因為襯衣透視度高,粉紅色的暈及挺立的小乳頭都可清楚看到。

我們到達之時,已經看到大雄等人站在屋苑入口處等待,當我們下車後,大雄及丫發迅即發現我的變裝,一臉驚喜,而該兩位女子則更顯不屑,更聽到她們似是壓低聲線、但聲浪卻清楚傳到各人耳中的聲音說道:「究竟佢係咪夜總會 d 小姐嚟架?定係酒店服務果 d 高級雞?著成咁知唔知醜架?」

我聽到她倆的話,心裡閃過一絲羞恥與尷尬,隨即又感到氣憤難平,友行及子建為怕再惹火了我,立即嚷著快些起程,並以眼神示意大雄及丫發拉著兩個女子先走。丫智亦在我臉上輕輕一吻,我不想掃興,便不再多說。

沿途都有遇到一些住客,但是,也許環境比較暗,且有著些許距離,沒有人留意到我的衣著。直到到達友行家樓下大堂,燈火通明,管理處的保安員見到我後都雙目圓睜,不可置信一樣盯著我看,更迅速走上前來主動攀談,眼神一直落在我的胸前。

這時友行竟然出其不意地說道:「明叔,我想拜托你一件事,佢想減肥行樓梯上去,但我哋唔想陪佢傻,我地搭 lift 上樓先,我想你陪住佢行樓梯,唔知會唔會麻煩到你呢?」

我已經被友行的話嚇了一跳,丫智似乎一樣,他雙眼睜大了一下,但隨即回復正常,我猜想他接受了友行的意見。沒想到四十多歲的明叔竟然立即點頭答應,更拍一拍胸口說一定會好好保護我,安全護送我上去。

我與明叔走後樓梯,友行家住八樓,因為我穿著高跟鞋,與及之前喝了些酒,才走了兩層,我已經有點累。跟我並肩走的明叔問我是否需要攙扶一下,我點一點頭,他便一手挽著我的纖腰,一手輕握著我的手掌。我沒想到他的攙扶會如此進取,但他的靠近卻使我心跳加速,緊張中帶點期待。

後樓梯比較悶熱,我另一隻手抓著胸前的衣服前後拉動作煽風狀,口中說道有點熱,我裝作沒有留意這個動作會走光,甚至在拉動衣服時故意解開了鈕扣,然後再放開手不再煽動衣襟。

我偷偷低頭看過,解開了胸前的鈕扣後,再下一顆扣著的鈕扣是乳房之下的位置了,加上剛才煽動的動作,衣襟略為打開,乳溝左右兩側的乳房完全暴露在明叔的目光之下,少許乳暈都露出來了,僅僅沒有暴露出乳頭。但是,明叔從側面窺之,有可能看到我的乳頭。

我感受到明叔呼出的氣體吹到我的胸前,暖暖的、癢癢的,也許我分心留意明叔的反應,一時力不從心,差點向前仆倒,還好明叔眼明手快及時擁抱著我,使我避了一劫。在我向前仆倒之時,明叔迅速放開握著我手掌的手,半轉身挽著我的身體,使我有如撲倒在他的懷抱中一樣。

我靠在他的胸前,他緊緊地擁抱著我,雖然我還有一丁點害怕,但很快感受到自己的雙峰緊緊壓在明叔的胸膛上,他身上傳來成熟男人的氣息,還好像有點古龍水殘餘的香氣,感覺好舒息。

我倆擁抱著大約一分鍾,我開口表明沒事了,明叔才放開我,繼續挽著我的腰拾級而上。我偷望了一下胸前,在剛才的意外中,胸口的衣服歪向一邊,我的右乳連乳頭都暴露出來了,應該說是整個右乳都暴露在空氣中。

明叔就在我右手邊,我知道他一直盯著我看,我仍然裝作不知情繼續走,我們閒聊著,好不容易走到六樓。我稍停一下緩和呼吸及休息,我倆站在平地上,我在此刻才裝作發現自己走光了,羞愧地拉攏衣襟。

而明叔這時亦作出反應,立即擁我入懷,然後又將我壓在牆壁與他之間,他一手擠壓我的巨乳,一手解開我剩餘的鈕扣,最後拉開我的衣襟,雙手瘋狂地揉搓我的乳房,又吻又啜的,嘴巴不斷含糊地讚美著我。我裝作掙扎,當然都被他按住了,變成屈服於他的武力之下。

雖然他的行為有點兒粗暴,但粗暴中帶著激情原素,他扯起我的貼身短裙,起勁地捏我的臀部,他扳過我的身體,使我彎腰擡高屁股,他一手扯下我的內褲,欣賞一下我漂亮而結實的圓渾臀部,撫摸一下我線條優美的一雙長腿,最後再扳過我的身體,細看我的陰毛,再伸出手指挖弄我的小穴。

他一手把玩我的雙峰,一手情挑我的陰部,挖弄我的小穴,我很快被他弄得情迷意亂。他一身保安員制服,我一身行政裝束,卻在後樓梯衣衫不整的做出淫亂之事。

突然,樓下傳來人聲,我倆立即分開,來不及整理衣衫,我胡亂拉上內褲,匆匆朝八樓走去。到達八樓後,樓下的人聲沒有了,我依然暴露著雙乳,裙子束在腰間,內褲邊沿露出幾縷陰毛,明叔看著我,想再跟我纏綿一下,又傳來人聲,這次是友行的聲音:「仲乜咁耐都未見人既?唔會發生咩事外卦?」

聽到友行的聲音,方想知自己耗了不少時間了,立即整理好衣裝,走出防火門,友行剛好站在家門前,明叔與友行客套幾句,我走入屋內,簡單述說了剛才發生過的事,友行等人聽著有趣,兩位女子則更見鄙視。

我們輪流沐浴,之後便集中在友行的睡房,我們開始今晚的主題節目,就是集體性愛,只是這次多了兩位女生。兩位女生年紀都比我大幾年,身材尚算不錯,應該都是 C Cup 吧,但有我在場,她們實在是小巫見大巫了。

我們開始跟自己的對手前戲,友行與子建沒有特定對手,所以便隨意摸摸我們三個女生,那兩個女生似乎都知道今晚的活動,或者,只是沒有想到會有我這樣的大美人出現吧,才會整晚悶悶不樂的樣子。可是,現在隨著男士們的撫摸,她們漸漸面露笑意,一臉享受,忘了我的存在。

友行又再拿出震蛋與震棒,並用這些東西招呼我們三個女生,呻吟聲此起彼落,才三數分鐘,我表演了一次潮吹,那兩個女生看得目瞪口呆。我獲得無比的舒暢感,期待著丫智的進入,然而,丫智並不進入,是友行首先插入我。

雖然我感到一丁點失落,但想到丫智就是喜歡看到別人幹我才會有更大的樂趣,我很快釋懷,享受友行帶給我的歡愉。不過,就在丫智離開我的身邊、友行開始不久之後,那兩個女生便叫坐在一旁的丫智到她們身邊,然後,更主動拉丫智的手摸她倆的身體。

以前跟他們都發生過這種集體性愛遊戲,丫智也並非沒有摸過其他女生,只是,今次我總覺得很礙眼,心裡感到很不是味兒,也許是這兩個女生之前太鄙視我,又或者是她們過份主動,但肯定的是,是當她們捉著丫智的手摸到她們的乳房上時,她們向我投以勝利的目光。

友行與子建察覺到這一絲絲火藥味道,二話不說取來震蛋,子建震動我的陰核,友行賣力地抽插我,丫發與大雄留意到狀況,亦立即採取行動,抽插身下之人。這時候,丫智雙手依然愛撫著該兩個女生的身體,那兩個女生非常享受,呻吟聲一再希望比我的響亮,我們三人就暗地裡比著呻吟聲的大小。

友行完事後到子建幹我,其實我很想喚丫智回來讓他幹我,即使不是先幹我,留在我這邊也好,我真的不想看到丫智的手撫摸她們。可是,友行才剛抽離我的小穴,子建已急不及待補上。

那兩個女生都留意到我欲喚回丫智的神情,她們立即捉著丫智的手,不斷按壓丫智的手使他更用力地擠壓她倆的乳房,還說丫智的手搓揉得她倆好舒服。丫智都察覺到我們三個女生間的火藥味道了,他向我投以無可奈何的眼神,並示意我稍安無躁。

這時候,大雄都完成第一次了,友行亦很快回氣,補上大雄的位置。大雄的伴侶立即改變姿勢,擺成狗仔式,丫發的伴侶隨即採取同樣姿勢,並排著擺出狗仔式的姿勢。友行和丫發便輪流抽插她倆的小穴,同時享受兩種不同的感覺。

當她倆擺出狗仔式後,立即喚丫智脆到她倆面前,她倆竟不知羞恥地搶著丫智的熱棒吸吮!

我從來不喜歡口交,總覺得男人那話兒長得很噁心,沒錯,那話兒能帶給我很大的快樂,但是,我真的不喜歡口交,將那話兒一放進嘴巴裡就想吐。我也有試過替丫智口交,但次數極少,丫智知道我不喜歡口交,亦沒有勉強過我,這是我最感恩惠的事。

正因這個原因,在舉行集體性愛之時,我都不會介意別的女生替他口交,但他竟然主動為我「守生如玉」,每當有女生主動要替他口交,他總會盡快找藉口避開她們的進攻。這次他亦想避開,奈何兩個女生太過熱情及霸道,緊緊握著丫智的熱棒不放,嘴吧兩側的腮幫子不斷一凹一凸的,要命地吸吮著丫智。

丫智又再向我投來無可奈何的目光,我知道他是逼不得已的,便默許他繼續享受她倆的服務。當我默許以後,丫智的表情迅即改變,之前還是一臉無奈,轉眼間是一臉陶醉與享受。沒有想到丫智的表情會變得這樣快,究竟剛才是他故意裝作無可奈何的表情,還是這兩個女生真的吸吮得使他感到極大暢快?

兩個女生亦明顯感受到丫智的變化,不再緊緊抓著丫智的熱棒,更加從容地吸啜熱棒,兩個輪流含著丫智的熱棒吹奏不同的樂章。這時丫發亦完事了,落空的那個女生竟然起來將丫智按下,使他躺在床上,更張開雙腿跨坐在丫智身上。

我們都知道那個女生想幹甚麼,眾男士立即出言提醒說丫智是不會跟別的女生做的,丫智只會跟我做。那個女生扭頭看一看我,說道:「佢都比第個男人插緊啦,佢可以比人插,點解丫智唔可以插第個女仔?哼!丫智,我而家問你,你想唔想插我丫?」

又再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丫智竟然點頭,那個女生耀武揚威地說這是你情我願,便一手握著丫智的熱棒,瞄準了位置向下一坐,她的小穴便吞沒了丫智的熱棒。她歡慰地「啊」了一聲,然後便扭動腰肢,拼命上下移動吞吐著丫智的熱棒。

我呆掉了,即使子建在我小穴中進行最後衝刺,我都沒有反應,我呆望著丫智,他對我再次投來抱歉及無何奈何的目光。然而,我還來不及回應他,他的眼珠便回到前方,目光落在騎著他的女生胸前,他伸手去抓那雙劇烈晃動著的乳房,他在享受著這次性愛。

子建完事了,又再雄赳赳的大雄迅即補上,他插入熱棒後,我難過的心情被快感淹沒,暫時得以壓制。

這個時候,丫智完事了,另一個女生剛好閒著,立即拔走丫智熱棒上的安全套,將丫智黏著精液的熱棒放入口中吸吮。我萬萬沒有想到她會做出這種事情,那個女生吸啜了一會兒,丫智稍微軟下來的那話兒又再擡頭挺胸,準備再上戰場。

那個女生迅速變換姿勢,擺出誘人的狗仔式,高高翹起屁股,左搖右擺地磨擦著丫智下體。丫智套好安全套,一手握著她的屁股,然後另一手朝另一邊屁股煽了一把掌,發出響亮的「啪」一聲。

那個女生不明所以,正要回頭詢問,丫智雙手立即緊握她的屁股,腰肢朝她的小穴挺進,那個女生沒來得及問話便發出「啊」的一聲,然後變成呻吟聲。丫智在整個過程中沒有看過我,他一邊抽插,一邊拍打女生的屁股,雖然力度不算是很大,依然發出一響亮的「啪啪」聲。

這時候大雄動作稍緩,他伏在我的身上,一手搓著我的乳房,一手支撐著身體,吻上我的嘴巴。我敷衍地回應他的吻,還好他收到我的回應後很快便轉移陣地,吻我的下巴,吻我的脖子、鎖骨、乳溝、乳房,最後是乳尖上的嫣紅。

他啜吻了好一會兒後,扳過我的身體,要我擺出狗仔式。他用舌頭在我的陰部舐了數遍,然後才插入他的熱棒。他再次插入後,我又獲得強烈的快感,我一邊呻吟,一邊偷看丫智,他已經進行最後衝刺,不消一刻,丫智再次完事。

也許那兩個女生已經觀察到我與丫智之間甚麼事情會做、甚麼事情不會做,就在丫智射出滾燙的精液後,熱棒還未從小穴中抽出來,那個女生便說:「今次我唔同你女朋友爭嘢食啦,由佢負責番啜乾淨你支棒。」語畢,朝我投來戲謔般的目光與笑容。

另一個女生聽罷,即使被假陽具抽插著,依然歡天喜地的拍手和應。丫智這時亦從小穴中抽出熱棒了,那個女生立即替丫智拔去安全套,並將丫智推向我面前,因為我正擺著狗仔式,丫智又濕又黏的那話兒正好落在我的臉龐前。

友行等人熟知我的喜好,紛紛叫那個女生別生事,奈何那個女生裝作不為意,繼續道:「唔係嘛…… 你哋唔係想話我知,佢身為人哋女朋友,竟然都唔肯同自己條仔含呀?佢比人插到反白眼都得,但要佢含就唔制?點做人條女架?」

另一個女生立即和應,我懶得理會她倆的話,我知道丫智了解我、明白我,才不會因為她倆的話而不快。丫智果然沒甚麼表情,沒有看我,只是靜靜的跪著,雙手溫柔地揉搓著那個女生的乳房,似在安撫那個女生。

可是,那個女生見丫智沒甚麼反應,又說道:「你係咪男人嚟架?乜都聽曬條女話,又任得佢起出面勾佬比第 d 男人摸,任得佢比第個男人睇,而家連叫佢含兩嘢都做唔到?睇唔出你堂堂一個大男人,連個女人仔都搞唔掂!」

此話一出,友行幾人幸災樂禍,直說我一直不肯用口,又說丫智太遷就我了。才幾分鐘的瞎鬧,丫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我心感不妙,也明白到眾人的話語經已刺激到丫智,損害了丫智的面子。

我好想出言幫忙,無奈卻想不出該說甚麼,我更加沒有可能以行動來幫忙,丫智那話兒剛剛抽入過兩個女生,儘管有用安全套,但做愛之前亦被二人含啜過。而且,那話兒浸泡過精液,感覺很髒,我才不要放進嘴巴裡。

我心裡替丫智難受,打算等會兒再安慰丫智,這時大雄依然抽插著我,我不想分神多想,只希望好好享受大雄帶給我的快感。我耳中聽著眾人繼續瞎鬧,小穴感受著大雄的撞擊,口中發出聲聲動聽的呻吟……

突然之間,我張開著呻吟的嘴巴被填塞了,一陣濃烈的酸臭味道從舌頭的味蕾傳遞而來,鼻子嗅到淫水的氣味,我愕然地睜大眼睛,眼前一堆濕潤的陰毛,眼珠往上看,是丫智的那話兒!

耳中傳來眾人的大聲吶喊,並且不斷稱讚丫智的神勇。我想吐出來,但丫智一手抓著我的頭髮,將我的頭前後晃動。大雄看到這個形勢,立刻加強抽插的力度與速度,使我的身體自然地前後晃動,協助我的嘴巴更輕易吞吐丫智的熱棒。

我既感噁心又感難過,之前他在我的面前插別的女生已經傷透我心,如今更因為她倆的煽動而逼我做討厭的事情,更是令我又羞又怒。我搖頭表示不要,但丫智已經不管我了,他的腰肢前後擺動,我的身體亦因大雄的抽插而前後晃動,就這樣一邊含啜著丫智的熱棒,一邊悶聲呻吟。

丫智並未試過這樣被我含啜吧,加上眾人的吶喊助威,軟軟的那話兒很快便硬起來了。他伸手用力地抓我的乳房,力度使我發痛,一手仍然抓著我的頭髮使我頭部微仰的看著他。大雄在後面開始奮力撞擊,我又羞又怒卻又興奮的情緒使我眼角滲出淚水,一陣沈重的悶聲呻吟過後,他終於完事。

丫智同時抽出已經發硬的熱棒,走到我的身後,叫我躺下來,他竟然將一顆啟動了的震蛋用膠紙緊緊地黏在我的陰核上面。我立即感到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丫智立即要我擺出狗仔式,扳開我的屁股,一下挺進插入我的小穴。

丫智一開始便快速地插我,我的一雙乳房亦被人搓著,丫智的抽插加上陰核傳來的快感,我迅即再來一次高潮,小穴湧出大量愛液,隨著丫智的快速抽插而四下噴濺。

丫智似乎好興奮,抽插的力度與速度一再提昇,我感到陰核又熱又漲,這一趟高潮還沒消退,下一波高潮又要來了,愛液加速噴射。我瘋狂呻吟,小腹繼續一而再、再而三的痠軟酥麻,小穴不斷噴灑出滔滔江水。

我好像昏倒過,又好像感到異常的暈眩,我呻吟得聲嘶力竭,我的陰核好像快要爆開似的,丫智更加瘋狂地插我,我的小穴自從噴出第一條水柱後,一直沒有停歇過,不斷噴射出無數條忽遠忽近的水柱。

終於,丫智射了,丫智在我小穴裡射出熱燙的精液,我癱軟在床上拼命喘氣,雙手已抖顫著拔走那顆震蛋,因為被插得神智迷糊,在不小心之下,拔出的膠紙上黏著一些陰毛,那刺痛的感覺喚起心裡的痛,眼角又再滲出眼淚。

我還沒來得及傷心,丫智又再將他的熱棒塞入我的嘴巴裡,我又再被逼含啜不乾淨的熱棒,上面不單有精液的味道,還有淫水的味道。我無奈地吞下了那些不潔的液體,胃裡一陣翻攪,我強行壓下嘔吐的衝動,但未能壓下眼眶中的淚水,臉上立即多了兩道涴涎小河。

丫智看到我的眼淚,眼中似乎閃過一絲不安,但其他人依然瞎鬧著,叫他不要管我的情緒,應該趁勢壓下我的火焰,使我以後完全順服他。就這樣,我在眾人面前再次吸啜丫智的熱棒,吸啜了好幾分鐘。

丫智抽回那話兒,迅速穿上衣服,眾人不明所以,丫智說到樓下找剛才的保安員上來,讓他來幹我一次。我癱軟在床上,眼淚依然流淌,我從沒感受過如此這般的心痛,此刻,我的心痛得厲害,痛得我難以呼吸。

然而,其他人才不管我的眼淚,男士們繼續把玩我的身體,兩個女生幾續說著侮辱我的話。友行將我拉到大廳等候明叔,不多久,明叔出現了,他一臉驚訝,丫智直說因為我不聽話,現在責罰我,要我跟別人做愛。

友行將一個安全套扔向明叔,而明叔亦不再多想,立即上前愛撫我嬌美的胴體,起勁吸吮我的乳頭,用力擠壓我的乳房。然後將我推倒沙發上,擡高我雙腿,細看我的陰部後才插入他的熱棒。

明叔完事後匆匆離去,我聽到他們說沐浴睡覺,兩個女生首先到浴室清洗,她們走了幾步又折返回來,拉起丫智的手,示意三個人一同洗澡。丫智沒有看過我便跟著走,他們洗澡後便上床睡覺,雖然兩個女生一直挾住丫智,丫智由始至終沒有理會過我,沒有看過我一眼。

其他男士接著洗澡,最後到我,我徹底沖洗乾淨身體,甚至大吐特吐。以往也有在這裡過夜的經驗,有我的梳洗用具,我徹底地清洗口腔,然後靜悄悄地穿好衣服,再靜悄悄地離開這間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