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里的騷貨

          芳芳今年十八歲,她已經不上學了,在一家KTV里當坐台。她們那的KTV啊,是比較正規的那種了。如果有客人點小姐的話,頂多是陪唱唱歌,如果涉及到上床方面,那是絕不允許的。

  話雖然這麽說,但這種場合,難免有些色眯眯的怪叔叔,或者悶騷的小夥,占芳芳的便宜。再加上,芳芳長得天生麗質,而且年齡又小,身材發育的也特別棒,高聳的酥胸,纖細的蠻腰,挺翹的圓臀,再配上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更顯得格外迷人。

  一天,KTV里,有個客人要點芳芳出台,說要請她去酒吧玩,芳芳看那個男人,長得斯斯文文的,而且還戴了一幅金絲眼鏡,顯得很老實,就答應了他。

  芳芳上了那個男人的車,車飛速行駛了大約半小時,可目的地卻不是酒吧。

  芳芳驚慌地問道:「喂,這是哪里啊,不是說要去酒吧嗎?」

  眼鏡男淫蕩地笑了笑,對芳芳說道:「小美人,你知道嗎?我忍了很久了。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你這種水靈靈的小姐,快來吧。我的雞吧都硬得不行了。」

  眼鏡男一邊淫笑著,一邊把芳芳撲倒在車后座上。

  芳芳雖然是一名KTV的坐台小姐,但她的行爲還是蠻端正的,除了處過兩個男朋友,上過幾次床以外,就沒什麽其他經曆,在這個腐敗的社會上,芳芳雖然說不上清純,但總比那些小姐們強多了,可今天卻遇到這事。

  芳芳激烈的反抗著:「啊……你快放手啊……你……你……你個流氓敗類……放開我……」

  眼鏡男不理會芳芳的掙扎,把手探進了芳芳的短裙內,撫摸芳芳那滑嫩修長的美腿,另一只手已經侵襲到芳芳的胸前,隔著衣服,揉捏芳芳那高聳的嫩乳。

  芳芳尖叫著:「你快放……放手……我絕不放過……過你……我要報警……讓警察……抓你……你……你……無恥卑鄙……」

  眼鏡男大笑道:「操,你個臭婊子,跟老子裝什麽純情,哥哥我有的是錢,給哥哥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

  芳芳掙扎著:「我不要錢……你放我走……啊……別摸那……啊……放手啊……」

  眼鏡男擡手給了芳芳一個耳光,大罵道:「你個騷貨,都這時候了,還裝雞吧純,你要再叫再動,老子廢了你。」

  眼鏡男說著,掏出一把尖刀,在那鋒利的刀刃映照下,芳芳放棄了掙扎,邊推邊就的在男人懷抱里輕微掙扎著。

  芳芳的充滿肉感的嬌軀在眼鏡男的懷里緩緩扭動著。眼鏡男的雙眼里充滿了色欲。眼鏡男控制不住的扒去了芳芳的上衣和胸罩,那對雪白的嫩乳頓時暴露在空氣下。

  芳芳的胸部真的很大,而且乳頭的顔色還是可愛的粉紅。

  眼鏡男揉捏著芳芳的嫩乳,用舌頭去吮吸那乳尖上粉紅的蓓蕾。

  芳芳喘息著:「啊……嗯……不要啊……求求你……大哥……嗯……放了我吧……」

  眼鏡男淫穢的笑著:「小美人,你的身子可真極品啊,今天大爺我走運了。老實點。」

  芳芳恐懼的用手輕微抗拒著眼鏡男的撫摸,但漸漸的,芳芳開始有了感覺,兩條美腿之間的黑林谷地里,已經潮濕了起來。

  眼鏡男一邊吮吸著芳芳那兩粒已經堅硬了的小乳頭,一邊把他那挺立的大雞吧掏出來,在芳芳兩條修長的美腿上蹭著。

  芳芳臉色潮紅的抵抗著,她的聲音弱不可聞:「嗯……哎……嗯……別……別啊……放開我啊……嗯……」

  芳芳的身體很敏感,以前和男友在一起的時候,任何暧昧的舉動,都會讓芳芳有反應,而此時眼鏡男的進攻,已經讓芳芳的恐懼漸漸淡化,被身體深處的愉悅所取代。

  眼鏡男看著芳芳那亮澤濕潤的雙唇里發出嬌吟,眼鏡男突然像野獸般的吻住了芳芳的雙唇,芳芳那滑嫩的小舌尖被眼鏡男緊緊含住,眼鏡男用力的吮吸著芳芳嘴里的香津。

  「唔……唔……唔……唔……嗯……」

  芳芳被眼鏡男瘋狂的舌吻逼得幾乎透不過氣來,芳芳的唾液不斷的被眼鏡男吸進口中。在這瘋狂的吮吸下,芳芳感覺兩腿之間的蜜洞里,已經蜜汁泛濫了。而芳芳雪白的嫩乳,仍舊在眼鏡男的手中被擠壓著。眼鏡男還不斷的用手指刮著芳芳堅硬的乳頭,芳芳在眼鏡男的身體下緩緩扭動著,而那兩條雪白的美腿,也緊緊的夾在一起,輕微摩擦著。

  眼睛男抽出舌頭把頭轉向了芳芳那兩條白嫩美腿間的黑色叢林,那叢林里正是那粉紅色的小蜜穴,敏感的芳芳早已經蜜汁狂流了,眼鏡男埋在芳芳的蜜穴上,用手拉開那兩片粉紅色的陰唇,把舌頭刺入芳芳的蜜穴里,瘋狂的吮吸著芳芳那帶有微微的騷味卻新鮮無比的蜜水.

  「啊……哎啊……啊啊啊啊啊……別……別舔那里啊……快……快把舌頭……拿走……」

  眼鏡男的眼鏡上,已經被芳芳那因爲興奮而大量噴出的蜜汁濺濕了,那黏黏的蜜水,就這樣流淌在眼鏡男的眼鏡片上,顯得格外的淫穢。

  「你個騷貨,老子給你舔穴你還不樂意了?不過你這小嫩逼可真是爽啊。沒有那些淫娃騷貨的沖味,老子很喜歡,我要多喝一點你的浪水啊……哈哈哈哈。」

  眼鏡男對著芳芳瘋狂而淫蕩的笑著,隨后,眼鏡男用舌頭在芳芳的蜜穴里用力的刺入,開始無方向的攪動,眼鏡男那又長又厚的舌尖,靈活的刺入芳芳的蜜穴深處,輕輕的掃過肉壁,又抽了出來,帶出了大量的蜜汁,眼鏡男仍然沒個夠的吮吸著芳芳的蜜水。

  「哎……嗯……求求你了……哥哥……別舔了……啊……嗯……我受不了……好難受……」

  眼鏡男擡起頭,看著芳芳那香汗淋漓的俏臉,和那雙充滿了難受卻夾雜著渴望的雙眸,還有那幅扭動不已的粉嫩嬌軀,再加上芳芳的蜜汁的味道。頓時讓眼鏡男忍無可忍了。

  「你個騷貨,叫的這麽淫蕩,看你這欠操樣,老子今天一定給你干上天。你個爛逼!」

  眼鏡男大聲的叫罵著,把眼鏡甩到一旁,用手擦去嘴邊剩余的蜜水,分開芳芳白嫩的雙腿,把他那已經高高漲起無比堅硬的巨棒,用力的貫入芳芳那濕哒哒的小蜜穴。

  「啊……啊……啊啊啊……嗯……啊……疼啊……啊……」

  眼鏡男用手指捏住芳芳那翹立的小乳頭,用力的撕扯著,同時,他那巨大的肉棒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抽插著芳芳的蜜穴。

  「嗯……啊……嗯……輕點啊……啊……嗯……啊……噢……」

  眼鏡男掐得芳芳那兩粒堅硬的小乳頭,不顧芳芳的疼痛,用力的挺著腰,使出全身的力量,沖擊著芳芳那黏糊糊的蜜洞。

  「嗯……啊……噢……啊……啊啊啊……嗯……」

  眼鏡男又猛烈的插了數十下之后,就拔出他的大雞吧,快速的用手套弄著,伴隨著眼鏡男一聲滿足的歎息,他將因爲興奮而憋了很久的精液射在了芳芳那潮紅的臉上。眼鏡男精疲力竭的躺在芳芳旁邊。

  「你個騷貨,一會等老子恢複好了,一定操爛你的逼,長的這麽純情,叫的真他媽騷,一臉欠操樣。騷貨!淫娃!臭婊子!」

  眼鏡男在芳芳的耳邊一邊侮辱著她。一邊用手指在芳芳的蜜穴里瘋狂抽動。同時還用舌頭舔著芳芳那敏感的耳朵眼。

  「嗯……哎呀……人家受不了啦……啊……嗯……嗯……」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嗯……噢……」

  「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時的芳芳已完全抛棄了理智,狂而又淫蕩的大聲浪叫著。在眼鏡男用手指插動了幾百下后,芳芳在一陣又一陣的淫叫聲中達到了高潮。

  可眼鏡男看著芳芳那淫蕩的表情,已經軟綿綿的肉棒又重新的立了起來,他二話不說的將大雞吧插進了芳芳的雙唇里……

  那一次,眼鏡男與芳芳在車里用各種姿勢做了六次,直到眼鏡男虛弱的一點精液射不出來才停止,而同樣筋疲力盡的芳芳卻沒有被人硬上后的恐懼感,相反,她感到很過瘾,在這種刺激的環境下,被陌生的男人野獸般的抽插,真是好興奮的感覺呢……

  那次以后,眼鏡男多次的找到芳芳,在各種場合下操她,樹林中……廁所里……天台上……樓梯間……錄像廳……甚至在中學的午夜操場上都干過。

  眼鏡男還找了他的各種朋友來一起操芳芳。

  現在的芳芳已經徹底的從悶騷轉變爲露骨的淫蕩。已經由一個還有幾絲良知的少女,變成了人盡可夫的騷貨。

  午夜時分,黑色的汽車正奔馳在馬路上,車內,是一片春色。

  一位中年男子開著車,可他的注意力卻很不集中,因爲。他的身旁,有一位妙齡女郎張開著白嫩的雙腿,用手指在兩條美腿之間,摳挖著濕淋淋的騷穴。而她的另一只手,正在那位中年男子的褲裆上撫摸。

  這個女子就是芳芳,現在的她,已經是個徹頭徹尾的騷貨。

  今天,芳芳的朋友過生日,在宴會上,芳芳喝的醉熏熏的,因爲芳芳和這位中年男子聊的很愉快,中年男子就送芳芳回家了。

  這位中年男子姓孫,因爲年齡比較大,還是芳芳朋友的哥哥。人們都叫他孫哥。

  孫哥的雞吧早已經被欲望充滿了。他的雞吧在芳芳那又嫩又白的小手撫摸下,已經如同擎天巨柱般高高翹起。

  芳芳那嬌滴滴的聲音不斷的刺激著孫哥:「孫哥,人家好想要嘛。你的雞吧好大啊。好硬啊。真是男人啊。快來插我啊。」

  孫哥一邊聽著芳芳的騷聲,一邊集中注意力開車。

  芳芳看著孫哥那因爲緊張和激動和發紅的臉龐,淫蕩的低笑著:「孫哥,你的樣子好窘噢,既然忍不住。就停車來干我嘛。你快看啊。」

  孫哥下意識的扭頭一看,只見芳芳正對著孫哥,撅起又圓又大的雪白臀部。那雙股之間的騷穴早已經被淫水浸濕。而芳芳的手指正在騷穴里不停的摳挖著。淫水緩緩的從騷穴里溢出。騷穴周圍的黑毛,已經被沾染的濕淋淋了。

  「孫哥,好看嗎?」

  孫哥,咽了咽唾液,結巴地說道:「真……真好看。」

  芳芳用手隔著褲子,揉捏著孫哥圓圓的龜頭。芳芳用舌頭不斷的舔著濕潤的雙唇,還將頭伸到孫哥的耳邊,用那滑嫩的小舌尖去挑逗孫哥的耳朵。

  孫哥的雞吧仿佛要破褲而出,他的沒有想到,在宴會上看似清純的芳芳竟然這麽淫蕩。比他見過的任何一個女人都要騷,都要賤。真是一個欠操的極品浪貨。

  這條公路很漫長,還沒有到頭,但孫哥已經受不了這種折磨了,他打開車后燈和報警閃光燈,直接將車停在了公路旁。

  車剛停下,孫哥就已經控制不住的,撲在了芳芳那柔軟而淫蕩的嬌軀上。

  用手指在芳芳的騷穴里掏了掏,蘸了些許的浪水,放在嘴里,仔細品嘗著芳芳那特有的騷味。

  芳芳淫叫著:「孫哥,快來吧,別逗我了。你現在是不是很想操我啊。」

  孫哥看著芳芳的騷樣,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就快速的掏出雞吧,用力的塞進了芳芳空虛寂寞的騷穴深處。

  雞吧與濕潤的騷穴火熱的融合在一起,一陣陣雞吧與被淫水浸濕潤的騷穴的撞擊聲,在這狹窄的車內回響。

  芳芳激烈的大聲淫叫著:「啊,孫哥,你的大雞吧操的我好舒服啊。使勁操我啊……啊……」

  孫哥也大聲回應著芳芳:「騷貨,你就是一個淫蕩的母狗。扭起你淫蕩的屁股,讓我看看你的騷樣。」

  芳芳聽話的扭動著白嫩的豐臀,她將兩條粉嫩的美腿,緊緊的夾住孫哥的腰。配合著孫哥每一次劇烈的抽插。

  「啊……啊……孫哥,你好厲害啊……我的騷穴,被你干的……酥酥麻麻的……使勁操我啊。」

  孫哥那充滿了淫欲的大雞吧,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插入芳芳的騷穴深處,芳芳被孫哥操的滿臉淫蕩,扭動著她那水蛇般的小蠻腰,配合著孫哥的動作,讓每一次插入都完美的結合。

  「孫哥……用力操我啊……我的小嫩逼被你操的快要爆炸了啊……使勁啊……啊……」

  孫哥在芳芳那淫蕩的嬌聲中,激動的渾身顫抖。他努力的挺著腰,感受著芳芳騷穴里的濕潤和柔軟。每一次插入,都用盡了全身的力量。

  芳芳那兩條圓潤修長的雙腿,夾著孫哥那健壯的腰,兩只白嫩的小腳,在孫哥的后背上調皮的摩擦著。

  「嗯……啊……孫哥哥……你的雞吧……操的我好有感覺啊……干死我吧……嗯……」

  孫哥加快了速度,在芳芳那一陣陣浪叫下,終于達到了頂端,他飛快的拔出雞吧,用手套弄著,將那白濃濃的精液用力的射在了芳芳淫穢的容顔上。隨后,孫哥虛弱的癱軟在芳芳柔軟的嬌軀上。

  芳芳那滑嫩的小舌尖正舔著唇邊的精液,她那修長的美腿,還在夾著孫哥的腰,意猶味盡的把那赤熱的騷穴,貼在了孫哥已經軟綿綿的雞吧上。

  「你這個騷貨,賤人,是不是沒被我操夠啊。真他媽的騷。不過夠味,哥喜歡。」

  孫哥一邊狠狠的說著,一邊用手摳著芳芳的騷穴。在芳芳一陣陣浪叫聲中。孫哥那軟綿綿的雞吧又重新的有了活力。高高的翹了起來。

  車室內……又是淫亂無邊……

  偶爾有車輛經過,可以清晰的看見,馬路旁邊停泊的這輛車,正在劇烈的晃動。這麽明目張膽的公路旁邊玩車震,還真是少見!

  孫哥在車里操了芳芳四回,才發泄出了心中的欲望。因爲芳芳的肉體實在是太有感覺了,而且芳芳那嬌滴滴的騷聲,總是撩撥的孫哥心里癢癢的。

  激情過后,芳芳淫亂的臉龐上,已經被孫哥的精液弄的濕糊糊的,芳芳還一臉賤樣的用舌頭舔著唇邊的精液,用渴望的眼神望著孫哥。

  孫哥好想再把芳芳操幾遍,但他的身體實在太需要休息了。無奈之下,孫哥只好忍住心中的欲火,把芳芳送回了家。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助跑~~~~~~~~~~~~~~~~~~ 我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