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狼的懲罰

小高是一個作愛高手,十八般武藝兼備,人俊美、體格健、說話甜,家夥碩大沒人嫌,天生資材樣樣全。小高恃此長處,終日好比夜一般四覓獵物。

  有一次在一個FRIPUB內,看見一時髦摩登的漂亮美眉,便藉機上前搭讪,誰知這位漂亮美眉竟不加予理會,只是視若無物般的低啜她手上的馬丁尼。小高心想:這個小妮子竟如此高傲,不給她厲害顔色瞧瞧是不行的……于是他心生一計,得意且詭谲的笑著。

  突然,PUB后頭傳來一陣叫罵聲,小高心想:機會來了!趁美眉不注意時,偷偷在馬丁尼中放入一粒快樂丸……

  小高內心暗自竊喜,心里正盤算著今晚要如何收時這高傲的美眉,等美眉一口飲下那杯飲料后,小高亦得意的喝了一口馬丁尼。

  緊張的時刻終于來了,隨著時間的消逝,小高的內心亦異常的興奮,突然小高發現自己竟無法動彈。此時一只纖細的手搭在小高肩上,一陣幽淡的清香飄逸過小高的鼻間,一個清脆而甜雅的聲音傳入小高的耳跟:“哈哈!別想動,你是我今晚的獵物。”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隨即這背后的女郎及那位美眉拿了小高的皮夾,便架著小高搭上一輛跑車揚長而去。

  車上那漂亮的美眉翻開皮夾,笑道:“大姐,這色狼姓高,也結婚了耶。”

  只見那神秘女郎笑道:“一個色鬼,他的太太也要負點責任。去他家,連他太太也一起帶過來吧!”

  不一會的工夫,車子已在小高家門口停下。

  “丁咚!”神秘女郎按著門鈴。

  “喂,請問你找誰?”

  “有位高先生在路上昏倒了,他現在在我車上,能否請你來看看?”

  小高的太太玉華不疑有它,便以飛快的速度下樓,打開大門,隨著神秘女郎到車上探視小高。打開車門,正當玉華彎下腰時,忽然感覺脖子被扎了一針,便無法動彈倒在小高身上,此時小高夫婦倆兩眼相望,卻也莫可耐何。漸漸地兩人均感到非常的困,便昏睡過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小高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赤裸的被綁在桌上趴著,而玉華亦被大字形的綁在對面的床上。此時神秘女郎與漂亮美眉走進門,隨后還有兩個大漢。

  “今晚這兩個人就給你們享用。”漂亮美眉對著兩位大漢說道:“但我會先替你們加些味。哈哈!”

  神秘女郎說著,便從神后拿出一只針筒,針筒內裝著約50 的黃色液體。神秘女郎走到玉華的旁邊,用左手撐開玉華那鮮嫩多汁的私處,食指與姆指捏起玉華那微微翹起的小豆豆,將針頭對準后注射下去……

  只見玉華一聲慘叫,雙腿不禁的伸直,然后玉華高聳的乳尖一陣顫抖,她竟失禁得噴出尿,灑在小高的臉上。

  而小高這邊也好不到哪去,只見那漂亮的美眉也拿起一瓶罐子,那是透明的玻璃瓶裝著紅色的藥膏,于是美眉便將中指摳起一沱藥糕,並將它塗在小高的屁眼上,一陣灼熱直竄小高的直腸。

  “你會愛上它的。”漂亮的美眉對一位大漢說道:“等到藥性滲入直腸,他就會渴望你粗大又有入珠的雞巴插入。”美眉淫蕩的笑著。

  “從今天開始,你們夫婦倆就是我們愛的奴隸,你們需服從我倆姐妹的一切安排,否則等藥性退了不再注射的話,你們會痛不欲生的。”

  說著說著,神秘女郎亦將針頭刺入小高的龜頭上注射下去,小高此時一陣顫抖,尿了一地,且亦拉了一地的大便。

  “哈哈哈……”房間內充滿四個人的笑聲和兩個人的哀嚎聲。

  但是情況似乎慢慢在改變中,哀嚎聲逐漸變成喘息聲……玉華逐漸感到下體有著灼熱感,且陰道內奇癢無比;而小高亦感到雞巴無比的腫脹,龜頭似乎快要爆開來,而屁眼亦感覺騷癢。

  “時機成熟了,這對淫蕩的夫婦可以接客了。”美眉冷冷的說道。

  此時神秘女郎拿起電話,撥完號碼接通后說道:“小李,貨物準備好了,你們可以過來玩耍玩耍。哈哈……但別忘了要帶現款及藥來……咱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神秘女郎一邊撫摸玉華的下體,一邊說著。

  此時玉華咬著下唇,盡量不呻吟出來。

  “對了,上次你們買回去那對姐弟,你們還滿意吧?”神秘女郎說著說著,便將中指冷不防的插入玉華的下體,玉華再也忍受不住,“唉”了一聲,流出大量的淫液。

  “李老板,我們晚上九點老地方見羅!”神秘女郎將食指放入口中舔了舔,“小妹,這蕩婦的淫水還真騷呢!”神秘女郎對著美眉說道。

  “大姐,你是否又動了凡心,想要好好疼疼這小蕩婦?”美眉淫笑著。

  “哈哈!真是知我莫若妹呀!看我的表情就知我想做啥。”

  “我的好姐姐,這回你又想到啥好點子?快讓小妹我見識見識。”美眉臉上似乎露出極爲期待的表情。

  此時神秘女郎將桌上花瓶上的百合花拿起來,並用花蕊輕拂玉華的乳暈。受到注射藥物的催化,此刻的玉華全身極爲敏感,那對早已突起的乳頭受到如此的刺激,變得更加堅挺,而玉華爲了隱藏自己早已泛濫的春意,也早已將下唇咬出斑斑血迹。

  “蕩婦,這樣就受不了?那將來你性奴隸的生活可有得受的。爲了你好,我今晚可要好好調教調教。”

  此時神秘女郎從皮包中拿出兩個類似耳環的銅圈,銅圈上有個針扣,而銅環內徑,其大小約如五元硬幣般。神秘女郎將花蕊由玉華的乳暈慢慢移至私處,在神奇的小豆上百般撫弄,使得玉華淫水早已濺濕了整個床單,乳頭更是挺得不能再挺。而神秘女郎就在玉華快要到達高潮時,將銅環狠狠的扣在玉華的乳頭上。

  “啊……”一聲慘叫,玉華幾乎快昏死過去,即將到達的高潮,立刻跌入萬丈的深淵。

  此時玉華的右乳滲出斑斑血迹,“哈哈哈……”房內有著兩男兩女的笑聲。而嘴巴被塞住的小高也只能無助的望著玉華,看到妻子的被痛苦淩辱,小高內心卻有著一份莫名的興奮,龜頭上的馬眼也滴出了透明的液體。是藥物的作用嗎?還是小高內心早有此非份之想?

  “大姐,高先生,就讓我來吧!”美眉奸淫的笑著。

  “那很公平,去吧!”神秘女郎貪婪的看著玉華,似乎並不在意小高。

  美眉從口袋中拿出一根約十公分長的針,針尾有個小圓頭,里頭裝著黑色的墨汁。

  “小妹,你又要寫你的大作了?”神秘女郎暧昧的問。

  美眉微微笑著,便將針頭往小高的背上刻字,每一次針頭扎一下,小高的背肌便顫抖一次,雞巴卻更爲膨脹。一字一字的刻著,小高的額頭滴下汗珠,就如同龜頭上的馬眼流下淚珠般。

  而神秘女郎在玉華稍微回神后,又將左乳頭釘上銅環,使得玉華又再度昏死過去。

  陣陣的喘息及哀嚎聲,夾雜著參差的邪笑聲,劃破了寂靜的夏夜。

  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叩門聲:“我們是警察,快開門!”

  以上是偉柏網友的集體創作……沒啦……下面是自己加的。

  “糟了,警察來了!”美眉說,將頭從監視器那兒別了過來:“好像是霹雳小組。”

  “绫兒,你不要大驚小怪嘛!做我們這一行,要是怕事就成不了事啦!”神秘女郎“咯咯”的笑著,手里還不斷地把玩玉華的花蕊,玉華苦悶地哼了一聲。

  原來那位美眉就叫做绫兒。

  “好吧……”绫兒走近神秘女郎身旁,悄悄的說:“那待會就看你怎麽變戲法羅……我的好玫姐。”

  說著說著,將雙手輕輕搭在小玫的肩上,將身體倚在小玫的懷里。小玫左手抱住绫兒的纖腰,右手擡起她的臉,輕輕的撫摸道:“看著好了绫兒,我會給那些害死我們父母的警察好看的!我要他們永世不得超生!”小玫恨恨的說。

  “別氣了玫姐,警察也不全是壞人啊!我們的目的只是要找出我們的仇人。不是嗎?”绫兒撥弄著小玫的長發,在耳邊悄悄的說。

  “說的也是,可不能小不忍而亂大謀啊!”小玫說完,毫不猶豫地將嘴湊向绫兒的唇,用舌尖來回的舔著……

  绫兒的唇意外的豐滿,每當玫姐的舌尖輕輕的點一下,绫兒的身體就顫抖一次……藍色小水滴內褲上滲出與穿著它的主人的稚氣,不相稱的蜜汁簡直就像是做愛的機器一般。

  “玫姐……”眼中充滿狐媚的眼神,整個身體癱在小玫的懷中。也許绫兒早已被小玫調教成性愛的奴隸了吧!

  “我們數層的大門十分堅固,加上要找到這密室,大概還要十分多鍾吧!”小玫望著秘密的出口:“哈哈哈!你們等著看吧,看我人稱殺手之王者的父親教出來的女兒,可要給你們帶來地獄般的演出了。等著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