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號上的婚禮

 “啊,又快到情人節了,好羨慕那些能在情人節里一起浪漫的情侶。”纖細白皙的手指敲擊著磨得光亮的鍵盤。

  “呵呵……你羨慕什麽?你不是還有我嗎?”屏幕上一個叫“孤寂無邊”的人回答道。

  “你?你要是能從屏幕里跑出來就好了。”鍵盤前的女孩兒凝視著屏幕,那晶瑩剔透的眼眸流露出了一些傷感。

  “哈哈……別著急,我順著電線爬過去。”

  “哈哈……”云嬌嬌被孤寂無邊的話語逗得笑著捂住了嘴。

  “其實你也不必這樣傷感,你現在還是一個小孩子嘛!”

  孤寂無邊的話語讓云嬌嬌嘟起了粉嫩的小嘴。

  “我不小了,再過11個月我就18歲了!”

  “好,好,你是大姑娘了,難道你就沒有找過一個自己的情侶陪你過節嗎?”

  “這怎麽可能,找一個情侶,我叔叔一定不會答應的。”

  接著屏幕上就是一陣的寂靜,對面的那個知己好像陷入了一陣沈思……

  云嬌嬌盯著屏幕等待著“孤寂無邊”的回答,在飛往火星旅程的這一個月里,她一直同這個素未碰面的男生聊天。

  因爲量子通信的費用很高,她不可能同這個男生直接視頻對話,更不可能用量子通信爲他們單獨開辟專線,她現在只能夠通過公共量子通信渠道連接地球的中繼站,再從那里與這個男生發來的信息做信息交換。

  不過雖是這樣她也十分滿足了,在這個沒有日夜的下等艙里生活,好像就是住在一個牢籠,把她和這里的三千多人都囚禁在里面無法逃脫。

  珊瑚號是一個豪華飛船,里面的生活面積足有200平方公里,按說這樣的面積足夠這三千多人的生活了,可這里百分之九十五的地方都僅供有那不足500人的富人占有,而云嬌嬌和那些沒錢的人都只能擠在剩下的百分之五船艙當中。

  公共餐廳、公共廁所、公共休息廳、公共娛樂廳、公共浴室……一切都是公用的,僅有在晚上睡覺的時候才能擁有自己一間不足7平米的客房。

  簡易的單人吊床,簡易的吊折桌椅,簡陋的壁櫃……一切似乎都是臨時的,這間屋里似乎本來就應該是一個空無一物的單人牢房。

  云嬌嬌坐在終端視頻娛樂器的屏幕前,手里敲擊著臨時裝上的古董109鍵盤。

  這個嵌入式的三十寸的視頻娛樂器,雖然看上去還算過的去,但每天10兆的流量少的簡直讓人受不了。她每天只能用這10兆的流量跟“孤寂無邊”聊天,剩下的時間就是看飛船提供的從公共頻道傳送過來的電視節目。

  “輕舞漫步,你還在嗎?”孤寂無邊終于有了回音。

  “在。”云嬌嬌的手指飛快的敲擊著。

  “你現在到哪兒了?”

  “嗯,這……”云嬌嬌敲了兩個字后,用雪白修長的手指點擊著屏幕,在聊天窗口旁又開啓了一個地圖窗口,這是一張太陽系的星圖,里面清楚的標注著八大行星和剛發現的第九顆行星“堤喀”的位置,這幾顆行星構成了星系圖中的參照點。

  “我們在靠近火星公轉軌道的附近,明天就可以到達阿利維亞電磁跳躍站了。”

  “哇,阿利維亞電磁跳躍站?那里十分偏僻啊,你們爲什麽選擇這條線路。”

  “是啊,這里安全啊,而且這里的跳躍站可以直達火星,船長說這周圍都沒有飛船,所以一旦有人進入附近空域,他們就會立即發覺的。”

  “呵呵……你們還怕太空海盜嗎?你們不是有宇宙聯盟的維吉斯號和天行鳥號兩艘護衛艦護航嗎?”

  “是啊,但是在昨天,他們就回去了,他們說,這里離火星公轉軌道很近沒有海盜出沒,所以我們是安全的。”

  “啊,這些家夥真不負責任。”

  “是啊,不過,這里確實讓人感到很安全的,周圍一個同行的飛船也沒有。”

  “嗯,那就好。你們明天大約什麽時候能到達阿利維亞跳躍站?”

  “船長宣布的是,淩晨七點,他說飯后八點鍾正式跳躍,之后只用4小時就能到火星軌道的安迪太空城了。”

  “嗯,那就祝你們早日到達吧!”

  “謝謝!”

  “好了今天到這兒吧,估計你的流量也用的差不多了吧?”

  “哈哈……沒關系。”

  “下網之后,你會想我嗎?”

  “會,當然會,我還想和你見面呢?”云嬌嬌打著字,用力的點了點頭。

  “爲什麽?”

  “我喜歡你。呵呵……”云嬌嬌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就在這時,云嬌嬌的門外響起了門鈴聲。

  “好了,有人來找我了,我們明天再聊。”

  “明天?是今天吧?情人節快樂!”

  “啊?都過了淩晨了嗎?”

  “剛剛才過,記得你說的話呀,你喜歡我啊。”

  “嗯。”

  “其實,我也很喜歡你。”

  “……”

  云嬌嬌中斷了聊天,起身到了房間門口,打開了門。

  敲門的是她的叔叔。

  “叔叔,都這麽晚了,你有事嗎?”

  “是啊。”她的叔叔點點頭,沈聲道,“我來跟你說一下你爸爸的事情。”

  “我爸爸?”云嬌嬌心里一驚連忙的打開門問道,“他怎麽了?”

  “我們進去聊吧。”

  云嬌嬌的叔叔沒有理會她的表情,徑直地走進她的房間,此時云嬌嬌這才注意到,原來他叔叔身后還跟著一個穿著講究的中年人。

  兩人進了房間,云嬌嬌急忙問道:“告訴我,我爸爸到底出了什麽事?”

  “嬌嬌,我來介紹一下,這是你爸爸公司的聯絡經理,他在上等艙住,剛才剛接到火星開發公司的消息,所以特地到這里來正式的通知你。”

  “通知我?”云嬌嬌的心情不由得一沈,她感到好像有什麽事情將要發生。

  那個穿著講究的中年人面沈死灰,一副嚴肅的樣子,不知道爲什麽,云嬌嬌看著這個人總是覺得別扭,她不喜歡這個中年人。

  “咳!”中年人咳嗽了一下,然后道:“我…剛接到火星公司傳來的消息,兩個小時前,火星開發基地發生了一次地震,對開發基地造成了很大的破壞,這次災害我們公司損失了三十三億的星元,還有七百五十名員工……”

  “什麽?”云嬌嬌驚愕的張大了嘴。

  “經當地的災難核查小組證實,你父親也在這次災害中遇難了。”

  “啊?天哪!”兩行淚水從白皙的粉面上淌了下來。

  “嗯,公司得到了證實的消息,就立即通知了我,並向我彙過來你父親的撫恤金。鑒于你現在還未成年,于是我就把這筆錢打到了你的監護人,你叔叔的賬戶上了,現在我對你進行正式的通知。”

  時間仿佛一下子凝固了,周圍的一切也變得特別的安靜,只有下等艙的換氣扇低沈的響著。云嬌嬌眼前一片的模糊,淚水遮住了她的視線,她呆呆的望著天花板,感覺整個房頂好像都在轉動。

  不知道何時,他叔叔已經離開了船艙,只剩下了那個中年人。

  那個中年人看著呆呆仰望天花板的云嬌嬌,不由得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啊——”云嬌嬌大聲地驚叫起來。

  中年男子一手摟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嘿嘿的淫笑道:“小美人兒,你叔叔已經把你賣給我了,我們已經簽訂了正式的協議,從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奴了,哈哈……”

  云嬌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沒想到她的父親剛死,她叔叔就霸占她父親的撫恤金,還把她賣給了這個人當奴隸?

  沒有了親人的養育,沒有了錢,她的命運將會如何?她簡直不敢想象。

  在太空生存每一立方米的空氣都是要用錢買的,所以如果分文沒有,也就等于沒有了生存的權利,這些人要麽去賣身給人當奴隸,要麽就去死。

  此時的云嬌嬌想到了死,可是她卻還有一絲的眷戀,那就是“孤寂無邊”。

  那個中年人把云嬌嬌按到床上,開始撕扯她的衣服,起初她還拼命的反抗,結果身上被中年人狠狠地打了幾拳,疼得她眼冒金星幾乎昏厥過去。

  眼見她的鞋襪和褲子被撕扯著扔到了地上,忽然走廊里響起了恐怖的警報聲。

  “啊?”那個中年人一愣,停下了手。

  一個女聲在通道里重複的播放著警報:“警報!警報!有海盜船從阿利維亞跳躍站快速接近。請大家快到緊急甲板,那里有救生艇在等待著你。警報!警報……”

  “海盜?該死的!”中年人扔下了云嬌嬌,一提褲子飛快的跑了出去。

  云嬌嬌茫然的躺在簡易床上沒有起身,她裸露著僅穿著內褲的大腿,她的上衣也被撕開露出了乳罩,此時的她已經萬念俱灰,她不知道自己活著還有什麽意義。

  門外,本來安靜的通道人聲鼎沸,有驚叫的,有謾罵的,還有啼哭的。緊急甲板救生船是有不少,可是哪里可以滿足如此多的逃生者?

  沒過多久一陣陣巨大的爆炸聲,把云嬌嬌從癡呆中驚醒過來。整個飛船在這恐怖的聲音中震顫……

  “警報!警報!飛船的艙壁破損,緊急藏門將在二十秒鍾關閉,請您立即穿上宇航服或進入生命保障球。”

  在飛船里上等艙的富人都是人手一件的艙內宇航服,可以保障飛船破損時迅速逃生。而下等艙只能是利用廉價的生命保障球暫時保命,這種球上自帶著二十分鍾的空氣,另有一支管子可以連接飛船的備用供氧系統。

  走廊上安靜了下來,隱隱的聽到了有人不住地哭泣。

  氣壓在慢慢的下降,云嬌嬌覺得自己有些喘不上氣,全身的肌肉像要像炸了一樣的向外膨脹。

  云嬌嬌不能忍受在這樣的低氣壓下死去,她強打著精神拉開了裝有生命保障球的艙門……

  那透明的氣球有一個管子接在了牆上的備用供氧系統,云嬌嬌光著腳雙手抱住雪白的雙腿,緊縮在這僅有一米多的空間里。

  隨著氣壓的下降,周圍也變得越來越冷。

  警報聲不見了,生活艙的送風也停了,飛船停止了維持重力的自轉,船艙里變成了無重力的空間。

  云嬌嬌的身體飄在了空中,本來感覺不大的生命保障球也顯得寬敞起來。由于氣壓的下降,生命保障球外的聲音也變得模糊不清了。

  云嬌嬌擦干了淚水,她靜靜的團縮在透明的球內,她好像是在等,在等什麽呢?沒有人知道……

  通道里就響起了微弱的足聲,那不是跑步的聲音,也不似走路的聲音,而是磁力鞋吸附在金屬地板的聲音。

  一個穿著宇航服的大漢出現在了云嬌嬌的船艙門口,他往里面看了看,一眼就看到了躲在生命保障球里的云嬌嬌。

  “輕舞漫步?”

  云嬌嬌聽到了有人叫她的網名心里一驚,急忙看向進來的大漢。

  那大漢身材魁梧,身上穿著連體的宇航服,那是一種高級的宇航服,其價格不是云嬌嬌這樣的窮人敢問津的。大漢的臉被頭盔面罩遮著,她看不到大漢的樣子。

  呆望了半晌,云嬌嬌傻傻的點了點頭。

  “哈哈……哈哈……”

  凝視著她的大漢發出了一陣得意的狂笑,他伸手拔掉了云嬌嬌生命保障球的管子,由于空氣泄漏,保障球的管子上的閥門立即關閉,備用的供氧系統開始啓動。

  “你……你要干什麽?”云嬌嬌驚恐的看著那個大漢,她知道此時在這個透明球里,她的生命只有二十分鍾,之后,她將會因得不到氧氣而窒息。

  “小美女,不要緊張,我是孤寂無邊。”

  “什麽?”云嬌嬌驚愕的張大了眼睛,這……這怎麽可能?她的孤寂無邊是那麽的溫柔、那麽的善良、那麽的風趣幽默,怎麽可能……怎麽可能是一個海盜呢?

  “怎麽樣?沒想到吧?是你說要見我的,怎麽又不想見了?”

  “我……我……”云嬌嬌的聲音有些生澀,她從來沒有真正的面對過一個海盜,聽父親講海盜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面對眼前這個海盜,她不知道會不會她一句話說錯,就會死于非命。

  “哈哈……我早就從和你聊天的感覺中,覺出你是一個美女,可怎麽也沒想到,你竟然會是這麽漂亮。”

  孤寂無邊嘿嘿的淫笑,這笑聲讓云嬌嬌渾身發冷,她不由自主地又抱緊了自己的雙腿。

  大漢把云嬌嬌生命保障球提到了半空,云嬌嬌的身體在透明的球里不受控制的慢慢轉動……

  “哦,內褲很漂亮,你平時在船艙里都是穿成這樣跟我聊天的嗎?哈哈哈……”

  “不……不是!”云嬌嬌拼命的搖頭,恐懼和羞愧又讓她的眼睛濕潤了。

  “不是也沒有關系,馬上你就是了,哈哈……”說著孤寂無邊拖著生命保障球向艙外走去,不過沒走兩步他又回頭笑道,“哦,對了,我還得感謝你一下,謝謝你提供了飛船的位置,要不然我們怎麽能這麽快的見面呢。”

  ……

  生命保障球,在那個男人的手里,仿佛是一只孩子手中的玩具氣球,在失去重力的太空船里晃動,在飛舞的氣球中,云嬌嬌的身體不斷的撞擊著球壁。

  在驚叫和恐懼中她的身體團縮得更緊了,她知道這球的外皮很薄,她害怕一不小心那球會被自己弄破。

  漸漸的,氣壓回升了,飛船也恢複了自轉,飛船里又慢慢的有了重量。

  云嬌驕被帶到了飛船的富人區,那個大漢直接把她拖進了一間最豪華的總統套房。

  這還是她第一次來到富人區,周圍的一切都顯得富麗堂皇,這里沒有了惱人的換氣聲,周圍的一切都顯得那麽安靜。

  豪華飛船的總統套房,寬大的讓她不能想象,華麗的地板、豪華的牆壁……

  在太空環境,水比金更彰顯財力,客房內到處都是與水有關的主題。即使是在外面的客廳,還可以欣賞高達十幾公尺的水族箱。除此之外,總統套房內還觸目皆金,連門把、沙發、茶幾、吊燈,甚至是一張便條紙,都“爬”滿黃金,但每個細節都優雅脫俗。

  在牆上挂的畫則全是真迹。整個套房都讓人感受到無與倫比的尊貴。

  “怎麽樣?看傻了吧?”孤寂無邊嘿嘿的笑著問道。

  云嬌嬌沒有回答,孤寂無邊又道:“哼!你看那幫有錢人,平時都在作威作福,連一個住處也弄得金碧輝煌的。哈哈……現在老子也要享受一番。”

  他低頭又向云嬌嬌道:“小美女,我叫約翰,是這群海盜里的首領,怎麽樣?在這里讓你與我歡好不虧待你吧?”

  “不!不要!”

  “不要?在這里你只能做兩種女人,一種是我的女人,另一種是大家的奴隸!好了,我喜歡你,不希望你成爲奴隸。現在我帶你去浴室……”

  總統套房的浴室分有男女浴室,約翰把云嬌嬌拖進女浴室更衣室,哈哈地笑道:“你在這里洗澡,我在對面。現在外面很亂,你可不要自己偷跑出去,告訴你,沒有我的保護,那幫家夥會把你吃了的,聽見了沒有?哈哈……”

  說完,約翰竟然揚長而去。是啊,他不擔心自己跑掉,畢竟這里已經成了海盜的天下,被拖到這里的時候,云嬌嬌已經看到不少的海盜,用貪婪的眼睛在窺視著自己。

  再說,在這個茫茫的太空,沒有飛船她又能去哪呢?

  云嬌嬌打開了生命保障球的密封口從里面站了起來。

  要是往常,她來到這樣豪華的浴室,她絕對會像三歲的孩子一樣欣喜如狂,不過在剛才的短短一個小時里,她好像長大了好幾歲,她不願去當奴隸,一想到要天天承受所有海盜的一次次淩辱,她就毛骨悚然,現在她已經沒有了選擇的權利。

  她慢慢地脫去被汗水濕透的衣服,赤裸著身體茫然的走進浴室……

  洗完了澡的云嬌嬌被約翰用繩子捆住了雙手,繩子在她的乳房上下各繞了幾圈,勒住了初見成熟的乳房。她背后的繩子被吊在天花板上,那里有專門的滑輪,可以想象這里是專門給有錢人調教奴隸用的,云嬌嬌的右腿也被高高的吊起,她滿是陰毛的私處,毫無遮掩的袒露了出來。

  云嬌嬌閉上了眼,看來被人淩辱是今天必會發生的事情了,先是那個爸爸公司的聯絡經理,而現在是她網上魂牽夢繞的孤寂無邊。

  約翰緊盯著這粉面含羞的少女,身體一陣陣的勃起,他貪婪的摸索著那雪白的肌膚,盡情的親吻著那粉紅微熱的臉蛋。

  這就是輕舞漫步啊,真是人間的極品。

  約翰好像是撿到了一個寶,面對著云嬌嬌雪白的身體,他並不急于占有,而是細細的賞玩著。

  云嬌嬌的相貌秀麗動人盡顯東方美女的清雅。她的身體苗條可人,絕對沒有半點的贅肉或過于清瘦。她白皙的皮膚柔嫩而有富有彈性,豐滿的乳房上不大不小的乳暈和圓滾的乳頭都是那誘人嬌豔的玫瑰紅色。

  約翰的雙手撫摸到了云嬌嬌的下體,那不爲人知的私處讓他著迷,濃密有致的陰毛有形的生長在兩腿的中間,被吊起的右腿讓邊沿依然白皙的蜜穴,微微的張開了一個粉色水嫩的小口,一股處女的溫香味道從里面散發出來。

  約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感受著那處子迷人的味道。

  “輕舞漫步,你真的好美啊。連你的身體都散發出如此誘人的香味。”

  云嬌嬌緊閉著眼睛,默默地等待著,等待著承受一切……

  約翰並沒有掏出自己的陽具,他先要好好的享受這個人間的極品。

  他的雙手撫摸著她的身體,柔滑的肌膚在手指的撫摸下,顯得更加青嫩而富有彈性。約翰把臉也貼了上去,在云嬌嬌的兩乳之間不斷地摩擦。

  他感覺云嬌嬌整個人就像絲做的絹人,渾身上下就是一個最美的工藝品。

  云嬌嬌被約翰摸得癢癢的,她強忍著不去呻吟,可是她的身體卻不由自主地産生了一陣陣的亢奮。

  約翰掰開云嬌嬌的下體,把一根手指慢慢的放了進去。在那里已經被約翰摸得愛液淋漓,手指的進入讓云嬌嬌深深的喘了一口氣,潤濕嫩紅的軟肉在云嬌嬌的喘息中抽搐一下。

  真是人間的極品,約翰擺弄著那處女幽香的秘徑,他感到自己的內褲緊繃的簡直就要勒出血來。

  他拔出了手指,猛力的退下內褲,那赤紅的大肉棒如貪婪的大蛇,猛地擡起了它那潮濕緊繃的臉。

  停下了被人的擺弄,云嬌嬌微睜開緊閉的雙眼,映入眼簾的竟然是這碩大的肉棒。

  她不由得驚呼了一聲,她雖然沒有真正見過男人的東西,但可以想像那個粗大的東西會給她帶來如何的痛苦。她使勁扭動著身子,可是她此時就如同待宰的羔羊,根本無法躲避將要發生的一切。

  約翰用手沾了沾云嬌嬌下身的淫水,把它抹在了自己的肉棒上,處女的溫香如同最刺激的淫藥,他感覺自己的肉棒又勃起了一下,腫脹的簡直就要爆炸開來一樣。他再也等不起了,把肉棒對準云嬌嬌的小穴,一下子捅了進去。

  “啊——”撕心裂肺的疼痛從下身傳來,這痛苦地感覺讓云嬌嬌差點昏死過去,此時她的身體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感覺,只有下面的身體一陣陣傳來了鑽心的疼。

  其實約翰已經很輕柔了,他愛惜這個少女,不光是因爲她是他所見到的極品,也是他與她長時間聊天積累了感情,他就像一頭雄獅遇到了一只舍不得吃掉的羔羊,慢慢的一點點地愛撫,生怕自己的動作太大,讓她經受不起馬上死去。

  云嬌嬌的淚水不自主地泉湧而出,她慘叫著忍受著那一下一下的痛苦,淚光中的天花板仿佛是一個人間地獄,一個沒有盡頭的地獄……漸漸的,陣陣酥麻從下體傳來,竟然緩解了那抽插帶來的撕裂般的痛苦。

  她不知道那是一種什麽感覺,只覺得那種酥麻,逐漸的麻痹了她的雙腿和那不斷被人摩擦的地方。

  “啊……哦……”云嬌嬌的聲音,從剛才的慘叫變成了無意識的呻吟。

  約翰聽著云嬌嬌的浪聲,身體不斷的充血,下身那被溫暖的軟肉緊縛的感覺讓他痛快地簡直把持不住。他一下一下的艱難挺進著,從最初的淺試,到后來逐漸的深入,直至他粗大的肉棒頂到了云嬌嬌嫩宮的徑口。

  西方人天生就是以粗大著稱,而東方的女性卻多爲小家碧玉,更別說一個是云嬌嬌這樣一個還未成年的少女。

  不過在經曆極度的痛苦之后,一陣陣的快感竟然從酸麻中絲絲的傳來,充斥著云嬌嬌的大腦。云嬌嬌的身體開始發熱,雪白的皮膚慢慢的改變了顔色……

  “啊哦哦……”云嬌嬌的身體抽搐著,她竟然達到了欲望的高潮。

  可約翰好像並沒有滿足,他還在不斷的加勁,一下、一下,他的頻率明顯一次高過一次,云嬌嬌的下體也隨著他激烈的動作慢慢的發熱。

  “啊……啊……”云嬌嬌的高潮過后,又一次被約翰挑起了欲望,她痛苦的掙扎了一下,慘叫和淫聲交織在了一起。

  “哦……”在約翰的長聲歎息中,一股股的精液射入了云嬌嬌的下體,云嬌嬌此時已經昏厥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云嬌嬌從昏厥中清醒了過來,她發現自己還是全身赤裸著,她的雙手依然被捆在身后,不同的是那不再是繩子,而是一條白色的柔滑絲帶。

  她的雙腿雖然沒有在捆綁,不過都已經麻痹的不能動彈了。

  “你醒了?”

  云嬌嬌擡頭發現約翰走了過來,原來他一直都守在她的身邊。

  云嬌嬌不知道如何面對這個掌握她命運的、昔日的網上好友,她沒有說話把頭扭向了床內。

  約翰也不在意,徑直走過來,坐在了她的身邊。

  “輕舞漫步,你生我的氣了?不喜歡做我的女人?”約翰說著,貪婪的賊手撫摸其他的乳房。

  云嬌嬌沒有回答,她感到一陣陣麻酥從乳頭上傳來,可無奈自己卻沒有辦法阻止。

  “哈哈……小美人兒,看著我笑一笑好不好?我還是我,還是那個愛你的孤寂無邊。”

  云嬌嬌還是沒有說話,不過她的乳頭不再像當初那樣被約翰摸得難受,而是隱隱的有了一種舒服的感覺。

  “美人兒,情人節快樂,這是我給你準備的禮物,你就在今天嫁給我吧,我太喜歡你了……”說著約翰從懷里掏出來一條價值連城的鑽石項鏈。

  云嬌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疑惑的看著那金光閃爍的項鏈,她以爲約翰只是把她當做私人玩物,可沒想到約翰卻在向她求婚啊!

  “寶貝兒,這條項鏈是貝雅特麗絲女王賜給瑪格利特男爵夫人的禮物,價值超過了珊瑚號這艘豪華飛船,我現在向你正式求婚,並把這條項鏈送給你,答應我吧。”說著他把項鏈戴在了云嬌嬌的頸上。

  對于約翰的感覺,她自己也說不清楚,他和自己在網上見到的孤寂無邊完全不同,但也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現在的云嬌嬌可以說已經是走投無路了,她出生的地方是火星軌道附近的卡倫城,對于太空城出生的孩子,從小就有一種無形的壓力,那就是你生活的每一分鍾都需要付費。

  小時候她靠父母撫養,十歲的時候母親在空難中去世,后來就只能靠她的父親,父親的工資不高,勉強支撐她完成了基礎教育,后來父親找到了火星開發的工作,這是一個世紀工程,其收入是他父親工資的十幾倍。在那些日子,她靠著叔叔照顧,父親的工資足以支付他們二人的生活,和她上學的費用。

  可沒想到這次假期她來看父親,父親卻去世了。更讓她沒想到的是,貪婪的叔叔竟然把她賣給了別人。對于她來說已經沒有家了,而她這樣在太空出生的孩子是沒有資格到地球定居,她要生存,她要空氣,她就必須工作,可一個沒有完成學業的女孩子,哪個工作能夠勝任呢?

  這個答案顯而易見,那就是性奴!以出賣肉體,放棄靈魂爲代價作人家的玩偶,可是這樣的日子能活多久呢?她不敢往后去想。

  “怎麽樣?輕舞漫步。”約翰的雙手都伸到了云嬌嬌的身上,那白皙的身體輕柔的好像能擠出水來。

  云嬌嬌慢慢地睜開了眼,她沒想到一個海盜頭兒竟能對她如此的溫柔,其實,他完全可以像對待其他人那樣,把她當作奴隸,那樣他想怎麽蹂躏她,她都沒法反抗,可是他沒有……

  云嬌嬌凝神的看著他,這是她第一次正式的看約翰的臉,那是一張三十多歲成熟的臉,他的相貌不能說是不英俊,只是他的眉宇之間帶了一股隱隱的殺氣,叫人毛骨悚然。

  不過此時的他,眼睛里充滿了溫柔,仿佛如同一只乖乖的小狗在對她搖尾乞憐。

  “你願意把我當作你的夫人,讓我擁有你同樣的權利?”

  約翰先是愣了一下,隨后又不斷地點頭,在他看來一個小女孩兒有多大的能耐去掌控那幫亡命徒?他也不怕她跑掉,要知道作爲海盜,終身都要被宇宙聯盟的刑警通緝,就算她跑到天涯海角,最終還得依仗海盜活命。

  云嬌嬌雖然心里已經沒有了拒絕的理由,可她還是要了搖頭。

  “爲什麽?你難道嫌棄我是一個海盜?”約翰說著皺起了眉頭。

  云嬌嬌知道現在該是適可而止的時候了,她滿腹疑慮地擡起水汪汪大眼睛,天真地問道:“我叫輕舞漫步,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女孩兒。可要嫁給了你,成爲了太空海盜,那我還能是輕舞漫步嗎?”

  “哈哈哈……”約翰聽了不由得大笑起來,“既然你不能成爲輕舞漫步了,那索性就叫豔舞漫步吧,不過是只有我才有資格看的豔舞。”

  云嬌嬌聽了約翰的笑話,慢慢的笑了。

  她知道作爲海盜,約翰不可能只鍾情于她一個女人,也不可能與她厮守一生,但他比那些道貌岸然的衣冠禽獸更加的真實更加的可信,因爲他不可能也沒有必要欺騙她,最重要的是在這里她得到了尊重,這比任何東西都更加珍貴,她還需要什麽呢?

  她笑了,她的笑容如同春天里最美的花朵。

  約翰看著云嬌嬌竟然癡了,他從不缺女人,但卻沒能得到過一個如此美麗動人的笑。這笑容他只能在電影和照片里看到過,因爲他是海盜,沒有一個女人不畏懼他……

  被劫持的珊瑚號和約翰的海盜母船,穿越了被海盜事先改裝過的阿利維亞電磁跳躍站,一頭扎進了茫茫的小行星群帶,在那里有數十萬顆圍繞太陽運轉的小行星,要從那里找到被劫持的珊瑚號無疑是大海撈針。

  約翰目前還沒有打算安排向珊瑚號的所有者,和被劫持人質的家屬討要贖金。因爲他還沒有把這條船值錢的東西洗劫殆盡,而另一個原因是他還需要這艘船的豪華舞廳作爲他結婚用的殿堂,也需要那些船上身份尊貴的客人們爲他捧場。

  格林威治時間二月十四日十九點婚禮準時開始。

  沒有婚紗禮服,豔舞的身上包裹著一大塊雪白的絲綢,將她曼妙的身體和豐滿的乳房勾勒了出來。

  沒有頭紗,總統套房的十幾米長的白色窗紗,經過簡單的制作披在了云嬌嬌的頭上。她的雙手依然被白色的絲帶捆著,不是約翰怕她跑掉,而是他很喜歡她這個樣子。

  她穿著小行星群帶最爲著名的歌星埃文麗亞的華貴高跟鞋,頸上戴著貝雅特麗絲女王賜給瑪格利特男爵夫人的地鑽石項鏈,臉上戴著天鵝毛的面具,拖著長長的婚紗,踏著輕捷的步子,在約翰的擁攬之下,從衆多“來賓們的仰望之中”走上了臨時裝扮的婚禮殿堂。

  主席台前,約翰正式宣布:“豔舞,從今往后就是我約翰的夫人,這片火星空域的地方也就是我和豔舞發財的地方。”

  “賓客們”狗一般的趴在地上,沒有一個敢擡頭說話,只有四周的海盜們歡呼叫好。

  豔舞環視了一遍這幫曾經高高在上的“來賓”,眼睛里露出不屑的輕蔑,在人群里,她竟然看到了那個聯絡經理,她面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只是對約翰小聲地說了幾句,約翰立即叫來了身邊的一個海盜……

  不一會兒那個聯絡經理就被幾個粗暴的海盜強行的按倒在地,撬開了嘴巴,不知道往聯絡經理的嘴里塞了什麽,那個家夥頓時痛苦的大叫了起來,在被拖出殿堂的時候,聯絡經理已經說不出話了,沿途只留下了淒厲的哀號。

  大堂內的所有人,不光是“來賓們”誠惶誠恐,就連海盜們也面面相觑。此時此刻,大家的心里都明白,這位新任的首領夫人絕對沒有表面上看見的那麽柔弱。

  隨著豔舞向大廳里的樂隊點頭,歡快的音樂頓時響起,著名的歌星埃文麗亞三點泳裝赤足上陣,爲婚禮獻上了動聽的歌喉。在這歡笑與恐懼並存的婚禮上,豔舞笑了,笑得是那麽的開心,那麽高傲……

  從那時起,地球和火星之間又出了一個聲名更加狼藉的女匪首——玫瑰天魔。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