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于上了我的初戀

  萬物舒展的春天,天氣是多麽的怡人,馬路上的姑娘們都陸續穿上了薄薄的短裙,五光十色,頓生一片妖娆。我靠著公園的一棵飽經歲月洗禮的老樹,抽了一根煙,等一個人,萱。我無法阻止我的想念,那是怎麽一個女生?

  還記得那年夏天,我十七歲,剛上高二。從很早之前我便已經決定要去文科班了,所以並沒有什麽掙扎,當我走進我高中生涯最后兩年的課室時我就看見萱,我覺得我無法用文字來形容那種悸動,恬靜若水之氣質,淡然淺笑之姿態,我覺得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那一笑的風情。

  我曾經和她在一起過大半年,牽過手,吻過,摸過她豐滿的奶子。也許是迫于學習的壓力,她提出分手,我一向尊重她的決定,于是我同意了。

  “我說分手,你爲何不挽留?”

  畢業那晚,我收到萱的短信。

  “因爲愛你。”我如此回答。

  后來的關系很奇妙,她應該有男朋友了,但我們自從畢業后的兩年以來都不曾見過面,偶爾卻又會發些暧昧的短信,總讓人充滿遐想。在這個從懵懂走向成熟的年紀中,我想象著萱的身體,高中時就豐滿的乳房,打出了數不清的子彈。

  一根煙完,擡手看看手表,快到約定的時間了,不由得一陣緊張,我一緊張便會四處張望,望著望著我真的不緊張了,我忘了緊張。她一身米色,伊人如往昔,黛眉輕蹙,明眸如鏡。我不由想,“也許歲月只能讓她更加美麗動人吧。”

  “張曦揚,你還夠可以的,還學會抽煙了,我都在這看了你半天了!”

  萱的聲音還是很輕,連怪責都不會。

  “萱,我們都有兩年沒見了是麽?”我不動聲色的轉開話題。

  “是啊,我都沒想到就兩年你就學壞了。”萱明顯不上當要揪著我不放了。

  但是我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們在這逛一下好不好。”我拉起她手就開始往公園里面走。

  “其實,這兩年我每天都想見你,你知道麽?”我用略帶憂傷的語氣來說這句話,深情的望著萱的眼睛,將她擁入懷中。

  “我又何嘗不是呢?”萱在我耳邊呢喃道。

  聽見這句話我立刻吻了過去,雙手在萱的腰上遊動著,沿著脊椎,時而遊到背脊,時而遊到她嬌俏的小屁股。舌頭與舌頭越來越纏綿,我的雙手開始有規律的揉動她的臀部。萱開始“唔……唔……唔……”的低吟著,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將萱衣服的下擺從裙子里抽出來,伸到她豐滿的乳房,揉弄著。萱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感覺到她身體里散發出來的熱量,想必我也差不多吧。我開始舔她的耳垂,緩緩的吹熱氣給她,“嗯……嗯……嗯……揚……我們不要……在……在……這里……好……不好……”萱的聲音有點顫抖。

  “萱兒,你知道我每天多想摸你豐滿漂亮的胸嗎?我想舔一舔好不好,讓我含著你可愛的乳頭好不好啊?”邊說邊舔,我從她的耳垂慢慢舔到她雪白的脖子,左手不自覺的加了一把力,擠動著萱可愛的奶子。

  “嗯……嗯……我知道,我們……換個……地方……好……不……好……”

  我帶著萱走到公園的樹林里面,找了一個隱秘的角落,走的時候不忘用右手搭在她的肩上,從衣領鑽進去不停的撫摸她的奶子,一路沒人,但萱還是很怕被認看見,卻又忍不住的低聲呻吟著。我下體脹得都有點發疼了,另一支手便引導著萱的手來撫摸我的雞巴。一條短短的路走了好久,終于走進樹林隱秘的角落里。

  “哦……哦……哦……”萱長長的呻吟了一聲,渾身軟綿綿的靠著我。

  “我可愛的萱兒,給我舔你漂亮的奶子好不好?”我一邊說著一邊解著她上衣的扣子,嘴沒有閑著,在她腮幫周邊吻著,吹著熱氣。

  “嗯。”萱低聲的回應著,一臉的羞紅,很好看。

  我解開扣子后,便順便將萱的乳罩扣子也打開了,輕輕將乳罩推了上去,終于見到我經常幻想的可愛奶子了。舌頭湊上去,開始在那點櫻紅周邊打著圈,慢慢的舔著,雙手很自覺地握著揉動。

  “啊……啊……啊……”萱開始輕聲呻吟了。

  我改舔爲吮,開始吮吸那立起來的乳頭,分出一只手去探尋她裙下的奧秘,漸漸地我摸到那處溫暖潮濕的濕地了,隔著內褲用中指輕輕地按著,揉了起來。

  “啊……哦……啊……不要……”

  萱的阻止聲哪有起到阻止的作用,那麽銷魂,那麽魅惑。我拉下了她的內褲,褪到膝蓋上,手指觸摸到那粉色的陰唇時,心中好享受。還是先慢慢的摸著她的陰唇,蜜穴里的淫水越來越多了,我的手掌都濕了半邊。

  “萱萱,幫下我好不好,摸一下我的雞巴好麽?”

  我將我怒脹的雞巴從褲子里掏出來,牽著她的小手摸我青筋怒起的雞巴,只見她澀澀的幫我套動著,而我就專心的吻她,蹂躏她的奶子,刺激她已經淫水霏霏的蜜穴。

  “萱萱,我好不好啊?弄得你舒不舒服?”我在她耳邊說著,又吹了幾口熱氣,她的耳朵、臉頰全是羞紅之態,好似待摘得蜜桃,充滿了誘惑。

  “嗯……嗯嗯……你……你……壞……”萱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回著,我看的出來她很享受我的愛撫,我便將中指伸入了那充滿淫水的蜜穴去探索。

  “啊……嗯……啊……哦……不要……不要……伸……進去”萱緊閉著眼睛,帶著少女的矜持,在不停的呻吟聲中說不要,手里握著我的雞巴幫我套動著,並且主動的吻我,將香甜的小舌頭伸到我的嘴中,似乎要尋找我的舌頭,我一邊回應著,一邊摳著她的蜜穴,淫水潺潺流出,呻吟聲也越來越動聽了。我看火候差不多了,我就讓萱蹲下來。

  “萱萱啊,幫我舔下一下好不好,我想你舔我,想好久了……”我摸著萱的臉對她說。

  “啊,爲什麽要舔?”萱露出好羞好羞的表情。

  “你舔我會很舒服的,你看它現在那麽脹,脹得好難受。”我一邊摸著萱一邊裝可憐求她。

  果然她試探的開始給我添著,也許是發現沒有異味,臉上的猶豫開始慢慢淡去。

  “萱萱啊,含著它進去哦,對就這樣含著,吸它……”我慢慢的引導著萱給我口交,手自然是沒有停了,雙手不停的擠壓著萱的奶子,擠各種形狀,手感真的太好了。聽著萱的低吟,我就問她,“萱,你和你男朋友做的時候沒有給他含嗎?”

  “哪有你那麽壞,要人家給你含那個。”萱害羞的回答我說。

  只見萱的小舌頭在我雞巴馬眼上舔著轉圈,最后將龜頭含進她的小嘴,一啧一啧的吸吮起來,雖然不是很熟練,但是我滿足我這麽久的願望,我無法言語的爽。我讓萱吞吐的時候手指同時幫我上下套動,我不由得按住她的頭,讓萱動的越來越快,終于一陣酥麻,我狠狠的射在萱的嘴里。

  “唔……”萱說不出話來,只能用唔聲來代替她的抗議。

  我射了四五撥后停了下來說:“親愛的,我好愛你,你弄得我好舒服啊。”

  拔出來后,萱立刻將精液吐到紙巾里,拿出水漱口。我沒等她將話說出來,就從背后抱著她,吻住她的嘴唇,礦泉水砰的掉了下去,但已經沒有時間理會了。

  我讓萱嬌俏的美臀擡起來,將我又重新硬如鐵石的雞巴插進萱那充滿淫水的蜜穴里,里面熱烘烘的、緊緊的,好不舒服,我扶著萱的腰便開始抽送起來。“哦……哦……哦……”萱開始大聲的呻吟起來,不住的向上迎合著。我想起書中大神說的,對于較少做愛的少女,可以快速的抽插讓她很快到達高潮。便開始大起大落招招致命的攻擊,將我忍了兩年多的欲火全部發泄在身下的這個我朝思暮想的女人。每次往前一刺,刺得結實時,萱就叫得特別銷魂。

  “老婆,我插得你爽不爽,是不是比你男朋友插得你舒服。”

  我說這句話時故意用力的猛插了四五下。

  “嗯……啊……你插的……最舒……舒……服……了……”萱吃力的回應著我的話。

  “你應該叫我什麽啊?”

  我繼續用力的猛插萱的蜜穴,萱的下身迎合的越來越來快。

  “老……公……繼續用力……啊……用力插……插……我”萱都不知道自己說著什麽了,下身反應越來越激烈,雙手抓著樹。

  不一會,萱的呼吸急促,肌肉繃直,先到達終點,嘴里一直呻吟著濃濁的“啊”聲。我也加快的抽插了幾十下,滾燙的精液在萱的蜜穴里噴灑而出,射完后趁著雞巴還是硬時又重重的插了萱幾十下,萱又一次高潮了。

  我抱著萱說:“老婆,我會不會插,你想不想一直和我插啊?”

  手不忍的又開始在萱的嬌軀上遊動著,撫摸著這我多想得到的身體。

  “嗯……我好想給老公你天天插我,天天插到我飛起,我第一次那麽那麽舒服。”萱靠在我懷里,羞羞地說道。

  “萱萱……”我捏著她的奶問她:“那你以后經常給我插你好不好?”

  “好,我以后經常給你插。”萱低聲回應著,看來萱還沈浸在高潮中無法自拔。

真是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