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后的日子

 我躺在3平方都不到的出租房的臥室,空著肚子望著發黴掉皮的牆角看了一個小時了,當然,那里沒有花,只有一只黑背蜘蛛在努力的揮舞著肢體織網,我不能出門吃飯,因爲房東已經在門口連敲帶罵了二十分鍾了,雖然我很想出去給那個身高一米六體重一百公斤的潑婦的大嘴巴一套勾擺連擊,可我欠她的……

  ……房租……一個月零三天。

  她已經來了三次,每天一次,罵半個小時,好吧,現在還有10分鍾她就會走了。

  所以我拉起被子蓋住頭。

  退伍2年了,我近視,當初當兵的時候托人做的工作,4年退伍了打算進鐵路才發現,當初是繞過了程序,可是沒拿到安置卡,連黑兵都比不上,家人托人打聽,那個紅彤彤的章,蓋一下要5萬,5萬……于是,我拿出全部退伍費又借了一些錢以后,成了一個光榮的鐵路職工。這是我第一份工作,干了四個月,結束與某一天找站長簽字的時候沒敲門。

  實際我沒看見什麽,除了上身整齊跨坐在引頸高歌狀的站長身上的女辦公室主任的白白的屁股,好吧,我知道我沒敲門不對,我愣在那沒關門是我的不對,被路過的X個同事看到是我的不對,被站長夫人知道是我的不對,可這是工作時間啊!!你們沒有開放的錢嘛!

  事實上,站長不止有開房的錢,還有能力把我調到他最忠實的狗腿子手下當水暖抗管道什麽的,理由是我是野戰部隊退伍的,體力好,要放在最合適的工作崗位上。

  于是我的工作生活發生了根本變化,我做的任何工作……我已經不想回憶了。

  只要想想,我甯可辦病休,出來找別的工作也沒法再干下去,就知道當時的情景了。

  我不會技術,不會溜須拍馬,不擅長交際,沒本錢做買賣,也沒有后台,當兵4年,留給我的除了好身材好體力,還有好戰友!

  于是我又有了新工作,在在本市最大的超市當保安。

  我喜歡這個工作,可以跟那個喜歡聽我吹牛的出納小妹動手動腳,可以跟喜歡我身材巡樓主管聊天打屁。

  除了工資比較少以外都挺好。

  出納麗麗的奶子比主管娜姐的小,可是結實,想到這里就好懷念那次跟娜姐在超市的庫房點貨啊。

  那天娜姐穿著一身黑色的工裝,一步裙的褲子緊緊兜著大屁股,對我一招手,帥哥,來跟我點貨去……于是我屁顛屁顛的跟過去,走在后面可以讓我明目張膽的瞄娜姐的屁股。

  熟透的少婦就是不一樣,這屁股,這胸。

  一彎腰,兩個沈甸甸的凶器就晃來晃去,一走一扭的,眼饞啊,平時說黃色笑話娜姐說的比我都多,有時候還拍一下我的屁股,誇張的說,哎呀,好結實啊,然后就咯咯笑還用哪雙桃花眼勾啊勾的,讓人心火旺盛。

  平時都是有人,可今天進了庫房又這麽勾我……點著點著貨就變成點火了,屁股手感真好,捏到就不想放手了,一把把她拉到懷里,一邊揉她的奶子一邊親,她用蚊子那麽大的聲音說:“不要……”,一邊后退著坐到庫管的小床上,我拿出緊急集合的速度,三下五除二脫掉自己的衣服撲了過去,娜姐用水汪汪的眼神看著我的6塊腹肌,用手一遍摸,一邊說,好壯啊,這聲銷魂的嗓音好像是沖鋒號,我猛的撲了上去,扛起她的雙腿,急吼吼的一杆到底,濕潤滾燙的感覺猛地包裹住我的雞巴,我深深的頂在里面沒有動彈,她壓抑著啊的一聲張開嘴,雙手猛的摟住我的后背,喃喃的道:好……粗,啊……頂到底了……我……要,動動,求你了,動啊,我居高臨下,看著娜姐那爽到扭曲的面孔,感覺著她扭動著的屁股,一手捏著她的大乳房,一手抓著她的腿彎,啪啪啪開始了活塞運動,我當兵是野戰軍,5個100是開胃菜,班長心情好了俯臥撐要做500,心情不好仰臥起坐倒挂著做,退伍到鐵路那孫子站長安排我做水暖抗管道,這些年鍛煉就沒停過,高強度的鍛煉帶來的是強大的體力,遇到娜姐這樣身經百戰的水蜜桃,久沒嘗肉味的我抖擻精神,一場盤腸大戰,最后娜姐不知高潮了幾次迷離著水汪汪的開始求饒,我臂彎擡著她的大腿,側壓在她的身上,一邊挺動,一邊含著她的耳珠說:娜姐,能射在里面嘛,我想射到你的逼里,她閉著眼睛皺著眉頭抓著我的手壓著嗓子說,射吧,射吧……我帶環了……射吧……射吧啊……啊……啊啊……啊……射我啊……啊……啊……用力啊……啊……啊……,我騎著她一條大腿,瘋狂的抽動,娜姐養著頭張著嘴,壓著嗓音嘶啞的叫,操我啊啊……啊……啊……我要啊……,我要來了啊……啊……啊……快……快……啊……啊……啊……隨著她絞著兩條大腿繃緊了屁股,我嘶吼著全部都射在娜姐的水簾洞里,我們休息了一會,打掃戰場,丟掉床單,一前一后走出庫房。

  門口那個肥婆還在罵,威脅我再不給她房租,就巴拉巴拉巴……

  我翻了個身,又想起前台收銀小妹麗麗,這個22的小騷貨,看著清純,實際比32歲的娜姐都騷,經驗都豐富,娜姐結婚早,老公是架子工,東北的保暖工程,成全了一大批人,一個普通的架子工,一年賺個十萬二十萬不成問題,問題是,自從去年摔壞了腰養傷癢了一年都沒好利索,性能力沒問題,可是不敢用力,只能讓娜姐用嘴給他裹出來,或者撸出來,娜姐只能自己搞定,這才成全了我,可麗麗根本就是個史無前例的騷貨,我這麽說是因爲我一個月內至少看到兩次不同的同事把她拉到備品間搞,我搞娜姐從來不帶套,因爲我知道她看起來挺風騷,實際交際不廣,這個騷貨麗麗就不行了,搞她我一定是帶套的,她還說不舒服,老子管你舒不舒服,別中標是真的,這個小騷貨是個極品,爲什麽這麽說呢,據她自己說,(自從10幾歲開始,每天早上都要流水,她都要夾著被子蹭蹭才能舒服,自己以爲是病,誰也不敢說,21歲被喜歡的人搞了以后才知道那是發騷,后來一發不可收拾,每天都要被搞才舒服,甚至上午一次,下午一次,如果沒人搞就自己偷偷自摸。我就是有一次看到她自摸,才勾搭她,沒想到十分容易上手了,然后熟悉了以后她跟我說的,我問她,21歲開始到22歲這一年被多少人操過,她想了想說,十多個人。有網友,有夜店吊的,有同事。最爽的一次是夜店掉的那男的吃藥了,從10點干到第二天早上4點。她喜歡在人多的地方找刺激,還在公交車上被摸高潮過,還讓我給她找人3p,草比的時候最喜歡別人一邊操一邊罵她,是個裝純的騷貨,)

  {此處括號內爲真人真事!}此女十分善戰,但是極品的是,年輕,高潮很快,一次又一次,還沒有節制,能干的自己虛脫。我拿她就是當個純粹的炮友,娜姐不方便的時候就拉她搞一搞,還應她的要求,找戰友3p過她,以前我也沒玩過3p,就找了幫我安排工作的戰友,好事兒要找哥們分享嗎,他一聽,相當感興趣,一拍即合,我們晚上在飯店找了個小包間吃了點東西,因爲事先已經說好是要3p了,我戰友也不客氣,坐在她旁邊,上面說話,下面已經動手摸她的大腿了,據她的說法,一被摸,馬上騷逼就流水了,一頓飯吃的真是濕淋淋水汪汪啊,吃完飯到賓館開了個房間,我摟過她,她馬上墊著腳尖把舌頭伸過來了,含著她的舌頭,一邊脫她的衣服,戰友一看,也不甘寂寞,從后面摟住一只手她捏住她的胸,另外一只手直接摸向了下面,她一邊哼哼一邊把自己脫的光光的,露出毛哄哄的陰毛,果然是性欲旺盛啊,陰毛很重,我一看戰友急哄哄的樣子,嘿嘿一笑,把她推給戰友,自己先去洗個澡,正在洗呢,就聽見外面那個小騷貨開始啊……啊……的叫起來了,隨便洗洗,洗完了出來一看,她一只手扶著牆,一只手把著戰友的胳膊,一條腿站著,一條腿被戰友擡起來,正側著身子被操,戰友的雞巴在她的屄里時隱時現,水順著她的大腿流出一道亮晶晶的水線,我看的熱血沸騰,往床邊一坐,招呼她:“小騷貨,過來舔雞巴。”

  戰友把她的腿放下,她腿一軟,跪倒在地上,爬過來一口含住了我的雞巴,一邊舔一邊擡頭觀察我的表情,戰友單腿跪下在她身后調整了一下姿勢,撲哧一聲又操了進去,她啊的一下,我的雞巴一下吐了出來,我對著她的臉一巴掌,罵道,騷貨,還敢偷懶,她趕緊叼住我的雞巴,她口活不行,但是很認真,看得出來是很用心的去學習的,深喉也願意,看著她眯著眼睛享受的含著我的雞巴,小手撸,揉蛋蛋,套雞巴,舔屁眼,后面被我戰友啪啪啪的操著,那天晚上不知道搞了幾次,回複好了就上,第二天她跟我說逼都讓我們干破了,我們倆還腿都軟了呢,戰友說開車油門都要用力才能踩,呵呵,后來我問她,還想不想3p了,她考慮一下,說4p最多了,多了受不了,嘿嘿,真是個騷貨,不知道以后她的老公能不能滿足她。

  超市的日子過的很清閑,很性福,直到有一天,我只是輕輕的推了一下一個打算上去打收銀小妹的婦女,我發誓我真的只是要分開那個老女人,然后她就跟被我用180°回旋踢踢中腦袋了一樣,開始在地上打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