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俱樂部之片段

妻子若依的性子非常之好,說話聲音很輕,總是給人一種軟軟的感覺,圓圓

的臉蛋,尖尖的眉毛,笑起來嘴角邊有兩個迷人的酒窩。那時第一次來俱樂部的

時候,她楚楚可憐的樣子讓幾個工作人員都下不去手。

  緞子般光滑的肌膚,個子不高卻很勻稱,兩顆飽滿的奶子配上豐腴雪白的肉

體,尤其讓人心動,激起每個男人內心最深處的欲望。而幾次之後,縱然已經接

受了這種刺激的性愛遊戲,她每次依然表現的如小白兔般羞澀與驚慌,這也是她

在俱樂部如此受歡迎的原因。

  即使是我,如果不是見過那段錄像:她雙手串花似的綁在身後,上身被壓在

沙發上,雪白的臀部高高翹起,眼眸在極度的性欲中迷失,嘴巴在陌生男人沖擊

下無力的張開,晶瑩的口水從嘴角淌下。我不敢相信她在俱樂部�玩的如此瘋狂,

我也未曾想到,若依這樣性子的女人居然喜歡被綁著玩,而我每次看到這些錄像

都想把她壓在身下狠狠的操。在俱樂部拍照片上,她雙手反綁在身後跨坐在男人

身上,狼藉的下體被一根又粗又長的肉棒充滿,兩顆雪白的奶子在上下兩道繩索

的束縛下格外誘人。

  不過以後她再也不會拍出這樣的照片,就在現在,這間俱樂部的某個房間�

正在進行一場瘋狂的淫亂盛宴,我的妻子若依也在其中,她雪白的奶子被男人捏

在手中,豐腴的肉體被人壓在身下狠狠鞭撻,我可以想象她的雙手肯定會被反綁

在身後,甚至現在她可能正撅著屁股被人從後面狠操。而每個參加這場盛宴的女

人最後的結果都是被勒住脖子,性感的肉體在一次次瘋狂的顫栗中失去生命,而

此時,我坐在俱樂部的大廳�,在迷幻的燈光下輕啜紅酒。

  這種瘋狂的淫宴在俱樂部每個月都有,自願被玩弄殺死的都是在俱樂部注冊

的人妻,不久以後,她們的屍體會被運出來,然後如同白花花的肉山一樣堆在大

廳中央的圓台上,變成性感迷人的裝飾物。

  若依今天穿著一條白色的短裙,沒有穿內褲,分開的時候,她低下頭的淺淺

笑容依然留在我的腦海�,現在,她那件半年前精心挑選好的裙子一定被扔在一

邊,性感的身體一次次送上快樂的巅峰,直到……

  我突然有個奢望,希望若依忽然出現在我身後捂住我的眼睛,告訴我今天晚

上根本沒有進去。

  時間分分秒秒流過,忽然大廳�一陣騷動,幾輛堆滿雪白肉體的小車被推進

來。俱樂部的男人對著她們指指點點,她們渾圓的大腿,雪白的屁股,那些曾經

用來取悅男人身體已經被榨取出最後的價值,而和往常見到這些在終極遊戲中死

亡的女人不同,我覺得今天似乎更加興奮。因爲現在沒有妻子顫抖著在一邊拉著

我的肩膀,而是在那一堆雪白的肉體當中,她迷人的豔屍已經徹底成爲一件男人

們發洩欲望的工具。

  遠遠的看不清楚女人的臉,我隻能看到一具具雪白的肉體被人擡著扔在地上

堆在一起,有幾個和若依的身材十分相似,讓我內心蕩起一陣陣漣漪,她就在�

面嗎?二十幾具雪白的肉體堆在一起非常可觀,最上面女人豐碩雪白的奶子即使

隔著很遠依然清晰可見,在迷幻的燈光照耀下散發著妖異的光彩,而我迷人的妻

子也在其中。夜深以後,這些迷人的肉體會被挂在大廳中央,她們渾圓雪白的奶

子,飽滿而被灌滿精液的肉穴將呈現給所有人觀賞。

  渾圓的大腿敞開著,大腿根部滿是精液幹涸的痕迹,雪白的肚皮上寫著她們

自己的名字,飽滿的奶子隨車身輕輕搖曳顫抖,我端著一杯紅酒走在雪白的肉林

當中,一張張俏麗的面孔掠過,終于我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她的臉上依然帶

著迷人的嫣紅……

———————————————————————————————————

  性感的身體趴在地上,渾圓的屁股高高翹起,兩條雪白的大腿踢蹬著,被綁

在身後的兩條玉臂拼命掙紮,隨著脖子上的繩索越收越緊,女人性感的肉體瘋狂

挺直。伴隨著夾在她飽滿迷人肉蚌�的假陽具的瘋狂顫抖,一股粘稠的愛液從她

的美穴�噴湧而出。

  「老劉!這是第幾個!」地上的女人停止了掙紮,唯有雪白的大屁股還在一

顫一顫。男人的手臂離開女人的脖頸,她失去生命的肉體像一灘爛泥一般趴在地

上。

  「第九個了!」女人豔屍的不遠處,十幾個性感迷人的豔婦正一字排開跪在

地上,她們的雙手被反綁在身後,雪白的奶子波濤洶湧,纖腰翹臀讓人眼花缭亂。

而房間中央還堆積著幾具豐乳翹臀的豔婦屍體,雙股之間飽滿的肉穴甚至還在向

外淌著愛液,如雪白的肉山般煞是壯觀。

  男人翻開女人雪白的屍體,讓她兩條迷人的大腿淫蕩的張開。美麗的腦袋歪

在一邊,張開的雙唇間舌頭微微伸出,她迷人的尻穴向外淌著愛液,一股清澈的

尿液淅淅瀝瀝的從她下體淌出。

  雪慕華,女,已婚,28歲,市第六高級中學教師,會員編號28775 ,自願接

受終極調教,死亡方式:窒息。閃光燈下,這個叫雪慕華的豔婦被擺成各種姿勢

拍下一張張照片放在死亡記錄中,之後她性感的豔屍也被扔到那堆雪白的肉體上。

  「下一個,該我了吧!」跪在地上的美婦站起,雪白的奶子顫巍巍的抖動,

愛液止不住的從她下體噴湧而出。

  「叫什麽!」

  「徐豔!」女人如剛剛的雪慕華那般撅著屁股趴在地上,渾圓的臀部高高翹

起,閉上眼睛等待著自己最後時刻的到來。

———————————————————————————————————

  五具雪白的肉體呈坐立狀固定在奇怪的金屬支架上,繞成一個半圈,雙手反

綁在身後,交叉著固定在一根圓杆上,雪白的美腿淫蕩的分開,黑色的橡皮帶從

她們雙乳上下繞過,把她們身體牢牢的固定住,讓她們本就雄偉的乳房顯得越發

性感,粗壯的電動陽具插在她們肉穴�,嗡嗡的鑽出粘稠的蜜汁來。

  她們性感的肉體扭動掙紮著,豐乳肥臀帶給來往的人們一陣陣非凡的視覺沖

擊,這也是俱樂部特有的福利。

  「這就是要處決的女人嗎!」穿著半透明黑色深V 晚禮服,腳蹬黑色水晶高

跟鞋的女人被押著走過來,她雙手被反綁在身後,性感的屁股充滿誘惑的搖擺著,

兩個雪白的奶子顫巍巍的上下擺動,透過黑色的布料女人性感的倒三角地帶隱約

可見。

  「是的,上官夫人!」她身後的男人道,「這是她們現在的形態,如果您願

意,我可以讓您看看已經處理好的,因爲您也會被這樣處理!」

  上官美鑰,女,27歲,市第三醫院護士長,早已嫁作人妻的她同時也是院長

的情婦,憑著不俗的姿色遊走于幾個男人之間,她在半年前成爲俱樂部會員,爲

了把這個性感迷人的美婦變成一具同樣性感迷人的豔屍而作爲自己的藏品,老院

長這次下了血本,這不,這個女人上套了。

  「她們的結果是!」女人還沒說完已經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五具性感的無頭

豔屍穿刺在金屬杆上,她們雙臂反綁在身後,兩條雪白的大腿叉開折疊在一起,

從身後手臂上延伸出來的繩索吊著她們身體的兩邊。

  「她們看起來挺不錯!」上官美鑰豐腴的肉體微微顫栗,一股股粘稠的愛液

止不住從下體淌出:「其實我也被這樣綁過!」

  「不過沒有被砍腦袋!」

  「是的,沒有被砍腦袋!」她機械的重複著男人的話。

  「不過馬上你就和她們一樣了!」男人撥弄著她沾滿了淫水的肉唇,手指熟

練的插入下體挑逗,上官美鑰成熟而淫蕩的身體配合的扭動起來,蜜壺�噴出一

股股粘稠的愛液,讓圍觀的衆人大開眼界。

  五個美婦腦袋被一個個被砍下來,豐腴的肉體卻依然在按摩棒的刺激下戰栗,

噴出一股股粘稠的愛液,她們精彩的表演換來一陣熱烈的掌聲,等到五具性感的

豔屍徹底停止了抽搐,她們被從金屬支架上卸下作爲裝飾品穿刺在金屬杆上。

  包括上官美鑰在內的另外五個美婦被固定在金屬支架上,雙臂反綁在身後,

身體被牢牢束縛著,幾乎不能做一點動作,肥美的尻穴�一根按摩棒瘋狂的進出,

上官美鑰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樣興奮過。她被戳的汁水淋漓的下體在人們的目光

下瘋狂的噴發著,在他們眼�自己隻是個下賤的騷貨吧,在一種前所未有的亢奮

感覺的支配下,這個成熟美婦把自己最風騷的一面完美的展現出來。

  這真是一種適合我處決方式啊,上官美鑰想著,豐腴下賤的肉體漸漸完全沈

浸在無邊的肉欲中,此時的她已經完全變成一個下面向外噴著騷水的賤貨,成熟

風韻的肉體唯一作用僅僅是噴發,噴發,然後在無邊的欲望中被砍掉腦掉,變成

一具淫蕩風騷的無頭豔屍,爲俱樂部做出最後的貢獻。

  「這不是上官夫人嗎,我上個禮拜還操過她呢!」一個男人仿佛發現了新大

陸。

  「哥們,這騷貨隻顧噴,已經認不出你了!」

  「上次操的時候就知道她是個騷貨!不過沒想到這娘們會這麽騷!」

  幾個男人興奮的挑逗她的陰蒂,把玩豐碩的豪乳,甚至有人把一根假陽具戳

到她屁眼�。風騷淫蕩的美婦在他們的挑逗下一次次沖向高潮,但是她已經不能

再享受了,在一次前所未有的亢奮中,劊子手砍掉了她揚起的腦袋,隻剩下瘋狂

掙紮著的無頭豔屍依然不停的向外噴湧著蜜汁。

  「小李,去看看那個騷貨怎麽樣了!」地中海發型,五十多歲的男人摟著一

個風韻的的少婦對身旁的跟班說到。

  「老闆,您是說上官夫人吧!」年輕人答道,「剛剛一個內部電話�說已經

把她處理了,估計放在大廳�展覽後馬上就要送過來了!」年輕人眼中閃過一絲

興奮的光芒,這女人仗著是院長情婦,平日�在醫院氣指頤使,想想這騷貨被砍

掉腦袋的風騷樣子,他就覺得解氣,唯一遺憾的是不能在她身體上幹一炮,也別

說,這騷貨的身材樣貌那叫個……

  叮咚,年輕人的想象被門鈴聲打斷,黑色的平闆車上,一具戳在金屬杆上的

無頭豔屍被推進來,鋒利的金屬杆從她斷頸中穿出,雙臂被反綁在身後,那本就

豐碩的奶子顯得分外誘人,顫巍巍的抖動著,粉紅乳頭在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妖

異的色彩,她兩條渾圓的美腿淫蕩的張開,折疊著被繩索束縛在身體兩邊,飽滿

淫蕩的肉穴敞開著向下滴出淫蕩的液體,更讓人興奮的是,她雪白的肚皮上被紅

筆寫著「騷貨」兩個大字。

  「老闆,我覺得把她擺在臥室�是個不錯的選擇!」

  「老子的事還用你教,小混蛋,把這騷貨塑化了送到我家�!」

  這就是市醫院以美豔著稱的女護士長上官美鑰最後的下場,此時他的丈夫還

剛剛做好飯等待美麗的妻子回家。

———————————————————————————————————

  「朱哥,嫂子這麽漂亮,你還出來玩,不怕家�耐不住寂寞紅杏出牆!」白

色色調的房間�,兩個男人仰躺在短塌上,兩個身材凹凸有緻的美豔少婦跨坐在

男人身上,性感的腰肢搖擺著,下體吞吐著男人壯碩的肉棒。

  「家花不如野花香嘛!男人笑道,放心,你嫂子這麽賢惠,怎麽會做對不起

我的事情!」被叫做朱哥的男人說著,身體向上一挺,肉棒直捅女人花心,女人

登時攀上了頂峰,嘴�咿咿呀呀的叫著要死了要死了,兩條雪白的大腿緊緊夾住

朱哥壯碩的腰部,繃緊了曲線玲珑的身體,把一股股花蜜澆在朱哥大龜頭上,兩

顆雪白的奶子更是顫巍巍的抖動著,煞是誘人。

  「你嫂子雖然漂亮,可哪有這�的女人放的開!」女人顫栗了好一會才停下

來,在朱哥的命令下撅著屁股趴在床上,朱哥在她肥美的臀部拍了幾巴掌,命令

她調好位置,從後面進入她的身體。

  「朱哥,不是小弟說,俱樂部�就有不少女人在家也像嫂子那樣,玩起來卻

比其他女人更帶勁!」說話間,年輕人也把身上的婦人送上了頂峰,坐在短塌上

開始享受她的口舌服務:「比如我這個,他捏了捏女人的臉蛋,家�典型的賢妻

良母,可怎麽樣,剛剛來這�之前還和五六個男人玩群P ,要我說,說不定嫂子

……!」

  「你小子想作死嗎!」朱哥笑罵著,對身下女人抽插的頻率卻是明顯加快了,

狠狠的抽送了幾十下,把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那女人身體深處。

  「嘿嘿!」見朱哥也坐在床上接受女人的口舌服務,年輕人接著道:「哥,

今天這�有件非常好玩的事情,感不感興趣!」

  「什麽事情!」朱哥享受的哼著,也忍不住有些好奇。

  「一次終極遊戲!」年輕人解釋道:「就是像她們這樣的女人自願在一次瘋

狂的性愛派對中被很多男人玩過後被殺死,我級別不夠還沒玩過這種遊戲。不過

聽說這次派對中被宰掉的女人都會被挂在派對外面的走廊�展示,朱哥,你有興

趣沒!」

  兩人商定主意,打發走兩個女人後便向年輕人所說的三樓性愛派對走去,一

些不願意暴露身份的女人在包廂之外大多帶著面具,不過她們很多穿著卻很暴露,

深V 的衣領、短的幾乎要遮不住下體的裙子和短褲,甚至有個女人穿著半通明的

衣服,峰戀起伏的身體透過衣物幾乎一覽無遺,更有脖子上帶著黑色皮圈的女人

穿著奴隸裝被人若無其事的牽著當母狗溜,這�果然是男人的天堂。

  「那個不是嫂子的同事司徒倩嗎!」說話間,卻見一個成熟婦人被男人牽著

從對面走來,她穿著一件高開叉的旗袍,裸露著雪白的胳膊,修長的身體搖曳著,

一條白生生的美腿從開叉的旗袍間時而露出,沖擊著男人的視覺。是妻子學校有

長腿美女之稱的司徒倩,朱哥認出了這個女人,顯然對面的女人也發現了他。

  「哎呀,老朱,你怎麽會來這種地方,小心我告訴你老婆!」司徒倩誇張的

捂著嘴巴道,這話讓朱哥嚇了一跳,想到老婆知道自己到這�的後果,竟忘了問

她爲什麽會在這�。

  「你別聽她胡說!」牽著她的男人狠狠的在司徒倩翹臀上拍了一巴掌:「除

非你老婆也在參加那個遊戲!」司徒倩恨恨的撅了撅嘴,卻沒有再說話。

  「您是!」

  「我是這�的工作人員,你叫我老白好了!」

  「您說的遊戲是?」朱哥抽了根煙遞給那人問道。

  「324 房正在進行的終極遊戲,已經宰了不少像她這樣的女人了,因爲玩的

不盡興,這女的同事推薦了她。」

  「你同事!」朱哥詫異的望著司徒倩:「還有誰在�面!」

  「就是那個大奶子的司馬芸,她現在八成已經被宰了放在外面展覽了!」司

徒倩嘴角翹了翹:「還有一個打死你也想不到,我也不會告訴你!」

  「朱哥,我們好像走反了!」年輕人小聲道。

  「是嗎?我們跟著她們走!」朱哥也是老臉一紅,他可不能告訴司徒倩自己

是去看熱鬧的。一路上,司徒倩白花花的大腿讓他浮想聯翩,一直眼紅司徒倩的

長腿卻沒得手,想到這女人竟要在終極遊戲中被奸殺,他隻覺得自己身體�似乎

憋了一股邪火。

  324 室門外的走廊,五具被砍掉腦袋和四肢的性感豔屍穿刺在金屬杆上,豐

乳翹臀,每一個生前估計都是極品美婦,誘人的美鮑包裹著穿刺杆,不時有蜜汁

滲出順著長杆淌下。十條從這些女人身上砍下的大腿挂在牆壁上,白花花的晃人

眼睛。

  一個渾身赤裸的女人被男人牽著像母狗一般趴在門口,肌膚如緞子般光滑,

雪白的脖頸上套著黑色的項圈,性感的身體在這種姿勢下彎曲著煞是誘人,尤爲

讓人心動的是她高翹的美臀,一股股粘稠的蜜汁毫不掩飾的從她敞開的尻穴�湧

出,在地上留下一條淫蕩的亮線,稍令人遺憾的是也許是怕被認出,這女人臉上

帶著一張精緻的面具,唯一能證實她身份的是那翹臀上醒目的編號300讓朱哥疑

惑的是,那女人擡起頭向這邊望過來的時候他居然有種熟悉的感覺,而這女人的

身材更是和妻子八九分相似,該不會是,他忽然有種可怕的想法,但很快把這種

想法排出腦海。

  「周先生,您這是?」牽著司徒倩的老白問道。

  「這個女人被我們玩了一輪,馬上就要宰掉了,我拉她出來溜溜!」那人答

道。

  「300 號,她最喜歡這個調調了!」老白露出會意的笑容:「我把司徒倩給

你送來了,編號305 ,祝你們玩的盡興,我還有些事情要辦!」

  司徒倩與光著身子的女人被牽進房間,門開時�面淫亂的畫面和成熟婦人白

花花的身體讓門外的人們一陣燥熱。

  人們好奇的目光中,老白拿出一個筆記本大小的掌上智腦對著戳在金屬杆上

性感的豔屍依次拍照記錄。

  「白老哥,您這是幹什麽!」年輕人忍不住問道。

  「確認這些女人死亡,把她們的信息備注到俱樂部信息系統,要是讓客人點

到死人我這份工作也幹不長啦!」

  「司馬芸,女,26歲,第六中學教師……」這大奶子豔屍果然是妻子的同事

司馬芸,掌上智腦上一張熟悉的照片讓朱哥一陣激動,想起這美婦的風騷淫蕩,

他心�癢癢的恨不得把她從穿刺杆上取下來再玩一次。

  房間�一陣騷動,隱約間似乎有女人的驚呼聲!一陣淩亂的響聲,間或砰砰

的撞擊聲之後,門再一次打開,兩條雪白的大腿被扔出來,白花花讓人心動不已,

緊接著,被砍掉腦袋和四肢的軀幹也被剛剛的周先生拖出來。

  雪白的肌膚,豐碩誘人的奶子,還有那腹部醒目的編號300 ,都無聲的證明

這,這具性感的軀幹正屬于剛剛在外面被牽著溜的女人。

  也許是因爲興奮或者恐懼,她誘人的軀幹上布滿了細密的汗珠,那胸前的豐

滿依然保持著臨死前的興奮與堅挺,飽滿迷人的尻穴�春水盈盈,依然間歇性的

翕張著向外吐著蜜汁。

  或許是這身體和妻子太像了,朱哥隻覺得一陣邪火上升,恨不得把地上的豔

屍撿起來狠狠的操上一次。

  「真是個騷貨!」年輕人笑著搭把手幫周先生把這具性感的軀幹戳到穿刺杆

上。那美婦兩條雪白的大腿也被挂在牆壁上,六具性感的肉脯,十二條雪白的大

腿,而或許是因爲剛剛死去,這女人挂在牆上的大腿依然間歇性的抽動著,尤其

讓人心動。

  「這女人在俱樂部可是很受歡迎的,很多別的女人玩不出的動作她都能玩,

其他女人不敢玩的她也敢玩!可惜就這麽浪費了,這些把錢不當錢的人!」老白

歎了口氣,拿起掌上智腦,輸入編號調出女人檔案。

  「朱哥,這,這不是嫂子嗎?」男輕人好奇的湊過去禁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什麽!」朱哥湊過去,那檔案照片上穿著白色紗裙甜甜的笑著的不是自己

的妻子又是誰。

  啪的一聲,閃亮的燈光打在這具赤裸的豔屍誘人的肉體上,代表她死亡的照

片被永遠寫進俱樂部的資料庫……

「先生,有什麽可以幫你的?」工作台上,穿著套裙的女人領口開的很低,

透過衣領甚至可以隱約間看到她誘人的乳溝和充滿彈力的乳房。

  「我想查一些會員資料,這是我的身份識別卡!」讀卡聲響起,我靜靜的等

待著,內心卻一點都無法平靜,一年了,我終于可以看到那些東西了。一個倩麗

的身影在我腦海�無法驅散,她甜甜的的笑,她的嗔怒,她第一次被我占有時的

嬌羞與那刻的風情。

  「周先生,您已經達到A 級權限,可以查閱當前與曆史會員資料,但根據俱

樂部規章,您不能將這些資料帶出去!」女人低下頭:「您稍侯,我馬上爲您安

排!」

  白色的書桌,閃著銀色光彩的智腦,一杯濃咖啡散發著淡淡的香氣,這雅緻

的房間就是俱樂部爲A 級會員專門準備的,剛剛接待我的女人侍立在一旁。

  「你怎麽還在這�!」我坐下看了看旁邊的女人。

  「先生,由于您的權限過大,我必須在這�全程陪同,防止您將敏感資料帶

走,同時爲您提供全方位服務!」她說著解開上身紐扣,雪白的一對雪白的玉兔

幾欲裂衣而出。

  「好了!」我自然知道全方位服務的含義,出言阻止了她進一步動作,也是

在此時在注意到,這個女人除了胸脯很漂亮之外一雙大腿也很有料:「你在後面

給我揉揉背吧!」

  「要查的東西很重要嗎?請您放心,根據俱樂部規章我不敢洩露您的私人信

息!」

  「好吧!」我打開智腦的同時也仿佛打開記憶的閘門:「要找的是我妻子的

資料,我們結婚有五年了吧,在去年,我由于工作的原因出了趟遠門回家後發現

她不見了,之後我接到了一封信,才知道她在這�參加了一個遊戲!」

  「你很愛她吧!」

  「是的!」

  「先生,您應該知道,女人在這�一切都是自願的!」

  「所以我才想知道什麽是她想要的,俱樂部根據她的遺願沒有把她處決的資

料交給我!」我淡淡的道:「或許是因爲我對她的關心少了!」我歎了口氣。

  「或許是因爲她以爲自己太淫蕩了,至少在這�,女人做事情在外界看起來

都很出格!」

  「是嗎?」進度條推進著,我反而平靜下來。

  「可是她們得到了快樂!」

  「也許是吧!」我歎了口氣:「你之前不是在這�工作吧!」

  「你怎麽知道!」她略有些吃驚。

  「氣質!」我笑著道,在我的身邊有很多像你這樣的女人,成熟,幹練,不

過她們沒有你這麽放的開。

  「之前我一直在一家大公司做董事長助理,幾個月前才來這�,事實上我和

你妻子一樣也是這�的注冊會員!」女人說著抱住我,胸前的柔軟壓著我的脊背

:「很多男人都喜歡玩我這樣的職業女性!」

  「我想也是!」我笑著道:「這一年來,每次在這�玩女人的時候,我總會

想,我的妻子是否也被這樣玩過,但真正能看到她的一切的時候我反而猶豫起來!」

  輸入自己的會員編號與密碼,一個簡潔的藍色畫面出現在我面前。

  檔案管理- 》曆史會員資料- 》搜索。

  「她叫林茜!」輸入妻子的名字按下回車鍵,藍色的進度條劃過,列表�出

現一條會員信息:「很美很有味道的女人,至少我這樣認爲!」

  米色的短裙,齊耳的黑發,秋水般迷人的雙眼,尖尖的眉梢,微微挺起的瓊

鼻,她那張讓人百看不倦的臉上帶著迷人的笑容。妻子個頭不是很高,卻勝在身

材勻稱,照片中她美妙的身體靠在牆上,藕段般光潔的小腿彎曲著輕踏著牆壁,

妩媚中帶著幾分調皮與雅緻。

  「她真的很漂亮,身後的女人忍不住歎了口氣!」

  林茜,女,編號23457 ,王朝俱樂部A 級會員,注冊時間,肉體綜合評價

A+,身體敏感羞澀,性技巧娴熟,累計調教次數24,累計服務次數134 ,在冊記

錄性交次數489 次,男性會員滿意度A+ 死亡時間,死亡年齡27歲,死亡原因

:終極遊戲,死亡方式:窒息。

  會員映像檔案、死亡協議影印件、死亡檔案、屍體處理追蹤檔案。

  一組組冰冷的數字打破了最後的幻想,我甚至可以想象妻子在一次次服務中

在不同男人胯下婉轉承歡的情景,不知爲何在內心深處竟有種被壓抑的興奮的沖

擊我最後的底線。

  我深呼一口氣打開死亡檔案,照片上妻子雪白的肉體仰躺在沙發上,淒美如

被風雨摧殘後的花朵,柔弱的手臂無力的垂下,美麗的腦袋歪在一邊,她兩條雪

白的美腿淫蕩的分開,那讓我曾經無比珍視的幽密毫無顧忌的暴露在燈光下。嬌

嫩的花瓣由于之前的摧殘充血向外翻開,粉紅的肉洞無力的張開向外淌著白色的

穢物。我甚至可以想象,她在生命的最後時刻是怎麽被一個陌生的男人壓在身下,

嬌嫩的脖頸被一雙手狠狠的的掐住,在一次次無力的踢蹬與痙攣中永遠失去生命,

想象那人是如何興奮的在她身體�爆發……

  林茜,女,27歲,心跳停止、瞳孔放大,下體失禁,確認死亡,死亡原因窒

息、確認時間年月日晚21時32分,確認人白笑生。

  轟的一聲,我的腦子仿佛炸開了一般,那時正在國外參加一個重要的商業會

議,晚上我征服了談判對手,一個成熟性感的女強人,在我沈浸在征服的快感的

同時,妻子在這�,在一個不知名的包間�永遠的失去了生命,性感肉體被擺弄

成各種姿勢拍下一張張充滿恥辱照片,雪白的臀部被印上她的會員編號。

  屍體追蹤處理檔案�,妻子迷人的肉體和幾具女屍一起放在手推車上送到大

廳,被瘋狂的人們一次次奸淫後吊在半空中任人觀賞。白色瓷磚的房間�,妻子

被切成兩片的豔屍像豬肉一般被吊在肉架上,此時唯有她臀部鮮紅的編號能證明

她的身份……

  「先生,您難道就沒發現夫人的臉上是帶著笑容的嗎?」

  「哦!」女人的話把我拉回現實:「這有什麽不同的!」

  「我們中某些女人,能在終極遊戲中被處死,是一件很興奮的事情,在俱樂

部很多女人都多多少少有這種想法!」女人輕輕的揉著我的肩膀:「您愛您的夫

人,爲她的死亡而感到痛心,但你有沒有想過在這�和男人玩著各種性感遊戲的

女人,她們並不是缺錢,也不是爲了錢,她們沈浸在一次次調教與刺激的性愛中

不能自拔,從中獲得前所未有的快樂!」

  我吃驚于她的言論,卻不得不承認她說的確實有些道理,又在此時聽她道:

「先生,這�我還有一個驚喜送給你!」

  「什麽驚喜!」我隨口道。

  「其實在這之前,您其實早就見過您夫人了,隻是你不認識罷了!」

  「這不可能!」我搖頭道。

  「那您一定看過兩個宣傳片吧,一個是在俱樂部門口,八具無頭女屍穿刺在

大門兩邊,另外一個,就是很有名的分片教程!」

  分片教程是每個俱樂部成員都很熟悉的,在這段短短的視頻�,廚師把一具

無頭女屍倒吊在半空中開膛剖腹,掏出白花花的腸子和膀胱子宮,之後用電鋸把

她雪白豐腴的肉體從中間剖成兩片。這段視頻曾經讓大多數俱樂部的男人熱血沸

騰,我第一次看這段視頻的時候差點射到褲裆�,俱樂部�也有無數關于這個在

視頻中被剖成兩片的女人的分析,根據她體態、外陰色素沈澱以及陰阜肥厚程度

判斷出她應該是個外表端莊內心淫蕩的絕色美人,而且這個女人和應該曾經和俱

樂部不少男人都玩過。

  至于另外一段視頻,幾乎天天在大廳�都能看到,閑來無事的時候,幾個要

好的朋友還給門口穿刺的八具性感的豔屍每具都加了編號。

  「先生,難道您沒有發現那具在視頻中被剖成兩片的無頭豔屍,其實也是宣

傳片中最顯眼的那個,她們臀部的會員編號和尊夫人的是完全一樣的。」

  女人說著調出那段分片教程,鋒利的尖刀劃開女人的腹部,她雪白的肚皮向

兩邊彈開,被粘膜裹著的腸子從她身體�噴湧而出,廚師劃破粘膜,黏糊糊的腸

子垂在她雪白的肉體前,這時候一個特寫中出現了女人臀部的編號,23457 ,這

不是妻子的編號又是哪個。

  這不可能,一年來我竟然一直對自己妻子的屍體津津樂道,甚至幻想著與這

個風騷淫蕩的女人翻雲覆雨,一陣莫名的興奮充斥了我的腦海,卻在此時一隻手

拉開我褲子拉鏈,熟練的套弄起來。

  「恩!」一聲沈悶的低吼,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在顯示屏上,射在妻子倒吊在

半空的豔屍「身上」。

  「你經常這樣服侍男人!」我享受著她的服務道。

  「不,他們喜歡查資料的時候我在下面舔,通常在哪個時候,我已經光著身

子了!」

  「你真是個尤物!」我笑著道。

  「不,我想您的夫人應該比我更風騷,不信您可以看看她的宣傳照片!」

  「標準的家庭主婦,一位賢惠的妻子,一個渴望被滋潤的女人……」兩張照

片,一張妻子在廚房�戴著圍裙,穿著家常服飾,另外一張同樣的姿勢,妻子赤

裸的身體上僅有一件透明的圍裙。

  一張張赤裸或者半裸的照片上,我美麗的妻子半遮半露,搔首弄姿,豐乳翹

臀,肥美的肉穴在最完美的狀態下展示出來。

  無人的公園�,妻子林茜羞澀的掀開裙擺,黝黑的恥毛、沾滿了透明愛液的

下體毫無保留的暴露在路人好奇的眼中。

  空曠的大街上,妻子林茜穿著紅色的水晶高跟鞋,凹凸有緻的身體僅上穿著

件透明的衣服,紅色的電線從她蜜穴�拉出,豐腴的大腿上用橡皮筋綁著一個黑

色的電池盒,嬌豔的紅唇誘人的張開,臉上帶著迷人的潮紅,身體�跳蛋的作用

下,每走幾步她迷人的身體都會止不住半蹲下顫栗,一股股粘稠的愛液從她下體

止不住的泌出,黑色的恥毛,肉色的透明薄衣緊緊貼在她胯下,那誘人的美穴幾

乎完全暴露在鏡頭下。

  白色的大床上,她被兩個男人像三明治一樣夾在中間,雪白的肉體在兩人默

契的配合下戰栗著達到一次次高潮。

  大廳�,豐腴的妻子一絲不挂的蹲在地上,在十幾個男人的注視下被瘋狂的

搓揉著飽滿迷人的下體,美麗的脖頸高高揚起,一股股粘稠的愛液與尿液一起從

下身噴湧而出。

  「我的身體變的敏感而淫蕩,在與不同男人的做愛中汲取著快樂,但是這種

快樂卻無法與我最愛的人分享,我甚至不敢告訴他,怕他覺得我下賤,怕他離開

我,但這種羞臊卻讓我越發沈浸在其中無法自拔,直到某一天,我選擇在那種終

極的快樂中永遠結束自己的生命,也把自己定格在那一刻。或許有一天,他能看

到這一切,我有一個小小的奢望,不是希望他能原諒我,而是希望他能喜歡上淫

蕩的我,希望在他的記憶力�有兩個我,一個端莊賢惠的妻子,一個風騷淫賤的

蕩婦……」

  ——林茜。

  妻子一段段淫亂的視頻中,我的分身再一次怒張,女人的手已經幾乎無法握

住我怒張的肉棒。

  「先生,既然您已經忍不住了,爲什麽不一邊從後面操我一邊看呢?我給你

找個有意思的!」女人轉到我面前,此時她衣襟已經完全敞開,乳罩也被自己扒

下一半,绯紅的乳頭挺立在空氣中,雙腿在吊帶絲襪的襯托下妖豔動人,那被掀

起的套裙之下,一團誘人的黝黑上挂滿了晶瑩的愛液,隱約間一條鮮紅的肉縫微

微張開。

  「你經常這樣做吧!」我笑著道:「當然,俱樂部�每個女人都有自己勾引

男人的方式,論在俱樂部受歡迎程度,尊夫人的手段怕是不比我少!對了忘記告

訴你了,我叫陳瑤。」她說著趴在電腦桌上順手打開一段肉體等級測評的視頻,

肥美的尻穴正對著我,渾圓的美腿,黑色的吊帶絲襪,讓人遐想聯翩的吊襪帶,

女人屁股上白花花的臀肉顫抖著,粉紅的蜜穴翕張著向外吐著愛液。

  我早已漲的受不了的肉棒毫不猶豫的插入,頓時被一股銷魂蝕骨的吸力包圍,

這女人的穴也算是極品了,我緩緩向前推動享受著肉壁摩擦與擠壓的快感,而此

時屏幕上,視頻也已開始。

  「好了夫人,又到評級的時候了!」鏡頭中,妻子穿著件白色的短裙,此時

的她清新素雅如一朵美麗的百合,這也是所有視頻中她唯一穿的不露的。

  白衣短裙她迷人的身體上滑下,妻子趴在地上撅起渾圓的臀部,幾個評委翻

開她的肉穴興奮的討論著,記下一個個數據,一個男人掏出肉棒從後面插進她身

體緩緩抽送,那表情仿佛在品味一杯茗茶。

  幾個男人依次享受了她的肉穴,妻子迷人的身體一次次戰栗,全身投入與男

人的交合中,秀麗的眉頭不時微微皺起。

  「夫人,現在開始測試高潮反應,請您配合!」身後的男人瘋狂的抽送起來,

妻子迷人的肉體瘋狂的戰栗著迎合著男人沖擊,下體緊緊夾住插入的性器,一聲

悠長的呻吟聲中她沖上了頂峰,配合著男人精液射出,美麗的腦袋高高揚起,雪

白的肉體繃緊抽搐著。

  瘋狂的戰栗之後,她誘人的身體無力的趴在地上,一股股白色的液體從迷人

的尻穴�流出,評委們按下快門記錄下這一刻。

  「夫人,您後入式的測評是A+!」妻子身上披著件寬大的浴袍,幾個剛剛玩

過她的男人紳士般坐在她周圍:「接下來是口技、男上式、女上式、後庭、雙穴

同插……高難度加分動作!」

  「這麽多!」妻子嘴角露出促狹的笑容:「你們能堅持住嗎,人家說沒有耕

壞的田,隻有累死的牛!」

  男人尴尬的笑了笑:「依夫人上次測試成績,我們鐵定要找替補了!」

  「有意思吧!」趴在電腦前被我狠操的陳瑤喘息著道:「她那種欲拒還迎的

羞態是我們怎麽也學不不來的!」事實證明她說的是對的,口交、肛交,3P亂交,

各種離奇的體位,視頻中我美麗的妻子林茜肉體被擺弄成各種方式,完成一個個

讓我不敢想象的動作,而我在她身體�的沖刺也越來越瘋狂。

  「難道您現在還不明白,您的夫人的命運從加入俱樂部那刻已經注定了,她

的肉體沈淪在肉欲中,變的淫賤放蕩,成爲這�所有男人的玩物,而這也是成了

她所有快樂的所在,在一次次嘗試中她選擇了不惜生命追求終極快感,在被男人

奸淫殺死的同時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享受,你應該爲她高興才是。」

  「爲什麽和我說這些!」

  「因爲我和您妻子是同樣的人,我早就簽署了終極遊戲的授權,而且我早已

等不及想享受這種極緻的快樂了!先生,掐死我吧,您可以更加理解尊夫人的淫

蕩與快樂!不過請您在我死後拍一張照片發給我老公,我希望給他一個驚喜!」

  「那我就滿足你這個願望!」我瘋狂的在女人身體中沖刺著,雙手緊緊扼住

她的脖頸,她雪白的肉體瘋狂的掙紮著,下體在生命的盡頭一次次本能的夾緊收

縮,這種無法在正常性愛中體驗的快感讓我在她身體�一次次爆發,直到這具迷

人的肉體完全失去了生命。

  「你真是棒極了!」我把女人翻過來,她臉上滿足的笑容漸漸與檔案中的妻

子重合起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這文章真夠牛B呀!請受我一拜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