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無季差

(一)

  我端詳著麗萍的照片,久久不肯放開。她離開我已經有兩年了。只要想到再也無法和她度過那一個個纏綿的夜晚,我便欲哭無淚。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總之我出生在二十六年前,父親是工程師,母親是醫生。兒時的點點滴滴在我的記憶�已模糊不清,只記得他們對我管教很嚴,這個不準,那個不許,但我並不心甘情願,只是違心的服從罷了。

  不過自從我考進大學後,父母便不再管我了。積壓許久的怨氣使我開始放縱起來。我盡情的玩樂,交女友,泡吧,課也不好好去上。第一學期就當了兩門,第二個學期更變本加利的變成四門。還好有我的女朋友方靜儀去替我求情,給了我補考的機會。雖然如此,我還是和她大吵一架。因為我並不想借她的光來取得學分。自此我們的關係變得很差,但沒有分手。

  靜儀比我高一屆,是學校�出名的才女,容貌更是上上之選,我是費了好大力氣才追到的。原本我覺得我應該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為了討好她,我是費盡心計。

  她家離學校很遠,為了使她來回方便,我去學了三個月的車,並央求父母給我買了一輛賽歐,每個星期接送,風雨無阻。平時也常常和她開車去兜風。但自從吵架後,我們再也沒有這樣做過。並非我不再愛她,只是她太不尊重我了,背著我去說情,讓我很生氣,而且我們吵得很凶,兩個人都不相讓,我想我們必須分開一段時間,讓彼此冷靜一下。

  不久,便開始放暑假了。

  暑假�,我曾打電話給靜儀,卻被告知靜儀和她同學出去旅遊了。我聽了很沮喪,感覺我們的關係似乎到了盡頭。為了舒解心中的鬱悶,我決定出去走走。卻沒想到,我遇見了我的小學老師,而她就是麗萍。

  大概有十年沒見面了,但我們很快就認出了對方。畢竟我曾是她最優秀的學生,而她是我最喜歡的老師。這麼多年沒見,麗萍已顯露出蒼老,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她應該有50多歲了吧,不過身材依然嬌小,不似中年婦女的臃腫,臉上多了些皺紋,但依然端莊瑞麗,有種蒼桑的風韻。

  麗萍說她家就在附近,請我去作客。我說太打擾她家人了。誰知麗萍的神情一黯,告訴我,原來她的丈夫多年前就去世了,唯一的女兒也嫁給了老外,在澳大利亞定居了。

  來到麗萍的家,�面的裝修頗為豪華。她給我拿了杯飲料,我們便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聊開了。麗萍問了我的情況,我不願多說,只是簡單幾句帶了過去。她問我有沒有女朋友。我本想說有,可是現在的情況靜儀還算我的女朋友嗎?我搖了搖頭說:“沒有,因為我找不到象老師這麼漂亮的。”

  麗萍說道:“要死了你,和老師開這種玩笑。”雖然她在罵我,但從她的眼神中還是流露出一絲喜悅。

  我連忙道:“我是認真的,沒有開玩笑。”

  麗萍歎了一口氣道:“可惜老師老了。”

  我說道:“老師一點也不老,和我記憶中一樣漂亮。”

  麗萍撫著我的臉,不再言語。我按住她的手道:“老師,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你。”這倒不是假話,只不過那時我還是小孩子,對麗萍的喜愛只是學生對老師的那種,而非現在的這種男女之間。

  “我明白,老師也是喜歡你的,你是個好學生。”

  “不,老師你不明白,其實我對你的喜歡……”

  麗萍連忙按住我的嘴,“別說,我明白,其實老師又何嘗不是。”

  我一怔,想不到麗萍她……我心中一陣激蕩,一把把麗萍拉了過來,坐在我的腿上,雙手緊緊摟住麗萍嬌小的身軀。麗萍只是微微一掙,便順從了。

  我輕輕咬著麗萍的耳珠,雙手開始在她的身上遊走。麗萍穿著一件淺蘭色的前扣式針織汗衫,下麵是一條灰色的一步短裙。我緩緩解開她的衣扣,汗衫從肩上滑落,�面是一個白色的胸罩,襯托出麗萍豐滿的胸部。我輕聲道:“老師,想不到你的身材這麼好,胸部還……

  “別,別說了。”麗萍羞紅著臉,把頭靠在我的肩頸,她的頭髮散發著洗髮水的香味。

  麗萍的頭髮不是很長,有些卷,垂到後頸處。我把頭埋進她的發間,親吻著她後頸的肌膚,手則隔著胸罩搓揉著她的雙乳。想不到已經50多歲的麗萍肌膚還是那麼滑,絲毫沒有粗糙的感覺。我解下她的胸罩,一對玉乳立時跳了出來,擺動不停。我用手指夾住她暗紅色的乳頭,指甲在乳暈上刮撥。不一會,麗萍的呼吸漸漸粗了起來,不時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

  “顧言,小言……別這樣弄……”

  我舔了一下麗萍的耳洞說道:“老師,你儘量放鬆,讓我來服侍你。”

  我讓麗萍彎下腰,把她的頭髮撥到一邊,開始親吻她雪白的後背。從肩一直到腰,都被我舔了個遍。我還把舌頭伸到她的腋下,舔她的腋毛。由於年紀的關系,麗萍的腋毛不是很多,不過又黑又亮。

  不一會兒,麗萍的後背就被我舔得濕淋淋的。在我舔的時候,麗萍一直在輕聲呻吟,從口中不斷發出哼聲,似乎很享受。

  我把麗萍放倒在沙發上,除掉了她的裙子和內褲,發現她的陰毛很少,就那麼小小的一撮,油光發亮,很是誘人。在陰毛叢中兩片淺褐色的肉唇半開半合,泛著水光。

  “老師,想不到你下面也這麼美。”我由衷讚歎道。

  麗萍被我說得臉色羞紅,把頭垂到一邊。我爬上麗萍身體,把她壓在下面,雙腿和她的交纏在一起。我一手穿過麗萍的後頸,托起她的頭,一手撫著她的頭發。她則撫摩著我的後背。

  我低下頭,嘴唇重重壓在她的唇上,濃重的呼吸噴在她臉上。我們相對著,從她的眼神中流露出愛與欲,我知道她現在需要我。

  我的舌頭頂開她的牙齒,伸到她的嘴�,開始不停地舔著她的牙齒,牙齦,上顎,和她的舌頭交纏在一起,並大口大口吞咽著她香馥的津液。

  麗萍的舌頭好靈活,挑逗得我欲火狂升。我有一個應該說是特點吧,就是接吻的時候會勃起,性欲會隨著接吻的深入而被挑起。靜儀總是喜歡吻我,故意把舌頭伸到我嘴�,不斷地挑動我,然後就看我拼命忍耐的樣子。她知道我不忍傷害她,絕不會強迫她做愛。當然我們已經做過無數次,並且她的處女也是給了我的。

  (二)

  我一邊吻著麗萍,一邊開始脫衣服,麗萍也幫我解開褲子上的皮帶。終於我們裸裎相對了,我們緊緊摟抱著,親吻著對方,我拼命吸著她口中香馥的津液。麗萍一邊吻我一邊用手套弄著我的肉棒。想不到在我的印象中端莊的麗萍也會如此的狂野。

  “小言,給我,快給我。”

  我當然知道她要什麼,其實我早已緒勢待發。我打開麗萍的雙腿,讓它們盤在自己的腰間。我握住自己的肉棒,直抵在她的肉縫上,然後用力向前一挺。

  “啊!”麗萍忍不住叫了一聲。肉棒推開柔軟的肉門,進入到肉道�。想不到麗萍的陰道還蠻緊的,溫熱的肉壁包住我的肉棒,舒服得我差點射出來。我雙手固定住她的腰,開始抽插,肉棒在陰道�來回的衝刺,一會兒直抵花心,一會兒又退到陰道口,乾澀的陰道漸漸濕潤起來。

  麗萍隨著我的動作大聲的呻吟:“嗯……嗯……好爽……再來……”一邊呻吟一邊雙手不停揉著自己的乳房。

  這時候我特別的興奮,因為在我身下承歡呻吟的是一個年逾50的老婦人,而且又是自己的老師,一想到這�,就令我性欲勃發,我迅速擺動著腰,一邊還不停地用手指去挑逗麗萍的陰蒂。

  “好舒服,小言,你好厲害,插死老師了,沒關係,你使勁的插,插爛了也不要緊……”麗萍臉色緋紅,語無倫次,她的脖子上,乳房上,腰上都映出了汗。

  我俯下頭,親吻著她的嘴唇,交換著彼此口中的津液。大約插了一百餘下,我把麗萍抱起來,雙手托住她的屁股,她則緊摟住我的頭頸,雙腿夾住我的腰。我開始在房間�走了起來,一邊走,一邊直挺腰,使肉棒插得更深,我感覺龜頭似乎已經觸及到子宮壁了,而從陰道�流出來的淫水也順著我的腿流到了地上。

  麗萍仰著頭,露出她雪白的脖子,豐滿的乳房隨著我的走動淫蕩地搖擺著。麗萍伸出舌頭,不停舔舐著自己的嘴角,似乎很享受。

 大約走了五分鐘,我把麗萍放到地上,開始最後的衝刺。每一次我都把肉棒插到最深處,然後又迅速的抽出來,並帶出來大量的淫水。麗萍已是神情迷離,口中的呻吟已是若有若無,但她還在不停地扭動屁股,挺起腰腹,而這只不過是她本能的反應。

  我雙手撐在她腰的兩側,已最快的速度抽插,我知道我們都要接近高潮了。忽然她雙手摟住我的腰,不讓我離開。我的肉棒插到了陰道的最深處,一股灼熱的液體從馬眼迸射出來,射進了麗萍的子宮�。我足足射了有10秒鐘,似乎我的精液已經把麗萍的子宮灌滿。

  那一夜,我沒回家,整晚都和麗萍呆在一起。我也不知道我們究竟做了多少次,只記得第二天看見她下面紅腫得厲害,兩片肉唇都翻了出來。而我也是腰酸背痛,走路腰也直不起來,看來只好呆在麗萍的家了。麗萍已經退休了,現在一個人住,所以不必擔心有人來打擾。

  我打了個電話回家,告訴父母要在同學家住幾天。母親告訴我靜儀回來了,來找過我,要我打個電話給她。我想了一下,還是過幾天再說吧。

  一整天,我和麗萍都在床上度過,但沒有做愛,畢竟昨天激烈的性愛已消耗了我們太多的體力。我們只是緊緊相擁著,不停地親吻,愛撫著對方。追憶著往事。說真的我根本想不到在小學畢業那麼多年後還能遇到麗萍,並且和她做愛。畢竟我們已有十多年沒見面了,我不再是青澀少年,而麗萍的豐韻則尤勝往昔。沒想到,我們真的可以……

  雖然麗萍年逾50多歲,臉上的皺紋也多了些,但依然白淨,從她端麗的容顏�可以想像她年輕時的美豔。

  她的身體保持得很好,腰身纖細,沒有絲毫的贅肉,皮膚光華,兩隻如粽子般的乳房依然很有彈性,特別是她的乳蒂粉紅小巧,不象現在的一些中年婦女,又長又黑,呈紫黑色澤。而她的陰道也很緊,宛如處女,她告訴我她已經有好幾年沒做愛了,看來這幾年她的陰道慢慢回復到原來的窄小。

  如果說麗萍的身體還有什麼缺點的話,那就是毛太少了,不論是陰毛還是腋毛,都不多。我一直喜歡毛多的女人,覺得那樣看上去很性感。不過靜儀的毛也很少,腋下乾脆光禿禿的,她告訴我她已經用了絕毛液,這輩子再也長不出腋毛了,令我大為掃興。

  不久,我發現了麗萍的一個秘密。

  中午,麗萍起床,到廚房做飯。我百無聊賴,坐在客廳看電視。忽然我看見她的臀縫處有一撮黑的東西。當時我們都沒穿衣服,這是我們的約定,以後兩個人相處誰都不許穿半件衣服。那是什麼?我走到麗萍身後一看,老天,是肛毛,好長的肛毛,都長到外面來了。

  我忍不住伸手去揪住幾根。

  “哎呀,別胡鬧。”麗萍連忙揮手制止。

  我從後面緊緊摟住她道:“老師,沒想到你的肛毛這麼長,都長到屁股外面來了。”一邊說,一邊用力搓揉她的乳房。

  “嗯,別說了,好難為情。”麗萍忍不住臉紅起來。

  我咬著麗萍的耳珠道:“老師,讓我拔一根肛毛好嗎?”

  麗萍一聽,連忙驚道:“不,不要呀!”

  “那現在我們再做一次。”

  “不要,我現在下面還好痛。”

  我啃咬著麗萍的脖子,雙手在她身上不斷遊走,“老師,就讓我拔一根吧!我保證不會弄痛你的。”

  麗萍經不起我的軟磨硬泡,終於點了點頭。我把麗萍帶到客廳,讓她撅起屁股趴在沙發上,我則跪在後面。

  我摸了幾下她的屁股。麗萍的屁股渾圓上翹,很有彈性,這種美臀現在很少見了,特別象她這種年紀的人。我掰開她的兩片臀肉,“哇!”真的好多毛,雙股之間,屁眼周圍都是。在肛毛叢中,淺褐色如菊花蕾般的屁眼格外誘人。我也忘了拔毛,而是伸出舌頭,插入臀縫之間,舔起麗萍的屁眼來。

  “小言,不要,好髒。”麗萍掙扎著想起身,卻被我按住。

  “怎麼會呢?老師的屁眼怎麼會髒呢?”這到是真的,麗萍剛剛洗過澡,所以屁眼一點異味也沒有,似乎還有沐浴露的香味。就算是有異味,我也顧不了那麼多,就想嘗嘗麗萍屁眼的味道。(我夠變態吧!)

  我用力掰開麗萍的屁股。

  “好痛,小言,不要這樣……”麗萍忍不住慘叫,但我沒在意,現在我一心只想好好玩弄她的屁股。靜儀從不讓我碰她的後面,說那地方好髒,而我也不敢強迫她。現在有這麼好的機會,我怎能放棄呢?

  我張口把麗萍的屁眼還有許多肛毛含在嘴�,用舌頭不斷挑逗她的菊花蕾,不一會,屁眼周圍都濕淋淋的,同時手指則伸到前面,扣弄著麗萍的小穴。在我的前後夾擊下,麗萍的性欲很快就被挑動起來,她的掙扎漸漸轉為呻吟。我用力我舌頭插進屁眼,似乎可以舔到她的直腸末端。我一面舔她的屁眼,一面不停地搓揉她的兩片豐臀,弄得麗萍嬌喘噓噓。

  “小言,不要了,不要再弄了。”麗萍嘴�雖然這麼說,但卻不斷的把屁股湊向我。

  (三)

  我很想玩一玩麗萍的屁眼,只是那天我心有餘而力不足。算了,以後會有機會的。

  自那以後,我和麗萍建立了一種很特別的關係,亦妻亦情人。我經常出入麗萍的家,有時還會住上一兩天。而在這幾天,麗萍就象一個賢慧的妻子,給我洗衣煮飯,當然還和我作愛。

  有時候,我也會和麗萍出去約會,看看電影,吃飯,我們會象情人那樣擁抱接吻而不顧別人一樣的目光。也試過在野外作愛,在電影院,在飯店的洗手間,在公園的涼亭,以及在路邊的樹叢,還好沒人發現。不過作得最多的地方是在我的車上,記得那次在車上做愛,下面的坐墊整個都是濕漉漉的,很久都沒有幹。

  我必須承認麗萍是個很好的性夥伴,情人,和她什麼都可以做,口交,乳交甚至是肛交,還有不必擔心懷孕。和靜儀就不同了,除了讓我插小穴其他一概不準,連幫我打一下手槍都不肯。

  在整個暑假,我幾乎天天和麗萍在一起,我發現我越來越迷戀麗萍的身體。只是不知這種情況還能維持多久,畢竟她已經50多歲了,她的身心在不斷地衰老,再過幾年,或許她的性欲也行將消亡。不過現在,我只想好好把握和她的每一次。

  開學後,靜儀又回到我的身邊。

  暑假�我們和好了。為了紀念我們重歸與好,我們整整做了一個下午。到最後靜儀竟昏了過去,可見戰況是何等的激烈。現在的情況是,星期一到星期四,我陪著靜儀,然後抽一天和她做愛。

  通常是星期三,在我的車�,或是去賓館。星期五我則去麗萍的家,住一個晚上,星期六上午回家休息,然後星期天晚上回學校。

  周旋于兩個女人之間,使我不免要對她們做一些比較,她們是完全不同的類型。靜儀年輕漂亮,但有點冷感,做愛的時候完全由我來主導一切,她只是獨自享受而從不配合。麗萍則不一樣,雖然年老,在床上卻很熱情,和她做愛絕對是一種享受。

  過去做愛的時候,我只知道一味的橫衝直撞,現在在麗萍的指導下,也懂得體味在做愛中感受快樂。想不到畢業那麼多年,麗萍又教了我一次。不過這次我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漸漸我的技巧和持久力鍛煉得越來越高超,每次都幹得麗萍披頭散髮,死去活來。

  記得有一次,我趴在麗萍的身上,整整插了45分鐘,就是射不出來,不管麗萍用口交還是乳交就是出不來,看著我憋得很痛苦得樣子,麗萍滿臉羞紅道:“要不試試後面。”

  我當然知道她的意思,不由大喜,我對麗萍的屁眼窺視已久。

  我讓麗萍趴在床上,把屁股撅起。我跪在她身後,把手指伸進屁眼�,摸了摸,還有點幹,這樣插進去肯定很痛,我俯下身體,雙手扳開麗萍肥碩的臀瓣,然後湊近頭,開始舔她的屁眼。

  不一會兒,麗萍的屁眼及周圍的肛毛都被我舔得濕淋淋的,準備工作做的差不多了,我急不可待的一手扶住了她的腰,一手握住自己的雞巴,頂在她的屁眼上,然後慢慢插進去。

  “慢,慢一點。”麗萍不住地在吸氣,說話的聲音都在發顫。她一手撐住自己的身子,一手則伸到後面,套在屁眼的周圍,阻止我快速的進入。其實我已經很慢了。

  我體會著與插小穴完全兩樣的感受,�面真的好緊,比第一次插靜儀的小穴還要緊,溫度也很高,有種灼熱的感覺。

  終於,我插到了底。厚實的肉壁緊緊裹住我的雞巴,我甚至可以感覺到麗萍滾燙的直腸在緩緩蠕動。我開始抽插,先是非常的慢,讓麗萍可以適應一下。漸漸我的幅度開始加快,雞巴在麗萍的肛道�快速的進出。

  “嗯……好痛,輕一點,小言,不要了……啊……”麗萍一邊發出又痛又爽的呻吟,一邊不停擺動著屁股。

  我一手前探到麗萍的胸部,狠狠搓揉起她那對不停搖盪的乳房,一手則摸到她的陰部,用手指刺激著陰蒂,插進陰道�,揉著陰道的肉壁。

  在我三重的挑逗下,麗萍的性欲完全被挑了起來,我感到她的肛道�真分泌的黏液,由於黏液的潤滑,使我的雞巴更順暢的進出肛門。

  “哦∼∼嗯……好舒服,爽死了……”麗萍的嘴�不斷喊出淫蕩的呻吟,她的屁股,後背上都映出了汗珠。我加快了自己的速度,一邊不停舔著她雪白的後背,並咬出一個個齒印。

  但麗萍並沒有感到疼痛,從肛門傳來的快感是她的思想被蒙蔽了,只單純追 求我給予的感受,為了追求更多的快感,她把屁股撅的更高,貼向我的胯下。

  在插了二百多下後,麗萍累得趴在床上。而我也接近高潮,全速擺動自己的 腰,然後在快要射精的時候,把雞巴插進肛道的最深處,灼熱的精液在同一時間 迸射出來,灌入了麗萍的直腸�。

  自那次後,我開始喜歡上肛交更甚於插穴,當然不久靜儀高貴的屁眼也被我 開了。說實話,我是費了很大的力氣,和強姦沒什麼兩樣。

  儘管靜儀竭力反抗,但終究抵不過我的力氣而被迫就範,只不過,我在幹她 屁眼的時候太用力了,過後的幾天,靜儀的屁眼痛得連路又不能走,只好臥床休 息。

  我好過意不去,此後每天都陪在她身邊。由於她得肛門有輕微的撕裂,所以 必須每天搽藥。這麼羞人的地方當然由我來做,何況禍是我闖的,我把藥(記得 是雲南白藥)均勻塗在靜儀的屁眼�的肉壁上,然後把一根手指伸進去,輕輕的 揉,讓藥力發揮得更快。每當這個時候,靜儀的臉就羞得通紅。

  在別人的眼�,靜儀一直是個冷眼高傲的女孩,不容易讓人親近,有種高不 可仰的感覺,但她在我的面前已經沒有什麼秘密可言。每天我都要幫她做飯,洗 衣,洗澡,她很愛乾淨,每天都要洗澡。好在我已經和靜儀在外面租房同居,所 以旁人也很難發覺這個事情。

  由於在靜儀受傷期間我表現的很好,事事親力親為,所以本來她是非常生氣 的,但在我的柔情攻勢下,也慢慢氣消了。

  在靜儀養病的期間我並沒有停止對她屁眼的開發,每當在幫她搽藥的時候, 我總是把手指插得很深……

  我說這樣可以把藥更準確地搽到傷口上,其實我只是要她習慣屁眼被插得感 覺而不產生排斥,開始是一根手指,漸漸變成了兩根。

  我的訓練做的不錯,靜儀終於可以接受我的雞巴而不感到疼痛,不過靜儀還 是很討厭我用她的肛門,但熬不過我的軟磨硬泡,每次都讓我得逞。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路過看看。。。推一下。。。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路過看看。。。推一下。。。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