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騎友妻 友騎我妻

我騎友妻  友騎我妻

最近,我跟大學的同學老張聯繫上了,大家相約在他的豪宅裡見面,他一再

要求我把老婆帶上。老張開玩笑說,一直聽大家說我老婆很漂亮,今天一定要見

一下。

我老婆特意挑了一件黑色的吊帶裙(是下面很短的那種),穿上肉色的絲襪

和黑色的超短裙,右腳踝上還戴上白金腳鏈(很細的,就和手鏈一樣),繫帶高

跟鞋,與我一塊高高興興地出發了。

我老婆叫曉波,長得很美,挺拔的乳房就像兩個顫顫巍巍的牛奶果凍,纖細

而有力的腰肢盈盈扭動,平坦的小腹上沒有一絲贅肉,豐滿圓潤的臀部,女人最

有魅力的地方在老婆身上組合得竟如此完美!

這都得益於她長期的鍛煉。當然啦,不光是床上運動呢!

老婆有著結實的肌肉和緊繃的皮膚,一雙東方人不常見的長腿,陰部的位置

由此而顯得很高,完全符合美術模特的要求。她白嫩的肌膚幾乎毫無瑕疵,烏黑

的長髮沾了水發出油亮的反光,這黑白強烈反差、肉感十足的女體就是我老婆,

我每天的枕邊人。

我老婆每次一出門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這不光是因為她的美貌,還因為

曉波那胸部開口極低的吊帶裙可以露出她那白嫩的肉肉的乳房。

我們在家門口上了車,由於是車線的中途,人很多,上車時,已經與別人有

「親密接觸」了,我們只好站在車門口。

到了下一站,又有幾個人上來,我和老婆只好向裡擠了一擠,從門口的台階

處上來,而後上來的幾個人就有兩個站在台階下。最初我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忽

然無意間我看到在台階下站著的一個十七、八歲的男孩目光直直的。我順著他的

目光尋去,竟發現他看的是我老婆的大腿!

由於擁擠,老婆的短裙又撩起了一段,本來就露出很多的大腿都快要露屁股

了。況且那男孩位置很低,頭頂正與老婆的胸部平齊,豈不是看得更真切?而我

老婆正背對著車門,根本不知道後面正有一雙充滿慾望的眼睛在盯著她那光潔白

嫩的大腿。我感覺到我的下面開始慢慢地充血了。

到了下一站,有幾個人下去,又有幾個人上來,我見那男孩也邁上車門口的

台階,裝作無意地向我老婆後面靠過來。我知道他的意圖,但我沒有任何表示,

我甚至期待能發生點什麼。

果然,那男孩在我老婆的後面站住了。我正好側面對著他,能清楚地看到他

的臉,可看不到他垂在下面的手。他裝出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把身體緊緊貼在我

老婆的身後,不一會兒,我看見我老婆開始不安起來,身體微微扭動,我知道那

男孩已經開始行動了。老婆似乎不想讓別人知道她正受到侵擾,只皺著眉,臉卻

漸漸紅起來。

我裝作不經意地把身體向後挪了挪,那一瞬間我看到男孩的雙手在我老婆的

臀部上撫摸著。我老婆的臀部很翹,肉也很有彈性,那男孩想是爽歪了吧!

過了一會兒,我發現我老婆的臉越來越紅了,眼神也有些朦朧起來,我又按

老辦法看了一眼下面,那男孩的右手竟伸入了我老婆的裙內,在她的大腿根處摩

擦。老婆把雙腿夾得緊緊的,似乎不想讓那男孩摸,又像夾住他的手不放,再看

老婆的臉,已有些陶醉的樣子了。

我覺得很刺激,想不到老婆在自己面前被一個男孩摸,我會感覺興奮。我隱

隱覺得好像應該有所行動,但這種刺激卻讓我什麼也做不出來,只在旁邊默默地

看著。

慢慢地老婆感覺有些不對了,想是那男孩的手伸進了老婆的內褲裡邊,她輕

輕地驚叫一聲,向我看來。神差鬼使般,我把右手食指放在嘴邊,「噓--」了

一聲。老婆更是張大了嘴,原來她看到我的左手向上抓著扶桿,而右手也不在下

面,剛才她以為是我在摸她,可現在發現竟不是,而我還示意她不要聲張……老

婆很聰明,立刻明白了是怎麼回事,臉更紅了,竟一動也不敢動,呆呆地看著車

外。

那男孩根本沒注意到我和老婆瞬間的交流,還在那裡獨自享受著。想是發現

我老婆沒有任何反抗,膽子越發大起來。無意間我又看到他把自己的前拉鏈拉開

了,飛快地掏出肉棒,我只在瞬間就發現那肉棒已經很粗了,青筋綻起,很是雄

壯。我沒有擔心什麼,因為在這樣的環境下,他是不可能插進我老婆的洞裡的。

他把身體再次向前靠了靠,我猜想那肉棒一定頂入了我老婆的腿根間。而此

時我的老婆緊閉雙眼,一副很享受的樣子。我想他是明白我的心意的,此時的我

們好像真的心有靈犀。

她面色潮紅,不停地輕喘,突然,她從下面緊緊抓住我的手,握得緊緊的,

而那男孩也開始顫抖,發出幾聲悶哼,隨後便委頓下來。我知道他和我老婆已同

時到達了高潮。

到站了,我和我老婆下了車,我從後看見她的腿間有些白色黏液流下來,她

趕緊站住,小聲對我說:「擋著我點兒,別讓人看見。」我站到了她身後,回頭

向車裡看去,見那男孩正向我們望來,車又開了,載著那張稚嫩而寫滿驚訝的臉

遠去,我還給了他一個足以讓他莫名其妙的微笑。

到達老張家後,才發現他家真的很大,約150平方米,裝修豪華精緻;他

的老婆吳姍美艷如花,有點像一電視主持人,屬於那種典型的豐滿的美女,肉肉

的感覺讓人一見就想操;而那雙拖鞋裡裸露出的圓潤的小腳和我老婆的小腳一樣

美,一樣讓人浮想聯翩,要是被這樣一雙腳夾出水來,那該多美啊!

酒菜很快擺滿了一桌,我們面對面坐下。十年了,我們一邊感歎一邊喝酒。

藉著酒勁,我想像著吳姍肉肉的乳房和白花花的屁股,雞巴都有點硬了,我好想

搓揉幾下,可又不敢,一種焦灼的感覺瀰漫了心間。

我使勁盯了吳姍幾下,彷彿要在視線裡姦淫這姍姍美女,忽然我感覺到一隻

腳蹺到了我的褲襠上輕輕地按著,我側眼一看,天哪!原來是姍姍的小腳!我一

下興奮起來。

看著吳姍,她也笑瞇瞇地望著我,給酒杯都倒滿酒,說:「我們四個一塊喝

一杯。」我裝做糊塗一口灌下,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我只要現在的快

樂!

老婆的臉老紅紅的,老張也明顯喝高了,他們已經開始糊塗了;而吳姍的兩

隻小腳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夾住了我的肉棒,一邊一個在來回搓揉著!我又倒了一

杯給每個人喝下去後,曉波和老張已經趴在桌上了,吳姍更加大膽,索性用腳掏

出我的肉棒開始玩弄起來!

我實在受不了了,抱起吳姍向臥室走去,把吳姍往床上一拋,三扒兩撥就將

她剝了個清光。吳姍雙腿跪伏於床上,高高的聳起了雪白渾圓的大屁股,把泛著

水光的毛茸茸陰戶揚在我眼前。

我一手脫著自己的衣褲,一手伸到她陰戶上撫摸,待我全身一絲不掛地向她

看齊時,手掌上已濕淋淋的全是淫水了。我順手把淫水向龜頭上抹去,另一手撐

開她的陰唇,隨即往前一靠,「滋」的一響,陰莖應聲挺進她體內。

我抱著吳姍的屁股,以一副征服者的姿態在後邊肏著;而吳姍呢,則如同一

隻賤母狗一樣的跪趴在床上,將自己那充滿淫慾的大屁股向後不停地頂著。吳姍

那雪白豐滿且富有彈性的大乳房自然而美麗的下垂著,隨著我在她後邊的每一下

肏動,有節奏地、像鞦韆似的蕩來蕩去……

吳姍跟隨著我雞巴在她陰道裡出入的頻率,也有節奏地向後聳動著屁股,有

節奏地甩動著頭上的長髮,有節奏地發出舒暢的叫床聲……我一手抓住吳姍的髖

骨,另一手抓住吳姍的長髮,於是兩個人的屁股和雞巴便你來我往、有節奏地操

來操去……

吳姍高潮來臨時,我也已到了射精關頭,我們轉為面對面的傳統體位,吳姍

摟著我的背,雙腿在我腰邊兩側高高舉起,我趴在她身上,屁股高速起伏著,雞

巴用力朝她陰戶狠狠地捅插,水花飛濺,「噗滋」連聲。

吳姍雙眼一反,忽然全身顫抖起來,一股溫液從花心噴湧而出,糊滿在我的

龜頭上。趁她花心大開,我的精液也「噗噗噗」地全部勁射進她子宮內。吳姍被

我操得渾身乏力、氣若遊絲,還勉力轉過身來用嘴含著我的肉棒才昏沈睡去。我

一手搓捏著吳姍的乳房,一手把玩著那香嫩的小腳,看著她美麗的小屄裡還流淌

著我射進去的精液,心情暢快得像花一樣開放。

就在這天堂般的美景裡,傳來一陣聲音使我隱隱感到不大對頭,我打開門,

發現老張和曉波已經不在了,我的頭一下子大了起來,忙順著房間找過去。

有一扇門虛掩著,我擡頭望去,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老婆那雪白修長的可愛

大腿,裙子已經給老張拉到小腰上,小內褲可以遮住的地方不多,整個下身都裸

露出來;上身的外衣也已經給解開了,老張從她背心小內衣裡面把乳罩扯了出來

扔到地上,曉波還迷迷糊糊的,身體有微動,但卻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老張雙手伸進她背心小內衣裡摸曉波兩個大奶子,嘴裡還說:「幹你媽的,

這麼大的奶子。爽!」我老婆不知道誰在摸她,只有作出自然反應,輕輕扭著身

體,胸部還稍稍挺起來,讓乳房顯得更大。幹!真是便宜了人家都不知道呢!

老張把曉波的小背心拉扯上去,兩個大乳房就抖露了出來,我看到老張把她

兩個奶子弄圓搓扁那般地捏弄著,幹,這麼賣力!他也和我一樣,在曉波的乳頭

上捏弄著,曉波先是低聲哼哼,接著就「哦嗯哦嗯」地呻吟起來。

壞!曉波最敏感就是乳頭被捏,果然我看到她小內褲中間已經開始濕潤了起

來。老張其中一隻手摸去她的大腿,從大腿往上摸,摸在她小內褲上,中指朝她

內褲中間凹進去的地方按了下去,曉波「啊……」輕輕叫一聲,身體扭動幅度漸

漸變大,老張的中指往曉波的胯間小縫擠進去。他媽的,挖我老婆的小穴,還連

內褲都擠了進去!

我剛想吱聲,忽然看到錄影裡正播放著剛才我和吳姍做愛的鏡頭,原來老張

早已裝置好閉路電視,將我幹他老婆的全部過程都拍錄了下來,我不說話了。看

著老張用兩個手指輕輕將我老婆的大陰唇翻開,伸出長長的舌頭沿著我老婆屁眼

處的會陰向上一個長長的吸舔動作,將我老婆的花蜜、也是這世間最有效的壯陽

液一飲而盡。

我老婆的雙腿微微顫動了一下,緊閉雙眼的臉上掠過一絲舒爽的感覺,微張

著嘴繼續呻吟,還用香舌舔著嘴唇,一副淫蕩十足的模樣,看得我簡直要受不了

了。

老張舔夠了我老婆的陰戶,把她的內褲拉下來時,她開始悠悠轉醒,老張把

自己的身子壓上去,她還以為是我,竟主動抱著他背部,其實她已經兩三個星期

沒得到我的滋潤,現在給挑起了慾火,也很想要了吧?

老張對著她的嘴吻下去,曉波張開嘴去迎合他,只見他把舌頭伸入曉波的嘴

裡攪動著,不一會就把她的嘴巴弄得一片狼藉。曉波本能地與老張醉吻了起來,

老張立即伸手摸到她兩條被分開的大腿之間,把手指挖進她的小穴,她「呵」一

聲,全身軟了下來,任由他用手指去抽插她的小穴。

我老婆的大陰唇在老張的玩弄下,很快便由粉變紅、再由紅變成深紅色了,

涓涓細流源源不斷,不用說,那是從她小屄裡流出來的淫水。原來密合的小陰唇

已經被老張給舔開了,微微張開的小陰唇像是一朵小小的花心,而那深紅色的大

陰唇在外面襯托著,顯得特別嫵媚嬌人。在花心深處,我老婆的陰道口也若隱若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