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程車司機的艷遇(惡運)

計程車司機的艷遇(惡運)

三十歲的李俊,是夜更計程車司機,他駕車已有十年,近幾年生意差,他利用自己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經常在酒店接外國遊客,介紹他們尋歡作樂,收入雖然有所增加,生活仍不十分寬裕。有一天他對鏡自照,看見自己生得高大英俊,遂想起一種副業,就是用他的天賦本錢、用自己的身體去取悅某些女子。現在,他經營這副業已有一年了。

一晚深夜,李俊在酒吧接載一個約三十歲、半醉女郎去元朗。他在鏡子偷看,女郎頗有姿色、身材豐滿,一臉的怒氣和憤世疾俗,心事重重而面帶惡意的微笑。他口甜舌滑和女郎傾談,得到對方好感,知道她姓向,是銀行經理,便恭敬奉上自己的卡片給她。專為女士服務﹗女郎驚訝之中笑著說道:你這行業,豈不是一隻鴨嗎﹖李俊沒有回答。她惡意地從側面望司機一眼,不再說話。李俊知道失敗了,唯有專心駕駛。

當計程車進入吐露港公路時,向小姐可能因為酒後 興奮,又吐露了自己的身世:她雖然樣子漂亮、身材標青,又貴為經理,卻沒有一個裙下之臣,手下們都怕她,叫她做“變態女強人。因為她是個工作狂,要求極高,稍不如意便將他們罵到狗血淋頭﹗他們的疏離使她更憎恨男人了。到達目的地時,女強人問多少錢﹖李俊說了,但她邪笑說,是問鴨的價錢,他說隨她喜歡,向小姐也點了點頭。李俊泊好車,就跟著向小姐入屋,八百尺地方一個人住,未免太孤單了。在進入她的閨房時,女強人對他說,做愛的條件是他要被虐待,她要將對男人的憎恨發泄在他身上。接著她找來一條皮鞭,兩人各自脫光衣服。為防他逃走,她關上房門。

女強人披散秀髮如一隻兇惡的獅子,腹部肌肉收緊時使她胸前兩個大肉球顯得更結實了,並且搖動起來。她以帶醉又似要吃人的目光舉起了皮鞭,怒視李俊高挺的大炮,一對豪乳狂動,大屁股擺動了兩、三下,就一鞭抽打向他的身上,卻被李俊一手接住,向橫一拉,女強人便如一條上釣的美人魚般跌在床上。他搶過皮鞭,抽打在她的屁股上,伴隨她的慘叫,盛臀上現出一條鞭痕﹗她正想反抗,已被他用預先藏好的手扣鎖住兩隻手了﹗她仰躺掙紮,卻無法起來,向他破口大罵,揚言告他強姦﹗李俊埋首女強人兩腿間,以舌尖輕舐她的陰唇和大腿內側,她被鎖的雙手向下,大力扯他的頭髮。他初時很痛,便拼命舐她的肉坑,她的手逐漸放鬆了,卻仍破口大罵。他兩隻手向上以手指搓她的乳蒂,女強人兩腳力撐,腿肌結實,但忽然軟了,他爬到她身上,看見她已沒有咒罵,卻仍咬牙切齒﹗他兩隻手在女強人兩團彈力十足的肉球上又捏、又抓、又啜、又壓,她發出一下又一下的呻吟和嘆息聲,不再咬牙切齒,而目光仍兇惡。

李俊冷笑道:向小姐,你都有今日,我是為被你虐待過的男職員報仇,一定要姦死你﹗女強人大驚掙紮,怒不可遏,被鎖的雙手由上向下打他的頭,但不很痛,李俊卻用力地握她的豪乳,痛得她淚水直流﹗他的陽具不斷向她的小洞輕磨,使得她淫水大量流出了,她大叫道:你這混蛋,我一定不放過你﹗但是,他那長矛已進入她的陰道一寸了,不要這樣﹗快停止﹗”她呻叫著。他放了手,看見女強人半身如鯉魚翻身亂搖,大白奶脹紅怒聳跳動,她下身屁股也像被蟲咬般左搖右搖。結果,他不必用力,陽具已被她自己搖入她的洞內了。

李俊興奮地邪笑著看她,羞愧得她無地自容,像古代烈女要咬舌自殺一般﹗但他說:“向小姐,你太漂亮了、你的乳房太好玩了,我好喜歡你,願做你的奴隸呀﹗這話不但使女強人怒氣全消,更淫性大發,她全身騷動,搖動雙乳任他摸抓捏握、任他啜舐輕咬,她呻吟著,努力把下身向上挺,大叫道:“你這死人,你、好勁呀﹗而他也在全力抽插之中抱緊她,狂吻她的小淫嘴,想起自己壓在一個天生尤物女強 人的身體上,卻不克自製向她射出大量精液了﹗幾天後的深夜,李俊收工回家,在睡夢中被手提電話吵醒:是二十五歲的蘇絲,要他馬上去她家中。

他看看錶,已是早上五時,睡魔困擾著他,口氣有點猶豫,但他想起了蘇絲這個大奶子女郎,她是一個有錢老頭的情婦。李俊和她見過幾次面,不過她卻視他為傾訴的對象,並不肯和他上床。聽她電話內滿是怨憤,看來今次可以財色兼收了吧﹗李俊馬上去到她的家中,蘇絲喝過酒,臉紅得特別美,尤真是她穿著的性感內衣,薄而短至肚臍以上,又低胸,下論從上看或由下向上望,都可以看見一對顫顛顛的大奶子,加上酒後的醉態,實在比一個淫婦更吸引﹗看見了他,蘇絲哭了﹗她說和老頭子幽會,被他的太太看見了,掌摑了她,在她面上吐痰﹗而他竟不敢阻止,還叫她走﹗

李俊一方面安慰她,另一方面伸手去摸她的手和腳,她沒抗拒,但當他摸她的腰和屁股的時侯,蘇絲卻如遊魚般閃開了。他大膽地一手抱她的腰,另一隻手由下向上大力抓緊她的奶,一握之下,她抖動了一下,卻推開了他,說道:我現在沒有興趣做愛,你走吧﹗那麼,你告訴我,你憎恨老頭子嗎﹖憎恨他的老婆嗎﹖我恨他,更恨他太太﹗但有甚麼用﹖我要靠他生活,我也不敢對付他太太,窮不與富敵呀﹗我祇能對你傾訴而已﹗李俊告訴蘇絲,她完全有方法向老頭子報復、向他的太太報仇﹗那方法就是放開懷抱,和他做愛﹗她大笑,說他是色中餓鬼﹗不上床,我照付錢給你﹗她笑得十分風騷,驅使豪乳不停狂搖,兩粒乳尖也搖出睡衣外,引誘著他,使他的陽具外凸。她的臉紅似火燒﹗他笑說她可能性冷感﹗這激將法燃起了蘇絲的淫意,李俊指著牆上她與老頭一起的巨幅照片,告訴她,和他做愛就等如給老鬼送綠帽。蘇絲怒視著相片中的老頭,想起不少委曲和屈辱。李俊乘機剝光了她,也剝光了自己。

她坐在床邊,目露兇光,而他則輕揉她的乳尖,蘇絲嘴角歪向一邊邪笑,巨大的木瓜奶子大力收縮又脹大,終於被他推倒,自動張開了美腿,但他卻強攻失敗,也弄痛了雙方的器官。蘇絲的陰道起了抽搐,原因是牆上的老頭好像怒視著她,她唯有閉上了眼睛,卻在憤怒中露出驚惶之色﹗李俊側躺在她身旁,以手指輕磨她的坑道。她雖然面帶邪笑、心跳加速,但仍有微怒和恐懼,而且怒意被恐懼代替了﹗李俊告訴她說:你不是被老鬼的太太掌摑嗎﹖這是你最大的恥辱﹗現在,你就當自己是她,被一個色魔施暴,再想一下老鬼知道後的反應。她忽然全身抖動了一下,下身濕了,臉上滿是驚恐,好像色魔正向她施暴﹗但驚恐之中又有怒容,是對老頭子夫婦的憎恨﹗怒容之中又有無比的興奮,是她化身為老鬼的太太,產生一種色慾的衝動。李俊馬上爬到她身上,一下便佔有了她。蘇絲啊﹗地低叫一下,兩隻奶子騷動起來。在他一下接一下的挺進抽插之中,他又低語了:老鬼比我如何﹖他夠硬嗎﹖有我這般高大英俊嗎﹖夠我年輕嗎﹖產生了輕微快感的蘇絲,張眼看了他一下,啊﹗那不是一個她心目白馬王子嗎﹖那不是一個比西門慶更精壯的人嗎﹖她全身發滾了,被姦淫之中微痛地輕咬嘴唇,兩隻腳來回磨床、兩隻手抱住他的脖子,挺高乳房讓他吮奶,在他的吸吮之中,她發出了哭泣似的呻吟來。李俊兩隻手力握住一對大奶,卻握不完,拇指和食指之間還有一寸半空位,真是一對豪乳﹗力握之下,又無比結實,加上她的淫態、呻吟、騷動和一身的汗水,真有馬上發泄的衝動﹗他馬上拔出火棒,伏在她身上強忍,但又好像被她全身的熱力熔化,和被她那對彈力、熱力十足的大蜜桃灼傷了,立刻仰躺在她身旁,卻又不甘示弱。

他對她說道:你還未夠風騷哩﹗你想一下吧,老頭子無兒無女,極希望有一個孩子,如我一炮使你有一個孩子,滿足了他的欲望,你那甚麼仇都報了:因為,孩子並不是他的嘛﹗淫蕩得不顧一切的蘇絲,她的小肉洞裡格外空虛,聽見他的話,便像蜘蛛精般撲到他身上,張開腿吞沒他的陽具、瘋狂地接受他的衝刺,披頭散發如瘋婦﹗脹紅的水蜜桃狂拋著,在乳尖上滴下了汗水。她閉上眼、小嘴邪笑,兩隻手亂摸他的胸膛,屁股用力磨,狂叫狂笑。突然,又伏在他身上,狂吻狂咬他的嘴,又離開說:快射精,射多一點。然後又狂吻他。李俊在這驚心動魄之中向她射精了,她興奮得高聲呻叫起來。他大力握著水蜜桃,滴下不少香汗,她淫賤地亂打他了。

最後,他用力咬一隻水蜜桃了,蘇絲如夜半屋瓦的雌貓怪叫。經過蘇絲這一役,李俊足足休息了幾天,雖然是他終身難忘的享受,又可以財色兼收,但也充滿危險性。且像蘇絲這樣的人,如果愛上他、纏住他,或者老頭子知道他引誘他的情婦,甚至蘇絲東窗事發而洩露和他私通,李俊都有危險:輕則被毒打,重則斷手斷腳,甚至賠上性命﹗所以他不再和蘇絲來往,也希望她別愛上他。由於內心的恐懼,李俊有半個月開夜更計程車,不敢再向寂寞怨婦推銷他自己。但有一天晚上,他又被一個二十幾歲的怨婦吸引住了。

她喝了酒,人卻十分清醒,一臉端莊,卻又大膽豪放,她解開了兩粒衣鈕,她那魔鬼似的身材引誘了他。盛怒下的她胡言亂語、哭笑不分。她的大胸脯結實如硬殼果,像隨時會破衣而出。她叫方太太,直言她的丈夫有了外遇,幾天前和他分了居。李俊亮了車房燈,駛入 郊外露天停車場,因為他接觸到方太太的眼神,如夜半的雌貓在黑暗中閃閃發光,是一個決心紅杏出牆的蕩婦,並且她的眼裡具有催眠和催情的力量﹗李俊遞上他的咕片,方太太笑問:你是一隻鴨,而我是你老闆,你怎麼不徽求我的同意就來這裡,不是想強姦我吧﹗她雖如此說,眼內的淫光卻倍加了,像無數的淫蟲在她水汪汪的眼內遊泳,並且爬出體外,滿布她臉上、嘴上、高挺的胸脯上﹗她關門落車,像有點恐懼要逃走,但站在車頭旁邊,背靠著車身,向他發出無窮的引誘﹗李俊落車走近她,忍不住脫下褲子,扯出她的內外褲,下身緊貼她,動手解她的衣鈕,卻因興奮過度而撕破了衫,兩隻大竹筍奶像兩隻怪獸,衝破牢籠、手舞足蹈,瘋狂掙紮著﹗他十指張開大力抓住雪白渾圓的乳房,方太太低吟哀求道:不要啦﹗求你啦﹗但她的聲音充滿了磁性和淫態,使他再發狂地手握陽具,塞入她的下身半寸,再大力插了入去。你會後悔的﹗方太太冷冷的笑,如巫婆的毒咒,使他內心一寒,而她陰道的熱力、狹窄和潮濕使他忘記了一切。

她的笑、她的騷動和豪乳的彈跳使他向她狂插。她全身軟了,身向後仰,上半身平躺在車頭蓋上,不動如死屍。但是,她那高聳的胸脯脹大如火山爆發,微動的兩乳像起伏的海浪。而她的小嘴半閉,潮濕而蠕動,如飢渴的淫娃﹗她眼內的淫光越來越多,快要滴出來了﹗方太太兩隻手勾住他的頸,溫柔地笑,像牽一隻大水牛,而他果然低頭擁吻她的朱唇。唇內有吸之不盡的淫水。在她熱烈的回應和痛苦的呻吟中,在她撕破長空的嚎叫聲中,猶如半夜破棺而出的女鬼在悲鳴,又猶如潘金蓮被西門慶狂抽的尖叫﹗李俊賣命地向她狂插,雙手大力抓住大竹筍奶,如河邊的洗衣婦在用力磨擦衣服,又似點心師傅全身大汗在搓麵粉。他興奮如苦力在唱歌,而她則淫賤地和他搏鬥,全力叫春。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好帥!愛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