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操翻的新娘

                                                        被人操翻的新娘

婚禮上,新娘經不住眾人不懷好意的反覆勸酒,多喝了幾杯女兒紅,兩朵紅雲飛上臉頰,呼吸也急促起來,被丫頭扶進洞房,新郎則被眾賓客團團圍住,還在狂飲。

此時,洞房外一陣嘈雜,幾個醉醺醺的男人大呼小叫、東倒西歪地闖進洞房,卻是管家和兩名下人,管家一見房裡還有兩名丫頭,臉一沈道:「滾!」兩婢躬身出房……

新房內紅燭高燒,照得白晝一般,新娘頭上蒙著頭巾,坐在床邊,頭腦昏昏沈沈,知道來人不懷好意,苦於酒喝過量,有心無力,只好任人擺佈。

三人團團圍住新娘子,坐在床邊,見到新娘身材豐滿,不禁色心大熾,管家深吸一口氣,猛地扯下新娘紅頭蓋,霎時一陣處女特有的幽香撲面而來,芬芳醉人,新娘子滿面嬌羞,俏臉桃花般艷麗無比,紅裙下身軀豐滿、凹凸有致,高聳胸脯一起一伏,吐氣如蘭,幾個色鬼看得癡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下體蠢蠢欲動,高高昂起。

管家粗魯地抓住新娘豐滿的胸部,又大又軟,十根粗黑的手指深深陷下,禁不住大讚:「好奶子,夠爽!」

一名下人張開大嘴,在新娘臉上啃來啃去,弄得新娘滿臉臭哄哄的口水,大鬍子嘴堵住了新娘的櫻桃小口,又厚又大的舌頭在新娘口中攪來攪去,直呼:「好香!」

另一名下人抱住了新娘的潔白大腿撫摸,鼻子放在新娘紅裙下陰戶位置嗅聞,雙手揉弄新娘圓臀。

新娘遭此野蠻襲擊,早已驚慌失措,為了保住自己貞操,扭動嬌軀,但她飲酒過多,早沒了氣力,哪扭得過三名粗壯的大男人。

管家一把扯破新娘衣領,「嚓」一聲,撕下大半塊外衣,露出裡面的粉紅肚兜,玉乳在肚兜下一起一伏,管家看得兩眼發直,迫不急待扯下肚兜,飽滿玉乳彈了出來,誘人奶香和馥鬱香氣撲面而來,管家哪裡還忍得住?一口叨住奶頭,吮吸起來,一手一個,兩顆處女奶頭猛搓,非常猥褻。

新娘看著自己從未被男人碰過、看過的乳房被管家搓圓按扁,淚珠滾落,管家滿嘴黃牙咬上稚嫩的處女奶頭,猛地向外一拉,活生生地將奶頭扯出了兩寸!

球形奶子被扯成了圓錐形,新娘「啊」一聲慘叫。

新娘俏臉漲得通紅,呼吸急促,眼淚在眼眶中打轉,這時,三人紛紛掏出胯下肉棒搓弄,幾條肉槍凸頭稜角,跳動不住。

一名下人陰莖較短、較粗,青莖暴起,發出男人性器的腥膻味,迫不及待塞進了新娘的櫻桃小口,害得她差點窒息,眼淚直流,不斷作嘔。

那名下人享受肉棍被溫暖的女人口腔包裹的感覺,泡在新娘分泌的香津中,陰莖像在洗溫泉,差點爽死,把處女檀口當作陰戶大力抽插,新娘的兩腮包不住粗大的肉棍,不停分泌口水,更讓那名下人爽得忘了自己老爸是誰。

管家一把撕破新娘子的肚兜,姑娘下體聖潔之泉暴露面前,萋萋芳草間,一條深深幽谷,幽谷中間小溪流淌,已然春潮上漲,黑油油的草地濕了一大片,發出陣陣處子幽香,一蹲身,對準凸起的處女陰戶,肉棒用力頂入。

粗大陰莖強迫分開兩邊玉門,大、小陰唇緊緊包裹肉棒,處子陰道夾得管家微微疼痛,咬牙忍住射精慾望,抽動肉棍,陰莖與少女嫩肉廝磨,稍一用力,陰莖長驅直入,直頂處女膜上,姑娘此時緊張顫抖,深怕奪去她貞操的男人將不是她的丈夫。

管家用力捏住新娘粉臀,沈腰運氣,死命往裡一頂,龜頭毫無憐惜地刺破了處女膜,直抵花心。

新娘疼得大叫,陰戶緊縮,鮮血順著陰道緩緩流出,和著淫水,紅白相間,沿著雪白大腿根部,流在褥上,把床單打濕了一大片。

管家一見,更加興奮,肉棒深入淺出,每次直抵新娘子宮口,帶出一絲絲淫水,糊得新娘子陰戶外一團粘稠白漿,爽極笑問:「爽吧!我的新娘子!」

新娘咬牙閉眼,一言不發,忍受淫賊肆虐,淚水流乾,感到痛苦、屈辱,抽送了一柱香時間,管家已被新娘濕暖的美穴弄得全身酥散,龜頭奇癢,後腰陣陣發麻,再也忍耐不住,用盡全力,狂插十來下,精液一古腦兒全射進了新娘的子宮裡,肉棒頂在花心上,享受射精後的快感,直到陰莖完全變軟,才戀戀不捨地拔出。

完事後,管家吩咐道:「你們去弄套新的新娘衣衫,去廚房找些新鮮豬血,放在豬膀胱內,用針線縫好,把床上、桌上收拾乾淨,記得把豬膀胱塞進新娘子的騷穴內……」

眾人匆匆善後完畢,管家示威地在新娘面前挺了挺肉棒,象徵著自己奪了她的童貞,恐嚇道:「剛剛的事,要是敢洩漏一句出去,老子幹死你,知道嗎?」說著,率領兩名下人,匆匆離去……

半個時辰過後,醉得如一灘爛泥的新郎才被人扶進洞房,胡亂扯下新娘的紅頭蓋,叫道:「美人,可想…死…我…了,這下…你…是我的了。」扯掉新娘衣裙,把半硬不硬的小蟲搗進新娘的肉洞,沒搗幾下,已在水簾洞裡一瀉如注,筋疲力盡,低頭一看,見新娘大腿根上一灘鮮紅血跡,得意一笑,倒在新娘子身上呼呼睡去。

只留新娘子傷心欲絕,偷偷飲泣。

第二天早上,新郎直睡到日上三竿,新娘一夜未眠,被眾人輪暴的情節在腦子裡嗡嗡盤旋,好好一個清白身子被淫徒如此羞辱,淚水早把枕頭打濕一片。

起身推開屋門走了出去,來到外邊,只見藍天白雲,碧空如洗,心中鬱悶稍減,沿著走廊,一直往前走,走廊曲折通幽,來到了一處小花園,在一青石板上坐下休息。

想到昨晚若非被人強灌烈酒,也不會被奸人玷汙身子,如今鑄成大錯,怨誰恨誰?只怪自己命苦。

正思前想後,懊惱不已時,突然後面假山有人乾咳一聲,打破寧靜。

新娘忙問:「誰?」

一個蒼老的男聲答道:「是我。」一邊回答,一邊從假山後踱了出來,不是旁人,正是新娘的公公。

公公挨著新娘坐下,道:「昨晚過得還好吧?」

新娘道:「爹,您這是什麼意思?」

公公皮笑肉不笑地道:「沒什麼……新婚之夜,人間一大樂事嘛……只是我兒子這些年來風流慣了,被風月淘空了身子,是不是怠慢你了?」說完,竟伸手來拉新娘。

新娘慌忙起身道:「爹,您今天怎麼了,盡說些沒來由的話,羞也羞死了。」

公公滿臉堆笑,眼中射出淫邪目光,道:「現在你和我兒子成了親,睡也睡過了,咱們都是一家人了,兒子的東西,老子還不能碰麼?呸,荒唐!笑話!來,媳婦兒,咱倆也親熱親熱……」說罷又來拉新娘。

新娘猛地跳開,盯著公公無恥的老臉,眼中似要噴出火來,萬沒想到公公竟是這樣無恥的淫賊,想對自己兒媳下手。

公公看著新娘惱怒的模樣,愈發來了興致,湊上前道:「美人生氣的樣子,最好看了!哈哈……」說罷撲到新娘身上,新娘躲閃不及,被老淫賊緊緊抱住。

新娘又氣又急,喊道:「爹,你不要這樣,你再這樣,我要喊人了。」

公公淫笑道:「喊也不濟事,這兒沒人聽得到。」肆無忌憚,上下其手,佈滿老繭的雙手隔著衣服揪住了新娘的乳房。

新娘慌忙掙脫,卻被公公雙手牢牢抓住,動彈不得,只得眼睜睜地看著公公將自己的衣裳拉開,露出肚兜,雙峰在薄薄衣料下隨著新娘的呼吸上下起伏,微微露出一道深陷乳溝。

公公一把扯下肚兜,雪白乳房蹦跳出來,新娘又羞又氣,頭扭向一邊。

公公將新娘兩個奶子揉得又紅又腫,張開臭嘴,又黑又髒的牙齒用力咬住左邊奶頭,死命外扯,把奶頭扯得老長,突然一鬆口,奶頭「啪」一聲彈回,震得乳房跳動不斷。

公公肥厚的舌頭在兩座聖潔雪山上流連,留下一灘鹹濕、粘稠的口水,發出濃烈的口臭,差點兒把新娘臭暈了。

公公玩夠了新娘的大奶子,大手順著新娘,滑過平滑小腹,俯身用嘴感受著媳婦陰阜的柔軟、彈性,聞著兒媳神秘下體傳來的女人香,聞了幾聞,下體早已怒脹挺舉,讚道:「真是風流寶物!」褪下褲子,拉下新娘底褲,大肉棍用力頂開兩瓣沾露含香的肉唇,直抵花蕊。

公公年紀雖大,卻是老而彌堅,大陽具在新娘嫩穴裡左衝右突,將新娘稚嫩的陰壁擦得生疼,一會兒竟蹭出血來,染紅了身下草地。

老賊一見,索性將之當作得了新娘的處女紅,更是得意,亂插亂捅一番,兩手捏爆新娘的奶子。

正面插了半個時辰,將新娘提起,命她雙手按在石凳上,自已從後插入陰道,老賊發了狠,根根著肉壁,槍槍刺花心,又黑又硬的肉槍殺得新娘芳魂無主,淫水四濺,長髮甩動,嘴裡發出「咿咿呀呀」呻吟聲,不知是哭是爽。

老淫賊淫興更熾,伸手往前一兜,握住巨乳,向下拉扯,對準兒媳嫩穴一陣狂插亂搗,淫水、血水四濺,肉槍大開大闔,發出「梆梆」巨響,伴著新娘哀號陣陣,珠淚亂滾,漸漸連悲啼都發不出了……

大約又抽送了一盞茶時分,肉棒狂幹下,新娘小穴春水四溢,老賊肉棍在媳婦肉洞中,如泡在一潭溫泉中,爽得四肢都要融化,突感陰壁陣陣緊縮,龜頭狂跳幾下,射出粘稠精液,盡數射入新娘花心深處。

新娘低聲抽泣,老淫賊滿意地拔出肉槍,上面滿是紅白的淫水及血水,在陽光下顯得油光水滑,發出陣陣淫笑,弄得渾身肥肉亂顫,蒲扇大的手掌狠狠拍打在新娘豐滿的雪臀上,狂笑道:「乖媳婦兒,你以後就是我的人了,乖乖聽你爹的話,保你享不盡榮華富貴,哈哈哈……」說罷,揚長而去。

留下赤條條的美人新娘在青石凳上,新娘玉門如小嘴般一張一合,向外流出紅白液體,染濕了石凳,好半晌,新娘才停止哭泣,默默穿好衣服,緩緩離開,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恍如惡夢。

這一天傍晚,新娘正在房裡洗澡,屋子中間放了一個大木桶,足有半個人高,新娘坐在桶中,香肩露在桶外,桶中盛滿熱水,水面漂浮朵朵玫瑰花瓣,花香混合美人肉體散出的香氣,彌漫整個屋子。

新娘輕撫玉臂,熱水灑在身上,細心搓洗,撫摸自己雪白的胸膛,清洗自己飽經蹂躪的嬌軀。

卻不知窗戶早被捅破,兩名淫賊正偷看美人沐浴,一人生得面黃體瘦,尖嘴猴腮,說不出的猥瑣,正是負責打掃的老僕,另一人小眼塌鼻,甚是醜陋,卻是廚房管事的主廚。

新娘坐在桶中洗浴久了,腰有些酸,站起身來,一身雪膚被熱水泡得微微發紅,鵝蛋臉,楊柳眉,雙眼如兩汪秋水,小巧挺拔的秀鼻,薄唇豔紅,誘人至極,小腹以下,纖腰盈盈,正中圓圓肚臍,十分可愛。

兩人色眼在小巧可愛的肚臍眼上停留片刻,又往美人下體看去,黑亮陰毛全被打濕,露出一道水紅色的肉縫兒。

新娘木瓢從桶中舀起一瓢水,從頭頂「嘩嘩」沖下,一甩頭,水花四濺,兩座乳峰波濤胸湧,撩人心肺,二人看得眼也直了,流下口涎,下身蠢蠢欲動。

廚子向老僕使了個眼色,兩人猛地破窗而入,不待新娘回過神來,老僕從後摟住了性感美人,雙手緊緊抓住高挺雙峰,臭嘴在新娘臉上蹭來蹭去,陣陣口臭噴到新娘臉上,弄得她幾欲嘔吐。

新娘不斷掙扎,頭髮散亂,張嘴想喊,嘴裡卻已被塞入自己的內褲,身子前傾,想躲開老僕魔手,廚子雙手毫不客氣握住美女的乳房,張口將奶子含在嘴中。

廚子玩夠了這對大奶,握著豎起的肉棒,插進新娘下身,就在水中抽送起來,弄得水花四濺,在水裡打砲,插起來十分緊窄,新娘下身一絲絲淫水吐出,淡淡的白色染得桶裡的水有些混濁。

老僕下身筆直鋼槍,直接挺進新娘屁股溝裡,粗黑有力的肉槍在屁股溝裡滑動一會兒,老僕身子稍微後撤,扶正肉槍,對準新娘的菊花蕾,刺了進去。

迄今,新娘的後庭花兒還未被任何人開採,冷不防被異物刺入,發出一聲慘叫,肉蕾太緊,老僕的肉槍只進了半個龜頭,嫩肉從四面八方夾住龜頭,讓老僕感到陣陣緊縮,再次往裡頂入,肉槍分開重重肉壁,抵入新娘直腸深處,兩條肉槍前後響應,成了夾擊之勢。

新娘肛門被撕裂,全身肌肉緊繃,疼得冷汗直淌,直腸肉壁擦破,血流出來,桶水染得通紅。

老僕見了鮮血,獸性大發,揮起蒲扇般的巨掌,向兩個肉臀兒擊去,只聽「啪啪啪」脆響,兩片臀肉傾刻間通紅,臀肉緊夾,說不出的受用。

新娘緊閉雙目,兩個淫賊都能感到對方陽具離自己只有一寸之遙,水中大戰持續了一個時辰,兩人一手托住新娘腋下,一手撐著桶緣,兩足一蹬,將新娘架出桶外。

這回,老僕從陰戶插入,廚子陽具卻插進了新娘的嘴裡,又髒又臭的陽具塞滿新娘小口,直抵喉嚨深處,肉槍出入,廚子子孫袋不停打在新娘唇邊,陣陣騷臭味傳來,陰毛又長又粗,刺得新娘俏臉生疼,有些毛鬚刺入新娘鼻孔,搔癢難忍。

廚子減緩了抽送速度,兩個陰囊緊貼新娘面門,肉蛋在新娘臉上遊走,緩緩滑過櫻唇、秀鼻、美目,閉目享受。

老僕肉槍搗動,每次抽入、抽出,帶動新娘陰肉翻出,淫水擠出,順著大腿根,流到地上。

路過看看。。。推一下。。。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