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小青自白(21) 巴里浪潮--“偉陽大哥哥”(上)(下) 前面有幾個沒出來是學要審核

楊小青自白(21) 巴里浪潮--“偉陽大哥哥”(上)

  ��在“睡蓮花塘”的花園餐座上用早餐時,店小二一直朝我這邊張望,而瞧我的眼神充滿暧昧,好像他已經知道我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令我渾身不自在、坐立都難安;無心早餐,隨便吃了兩口就想離開。

  ��抹完嘴、丟下餐巾,往客棧門外走,經過櫃台時,我眼睛也不看他,只說∶「我去散散步,一小時內回來!」目的是讓店小二告訴老板我的行蹤,免得偉陽他如果正好來找我、見不著而擔心。

  ��沿著朝商店街的小巷漫步時,見夾在兩堵不很高的圍 間,有條狹窄的弄堂,茂盛的樹葉撐出 外、形成遮陽蔭綠,彷若不知通往何處小小的隧道。我一時興起,便轉入其中,帶著好奇、走向前方似乎閃爍著光點的圍 盡頭┅┅

  ��突然聽到有男女壓低了、卻彷佛忍不住迸出的談笑、戲嬉聲;訝異間,恰巧發現垂落的枝葉下,古舊的矮紅磚 上有個小破洞,可以窺入院內,就按住心中忖忖不安,偷偷由破洞朝 里一瞧┅┅

  ��“啊∼∼!┅┅”

  ��院中略呈荒蕪、不遠的樹下,我看見那位在“睡蓮花塘”打掃房間的女工,和一個身材微胖、健壯的長發男子,正互相擁抱、打情罵俏,完全不覺有人窺視。大概還以爲無人知曉,他倆嬉笑一陣之後,開始彼此挑逗、愛撫調情┅┅

  ��原先嘻嘻哈哈的聲浪,被男人的低喘、和女工的輕聲咛啼取代。他追逐吻她、她就扭捏閃躲、欲迎還拒。把他逗得興奮起來,兩手往她豐滿的胸膊圓臀幾近輕薄地抓揉、捏擠。而被手掌隔著紗籠愛撫的女工,則不停搖晃屁股、仰頭接受男人熱吻。同時也把手伸進兩人身軀之間、顯然握住了他的陽具、迅速振動。

  ��張大眼、盯著瞧,我喉嚨發乾、呼吸漸漸急促。忘了身在何處,忍不住一手扶 、另一手探到自己的緊身褲兩腿當中,輕輕揉按、壓迫胯間┅┅

  ��這時突然傳來“嘀!嘀!”的響聲,男人慌忙朝紗籠腰後一摸、扯出對講機,和對方猛點頭、不知說些什麽;關機之後、在女工耳中講了些大概是央求的話。她才心不甘、情不願低頭應允;然後,有點害羞地蹲在男人前面,撩開他腰圍的紗籠、將頭湊上他腿間┅┅而我因爲偷窺視線角度的限制,看不到女工的嘴巴和男人的陽具,只能一邊盯著他倆干好事、一邊想像自己也以那種蹲姿含吮雞巴的感覺。

  ��沒多久,就見長發男人兩手抱住女工的後腦勺,猛烈挺動身體、歎喘大氣,抽筋似的顫抖一陣,才放開她,讓她的頭一仰、一抑,顯然是舔乾淨肉棒上殘馀的精液吧!

  ��我終於松了口氣、勉強站直。因爲,剛剛也自摸出一個小小的性高潮。

  ��雖然從頭到尾無人經過圍 間的小巷,躲在 外偷窺的我,也沒有被發現;但是卻因自己做了不該作的事--光天化日下「自慰」,而羞愧無比。於是趕忙快步離開,往樹叢外閃著光點的小巷盡頭走去。

  ��從茂密的闊葉林間,望見一片水田映著朝日。漸漸暖和的早晨陽光下,三兩個彎腰、雙手伸在田里左右摸索的農人,正辛勤地除草、讓秧苗茁長得更好。

  ��原來,即是萬物之母的大地,也要陽光照射、水源滋養,才能孕育出生命;仍需人們體會自然,順應它的周期韻律、細心看顧,才能護佑鄉里社稷!那∼,同爲生命之母的女性,需要男人的愛心撫慰、和情感滋潤,不也同樣道理嗎?

  ��思路由農夫在田間工作,回到剛才自己偷窺樹下女工吞咽男人精液的情景,腦中不禁疑惑問道∶討人喜愛的清潔女工、和長發男子,是一對相愛的情侶嗎?┅┅他們的大膽偷情,能被民風純朴的 里農村社會所允許嗎?┅┅

  ��這時才突然想到∶長發男子,原來就是“睡蓮花塘”所雇,在花園小徑、和緊鄰稻田邊,每晚輪流看更、守衛隊的其中一員嘛!

  ��記得自己到巴里島的第一晚,從按摩院夜歸客棧,就已見過他;走過小徑時,先還因爲他頭發好長、亂得像鬼而嚇一大跳,經他有禮貌地打招呼、喊了一聲“哈羅!”我瞧清是看更的守衛,才放心回房。[注∶自白第17篇里沒提到]

  ��“┅原來,跟同事打得火熱的,就是他∼呀!┅┅”

  �����xxxxx����xxxxxxx����xxxxx

  ��走回客棧,偉陽的登山車已停在門口。欣喜湧上心頭,我三步並兩步沖進去,四下環顧、找尋他的身影。見他正在櫃台專注賬冊、並不時盯著店小二將鈔票一一交給員工;原來今天是發薪水的日子。

  ��我沒打擾他們,只在一旁觀望。看見排隊等拿薪水的女工、和她長發的守衛情人(?),正默不作聲地瞧著對方,雖不是眉來眼去,卻足以讓人猜出彼此間的特殊關系。而我會注意到,大概也與剛才在 外窺視過他們偷情有關吧?

  ��偉陽由賬冊擡起頭,笑了笑打招呼∶要我先坐一下、他馬上過來。我點點頭、走到花園邊賞景。想到他身爲藝術家,還得像生意人一樣∶對內發薪水、對外招呼客人;而我丈夫,除了當老板指揮別人,對客戶也總愛擺高姿態,至於藝術氣質嘛,就更別提了!

  ��“嗯!偉陽這樣的男人,要到那兒去找喔?!┅”不禁深深感歎。

  ��「嗨!張太太,抱歉,又讓你等候了!┅咱們這就走吧!」偉陽過來說。

  ��「喔!抱歉的該是我┅你先忙,我┅沒關系┅」笑著回答。

  ��「已經忙完了。┅要不是山姆開溜、見不著人,我才懶得管這客棧哩!」

  ��偉陽又爲兒子不在場解釋,害得我也因爲想起前晚的事而不安。就沒作聲,擡頭一笑問道∶

  ��「那,今天帶我┅去那兒?┅┅我需不需要換件衣裳?」

  ��「不用。┅你這樣很好!」就欠身示意讓我先行。

  ��走出客棧後,偉陽才扶我的手登上車座。我想∶大概他不願意在衆目睽睽下,與身爲住客的我有身體接觸吧?!

  ��雖然我連衣服都沒有換,就跟他走;至少隨身還帶了裝著衛生棉的小皮包,否則,如果真巾到需要、卻什麽都沒準備,那就糗大了!�

  ��「今天,去那兒呢?」上了路,我又問他。偉陽拍拍我的手說∶

  ��「我們先去座一小廟參觀、然後到海灘休息。對了,你┅可以上廟堂嗎?」

  ��「什麽?┅┅」我不懂他,可是立刻又懂了。

  ��原來,按照 里人習俗,經期中的女性不潔、是不能進廟堂參拜的。而我正因爲前一晚跟山姆發生了事,再翻書查閱,才知道書上也這麽告訴前往巴里島的訪客,如果適逢經期,最好別進廟堂參觀、以免冒犯神明。

  ��“我┅月經剛剛完,應該沒關系吧?┅”我自問。

  ��但心里真正不安的,卻是偉陽問我如此私密的問題,我該怎麽回答呢?

  ��“難道我得點頭、說我月經已經過了,可以上廟堂參觀了?┅┅還是得更問清楚∶月經來過、要幾天之後才算乾淨呢?┅┅還是根本裝傻,反問他∶是什麽意思?┅┅”

  ��偉陽見我沒回應,就一面輕撫我的手背,一面解釋這個 里人的習俗給我聽;又抱歉似的說∶這種極私密的問題,確實令人難以啓口;希望我別太在意。

  ��我已羞得兩頰發燙,只能抿唇低頭,又擡起來,掙出微笑、結結巴巴道∶

  ��「┅的確,好開不了口,不過┅我的那個┅已經過了,還是可以的吧?┅」

  ��同時將被撫摸的手上翻,與他的掌心相合、握往,深深注視他的側影輪廓;感覺與他分享了自己身體的一個小秘密、心靈又接近不少。

  ��偉陽在途中專門作 泄布、及傳統 里服裝的人家停下車、爲我買了一條很精致、縷金線的手織紗籠,讓我進廟堂時圍上,以表尊重神明、及當地人的宗教信仰;並且講明是送我的小禮物。

  ��「謝謝你∼!┅導遊書上,也是這麽寫的┅」我多嘴加以說明。

  ��「啊∼導遊書,不過,咱們去的這座廟,書上可沒寫!」偉陽笑道。

  �����xxxxx����xxxxxxx����xxxxx

  ��果然不錯,這是一座坐落在火山山麓,可以眺望大片鄉野田疇、及遠方蔚藍海洋的 里神廟。雖然遊客稀少,也不如多年前我去過、導遊書都一定會介紹的「母廟」那麽宏偉,但它背靠青山、尖塔聳天的氣勢莊嚴;而神殿的屋頂、雕梁畫棟,亦極精美,仍令我歎爲觀止。尤其,因爲廟宇位處蒼翠的林間,四下可見不少遮蔭蔽日的古榕巨樹,整個環境充滿了清幽,予人無比恬然舒暢之感。

  ��偉陽由口袋掏出巴掌大的數據相機,爲我攝了幾張照,才想起自己到巴里島也帶了相機,卻一直不曾用過;跟我在意大利時猛爲古迹拍照的興致完全兩樣,大概正顯示出我截然不同的心境和情緒吧!

  ��步出廟宇側門,偉陽就牽我的手、往無人的森林小徑行去┅┅

  ��而我也感覺跟他像一對探幽的情侶、走進另一個無人知曉的世界┅┅

  ��然而,明知道即將會發生的事,我們兩人都無法講出來;都仍像打啞謎般,放在心里、說不出口;只能以身體的接觸和動作讓對方會意。可是,又不敢過於明目張膽、怕壞了事┅┅

  ��唯一覺得荒謬的,是他已經知道我月經剛過、是可以做那種事的啊!┅┅

  ��“攬住我,寶貝!┅攬住我的腰吧!┅”心中喚著。

  ��但偉陽沒有,他仍然只攙著我;讓我手心都發汗了,才抹抹我的手心問道∶

  ��「是不是走熱了┅想停一下?」眼中流露關切的目光。

  ��我停步、抿嘴點頭,發覺何止是手心?┅連腿子間都汗濕了!

  ��「嗯!┅是圍了紗籠的關系吧?┅」我說∶「┅而底下還穿了┅緊身褲┅」

  ��「啊∼!」偉陽恍然大悟似的。說∶

  ��「那,你就脫掉紗籠吧!┅反正這兒也沒人偷看┅┅」

  ��見我羞紅臉、笨手笨腳地解紗籠,偉陽便笑著兩手環住我腰,幫我解開了它、呈露出緊身褲下的曲線。他摺起紗籠、遞給我,又持相機、拍了張我在樹下、倚身斜靠樹干的姿勢。

  ��照完,還拿著相機讓我湊近、瞧瞧攝下來的影象。我本能地脫口而出∶

  ��「哎喲∼,好難看喔!」尤其是自己在樹下裝模作樣的姿勢┅┅

  ��「不∼誰說難看?┅明明很有風韻嘛!┅你瞧┅┅」他按住迥映鈕、把先前在廟宇拍的一張張顯示出來。大部分是我面孔的近照,其實拍得蠻好,至少將我自認長得算漂亮的臉部、和內心高興的神情都捕捉下來。

  ��我沒話說了,他┅終究是藝術家嘛!

  ��「非常漂亮哩!┅」偉陽贊美道。但相機的小螢幕又迥映出樹下這張┅┅

  ��「就這張最難看了,刪掉它吧!」我抱怨、央求他。可是偉陽搖搖頭說∶

  ��「不,這張最好∼!身材之美┅一覽無遺┅┅」

  ��他一誇,我心里就樂了;還更想讓他多拍幾張自己緊身褲包住屁股、和大腿曲線的鏡頭呢!

  ��於是我反問∶「真的?你覺得我┅還┅┅?」臉頰羞得發熱。

  ��「嗯、很性感!┅」偉陽笑開了道;舉起相機、揮手示意我再擺個姿勢。

  ��我側身、雙手扒著樹干,甩了甩頭發,仰臉朝鏡頭一瞟,同時微微挺起臀部,稍提一腿、足尖向後撐直,作那種模特兒的甫士;聽相機“卡擦”完一聲,又換成背靠樹干、伸起兩臂,一只高舉、反手撫摸樹皮,另一只曲肘、撩在發際;同時將緊身褲里住的下體小腹往前聳、兩腿緊緊相互交夾┅┅好媚好媚地瞧鏡頭,嘴角一勾、輕噘薄唇┅┅

  ��偉陽興致高昂、迅速拍下好幾張,才叫我過去欣賞成果。兩人頭湊頭、看那些好像我跟大樹作愛,或搔首弄姿、故作挑逗狀的姿態與神情┅┅

  ��身體與偉陽如此接近,幾乎感覺到他的心跳、和漸漸強烈的呼吸。同時被他一只大手掌摟著肩頭、輕輕撫摸,彷佛通了電流般的刺激,直透全身┅┅

  ��終於,我大膽起來,一轉身、摟住他的胸腰,把自己投入他刹那間因爲訝異而不知手該往那兒放的懷抱;仰起頭,咬了咬唇,送上微笑、輕聲問他∶

  ��「還要照照片嗎?┅┅待會兒┅再照,行嗎?」

  ��但我注視他的眼神,已經要他吻我了!

  ��而他也低下頭。當我快樂地閉上兩眼刹那、吻在唇上┅┅

  �����xxxxx����xxxxxxx����xxxxx

  ��“多美、多令人陶醉的吻!我,終於獲得了!”心中歎著,幾乎滾出眼淚。

  ��幸好,掩不住浮上眉梢的笑,止住了欲滴的淚珠。我滿心歡悅、接受他熱情的吻,更欣喜若狂地回吻他!有如時光倏然停頓、整個世界刹那間不再運行,連總是經常流轉的腦子也彷佛休止、踟滯下來,沈醉在偉陽所賜的熱情中,昏陶陶、盲目地接受一切、不顧一切┅┅

  ��現在回想那種感覺,真是一種筆墨難以形容的自由、一種抛棄自我的自由!讓你以爲什麽都願意、什麽都能做的自由;那怕上刀山、下油鍋,也心甘情願、勇往直前;凡是心愛男人所要求的,都毫不遲疑、歇力而爲┅┅

  ��大概這就是所謂「愛情」、所謂的「瘋狂」吧!?

  ��或許你會講我誇張、吹牛不打草稿的亂蓋。我不否認,愛情,本來就是一件沒有理智、好瘋狂的東西嘛!然而正因爲它難懂,所以只有靠瘋狂的感覺,才能確定它的存在、體會它的真實;不是嗎?

  ��好啦,題外話不說,言歸正傳講我跟偉陽的事吧!��

  ��相信這天在廟旁的森林中,如果偉陽大膽一點冒犯我,或像他兒子山姆一樣、以暴力使我就犯、強奸我,我都不會介意;甚至把他粗魯的行動,看成是因爲他難以克制自己的示愛方式,而滿欣喜悅;忍著他侵入我身體的暫時痛苦,以求得苦盡甘來、最後能享受到愛欲奔放的瘋狂┅┅

  ��我更相信他之所以沒那麽做,是因爲太愛我,也太過尊重、關心、照顧我。所以盡管林中無人、只有我倆單獨擁抱、接吻;盡管卿卿我我的過程中,他雙眼閃爍強烈的情欲光茫、鼻息熱騰騰呼喘不止,但是他的手、和他的身體,卻毫無進犯我的舉動。

  ��令我焦急、心慌┅┅也令我更迅速潮濕、潤滑了底下身體的器官┅┅

  ��因爲被他吻住,我只能悶哼出婉轉的聲音;也因爲嘴巴被堵著,我才喊不出心中難以啓口、好肮髒、好不要臉的話∶“寶貝!┅摸我、愛撫我的┅奶、我的屁股!┅讓我┅更要你、更迫切┅想作愛嘛!┅┅”

  ��但心髒跳得愈來愈快、呼吸愈來愈急促,幾乎透不過氣了!掙脫熱吻,好急好急的張開嘴、嘶喊出來∶

  ��「啊∼!!┅啊,寶貝∼!!┅┅」手指緊 他襯衣下堅實的肌肉。

  ��偉陽這才像昨天一模一樣,一只手往上撫我的背脊、另一只下移到我臀部!

  ��「Ohhh∼∼!┅Yes!┅Yes!!」聽見自己的呼喚,羞得趕忙仰頭吻他。

  ��把肚子緊緊貼住偉陽褲子下面已鼓起的大包東西,連連挺拱屁股、 磨那根漸漸硬成條狀物的┅┅大雞巴!

  ��“Ohhh∼∼!!Beautifulcock!┅Beautiful,beautifulCOCK!!”

  ��嘴巴被吻住、喊不出口的話,卻在心里叫得好大聲、好響亮,像巨幅招牌上橫寫成斗大的字眼,催促我澎湃如注、高漲中的情欲。掙開吻、迸出嘶聲∶

  ��「嘶∼!┅┅嘶∼┅啊!┅抱緊我!┅緊緊抱我!┅」同時猛烈搖甩屁股。

  ��「張太太,你┅你好熱烈、好激情喔!」偉陽在我耳邊輕喚。

  ��「噢∼,Yes!┅好愛你┅撫摸我!┅」我仰頭應著,讓他吻我頸子、輕咬耳垂,濕熱的舌頭更往我耳根後面、最敏感的性感帶不停舔吮;而靈活的手掌仍繼續揉輾屁股、抓捏我陣陣肉緊、一擠一縮的臀瓣┅┅

  ��「是嗎?┅昨天還不知道你┅要不要呢?┅」他問;可手卻沒停。

  ��「昨天┅是昨天,現在┅人家已經不一樣了嘛!」我答;仍然狂扭屁股。

  ��「怎麽不一樣法?┅」他還問;舌頭都舔進我耳朵里了!

  ��「噢∼嗚!┅癢┅癢死了啦!」全身發抖地扭動。

  ��「那你說呀!┅告訴我,什麽地方不一樣?」

  ��“┅是人家的心,好┅好渴望愛情的心啊!┅”

  ��幾乎就要脫口告訴偉陽,卻又制止住了、沒說出來。只因我害怕,怕他不能接受我的主動表達方式,而猶豫下一步該采取的行動;但我也害怕自己會抑不住感情渲泄,反而令高漲的肉欲受到影響、壞了好事。

  ��於是我低下頭、偎進偉陽胸膛,裝成很害羞似的,諾諾應道∶

  ��「昨天,人家還有那個┅今天才┅看不見血。┅┅哎呀∼你┅知道的嘛!」

  ��爲了掩蓋內心對愛情的響往,我以月經未完作藉口,雖然裝得蠻像,其實卻好不得已。爲了跟偉陽作愛,我努力掃除一切心理障礙,卻怎麽也不成功,反而綁手 腳般,猶豫不決、欲迎還拒┅┅真不知道,是否就是我做什麽都亳無自信、懦弱的個性?┅┅還是我有意壓抑自我、使自己永遠在期盼、渴望中受盡折磨的變態心理?┅┅

  ��問題當然沒有答案,因爲思路已被偉陽的手由我臀部伸進胯下而打斷;感覺他指頭順沿股溝嵌入肉縫最下端,直到墊著衛生綿的三角褲底,才反了個方向、往上輕輕戳、頂、壓、按;即使隔著緊身褲和內褲質料、還加上衛生棉的厚度,仍然可清楚感覺到手指的動作,透過層層阻擋、直入我身體的最敏感部位。

  ��「噢∼!┅┅啊∼∼噢嗚!┅┅」我頸子往後仰、禁不住呼歎出聲。

  ��但更令我緊張的是,偉陽的手在料子薄薄的緊身褲外、我那個地方不斷遊動,很容易就能摸出三角褲里所墊的東西、是一塊衛生綿呀!那,他一定會認爲我所說的“月經已過”是撒謊的呀!┅┅那,我又該怎麽解釋呢?┅┅

  ��「啊∼!不┅┅不!」我猛搖頭、猛搖頭┅┅

  ��果然他嘴唇追吻我下巴、同時追問∶「那怎麽還┅墊了墊子呢,張太太?」

  ��而原本撫摸我背脊的手,也改成捧在我屁股底下,陣陣抓捏臀瓣,繞圈子揉;害我更受不了,扭腰猛 前面他鼓硬的陽具;嬌聲回應∶

  ��「┅怕┅怕弄濕掉褲子嘛!┅」聽在自己耳中,覺得真是┅不要臉死了!

  ��從走進樹林散步、拍照、到接吻、愛撫,到現在的調情挑逗,前後不過短短片刻,我就性欲亢進得馬上要脫褲子、要他觸摸我的陰戶了!

  ��但是,他卻仍然只用禮貌性的“張太太”稱呼我,仍然沒有表示他想要我,甚至連句“他喜歡我”的話都還沒講啊!┅(除了他已經硬梆梆的大雞巴┅┅)

  ��那,我還能更委屈自己、更無恥大膽地告訴他∶我想要他脫我褲子嗎!?

  ��幸好,偉陽又問我話了∶「那,張太太你┅你濕了褲子嗎?┅┅」

  ��被他這麽露骨的一問,我立刻不自覺踮起了腳跟、肚子往他硬棒貼得更緊,臀部向後挺翹得更凸、讓他的手更進得去掏弄;卻又因爲不想讓他弄太久,以免受不了、高潮來得太快,便故意團團旋扭屁股,也乘機嗲聲應道∶

  ��「還好啦∼!只是┅里面┅全都濕掉了啦!┅」還嬌羞地把臉埋進他胸膛。同時心想∶“把這種事都告訴你了,你還不知道┅人家要作愛嗎!?┅┅”

  ��「那∼,咱們快走吧。到海邊,找個地方休息去吧!」偉陽終於說了!

  ��而且,居然真的是按「原訂的計畫」呢!

  ��高興死了;真的,我真是難以形容的,高興死了!!

  �����xxxxx����xxxxxxx����xxxxx

  ��車子由那座不知名(不記得)的廟宇開到海邊,一路下坡、飛駛得極快極快;正如我焦急的心,殷切盼望立刻抵達、可以早一點跟偉陽親熱。所以對沿途的鄉野景色視若無睹,也完全是正常的吧!?

  ��只記得自己好亢奮、緊握住他的手。每當他推排檔、不得不離開時,即使是短暫一刻,都覺得等它回來握我,要等好久、好心急;而他換完擋、再度牽我手,並側頭微笑,我就好滿足地報以裂嘴的笑,手捏得也更緊,彷佛在心中嬌嗔∶“不要你離開人家嘛!”

  ��那種感覺,充滿了欣喜、期待,交織著一絲膽卻、怕怕的惶恐,使整個身體趐趐的,好像全身骨頭都已松散、肌肉皮膚麻麻癢癢,甚至連小便都快要禁不住、尿出來幾滴似的┅┅真是難以形容!

  ��這大概就是人講的∶“意亂情迷”吧!?

  ��當然,說是這麽說啦;我這時並沒有就此完全失去理性,腦子還稍稍能動。不覺聯想到自己和以前所有乘坐過同一輛車的男人,尤其是與關系最密切,感情最深的男友、或情人幽會,駕駛飛車、快速馳向旅館、開房間的途中,也曾體會過同樣心情、同樣的滋味┅┅

  ��該說∶愛情的滋味、愛情的感覺吧?┅不,我確信是的。

  ��唯一不同的是∶巴里島上,所有的車輛都靠左走,和台灣、美國恰恰相反。不習慣從坐在車子左邊往外看,整個世界宛若鏡中反影,有種不真實的虛幻感;可是又很新鮮、很有趣,也彷佛增添了一絲異樣情調。

  ��當車子終於沿著藍天碧海下銀白的沙灘行駛、即將抵達偉陽早挑選好的餐廳旅館時,我抓他的手抓得好緊好緊,而砰砰猛跳的心,也幾乎快蹦出來了!

  ��從這一刻,到我們打開旅館房門,其中所發生、做過的事,我都不記得了。

  ����只能用“欣喜欲狂、昏了頭”來形容。

  �����xxxxx����xxxxxxx����xxxxx

  ��因爲早上出來,穿著很普通,也沒怎麽化妝,除了耳環、腕表,任何首飾都沒戴,完全不是我跟男人談情說愛、或去幽會的打扮;更不要說是準備初次上床親熱的樣子。

  ��可是當偉陽攬著我的腰、我偎在他懷里,隨旅館服務生進入面朝藍色海洋的房間、見到擺著厚厚枕頭的大床,我整個心花大開、全身禁不住顫抖的那種急切、那種狂喜,卻是和情夫幽會時的感覺一模一樣!

  ��「寶貝∼!┅┅喔∼,寶貝、寶貝∼!!」撲進他的胸膛,我急呼呼呓著;兩手攀上他的背脊、拉扯襯衫,從他褲腰里扯出來;下一步┅┅?┅┅

  ��「哎!┅張太太,你┅你好急喔?!┅」偉陽問,還在叫我“張太太”!

  ��害得我反而更急。可是又搖頭表示∶我不是,我不是性饑渴的張太太;是個愛你、想你、要你,也需要你愛的女人啊!┅┅不過,我沒講出來、講不出口,,也管不了那麽多了!

  ��我一面搖頭,一面兩手伸進偉陽的襯衣底下,撫摸,不!幾乎是抓扯他胸、背的肌膚;呼吸愈來愈急、喘氣愈來愈沈濁┅┅

  ��“我不管、我什麽都不管了!!┅隨你喊我什麽,都不管了!┅┅”

  ��扯掀起襯衫,暴露出偉陽中年、仍算堅實的胸肌;才瞟了一眼,就好瘋狂地抓捏他無毛、卻凹凸明顯的胸膊;隨即閉住兩眼、毫不猶豫的吻上去;舌頭一伸、舔了起來┅┅同時,喉中哼出好滿足、好急切的聲音。

  ��我從他挺立的暗色奶頭往下、往腰腹一路舔┅┅不自覺自己也彎了膝、緩緩蹲、跪下去。一直跪到地板,才仰頭、挺胸,睜眼往上瞧他,同時解開他的褲腰扣子,拉下拉煉┅┅

  ��像清晨偷窺客棧女工蹲在長發的守衛兩腿間、仰著頭爲他口交的姿勢一樣,我也爲客棧的老板偉陽做了。像女工好愛她的男人,我也好愛偉陽!愛他的男性氣慨、與魅力,愛他的藝術氣質,和對我的關心及用心┅┅

  ��當然,我更愛他的身體!他雖是中年人,不像男孩那麽新鮮、嫩滑,有那麽飽脹的青春活力;可是至少也注意了鍛煉,全身上下見不到像我丈夫那種肥油、贅肉;而且肚子平平的、屁股翹翹的,好性感、好有吸引力,惹得我兩手發癢、要摸遍他全身;惹得我嘴巴都饞得想吃、想舔┅┅

  ��至於偉陽已經被我含進嘴巴、像疼愛命根子般吮吸,又舔、又啄的陽具,就更不用說了;它真的長得好美、好壯、好令我瘋狂!尺碼,雖然不是我所遇到、或經曆過男人之中最大的[那個頭銜,當然非西洋人莫屬],但也夠大、夠粗。至于堅硬度嘛,也相當夠水準[比白人勃起的陽具硬度強多了]┅┅

  ��不過,最令我興奮得無以複加,還是偉陽那顆好可愛、好可愛的大龜頭!

  ��它形狀長得好圓,光是直徑就幾乎有兩寸半,比已夠粗壯的肉莖還大得多;頂在上面,活像個又突又腫的大磨菇,也使整根陽具看起來像一只好有用的釘錘、榔頭。而含在嘴巴里,又跟一顆光滑無比的大李子般、塞得我好滿好滿┅┅

  ��簡直受不了的滋味!┅┅因爲我跪在地上、仰起頭,僅僅含住龜頭、連吞都還沒開始吞的時候,就已經想象它戳進我底下的洞里,一插、一抽,沖刺、搗撞的甜美、銷魂了!┅┅

  ��“唔!┅唔∼∼嗯!┅┅喔┅鳴∼∼悶嗯!┅┅唔、唔┅┅”

  ��興奮得不得了,張大嘴、把唇一掀、匝在偉陽的龜頭頸上,搖頭晃腦,甩散頭發;感覺自已整根舌頭被大肉球壓迫得發緊,想翻上去繞住它、裹住它,把它舔得更濕滑溜溜,好插進我陰道的時候,比較順利一點┅┅

  ��“唔!┅唔∼∼嗯!嗯!┅┅唔、唔∼∼!!┅”我努力起來。

  ��聽偉陽斷續迸出舒服的低沈哼聲,知道他已經開始喜歡我了;就擡起眼睛、情深款款朝上瞟著,瞧他享受我口交的舒服、和陶醉的表情。覺得他好性感喔!

  ��沒吸多久,我頭發就被他抓住、往後一扯。“波!”的一聲,大龜頭從嘴里抽了出來,還帶著好多我的口水。正要抗議偉陽,他怎麽這麽快就不讓我吸了?他已低頭笑著說∶他也想爲我「服務」一下,說也想看我被男人吃的時候,那種性感的模樣兒。

  ��我還有什麽話說呢!?┅┅這麽好、這麽體貼的男人,上那兒去找啊?!

  ��心里想大笑、也要大叫∶“啊!脫掉┅脫掉我的三角褲、吃我吧!┅┅”

  ��當然我並沒有真的叫出來,只嗲聲嗲氣嗯哼著、在床單上旋扭屁股,磨呀、磨的,一副難耐不堪得要死模樣兒,用身體動作對他說話。

  ��這時,我終於了解到∶跟自己所愛的男人、懂得女人心的男人上床,根本就不用說得太多,甚至不必講話,都可以作成完美的愛!因爲身體的動作,才是最國際化、最通用的直接語言;各國、各人種之間一概通用,真是連啞巴都會講、聾子也能聽懂的┅┅

  ��接下去,我被偉陽以唇、舌,口、手盡善盡美的「服務」,吃得通體舒暢,全身刺激、銷魂蝕骨的經過,就不必我像錄影機那般、細細道來了吧?!

  ��一句話,就是∶美死了!美得欲仙欲死的┅快樂死了!!

  ��快樂得什麽都不想講,連心中不斷歌頌、 歎、或嬌呼、呐喊的,那些所謂「淫聲浪語」,也不想講了!

  ��不過,還是得加個注記∶只有當愛你的男人爲你「口交服務」,才有那麽好的感覺。雖然,通常比較會玩女人的,爲了對你肯吸雞巴而表示感激、于以回報,或爲了令你神魂顛倒、亢進無比,也願意舔你的肉穴,甚至肛門;但是,如果不具誠意、欠缺真正的感情,那種服務仍是假的、還是達不到完美境界的!��

  ��好啦,我少說廢話┅┅

  ��下一步,就是我幾天下來,迫切期盼,等待了又等待、焦急了又焦急,最最響往、最要最要它發生的一刻,將令我永遠鉻記於心、終生難忘的一刹那∶

  ��張開、打開自己,敞開得再大也不可能再大┅┅讓偉陽進到里面來┅┅

  ��愛我。

  ��像一千多年前詩人講的∶“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爲君開。”

楊小青自白(21)巴里浪潮--“偉陽大哥哥”(下)

  ��可是,也正如俗語所說的∶“樂極生悲!”

  ��當偉陽一手握住他鐵錘狀的陽具、陰莖的肉棒、大 的雞巴,在我濕淋淋、滑漉漉、嫩嫩的肉瓣腫脹而敞開的洞穴口上磨來磨去,像隨時就要插入,卻又還沒有、還不肯,還要逗我似的左右徘徊時,我已經極度難熬,就要喊出∶

  ��“插我!┅ 我!┅┅戳進來┅給我嘛!┅┅”卻又喊不出口,只哼著┅┅

  ��才聽見他連續輕吼,和一直喘、一直喘息、努力的聲音。吊我胃口的聲音?

  ��“進來!┅進來嘛、寶貝∼∼!!┅不要再等、別再折磨人家了嘛!!”

  ��我眼眶里淚水都快要湧出來了。“你┅你倒底愛不愛人家嘛!?┅┅”

  ��從一直晃、一直閃動的眼淚後面,看見偉陽搖頭。

  ��“不∼∼!不要搖頭,不要搖頭嘛!!”

  ��可是他像沒聽見,毫不理采、完全不顧我的心情┅┅還在努力、搖頭,迳自身體往我張開的腿間一挺、一挺┅┅

  ��後來,我聽見他呼呼喘聲中,短短的、一句輕輕的、可是卻好激烈的咒罵。

  ��「媽的!┅┅」

  ��又重複了一次∶「他媽的!┅還是不行┅┅」

  ��刹那間,我知道了,他的那根┅東西,軟了!┅偉陽、偉陽的陽具,不舉!可是,可是我不相信,真的,一千一萬個不相信!不!┅不!┅不┅相┅信!!

  ��“天哪!┅┅寶貝!┅你不會┅絕對不會是┅陽痿吧?!┅??!┅”

  ��心里的尖呼、呐喊,沖上喉嚨、幾乎要從口中蹦出質問他的話,非得抿緊了嘴巴、猛咬住唇,才阻擋得了、才不致迸出,才變成好尖、好細的嗔哼..

  ��「嗯∼∼悶、嗯!∼∼!!」

  ��也只有一直不斷左、右、左、右搖頭,我才能相信,相信這一刻不是真的,是假的、是捉弄我、欺騙我的!

  ��「不∼∼!┅┅」可我擋不住。我還是喊出了心中拒絕承認的話。

  ��偉陽的身體因爲努力而顫抖,連頭也點了。

  ��他┅他承認了!他是不舉┅陽痿的┅男人!!

  ��雖然他並沒有親口這麽說。

  �����xxxxx����xxxxxxx����xxxxx

  ��偉陽的陽痿,使我樂極生悲。

  ��不只是驚訝、也非訛異的震憾,而是轟然襲來的晴天霹雳!使我在本來浪漫無比、可以欣賞海洋美景房間的大床上驟然僵硬、冰冷了下來。

  ��刹那間,我失去所有的興奮、完全沒有感覺般呆住、木然若雞。彷佛一切都遠離我而去,僅剩下一條下半身赤裸的軀體、毫無生命活力的軀體;和一顆已經麻痹掉、空洞的心!

  ��只有腦子,本來還能工作(?)的腦子,被排山倒海而來、紊亂如麻的矛盾思路塞得滿滿、攪成一堆,翻滾破碎、而逐漸弛滯,被無法形容的空虛和荒謬感拖著走向停擺的終點┅┅

  ������������..........

  ��“不,不!我並沒有發神經,我還能思想,還有理智!┅我要┅找回來!把感覺抓住、把真正的愛倩找回來!

  ��”因爲我愛他!┅而他也知道┅知道我愛他愛得要死,才有今天、和現在的表現!┅┅知道我會跟他上床作愛,才會早就訂好旅館房間的!┅┅

  ��“那,終於上了床,他嘴巴也舔過我最私密的地方,準備好插進我的身體、表達對我的愛時┅┅卻突然軟掉!┅還忍不住咒罵;┅那又是什麽意思?代表了什麽?難道┅難道他┅罵的是我!?┅難道他並不愛我┅所以才軟掉了!?

  ��“不、不!┅他愛我,偉陽是愛我的,他不是真正陽痿,只是因爲壓力太大,而暫時不舉、才有點陽痿!┅┅因爲他工作實在太忙了,又要照顧我這個遠道而來的旅行者,所以張羅不過來,臨到陽具插進洞里的時刻,有點緊張、有點慌,所以才┅才挺不硬、反而進不去的┅┅

  ��“對、對!┅一定是這樣的,經我這種分析、就可以恍然大悟,偉陽他絕不是陽痿!絕對是愛我的!┅而且他剛剛也不是罵我、絕對不是罵我的!”

  ��“可是爲什麽這種事還是會發生、發生在我身上?┅發生在今天、此刻!?

  ��“更不解爲什麽我┅明知道很多男人有時會短暫的「性無能」,自己卻也像烈火被冰水澆熄了一樣,變成「性冷感」呢?爲什麽我不能立刻體會愛人的心、撫慰他的惶恐,讓他放松心情和身體,慢慢恢複雄風、再接再厲?┅┅

  ��“難道我┅我並沒有真正愛他!?┅┅

  ��“就像對幾乎也是「性無能」的丈夫一樣,管他是軟的、還是半軟的東西,在我例行公事般、毫無感情張開的兩腿之間竄動,磨一磨,也不管插不插得進去,都是幾秒鍾不到就流滴出來┅完事了!┅而我,始終都維持僵硬、保證冰冷冷的身子,處變不驚;連膝蓋動都不動一下┅┅

  ��“以充分表達自己對丈夫的感覺、對婚姻的態度是∶不愛,一點都不!丈夫你陽痿也罷、不是也罷,都沒關系。┅┅你早不早泄,我也不在乎!

  ��“因爲沒有感情,所以當然沒有感覺,是天經地義的嘛!

  ��“我講得有沒有道理?┅你說呢?┅”

  ������������..........

  ��自言自語「分析」完畢,當然沒有結論,就這麽完了。

  ��已經麻木不仁的“女性中心”,我乾癟癟的「騷 」!令我欲哭無淚┅┅

  ��過了不知多久┅┅

  ��才感覺,感覺像有一陣和風緩緩吹襲過身子,略略溫暖的風,拂過我奶罩都沒脫、卻完全赤裸的下體┅┅

  ��於是我把兩腿並攏,有點不習慣、吃力地下了床。像跟本沒看見偉陽一樣,沖進浴室┅┅

  ��因爲我實在沒辦法面對他!┅┅太難了,太難、太難了,只有躲藏起來!

  �����xxxxx����xxxxxxx����xxxxx

  ��即使自己一個人躲進廁所,我還是尴尬得要死!也因爲看不見偉陽、不曉得他在干什麽,反而更心慌,慌得想要擠小便都擠不出、只尿了稍許幾滴。顯然是心理震憾之下,整個身子已經完全不對勁兒、虛脫似的。

  ��真的,我一輩子也沒巾上如此不堪、這麽難應對的狀況。明明跟最喜歡、最想作愛的男人一起,而且已經開始發生肉體關系了;卻又在刹那間,分離得好遠、好陌生、好不能親近,就連想要面對面溝通,也變成了好困難的一件事。那,究竟是什麽原因?┅怎麽回事兒呢!?

  ��如果偉陽愛我,也知道我的心非他莫屬,他還會陽痿、還會臨床不舉嗎?

  ��而我┅如果確定他真是因爲工作壓力太大,才導致暫時「性無能」,還會在事到臨頭,不寬慰體貼、安他的心,反而表現出強烈驚訝、和失望的反應?反而像個討糖吃的小孩,要不到,就關住廁所門、在里面睹氣嗎?

  ��我仍然呆坐在馬桶上,手捂住臉、東想西想。┅┅

  ��想到有一次,在矽谷“溪畔旅館”跟我當時的男友幽會,也發生過他正要把本來還硬硬的陽具插入,卻突然軟掉的事。也是不管怎麽弄,費盡力量,都徒然無功,只有泄氣地放棄努力。

  ��但是當時爲了表示愛他、表示關心,我還忍住失望、與他深談了好久好久;終於在溝通了解了之後,他又勃起、堅硬起來;然後我倆再度上馬、才作愛成功,還是我最難忘的好事之一哩![注∶見小青的故事第13∼15集]

  ��爲什麽那時能,現在卻不能?沒錯,我愛當時的男友,可我也愛偉陽啊!

  ��但廁所里再怎麽想,也得不出結論。於是推開門往床上一瞧、已不見偉陽。

  ��“偉陽!?┅你在那兒?┅你┅走了嗎?┅”

  ��我心里問著,可是沒喊出聲,因爲走到床邊,發現偉陽正在落地窗外的陽台,倚著欄杆、欣賞海景;他上身赤膊、但已穿上內褲,而我自己,卻仍然半裸,所以趕忙撿起散在床邊的衣褲、匆匆穿上。┅┅

  ��不過,不懂什麽原因,我只扣住緊身褲腰,拉煉也不拉、就讓沒塞進腰里的上衣遮在外面,拉開落地門,走上陽台┅┅

  ��「在抽煙啊!?┅還以爲你┅不吸菸呢!┅」似笑非笑的說,好尴尬。

  ��「喔,我┅很少抽┅就是了。」

  ��甩掉香煙屁股,偉陽回答得也滿尴尬,同時將手機蓋子阖上、擱在欄杆頂;大概剛檢查完來話的留言,或是跟別人才通完話吧?

  ��「┅┅┅」我倆面對面,無話可說,氣氛變得更僵硬┅┅

  ��我當然瞧也不敢瞧偉陽一眼,只注視棕榈林外的海洋,明知應該對他講一些話、解開僵局,但心里如被一堵高 擋住、舌頭也打了結,什麽都講不出口。

  ��“能說什麽呢?┅難道┅要人家┅討論你的陽痿嗎?”我自問。

  ��目光落下、正好看見欄杆頂的手機,擡起頭、朝他瞄一眼,隨即移開;感覺偉陽的身體動了動,像有話要說,便等在那兒┅┅

  ��可他什麽也沒說。

  ��心里一急,也怕他先開了口,講出任何帶有拒絕意味、會讓我受不了的話;就突然迸出一句∶「該走了嗎?┅看你好像┅很忙的樣子┅」意指他用手機。

  ��偉陽搖頭、帶著不解,輕聲應道∶「不急吧,時間還多┅再說,你┅?」

  ��他欲言又止,表情充滿猶豫和矛盾。使我莫名其妙心煩,脫口便說∶

  ��「既然已經沒辦法了,再呆下去,也┅無濟於事┅」當然,我指的是┅┅

  ��跳出口的,是真正心里的話。盡管深知不應該用傷人的言辭,暗示或明講他「性無能」,但它確確實實表達了我極度的失望,也反映了我懷疑、和認爲偉陽的「不舉」是針對我而來,受到冤枉及委屈;所以,爲拾回自尊、爲了不想繼續面對眼前的一切,才講出絕情的話┅┅

  ��偉陽一聽,怔在那兒,啞口無言!

  ��我們進屋里,穿好衣,我隨便收拾一下床鋪(蓋住床單仍然潮濕的液漬)。出了房間,不跟偉陽到櫃台、迳自走向停在旅館門口路旁,窗子開著、門也沒鎖的登山車,自個兒坐上去,靜靜等候偉陽┅┅

  ��這時,發現天空漸漸灰暗,像我的心。

  ��開回霧布村途中,只感覺一切的一切,都跟來時完全兩樣,不光是車子要靠左邊走、使我不習慣,而是心中整個世界已翻轉得幾乎認不出了!也感覺這段路走了好久、好久,都到不了霧布。

  ��當偉陽終於鼓起勇氣,將手擱上我的手背、像要說話,但他尚未開口,我就把手抽走了┅┅

  ��「怎麽┅還是不開心?┅還在生氣?┅┅」他問的聲音很溫柔。

  ��「還好啦!┅┅沒┅沒什麽啦┅┅」我勉強應了應。

  ��同時急切地希望趕快回到霧布┅┅

  ��才駛進霧布村,我不等偉陽開抵客棧,就請他停下,說想自己走一走。然後拾起裝紗籠布的袋子、準備開車門。偉陽沒有阻止,只問我願不願意跟他再聊聊,意思是如果有時間的話?

  ��我掙出苦笑,搖頭搖一半、又點了一下∶「嗯┅再說吧!┅」

  ��「好,從客棧櫃台┅不管任何時間都可以打電話給我,他們有我的號碼。」是偉陽在霧布街頭、王宮旁的市場邊丟下我,駕車離去前說的話。雖然是平淡的一句,卻令我滿安慰的。

  ��“至少,他不像在生我的氣┅┅”

  �����xxxxx����xxxxxxx����xxxxx

  ��通常一早就蠻熱鬧的市場攤位和店家,至下午時分大都打烊了;見不到幾個 里老百姓,就連觀光客也很稀少。因爲早上出門到現在沒吃東西、肚子餓餓,所以東張西望、想找個賣吃的┅┅

  ��終於看見市場騎樓下有個小吃攤仍在營業;而板凳上坐著吃,長發、扎頭巾的當地男子。正是我清晨見過,“睡蓮花塘”晚上看更的守衛!!

  ��「嗨!┅哈羅∼!」一瞧見我,他就笑著揮手、打招呼。

  ��「嗨!你┅吃中飯呀?」覺得親切,走過去問他。

  ��他憨憨的笑著,馬上點頭、像要回答我的話,卻又講不成英文句子,只能吐幾個“豬”呀,“好吃”呀,“很好、很好┅”等的單字。加上“你”、“我”、“吃一點┅┅”指手畫腳比出來的意思;弄得我似懂非懂。

  ��只好依賴攤位老板娘以英語翻譯、對我解釋說∶他要我嘗一嘗巴里島特有的、木炭火烤豬肉;說他想請我吃。┅┅

  ��我立刻高興地坐上板凳,在他裂嘴笑容、和十分盛情的關照下,學著 里人用餐方法∶以手指攪拌荷葉上、切小的豬肉塊與加了特別佐料的米飯,掏抓起來、放進口中┅┅

  ��守衛和老板娘看我的吃相,都笑著點頭、同聲道∶「很好、很好!」

  ��而我一輩子從未當人面前手抓東西放嘴里吃,只覺得很新鮮、好有趣;完全忘了在這種地方、這種吃法,有多麽肮髒不潔,甚至還不衛生到會得B型肝炎!因爲除了豬肉好吃、可以喂飽肚子,心里高興之外,把手指頭放進嘴中,讓自己舔食的滋味,也別具一番另類感官刺激哩!

  ��守衛叫老板娘又開了瓶 里啤酒、倒進一只顯然擦都沒擦乾淨的玻璃杯里,對我舉杯一笑問道∶「Yes!?┅You┅OK?┅」

  ��「Yes,OK!!┅┅」我抓起杯,點頭時也笑裂了嘴;然後喝下。

  ��吃完、喝完,我照著他樣,把油答答的手指吮乾淨、放進碗里的清水遊一遊,算洗乾淨。但打開皮包找擦嘴紙、卻找不著時,老板娘還是給了我一塊紙巾。而守衛他只用手抹抹嘴、往自己紗籠的屁股部位搓擦兩下就行了!┅┅

  ��沒想到,這頓新穎別致的午餐,居然是守衛付了錢請我吃的,害得我心里好過不去;我那麽有錢,卻讓那麽貧窮地方的工人、由他來付賬,確是好不應該!可他一幅笑咪咪、好高興的樣子,充分表現當地人好客的天性,也實實在在打動了我心,令我感覺如果拒絕他的誠意反而很失禮。

  ��守衛起身、在一輛破舊的摩托車旁,對我甩頭示意∶“你┅上車嗎?”

  ��「Yes?┅You┅come!?┅OK?」說出的意思很明顯。

  ��「OK,I┅come!」笑開了、點頭;斜坐上車子後座,抱住他的腰。

  �����xxxxx����xxxxxxx����xxxxx

  ����摩托車駛離大街、過吊橋,折入一條無人的上坡小巷,開到盡頭,就見前方是一大片梯田;樹林邊面向稻田,有幢小小而破爛的、大概是農夫休息,該稱作「田寮」的茅蓬。

  ��守衛將摩托車蹦蹦跳跳到茅蓬邊停住、扶我手下車時,我已經知道自己很快的就會喜歡他、跟他很親熱了!雖然,我們來自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不同階級,彼此間的言語也不通,簡直毫無可能發生感情┅┅

  ��但就憑互相表達的感覺,加上指手畫腳補助的英語單字,兩人並坐在散發著草葉香的蓬邊,竟也笑著、猜著、比著,像聊天似的溝通;而且一面比畫、一面直入我們最能表達的兩性關系核心∶性行爲!

  ��我當然將早上偷窺到他跟客棧女工、在圍 後面所做的事絕口不提。只問他叫什麽名字?比比自己說∶「Me,張┅太太」又比比他∶「Your┅name?」

  ��「Da┅gogo!┅Medagogo!」

  ��「喔∼,大哥哥!你叫大哥哥啊?」

  ��我笑開了,連名字都這麽巧?!「大哥∼!大哥哥!┅」還多叫他兩聲。

  ��「Yes!You,TaiTai!┅Me,Dagogo┅哈、哈哈!」他也開心笑著說。

  ��然後問我∶「You┅like┅pig?┅┅」像豬?喜歡豬?我搖頭,不懂。

  ��他把手指放進自己口中吸了吸,然後移到我嘴上;我立刻懂了,忙打開嘴巴、含住他的食指,閉上眼睛、吮吸起來;一面點頭、一面輕哼∶

  ��「嗯∼!┅┅唔∼∼!嗯、嗯!」吃他還有豬油味道的手指,聽他笑。

  ��「Good?┅eat┅good?┅┅」聽他問。「嗯!┅」“Yes!”心里答。

  ��“大哥哥”抓起我的手,握住他從我口里抽出的食指,一抽一插好像跟我的手心作愛。我閉著眼、陶醉起來,享受他暗示我的動作。

  ��直到聽他問∶「Yes?┅You、Dagogo┅fuck!OK?」要我跟他“ ”!

  ��我猛然一驚、睜開眼;見他裂嘴微笑、眼光十分暧昧,突然覺得好羞好羞,好像自己才三兩下就要答應跟他做那種事,但在這種地方┅┅怎麽行呢!?

  ��可他還是繼續戳弄我握住的拳,一面說∶「You┅OKBoss!┅Yes?!」意思問我∶跟老板就可以嗎?!

  ��“什麽話!┅這是什麽話嘛!?”我瞪大兩眼、不敢相信地猛搖頭。

  ��「YouOKBoss,OK┅me!┅Yes?┅┅Me┅veryverygood!」

  ��雖然聽不太懂,但意思卻明顯∶“你跟老板玩了,也要跟我,我很棒的!”同時食指仍在我手里戳呀戳、扣呀扣的。弄得我簡直忍不住,全身像點著烈火般顫抖起來。終於起仰頭、重重歎出∶「啊∼噢!Yes!┅┅Yes∼!!┅」

  ��上身倒入他懷里,抱住雄壯的胸膊,卻又一面搖頭、一面嗲聲呓著∶

  ��「ButBoss┅henogood!He∼┅youknow?」說他老板“不行”。

  ��真不知道我爲什麽如此毫無顧忌告訴他偉陽「性無能」。但是才一講出口,刹那間就感覺自己變成了一把熾熱的火焰;只要巾到乾柴、巾到他的┅那根東西,必會熊熊燃燒,將一切焚爲灰燼、求得解脫。

  ��「大哥哥,你行的!┅你一定┅veryverygood!Yes?┅」我擡頭嘶喊。同時主動手伸進他腰圍的紗籠,摸索到那只我想得要死的雞巴,確定它鼓脹粗大、也好硬好硬了,才媚眼瞟他說∶「Yes,Dagogo┅fuck┅TaiTai!┅」

  ��大哥哥也大膽、熱烈地兩手一把抱住我的腰,在我曲腿斜坐而挺出的屁股上用力捏揉;揉到我清清楚楚感覺自己里面都濕掉了,兩腿間再也耐不住緊夾、而要主動張開,接受更直接的強烈刺激;而嘶喊出聲∶

  ��「啊∼!┅嘶∼∼!!┅┅哥哥,脫我褲子!脫了我褲子吧!」

  ��可惜他聽不懂;那,唯有我自己來了!

  ��因爲茅蓬里讓人蹲坐的地面,只墊著肮髒兮兮的竹篾席,怕它會割破嫩肉,所以我慌忙從袋子里取出早上偉陽買給我的縷金花紗籠布,在竹席上打開一 、當作我倆好事的床單;然後主動推倒哥哥仰臥,掀起他的粗布紗籠,伸手把那根不算小的肉棒請了出來、緊緊握住、上下搓揉┅┅

  ��同時自己鈕開緊身褲扣,跨蹲到哥哥的陽具上方,扭著屁股、把它與三角褲一並剝翻到臀下,用自己裸出、已經濕淋淋的陰戶磨擦大肉棒的龜頭。

  ��「啊∼∼!!┅好┅好┅Good∼!┅┅Da┅Gogo∼!哥哥!」

  ��仰天(茅蓬頂)呼喚、急喘,然後等都來不及等,就一屁股坐上他的陽具!

  �����xxxxx����xxxxxxx����xxxxx

  ��“喔∼!天哪,終終塞滿了我!┅想了一整天的┅男人的雞巴┅┅啊∼!!雖然不是他的,可也夠┅安慰、也夠解我的┅饑渴了!┅啊、啊!┅啊∼∼!”

  ��無法相信自己此刻體會的,是真真實實、如假包換的男人陽具,是那麽直挺、粗壯、而硬梆梆的肉棒,我瘋狂地前後振腰、上下左右旋扭屁股;爲的只是要確切品嘗被它深深插入,沖撞、攪搗的感覺!

  ��我不顧汗灑全身,猛烈甩頭喊著∶「啊、哥哥!┅你好好、好good啊!」

  ��「TaiTai┅Fuck!┅Good!┅┅」他在底下也喊起我“太太”來。

  ��令我刹時覺得極度異樣,而倍感淫蕩,便撩起頭發,朝他妖媚地瞟著問∶

  ��「喜歡┅干┅太太嗎?┅Me┅goodfuck?┅」還呶唇給他飛吻。

  ��大哥哥合不攏嘴、連呼帶喘地應道∶「Yes!You┅Goodfuck!┅」

  ��惹得我更加騷浪,挺起上身,也不管上衣未脫,兩手抓住自己的乳房,用力擠捏、旋揉;彷佛不勝銷魂、搖甩一頭散發,同時更貪婪不足地上下騰動屁股。搞得兩人性器官交接處連連發出唧喳、唧喳,叭哒、叭哒的響聲┅┅

  ��“嗚∼哇!┅這,這才是真正快樂、奇妙的┅人間美味啊!”心頭喊著。

  ��上身前傾、兩手撐在大哥哥的胸膛上,開始主動連續擡翹屁股、落實坐下,使大肉棒在陰道里的進進出出形成有旋律的節奏;和著抽插弄出淫液的響聲不斷,加上兩人同時、或間歇輪唱的呼喊、啼吼,譜成典型的性愛樂章┅┅

  ��就像面對著 里特有的稻米梯田,在茅蓬里祭祀、歌頌大自然的生生不息;我感受溶入本土、體驗在地人的生活,盡管這只是個普普通通、毫不起眼的陰天下午,也照樣深深領會到當下的喜悅與快樂!

  ��“啊!好深┅大哥哥,你┅插得好深哪!┅”一手回到自己胸口用力擠奶。

  ��就把今天第一次性高潮給擠出來了!「啊∼!┅啊!!┅來了,我來了!」

  ��「太太┅Yougood!┅veryverygoodfuck!」大哥哥低吼、贊美我。

  ��我垮在他身上,全身不停抖顫、連續嗯哼,屁股直搖。“太美、太美了!”是我心中唯一的感受。而仍然倒插在我肉穴、硬梆梆的陽具,則是我身體最大的喜悅與安慰。

  ��“謝謝、謝謝你!┅大哥哥!”「謝謝、Thankyou!┅Yousogood!」

  ��我趴在他的胸口,喃喃呓著、表示由衷感激。

  ��同時想∶“這才是男人,才是我真正想要的男人呀!┅┅可惜,他已經有了女人∶那長得聰慧伶俐的打掃女工;他們才是一對,而我,不過是他的「野食」、一頓烤豬肉飯後的點心!┅┅”

  ��被這思路紊亂了情緒,我趴在“大哥哥”身上,突然感覺跟他好疏離、也好遙遠;心中一急,就抱住他頭、激動而熱情地吻他嘴,親他的面頰;禁不住身子里一陣抽搐,想要哭了┅┅

  ��幸好,“大哥哥”兩手緊摟住我的腰、朝上一挺,把仍然塞滿我體內的陽具往更深、更里面用力戳入。表示他還是好硬好硬的家夥、一點兒也不陽痿的雞巴,多有自信、多麽驕傲!

  ��「喔∼!┅大哥哥!┅你還要嗎?┅Wantmore?┅Yes?┅」

  ��「Yes,Yes,mewantmore!┅」他肯定的回答,使我重新拾回笑靥。

  �����xxxxx����xxxxxxx����xxxxx

  ��我仰臥在地上,敞開上衣,松掉了胸罩前方的搭扣、露出乳房;同時被守衛“大哥哥”三把兩把剝除緊身長褲及濕透的三角褲,下體完全赤裸,才感覺解放了自己。一面媚媚地瞧他迅速脫光衣服,一面故作妖豔、扭動屁股;百般誘惑地問∶

  ��「哥哥∼!┅喜歡這樣┅ 太太嗎?┅Likefuck┅TaiTai┅thisway?」

  ��「Yes!┅veryverylike!┅」他手扶钜棒、喘著氣移身到我腿間。

  ��我急切不堪地分張兩腿、撥開盡濕的陰唇,獻花似的,擡起屁股搖動。

  ��「你好棒的?┅You┅Verygood!?」卻仍然一再問他行不行?。

  ��只因爲偉陽的不舉,和那次我男友不舉,都是在我仰臥、他們采正常體位,將要插入刹那間發生的;經驗使我特別注意、也無端地擔心同樣狀況是否會重演。所以,要獲得對方肯定,才能安心。����其實我真太多慮了!“大哥哥”從正面一竿到底、插進我肉穴的瞬間,陽具堅硬如鐵捧,搗入柔軟、潮濕的陰道中,那強而有力的沖擊立刻讓我放足了心;不但放心,簡直可說是「心花怒放、欣喜欲狂」!

  ��“喔∼∼!┅樂死了、我樂死了!┅被男人這樣 法┅簡直┅成仙了!”

  ��急切地伸出雙手,想抓住“大哥哥”的肩膊,但是他太遠了、抓不到。只有退而求其次,伸到自己屁股兩側、捉他的大腿,自己都不知道用了多大力、狠狠抓進他的肌肉,惹得他吼叫出聲∶

  ��「啊!┅Yougood,You┅verygood!!┅」他居然還叫好!

  ��我也中英語無倫次混叫一通∶「啊∼You你也┅好、好goodtoo∼嗚!」

  ��沒多久,整個人就像開了閘的水庫、渲泄洪流,泛濫成災;昏昏陶陶步上了再度高潮!全身如失控般膨脹、收縮,陰道里抽筋似的陣陣擠捏;捏他那根又粗、又硬的寶貝家夥!同時高喊∶

  ��「┅啊∼∼!┅Imcoming!我┅又來了,人家┅又come了啦!┅」

  ��「Good!┅TaiTaigood!┅Come!」“大哥哥”的英語也靈光了!

  ��還更用力一直戳、一直戳;捅得我兩眼直冒金星,只見整個茅蓬變成千萬個光點爆炸開來似的,昏頭轉向、神智不清;更高聲順口嚎出∶

  ��「Fuckme!┅Dontstop┅fuckingme!┅Yes,ba∼by!Yes!┅」

  ��管他聽懂聽不懂、反正就是不要他的大寶貝停止 我。

  ��結果,我張開好大好大的嘴突然被堵住,被他因爲怕我喊聲過大,迅速扯下頭巾捏成一團塞進我口中、不讓再叫!而我除了被綁架,從來沒受過這種對待,覺得好像應該害怕、應該會哭,但真正的感覺卻又非常異樣、格外刺激┅┅

  ��尤其,我底下仍然高潮起伏、狂濤洶湧中的馀波遲未消退,陰道里面還陣陣痙攣;必須大口大口喘的氣突然被阻止、窒息得幾乎都快死掉了!竟反而會産生一種更怪異、更使我亢進而激動的感覺┅┅

  ��「唔!┅唔┅!┅唔∼∼!!┅┅」只有猛搖頭,搖到灑出眼淚。

  ��高潮還是不斷湧上來,襲卷我整個身子┅┅

  ��刹時,突然聽見“哔、哔∼┅哔!”的聲音。接著“大哥哥”把雞巴抽走、一翻身,撿起傳呼器看了一眼,回過頭跟我說∶

  ��「xx┅go!┅x┅xx┅go┅Yes?┅xx┅xxx┅Yes?!┅」

  ��除了中間那個「走!」跟「可以嗎?」兩字,其他的 里話我當然聽不懂,可是意思已夠明白∶咱們得走了!而且,我眼看“大哥哥”他那根本來濕淋淋、還好大好硬的家夥,漸漸縮小、變成垂挂在腿間的「小弟弟」,就知道這場好玩的遊戲,節目到此要結束了。�

  ��但比起早上他與客棧女工在圍牆後調情,被對講機一招打斷、而不得不將就接受女工的口交服務,我這時的處境,當然是好得多;至少,我們還作了兩次愛、我個人也獲得了兩次美妙的性高潮┅┅

  ��唯一可惜的,就是“大哥哥”他沒有噴漿,沒能暢快舒服地享受到我。

  ��唉!誰叫他那麽厲害、那麽持久?早些丟了精、痛快的爽一爽,不就成了?何苦非要證明你有多強、多能久戰而不衰呢!?┅┅

  ��對這一點,我心里還是蠻不安、也滿懷欠意的┅┅

  �����xxxxx����xxxxxxx����xxxxx

  ��匆匆穿回衣裳,在“大哥哥”攙扶下,爬出林邊的小茅蓬、站起身來;眺望眼前方方塊塊的梯田水中,仍反映著下午遍布灰云的天空;但仰首可見成群飛鳥劃過、奔向不知何方,感覺可能將會下雨,就拉住“大哥哥”的肘彎問∶

  ��「會下雨嗎?」雖然我用了英語,他卻懂我的話、點頭說∶「Yes!」

  ��領我走到摩托車旁,“大哥哥”很關心,也很誠懇地對我說∶

  ��「Boss┅nonogood!┅Boss,Good!┅」還兩眼盯住我。

  ��驚訝中,我沒懂得意思,只知道他說的Boss是偉陽。“偉陽的什麽?”

  ��搖頭,以訛異、不解的眼光反問;又經他指手劃腳、英文單字拚來∼拚去的解釋,還一會兒指指我胸前和陰部、搖頭,一會兒叫我轉過身、背朝他,讓他在腰後、屁股上摸摸、弄弄,同時猛點頭┅┅

  ��最後總算搞清楚他的意思,是∶他老板偉陽,也是我今天上了床、要作愛時才發現是「陽痿」的偉陽,並非真正「性無能」!而是他比較喜歡從女人的後面進入,比較不愛玩正面的所謂「正常體位」姿勢,所以才會「不舉」,或暫時性的陽痿。

  ��“啊∼∼!原來這麽回事!┅那他,他怎不早跟我講、讓我明白哪!?”

  ��恰似心中原有一團疑云,刹那間讓和風吹散,我感到好高興、好欣然暢快!也忘了仔細分析,在客棧看更的守衛哥哥、他,又是怎麽知道老板偉陽的身體上這種┅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這,就是要等我返回客棧,好好休息一陣,完全恢複整日勞頓、和疲憊不堪的身子;等到心緒回複平靜、可以充分體會自己的情感方向,再去探討、研究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