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辱女友 – 醉翁之意

淩辱女友 – 醉翁之意

那時我和女友才相好不久,還算是「地下情人」,因為還沒有告訴別人,她

家裡人也不知道。我們那晚去看電影,十一點多才送她回家,我們走到她家附近

的街頭就停下來,她帶著少女矜持的靦腆說:「不要再送我,這裡很多熟人,給

人家看到就不好了。」說完就拉著我的手,輕輕快速地在我臉頰上吻一下,說:

「拜拜!」我還和她來一下吻別,她已經輕快地向橫街裡拐個彎走去。

  那時我們正在熱戀中,每次送她回家時我都有點捨不得,都會偷偷跟著她,

目送她上樓,那次也不例外。但那次我看到那橫街裡還有個醉漢,手裡拿著一瓶

酒,身體搖搖晃晃朝我女友那方向走來。我女友也看到他,卻沒有驚慌,反而打

個招呼說:「添福叔,你還在喝酒嗎?」我也聽女友說過這個酒鬼鄰居,才四十

多歲,卻死了老婆,每晚下班都喝得醉昏昏。

  那個添福叔卻走到我女友身邊,手搭在她肩上,說:「小妹妹,你真漂亮,

陪添福叔喝一口酒吧!」我女友想要推開他,說:「添福叔,你喝醉了,我是少

霞,住在你樓下那個霞妹妹。」

  添福叔醉薰薰說:「我知道你是霞妹妹,添福叔今晚不高興,你就陪添福叔

喝一口酒吧!你也已經長大了……」說著,他那搭在我女友肩上的手突然摸一下

她的胸脯,口中喃喃地說:「真得長大了……」

  我女友嚇了一跳,忙推開他的手說:「好吧,好吧,添福叔,我就陪你喝一

口酒,你快放開我吧!」

  我跟在他們後面,不知道要不要上去幫我女友。她還不讓別人知道我和她的

關係,如果這時突然衝上去拉開那個添福叔,說不定她還會惱我呢!

  添福叔說:「那你張開嘴。」我女友稍稍擡起頭,微微張開小嘴巴,我想她

和我一樣,想那添福叔會從酒瓶裡倒一口啤酒給她,但那添福叔卻自己仰起頭,

喝了一大口的啤酒,然後把我女友的肩膀一抱,對著我女友的小嘴壓上去,把啤

酒從他嘴裡灌進我女友嘴裡。

  我在一邊看呆了,添福叔這樣叫我女友「喝一口」酒,簡直是在強吻她,我

女友也呆了一陣子,任他親吻她的嘴巴,才開始發出「唔唔唔」的抗議聲,掙扎

起來。

  良久,添福叔才放開我女友,她本來還想要罵他,他卻很咀喪地低下頭說:

「對不起,霞妹妹,我老婆死了,我很久沒有女人陪我……」我女友說:「嗯,

添福叔,你也別太傷心。」她被這個添福叔強吻了之後,反而要安慰他呢!

  添福叔仍然把手搭在我女友的肩上說:「霞小妹,你真好。我送你上樓吧,

這裡近來治安好像不太好,你這麼晚才回家,萬一碰上色狼就不好了。」我女友

說:「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行了。」添福叔說:「別客氣嘛,我們反正住樓上

樓下嘛。」說完就繼續把手搭著我女友的肩,走進公寓裡。

  我女友家那時住的就是這種三層高舊公寓的三樓,這種公寓都是開放式的,

沒有管理員,甚麼人都可以隨便進去,確實治安不太好,但我心裡暗罵著:「這

個裝醉的添福叔,你本身就是色狼吧!」

  我看到他和我女友走進公寓,我不敢跟得太緊,過了一分鐘我才跟進去。樓

梯很暗,我不熟悉,半摸著走上去,到了二樓還沒拐彎,已經聽到我女友的聲音

了,很小聲,但很急促:「不要,添福叔,你不能這樣……」添福叔的聲音也很

低啞:「好妹妹,你就可憐一下我老婆死了……」

二樓到三樓之間那梯間的暗角,我女友好像還在掙扎著,三樓有個昏黃的燈泡照

著,但添福叔的影子把我女友全遮住了,我看不清楚,只聽到「嘶嘶沙沙」的聲

音,好像是衣服磨擦的聲音。

  我那時淩辱女友的心理還沒有現在那麼成熟,只想著女友可能被那添福叔摸

弄了,那時我和女友還在親吻和碰碰身體的關係,還沒敢摸她的重要部位,所以

自己心裡想著女友可能被那添福叔隔著裙子摸她的奶子,便開始腦充血起來,雞

巴脹得很痛。

  我聽到女友有點顫抖的聲音:「添福叔,不能,不能這樣……」那酒鬼抱著

我女友,她掙扎幾下,變成兩人是併排的,我這時才靠樓梯昏黃的燈光看到我女

友的連衣裙子已經給那個叫添福叔的酒鬼全扯了上去,扯到腋下的地方,整條粉

嫩的少女胴體全露了出來。我腦裡立即轟然一聲,原來這個添福叔不只是隔著裙

子摸她,還把她的裙子全翻起來,我自己也沒有對女友這樣做過。

細嫩嬌好的少女胴體,我從背後看到自己女友胴體上的乳罩和小棉內褲(那

時候她還是穿學生那種棉內褲),我這時心臟快要跳出來,心裡充滿嫉恨,但另

一種很興奮的感覺延遍全身,所以我不知所措躲在樓梯拐彎處繼續偷看。看著自

己嬌弱的女友在那酒鬼的擁抱裡很可憐地掙扎著,一種莫名的快感湧向心頭,我

不但沒想去救救她,心裡還想叫酒鬼繼續淩辱她,做一些我自己不敢做的動作。

  那個添福叔的粗手果然摸上她滑嫩的背部,把她乳罩的扣子扯開,兩下子把

她乳罩翻了上去,雖然我只看著女友的背部,但我可以想像到她前面的春光,所

以看得快要噴出鼻血來。接著那隻粗手還向下伸去,把她的棉內褲往下硬扯了下

來,我女友兩個白嫩嫩的屁股都露了出來,那棉內褲卡在她修長的大腿上,更顯

得性感極了。幹!實在是太可惡了!但也實在太令人興奮了!

  我女友低聲喝住他:「添福叔,你太過份了,你不能這樣……」又是使勁掙

扎。添福叔剛剛用一隻手抱著她,另一隻手在脫她的褲子,給她這麼一掙,就掙

開了,我女友轉身往樓梯上跑上一步,她的連衣裙也滑下來,遮住裸體,但可能

是她卡在大腿上的內褲妨礙了她,所以她步子跨不出去,添福叔立即從後面攔腰

抱著她,一隻手從她裙底下摸了進去,弄了幾下,我女友突然發出「啊∼∼」一

聲。

  添福叔低聲說:「小霞妹,你不要亂掙扎,等一下弄得你爸爸媽媽都出來看

到你這樣,你這一世也別想嫁出去。」我女友果然被他這句話嚇唬住,不敢再用

力掙扎,添福叔說:「這樣才乖嘛,讓添福叔摸你一下,就給你回家。」

  我女友軟軟任他抱著,任他的手在她裙子裡放肆撫弄,添福叔拉她兩手搭放

在樓梯的欄杆上,然後從她後面把她連衣裙全掀了起來。

  我的天啊!我在下面偷看,萬萬想不到自己追求的女友竟然給這四十幾歲的

酒鬼這麼剝個精光,因為女友正面朝我這裡,我能看到她小三角的毛毛和兩個開

始飽滿的乳房,添福叔從後面一手抓在她的乳房上,肆意地摸捏著,另一手摸著

她的小穴。我這個角度能看到他粗大的手指純熟地把我女友兩片陰唇剝開,中指

就插了進去。我女友全身都軟了,給他那中指戳弄了十幾下,整個小穴都一片汪

洋。

  添福叔這時還把他自己的褲鏈拉開,幹他娘的!四十幾歲還是那麼粗壯,龜

頭閃閃發亮,越顯得碩大。他加快中指在我女友小穴裡攪動的速度,弄得她渾身

軟泡泡的,手握在欄杆上,身子差一點就跪了下去,添福叔把她圓圓的屁股拉一

把,使她的屁股對準了他的大雞巴,然後把那硬棒朝她小穴挺動。

  我幾乎有點發暈,可愛的女友竟然會在這種樓梯間給這個酒鬼強姦?喜歡淩

辱女友的那種心情,把剛才矛盾的心情壓抑下去,我竟然咬咬牙,沒有去幫她解

睏,眼巴巴看著添福叔粗大的腰往她屁股上擠壓上去。

  添福叔自己「呵」一聲,我女友給他這一撞力震得全身抖顫,兩個開始豐滿

的奶子抖晃了幾下。我看得差一點噴出鼻血來,幹你媽的臭屄!真的把我女友幹

了,她那珍貴的處女身,竟然給這酒鬼鄰居破瓜了!

  一陣陣醋意、昏昡、興奮全湧在心頭,我心裡好像打翻了五味瓶,很激動,

那添福叔騎在我女友身後幹她的情景一定畢生難忘。哎,算了!女友被別人姦淫

也是自己喜歡淩辱女友的過錯,不能怪責任何人,還是繼續看下去吧!

  我以為這個四十來歲的男人會抽插幾十下,想不到他兩下子就摟著我女友的

纖腰不放,我看著一團精液從她大腿內側流了下來,剛好流在掛在大腿上的內褲

上。ㄟ,他竟然早洩了,我以前聽過酒鬼會性無能,原是真的ㄛ!

  添福叔自己也很失望地停下手來,把他那軟趴趴的小雞巴「扶」進他的褲子

裡,慌張地左右看看,說:「對不起了,小霞妹,下次再幫你開苞,再見……」

說完就匆匆走上四樓。

  我女友這才站直身子,讓連衣裙垂下來,遮住赤條條的身子,還把那件沾滿

了精液的內褲勉強拉上去,然後就走上去三樓按門鈴。這時我才舒了一口氣,匆

匆離開那公寓,離開時才覺得自己的褲子也有點潮濕,可能剛才看得太興奮的緣

故吧!

  我回到宿捨時,心裡總是想著女友剛才給添福叔調戲而且把她衣服剝光騎著

她的一幕,不能自禁地打起手槍來。之後問起女友,她只是輕描淡寫地說添福叔

醉酒後總愛搭著她的肩,有時還對她毛手毛腳,聽她這樣一說,我又興奮許久。

  這個添福叔其實幫我不少忙,自從那次女友被她淩辱之後,她對我的要求也

放鬆很多,肯讓我的手伸進她的衣服裡摸她的奶子、屁股和小穴,後來當然難免

讓我把她弄上床,把她幹得欲生欲死。我最最想不到的是,和她第一次做愛時,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呵呵!好看的文章要繼續看下去!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