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海雪源

「嗯……啊……」房間裡傳出幾聲女人的呻吟,即便是徐源親眼所見,他還

是不太相信這是一個女人被抽打時所發出的聲音。雖然是午後,房間的窗簾拉上

了,顯得有些昏暗。一個身材中等的女人身上綁著粗粗的紅繩跪在床上,兩個乳

房被粗繩夾成了尖筍的樣子,原來潔白的乳肉變的豔紅,上面還有幾道皮帶抽過

的印痕。這個女人的乳房很豐滿,即使是被綁成了尖筍的形狀,也不難看出她的

豐碩。

  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手裡拉著紅繩,那紅繩卡在女人的陰唇之間,完全隱沒

了。

  高挑女人一拉,跪在床上的女人便發出嗯啊的呻吟聲。「騷貨,叫你發騷,

抽死你!」女人說著右手的皮帶又狠狠的抽了下去。「啪」的一聲,女人潔白的

背上又多了一道血紅的印痕。

  「啊!」跪在床上的女人發出一聲慘叫,一邊顫抖一邊說道:「我是騷貨,

求求梅姐日我吧!」女人不是第一次被身後的女人鞭打了,她無法反抗,只得承

認自己是個騷貨,求身後的女人去肏她,這樣她就不會再用皮帶抽她了。

  身體高挑的女人哼了一聲,「想讓我日你!騷貨,想得美!過來舔我!」女

人對著虛掩的門微微轉過頭,好像故意要讓門外的男人看清房間裡的一切。女人

又用皮帶狠狠的抽了下跪在身前的女人,將皮帶往床邊一扔,左手狠狠一拉,粗

糙的紅繩勒在那女人的陰蒂上,痛的女人又叫了聲。

  「不許叫,過來把我的裙子解開。」

  跪在床上的女人愣了下,今天老闆的命令讓她有些意外。以前老闆也常折磨

她,可從來沒有讓她去舔她的陰戶。跪在床上的女人有些猶豫,她的老闆又用力

拉下了紅繩。「怎麼了,你這個賤貨,是不是還想著彪哥來幹你?」

  「沒……啊……」

  「那還不快些!」梅姐又用力拉了下紅繩,眼睛瞟了下房門,臉上露出一絲

的微笑。跪在床上的女人下了床,跪在梅姐的身邊解開她的裙子。徐源緊貼在門

上,透過門縫看著房間裡面。只見梅姐自己拉下裙子後面的拉鍊,跪在梅姐身前

的女人拉著裙襬慢慢向下拉。紫色的半透明乳房罩,淺色的蕾絲的花邊與潔白的

肌膚渾然一體,漂亮性感的乳罩似乎撐不住兩個潔白圓潤的肉球,隨時就要被撐

爆了的樣子。裙子慢慢地落下,纖細的小腹下被一片半透明的三角布片遮著,中

間露出黑黑的一片。

  真想不到,梅姐快三十的人了,身材還保持的這麼好!徐源暗嘆一聲,又朝

房間裡看去。「騷貨,快些!」梅姐對跪在身前的女人還不滿意,用高跟鞋尖踢

了下女人的陰戶。那女人吃痛,怕老闆再對她施暴,迅速的拉下了女人的那小的

可憐的半透明的紫色內褲。

  梅姐對著房門分開了雙腿,漆黑的陰戶上泛著些亮光,那兒已經濕了。不難

想像,梅姐在對那個女人的虐待中獲得了某些快感。梅姐睜開媚眼看了看虛掩的

門縫,將雙腿分的更開了。站在門外的徐源看到梅姐的雙腿間裂出一道粉紅的溪

谷,「咕嚕」吞下了些口水。以前徐源也偷看過梅姐虐待她的秘書——那個叫姜

春麗的女人,他只是暗罵了幾句騷貨,就不去管那兩個女人了。

  徐源知道這是梅姐故意的,好幾次了,每次徐源按梅姐的要求來她辦公室的

時候,辦公室裡總是沒人,而裡面的休息室裡則不時傳出女人的淫叫聲。徐源雖

然不太喜歡女人,但梅姐的心思他自然也明白。不過梅姐雖然沒有結婚,卻是彪

哥的情婦,徐源就算喜歡女人也不敢打梅姐的主意。那梅姐也是,她喜歡徐源,

卻也不也正跟他發生些什麼。每次徐源來的時候,她便故意在辦公室裡虐待女秘

書,向男人展示她性感的身體。要是徐源動心,那她以後有機會,便可和他一拍

即合了。可幾次下來,梅姐都沒從男人那兒看到火熱的目光。梅姐還以為徐源是

個性冷待或者是個男同什麼的。可是自從徐源認識海鳳凰以後,慢慢的,梅姐發

現徐源看她的眼神變了,原來純潔的目光裡充滿了男人對女人的慾望。所以梅姐

要在男人離開的時候再試一次,或許徐源離開她的公司以後兩人玩地下情還不會

被彪哥知道。

  徐源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對女人沒什麼興趣,他甚至一度懷疑自己有同性戀

的傾向。但現在不一樣了,自從三個多月前認識了海鳳凰以後,一切都發生了變

化。

  徐源剛大學畢業,畢業實習的時候就由省城回到了家鄉,江南的一座小城。

  徐源到趙梅的電子廠做實習生,本來是在車間裡幹活的,活不重,車間裡有

很多女人,包括外地來小城打工的小姑娘。那些小姑娘大多是中專畢業,最多也

就是跟徐源一樣,是個大專生。多數是中西部地區過來的,看到小城的生活水準

比她們家鄉好多了,便都想著在小城定居。徐源個子有一米八,雖然偏瘦了些,

但並不影響他的帥哥形象。加上他年輕又未婚,家境也還不錯,自然成了電子廠

裡的白馬王子。可徐源偏偏對每個女人都不冷不熱的。越是如此,倒追徐源的女

人就越多,因為他還沒女朋友,大家都有機會。一時間,徐源便成了女人們嘴裡

談論的焦點,不光未婚的女孩談論,就連結過婚的少婦也談論。

  趙梅不知道廠裡還有這樣一個「少女殺手」存在,有一次去財務科,聽見幾

個小女孩在談論徐源,有一個女孩說有一天在街上看到徐源和一個女孩子走在一

起,其他幾個女孩便顯得神情有些激動,差點和那個女孩吵起來。趙梅回辦公室

後便問她的秘書,那個經常被她虐待的姜春麗。姜春麗也還未婚,自然也是喑戀

徐源的女人之一,甚至還把徐源當成她意淫的對象。聽老闆問起徐源,姜春麗被

把徐源的情況說給老闆聽了,還添油加醋的為徐源吹捧一番。

  趙梅聽姜春麗這麼一說,真有心認識徐源。聽姜春麗說徐源在生產線上做實

習生便對姜春麗說道:「你去跟人事部的老王說下,把徐源調到業務部去,讓他

跑業務去吧。」姜春麗聽趙梅的話暗喜,如果有個男人讓趙梅喜歡上了,也許趙

梅就不會這樣折磨她了。可姜春麗沒想到,徐源竟然對趙梅赤裸裸的勾引無動於

衷。

  徐源呢,就這樣稀里糊塗的進了業務部。一個實習生能做什麼呢?徐源待著

辦公室裡每天就是泡泡茶,聊聊天。也不知道是誰傳出去的消息,說徐源是趙梅

的親戚,業務部的經理也不敢管徐源的事情,反正一個實習生,愛幹什麼幹什麼

去吧。

  業務部離趙梅的辦公室不遠,徐源來後,趙梅到業務部視察的次數明顯就變

多了。徐源初見趙梅,並不覺得這女人有多美,因為他對女人沒什麼感覺,甚至

有些排斥。後來徐源「碰巧」撞見了趙梅和姜春麗玩同性遊戲的時候還覺得她很

騷,是個淫婦。見了兩次以後,徐源也感覺到了發生在他身邊的事情並非偶然,

老闆趙梅有意在勾引他,徐源這才注意起趙梅來。不過那個時候的徐源對趙梅沒

什麼非分之想,他對女人沒興趣,更何況趙梅的身份,對她有興趣,那不是找死

嘛。

  徐源雖然是業務部的員工,可外出公司基本上都是陪著趙梅出去的,有時候

他比姜春麗更像趙梅的秘書。不過趙梅帶徐源出去也大多是應酬客人去了,與電

子廠有業務關係的都知道趙梅的身份,也不敢為難她。但必要的應酬是要的,這

點趙梅很清楚。徐源雖然年輕,這一套卻也很懂,這樣一來趙梅就更喜歡他了。

  沒人的時候,趙梅便像個老色鬼一樣,在年輕男人身上吃點豆腐。令趙梅意

外的是,徐源竟然臉紅。趙梅原以為徐源是怕她的身份,不敢和她過分的曖昧,

沒想到這小子還不解風情,趙梅便尋思著如何把這個愣頭青神不知鬼不覺的養起

來。

  幾個月前,趙梅帶著徐源出去會客。這一次是外省來的大客戶,趙梅便帶著

徐源去了黃金海岸——小城最豪華的夜總會。雖然小城規模不大,但地處江南,

民間富庶,豪商巨賈不在少數。離省城和上海又不遠,所以服務業興起的很早,

但黃金海岸在小城卻是新開的。彪哥也有個娛樂城,那是很多年前就開起來的,

與黃金海岸相比就顯得有些老土了。趙梅要安排外省來的大客戶,便只好請客人

來黃金海岸。

  趙梅不是第一次來黃金海岸,她與這裡的老闆海鳳凰算是相識的了。海鳳凰

是省城來的,雖是黃金海岸的老闆,但明白人都知道,她只是擺在台前的花瓶。

  黃金海岸的大老闆在省城也是道上混的,他的後台就比彪哥硬多了。他看中

了小城的生意,硬在彪哥的地盤上開了家豪華夜總會。黃金海岸與彪哥的娛樂城

算是錯位經營,彪哥的娛樂城走的是大眾路線,而黃金海岸只是走高端路線,專

為有錢人服務。彪哥也早想開這樣一家夜總會了,只是市裡的領導說了,開這樣

的夜總會,上面沒有足夠的路是會出大事情的。彪哥沒辦法,只好拖了下來,卻

被海鳳凰佔了先機。

  海鳳凰卻不是彪哥眼裡的花瓶,她到了小城,不到半年就籠絡了其他的黑社

會小勢力。在小城,除了彪哥就算是海鳳凰了。不過海鳳凰對彪哥也很客氣,似

毫沒有強龍要壓地頭蛇的意思。而且海鳳凰只經營她的夜總會,並不搶彪哥其他

的生意。雖然黃金海岸搶了彪哥的夜總會生意,可那也算彪哥沒那能力,怪不得

海鳳凰,要是就這樣去海鳳凰那兒找茌,只怕會被道上的人笑話。再說海鳳凰背

後的勢力也不是彪哥和他的後台能得罪的,所以彪哥也只好忍著,還讓趙梅常去

黃金海岸,與海鳳凰結交。

  說來也巧,那天趙梅和徐源去黃金海岸,竟然碰到了海鳳凰。海鳳凰初見徐

源,便被徐源還帶著天真的眼神吸引住了。不得不說,那個時候的徐源算是純潔

的。尤其是在黃金海岸那樣到處都是性感妖豔的女人的地方,在他的眼裡還看不

到男人見了性感美女所流落出來的慾望。

  「喲,梅姐,這小帥哥是誰啊,是你新收的小弟嗎?可真俊喲!」海鳳凰對

著趙梅和徐源笑嘻嘻的,聲音嬌媚之極。徐源聽了,卻是渾身的不自在,他看了

海鳳凰一眼,心裡暗罵了聲騷貨。每當徐源街上見到妓女模樣的女人他就會在心

裡暗罵幾句。雖然海鳳凰是徐源所見過的最漂亮的女人,可他還是把她當成了妓

女。

  在他的意識裡,只要是在黃金海岸工作的女人,沒有不是賣的。

  趙梅見海鳳凰不時的瞟著徐源,心裡有些不自在。不過她臉上一點不快的表

情都沒有,對著海鳳凰笑道:「喲,是海妹妹啊,真巧了。我今天可是給你捧場

來了,海妹妹可要幫我找幾個好點的小姐陪我的客人啊。」

  「我這裡的小姐還不能讓你的客人滿意嘛,梅姐就放心好了,在我這兒包你

能談成大生意。這小帥哥不會就是你的客人吧,那樣可就用不著我這兒的小姐了

噢。」

  海鳳凰說著看著趙梅和徐源。趙梅聽了海鳳凰的話心裡一驚,這女人可真厲

害,竟然看出我對徐源有意思。不過趙梅並不驚慌,畢竟她與徐源是清白的。

  「海妹妹說笑了,這是徐源,我們公司裡的業務員,是跟我來陪客人的。徐

源,這位便是小城大名頂頂的海鳳凰小姐,還不叫聲海姐。」趙梅無奈的把徐源

介紹給海鳳凰。她哪能不明白,海鳳凰多半也看上了徐源。

  「海姐。」當徐源聽說面前的漂亮女人便是大名頂頂的海鳳凰時竟有些不知

所措。年輕人多多少少有些英雄夢,而成為雄居一方的老大也曾是英雄夢裡的一

個,想不到眼前這個年輕漂亮的女人竟然做到了。

  徐源又仔細端詳著眼前的女人。

  一頭黑綢般柔軟地秀髮批散在肩上,嬌媚的瓜子臉上一對靈活生動的眸子顧

盼生姿,媚光四射。薄薄的紅唇很濕潤,還散發著唇香的味道。晶瑩潤澤的潔白

玉頸被秀白遮住了些,露出了性感迷人的鎖骨,圓潤香肩下微微外露著如嫩滑凝

脂般的潔白酥胸。高挺的胸部將黑色的紗裙撐的鼓鼓的,渾圓而飽滿的乳球擠出

一道深深的乳溝,在黑紗裙的掩蓋下充滿著成熟少婦的風韻與嫵媚。徐源這才注

意到海鳳凰身上穿著黑紗長裙,顯的高貴典雅,與夜總會裡那些性感風騷的女人

有著天壤之別。

  「原來是徐公子。」海鳳凰笑著向徐源伸出了手。徐源伸出手在女人玉蔥般

的手指上輕輕握了一下,只覺得這女人的手指柔若無骨。海鳳凰咯咯一笑,手指

在徐源手心上輕撫了下說道:「徐公子可真是憐香惜玉啊,以前與我握手的男人

都恨不得把我的手掌給捏下來。」

  也不知是被女人說的,還是被女人摸的,徐源有些尷尬的說道:「海姐過獎

了,我可不是什麼公子。海姐叫我徐源就可以了。」

  「叫名字聽著生分了,不如我就叫你阿源吧。」海鳳凰咯咯的笑看著徐源。

  也許是海鳳凰的身份讓徐源有些畏懼,雖然徐源不願意女人叫他叫的這麼親

熱,但他也沒有拒絕,隨著海鳳凰的意了。一邊的趙梅有些不悅,自己都兩個多

月了,也沒叫的這麼親熱。難道這小子風月場所進多了,開始轉性了?

  黃金海岸不光是夜總會,還有高級餐廳和酒店。當然,餐廳和酒店的消費也

是不低的,來這裡消費,在小城是一種地位的象徵,連周邊的縣市的有錢人都趨

之若鶩。徐源和趙梅正陪著外省的客人在一間豪華的包廂裡吃晚飯,海鳳凰又來

了。

  一個外省的客人正抓著陪酒小姐的大腿,見海鳳凰進去,兩眼都直了,手上

使勁的在陪酒小姐的大腿上掐了一下。那小姐咯咯的媚笑道:「林先生,你好壞

喔!」

  海鳳凰面無表情的看了外省客人一眼,對著趙梅說道:「梅姐,小店的服務

你還滿意嗎?」說著就在徐源的身邊坐了下來。

  趙梅咯咯笑道:「要是海妹妹這裡還不能讓人滿意,只怕小城就再沒地方可

去了。」

  趙梅說著朝徐源看去,沒想到徐源正看著海鳳凰。

  「這小子,真不識好歹,難道我比起海鳳凰來就這麼差嗎?」其實趙梅是有

些誤會徐源了,包廂裡有這幾個人,外省的客人和陪酒的小姐抱在一起,那些陪

酒小姐穿的甚是暴露,外面的淺咖啡色的紗裙是透明的,裡面黑色的內衣也是透

明的,包廂裡的燈光雖然昏暗,可那女人的乳房鼓在胸前,連乳頭都是若隱若顯

的。徐源看著覺得不舒服,這時候海鳳凰進來,徐源便看著海鳳凰了。要不然讓

徐源看著桌子發呆,他也會受不了。

  海鳳凰聽說徐源只是趙梅公司裡的實習生,便邀請徐源到夜總會做個兼職,

徐源剛想拒絕,沒想到趙梅竟然同意了。趙梅同意徐源到夜總會兼職是有她自己

的打算的。要是海鳳凰能讓徐源變成一個真正的男人,趙梅也能如願,而且在海

鳳凰這裡也很安全,要是徐源還是老樣子,那也能讓海鳳凰對他死心了。再者,

看海鳳凰對徐源的態度,說不定徐源還能成為海鳳凰身邊的紅人,到時候能從徐

源這裡打聽到海鳳凰的消息。徐源也不知道趙梅心裡在想什麼,只是這兩個女人

他都不好得罪,也只好硬著頭皮應了下來。

  徐源在夜總會的兼職很輕鬆,就是管管夜總會裡的小姐和少爺。徐源雖不喜

歡女人,可人卻很機靈。做事也讓海鳳凰很滿意,她對徐源唯一不滿的就是自己

好幾次暗示喜歡徐源,可徐源總是躲躲閃閃的。

  一天晚上,徐源到夜總會上班,一個媽咪告訴他,海鳳凰在辦公室等他。之

前海鳳凰也找過徐源幾次,徐源沒多想就去了。「海姐,你找我?」徐源見海鳳

凰坐在椅子上,似在沈思,又像在小憩。

  「今天晚上我請王副市長的夫人吃晚飯,在國際大酒店,你陪我去吧。」海

鳳凰見徐源來了,站起來朝著徐源呶了呶嘴。徐源無奈的拿起米色的外套披在了

海鳳凰的身上。海鳳凰得意的穿上外套說道:「怎麼了,是不是給我穿衣委曲了

你啊?」

  「沒有,海姐,能為你穿衣是我的榮幸。」

  「是嗎,那你還苦著臉幹什麼,過來,給我整整衣服,這衣服還四千多塊買

的呢,你說怎麼一穿就皺了呢?」海鳳凰的衣服一點也不皺,可徐源也不敢說什

麼,輕輕的幫海鳳凰整了整衣襟。徐源的手背滑過女人豐滿的胸部,隔著衣服男

人也能感覺到那兒的柔軟。

  海鳳凰看著徐源的眼睛,男人的眼晴還是那麼的純真。難道你就不能衝動一

下嗎?哪怕是摸一下姐姐的乳房,我也不會怪你的。海鳳凰想著朝男人的下身瞄

去,看不出男人有什麼衝動的跡象。難道你真是個太監不成?

  市長夫人是個豐滿過度的中年婦女,打扮的很是妖饒。坐在海鳳凰對面就像

一團花花綠綠的肥肉。

  「海小姐,這位小夥子是誰啊?」市長夫人用她的勾魂眼盯著徐源。市長夫

人長的並不難看,也許年輕的時候還是個美女,只是現在發福了,又沒有注意控

制。加上身上的穿著,完全不像個市長夫人,倒像個爆發戶的老婆。

  「他是我新認的乾弟弟,阿源,還不見過王夫人。」海鳳凰見市長夫人用那

要吃人的目光盯著徐源,有些後悔把徐源帶出來了。

  「王夫人,你好!」徐源朝著市長夫人點了點頭,瞥見婦人胸前肥肉擠出的

肉溝,直覺得喉嚨裡有股酸酸的東西直往上冒。徐源本就對女人不感冒,市長夫

人一個半老徐娘還在他面前搔首弄姿的,教他如何受得了。

  市長夫人聽了海鳳凰的話,誤以為徐源是夜總會裡的少爺,是海鳳凰帶來陪

她的。「阿源?這名字好聽。」市長夫人邊說邊用腳裸在徐源的腳上摩擦了下。

  徐源嚇了一跳,他沒料到市長夫人這麼的開放,當著海鳳凰的面就這樣挑逗

他。

  海鳳凰見徐源身子震動了下,便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阿源,你怎麼了?」

海鳳凰當作什麼也不知道。

  「沒什麼,手機震動了一下,有人打我電話了。」徐源連忙給自己找了個藉

口。

  「那你快去接電話吧,說不定公司裡有什麼事情呢。」

  等徐源出了包廂,市長夫人便笑著對海鳳凰說道:「海小姐,這小帥哥不錯

啊,你可真有本事,這樣的人也能騙來做少爺。」

  「他是夜總會的經理,是我幹弟弟,不是做那個的。市長夫人誤會了。我帶

他來是想讓他都學習學習,大老闆有心培養他接我的班。」海鳳凰怕市長夫人再

打徐源的主意,便胡亂說了一通。

  「原來是這樣,我說今天海小姐怎麼會帶個男人出來。」

  海鳳凰不想和市長夫人過多談論徐源的事情,連忙對市長夫人說道:「實不

相瞞,鳳凰這次約王夫人出來是有事相求。」

  「哦,這世上還有海小姐為難的事情?」市長夫人一聽徐源不是海鳳凰帶來

陪她的少爺,連說話都沒什麼精神了。

  「王夫人太擡舉鳳凰了,鳳凰能有今天的局面還不都靠了王夫人的幫助。」

  其實王夫人也幫上什麼忙,不過這話讓王夫人聽了很受用。「不知道海小姐

遇到了什麼麻煩啊?」

  「王夫人,你也知道我開的夜總會就那麼大,想擴大的點生意也沒地方了。

夜總會東邊還有塊空地,我想吃下那塊地,可市裡一直不批下來,聽說這塊可歸

王市長管,所以想請王夫人幫個忙啊。」

  「噢,那裡啊,那裡雖然離城裡很近,可卻是下面鎮上的地皮了。就算我家

老王同意,那也要下面鎮上的人同意啊。」

  「王夫人,聽說那鎮上的鎮長可是王市長的老部下喲,我想王市長如果肯幫

忙的話一定會有辦法的。至於別的方面,王夫人就不用擔心了。」海鳳凰說著從

包裡拿出了一張卡遞給了市長夫人。「聽說王夫人的孩子在國外留學,這是一點

小意思,給孩子零用,事成之後必有重謝。」

  市長夫人拿著海鳳凰遞過的銀行卡滿臉堆笑著說道:「回去之後我一定多給

我家老王做工作。」

  「王夫人,我們繼續喝酒,我叫阿源來陪我們喝幾杯,這喝酒要有個男人才

有氣氛。」海鳳凰說著出了包廂,見徐源正在和一個服務員說話。國際大酒店的

服務員雖然比不上黃金海岸的服務員漂亮,但她們穿的制服正統,徐源看著還舒

服些。

  陪著兩個女人喝酒,還要受著市長夫人的搔擾,徐源喝的很鬱悶,偏偏還不

好發作。幸好市長夫人沒喝幾杯接了個電話就離開了酒店。徐源見到市長夫人走

了,長長的鬆了口氣。

  海鳳凰笑道:「阿源,你就這麼怕她嗎?不就是一個女人嘛。咯咯。」

  「反正在她身邊如坐針氈,一點也不舒服。」徐源喝了口酒,回過頭看海鳳

凰,女人正盯著他看。徐源輕咳了聲又問道:「海姐,你找市長夫人有什麼事情

啊?」

  「我看中了我們東邊的一塊地,計畫開發高爾夫球場,可市裡就是不同意。

這些都是王鐵生在搞鬼。王鐵生是胡彪的後台,他怕我再發展下去會慢慢吞掉胡

彪,所以不同意我的計畫。」

  「海姐,現在國家正在控制高爾夫球場這種項目的投資建設。你這樣計畫恐

怕很難批下來啊。」

  海鳳凰大笑了起來,「我是要那塊地皮,誰要建球場了。建球場只是一個藉

口,要是蓋酒店什麼的,那能批到那麼多地皮啊。」

  「原來是這麼回事,海姐要那塊地皮幹什麼?」

  「澄江市正在朝東面發展,東部兩鎮已經規劃為未來的城區。市裡規劃要在

我們公司東南邊建一個大型的公園,將會是小城最大的公園,我買下北面那塊地

皮,以後蓋別墅,你知道能賣多少錢嗎?」

  徐源搖了搖頭。海鳳凰笑道:「就按現在的市價,五六百萬一套不成問題。

那裡建個四五百套別墅不成問題。」

  「這麼大塊地皮,市裡也做不了主啊,他們也要上報的。」

  「只要他們上報就好了。到了省裡,我自有辦法。」

  「海姐,你說的是真的?那邊正要建一個大公園?」

  「當然,我有我的消息來源,再說我騙你幹什麼?」海鳳凰瞪了徐源一眼,

對男人對她的懷疑很不滿。「阿源,你在想什麼?」海鳳凰見徐源不說話,又問

他。

  「我家就住那邊,如果要建公園的話,那我家就要拆遷了。」

  「原來你家住那裡,離公司也不遠啊。有五公里嗎?」

  「差不多吧。海姐,那市長夫人答應幫你了?」

  「她收我了的卡,應該會幫忙的。這世道哪有只拿錢不辦事的道理。」

  「海姐送了多少?」

  「一百萬,我答應她,只要事成,另有重謝。」

  「海姐可真是大手筆,要是我,連送都不敢送。」

  「你不敢?我看你精著呢。只怕是不肯送吧。」海鳳凰說著又咯咯的嬌笑起

來,「阿源,今天姐姐高興,來陪姐姐都喝幾杯。」女人說著給男人倒滿了酒。

  「好,為海姐的宏偉計畫乾杯!」

  「乾杯!」

  「阿源,去叫服務員再拿瓶酒來。」海鳳凰搖了搖空酒瓶對徐源說道。

  「海姐,酒也喝的差不多了,不如我們回去吧。」徐源也海鳳凰喝得露出了

醉態,怕她喝醉了。

  「沒事,姐姐今天高興,我們喝個痛快!」徐源沒辦法,只得出包廂叫服務

員去了。海鳳凰見徐源出去,將一顆藥丸放進了徐源的酒杯輕晃了下。小子,看

你還能逃出我的手心!海鳳凰做事可比趙梅乾脆多了,她喜歡的東西就會想盡辦

法得到。

  雪停了,呼嘯了一夜的寒風也靜了下來,銀妝素裹的大地在陽光的照射下分

外妖饒。徐源和他的好友辰晨去學校後面爬山,那山不高,每個月兩人都會去爬

上幾次。一塊光滑的大石頭聳立在山頂,被太陽照著有些暖暖的。兩人走的有些

累了,便和衣躺在了巨石上。

  「阿源,你畢業準備幹什麼?」

  「回家鄉,幹什麼還沒想好呢,明年實習先回去找個工作。你呢?」

  「我想入伍。」

  「入伍?」

  「我老家不比你們那兒,工廠不多,要想找個好工作不容易。再說我的理想

就是當兵,再說我家裡窮,去當兵的話,我實習都不用去了,而且還有補貼。我

還有個弟弟要上學。」

  「要不你去我們那兒打工吧。」

  「我喜歡當兵,阿源,你這麼聰明,怎麼會來上這爛學校?」

  「高考的時候我發燒,能考上大學已經不錯了。」徐源臉上露出一副無可奈

何的樣子。

  「你家境不錯,為什麼不復讀一年再考?」

  「我覺得考哪兒都一樣,要是複考了,就不認識你了……」

  辰晨突然趴到了徐源胸口,在他嘴上親了一下。徐源大驚,用力推開辰晨:

「你……你幹什麼……我可不是……」徐源朝辰晨看去,發現辰晨已經變成了一

個長發飄飄的女人,赤裸的身體朝他身上貼去,徐源朝兩人的下身看去,只見下

身被白雪蓋住了,什麼也看不清。徐源想用力推開辰晨,卻什麼也推不到,只覺

得下身被什麼東西緊緊的箍住了,徐源的身體跟著就顫抖了一下。

  難道我又夢遺了?徐源心裡一陣暗笑,慢慢地睜開眼來。一個長發女人正赤

裸著坐在他身上,豐滿的乳房挺在胸前,乳頭隱在幾縷髮絲間,那雪白的乳球正

隨著纖細腰肢的扭動而上下輕晃著。徐源還能感到有個柔軟的東西在摩擦他的龜

頭,酥麻的快感還在令他的身體發顫。

  這一切都是真的!剛才我在一個女人的身體裡射精了!徐源從夢境中驚醒過

來,朝那女人的臉上看去,是海鳳凰。

  海鳳凰正要高潮了,沒想到徐源在夢裡射精了,人也醒了過來。海鳳凰用手

捋下了頭髮,將兩個漂亮的乳球完全裸露在男人面前。海鳳凰對自己的身體有足

夠的自信,在徐源面前展示著她完美的身體。徐源努力回憶著之前的事情,他和

海鳳凰在酒店包廂裡喝酒,他喝醉了,然後就不記得了。酒後亂性?可海鳳凰看

上去清醒著啊?算了,她一個女人都不再乎,我為什麼要再乎呢?徐源雖然不喜

歡女人,可他並不討厭海鳳凰,可能海鳳凰算是他的偶像吧。

  「啵」的一聲,男人軟下的陰莖從女人的陰道里掉了出來。

  徐源尷尬的說道:「海姐……我……」

  海鳳凰看著男人的尷尬的樣子便笑道:「我們喝醉了,有些迷迷糊糊的。我

把你當成我以前的男朋友了,你不介意吧?」

  「嗯……不不……」徐源再次尷尬的搖了搖頭。

  「咯咯……阿源,你是第一次吧?」海鳳凰趴在男人身上,捧著男人的臉。

  徐源長的這麼俊,上大學就有過女朋友了。只是徐源不好意思把他的交友歷

史說給別人聽。徐源上的大學很爛,很多男女學生進校不久就同居了,徐源也不

例外,他第一次和女友做愛的時候正好得疱疹,藥物對他的性功能有影響,他軟

軟的陰莖在女友的陰道外徘徊了十多分鐘,就是沒能插進去。那女友卻是個過來

人,見徐源半天不舉,甚是失望,徐源當時真想找個地洞鑽下去。後來徐源和女

友發生了些口角,女友對著他說了句,繡花枕頭,一包草,有個屁用!兩人就分

了。

  這件事情給徐源留下了很深的陰影,後來徐源又交了個女朋友。這種事情越

是害怕,它就越是來。徐源與第二個女友同房,進是進去了,可是剛進去,就射

了!

  丟人啊,徐源以後就再也不敢找女朋友了。連他自己也弄不明白,打手槍的

時候弄到手酸都軟不下去,一碰女人要麼就是硬不起來,要麼就是早洩。

  「阿源,你怎麼了?是不是姐姐讓你不高興了?」海鳳凰見徐源紅著臉不說

話,伸出纖纖玉指在男人的臉上輕輕撫摸著。徐源當然沒有不高興,他高興還來

不及呢,雖然他不記得和海鳳凰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他知道,他曾經勃起的

陰莖插進了海鳳凰的身體。他剛醒來的時候還能感到女人的陰道摩擦擠壓他龜頭

的美妙滋味。

  「沒,我……我只是有些不習慣……」徐源是有些不習慣,他覺得自己一下

子又變成了正常的男人。

  「姐姐漂亮嗎?」

  「嗯,海姐是我見過的最美的女人。」這是徐源說的大實話,海鳳凰看著男

人一臉真誠的表情,開心的笑了。海鳳凰雖然沒能在男人身上享受到快感,但征

服一個她喜歡的男人同樣讓她很開心。

  「阿源,我做你的乾姐姐吧,以後你就是我的好弟弟。跟著姐姐,姐姐不會

虧待你的。」海鳳凰說著又將頭枕在了男人的胸口,她感覺到男人的心跳的很厲

害。

  徐源在黃金海岸呆了也有兩個月了,他當然知道海鳳凰的身份,她是不可能

做他女朋友的,他今天和海鳳凰做愛的事情要是讓大老闆知道了,他就會死無葬

身之地。況且徐源已經有了女朋友了,一個天真可愛的女孩,徐源一直都很喜歡

她。現在他即使喜歡上了海鳳凰,兩人也只能是偶爾出來偷偷摸摸罷了。

  「嗯,姐姐,我從小就希望自己能有個姐姐。」徐源將手指深埋進女人那絲

綢般的發間,撫摸著女人光潔的背部。這時徐源第一次主動撫摸海鳳凰的身體,

雖然只是背部,徐源的手指還是在顫抖著。

  「你這張嘴還真甜,將來不知道會有多少女孩被你壞了名聲。」海鳳凰不知

道,在這之前,徐源對女人都有恐懼症,而改變這一切的,就是她自己。海鳳凰

又從徐源的身上坐了起來,身子側對著徐源,那堅挺的乳球形成一道優美的圓弧

線,連那頂端的乳頭看起來也是渾圓的。

  這麼圓!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徐源有些懷疑海鳳凰是不是去隆過胸,但他沒

敢問出來,甚至連去摸一下的勇氣都沒有。「阿源,我身上出汗了,抱我去沖個

澡吧。」

  趙梅一腳踩在床上,兩片肥厚的陰唇分開了,那粉紅色的溪谷完全暴露在徐

源的視線裡。從陰阜上漫延下來的稀稀拉拉的陰毛包住了陰唇的兩邊,從遠處看

上去黑乎乎的,讓女人粉紅的溪谷顯得更加嬌嫩。姜春麗趴在趙梅的雙腿間,不

時向上探起頭去舔舐趙梅的陰蒂。趙梅發出咯咯的浪笑,手中的紅繩一拉,姜春

麗便夾緊了屁股,將身子繃的緊緊的。姜春麗的屁股有些大,對於喜歡大屁股女

人的男人來說,姜春麗是個極品。雖然她的身高不如趙梅,但前凸後翹的身體曲

線讓趙梅甚是嫉妒。姜春麗的兩個屁股蛋就像紅色的大圓球在徐源眼前晃動著,

原本雪白的臀瓣上佈滿了紅印,看的徐源血脈賁張,恨不得就上去對著女人的屁

股狠狠的拍打幾下。姜春麗的股溝間打著一個繩結,那繩結有些粗大,卡進了她

的肛門裡,另一端的繩子卡著她的陰戶拽在趙梅的手裡。趙梅一拉紅繩,姜春麗

的陰部和肛門便都受到了刺激,教她如何忍得住。

  「別停,繼續舔啊!你不是喜歡舔男人的雞巴嗎?」趙梅說完又哈哈的淫笑

起來,一手抓著姜春麗的頭髮往她的陰戶上貼去。

  舔陰蒂也有那麼爽嗎?那感覺是不是和男人一樣呢?徐源暗自想著,但這個

答案他永遠都不會知道。陰蒂的作用和男人的龜頭差不多,徐源又回想起自己第

一次和海鳳凰做愛的那個晚上,在國際大酒店一個套房裡的晚上。

  徐源抱著海鳳凰的身子進了浴室。「我重嗎?」海鳳凰身子並不是特別瘦的

那種,一米七的身高也有百斤多些,海鳳凰真怕徐源抱不動她。

  「不重,姐姐不知道相對論嗎?這時候的姐姐在我手裡只是個小女孩子。」

  海鳳凰聽了男人的話,竟真像個小女孩一樣把頭埋在了男人的胸口,「這樣

是不是讓你覺得自己特像個男人啊?」海鳳凰說著又開心的笑了。

  徐源其實並不像女人看上去的那麼弱,因為個子高,所以給人感覺他很瘦,

好像風一吹就要倒似的。加上徐源練了兩年拳腳,抱個女人對他來說確實是輕而

易舉。

  徐源將海鳳凰放在浴缸邊,正要給女人放水,海鳳凰卻說道:「洗淋浴吧,

天又不冷,我不想泡在浴缸裡。」

  海鳳凰的長發被水流打濕,貼在嬌紅的臉蛋上,髮梢依舊分開了垂在胸前,

如柔軟的蔓草緊貼在白嫩豐滿的玉乳上。黑白分明的視覺效果讓徐源驚呆了,如

果說平日裡的海鳳凰只是個名字的話,那現在的她就真是一隻海鳳凰了,一隻出

水的鳳凰。

  嬌紅的乳頭挺立在玉脂般的乳球上,晶瑩的水滴不斷的滾過女人的乳房,襯

托著嬌豔的乳頭如寶石般瑰麗。挺起來了!挺起來了!徐源覺得自己的下體和女

人的乳房一樣,在慢慢的挺起來。從這一刻開始,他對女人的心態改變了!他要

佔有這個女人,不管冒多大的風險,他要佔有她。

  海鳳凰擡起頭看著徐源,她從男人的目光中看到了佔有的慾望,這是她第一

次在徐源的眼睛裡看到他對一個女人產生慾望,而這個女人就是她自己。

  「啪」的一聲,海鳳凰將徐源推到了牆角,輕踮起腳尖吻住了男人的嘴唇。

海鳳凰依舊在主動進攻,她要讓完完全全的把徐源俘虜。就算你是個鐵樹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