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愛情H版

「香秀,咱媽又和咱爸干仗了?」剛一進屋的李大國看著滿地狼藉,對著香秀小聲的說。

  「都怨那個王大拿,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前幾日咱爸咱媽剛和好現在吵吵起來了。爸現在有搬進鎮裡住了。大國,要不你明天再去趟鎮裡,把咱爸勸回來吧。」香秀無奈的說道。

  「不用去!那個老不死的東西以後誰也不許讓他進咱家門。」那是他們的媽媽在說話。

  李大國偷眼看去,只見謝大腳的身材比例相當完美,從側面看去那豐滿的乳房即碩大又堅挺,比起謝大腳那纖細的蠻腰,那渾圓而又彈性十足的臀部看起來性感十足,簡單來說,不到40歲的謝大腳,那成熟的身體,那性感的而又豐滿的胸部以及臀部,全身上下性感的曲線,無時無刻都如同毒品一般對著李大國有著致命的吸引。「也許,是時候將這位美豔的丈母娘征服胯下了……」李大國邪淫的想到。

  看到帶著滿身的怨氣謝大腳帶著行李準備出門,莫非她想又搬進了她的大腳超市,這樣的話李大國的計畫就不能實施了,抱著這樣的想法,李大國對著懷裡性感的香秀細聲說:「寶貝,咱爸已經進鎮裡了,咱媽不能再走了,咱媽要是也不在家,家裡又恢復了原來的冷清,這個家就越來越不像個家了。而且咱媽老住超市,咱爸也住在鎮裡,村裡人咋想,是不是這兩個人都在外面有人了……」聽到這裡,香秀說:「老公,你放心吧,我一定不讓媽搬出去住。」說著,帶著些許不能和李大國過小二人世界的遺憾,香秀出門拉住了想要搬走的美豔熟婦。

  「媽,你不能再走了,在這個家越來越不像個家了……」話音未落,已經是泣不成聲。

  「秀啊,不是媽不想留在這個家,實在是你爸容不下我,你看你爸的那個小心眼的樣子,我要是不走,他不會回來住,我……」說著大腳和香秀這對母女哭了起來。

  「媽」這個時候李大國湊了上來,「秀,媽你倆也別哭了,咱爸就是不懂得珍惜,這次就讓咱爸在外面住上一段日子,咱誰也不叫他回來,等他失去了才會覺得珍惜。行不,媽。你也別走了,就在家裡住吧,再說你一個人在大腳超市住也不方便不是。」「李大國,你說啥呢,什麼叫不叫爸回來,你咋說話呢?」聽到大國的話,香秀不樂意了。

  暗地裡把香秀拉到一邊,李大國悄聲對香秀說:「你咋這麼笨呢,先把咱媽勸住了,再把咱爸叫回來,他倆都是刀子嘴豆腐心,過幾天一定沒事,你聽我的吧,乖,啊。」「李大國,以前咋沒看出來你這麼聰明呢」「你也不看看我是誰,我不聰明能把你騙到手麼。嘿嘿嘿嘿。」最終,在小兩口軟磨硬泡之下,謝大腳還是回到了家裡。「女人的眼淚不光對男人好使,看來對女人威力也不差。」在內屋看到事情被解決了,李大國無不感慨的說道。

  「你討厭」香秀捶打著李大國,一不小心,香秀碰到了李大國那堅挺下身。

  「啊,你個壞東西」香秀嬌羞的說,說完,又往打過的分身上打了兩下。

  「別打了,小姑奶奶,這東西打壞了苦的可是你」李大國說完,雙手伸向了香秀挺拔而又白皙的椒乳,隔著雪白的胸罩溫柔的撫摸著嬌小但有不失堅挺的椒乳,接著又伸手揉捏著那粉紅嬌嫩的小乳頭。

  此時的香秀,嬌靨開始變得暈紅豔麗,而李大國的手也開始向下移動,向香秀的禁區移動。「不要」動情的香秀猛然驚醒「門,老公,你忘記把門關上了,別讓媽聽見了」帶著些許遺憾,李大國無奈的過去把門關上,天真的香秀怎麼能猜出來李大國心中所想。

  咦,無奈的李大國突然看見了地上散落的碗碟的碎片,原來香秀並沒有給剛打完架的大腳和長貴收拾殘局,靈機一動的李大國用腳瞧瞧的將一塊碎片踢向了門檻上,然後用力的關了一下門,只聽「砰」的一聲,門卻只是虛掩一半。

  李大國立刻跑向香秀抱住了她「寶貝,我快忍不住了」說著,李大國將一直被大腳刺激的分身放了出來。而李大國的分身一旦去掉了束縛,猶如青龍一般,亂跳亂動著。香秀看著那粗大這肉棒氣勢洶洶的樣子,眼睛都快滴出水來「看它那樣子就知道它想做壞事了。」李大國笑道:「秀兒,寶貝秀兒,用你那性感可愛的小嘴服侍一下我可愛的小弟弟吧。」香秀摸著李大國的粗大陽具,嗔罵道:「又髒又醜,一點也都不可愛,我才不干呢。」李大國聽了卻不生氣,反而淫笑著著解開香秀的上衣,又輕車熟路的結下了雪白的乳罩,只見一對性感嬌嫩的椒乳躍然於眼前。那又白又挺的椒乳雖然不如些大腳的那對豪乳雄偉,但是那盈盈可握的感覺亦堪稱一絕,絕對可以跟謝大腳的豪乳一爭高下。

  貪婪的撫摸著香秀的椒乳,李大國用嘶啞的語氣說:「寶貝,快點。舔一舔它,你伺候它伺候的越好,等會它肏你的時候越舒服不是。」香秀笑罵道:「你什麼時候說話不呢麼粗俗啊,哼,怎麼說都是你有理,油嘴滑舌。」說著開始俯向那粗大的龜頭,只見那紫紅色的龜頭大如鵝蛋,氣勢洶洶的直指向天,連著肉棒有九寸長。而李大國見狀,不由分說,把雞巴向香秀那性感可愛紅唇挺去。香秀動情的閉上眼,嘴一張,便把那大如鵝卵的龜頭含進了嘴裡,並且用手認真地套弄著,把肉棒套得直響。

  粗大的肉棒在香秀的嘴裡不斷地被玩弄著,而香秀的嘴裡那溫熱,濕潤的感覺,以及舌頭的對那粗大的陽具靈活的糾纏無時無刻不在刺激著李大國的神經,香秀套動陽具的速度時而緩慢時而快速,而李大國也開始感到全身一陣陣發熱,爽得李大國口喘粗氣,連連叫好。而香秀也彷彿受到了稱讚一般,越發的賣力,一條香舌在龜頭上流連忘返……此時興奮的香秀卻不知道虛掩的門外,一雙複雜的眼睛在緊緊的盯著室內發生的一切。那雙屬於慾求不滿的謝大腳的雙眼緊緊盯著屋內發生的一切。年老的長貴根本無法滿足大腳的慾望,而長貴那短小的性器也彷彿天閹般嘲笑著兩人的婚姻,年過四十的女人需要的不光光是感情,還要激烈的性愛,而這些,都不是年老體衰的長貴所能給與的。

  本來就獨自生悶氣的謝大腳無意中卻聽見了香秀房中傳來了淫慾的呻吟聲。

  帶著強烈的好奇,謝大腳不由自主的來到了香秀的門前,而眼前發生的一切深深地打擊在了謝大腳的心裡。

  只見香秀那堅挺美麗的乳房緊緊的貼在李大國大腿和膝蓋之間來回微微移動摩擦,紅潤而又性感的嘴唇出水般柔嫩,緊緊的吸著龜頭,趴著的姿勢使香秀的曲線玲瓏的腰部向下沈去,而那圓翹性感的臀部恰到好處的擡高卻剛好與李大國的視線水平,於是李大國開始使壞地擡起腳用腳趾去不斷地觸摸著香秀的肛門和陰唇。「啊」嬌喘籲籲的香秀嬌嗔道:「不來了,你又使壞欺負人。」李大國再也忍受不了了。

  只見李大國的雙手已經伸到裡香秀的下身,一下子就把把香秀的雪白的內褲拉了下來,而香秀也配合著用腳把拖鞋踢了出去,李大國的手順著香秀那的修長雪白的腿摸到香秀那柔軟的陰部禁區,而香秀也渾身一軟,來抱住了李大國那魁梧的身子。

  李大國的手摸到了香秀的下體,感覺到濕乎乎的,於是便搓弄了幾下,起身就把陰莖就頂在了香秀的陰唇邊緣,「別急,輕點……」話音未落,卻見香秀渾身一顫,那駭人的粗大陽具已經狠狠地插了進去,那厚實的感覺讓香秀渾身都酥軟了一下。

  「啊……老公,你的真大,輕點……」此時此刻,李大國早已發現了門外的偷窺,對香秀說道:「寶貝,我的什麼好大」,說完便一動不動。而謝大腳也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呻吟,放在自己雙乳和下身雙手不斷地搓弄也使得謝大腳忘記了此時的場合。「你的雞巴好大,你的雞巴好大……」彷彿收到了鼓舞,又彷彿在賣弄自己超強的性能力,又彷彿在展示自己粗大的陽具,李大國興奮地對著門外喊道「寶貝兒,大雞巴老公來了。」而單純香秀此時那能理解李大國的心思,只見香秀嬌喘噓噓,不斷地呻吟,李大國猛然抽送了一下,香秀秀眉微蹙,嘴一下張了開來。「啊,輕點」香秀嬌媚的喊道。

  此時門外的謝大腳不禁駭然,這麼大的東西,插進我的下面會是什麼樣的感覺,想著想著,不禁加快了手中的動作。而眼睛卻睜得更大了,生怕遺漏什麼。

  李大國看著香秀又怕又喜歡的表情,而下身又傳來軟軟的感覺,有瞥眼看了下門外,不由得附在香秀身上,手抓住了香秀的乳房,不斷的揉搓著,揉搓了幾下才有點淡淡的粉紅。看著眼前美景,李大國也不多想,存心賣弄自己粗大陽具的他索性兩手一抱抓住香秀兩條修長的大腿,只見李大國將香秀雙腿搭在臂彎,雙手則抄到她那性感的翹臀下將她輕輕托起,而香秀將自己的雙手主動打在了搭在了李大國的肩頭上,主動將自己的性感鮮嫩的陰道口對準了李大國那根碩大無比十分駭人的巨大雞巴上,鮮嫩肉洞口和紫紅色大龜頭輕輕的研磨著。

  李大國將她輕輕一擡,跟著合身刺了上去。下身堅硬的插進了香秀微微合併在一起陰門,香秀的兩條腿不由得一下都繃得緊緊的,陰部的肉更是緊緊地裹在了李大國的陰莖上。

  那一下大力的插入幾乎都頂到了香秀的子宮口了,香秀已經感覺到了那粗硬的東西在自己身體裡碰到了什麼東西,「不要啊……老公,好疼……」此時的香秀哪裡知道李大國的心裡想的卻是她的媽媽。香秀一聲長叫:「啊……老公……我受不了了,不行了……唉……呀!」而李大國卻不管不顧的一直抽插著香秀,擡起落下,擡起落下,幾個回合下來,興奮地香秀直翻白眼……而門外的謝大腳也不斷顫抖著上身,此時的謝大腳的下體已經入黃河氾濫般一發不可收拾,強忍著心中衝進去撲到李大國身上的念頭,謝大腳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

  看著門外的身影悄然離去,李大國心中頓生失望,只能把身上的香秀當做謝大腳不斷地玩弄。已經處在極度興奮之中的香秀沒有聽帶李大國的低喃之聲「媽媽,大腳嬸,好姐姐……」而回到屋子裡的謝大腳,滿腦子都是李大國的粗大的陽具,伴隨著屋子外面不斷傳來的呻吟,尖叫,以及性器交擊的聲音輾轉難眠。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