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列車

龔宇拿著銀白色的信封,內裡有邀請信和一張火車票。這是他在每月的同志酒吧派對上的抽獎活動中抽到的。酒保有意味的笑對他說這是將會是一個很美好難忘的旅程。

  跟著信中所寫的地址,龔宇花了幾小時的車程,轉了兩次車才找到的眼前這個遠離市區的車站,目的只要乘火車,想到這還真覺得有點笨。

  龔宇走進車站剪票後站在月台上,月台上顯示距離火車到達還餘五分鐘,他無聊的四處張望。

  月台上只有幾名等待的乘客,光看上去和普通的車站差不多,但龔宇在網絡上搜查過資料,知道這是專為男同志性愛而設的火車。

  隨著月台上的廣播響起,火車已開到月台,車門在龔宇的身前打開,他懷著緊張的心情踏入車廂中。

  面前是一位俊朗的職員笑著請他出示車票。職員的制服是白色的長袖領衫配上黑色的西褲,胸口別上職員牌。職員看過車票指示龔宇到車廂中段坐下。

  車廂看上去像商務的,只是冷氣比較低。龔宇的座位近窗,而靠通道的座位上已坐著一名乘客,男子帶著無框眼鏡,靠在椅柄托著下巴正看著一本外語書。

  「抱歉。」

  雖然前後座位間的空間還算寬闊,但對兩個成年男子來說還是窄了點。

  當龔宇舒服的坐在高背椅上時,火車上的廣播響起:

  「歡迎大家乘坐XX列車,列車即將開出,祝各位乘客旅程愉快。」

  火車開出後,龔宇無聊的看窗外飛快移動的風景。車上並沒有特別的娛樂,令他有點失望。瞥見前方的椅背袋上寫著小字:

  ──供乘客免費使用。

  龔宇好奇的打開,心中一悸。裡面是一樽潤滑液和一盒安全套,同時他感到有人在摸他的大腿,嚇得他大叫起來。

  「嘩!」

  「抱歉,嚇到你了。」

  鄰座的男子把手縮回,指著龔宇的下方說:「我只想提你,你的車票掉了。」

  「啊……謝謝。」

  龔宇尷尬地擡頭時見車廂職員正在旁邊的通道看著他,問道:「先生,有什麼需要幫忙嗎?」

  職員大概被剛才的叫聲吸引來的吧。

  「沒……沒什麼。」龔宇回說。

  職員看了他一會,露出禮貌的笑容說:「先生是否太緊張了?這椅子有按摩功能的,可以幫助減壓,您要試試嗎?」

  「啊,好。」

  「那麼請您稍微分開雙腿。」

  龔宇照著做,接著職員把手按在他兩腿間的空位上作支撐,把身子靠近龔宇為他扣上椅子兩邊的安全帶,在他耳邊像吹氣般輕說:「先生,請放鬆點。」然後按動按摩椅上的開關。兩人的距離近得他可以聞到對方身上的古龍水香味。

  龔宇是名不折不扣的同性戀者,被美男子像挑逗般貼近得他心裡小鹿亂撞時,職員乾脆的拉開二人的距離,站直身子離開。

  按摩椅的功同時開始啟動,龔宇感到皮製的椅子上突起部份按壓在他的肩膀、背肌、腰部兩側和大腿上。

  適中的力度舒服得他快要呻吟出聲,而他真的聽見呻吟聲,嚇得他馬上按著自己的嘴巴,才發現那屬於男性的低吟聲是從他正後方傳來,帶著慾望和難耐。

  仔細一聲,四周都傳來衣服的磨擦聲和低聲的呻吟。想起剛才發現的潤滑液和安全套,龔宇整臉都紅起來。同時發現按摩椅按壓地方改變了。

  大腿上按壓的突起漸漸上移,直至大腿的內側,扭動間還不時碰到他胯下,刺激他的慾望中心。後方增加的按摩器像人的手掌不斷揉弄他的臀部,當兩邊的臀瓣被拉開時,中間隔著皮椅的按摩捧便頂上,一下一下的,像要穿過皮革插進他體內。

  腰間的安全帶像黏在身上怎樣也扯不開,龔宇也不懂得如何停止按摩功能,只好找職員幫忙。瞥見剛才的職員正在與對面座位上的乘客談話。只是乘客的手放在職員的臀部揉搓,手指更不時隔著褲子推進臀瓣間隙。前面的胸口正任乘客放肆的撫摸,然後有點粗暴的扯開白色領衫。

  職員並沒有反抗,一直臉帶笑容的任由對方吸吮他的胸膛,拉扯已紅腫的乳首。

  職員在聽到那位乘客說什麼後,雙手扶著椅柄胯坐在乘客腿上。乘客拉下自己的褲鍵,順勢扯下職員的黑色褲子,沒穿裡褲的他,光滑結實的屁股和大腿間半勃的分身頓時暴露在空氣中。

  職員抓著那挺硬髮紫的陽具,慢慢推進自己的私穴。當它整個沒入時,他們同時發出低鳴。職員開始扭動腰部,俊美的臉後傾,黑色的短髮飛揚,身下乘客的分身忽隱忽現,毫不在意在眾人前表現這場春光戲。

  上方的螢幕不知何時由沈悶的廣告轉成各車廂內的現場實況:

  有像是戀人的雙雙纏綿,也有三至四人一組的性愛遊戲,或單人者和穿著制服的職員擁在一起。

  龔宇甚至看到自己出現在螢幕上。端正的五官,臉上染上一陣緋紅,在這充滿情慾的環境下顯得有點慾求不滿。他的身體隨著椅子裡的按摩棒頂上而陣陣顫慄,胯下灼熱的硬塊漲得快要撐破褲子。

  想到他這種像靠按摩椅自慰的樣子會落入其他人眼中,龔宇四處尋找著鏡頭的所在之處,卻發現鄰座的男子仍在休閒地低頭看書,毫不受四周環境的影響,彷彿身處的只是普通上下班時段的車廂中。

  帶眼鏡的男子察覺龔宇的視線,擡頭對他一笑後,視線再次落回手上的書頁上。

  既然眼前的男子會乘坐這列車,他的目的自然不會只是『乘車』那麼簡單。難道因為最初龔宇的大叫而令對方以為他不喜歡他碰觸!?

  身體的燥熱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增加,龔宇再也忍不住的向身旁的男子說:

  「呃……這位先生……」

  男子合上手上的書,另一隻手把度數不深的眼鏡除下收入西裝褸內的領袋望向龔宇,視線由他的臉一直向下掃。

  「要幫你解開它嗎?」

  「……對。」龔宇的嗓子因情慾而變得沙啞。他看著男子的手伸向他腰間的安全帶卻沒有碰觸,而是移到下方拉開褲的拉鏈,把堅挺的分身解放出來。

  「怎樣?有沒有舒服點?」男子若有所指的指尖按在垂淚的分身頂端。

  「很熱嗎?這裡都出汗了。」

  「不……這裡……」龔宇酥軟無力的手推著對方的,把它帶到自己的腰部,當接觸到身體時又渴望他更多的碰觸,於是任由男子的手在龔宇身上遊走,直至返回他的下身,慢慢解開褲頭的鈕扣,把褲子連同裡褲一起拉下。

  身下露出的是雙沒有贅肉的長腿。

  失去了衣服的阻隔,按摩器直接壓在因長期震盪而變得異常敏感的身子。後方的按摩棒毫無阻攔的頂碰龔宇的私穴,光滑的皮布掃過穴口的褶紋,令他酥軟不已。胯下的分身隨著按摩椅的震動而前後晃動。

  龔宇的氣息漸重,吹出的氣像要灼傷喉嚨。瞥見身旁的男子正優雅的看著他被情慾衝激的樣子,看似沈穩的眼中有著深深的慾望。

  龔宇全身每一個細胞也渴望被疼愛,而他知道如要脫離現在的狀況只有挑起眼前男子的慾望。

  龔宇的手抓著男子的衣袖,打開沒有絲毫遮蔽的腿,擡起腳在男子的腿部緩緩向上撫至根部,腳指輕輕的在男子的慾望中心打轉。他揚起已往在酒吧搭訕的笑容,紅潤的嘴唇說的是比外表更誘人的話語。

  「抱我。」

  「你真是誘人的妖精。」

  男子終於不禁誘惑,抓著在下身亂晃的腳裸,解開褲頭,把下身脫光。再脫掉西裝外套。雖然男子的身體仍穿著深色襯衫,看得出他智識的外表下有著一副壯健的身材,看得龔宇雙眼發亮。

  男子的指尖撫著他幾欲滴下口水的嘴唇,問道:「喜歡嗎?」

  龔宇點頭。

  「老實的孩子,給你一點獎勵吧。」

  男子跨坐在龔宇的腿上,雙手放在他的肩膀用力按下,承受了男子的重量,令他和按摩器的接觸更貼近。

  「不……嗯……」龔宇受不了的用力搖頭,卻沒有推開身上的男子,反而把他抱緊。

  「很舒服吧,看你這小傢夥都興奮成這樣。」

  男子一手握著龔宇早已硬挺得分身,還未動作時被另一把聲音叫住了。

  「兩位先生,需要點情趣用品嗎?」

  一位穿著整齊的職員推著餐車來到他們旁邊的通道。

  龔宇往餐車上一看,整個愣住了!餐車上豎立放著一支支塑膠製的假陽具,形狀奇怪的按摩棒,下層放著手銬,束縛用的皮帶,還有一些他聽聞過或不知用途的用具。

  在身上的男子還未回答前,龔宇已抓著他的衣領使勁地搖頭。

  慾望列車 (下)

  他不是那種保守的人,只是與陌生的男子玩得過火並不好,天知道這男子有沒有什麼奇怪的興趣?

  男子向職員禮貌的笑著回道:「我們不需要。」

  正當職員打算繼續推車向前進時,背後有位全裸的魁梧乘客上前,拿起餐車上其中一支栩栩如生的大碼陽具端詳,問道:「可以試試它的性能嗎?」

  「當然。」

  聽到職員的回答後,乘客立刻粗暴的拉下他的褲子,把那巨型的假陽具塞進他的後穴內。

  「呀∼∼!!!」

  突如其來的痛楚,雖然假陽具只進入了前端少許,也痛得職員淚眼汪汪的大叫。

  「不行……這東西太大了。」卻見職員拿起餐車上的潤滑劑,把樽內的液體擠落在自己圓潤的屁股和臀瓣間。

  乘客馬上會意的抽出假陽具,在那沾著潤滑液的屁股上來回掃蕩,一時用假陽具拍打職員的屁股,一時在臀溝間上下抽插,讓職員受不了的搖著臀部。直至假陽具和職員的臀部都塗滿潤滑液而變得亮麗,乘客再次把假陽具推進他的後穴,後者沒有喊痛,取而代之的是滿足的喘息。

  整個假陽具塞進後穴後,乘客開動它的搖控器按鈕,體內的震動令職員尖叫。

  「呀∼∼啊!∼」

  「你覺得這件玩具怎樣?舒服嗎?」乘客托著職員的下額和那雙迷濛的眼睛對視。

  「舒服……嗄……很……很棒……」

  儘管不知道職員體內的假陽具如何活動,光是看在他穴口沒被插入的部份上下打轉,已知它扭動的幅度如何大,而且隨著每一次慢慢滑出。每滑出到一半的時候乘客也會用胯下的肉球把假陽具再次頂入,已硬挺的巨大真身乘機在他的股溝間抽動。漸漸就算乘客的下身不動,在假陽具快要滑離身體時,職員也會主動的向後把它壓回體內。

  「在我身下的時候不能分心啊!」

  男子用力的咬了龔宇的下唇一口,再用舌尖撫平那齒痕。舌頭慢慢向唇內進攻,與他的舌頭交戰。赤裸的下身互相貼緊,兩根旗鼓相當的肉棒順著鈴口泌出的少許潤滑互相磨蹭。

  龔宇給男子吻得不能思考,前方的強烈刺激令他更覺後方的空虛,他把兩腿張得更開,扭動臂部想得到更多的刺激。

  正當龔宇感到快要被快感的洪流沖走時,男子突然用手箍緊他臨近爆發的慾望根部不讓他發洩,閒出來的手則按下椅旁的按鈕令按摩功能停止。

  前後的敏感部份同時失去刺激得不到宣洩,龔宇急得抱緊男子用全身去磨擦他。

  「讓我射,拜託!」

  「乖,你剛剛不是不想用工具得到高潮的嗎?」男子的手撫上龔宇額前的發絲,像安慰受了委屈的孩子。

  「你想要的,我會給你的。」

  男子解開龔宇腰間的安全帶。

  車廂的座位設計與戲院的情侶座位一樣。男子把兩椅中間的手柄向上移,頓時變成一張雙人沙發。

  他把龔宇發軟的身子平躺好,慢慢解開他身上唯一的襯衣,漸漸露出健康的蜜糖色肌膚,上面沾著一層薄汗,胸口兩顆紅果已成熟挺立。男子雙手食指毫不留情的用力按住兩邊的乳首打圈,越轉越大。

  剛才一直沒被愛撫的敏感部份被這樣揉弄,身體的主人興奮得顫抖連連,一直埋頭在龔宇身上落下吻痕的男子在他耳邊說:「你的乳頭很敏感呢!」

  語畢更在那被揉得紅腫的乳首上舔弄。

  「說不定比女人的還要敏感。」

  儘管知道男子說的是床上挑逗的情話,龔宇還是害羞得用手臂掩住半張臉。

  「雖然你好像很怕這些玩具,不過放著不用浪費呢!」

  男子從餐車上拿出一對乳夾,外型有點像衣夾,兩個乳夾用電線連在一起,電線的末端是操控器。

  「這個很適合你。」男子把乳夾在龔宇的眼前搖晃,「怎樣,要試試嗎?」

  男子帶著沙啞的嗓子有種說不出的魅力。他把龔宇的沈默當成默許,把其中一個乳夾夾在他右邊的乳首上。

  「嗚……」

  「放鬆點。」夾在乳首的部份是軟膠,壓迫感帶來的痛楚並不太難受。當兩邊的乳首同時被乳夾夾得變型,男子的手輕輕的撥動乳夾,然後又愛憐的撫摸夾子間被壓得扁圓的可憐肉果。

  「嗚……」

  男子拉扯電線,乳夾把粉色的乳蕾扯成古怪的形狀,然後用舌尖安撫那拉得緊繃的嫩肉。痛楚與快感的交集衝擊著龔宇的神經。

  「覺得怎樣?」男子問道。手指隨即輕輕的彈了一下乳夾。

  「嗄……很奇怪……」龔宇說,「不過……不討厭。」

  「我就知道你會喜歡。」接著男子從餐車上拿起震動蛋開動,像要給龔宇感受它的震動強度,男子先把震動蛋貼在他的臉頰、嘴唇,緩緩移到他剛才在龔宇身上找到的各個敏感地方,最後輕輕晃過他高晃的分身才拿開。

  男子的手由揉弄著他的大腿內側無阻的滑到私處,指頭抓弄緋紅的摺紋。

  「你這裡也要按摩放鬆才行。」

  男子卻沒有對龔宇進一步的動作,他轉身對那推餐車的職員說:「麻煩你幫我們潤滑一下。」

  職員用渙散迷惑的眼神望著男子,他被剛才的乘客扒光壓在地上進行活塞運動。

  「啊……好的……」

  慢了一拍才瞭解男子的意思,職員正準備履行他的工作,但被身上乘客一連串撞擊而動彈不得。

  「我來吧!」乘客一邊進繼續腰下的動作,一邊接過男子手上的震動蛋。

  乘客把它放近職員的唇邊,粉紅色的舌尖伸出,打轉的舔弄,把膠質的光滑表面塗上一層誘人的光澤,再整個含進嘴裡。

  身下的撞擊倏地劇烈起來,職員口中塞著異物不能閉緊,含糊的呻吟傾瀉而出。

  「嗚……唔……」

  「你要好好的含濕它啊,否則等會弄痛那位帥哥就糟了。」乘客說。

  乘客又一次深深的頂進,過多的唾液從嘴角流下。在職員快要接近高潮時,乘客突然把震動蛋拉出,頓時傳出高昂的叫聲,下身噴出溫熱的白液。

  乘客把那沾滿唾液的碾動蛋交回男子。

  「謝謝。」

  男子把震動蛋垂在龔宇的上方再次啟動按鈕。還帶著餘溫的唾液流成一條銀絲,滴落在龔宇的腹下。男子把震動蛋貼在他的穴口畫圈。

  「剛剛那職員含著它到高潮,不知用你下面這張嘴含著會如何?」

  彷彿聽到男子的說話,私穴一張一合慢慢把跳動的震動蛋吞進。同時男子開動連操控器。

  「啊∼∼!」

  夾著乳蕾的夾子開始相反方向左右搖動,把乳首扭得更加紅腫,一時只有左邊的乳夾在動,一時只有右邊的在扭,一時兩邊的同時扭動,扭得龔宇的身體騷動不已。

  「滿足了嗎?」男子問道。

  「不……還不夠……」龔宇說,體內震動蛋的跳動只令他更覺空虛。

  他雙手伸到胸前,卻捨不得把乳夾拔下,只在胸脯上用力揉搓,舒緩那中心點的酥麻。龔宇彎起下身,把在穴口邊沿快要滑出的震動蛋貼在男子慾望的根部上下移動。

  「我要你的這裡滿足我……用力的插進來……」

  龔宇這誘惑的動作和話語把男子最後的理性都拋開,他抽出震動蛋把早已漲得發痛的壯大分身狠狠插進那飢渴的私穴。

  帶著歡愉而滿足的淫蕩聲從龔宇的紅潤的嘴唇吐出,灼熱的硬物的突然入侵有點痛,但不足以蓋過體內被撐開,內裡的空隙被填滿的滿足感、興奮。

  在對方還沒抽動時,龔宇已扭動腰部,內壁一下下的收縮,像要為剛剛男子的玩弄作出報復。

  「唔……你真頑皮。」男子懲罰的打了龔宇的臀部一下,待對方停了動作時男子用力的搖晃他的身體,貫穿那緊繃的甬道,讓身下的龔宇為他呻吟、瘋狂。

  「爽嗎?」男子問道。

  「啊……太棒了……」

  車廂的座位躺著一個成年男人似乎太勉強,龔宇雙腿夾著男子的腰,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肩膀才不至掉下。

  「我們換個姿勢吧!」男子把龔宇的身體反過來,讓他靠在前面的椅背站著。

  龔宇的雙腿早已發軟,已不在乎車廂的攝錄器在哪裡,不在乎前面的乘客會否看到他正發情的樣子。他扶緊椅背支撐全身,接受後方的衝擊。

  從背後進入的體位令男子插得比剛剛更深,每一下都準確的刺激他體內的敏感點。胸口的乳夾把一直蹂躪著的乳首向下拉,垂掛的操控器在隨著身體的節奏搖晃,不時撞向椅背和龔宇的下腹,發出『卡、卡』的聲音。

  龔宇沒有焦點的瞥見前面的正上演同樣的戲碼。被推倒的正是為他察票的職員,挑染的短髮,俊朗的臉沈醉在情慾之中。當他們的視線對上時,職員桃紅的臉扯出職業的笑容。職員不顧在他身後抽插的乘客,慢慢在撐起身子在龔宇的耳邊說話。

  「先生,需要點飲料嗎?」

  不知道龔宇是否真的聽到對方說什麼,只是無力的點頭。職員在旁邊拿起一樽礦泉水扭開喝了一口,以嘴對嘴的方式送到龔宇口中。

  舌尖在水中互相交纏,相方的身體同時被人搖晃著,帶著二人餘溫的水在唇瓣的雜合間流下。

  「也給我一口水好嗎?」

  「嗚……」

  職員再次往嘴裡灌水,擡頭越過龔宇吻上男子的唇。

  「啊嗄……啊……」龔宇大口大口的補充失去的氧氣,男子在身後的抽插沒有間斷,原網頁已由百度轉碼以便在移動設備上查看他感到對方的胸肌正貼在他的背部前後磨蹭,身下的分身被套弄。龔宇的清明漸漸被慾海沖走。

  職員的蜜色胸膛離他臉很近,緋紅的乳誘惑著他前去舔弄啃咬。這舉動令職員興奮得弓起身子,胸口送到龔宇口中讓他更方便吸吮。

  「唔嗚……啊!」男子鬆開職員的唇讓他發出淫蕩的叫聲。

  「你下面的嘴棒,上面這張嘴也很厲害啊!」男子獎勵在龔宇頸後落下一吻,再讓他轉過臉來親吻他誘人的雙唇。

  「我快……不行……」

  男子發覺龔宇的慾望快要要宣洩,他加快抽插的速度,手伸向連著乳夾的電線,「啪」的把兩邊的乳夾扯下。

  「啊∼∼!」

  痛楚與快感的交替下釋出乳白的淫液,同時抽搐的後庭被溫熱的暖流填滿。

  * * *

  叮!多謝閣下使用『模擬夢境』系統……

  醒過來的龔宇正躺在類似床的儀器中,身體還留著高潮過後的脫力感。

  「您醒了嗎?」純白色的房間一名穿著白色職員服的男子向他笑著問道。他的外貌與夢中喂他喝水的青年一樣。

  「要喝點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