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真的對不起!

               1 回家

  一個人在外拼搏了好些年,深深感到遊子之心終歸鄉土。臨時的決定,我踏

上了回家的路。站在原野之上,看著那熟悉的鄉間小路,有的隻是無比的激動。

不知他們怎麼樣了?

  初中的我們都太小,誰會想到陳磊和我會由勢不兩立而成刎頸之交,又有誰

能想到我們會同時喜歡上一個女孩。世事難料,真是如此!哎!

  畢業時,家�人爲了讓我能考上一所好的大學,將我的戶口靠在了小姨的那

�,高中我便在了上海。這一去便是12年。

  豪華的包廂�,滿桌的山珍海味,陳磊還是那麼的豪爽,哈哈笑著:

  「人終于差不多了,今天不爲別的,就爲這隻北方的狼,人家北京的幹活,

大忙人一個,今天終于算是給弟兄們一個機會見見面,咱們這些初中同學可真難

聚一聚啊,就是趁這給你甄碩接風,才把本城的同學都拉來!沒辦法,還是大家

買你的面子啊!」

  「你們看,這個陳磊還是那一張利嘴!厲害啊!」我笑著拉過了陳磊的話頭

和同學們聊了起來。

  「唉,陳磊怎麼還不開席啊!」不知誰問了一句,這一說我也感到是該開席

了。

  「等人。」陳磊沒有多做解釋。像衆多久別之後的聚會一樣,大家相互間開

始了對往事的回憶和現狀的介紹。

  「玉亭廳,請!」聽到服務員的聲音我看向那�。

  真的沒想到,她會來!原來她還留在這個小城�!

  她還是那麼的黑,一點也沒變,飽滿的前胸和上臂給人一種健碩的感覺,微

有贅肉的小腹凸顯著歲月的痕跡,是啊!歲月不饒人,30的人了,能不發點福

嗎!

  人真的是奇怪,一個好像就要在你記憶中消失的人,當你看到她時竟然會思

緒萬千!這,也許就是人們常說的初戀的人最難忘記吧!

  那天晚上,我們喝的很醉,可是那一夜我沒睡,一次次的輾轉反側,一次次

的念著她的名字—-郝盈。

  第二天,酒醒的我不禁笑著自己昨夜的瘋癲,人家肯定早就結婚生子過上幸

福的生活了,自己這樣太也可笑。接下來的幾天�忙著看望著長輩,享受著親情

的快樂。

  第五天晚上,陳磊派車將我接到了他的公司。用他的話說,兩個兄弟在一塊

好好地敘敘。

  那晚,他帶我到了他常來的一家洗浴中心,洗完澡躺在房間�,陳磊叫來了

兩個小姐,第一次讓個女人給揉腳,感覺真的怪怪的。

  快完時,給我搓腳的小姐問道:「請問先生需要特殊服務嗎?」

  來了,早就聽說很多類似的服務場所有貓膩,果然來了。

  「不用了,謝謝!」把我看成了什麼人,不是陪我兄弟我絕對不會來的!

  小姐們收拾了一下走了出去,「你小子經常過來瀟灑吧,真是奇怪剛才的小

姐怎麼不問你啊?」我隨口說道。

  「我,早就不出來玩……」他的聲音聽著有著一絲絲的涼意,可惜當時什麼

也不知道的我又能從這聲音中聽出多少呢!

  「你知不知道郝盈這些年來過的很苦。」陳磊突然說道。

  「……」我無言語對,這麼多年這是我們第一次相逢。

  「你到上海去讀高中,一去那麼多年,連一句話也沒給郝盈留下,我知道你

是想成全我!可她心�隻有你,傷了心也沒了心思念書,一個人跑到外地打工,

沒幾年父母年紀大了,弟弟又得了一場重病,家境就壞下去了,全指望她一個女

人。可憐啊!」陳磊慢慢的陳述著,我知道他動了真情。

  「她結婚了嗎?現在應該還不錯吧!」我問道。

  「是的,她丈夫是一家公司的老總,現在經濟上沒的說了,隻是可惜……」

從陳磊苦澀的聲音中,我想陳磊絕不像我在那天夜�隻是一時的動情,他還深深

的愛著他。

  「可惜什麼?」我問道。

  「可惜這個男人年輕的時候在外面亂來,結果……」陳磊說到這�停了一下

,似乎是平息一下自己的情緒,「結果沒了能力,孩子都沒能給郝盈留上一個,

眼睜睜是活寡了,又沒個孩子在身邊守著,一個女人,可憐啊!」

  「這樣的男人!」聽了這些我非常傷感,總覺得對于郝盈有著些許的愧疚,

「郝盈爲什麼不和他離婚?這樣的男人值得和他在一起嗎?!」

  「她——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她說,那個男人她還是割舍不下,哎……」隨

著陳磊的一聲長歎,我們沈靜了下來。

  那夜,分別時陳磊告訴我,哪天找個機會讓我安慰安慰郝盈。我想這是我應

該的。

               2 越軌

  天堂歌廳的小包間內,陳磊、郝盈和我挨坐在一曲共唱著一首「萍聚」:

  「別管以後將如何結束,至少我們曾經相聚過。不必費心地彼此約束,更不

需要言語的承諾。隻要我們曾經擁有過,對你我來講已經足夠。人的一生有許多

回憶,隻願你的追憶有個我。」

  唱罷我們仍被這首歌牽動著思緒,昏暗的包間�坐著失神的三個人,許久,

許久。悲、苦、愧。我感受到了陳磊的悲、郝盈的苦,更有自己不告而別而對郝

盈的愧疚!

  呆呆地望著矮幾上橫七豎八的啤酒瓶,一個勁在心�說:對不起啊!郝盈。

對不起啊!郝盈。

  一會後,陳磊又叫了果盤瓜子,和一打啤酒,推說自己公司有事先去一下,

馬上就來,讓我們先玩。我想可能是血性的漢子尤其受不了動情的時刻吧!

  「老同學,你的事我都知道了。」我對郝盈說。

  「你都知道了嗎!這麼多年了,一回來你就全都知道了?!」發覺到自己的

失態,她放低了聲音說:「有機會到我家來玩。同學嘛相見不容易,相互走走才

好。」

  還能說什麼,對這樣一個苦命的女人,你又怎能不給她宣洩,可是後來的話

明白的說明她的心又軟了。

  後來,我們沒有再談什麼,已經沒有必要,對這樣一個堅強的女人與其說一

些大道理來開導,還不如陪著她盡情的宣洩!我倆唱啊、喝啊!一直到深夜!陳

磊過來後我倆已醉的不行,迷胡中好像聽陳磊說到他家去過夜。

  喝過陳磊送來的醒酒湯,慢慢的大腦清醒了一點,他坐在沙發上吸著煙。

  「郝盈睡了吧?你也去休息吧!這麼晚過來吵著嫂子了吧,明天一定要認識

拜會大嫂!」我說道。

  「你去洗個澡吧!這是我的衣服將就著穿。」陳磊所答非所問的邊說邊走到

了樓上。

  是啊,玩了一天一身臭汗確是該洗洗了,我迫不及待的脫光了衣服走到衛生

間,一拉浴簾真個人驚呆了,郝盈蜷縮在衛生間的一角,任憑水從頭上流過。

  浸濕了的薄衣讓她的身體一覽無餘。一股燥熱迅速傳遍全身,陽物也動了一

下,濕了一點。奇怪,今天怎麼這麼沒定力!真是禽獸,我暗罵自己。

  「對不起,我沒聽見水聲。」我竭力解釋,說著便想退出去。

  可我看見了郝盈擡起的臉,那是張淚臉,不住湧出的淚水和澡水夾雜流下,

越過耳根滴落下去。這是多麼可憐的一張臉啊!我愣住了。

  郝盈笑了笑,站起來走到我面前跪了下去,張開小口將我稍有勃起的陽物含

了下去。

  「不!」我抓住郝盈的雙肩無力的推著,可看到她那堅毅的眼神,我無助的

松開了雙手。

  是的,我對自己說我要滿足她。我不知道這�面有多少同情,有多少曾經的

愛,甚至是有多少獸性!直到後來,當一切都清楚的時候我才真實的感覺到了那

確實存在的獸性。

  郝盈真的很用心,她將我並不堅挺的陽物含到了底。

  我知道我的尺寸她會很辛苦,我知道尚未沖洗的陽物會有股啤酒的尿臭味。

  可是她仍然努力著,不久一個碩大堅挺的陽物展現在她面前,口水潤濕的龜

頭紅紅的似乎發出亮光,她擡頭朝我笑了笑,這表情似乎回到了久違了的初中時

代,看她這樣我也略感些許寬慰!

  口交在持續,熱情在燃燒,郝盈的頭在我腰間瘋狂套弄著,我不禁哼哼了起

來,「呃!」我被她的牙齒刮了一下!

  「痛嗎?」她問。我點了點頭,她心疼的捧起了我的陽物,伸出舌頭溫柔的

點、舔、圈、擠,股股快感從脊椎直上,體內的精蟲幾乎要奪路而出!

  我不顧一切的抱起郝盈,喔,心愛的人啊我要爲你服務。

  我將郝盈平放在地闆之上,她的頭靠在牆角,她明白即了將發生的事,嬌羞

的閉上了眼睛,女人真是怪,明明她已吃了你的,可當你準備有來有往時,她還

是擺出了女兒相,也許這就是女人的可愛之處吧!

  微肥的陰阜、倒三角的陰毛抖動著可愛,微黑的陰唇展現著熟婦的魅力,悠

悠玉洞散發出陣陣幽香。唾液暗生,我湊了過去用力嗅了嗅,感到了未有過的刺

激!

  我將舌根蓋住她的陰戶,舌尖貼在會陰處,靜靜的緊緊的不動(謂之溫)讓

她感受著我的體溫,俄頃,順著陰唇溝有力的推了上去(謂之舔),當舌尖陰蒂

相會時,愉快的圈點幾圈(謂之圈)。

  隨後,舌尖一路先鋒而下,先在尿道口調皮(動作爲刺),後又在陰道內玩

耍(動作爲插),出來時不忘上勾挑動一嘗壁肉(謂之勾),最後示威的將舌頭

上的淫液展現給他(謂之挑,即挑逗),雙手也無時無刻不在蹂躪她那一對健碩

的乳房。

  偷眼望去一片霞光已布滿在她臉上,她歪著頭,嘴�緊緊的咬著澡巾默默的

享受著,我愈加的努力,慢慢的她那赤裸的胸部也開始泛紅,我知道她就要到來

了,瘋狂的舔著她的陰蒂,單一、簡短、高頻、有力的舔著。

  到了這個時候隻有這簡單的動作最有效,終于隨著「啊——」的一聲長歎,

澡巾從她嘴邊滾下,晶瑩剔透的尿道口射出長長的尿液,那悠悠美穴也淌出了濃

濃白液!

  我們喘息著,相互凝視著對方。「碩,放進來吧!」

  略微松弛的陰道壁因爲高潮不久還很熱,惹人的小穴恰好和著我的尺寸暖暖

的包裹著我的根給人以無法比擬的愉悅,我快速的抽插著,每每頂向花心。

  看著她微蹙的眉頭,聽著她輕輕的喘息,不禁加快了速度,她竭力地控制著

聲音,可惜控制不了起伏的美胸,更掩蓋不了泛濫的玉穴,高潮過後仍然情動如

斯,可見她是如何的饑渴啊!哎,真的是可憐的女人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越來越大力,越來越快。

  她再次承受不住,陰壁猛烈的收縮著,似欲要將陽物吐出,我也死命抵住,

奮力猛插,巨大的刺激使得她將腰猛的擡了起來,這個時候我也不再謙虛,狠命

抱住她的腰,做著最後的沖刺。

  終于,在我拔出陰莖的一霎拉,她再次狂丟了出來!我也將我的精蟲狂瀉在

她的臉上,她微笑的接受著。

  「都吃了。」我說道,她搖了搖頭而後又像是補償似的包住我的陰莖,清理

個幹幹淨淨!

  從浴室出來,我們早已穿上了衣服。

  「早點休息吧。」她說完便轉身離去,看著她的背影我仿佛感到她的腳步輕

盈了許多。

  那一夜,我睡得很沈。

               3 小窩

  一覺醒來已日上三竿,我懷著對主人家深深的歉意慌忙走到客廳。茶幾上的

煙灰缸壓著一張紙條,陳磊的筆跡。原來他公司有事一早就出去了,早飯已幫我

們安排好了。

  不一會,郝盈也走了出來。粉紅的睡衣薄如蟬翼襯托著成熟女性的魅力,未

帶胸罩的乳房頂著輕紗逗漏著兩點,裸露著的修長美腿體現了萬種風情,嬌羞的

臉上略顯倦容讓人不禁回憶昨夜的瘋狂!

  我是男人,有生理反應是很正常的,面對自己的小弟弟也正昂起頭來無奈的

我如是的想著。

  我們在餐桌旁坐下,開始了早飯。也許是昨夜的瘋狂仍在激蕩著這個女人她

始終靜靜的低著頭吃著早點,還得是我來打破這尷尬的局面。

  「陳磊的夫人也出去了?」很慶幸能找到這個話頭,即能打開局面又顯得很

自然。

  郝盈望了望我,迅速的將眼光收回在自己的碗沿上,良久才擡起頭來,忽而

輕松一笑:「原來你還不知道啊!陳磊的夫人這段時間出差去了。」

  「這個陳磊現在發展的這麼好,怎麼不讓老婆在家�享清福啊。」看來這個

話頭確實不錯。

  「呃,嗯。」郝盈思索著要說的話,「他愛人是幫他管理著業務呢,陳磊主

管開發,他這個人啊也挺累的,不幫著點不放心啊!」

  「聽你這樣說他們夫妻一定很和睦吧,你好像也和嫂子挺熟的嗎。」感覺郝

盈不像是說別人,倒像是說自己——我的思緒開著小差。

  「是啊——」郝盈笑了一下岔開了話頭,「不說這個了,說說你吧。」

  郝盈和我愉快的談了起來,看著她美麗的微笑,聽著她動聽的聲音,我感到

她似乎暫時忘記了自己的悲苦。哪怕就爲這一刻,要我做任何事,我也會去做。

  一個背叛了妻子的男人,一個沒了能力的男人啊你爲何就不能好好地疼惜自

己的女人呢!我竭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避免談論到郝盈的丈夫,努力將這點

快樂持續下去。

  中午,陳磊回來了,我們三人愉快的享用著午餐。席間陳磊邀請我在城�玩

上幾天,還說接我到他公司附近的賓館安頓下來,據他說這樣做是因爲方便和我

見面,畢竟他的家在較遠的別墅區。對他熱情的邀請,周到的安排我還能說什麼

呢。

  接下來的幾天�,郝盈承擔著導遊的角色,帶著我在這個即熟悉又陌生的城

市�到處遊玩。到了晚上,郝盈仍在賓館�陪著我,我也實在不忍心趕她回去。

  我們相擁而眠,相互傾訴但卻一直小心翼翼的避免著話題的某一禁區。當能

說的都已說過時,我們的話題慢慢轉移到了性的方面。

  我們互談著各自的性感受,性傾向和性經曆。我了解到郝盈在性的方面即是

熱情的又是傳統的,而郝盈也知道了我所追求的激情與奔放。慢慢的她開始學會

了配合著我或說是刻意迎合著我。

  說來真奇怪,過來賓館原本是爲了方便我和陳磊能隨時會面可事實上倒成了

我和郝盈的安樂小窩,陳磊隻是偶爾出現一下看看我們還需要些什麼,雖然他什

麼也沒提,但他一定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倒是想和他解釋些什麼可又不知如何開口。如果他是我,相信他也一定願

意像我這樣做的。

  這天下午,郝盈說她有事離開一下,恰好陳磊過來拉我去喝下午茶一下午也

就對付過來了。吃完晚飯我獨自一人回到賓館,說真的還有點想郝盈了,不知她

今晚還過不過來。

  隨著開門聲,郝盈的聲音傳了過來:「吃過了吧!」

  「嗯。」我回答著,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還是回來了。

  郝盈站在我的身邊輕輕的說:「去洗洗吧。」

  這是一種包含特殊意味的聲音,相信每一個成年的男人都會懂得它所代表的

意義。我快樂的像個孩子!

  當我赤裸著走進臥室時,郝盈也躺在了床上,身上一絲不掛。

  我在她身邊慢慢側躺了下來,她一把抱住了我,緊緊的我們相擁,相互感受

著對方的體溫,我托起她的下顎,欣賞著她,似乎今天她特別的激動,身體微微

的顫抖著,一行清淚流了下來。

  我翻到她的身上默默地吻著她的臉,輕舔著她的淚水,在她的耳根竭力地用

我的舌頭來安慰著她。

  「碩弟,今天我要把自己全都給你。」

  喑喑的聲音幾乎細不可聞又是那麼的清晰,看著她早已緋紅的臉,我知道她

已動情,右腿也感受到她小穴業已濕潤。

  剎那間我的心隻剩下一片愛。我細心吻著她的頸,她也稍稍昂起了頭配合著

我,多麼細嫩的皮膚啊,似乎我吻到哪�,紅暈就會出現在那�,這麼多年了保

養的還是這麼好!

  吸允著美人骨,輕揉著乳房。

  「大力一點。」郝盈嬌羞的對我說。

  聽到這樣的指示,我將她的乳房連根捏起,黑黑的乳頭被擠捏的不斷抖動著

可愛,我感到自己的耳根已在發燒,一口猛吸下去。

  「啊——好爽!」郝盈鼓勵著我,我也毫無保留的在她的雙峰肆虐起來。

  我親遍了她的每一寸肌膚,順著誘人的胴體親了下去,來到了神秘的三角地

帶,撥弄著她的陰毛,痛吻著她的小穴,展開各種招數,最後像親吻一樣地吸允

著,品咂著,吞咽著。

  郝盈哼哼的喘著氣,不時的叫著:「好爽——好爽——」

  也真難爲她了,這樣女人做愛時本是強忍著不出聲的,現在爲了配合我的愛

好才生蘇地叫著淫聲,除了叫「好爽」之外,還能想出什麼詞來!

  「說,碩弟吃的好不好?」還是加強一下引導吧,我想。

  「好——」郝盈嬌羞的回應著。

  「還要不要吃?」我得寸進尺的說。

  「嗯——還要!」很明顯郝盈的進步很大。

  很快,她發出了「噗噗」的聲音,我知道這是陰道排出氣體發出的聲音。

  「什麼,你還頂嘴?」我故作兇狠的說。

  「沒有。」郝盈迷惑的輕聲解釋道。

  「沒有!那你下面怎麼說不不啊!」郝盈沒有回答,隻是甜蜜的笑了笑。

  停止了對小穴的進攻,我將她的臀部擡了起來,讓她的菊花在我的面前展露

無遺,也許是第一次直面人類,它不習慣的緊閉著,內卷著,想起郝盈全都給我

的話,我瘋狂的用舌根舔著菊眼,那絕對是重點進攻!

  很快,它敗下陣來,松弛下來的菊肉和外翻出來的折皺微微地蠕動著,被唾

液浸濕的它們一閃一閃的煞是惹人愛,菊眼上的唾液也隨著菊肉的蠕動被一點點

吸進去,看著這淫蕩的一幕,我興奮到了極點!

  我的馬眼又分泌出一滴無色透明液體,整根陰莖挺的筆直。

  「碩!我今天灌腸了!」不知爲什麼此時的郝盈竟然非常鎮定地說出了這麼

羞人的話,「�面是幹淨的,來吧!」

  我的後頸使勁的向後挺著,淫靡的場面滌蕩著我的全身,「騷逼,我要幹死

你!」不知爲何我居然說出這樣粗俗的話。

  我調整著郝盈的姿勢,好讓她的菊眼更加的松弛,隨後腰身一挺,將龜頭送

了進去,絲毫也沒有猶豫。

  「啊——疼,好疼。」郝盈膽怯的看著我說。很顯然這是一塊處女地,未經

開發的它怎能經受我這辣手摧花的狠擊,剛才的我實在太興奮了,忘記了溫柔。

  「別怕,我會小心的。」我安慰著郝盈開始了慢慢而堅定的推進,郝盈咬著

牙關,雙眼溫情脈脈的望著我。

  第一次肛交,在劇痛面前居然身體能夠保持不動,我知道她付出了最大的努

力,也作出了巨大的決心。

  我的雙手拵在床上,箍著她的兩腿,固定她的姿勢,不斷地挺進著,真的很

緊,開始的潤滑很快過去,越往�面越是幹燥,蠢笨的女人啊,爲什麼自己偷偷

去灌腸,時間這麼久了能不幹嗎!

  清晰地刮痛一陣陣傳來,痛也是一種性的感覺。這樣的痛刺激著我的興奮,

我再次失去理智將我剩下的5厘米直貫進去。

  「啊——」慘叫的郝盈幽怨的望著我,豆大的淚珠從眼角滾落,雙腿不自覺

的向前挺我狠狠的箍住了它。再也不能這樣了,我暗暗告誡自己,在郝盈的身體

�開始了很淺的抽插。

  「肛門流油了吧!」感覺到了順暢,我輕輕的問道。

  「嗯!」郝盈嬌羞著道。

  我慢慢加大了抽插的幅度,郝盈嗯了一聲,那樣子好像是她感到很奇怪。

  「是不是肛門也很舒服?」我問。

  郝盈給了我一個肯定的答複。

  我高興起來,逞能似的加快了頻率,當然嚴格控制著幅度,漸漸地我的抽送

可以遊刃有餘起來。

  郝盈的雙手也摟住我的背溫柔的輕撫著,安詳的閉著雙眼偷偷的享受著。

  相愛的人們啊,你們一定要記住,當你們第一次肛交的時候,一定不要有太

多的拔出插入,那樣會很痛,記住插入之後保持在�面抽送。

  我的呼吸急促起來,深深喘著氣,郝盈睜開眼,小手握住了我的,「別急,

那�還要!」

  「啊,不衛生!」我堅決的搖了搖頭。

  女人的陰道是個嬌嫩的地方,我怎能容許自己在她那�胡來。

  「沒關系,我有辦法。」郝盈說著跪爬起來,扶著我的陰莖張開了小嘴。

  「不行,很髒的!」我讓了讓。

  她擡起頭說:「你不是告訴我,坐愛的時候不要想得太多,享受就好嗎?」

  看著她那舒淇般的性感嘴唇,我沒有再堅持,說實話對于這種嘴唇我一直認

爲是天然的口交嘴,隻要你望一望就會想把自己的陰莖插入。

  沒有什麼花哨的技巧動作,隻是單一的吞吐著,她的唾液順著我的陰莖流下

去,掛在陰囊上,很長很長,凝聚成一滴滴落下!

  忽然她吐出了我的陰莖,將臉貼在我的肚皮上輕擠著我的根慢慢向下滑去,

她用舌根細膩的舔著我的囊,原來是這麼的舒服,我輕撫著她的頭,愛憐地看著

這個女人。

  「可以了。」郝盈輕聲對我說。

  「可以什麼?」我突然想使使壞。

  「你說呢?」嬌羞的眼神一翻。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可以什麼?」我繼續著我的惡作劇。

  「快插進來吧。」郝盈抿了抿嘴。

  我決定將「壞——樂」進行到底,「什麼快插進來啊,說清楚啊!」

  「唉,真拿你沒辦法。」郝盈徹底的投降了:「好碩弟,快把你的大雞巴插

進來。」

  「收到。」我勝利地回答道。

  呲的一聲,我整根插入,滑滑的壁肉緊裹著陰莖,圓圓的花心緊扣著龜頭,

我深吸一口氣,開始了大幅度的高頻的抽插,每一次都是盡出,每次都是盡沒,

啪啪的肉擊刺激著我的神經。

  「啊——啊——」

  「幹死我,幹死我!」

  「好舒服,好舒服!」

  開始郝盈還這樣的亂叫著,漸漸地她不再出聲了,隻是用舌頭亂舔著自己幹

燥的嘴唇,看著她迷離的樣子,我充滿了征服感。

  「要丟了,要丟了!」

  聽到她急促的這樣說,我老實的將陰莖放在她的陰道�面快速的抽插,要知

道關鍵時刻一定要配合!

  陣陣蠕動的陰道壁狠狠夾住我的陰莖,我也大力的往�推送,一股股熱浪噴

灑在我的龜頭之上,我知道她瀉了,一種湯湯的通泰感從陰莖傳遍全身,我加快

了速度,隨著一聲悶哼,我也在�面爆射而出!整個世界清靜了……

  我們躺在床上休息著。

  「你到哪灌的腸?」我問道。

  「家�。」說著郝盈躲到了我的懷�,告誡的對我說:「告訴你以後可不準

你那麼猛,要是撞在大腿上,還不受傷。」

  「沒事,我盯著洞口呢。」我幸福的回答著。

  後來的幾天�,我和盈一直在一起,我們嘗試著各種姿勢,努力的將性愛推

向淫靡的高峰,而最不該的是我每每射在了她的體內,而她卻默默地接受著。

  離別的那天,我和她來到了陳磊的家�,心事重重的陳磊還是熱情的接待了

我,奇怪的是我在他家�看到了一根大號的針管。

  陳磊和郝盈堅持送我到車站,在火車開動的那一刻,郝盈追趕著火車,淚流

滿面,大聲地喊著:「下次回來,一定還來我家玩啊!」

  整個世界都在旋轉,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切都已明白,陳磊的夫

人就是郝盈,郝盈的丈夫就是陳磊,而我勾引了二嫂!我怎麼會是這樣的一個人

啊!我怎麼能做這樣的是愛!我怎麼對的起待我如手足的陳磊啊!大哥,這叫我

以後如何面對你啊!大哥,真的對不起!

               4 後記

  這個世上有一種人,是一棵樹吊死的,或說是認定了一件事就是九頭牛也拉

不回來。郝盈絕對是這種人。

  當我還在上海念高一的時候,傷透了心的郝盈獨自一人開始了漫漫的打工之

路。在家庭的巨變重重的壓向她的時候,他找到了她,關心支持著她,而她卻一

直思戀著少不更事的我。這深深的刺激著他。

  終于在一天的晚上,醉酒的他強暴了她。他跪在她的面前求著她的原諒,而

她也知道他是真心愛著她。早婚他們本該幸福。可是倔強的她始終不能忘記我,

常常在睡夢中呼喚著我的名字。絕望的他終年酗酒,毫無床第之歡的他終于習慣

了風月場。于是,大禍釀成。

  他哭求著她離開他,而她這時才真正認識到他是自己丈夫,是自己的親人。

他們相擁大哭!他們離開了那個讓他們後悔一生的城市,回到了家鄉,開始了艱

苦的創業路。

  成功後的他們有了一切,卻再也不能擁有自己的孩子。

  每當陳磊勸說郝盈領養一個時,郝盈總是流著淚說:再去治治看。可是陳磊

很清楚不可能了,直到我的出現,陳磊有了自己的主意,他知道如果讓郝盈懷了

孕,她一定願意是和我。于是他勸服了郝盈,一起設計了一切。包括那加了料的

醒酒湯。

  當陳磊來信告訴我這一切時,我才從深深的愧疚中站起來。

  09年7月,孩子滿月,幸福的一家邀請我去喝滿月酒,還要我一定做孩子

的幹爸爸。

  我快樂的擰著皮箱,走進了飛機場。皮箱�裝滿了孩子的玩具和一堆器物,

其中還有各種型號的針管。

10月最新活動,歡迎點選,即可進入參加

        即日起~10月22日【 活動】【卡通人物OS創意賽】

            即日起~10月23日 【活動】【真的好傻好天真 】

                即日起~10月26日【 活動】【蜜桃+小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