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卿墮落半生憂,半是迷茫卿何愁

               (第一章)

                回 歸

  淡藍色的集成吊頂,亮白色的辦公燈光,從被擦得像一面鏡子般的大理石地

磚上倒映而出,散落在一旁的黑色烤漆鋼琴面上,斑斑駁駁。

  偌大的空間,除了從底層大廳荷花噴水池的「嘩嘩」流水聲透過天井直傳到

建築的頂層,這一刻再無其它的聲音。如此壓抑的氣氛,映照在一大群俯首側耳

貼在刻著「問塵」字樣會議室大門旁的員工身上,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生怕錯

過裡面一絲的聲音。

  突然,緊閉的會議室大門打開了,迎面走出一個面帶微笑的中年男人。正貼

在門上的兩個認真偷聽的人措手不及,一個趔趄,差點撲倒在地。

  中年男人顯然也沒有料到門外聚集了這麼多人,楞了一下,微笑的面龐轉而

變成眉頭略皺,生氣了。「都幹什麼呢?都趕緊回去工作!」他盡量壓低聲音,

但透出威嚴的訓斥,面前的人群一哄而散。

  「李總,是柳總回來了嗎?我們都聽到他在講話!」還是有膽子大的貼了上

來低聲問道。其他人的耳朵瞬間支了起來,走回工位的腳步也慢了下來。

  「……」

  「李總,您快告訴我們吧!所有人都期待著呢!您知道,我們這些老員工哪

個不是老董事長親手栽培的,柳總回來掌舵,我們能不激動嗎?楊之虎他也有今

天,他活……」

  「打住!」

  「該」字沒有說完,中年男人已經打斷了他的話,走到電梯旁的腳步停了下

來,伸出手在向下的按鈕上點了一下,然後低下頭繼續沈默了。

  「叮咚!」電梯門開的一剎那,中年男人擡起頭,臉上的陰霾已經消失,帶

有幾條淺淺皺紋的微笑爬了上來。

  位於辦公樓一層的電子大鐘指針,定格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三點

一刻。

  「柳總他回來了!這次,你們能安心工作了吧?」

  短暫的安靜。

  「耶!」

  「我操!太好了!」

  「柳總回來了!」

  「終於回來了!」

  人群瞬間沸騰了,幾個離得對話近的人忍不住大聲的說出口,隨即又意識到

大聲喧嘩的後果,立刻做出噤聲的動作,縮了縮脖子,向其他人吐下舌頭。

  在場的所有人興奮極了,男人豎起手臂,捏緊拳頭,用力的晃了又晃。有幾

個女人似乎還不相信,手捂著臉只露出兩隻眼睛,但她們的眼睛已經洋溢著止不

住的笑意。

  與此同時,在李總的電梯門緩緩關上的同時,大家的身後,「問塵」會議室

裡傳出了激烈的掌聲,隔著牆,傳到眾人耳中,環繞在整個辦公樓中……

                追 憶

  柳生走出柳氏集團總部辦公樓時已經是傍晚了,太陽的餘暉還攀在西邊的雲

後,努力釋放出最後一絲熱毒。北方的霧霾,像一層厚厚的棉被,空氣刺鼻,甚

至讓漸漸黃昏後的環境依然悶熱、壓抑。

  「都過去了!過去了!」柳生甩了甩頭,心中默默對自己吶喊。

  下午走過員工辦公區時,所有的人報以的微笑、振臂、鼓掌聲是柳生現在打

起精神的良藥,像炎熱夏日裡的一絲涼風,清爽得無與倫比。

  走到停放在停車場的奧迪車前,柳生忽的想起了什麼,伸手摸了摸,從褲子

兜裡掏出了手機,翻了一個電話號碼,撥了出去。

  「喂,王隊,我小柳。」電話那邊傳來嘈雜的人聲讓柳生皺了皺眉。

  「啊,你那邊怎麼樣今天?沒有人鬧事吧?」

  「股東大會結束了,我回來繼續接任董事長。」

  「這就是你的公司,這就是你應該得到的。接下來你們公司的事就不是我這

個警察能摻和的啦!對了,楊之虎那小子今天也在場?」

  「他沒來……」柳生停了停,電話裡越來越嘈雜的聲音讓他不得不換了個耳

朵接聽:「不過,他來與不來,結果都是這樣了,董事總經理的位置註定不是他

的。」

  「你們把他除名了吧?……對,在這裡簽字。小劉,帶他去審訊室!」

  「是的,公司不可能再容得下他。王隊,你還是那麼忙嗎?我本來想請你去

吃個飯……」

  「唉!你也聽到我這邊了,最近有好幾個案子壓著,上頭一直催,兄弟們都

累著呢,吃飯,改天再說。你應該多陪陪你老婆,楊之虎這個混蛋害得你們還不

夠啊?聽我的,兄弟,回家趕緊維繫家庭去!」

  「……」

  「哎,我說,你聽著沒?」

  「在聽。」

  「趕緊回家,別的我就不說了!你的事,哥哥我永遠替你保密,也永遠站在

你這邊!」

  「謝了王隊!」柳生心頭一熱。

  「別扯淡,趕緊回家。我掛了啊,等我閒了到你那喝茶去。」

  掛了電話,坐進車裡,柳生打開副駕的儲物格,從裡面拿出一個禮拜前王隊

交給他的移動硬盤,手掌慢慢在硬盤上摩挲而過。這裡面,記錄了他所有的不堪

回憶。

  柳生點了一根煙,深深地吸入,讓煙霧在肺裡停留,三年前的種種,又浮現

在他腦海裡……

  柳生的父親,柳翰瑞,九十年代白手起家,創建了一個建築裝飾的公司,經

過三十多年的發展,已經成為一個具有千人規模、幾十億資金的集團公司。柳生

從小就在父親的公司長大,看著從三、四十人的工人組成的施工隊,直到現在的

龐然大物。

  大學畢業後,柳生進入父親的柳氏建築裝飾公司,除了設計不懂以外,擔任

營銷方面的助理,十年磨一劍。

  二零零九年,也就是三年前,父親退居二線不再管理公司,作為點名的繼承

人,集團的股東大會暨董事會上,全體董事通過柳生接任董事長位置。

  作為一個年輕人,三十一歲的年齡正是熱血澎湃,大刀闊斧的帶領著集團改

革、打拼。由基層做起的柳生,在公司裡有很多很多朋友,他當任董事長後,大

膽任用了很多基層有想法有見識的員工為管理者,公司也朝氣蓬勃起來。不到三

個月時間,公司的盈利增長了五個百分點,得到了股東們和內部的大力認可。

  就在這個時候,柳生父親把自己的戰友兒子推薦到了公司,並讓柳生給他在

設計分公司任命了副總一職。這個人,叫楊之虎,成為了後來柳生三年噩夢般生

活的魔鬼。

  當然,不止他一個人。

  那是一個淫靡的夜晚。

  還在辦公的柳生接到自己的死黨,從小的哥們——郭鵬飛的電話,約他晚上

一起吃飯。

  郭鵬飛畢業之後一直與女友趙若雨在一起,沒有工作,聰明的他不願意去打

工,一直勵志要開一家自己的動漫公司。這個飯局,就是他邀請柳生到場,勸說

柳生能夠幫助他一把,入股自己的公司。

  柳生對好哥們的人格是一百個放心,也沒有過多的猶豫,甚至還驚訝於他終

於不再光思考,肯動手去做事情,爽快的答應入股,支持哥們的事業。

  席間到場的還有一個在某銀行工作的行長王林與其妻子王夫人,他是郭鵬飛

在一次動漫展會上認識的。王林夫婦的孩子喜歡動漫,他們去參加,和郭鵬飛閒

聊認識,並結識為朋友近一年。

  柳生對王林的妻子王夫人很是關注,在郭鵬飛和王林聊天的時候,總是禁不

住眼睛瞟向對方。

  原因有二:一是王夫人的打扮成功吸引了柳生,她三十六、七的年齡,成熟

美麗。羊脂玉般的皮膚,從一身黑色帶有淡淡透視效果的連衣裙中隱隱露出,衣

領處恰到好處地開了一個V型,一抹隱約可見的乳溝,在其不經意間夾菜、舉杯

時的晃動。偶爾的驚鴻一瞥,柳生還能看到約三分之一的鼓起從側面跳出來。

  柳生很口渴,酒精的緣故吧!

  第二個原因引起柳生注意的,是王夫人在某個時刻向遠處擡頭後的舉動,從

那一刻起,王夫人的視線就總是時不時的瞥往她看向的那桌客人,言語也少了,

像是認出了人,有心事。

  柳生甚至也裝作不經意,扭頭向王夫人看的方向看了一眼,可惜的是,他什

麼也沒看出來,遠處的一桌人也在有說有笑的吃飯。

  王林的酒杯又向著柳生敬了過來,柳生賠笑,端起杯,乾了,接著專心的和

王林、郭鵬飛交談起來,誰也不知道王夫人起身,更別提她只是附和般說了句:

「我去弄些水果,你們先聊。」

  柳生眼角的餘光看見王夫人起身離開餐桌的幾秒鐘,旁邊那桌客人面向自己

這邊的一個人也站了起來,隨後繞過兩桌客人,快步跟上了王夫人的背影,兩人

消失在視線死角,直覺告訴柳生,不正常。

  柳生不敢擡頭太過專注的盯著兩人離開的方向,他怕引起面前二人的注意,

那樣太不禮貌了,別人正在饒有興緻的說著關於貸款方面的事情,而自己卻完全

沒有注意聽。

  「我去趟洗手間。」找了個藉口告知二人後,柳生起身詢問服務員洗手間的

方向。剛好,就是王夫人和那個陌生男人消失在自己視線的地方。

  在相對的男女洗手間門口,柳生還特意停下腳步,聽了聽,沒什麼特別的聲

音,才推開男賓的門,走了進去。

  沒什麼特別,一個餐廳的服務員正在小便。柳生解開褲子掏出小弟也對著小

便池開始噓噓,他擡頭,迎面撞上這個服務員回頭向後凝視然後扭回頭的目光,

那眼神裡帶著的是興奮,還有慌張。

  順著服務員的視線,柳生也回頭看了一眼,一扇關著的提供大號的門,沒有

什麼特別。再次看了一眼服務員,他不吭一聲,嘴巴卻朝門下努了努。柳生再次

回頭,略微低下了一點身子,看清了,那是一雙男士皮鞋,怪異的是鞋頭沖裡。

  如果是因為撒尿對著馬桶,不足為奇,可是柳生明明只聽到了自己和服務員

兩個人「嘩嘩」的尿聲,那麼,裡面的人就沒有在尿!柳生的心瞬間砰砰直跳。

  就在這時,這個乾瘦乾瘦但身高足有快一米八的服務員提上褲子,轉身對著

柳生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後碰了一下柳生的肩膀,用手勢打出「跟我來」的姿

勢。柳生腦子一片空白,提起褲子就跟這服務員往洗手間門外走。

  可是,讓柳生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服務員在洗手間門後面那堵牆上的把手上

一拉,一間隱藏在洗手間門後的儲藏室頓時洞開,隨後邁步進去。這儲藏間的門

外面和牆磚就像是一體的,不注意看的話,斷沒有可能會想到這裡還有個門。

  『我靠!這也行?』柳生心裡大叫。

  跟著邁進這不足兩平米的小黑屋子裡,服務員反手「砰」的一聲狠狠把門關

上,隨即長出一口氣,用比蚊子還小的聲音對柳生道:「大哥,讓你看看活春宮

是啥樣的!」然後像是用盡渾身的力量,提著門把手,極慢極慢的又把門推開了

一個在柳生感覺甚至連一根針都插不進來的小縫。

  「這他媽讓發現了該!」柳生氣急敗壞,但聲音也是壓得極低。

  「放心,我們這個儲藏間都是放清理衛生間工具的,只有員工知道,一般人

看不出來。噓……」

  柳生知道,關門的聲音是為了讓裡面的人以為人都出去了的錯覺。還沒等柳

生蹲下身子從那道蒼蠅都飛不進來的門縫裡往外看,一道盡量壓抑分貝的女聲已

經清晰地傳到漆黑的儲藏間裡。

  「振國,你要是再這樣,我再也不陪你玩了!」

  「噓∼∼小點聲!達令,男的都站著尿,我關著門,他們誰沒事往大號跑?

再說了,旁邊都沒人的嘛!」

  話音才落,「窸窸窣窣」的聲音已經響起。柳生可以肯定了,這個女聲是王

夫人沒錯!這簡直是太逗了,出來吃飯,新認識朋友,然後立刻發現朋友妻有外

遇!而且還是在男廁所這麼刺激的偷情!

  「不行,這裡肯定不行……咱們趕緊出去吧,趁沒人。」

  「你給我乖乖的站在馬桶上,保證沒事!小點聲,有人進來立刻停!」

  「唔……我不要……」

  「你蹲好!」

  「不行……唔……」

  一聲強行被插到嘴裡發出的聲音,柳生甚至能夠幻想出,陌生男人粗大的陰

莖,紫紅色的龜頭緊緊頂在王夫人的櫻桃小口上,雙手用力按著王夫人的頭,趁

她張嘴說話間,用力插了進去。

  柳生已經不行了,胯下的小弟已經成功頂起了小帳篷,他感覺站他旁邊的服

務員已經把手放到褲襠裡不停地來回擼動了。

  「咕唧……咕唧……唔……唔……」顯然裡面的男人開始用陰莖在王夫人的

嘴中大力抽插,隨即傳出「啊……」的一聲男人舒服的呻吟。

  「達令,扶著我的腰,我要抓你的奶子!」

  「唔……唔……不行了……這樣好累……」

  「堅持一下嘛!話說,你老公做夢也想不到你這個小騷貨在外面偷吃,更想

不到你今天會在這個地方給我口交吧?」

  「唔……你討厭……咳咳……頂到喉嚨了……咳咳!咳……」

  「哎喲!乳頭都硬起來了!動情了吧?多久沒嚐到我的肉棒了?」

  柳生滿腦子都是陌生男人的手在揉捏著王夫人豐滿挺拔的乳房、挑逗著頂端

已經漲得發硬的兩粒櫻桃。女人用雙手扶住男人的胯,雙腿大開,蹲在馬桶的邊

緣,身上的連衣裙早已被提至腰間,露出少婦特有的性感丁字褲,嘴巴含著粗長

的肉棒,隨著男人的挺動,發出「唔……唔……」既難受又舒服的呻吟。

  「還……還是上次在你家……下面濕了……振國……我想要你插……」

  「寶貝兒,別急,你先給我吹舒服了,我想先射你嘴裡,好嗎?」

  男人陰莖在王夫人嘴裡進出的速度開始加快,「咕唧……咕唧……」的聲音

伴隨著粗重的鼻息。

  「嗯……咕唧……咕唧……嗯……唔……」王夫人似乎也發情了,含著男人

肉棒的嘴裡不時還從鼻子裡哼出誘惑的聲音。

  「我去!寶貝兒,是不是插得你太舒服了?你看你的口水都流下來了!」男

人很明顯在用沾了王夫人流到乳溝的口水的手指揉捏擠壓挺拔的乳頭,滑膩膩的

感覺讓王夫人呻吟的聲音明顯加大了。

  這時,柳生明顯感覺到身邊的瘦猴身體一陣哆嗦,原來這哥們擼射了。『這

是多久沒有碰過女人的身子啊,媽的,才兩分鐘就擼射了!』柳生一陣掃興。

  其實如果沒有這個服務員,而柳生又能夠自己單獨待在這樣一個隱蔽的環境

下欣賞這樣一幅淫蕩的美景,他未必會比這個瘦猴堅持更長時間。

  柳生再次準備把身體壓低側耳去聽時,洗手間的門被猛地推開了!旋即傳進

了外面餐廳嘈雜的人聲,然後走進了兩個聽起來就醉醺醺的人。而他們也根本沒

有留意到在這狹小的空間裡,會有這麼刺激的畫面。

  兩個人說著什麼搞笑的事情,哈哈大笑,隨後就是「嘩嘩嘩」的撒尿聲,柳

生在緊張不要被發現的同時,心裡居然開始祈求這兩個漢子尿完趕緊滾蛋……



您可能也會喜歡
85cc免費影片觀大色網AV網站小老鼠分享成人影片論壇 - 性感比基尼美女視頻 - 色、情片
同城聊天室排行榜色妹妹快播影院可愛動畫小圖片
日本視訊視訊美女自拍直播裸聊的qq群-qq裸聊號碼有那些-成人遊戲
視訊美女meme - 真人秀場在線聊天室搖挑女人視訊網微風免費成人影片
免費視訊辣妹秀d760後宮首頁1069live173首頁
亞洲人體美女 - 視訊情人聊天網免費成人片觀看分享一對一免費視訊
ol制服美女影片金瓶梅成人影片分享網愛聊天室
日本免費視訊網、秀色秀場SM情人視訊網 - 173視訊網免費夫妻視頻真人秀
視訊聊天交友網 - 兔妹妹色色貼圖區 - 情色小遊戲交友app熟女 交友 網站 - 激情情色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