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視頻語音裸聊 - 美女跳舞視訊網站同城裸聊聊天室 - 真人視頻聊天裸聊互動視頻 - 成人視訊秀

賣小薇

感謝大家之前投票活動的幫忙 ! 下面這些連結,想支持就評分,不想也無所謂~

【活動】經典一句就夠!! 【活動】嫦娥奔月,捷足先登【活動】日本爆紅的<<開胸衣>>【活動】犬系VS貓系

(上)

1,賣小薇

辦公室在公司的年終評獎中拔得頭籌。主任覺得應該慶祝一下。大家一致讚成。當下決定晚上去市�最好的酒店開個慶功會。

“老公,”公司�最年輕,最漂亮的賣小薇打電話向她的老公請假,“晚上我們辦公室開慶功會。我吃完飯再回家。。。什麼?你不放心???有什麼不放心的。又不在外麵過夜。。”小薇捂著電話眼睛往四周看了看,發現辦公室的人都在盯著自己。無奈的對大家說,“他不讓我去。”

小顧和小薇被公認是公司�的‘金童玉女’。小薇留學回國後便來到公司�工作。雖然她的父親因為被判刑而家道中落,但是美麗的她仍然是眾多男人們追求的對象。人們甚至認為她父親由於貪腐被免除公職判刑後,家�還藏有大量的金錢。其實,她父親不過是個小貪,貪汙受賄的那點錢都用來減刑了。家�並沒有什麼積存

“我跟他說,”辦公室�另一個女同事趙姐知道小薇的新婚丈夫醋勁很大,一把搶過了小威的電話,“小顧嗎?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封建,老婆在外麵吃頓飯都不願意。要不你也過來。。。”

“別讓他來。”辦公室的老王連忙阻止。可惜已經晚了。

“好嘞。”小顧在電話那頭高興的說。接著把電話掛上了。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了。

“到時候你們便知道厲害了。”經驗老道的老王搖了搖頭說。

事情就這麼定了。盡管後來趙姐也有點後悔,這事畢竟應該先跟主任打聲招呼才對。幸好主任通情達理也沒說什麼。

辦公室的人形成了一個小團體,並沒有中國人中常見的那種傾軋,勾心鬥角。而是團結的和兄弟姐妹差不多。

還有一件事,便是主任與賣小薇之間的曖昧關係。主任看上了賣小薇是不言而喻的事情。他已經數次向賣小薇表達了自己的愛意。但是小薇既沒有表示同意,也沒有表示不同意。女人凡是保持有這種態度的時候便表明這事差不多已經快成了,隻剩下壓垮整隻馬的最後一根稻草了。

“坐我的車一起去吧。”下班後準備去餐廳的時候主任邀請小薇上自己的車。這時天色有點晚了,旁邊有幾個家長正在送孩子去公司對麵的小學校�上補習班。

“我坐老公的車。”小薇萬言拒絕了。

“那我們的事?”主任十分正式的邀請說。

“今天我老公也去,我們不談這個好不好?”

主任一直想楷小薇的油。對這件事她既沒有同意,也沒有拒絕。態度曖昧。所以雖然始終沒有得手,但是主任始終抱有希望。畢竟小薇是全公司頂尖的大美人。盡管每個男人都垂涎於她。但是從沒有人得手。

2,慶功宴

飯桌上的氣氛格外熱烈。飯菜也很給力。

“老王,你開車你可不能喝酒啊。”主任發現老王拿起了手中的酒杯,連忙關照到。

老王無奈的放下了酒杯。交警對酒駕抓得很嚴,這事沒商量。

“別人喝沒關係啊。”主任又對旁邊的人說,“今年你勞苦功高。我也不能喝酒,小薇你替我先敬趙姐一杯。”小趙雖然還不到30,可是主任隨大流,今天竟然也‘趙姐,趙姐,’的喊。

“我喝葡萄酒,”趙姐拿起一杯國產幹紅,和小薇碰了一下杯。然後抿了一小口。小薇也微微抿了一點。

“你們這麼喝酒可不行。”旁邊的老王看不過去了,“這哪�叫喝酒啊。第一杯都幹了。”

小薇索性真的把手中的酒一口幹了,“看。我可幹了啊。你也幹了。酒品便是人品。不許偷奸耍滑。”

趙姐看到躲不開,也豪爽的把一杯酒幹掉了。

“好。”老王在一旁鼓起掌來,“女的要是肯喝,男人多少個都喝不過。”他說

主任也不像平日在辦公室�那麼穩重了,“來,小薇。我以水代酒也敬你一杯。”

“她不能再喝了。這杯我替她喝。”賣小薇的老公小顧連忙伸手,準備拿小薇的杯子。

“啪”的一聲,趙姐一巴掌打掉了小顧的手,“讓她自己喝。你再這樣下次不讓你來了。”

“他不會喝。”小顧狡辯著。

“那也不用你管。”

如果是個男同誌說這種話,賣小薇的老公還可以衝撞兩句,甚至翻臉。借機帶老婆回家。但是趙姐是個女同誌,又都是一個公司的,平時都認識,現在冷不丁的來上一句半句開玩笑的話,如果真的較真人家必定要笑話。將來沒法在公司�混,那她損失便太大了。這家公司不是什麼人都能隨便進來的。小顧隻好收回了手,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的新婚老婆一仰脖子,把酒喝了。

“小薇,跟他們喝,不跟我喝。太不夠意思了。我也以水代酒”老王也來湊熱鬧

“,,”

小顧常在網上看到女的酒後亂性的報道。什麼,‘一個小媳婦喝醉了以後賴在一個男同事的家�不走,要吐。結果男同事也不客氣,趁這女的弄髒了衣服的機會,假裝幫人家洗衣服,當下扒光了女的。在女的的那個毛茸茸的隱秘的地方又親又聞的一通折騰。女的半醉半醒的阻攔不住。讓男人真的把那事辦了。這事本來沒人知道。可是過了幾個月女的懷孕了。算起來懷孕的時候老公正好出差。你說這不麻煩嗎!’

所以小顧暗自小心。自己的老婆也是那種放得開,比較隨便的女人。如果老婆真的醉了,自己還可以把她抱回家去。不讓她和其他男的有可乘之機。

小薇果然不耐酒,剛喝了幾杯紅酒臉便‘刷’的一下紅了起來。過了一會小臉竟然紅的像個小蘋果,人顯得更加俏麗了。

老王看到了,連忙偷偷向下看了看賣小薇穿涼鞋的腳。兩隻小腳丫和上麵露在裙子外麵的小腿都還是白白淨淨的。不由得心想,‘賣小薇的小臉這麼紅;脖子也這麼紅;小腿和腳卻沒有改變顏色;那她身上現在是什麼顏色呢?變色和沒變色的分界線在哪�呢?’

這時老王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女人的身體。這是一個女人衣服�麵的樣子。女人身體上的所有部件都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了老王的眼前。高高翹翹的小乳房;鼓起來,毛茸茸的陰埠;在腰中間有一條分界線,上麵的部分是粉白粉白的顏色;下麵是雪白雪白的女人體。真是可愛死了。

就這樣,整個一頓飯老王都不知道吃了什麼,眼前總是那個女人衣服�麵的樣子。人也恍恍惚惚的。直到‘啪’的一聲主任的手拍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別發呆了。快散攤了。”主任說。

“要不我們唱一會歌去怎麼樣?”吃完了飯老王感到意猶未盡,便建議到。

沒想到一呼百應。

3,KTV

飯店旁邊不遠處便有一個KTV,一夥人也沒有開車,說說笑笑的走了過去。

“歡迎光臨。”這時正是KTV繁忙的時候。進去的人絡繹不絕。兩排KTV公主和王子正在歡迎大家。前麵一夥客人是幾個中年婦女,她們選了一個KTV王子進去了。

“我們去哪間?”主任問大家。

“去那個小姑娘那。”老王眼尖,看上了一個穿圍裙的女孩。小女孩亭亭玉立的特別像賣小薇。“她像不像我們�麵的一個人?”

“還真有那麼點意思。”主任說

小姑娘,就是‘公主’聽到有人建議她了,容不得其他人發表意見,趕快過來拉住主任的手,“大家請往這邊走,,”不由分說便把大家領進了她的宮殿。

“要點什麼飲料?”公主一邊說,一邊蹲在地上熟練的為大家打開屋�的設備,並且開始招待大家。

“啤酒吧。開車的和女士們喝果汁。”

“我們也喝啤酒。”趙姐說

“好啊。”老王很興奮

“我不喝。”小薇有些不好意思。

小顧也在一旁說“別喝了。”

“怕什麼。既然老公在這�,喝兩口也沒關係。”趙姐可不管這些。

如果是男的勸小薇喝酒,小顧肯定會覺得人家不懷好意。可是現在勸酒的是個女的。在這麼好的氣氛中他也不敢太別扭,太另類。隻好由著他去。

小薇的臉蛋更紅了。

‘紅顏色也許都走到毛毛的地方了。’老王心中暗想

“大家想唱什麼歌?”公主正在給大家輸歌,

“主任先選。”老王不失時機的獻媚說。

“誒。”大家開始唱歌後,老王偷偷的把公主拉到一邊,“多少錢?”

“我們不讓幹。上麵知道了要罰錢。”公主羞澀的說。

“看那邊,”趙姐捅了捅小薇的腰,讓她也看到老王在和公主談話。說話的時候老王還不忘拉著公主的小手,同時用另一隻手在女孩身上揩油。

雖然喝的還不算太多,但是辦公室的兩個女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的十分興奮。人家老王明明沒幹什麼,她們兩個卻花癡一樣,“吃吃吃”的笑個不停。笑得渾身上下的軟肉一個勁的亂顫。下麵都擠出水來了。

“多少錢?”老王沒有發現女人們對他的關注,還在追問

公主伸出了五個手指頭。

“三個。”老王說,

公主不同意。

這事終於沒談成。

唱了一會,有幾個家住的比較遠的開始陸續離開了。小顧開始眼巴巴的看著小薇。

小薇知道小顧這是在催她離開,雖然正唱在興頭上,也還是果斷的決定和老公一起回家了,和老公在一起參加活動真的很別扭。男女雙方都不舒服,‘以後不能讓老公參加自己科室的活動了。’賣小薇想

“主任。我們也走了。”小薇拿起了手袋對主任說。

“再唱會吧。錢都交了。”主任說

“不了。一會不好打車了。”賣小薇說著要離開,“咦。我的鑰匙呢?你拿我的鑰匙了嗎?”小薇問小顧

“我怎麼會拿你的鑰匙。”小顧不滿的說。

“下午我把鑰匙放抽屜�了。用你的吧。明天回辦公室再拿。”

“我也沒帶鑰匙。”小顧滿臉窘態。

“老王你開車。”主任等著他們走呢。沒人的時候他才敢問那個公主能不能像剛才老王問的那樣,也讓自己爽一爽。而且他是不會吝惜錢的。見突然來了這麼一出。便為小兩口出主意說,“開車送人的時候帶上小薇。送小薇取一趟鑰匙去。”

猛然聽到主任的話,老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旁邊坐著一個小嫩肉。就跟領導帶小密一樣,,嘿嘿。’

“我和你們一起去。”小顧一聽不願意了,便連忙插嘴說。他心想,‘這不是把小嫩肉往狗嘴�送嗎!’看到回來的時候老王會和自己老婆單獨在一起,他有些不放心,“我有點文件落在我的辦公室�了。正好一起拿過來。”

“你去我就不去了。”小薇一聽高興了,“鑰匙就在右手最上麵的抽屜�。我再唱一會。等你拿回來後我們一起走。”

“,,”小顧一下讓人家裝進去了。想拒絕連個借口都找不到。但是仍然不死心。因為主任還留在KTV。隻要小薇身邊有男人他總是不放心。“要不一起去吧?”

“又不是打狼。去那麼多人幹什麼?再說人家老王的車也放不下這麼多人。”小微有些不滿意。

“滿了。”老王說。。‘沒有小嫩肉,到、反倒來了塊小鮮肉。’老王暗想。

“要不主任你也開車送人去吧。別讓他們自己打車了。”趙姐仿佛看穿了小顧的心思,對主任說,“我和小薇留在這�再唱會。”

如果這樣安排。小薇便沒有了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的機會。倒是等他們返回後,小薇小兩口會雙雙離開。老王自己回家,這時趙姐便有一段和主任獨處的機會。

看看KTV�隻有趙姐和公主陪著小薇,小顧這才算放了點心。悻悻的和老王一起離開,去拿他那本不存在的文件了。

不過這隻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剛一上車小顧便又不那麼自在了。他的眼前突然浮現出自己的老婆和一個男人鬼混的場麵。隻見那個男人突然使勁的樓主了自己漂亮的老婆。賣小薇幾次掙紮都沒能掙脫,反而被那人越抱越緊了。“老王停一下,我回去看看我媳婦幹什麼呢。”

“真是新婚夫妻日日恩啊。”還沒等老王開口,車�小薇辦公室的同事便開始調侃開了。

“老王不許停啊。”另一個小薇辦公室的同事說。

“小薇現在肯定找了個KTV王子。兩個人正在那�親熱呢。”

“你怎麼那麼多事啊?”

幾個人七嘴八舌的說得小顧有些不好意思,不再開口了。老王自然也不會給他停車。

但是小顧心�的擔心一點都沒有減少,他的眼前再次出現了自己新婚老婆脫光了衣服,扭著雪白的身體與別的男人亂搞的畫麵。小顧的性能力不是很強的那種,要三四天才能攢足了勁搞一次;可是賣小薇的要求卻很強烈。這樣小顧不但在頻率上不能滿足老婆的需求,在強度上也有問題了。

                (中)

  恍惚中,小顧頭腦�的那個王子竟然要求老婆為他唱一支歌。“為我唱一支

‘吻你’。”他挑逗般的說。

  既然大家都說是‘王子’,小顧便接受了這種說法。

  沒想到小薇竟然同意了。而且老婆唱歌的時候竟然眉目生情。不看屏幕,兩

隻眼睛死死的盯著王子。

  “好啊!”小薇的歌聲還沒完全停下來,旁邊的人們已經叫起好來了。

  “既然唱的是‘吻你’。兩個人親一個。”趙姐在一旁說。說著還把兩個狗

男女往一起拉。

  這時,小顧一眼看到那個王子兩腿之間鼓起了一個大包。比自己勃起的時候

可大多了!

  突然,一隻女人的小手一把抓住了王子的那個大包。小顧被嚇了一跳,仔細

一看好像是趙姐的手這才放心。

  “兩個人先摟起來。”這時KTV公主建議說。

  “不許摟他。”小顧說。

  可是沒人理會小顧在說什麼。一男一女兩個人竟然真的摟到了一起。

  老婆的頭放到了KTV王子的肩膀上。她的上半身完全是倒在了王子的懷�。

兩個人的上半身緊緊的貼在了一起。男人的那個大包正好頂在老婆陰部的那個位

置。

  以前小薇也是這麼擁抱自己的。那時候他便覺得她簡直太溫柔,太美豔了。

小顧想到這�心�便更加不舒服了。

  “現在開始親嘴。”又是那個討厭的趙姐。

  自己的老婆從那個男人的肩膀上�起頭來。一男一女兩個人互相凝視著。他

們的嘴唇越來越近,,

  “不能親。”小顧著急的喊道。

  “喊什麼呢?親誰啊?”車�有人拍了拍小顧的肩膀說

  小顧一摸腦門,竟然嚇出了一頭冷汗,“沒,沒什麼。”他不好意思的說。

  老王用他一隻大手拍了拍小顧細細的大腿說,“小夥子。該吃藥了。”

               4、衛生間

  小顧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果然,小顧他們那車剛一離開KTV包間,�麵

便發生了動亂。

  小顧剛一離開,主任便對其他本應該由他送回家的同事說,“你們還是打車

走吧。我怕她們喝多了。看看需不需要照顧。不過明天要是有人問你們,還是要

說是我送的。這樣我也可以報銷點汽油錢。”

  大家表示理解後自行離開了。

  主任看到趙姐喝的好像有點多了,隻顧自己一個人在那唱歌。再一看賣小薇

喝的也不少。小臉紅噗噗的別提多漂亮了,心中不免一動。

  “賣小薇你怎麼不唱歌?”主任知道趙姐在等自己。但是他卻蹭到小薇的旁

邊,緊挨著女孩熱乎乎的身體問到。

  “喝混了。有點上頭。”小薇膩膩的向主任笑了一下。她的眉毛彎彎的,一

對大眼睛這時也睜不開了,彎彎的像兩道月牙,小臉小小的,鼻梁直直的,別提

有多美了。

  ‘要是能摸摸她的眉毛該多好。’主任想著想著坐到了小薇的身旁。偷偷的

拉了拉小薇的手。小薇竟然沒有躲閃。

  “哎哎”趙姐拍了拍話筒,“怎麼沒有聲音了?”她問公主。

  “我去換一個。”公主借機出去了幾分鍾。

  主任借這個機會立刻起身來到了趙姐的身旁,“今晚我和她親熱親熱。你配

合一下。以後我會報答你的。”

  趙姐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一起唱之歌啊?唱‘吻你’怎麼樣?”主任回到賣小薇的身旁向小薇建議

說。看到女孩沒有反對,主人立刻對趙姐說,“停了這個,給我們插隻歌。”

  趙姐見音樂斷了也不生氣,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看著主任和小薇唱了一曲‘

吻你’。

  “好!”當兩個人眉來眼去的,肩並肩的貼在一起唱完後,一邊的趙姐和剛

剛回來的公主一起鼓掌。

  現在輪到趙姐唱了。女人再次走到巨大的屏幕前麵、主任和小薇坐到了後麵

的陰影�。

  “我們去那�麵啊。”借這個空擋,主任指著衛生間的小門對小微說。

  “去那幹什麼?”小薇問。“你想上廁所自己去吧。還拉著別人?”

  “我們真的吻一次。”主任貼著小薇的耳朵說

  小薇明白主任的意思了。她的小臉一下變的更紅了。“我不去。我老公一會

就回來了。”女孩竟然沒有以前拒絕的那麼堅決。這便是機會。

  “他們還要轉圈送別人。一個小時才可以回來。我們十分鍾便可以完事。”

主任死皮賴臉的說。以前兩個人在辦公室�也是眉來眼去的,隻是從來沒有過獨

處的機會。隻有一次短暫的接吻,還被遠處傳來的腳步聲打斷了。不過小薇覺得

那次接吻非常有意思,十分刺激。所以以後再有主任調戲的時候,雖然說得十分

露骨,小薇卻一點也不生氣;也不吭聲,也不跑走。紅著臉聽著。這便鼓勵了主

任的非分之想。

  小薇還要推辭,主任知道時間寶貴,拉著賣小薇便往衛生間�拖。

  小薇雖然稍作了抵抗,卻沒有使什麼力氣,也沒有出聲。兩個人在後麵沒人

注意。不由分說,三下兩下,主任硬把賣小薇給拉到衛生間�麵去了。

  不出聲便是默認。兩個人拉拉扯扯的進了宮殿�的衛生間。走進去的時候。

所有其他的人都像沒有看見一樣,還在那�唱歌。

  進門以後小薇雖然又掙紮了兩下,但是畢竟沒有男人的力氣大。又讓男人把

門從�麵鎖上了。

  這時,賣小薇的思想鬥爭十分激烈,雖然平時主任用言語挑逗的時候她都默

默的接受了。有時甚至還有說有笑的做了回答。但是那都是迫不得已,是因為小

微不願意因此得罪頂頭上司。但是一旦動了真格,她還是有所顧慮的。

  好在賣小薇隻是用手推了兩下,身體擺了擺;並沒有喊叫。甚至趙姐就在外

麵,她都沒叫上‘“趙姐”一聲。隻要她叫了,主任大概隻能停手,起碼要看趙

姐的態度。

  衛生間�傳出了細微的響聲。既有身體的撞擊聲;也有人的喘息聲和哼哼的

聲音。

             5、賣小薇的回憶

  剛一關上衛生間的門,主任便一把摟住了賣小薇。

  小薇的身體這時竟然像沒有骨頭了一樣,沒有任何反抗,而是完全癱倒在男

人的懷�。她的頭放到了男人的肩膀上。

  男人用手輕輕的托起了小薇的頭,用自己的嘴唇貼了上去。兩個人竟然緊緊

的吻在了一起。

  “你躺在這�,幾分鍾便可以結束。”主任把小薇按倒在一個很寬的長凳上。

  小薇沒想到衛生間�竟然有長凳這種東西。還要反抗,卻渾身酸軟,沒有力

氣。

  這張長凳隻有一個成熟女人的跨部那麼寬,上麵簡單的包了一層墊有海綿的

人造革。

  雖然小薇不得不直挺挺的躺在了長凳上。但是她仍然沒有完全被馴服,她一

條腿在凳子上,另一條腿卻在地下,看起來並不是十分舒服。隻是沒有掙紮著要

起來而已。

  連個枕頭都沒有,小薇仰望著衛生間的天花板。還在等待著對自己的強吻,

‘他會先吻我的脖子還是嘴唇?如果吻脖子,千萬不要吻出印痕來;如果他吻我

的嘴,我應不應該讓她的舌頭進來呢?’

  賣小薇的腦海�閃現出上次兩個人閃電般的短吻時的情景。當時隻有主任和

小微在辦公室�。看到旁邊沒有人,主任連忙關上了辦公室的門。當他重新回到

賣小薇的身旁時,突然把小薇麵對麵的擠到靠牆的位置上,用一隻胳膊按在牆上,

同時把他厚重的嘴唇緊緊的貼在了小薇的嘴唇上。直到走廊�傳來了腳步聲。

  小薇還在仰麵朝天的胡思亂想。看不到周圍的情況,也沒有感覺到身邊發生

了什麼。突然覺得陰埠一熱。這才知道褲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拉倒臀部以下,

整個陰部已經赤裸裸的暴露在衛生間�昏暗的燈光下了。

  接著,一個又軟又硬的東西劃開了自己的陰溝。小薇開始還以為是男人的那

個東西,以為主任說的“隻要十分鍾”的那件事情已經開始了。心�還有些惆悵。

但是她馬上通過那個部位的神經組織感覺到,‘這明顯不是男人的那個東西。男

人的那件東西的感覺不是這樣的。’

  小薇�頭看了一眼,男人正低頭在自己的下身忙活著。知道那是男人的舌頭,

同時一道麻酥酥的感覺在順著自己的脊梁骨向上走。這種感覺非常奇妙。

  接著男人來到自己頭部這端,一下騎到了自己的頭上。小薇這才發現,男人

雖然還穿著褲子,卻已經把那個大東西從拉鎖�麵掏出來了。正好放到小薇的嘴

的旁邊。

  小薇感覺得到男人剛剛洗過的,冰涼的龜頭的存在,並且毫不猶豫的把它撥

開了。

  這是她回國後看到的第二個男性生殖器。

  男人沒有理會賣小薇的反對,再次俯身親吻著女人的陰部。強有力的舌頭像

是一把鑰匙,徹底打開了女人的心扉。

  賣小薇發現,這個男人不但精明幹練,床上的功夫竟然也比自己的老公強了

不少。

  “矮油∼∼∼∼∼∼∼”借著酒勁小薇不由的呻吟了一聲。這聲音和她在國

外時的一個好朋友的聲音幾乎一摸一樣。

  外麵立刻有人敲門。“小點聲。”不知是趙姐還是公主在外麵說道。

  小薇頓時閉住了自己的嘴,隻在嗓子眼�發出一種“吭吭”的半哭半咳的聲

音。

  主任沒有任何停頓,仍在努力的調理著女人的陰埠。小薇陰埠上的毛毛們已

經被男人的口水打濕,軟軟的,雜亂無章的緊貼在皮膚上。男人用門齒夾住小薇

的小陰唇,小心的把它們拉展,拉長。再一鬆嘴,“啪”的一聲放它們回去,弄

的女人的淫液四處亂濺。

(下)

“你的毛毛為什麼這麼硬?”男人不解的問道,“你是不是刮過它們?”

“別管它。你快做。”小薇沒有回答。她知道這是因為在吉絲蓮那�工作的時候,每次都必須把那個地方的毛發全夠仔細刮幹淨後造成的。

想到這�,小薇突然渾身一陣抽搐。忍都忍不住。

時間不多,男人看到女人已經有了感覺之後便不再亂問。他直起身子,到水池接了點水擦了擦他粘糊糊的嘴唇。然後迅速拉開了自己的褲子的拉鏈,戴上了一個安全套。

小薇目睹著男人所做的一切,但是去沒有製止。

6,騎馬

一個白白淨淨的女孩赤身躺在廁所�一條長凳上。她的身上騎著一個穿著衣服的男人。

雖然此時男人還沒有進來,小薇卻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陰道內壁在緩緩的蠕動著。除了和小顧第一次的時候,還有在國外的日子�,她還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主任秘密追求賣小薇已經很長時間了。通過工作中不斷的接觸,兩個人互有好感。主人的成熟、睿智很讓小薇有了一種厚實的安全感。而小微與小顧的婚姻則屬於年齡相仿的青年人之間的惺惺相惜,他們之間的共同愛好不多,交流起來還不如和主任有話說。再說主任知道凡事讓著小薇,小顧隻是喜歡一味的爭辯。

現在終於有了機會(其實是借著酒勁給了自己一個放縱的借口),小薇終於敞開了自己的大門。而且是雙重的敞開,即敞開了身體,也敞開了心扉。

男人蹲在了小薇的身旁,用手指輕輕的挑動著女人私處幾塊晶瑩的小肉說,“已經有黑邊了。小顧用的挺充分啊。”男人好像自言自語的說。

“嗯~~~~~~~~~你快點,他快要回來了。他會看見的。”小薇仰望著天花板,用一隻手摸著男人的頭發說。

“看見便看見,我們才是一對。”

“那好啊。你回去和嫂子離婚。要不我跟她說去。”小薇一點不讓

“那可不敢,,”主任這才知道人家小薇也不是個好惹的。

“那你就別噴了。快點”

“你的水怎麼這麼多?”男人還想調戲

“快點吧。他們馬上便要回來了。”

男人翻身跨到了長凳上。岔開雙腿,麵對麵的騎在女人的身上。那個又長又大的東西的海綿頭正好抵在了女人的兩腿之間。兩個人這末互相看了幾秒種。然後男人推著陰莖向前下方插了進去,順著一個漏鬥狀的斜坡準確的進入到了女人的身體�麵。

‘它進來了。’小薇突然感覺到了男人的那根硬硬的東西緩緩的捅進了自己的身體。‘好久沒有這麼刺激過了。’她想

隨著男人的東西在自己的身體�不斷的推進,小薇身體�以前不斷積累的空虛感被迅速的填實了。她的身體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現在在不顧廉恥的追求著更大的刺激。

賣小薇閉住了自己的雙眼,兩隻手垂在身體的兩側保持著身體的平衡。靜靜的體會著這種另類的刺激。甚至輕輕的發出了呻吟聲。她和小顧做愛基本上不會發出任何聲音。“說。你愛我。”小薇要求男人說

“我愛你。我真的愛你。”主任說的好像也是真話。起碼在這一刻是這樣。

由於男人騎馬一樣騎在了女人的身上,他甚至可以看到女人的肚皮在不由自主的蠕動著。於是他停住了身體,用手撫平著女人肚皮上的波浪。

賣小薇此時需要更強烈的刺激,但是想起他中國婦女一樣,不好意思提出自己的性要求,隻能等待對方,看他是否能明白此時女人的需求。

求人不如求自己。小薇從季連娜(小薇留學時的同學)那�學到過這時可以采取的方法。她把自己的手放到了肚皮上,使勁摳著自己的陰蒂,嘴�發出了“嗯,嗯,”的聲音。她已經顧不上害臊了。“OH MAY GOD FUCK ME, KILL ME,,,使勁,,,”賣小薇叫床的聲音十分特別,非常低沈。好像是從她的胸腔�,而不是嗓子�發出來的

男人發現了女人的這個動作和聲音非常怪異,感到非常興奮,“你可夠淫蕩的。竟然自己摳。還喊這麼多洋碼子。這他媽便是你留學時學到的嗎?”男人拿起賣小薇摳自己陰部的那隻手仔細的端詳著說。

賣小薇點了點頭。又把另一隻手放到了同樣的位置。

男人把抓住的小薇的那個手指放到了自己的嘴�。砸吧著味道,“有點酸。”他說。

賣小薇已經顧不上害臊,她催促道,“快點吧,他們馬上便要回來了。”小薇有些焦急,有些害怕;這些焦急和害怕又更加刺激了女人身體的渴望。她小聲的催促道。

男人並沒有立即行動,他看了一下表,“靠,時間這麼快!”他這才大吃了一驚。身體更加劇烈的動作起來。

“哦,你太厲害了。”賣小薇忍不住低聲喊了出來。

“通通通”公主又一次在外麵敲了幾下門,“你們小聲點。特別是那個女的。”

賣小薇的臉一下紅了許多。

這時,小薇身上的男人突然停住動作。小薇感覺得到男人的東西在自己的身體�‘突突突’的跳動著。“抱我。”賣小薇向男人伸出了自己的雙手。然後兩個人緊緊的抱在了一起。

男人故意用自己的陰部緊緊的擠住賣小薇的那�。這是一種很過癮的感覺。

“來。做個記號。”從女人身上下來後。男人還不過癮,在女人汗津津的,雪白的小肚皮上狠狠的吻出了一塊棕色的吻痕。那雪白的小肚皮,讓主任看了還想看,摸了還想摸。沒有個滿足的時候。

“你瘋了!”女孩拼命的捶打著男人的肩膀,“小顧看到了非殺了我不可!”

“這地方他怎麼看得到?”男人耍賴般的說。

小薇頓時覺得男人十分可笑。男人隻要有機會,總要像狗一樣在自己的身體的,隱秘的,不能讓其他人看卻可以讓他自己看的地方仔細的檢查一番。

沒有時間耍貧嘴了。兩個人急急忙忙的各自擦洗幹淨自己的髒粘的私處,匆匆穿好了衣服。

小顧回來的時候看到主任的車仍然停在原來的位置。知道主任已經回來了。‘他不用回來啊。送完人直接回家不就可以了嗎?’小顧滿腹狐疑。

“主任的車剛才停的是不是這個位置?”他對自己的記憶也產生了懷疑。連忙過去摸了一下機器蓋子。機器蓋子好像是涼的。他還想再摸摸主任車的機器蓋子的其他部位。卻被和自己一起回來,剛剛低頭發完一條短信息的老王拉住了。

“別在那亂摸了”老王發現了小顧的疑惑。“趕快進去了。”他大聲說。

“下次我們自己開房去。不要弄得這麼緊張。”衛生間�的兩個人正在急匆匆的穿衣服,男人貼著小薇汗水涔涔的臉頰說。

小薇沒有任何表示。

兩個人悄悄的走出了衛生間,輕輕的坐回了自己原來的位置。主任站在屏幕前,拿起了一隻話筒和趙姐一起唱了起來。

“幹什麼了?這麼半天。要是人家老公先回來了你們怎麼辦!”趙姐小聲的埋怨著。

“你再唱支什麼?”公主問的時候同時遞給賣小薇一盒紙巾。小薇這才知道汗水把頭發都沾在臉上了。於是她感到自己的陰部正在向外麵流東西,好像當年在國外時上班那樣。

正在這時,老王和小顧回來了。

小顧進到包房�的時候,看到老婆正在整理著她的衣服。頭發也散亂了很多。公主站在她的旁邊看著。趙姐也在旁邊捧著一個紙巾盒。小顧覺得這三個人鬼鬼祟祟的。

還不止這些,

公主�頭看見小顧他們進屋的時候被嚇了一跳。好像她已經知道小顧和賣小薇之間的關係了。

另外,小薇的主任雖然在一旁賣力的唱歌,可是他的神情非常不自然,而且也是一頭大汗。唱歌能唱出汗來嗎?

小顧心�好生懷疑。心�頓時像刀割一樣的難受。但是抓賊抓髒,捉奸捉雙。他現在隻是懷疑,沒有任何證據或目擊者。隻是自己的猜忌而已。

7,尾聲

那天晚上回到家�後,小顧像發瘋一樣一把把賣小薇推倒在床上。他的眼前滿是自己老婆光著身子,撅著屁股和她的主任在KTV�亂搞時的情景。自己在老婆對自己是那麼的高傲,但是此時卻象狗一樣的趴在那�任由其他男人糟蹋。嘴�還不停的喊著,“OH MAY GOD FUCK ME I’M YOURS,,,,”

‘不要臉。哪有女人自己喊野男人來肏她自己的!’小顧再也忍不住了。他瘋狂的撲向了自己的女人。

那天夜�小顧連續幹了四炮。女人的陰部紅腫的像個大水蜜桃。大腿上還被掐清了好幾塊。如果在以往,小薇早就不願意了。可是那天夜�她一聲不吭,接受了男人所有的性的要求。

小顧像野獸一樣的瘋狂的肏著自己的女人。在等待重新勃起的時候他也沒有放過自己的女人,而是狗一樣的在自己女人的身上嗅來嗅去。他試圖嗅出其他男人的氣味來。可惜這種自己作踐自己的做法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因為他並不知道他在尋找什麼樣的味道。

這時,女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這是什麼?”小顧突然有所發現,他指著女人雪白的小肚皮上的一處淤青說。這是主任唱歌時在衛生間�在小薇身上用嘴嘬出來的愛痕。

“什麼‘什麼’?”小薇芡起身子看了一眼。這是她這個夜�唯一一次主動的動了一下。“昨天便有了。杯子差點從桌子上掉下去。我一扶杯子,撞到桌子角上了。”這也是這夜在家�小薇唯一的一句話。

“這話你認為能騙過我嗎?”小顧鄙視的說

賣小薇沒有回答。把臉側向另外一邊,再次什麼也不說了。

盡管這天晚上兩個人在一起沒有發生任何衝突,但是緊張的空氣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小顧非常英俊,很多女孩都曾經對他表達過愛意。他又是那種花美男的模式,許多男人也對他表現出了興趣。但是他最終選擇了賣小薇。沒想到人家根本不感恩。‘貪官的女兒就是不識相。長得再好看又有什麼用?’

最終,小顧決定實名舉報。現在反腐這麼厲害,一定要讓她受到懲罰。

單位紀檢主任找到了小顧,“你反應的情況我們收到了。上級很重視,,”

小顧一驚,他原以為上級紀檢會秘密的展開調查,自己的單位�是不會有人知道的。誰想到人家竟然通知自己的單位了。這下有點麻煩。小薇的主任在單位�非常有人緣,業務能力又強。如果其他人知道了,他便不會不知道。小顧舉報這事情恐怕早晚被更多的無關人員了解。

如果同事們都知道了自己的舉報,肯定會對自己產生看法。疏遠自己。在公司員工的眼睛�,這絕對是一個無能鼠輩因嫉妒而陷害有能力,有成績的能人的誣告事件。主任自己更不會放過他

果然,主任很快被停職了。這時的反腐是動真格的。因為被調查的人都證實了,主任和賣小薇之間確實有點不幹不淨的事情。除了賣小薇,主任還和趙姐和其他幾個外麵有業務關係的幾個女人不明不白。

這事不難證實,即便和她們定有攻守同盟,隻要把她們分開,單獨調查。煞有介事的分別對他們說,“對方已經招了。他們都說是你的主謀。”像他們這樣沒有經驗的,兩邊都會使勁的證明自己才是受害者。真相馬上便出來了。

可是給予小顧沈重打擊的是,在新的主任人選產生之前,竟然是老王主持辦公室的工作。還有更可氣的,老王上任伊始便把賣小薇調到了主任秘書的位置上。兩個人天天囚在一間辦公室�。辦公室還老是關著門。小顧一天去好幾次,每次都要敲半天門後,門才會慢慢的開開。這不是把小肥羊送到狼嘴�了嗎?

小顧暫時都顧不上自己的安危了,還是先保妻子的貞操要緊。

小顧找老王理論,老王竟然據此找到公司領導,說小顧跨科室無理取鬧。原主任專案組也因此懷疑小顧以前的舉報很可能多有不實,捕風捉影。完全是攜私報複。準備重新審理。

更為不幸的是。主任被反複仔細調查後發現,他沒有任何經濟問題。生活小節問題不至於開除公職,公司的人都知道他熟悉業務,工作能力強,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打掉了就沒了。而且他離開公司後,很多的業務便麵臨著沒人能做的困難,所以仍被留在了公司�工作。隻是把那個‘主任’的頭銜暫時給免掉了。

當然,小顧也沒有白費力,主任的老婆因此要求離婚。

“活該!”小顧心�暗暗發狠到

外遇的事情板上釘釘,雖然主任隻是打了幾發野炮,對妻子從未變心。但是他老婆仍然覺得像是踩了一腳狗屎。無論主任怎麼發誓都沒有用。

主任幾乎被淨身出戶。一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一個三歲的女兒都判給了前妻。前妻還想要求主任為孩子每月支付生活費。但是財產都給你了,主任當時正在停職檢查,沒有工資。所以這條當時沒判。

後來主人的前妻才知道離婚的,拖油瓶的婦女再婚很不容易。那個媳婦又想複婚,這回是主任不同意了。

後來前妻好不容易降了標準後再嫁了一個出租車司機。沒想到新的老公好賭,輸錢以後孩子天天挨打不說,他還偷家�的錢。最後把主任前老婆陪嫁的,正在升值的房子也給偷偷的賣了。賣房的時候前夫裝修的十分豪華的大房子已經破舊不堪。�麵連件像樣的家具都沒有。前老婆後悔已經晚了。

再說主任這邊。處理後主任沒有被怎麼樣,小顧卻受到了極大的壓力。這時形勢似乎出現了逆轉。雖然大家都不說,可是都猜到了這是誰舉報的。而且整個公司上上下下都開始談論小顧的媳婦搞破鞋!在說小顧怎麼不熟悉業務,每天隻知道打扮,卻不會工作。一個業務上的廢物卻告倒了真正幹事的人。這是反腐中經常出現的副作用,至今也沒能得到很好地解決。

“公司可以沒有小顧,卻不能缺了主任!”人們紛紛說。

而這正是小顧最初想避免的。

賣小薇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總覺得背後有人戳戳點點,說她是‘搞破鞋的’,‘千人壓,萬人肏’的公共汽車。和原來的主任,現在的主任都有一腿。所以盡管公司不願意受到小顧的幹擾,可還是接受的小顧的建議,把賣小薇調到別的科室去了。

“是不是你舉報了?”有一天回家後,賣小薇終於忍不住問小顧說。捅破了最後這層窗戶紙。隨後兩人發生了激烈的爭吵。

“我這是為你好。你怎麼不明白?”小顧苦心婆口。可是小薇偏不買帳。兩個人的矛盾越來越大。

一天在一次爭吵中,無法忍耐,又吵不過人家的小顧忍不住打了小薇一巴掌。沒想到賣小薇竟然撥打了110。然後小薇回到娘家去住了。這一年,賣小薇隻有24歲。

小顧拼命的給小薇打電話,想解釋說自己不是故意的。他願意為此道歉。但是小薇不接,最後還關機了。

小顧被離婚了。而且和賣小薇辦公室的主任一樣,幾乎是淨身出戶。雖然他沒有很高的官職,沒有什麼家私。連自己的房頁還沒有買。他也算不上貪腐。但是小顧有家暴的記錄。他到處疑心重重。老婆和任何男人說句話,隻要他看見了便會認為這兩個人關係不正常。很多案例告訴人們,到了小顧這種精神狀態的時候,下一步一定是更加凶殘的家庭暴力,甚至傷害。小顧自己絮絮叨叨,言之鑿鑿的爭辯反倒沒人相信,認為這是一種典型的偏執症的表征。

別人離婚,如果原因是對方偷情,移情他戀;小顧這樣的受害者在分割財產時都會受到法院的照顧。小顧卻什麼也沒有分到。現在的淨身出戶似乎很能說明問題。

小顧不想離婚,但是他不知道怎麼和小薇重新和好。走投無路的小顧上班的時候不工作,跑到公司外麵轉來轉去。思想著是不是應該給小薇下跪。沒想到被兩個趕來的民警叫住了。“你,把你的手從褲兜�拿出來。”警察說

太不巧了,警察竟然從小顧的口袋�搜出了一把磨過的,十分鋒利的30多厘米長的水果刀。

盡管小顧拼命的解釋水果刀是剛才別人借走後剛剛歸還給他的。他把刀磨快隻是為了切水果時用起來比較方便。而且借刀的人也找到了。但是小學校的保安可不這麼想。堅決要求警察把他帶走。更由於以前發生過類似案件,曾經有精神受刺激的男青年突然衝向剛剛放學的小學生,殺害了多名毫無反抗能力的孩子。警察自然不敢怠慢,堅持要小顧陪他們走一趟。沒想到這一走竟然讓小顧走上了法庭。

“我根本沒有準備行凶。是他們誣告。原因是因為我檢舉了他們辦公室的主任。”麵對這公司�人們的敵視的目光,被捕後的小顧在法庭上替自己辯解道。

“誣告?”法官很奇怪

“因為我檢舉了他們。不但沒有獎勵,還遭到了迫害。我妻子為了和他們主任繼續鬼混,所以誣告我想傷害公司對麵學校�的孩子。”小顧有點語無倫次。甚至他想指責誰都不是十分清楚。

“這件事情請我有責任向你解釋清楚。”法官說,“調查過程中你們公司從沒有人提到過你的舉報。反而替你說了很多好話。舉報的事情與本案無關。你自己不說,我都不知道。你們公司也沒有人告發你在小學校門口逗留了近一個小時。是那所學校的門衛一直在注意你的舉動。並且報打了110。他們的警惕性很高。”

小顧這才明白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小顧被公司開除了。他想找小薇複婚,小薇理都不理。電話號碼也換了。

“你還是離開吧。你已經不是這個公司的人了。不然這回我們必須報警了。”公司大門的門衛對小顧說。

小顧終於明白,失去的不可能再回來了。對面就是小學校,他只能選擇離開。

                             



您可能也會喜歡
成人免費黃色電影夜未眠貼圖貼片 - 24h免費成人片試看社交視頻直播社區 - 明星成人色情露點圖片
交友留言板免費線上觀賞色情影片av104影音
168免費視訊比基尼辣妹秀 - ut聊天室私密視頻網愛內容分享
av女優影片免費下載台灣素人色情自拍免費色情漫畫網 - 線上日本A片網站
台灣情人裸聊秀直播齊b超短裙美女圖免費影片jp0
85視訊聊天交友網 - 戀愛ing視訊50點色情交友 - 後宮電影入口 - 真人午夜裸聊直播間55gg成人小遊戲
免費成人卡漫觀賞成人秀場無限制直播間eney伊莉論壇首頁 - 聊性的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