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視頻秀聊天室 - 免費看視訊辣妹聊天 - 在線美女聊天室視頻美女聊天室 - 成人視頻聊天 - 美女聊天視頻直播網站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 - 辣妹影音視訊聊天室 - 辣妹視訊免費聊天室

我在男友背後開始淫蕩二(舊版)

本篇最後由 makeface 於 2016-6-14 18:57 編輯

第二場 – 墮落的始業式

            「小希…」小誠用力地抱緊我、眼神認真地看著我,深吸一口氣像是要告白的初中生,「如果你願意的話嫁給我好嗎?」

            「我?!…我…我…」除了驚訝,這突如其來的問句讓我既羞愧又感動,「…願意…」我緩緩地說出我的答案,但也慚愧低下頭,眼眶泛紅,碩大的淚珠隨著我的臉龐滑下,帶著嗚咽的啜泣聲不能自己。

            小誠將我的頭放在他的肩上,表示用他將用他的肩膀給我這輩子最堅強的依靠,不知我是對自己偷吃的懊悔與慚愧難過,仍用手輕拍我的背部,像安慰孩子一樣的安撫哭泣中的我,以為我是喜極而泣。或許,真正的事實是,那兩種心情繁複交雜在我的心裡。

            清晨,平時運動的習慣使我不自覺的早起,我拿起了一件連身的睡袍穿在身上,睡醒惺忪地往我最愛的陽台走去。這是假期的第二日,那大海像是怕吵醒遊客般,沒有過多的浪聲和浪花,遠遠地可以看到僅有少數的人早起在海邊的公園慢跑,整個城市都仍在夜眠。轉過頭來,看著我的未婚夫正還在呼呼大睡,質樸的臉龐、微微的鼾聲,這是昨日說願意照顧我一輩子的人。

心中的陰影又悄然而出,「我愛他嗎?…為什麼我還會這樣做?…性與愛是分離的嗎?…」吹著徐徐的微風,想讓自己冷靜點思考,「性,是建構在相愛兩人間心靈交流的昇華,然而…,在生理刺激下的意外…,那應該不是愛吧?但又有著讓人難以忘卻滋味…我究竟是?…」我想抹除那陰影,卻怎麼想也想不出答案。「幸好,我目前沒有傷害了誰,就這麼一次…最後一次…每個人一生中,都有自己心中的一個秘密吧?…」就這樣安慰著自己,催眠著自己讓心中好過些。

這個城市的奇妙之處在於,當過了七點後,喧雜吵鬧的聲音就像滾雪球般的越來越熱鬧。接近中午,小誠也起床梳洗了一下,換上較為正式的服裝,而我穿上了淺藍色的碎花裙,戴上太陽眼鏡和淺褐色的肩背包後,頭髮隨性的紮個馬尾,想藉由陽光一掃陰霾,象徵著重新出發。

「小希,今天是要談公事喔!妳確定要跟過來嗎?還是妳想去旁邊的商圈逛逛街採買一下?」小誠擔心我太無聊,想想些可以讓我選擇的其他選項。

我笑了笑說,「沒關係!你放一百二十個心好了,如果真的無聊我會跟你說一聲,這邊手機的網路和電話都辦好了!放心∼」我拍了拍小誠的肩頭,要他專心工作,不再煩惱我的事情,畢竟我以後可是要成為他背後的支柱呢!

「請問是總公司派來的人嗎?」一個穿著俐落素色襯衫和白色短褲的人大步大步地走過來詢問我們。

「噢對!您好,我是中誠,想和您談談潛水裝備的事宜。」小誠恭敬地點了點頭,禮貌的伸出手,微笑面對前方這位跟他差不多高的人。

另一人也俐落的握手回禮,「噢!你好,我叫傑西,華裔美籍,所以不要被我的中文嚇到囉!哈哈∼我就在這兒長大,不用這麼客氣,我個人比較隨性,要不我們今天邊走走邊談談事情,這樣我盡了地主之誼,事情也可以完成。如何?」傑西很熱情地向我們介紹他自己,他理著一個時尚的小平頭,體格比小誠壯碩了一些,在英挺的五官下感覺得出混血兒的味道。

「嗯…嗯好!聽起來不錯!就麻煩你了!…噢…另外,這是我未婚妻小希,如果方便的話她也會和我們一起行動!方便嗎?」小誠似乎找到了一個不錯的選項,立即介紹了站在旁邊的我。

「你…你好!初次見面,我叫小希。」突然被小誠點名,又看到一位狂野氣息的型男,我慌慌張張的回答,介紹一下自己。

「嗯,妳好!哈哈∼當然歡迎啊!雖然重點是公事,但希望我的旅程能夠讓你們感受賓至如歸!」傑西點點頭,開朗大方地歡迎我的加入,而我對他開朗大方,但又帶著東方人特有的謙虛,對他開始有了比較好的印象。

「我們就直接先前往Hanauma,那是這裡潛水必去的景點,公司討論的裝備可以在那測試,來!請先走吧∼」傑西伸出手,彎下腰指出車子的方向,帶領我們我兩個一步步的往他的黃色吉普車那走去。一路上他一邊邊得跟著我們介紹哪一間店是名大於實、哪間店真的是物美價廉或是哪一間店的八卦,一路聽他這樣介紹,對於完全沒有概念的我們兩個只能一直點頭如搗蒜,或是偶而被戳中笑點而捧腹大笑,他的親切就像位大哥哥般照顧著我們兩位小朋友,就像被鴨媽媽領著,不知不知兩隻小鴨子已到了椰樹林立的hanauma。

Hanauma bay,有人稱作恐龍灣,因為面對大海,往右看去的山林真的彷如一隻慵懶的大龍在趴睡。而半月型的海灣充斥著各類珊瑚礁,「哇∼度假啊!」我開開心心地大喊著,拉著小誠的手東指西指。

「我知道你們可能沒帶泳衣,過來吧!那間是我姊開的店,挑件喜歡的,去玩玩浮潛吧∼」傑西就這樣帶著我們選了件泳衣、泳褲、潛水裝備。

「哇!真的嗎?…你人也太好了吧!Nice∼」我大聲歡呼後,就像是賺到便宜的大嬸,我立馬去挑選我的尺寸。我換上了一件黑色的兩件式比基尼,興興奮奮的跑到小誠面前問他感覺如何,只想他先看到最美麗的我。

「嗯嗯,這件很適合你!尤其你的膚色看起來更亮!」小誠換上一件藍綠色的沙灘褲,開心地和我討論。之後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轉頭,「謝謝!麻煩你了!」小誠靦腆的跟傑西說了聲道謝。

「嗯…你們的身材都很好,很相配呢!」傑西很滿意地看著我們,自己也換上了黑白的沙灘褲,「很好,走囉∼趕快去看看吧∼」

我們開心地往前邁步,向著藍藍的大海出發,輕輕走過柔軟的沙子後,「啊∼好冰∼!!」我一腳踏進了海水,被突然其來地溫差嚇了一跳,本能地抓住小誠的手,卻發現他居然沒有反應,隨著他的眼光看去,他居然在看另一位穿著比基尼的外國辣妹。

也許許多年輕的女人,一定立馬甩下另一半的手,逕自離去吧?俗話卻說:時間可以帶走人的姿色,卻也帶來了智慧。我快速的將小誠的手拉進我的胸口,像是個受到驚嚇的小動物,緊緊抓著,讓小誠的注意力回到我身上,畢竟難得展示身材的時刻還要吵架嗎?

「呵呵,沒關係!慢慢來,雙腳慢慢地踏進水裡就會習慣了!」傑西開朗地笑聲,將我當著什麼都不懂的小妹妹一一帶起,讓我覺得窩心又好笑,心中的角落慢慢浮起對傑西的好感。

我們三人一同將頭探進清澈的海水中,「有魚!有魚!噢噢噢!!還有烏龜!不是,是海龜!!!」這樣的美景對第一次的浮潛的我而言太過震撼,手舞足蹈地在水中揮舞,熱帶的小魚從身邊遊過,大海龜慵懶的爬上奇岩俏麗的珊瑚礁,完全是水族館無法比擬的感動。

「小希,這邊的景也很好!」小誠已經往比較遠的地方遊去,大手揮著示意我過去,卻像個孩子般高興地喊叫。

在興頭上的我當然想追上去,「好∼等我∼」說完後,我就用力的吸一口氣,準備用我拿手的蛙式滑行過去,才遊沒幾公尺,「咳∼咳!咳…好…不…舒服!」我完全忘記要先把氣管中的水吐掉,一口氣吸進後馬上嗆到。

這時,一個健壯的手臂扶穩我的肩膀,在我還沒意識過來已經微靠在緊實的胸膛中,是傑西!他一聽到我的咳嗽聲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扶著我,「放輕鬆!妳還好吧?…先不用回答我,我先帶你到岸邊休息!」

他的力氣很大,幾乎可以整個人將我�起,我的腳在幾乎沒什麼施力的情況,就已經被他扶到岸邊,坐在溫熱的沙灘上了!

「小希!小希!妳還好吧?…」小誠也立馬的追了上來關心我的情況。

「她應該沒事,初學者常有的事,休息一下即可!」傑西回答小誠後,不知從哪裡生出來一條毛巾為我披上,「先蓋著!身體沒動容易著涼。」

「咳∼咳∼」我還是無法說話,仍然咳嗽著。但想到我可能要休息好一陣子,於是揮著手示意小誠趕緊去測試裝備,不希望自己影響到了他的工作。

「我…」小誠搖著頭,執意要待在我旁邊。

「哈哈!你去吧!放心!公司還需要你的報告,等你結束,就先回去休息!她我會陪著!」傑西說著也拍拍小誠的肩膀告訴他放心,小誠點點頭,像是說著麻煩你了,便回到海中繼續測試。

「真的很謝謝你!…」可以說話後,我沙啞著喉嚨趕緊跟他說聲謝謝,「我真的是太蠢了…」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心有餘悸,但突然想到在危急的時候被傑西抱著,從沒被他人抱過的我,突然臉頰一紅的低下頭來。

「沒事就好!我可是有救生員執照的!要是你們出了什麼意外,我可就太遜了不是嗎?哈哈哈∼」傑西輕拍著我的肩膀安慰著我。我偷偷地瞄了一下他,也正巧發現他也在偷偷瞄著我的臉龐和我的身軀,我們兩彼此尷尬地轉過頭去,不知為什麼,對他這樣的舉動的我雖然尷尬,但竟然沒有絲毫反感?

不過,很會帶氣氛的他很快的找到其他話題和我聊聊,聽了他許多小時候在這沙灘上的趣事,也和他說說我和小誠間多年交往的過程,當然包括昨天的求婚,總覺得一下子我離他的距離變得好近,在不自覺間兩人的手臂早已緊緊的貼著,就好像許久不見的好朋友。

「測試的還OK吧?」傑西看到心滿意足回來的小誠,右手揮一揮,立刻起身的迎上去問道。

「不好意思,麻煩你照顧小希了!」小誠禮貌的點點頭,小跑步的回來,而傑西扶著我,讓我穩穩地站起身來,說道,「不用客氣,等等晚點我帶些東西去你們那邊吃,今天你未婚妻嗆到是我沒提醒好,這餐就算是我請客吧∼」傑西似乎很熟悉東方人容易不好意思的習慣,不待小誠和我回應,就將我們雙雙推上車,往飯店出發。

「吼!∼今天好累喔!還嗆到,都你拉!怎麼不拉我,突然叫我遊過去!」換好衣服後,我一口氣的趴在床上,用著怨懟的表情看著小誠。

「抱歉…我真的沒想到會這樣…」小誠坐在我旁邊,也一副相當懊悔的表情自責,用手拍拍我的頭,摸著我滑順的頭髮,輕輕的親了我一下,想安撫我心中的怨氣。

交往多年激情總會趨於平淡,但久違的甜蜜感覺從心中慢慢散開,我也俏皮地回吻了一下,看著那呵護的眼神,真希望他現在能抱緊我,也希望能立刻被他佔有,為他和自己留個愛的結晶,以及削減心中對他的愧疚感。

我走下床小碎步的跟上,「你好!…咦? 好香喔!什麼東西這麼香?你到底帶什麼東西,快拿出來吧!」我開心的像隻小兔子,蹦蹦跳跳的衝去抓了那一袋食物。

「小希…」小誠聳聳肩,用著無奈的聲音和表情看著愛吃的我。

「呵呵!滿可愛的啊!那就開動吧!」傑西笑一笑後就邁步走進了這溫暖的小房間。

在我巧手的佈置下,那有鮮紅肥嫩的龍蝦、酥脆華麗的炸牡蠣加州捲、果香四溢的夏威夷凱薩沙拉、鳳梨船鮭魚炒飯以及二瓶沈甸甸的燒酒,對於一位超級愛吃的我來說,每一樣都是我的最愛,巴不得一口氣吃完全部。美食佳餚配上美酒良人,對任何人來說都是相當具有吸引力。在一陣炫風般的掃蕩食物後,我整理好桌子,留下質樸包裝的燒酒,開瓶後,彼此坐下來聊聊今天所發生的趣事。

一口口滑順的燒酒流進我貪杯的口,靜悄悄的發揮令人迷濛的酒力,而我,帶著這微微醉意瞧著愛護我已久的小誠,我的未婚夫,今日看起來格外可愛,剛才硬生生被打斷情緒一點一滴的回來,讓人想一把將小誠放入懷中,想看他醉臥在我溫柔的乳鄉,想親吻他,想被親吻,身體越來越熱,發燙的雙腿不自覺的搓動,希望現在此刻只有小誠和我,一起享受浪漫的交媾。

遺憾的是,健談的傑西坐在我正前方的沙發上,和左邊的椅子上的小誠正忘我的聊起事業、美酒和抱負,三人間的距離就像是正三角形,那樣的內容我根本引起不了我的興趣,更何況是身體逐漸發燙,無法冷靜思考,而我則拿了一個抱枕放置於大腿上,掩飾自己的腿間的搓動,橫躺在沙發上,滑起了手機,想錄下一些聊天片段當作紀念回憶。

當我錄好一小段,重新觀看時忽然發現,影片中傑西的眼睛不時地向我這邊看去,一下子後又不好意思地收回去看其他地方。納悶地我低下頭看看自己,一件白色細肩帶背心和一件碎花短裙,原來,是我橫躺時的手臂壓著胸部和裸露著細白長腿,將我的身體曲線恰巧的呈現出來,那因想著小誠而無意間擺出的撩人姿態,卻無意間的正誘惑著前方的那位男性。

我那調皮搗蛋的心那悄悄地溜了出來,想要證明究竟是我自己看錯?還是我那不禁意的小動作是那麼的吸引人?於是我起身,彎腰用右手去添加多一點燒酒,左手藉著壓住抱枕固定手機往前攝影,倒完酒回來後發現,即使是傑西那樣紳士的人,在我彎腰時卻明顯偷偷的盯著我的雙乳觀看,好似從沒見過的景色,那吞咽口水的姿態真是令人覺得有趣。

原來女人運用自己的魅力去誘惑男人是這麼有成就感的事情,我暗自竊竊自喜。而我轉頭看向小誠,他正專心的說話,完全不知道因酒力發作的我在他身邊偷偷的放蕩起來,他不知道他的女人正在意外的誘惑其他男人,這樣的感覺讓我倍感刺激,我想知道我可以做到怎樣的層度,小誠會即時的注意到已經發情氾濫的我嗎?

於是我上半身的姿勢維持不變,手機依然在錄著影,而抱枕下的細白雙腿則慢慢地打開,想像平時迎接小誠插入的動作,不過現在是坐著打開腿迎向別人,傑西藉故眼睛轉向我的次數越來越多,我看到他不停的在吞口水,不停的變換坐姿,也偶而偷偷趁用手抓頭時,透過指縫,換得更多的時間欣賞我性感動人的部位,這一切要給小誠的挑逗,全變成傑西視覺上意淫的幻想食糧。

但我也沒想到被偷窺著居然有著這麼大的刺激的羞恥感,那種不斷被拼命注視著的滋味,好比位於高高在上的女王,被人挑逗有種快感,挑逗別人也有著另一種滋味的快感。我,希望有人注意到我這散發誘人氣息的我,我放鬆緊夾著雙乳的手臂,因為不停的變形擠壓也只能讓我完美的嬌乳呈現有限的魅力,於是我將右手輕輕深入抱枕下面,往下探入內褲的裡,用食指和中指的指腹輕貼於微微濕潤的蜜穴前,開始用順時針的方式觸摸我的陰蒂,濕潤的指尖與按摩的速度共諧並進的愈溼愈快,邊享受他人的視淫,邊想像小誠的愛撫插入。

我回頭望著小誠,他完全沒注意到我的嫵媚的胴體其實是在呼喚著他,但小誠他不知道。那罪惡感重新湧上心頭與那羞恥的快感在我的心中開始戰爭,但戰爭還沒結束,我就已經在他的身邊開始自慰了起來,越發吸引另外一位巧遇這一切的男人。我依然看著手機的螢幕,不過慢慢的將視線從小誠的私密處移至看著傑西沙灘褲景象,他的褲子漸漸地繃緊,可以看得到接近私密處的地方微微突起,這樣的景象強力誘惑著我,我的手指腹開始加快旋轉的速度,而力量也慢慢地加強,一陣陣的酥麻感從下體傳上來遍佈全身,我覺得自己好淫蕩,光是看個男人為我勃起就如此興奮,之前偷吃的罪惡感隨著手指一圈圈的晃動而削減。

繼續看著螢幕,我發現令我瘋狂的畫面!我將畫面拉大,原來透過沙灘褲的褲管,在那褲管的最深處可以看到些許的陰毛和默默探出來的龜頭,那龜頭就像躲在汽車底下的貓咪,「好想摸它…」我心中一直迴繞著這樣的聲音,我感覺到我的陰道開始不停的收縮,陰蒂變得相當敏感,於是我將雙指改為夾在小陰唇中間,透過濕滑的愛液,很快速很快速地上下摩擦,現實世界的視覺刺激果然比不上大腦的虛構畫面,那隱隱乍現的頭頭,完全取代我腦中裸著身軀的小誠。

我的內褲早已濕透了一圈,由於我不能有太大的動作,一切只能依賴我靈巧的手指,而小誠依然快樂地和傑西聊天著,而傑西的雙手緊壓著他不安分的肉棒,以防它突然跳了出來。我就這樣欣賞著不停微微跳動的棒棒在褲襠中掙扎,我微微地扭動身體去讓自己更享受這種遠距離的幻想性愛,當高潮快要來臨時,我停下了手指,腦中一片空白無法思考,讓自己的身心停留在最亢奮的階段。「唔…」我靜悄悄地發出忍不住的呻吟聲,得不到肉棒充實的蜜穴流露出更多的愛液,就像呼喊著有哪一根棒棒可以現在就放進去填滿它。

突然,「呼∼好累!等我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間!」小誠說完後起身,朝我這關心地看了一下,而我也用興奮紅潤的雙頰,用微笑回應,心中卻吶喊著,「快點空出我們兩人的時間吧!要不然…要不然…而我的心…就要…」

過了一分鐘,嘩拉嘩拉流水聲持續著,奇怪的是水龍頭似乎沒有關起來的樣子。「小誠?」困惑的情形拉回了我的理智,我起身跑過去看了一下,門一打開驚呼一聲,「啊?!」只見小誠早已醉躺在地板,發出呼呼的鼾聲,而我笑了一下,走上前把水龍頭關起,準備叫醒小誠。

這時候一雙溫暖的大手抓住我的右手,我的身體轉了一圈,像彈簧般往大手的方向移去,就像跳了一小段華爾滋,而腰被堅強的手臂攔住,我緩緩地�起頭,看見傑西含情默默地望著我,「妳好美…」這三個字忽地喚起我心中的少女心,在雙頰一片泛紅,正害羞地要低下頭時,一片溫熱的嘴唇變貼上我的櫻桃小嘴。

「不行…這一次不能再背叛小誠了…」即使我的雙腿間開始摩擦,我內心突然湧出股理智的聲音叫我停止,叫我停止這背叛放蕩的行為,「唔…」傑西浪漫的親吻逐漸消退我的意志力,「你這個淫蕩的女人…快停止!快停止!」但腦中的聲音還是不停的迴繞著。

理智和情慾一直對抗著,我需要在短時間內做出抉擇,短短幾秒心中卻天人交戰多少回合。我感覺傑西用他另一隻手由上而下的輕撫我後背的肌膚,任由他的指尖在我敏感的背部遊走,讓我的身體輕輕地顫抖著,本能地用雙手繞著了他的脖子,墊起腳尖,用著法式深吻回應著他,「就…親一下…親一下就停了!」我給自己畫下了一條停損點,隨即彼此的舌頭柔嫩的交纏在一起。其實,女人的個性或許有千百種,但女人的身體都像貓一般,不愛男人直接向正面的私密處和胸部直擊,真正的敏感帶就是耳後、頸部、背部和臀部,輕輕的在上面滑動,往往最能挑起女人的性慾。

傑西似乎相當熟黯此道,他性感的雙唇離開我依依不捨的唇後,將我抱得更緊,我的柔軟的雙乳被他胸肌擠壓變形,向兩側擠出,「啊…不行…不行…」我開始嬌喘著,試著拉回雙手,貼著他結實的胸口往前推,然而背部持續的撫摸,外加輕輕地在我耳後吹氣,原來浪漫般的性挑逗是存在的,酥麻感頓時間遍佈全身,蜜穴居然在沒特別觸摸的情形下,變得更加濕潤柔嫩,對比小誠時常需要給予我的肌膚一連串的按摩才能挑逗我到現在的情緒,這真是一大諷刺。

「只能…親…親吻…其他就不行了…」我嬌喊著說出了安慰自己的答案,期望我眼前這頭性感的野獸能夠瞭解我那脆弱的底線,沒有一個男人能忍受女人用最性感的聲音說出這句話,忽然他像得到什麼許可似的,那攔住腰的手臂突然消失,我的身體一感傾斜而失去平衡,「啊…」在我驚呼的一聲中,我早已被他用公主抱的�了起來,在視線離去之前,我偷偷地看了小誠一臉沈睡的睡姿,「老公…我會守住的…」我在心中無力的吶喊,便馬上被輕放在那張昨晚和小誠做愛的床上,等待著最溫柔激情的呵護到來,希望在親吻的激情一過,我能堅守我最後的忠貞。

我知道這不是愛,因為傑西和我沒有感情基礎,然而,這像是一場交流,用身體去表達自己的好感,我天真的以為表達適當的善意能遏止這一切的發展,我太相信自己的忠誠和理性,結果帶來我無法預期的後果。因為,一個男人和女人間彼此肉體的吸引,會為了讓自己興奮而挑逗對方,再因被挑逗的對方而讓自己興奮,彼此反覆循環,性,其實就是如此簡單。

傑西的雙掌壓在我左右邊的床上,撐著、趴著和面對著我,從沒有一位如此俊秀的男人癡癡地望著我過,我的心跳越來越快,好像我自己都能聽到。那是個會催眠少女的面容,哪怕成熟女人的我,也逃不過這催眠的吸引,他拉著我細嫩潔白的雙手,要我從領口一一解開他穿在身上的襯衫,在慢慢幫他褪去上衣時,我用指尖去感受它每一寸的肌肉線條,而他也親吻著我的臉頰而脖子,一手輕輕撩起我的背心,經過我細滑的背,探到我內衣的背扣環,「嘣…」小小的一聲傳入了我的耳中,我的內衣被解開了,只要再輕輕的翻掀,那渾圓雪白的乳房將會裸露於前。「啊…哈…啊…不行…小誠…」與我該有的理智相反,我的乳頭早已勃起,期望掙脫內衣的枷鎖,徜徉在男人的掌中,希望快點展示我驕傲的胴體,讓這位男人達到前所未有的興奮。

他健壯的手臂抱起我,讓我微微起身,我的上衣被他一手從腹部慢慢向上,到達胸部再到肩膀,我的細肩帶背心和內裡的內衣一同的被褪去,豐滿的乳房也隨之跳動了出來,頂著變硬許久的乳頭,搖曳著向傑西誘惑著,「好豐滿…好美的粉色…和乳房…」他讚嘆地輕呼著,像是看見晶亮寶石的商人,眼睛貪婪地欣賞著。

我的防線又潰損的一條,雪白的肌膚和雙乳又再一次的在小誠身邊展示於其他男人,這完全不是身為他人未婚妻該有的樣子,如果小誠醒來怎麼辦?…看見我這被人褪去半身衣物的樣子,我該?…我該?…但隨即而來的誘惑親吻阻斷了我的懺悔的思路,他由我的耳後一點一點地輕吻著,沿著脖子漸漸地往下到鎖骨,再慢慢的親到高聳而柔軟的乳房,傑西宣示性的在乳頭上輕咬了一下、吸允了一陣,就如同嬰兒又像登山者一樣,表示他成功攻下了我的乳峰,而我緊閉著雙眼,緊張地抿著嘴唇,「啊∼討厭!…好…舒服!…」一點點的親吻帶起我的性快感,在乳頭被輕咬時我忍受不住嬌喊了一聲。就這樣他親吻到了肚臍,原以為他會就此停止,這性感的盛宴要就此終結,沒想到他緩緩地繼續往下探進,朝著名為女人叢林之地邁進,而我身體的每一寸肌肉不停的顫抖著,感受到小誠也沒帶給我過的快感。

當我一時昏頭,享受著刺激緊張的挑逗時,不知何時那短裙早已被他解開,「那…不…!」在我正要出聲阻止他之前,他馬上用牙齒輕咬著我內褲的褲頭,一點一滴的往下拉,「啊…啊…好刺激…」我從沒有過這樣的體驗,一個男人恭敬謙卑地為自己服務,他的雙手順著我的大腿,一同的將我身上最後一件保護脫掉,就這樣,我第一次完完全全的在小誠身邊,面向其他男人全裸,慚愧的是,我現在是小誠心心念念的未婚妻,那洞房尚未開始,我卻已經任由著別的男人擺佈我的身體,我感到無比的羞恥和羞愧,為了享受小誠沒帶來過的快感,自己任意的擴大定義親吻的範圍。

我緊張的胴體拼命地顫抖著,想克制自己逐漸氾濫的春心,蜜穴卻不聽使喚的加油添醋,不停收縮蠕動的陰道滲出黏滑的愛液,「啊!!…唔∼…哈…哈…那…也是…親吻…嗎?…」突然,溫潤柔軟的舌頭舐舔著我的大陰唇、小陰唇和陰蒂,上上下下來來回回,我無法抑制自己的浪叫。這就是男人為女人口交嗎?我以為女人只有心理上的滿足多於身體上,但當舌頭一進一出我的蜜穴或是運用舌尖在陰道內畫圈,那是一種棒棒做不到的感覺,沒有一種情趣用品可以達成,小誠也不願意配合我體驗。居然在小誠身邊,陌生男人的循循善誘下,我體驗了被完全服侍的滋味,隨著顫抖的身體,陰道也加快不停的收縮,可愛的蜜穴誤以為有肉棒要進來,又拼命地分泌愛液,我則不自覺地用雙腳夾著他的頭部,希望舌頭能更深入花心。

傑西放緩了他的速度,慢慢的爬回我身上,嘴角還帶著沾染我愛液的光澤,我想我已經夠了!我應該要知足,滿足剛才到現在的每一段細膩的問候,現在回頭還不遲!「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但剛剛所有的舉動早已讓我全身的肌肉使不上力氣,腦筋一片空白,小嘴也只是不停的嬌喘著。

「剛剛…舒服嗎?」他用溫柔的聲音在耳邊問著我,一手捲著我褐色的捲髮,不只關心著我淫靡的肉體,也關心起我春心蕩漾的內心,但他越是表示對我的尊重,我對他的好感就又增一分,蜜穴也濕潤一分,罪惡感卻減一分。

不知哪來生出的力氣,還是我的大腦亟欲回答他的問題,「舒服…好舒服…」我緊閉雙眼享受他在我耳邊緩緩地呼氣聲,這溫柔的呵護是小誠沒有帶給我過的,如同初嘗禁果時心中的悸動。

「它需要你的愛撫,可以嗎?…不然它會不舒服!」傑西站在我身上溫柔的請求著我。他像個上帝,我則像個修女跪拜在他的褲襠下,在身體的情慾選擇上,我忠於自己身體的感覺,在小誠旁邊臣服了另一位男人的肉棒。不自覺的用雙手慢慢的拉下他的褲子。忽然,一根龐然巨物躍然而出,那是個比金字塔先生和小誠的還要長、還要粗上一些的黑黝黝的棒棒、柔軟的龜頭是傘蕈狀,那兒上面的血管極度充血,更顯得陰莖的粗壯,搭配著龜頭上微微沾溼的愛液,整個畫面就像他賜予給我那根想要侵犯我的巨物,而我仍是恭敬地迎接他,淫靡的氛圍圍繞著我們,我的身體興奮地顫抖,蜜穴旁的肌肉也不停收縮。

我有聽說過,偏黑的陰莖是因為多次的性愛而產生的色素沈澱,也就是傑西有著豐富性愛的經驗,這對女人而言相當具有吸引力,因為可能那些經驗的淬煉,會完全轉化為我蜜穴內的快感,而夠長的陰莖仍毫不費力地頂進花心深處,粗壯的寬度和龜頭能明確地給予陰道壁強烈的刺激,毫無疑問,這是我見過最完美的一根棒棒,金字塔先生的性感棒棒和小誠那熟悉的棒棒都遠的比不上,我的愛液漫出了蜜屄,也因此沿著大腿沁濕正下方的床單。

我用小嘴和舌尖迎了上去,先親吻著龜頭打起招呼,一手搓動著不停跳動膨脹的陰莖,另一手則輕輕的接穩柔軟的陰囊,我輕輕的服侍它們,因為是上天的旨意讓它們出現到我面前,我待其如天父的禮物,而禮物也隨之越變越誘人。我將他當作可口的棒棒糖由根部到頭部舔拭,一口含著,盡量在巨大的棒棒上含到根部,「啊∼好深!」傑西忍不住地發出喊叫,而我隨之興奮,一手放回陰蒂上揉壓旋轉保持蜜穴的濕潤,一口抿著嘴唇,將棒棒完整包覆,開始用力的吸允,每兩三次的吸允就深度吸允一次,「啊!…啊!…太舒服了!」我不了解我怎會懂得如此取悅男人的方式,已經完全動情的我就這樣順著身體的本能行動,連多年愛愛的小誠都未曾嘗試過我這樣的對待,而這是否是親吻著終局呢?…當然不是。

傑西似乎怕他就此失控,輕推著放浪的我躺下,而我一手抓著左乳揉壓,一手快速地刺激陰蒂,「啊…哈…啊…啊…」我理智崩潰,滿腦子都是幻想和那棒棒交媾的畫面,瘋狂的開始說著淫蕩放浪的言語,我用兩手撐開了我的大陰唇,將潮濕的穴口向著完美的棒棒,大腿盡可能地展開,期待他能給我一點施捨。而傑西則故意地用右手扶著他的棒棒,用他的龜頭在我的穴口上滑動,挑動著我的陰蒂,「嗯…啊!…嗯∼你好…卑…鄙!」我不滿足的罵著他,身體卻也扭動起來,蜜穴則想趁著特定的時刻偷偷的吸入那根棒棒,但那根靈活的棒棒如同靈動的蛇,在我的蜜穴叢林穿來越去,讓我的大腦被刺激到完全無法運作,「停…停下…不…停下…啊…啊!」我邊嬌喘,邊哀求著傑西,像個毫無婦德的女人,完完全全的淫蕩百出。

「小希…婚前最後一次…可以嗎?…」傑西用“最後一次”這具有煽動性的字眼試著說服著我,加上磁性低下的哀求聲,我想多數的女人都沒有辦法抵抗得了。

遺憾的是,小誠的未婚妻,我,是那群多數的女人,我是用靠聽覺生存的動物,那動人的詞彙給我大腦完美的藉口,「對…結婚前的最後一次…一次而已…」這藉口給了理性的大腦和淫蕩的身體找到有共識的一條路。

「嗯…好…好…婚前…最後一次…」我帶著紅潤雙頰,低聲地說出肉體的渴望,而話一說完,傑西的腰身用力一挺,那棒棒沽溜了插進我那早以氾濫的蜜穴,那肉棒的大小和我的私處完美的密合在一起,我感覺到暈眩,我的雙眼因突如其來的舒服感而迷茫。我被插入了!那肉棒進來我體內的那一刻,身為他人的未婚妻,我真真正正的偷情了!我的身體感覺到極大滿足,偷情的刺激感加上被完全啟動的性慾,這是我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滋味!如果…如果我今天讓理智戰勝了自己,是否就一輩子的錯過這樣的感受了?

我咬緊嘴唇不想發出聲音吵醒小誠,怕破壞這淫蕩美麗的時刻,但仍然清晰地感到傑西插入的動作,他像是要仔細品味終於到手的美艷獵物,非常有耐心的緩緩插入,一手愛撫著我的雪白大腿,一手緊抓著我的手,讓我緊閉的肌肉放鬆下來,使我的下半身變得毫無反抗之力迎接著他。

我從沒有感受過這麼細緻的插入,他用粗壯的肉棒的頂端,那龜頭慢慢頂開我濕透了的陰唇花瓣,再慢慢塞進我蜜屄穴洞的洞口,我的愛液瘋狂四地分泌,希望他能夠更深入到我的花心。我感受到那棒棒蠕動的探進我的體內,許多人不知道的是,緩慢的放入會給予女人特殊的印象,因為這是足以讓任何女人為之瘋狂的行為。而我,早已瘋狂,緊抓的他的手臂,要他快點的滿足他所喚醒的嫵媚、嬌豔、淫蕩的女人,未婚妻等的約定,早已拋至九霄之外。

它緩緩地在裡面抽動,似乎也享受著彼此間的完美協調,而我透過陰道壁感受每一寸肌膚的刺激,漸漸地,那刺激感慢慢地加快、慢慢地加大。「唔 唔 唔」我依然拼命的抑制聲音,我是個偷情之人,深怕這偷情的過程出了什麼意外。傑西絲毫不著急地挺送著胯下之物,等他的棒棒撐開我的整條淫潤的陰道,並且塞滿整個緊熱肉穴時,再慢慢擺動腰部,開始有著變換節奏和角度的抽插動作,施展符合肉棒顏色的高超令人昇天的性能力!

「嗯…嗯…啊!!啊!!…啊!!」我不顧一切的喊叫出來,現在這一刻,哪怕吵醒了小誠,即使小誠看到我正在被他人抽插,我也要盡情的狂叫,真的是太舒服了!「快一點!…再深一點!…大力點插進去∼我要…我也要夾緊你!」我用力的夾緊那根完美肉棒,他沒有一絲一毫要射出來的感覺,倒是夠享受的賣力抽送著,而傑西的手也停不下來,恣意地搓揉我的胸部,我再也沒有那種羞恥感,我沒有背叛小誠,我只是讓自己幸福。

傑西突然將我全身抱起,棒棒仍然留在我在陰道,我像個極輕的小女孩被他壓回在浴室門口的牆上,是壁咚嗎?還是火車便當式?我的雙腿被他的雙臂撐著,我隨著身體的體重下滑,他則用腰力一次次的往上頂進我的花心,卻也被頂上的時候撇見傑西身後的小誠,我微微地低下頭,像是向上天告解,「我愛你小誠,我只是想體驗未曾體驗過的滋味!」我被一個男人的肉棒插著,看著倒在身旁的未婚夫,覺得自己真的是淫蕩到了極致!

「嗯嗯∼唔!好舒服!…啊!」隨著我的嬌乳晃來晃去,我肆無忌憚的嬌喊著,腰部也肆無忌憚地扭動,希望蜜穴有著各種角度的刺激。

「是誰的比較舒服?」傑西用舌頭親吻著我的胸部,一邊用粗壯的下體插著問道。

「你…你的!好…硬!好…大!好…長!好…舒服!啊…啊…」被頂到欲仙欲死的我,當然毫不猶疑地說出答案,這放肆的我完全鄙視了自己的未婚夫,就像長期欲求不滿的女人,卑微的說出讓對方興奮的答案。

「喝啊!」傑西叫了一聲,將我放了下來,拿出一波接著一波的連續抽插肉棒,正當我的蜜穴感到一陣空虛時,就被傑西推到男友的正前方,趴在浴缸前,臀部頂高高地迎接下一場棒浪來襲。

「讓小誠看看你淫蕩的樣子∼」他扶好的碩大的棒棒,一口氣的頂了進來,「啊!∼∼∼唔唔唔…」我大聲的淫叫著,垂檔於前的豐滿嬌乳也隨之淫靡地搖動起來,這是從來沒體驗過的強烈愉悅,那愛液的交合處正好好的對著小誠,我感到越來越興奮!

「這樣子有沒有更興奮?」傑西開始加快他的抽插,像是很久沒有發情過的野生動物,嫉妒的羞辱無法思考的我。

「有…啊…有!…哈啊…嗯…啊啊…」我腦筋一片空白的不知自己在回答什麼,只感受到雄偉的棒棒和我的陰道壁互相刮擦刺激,大量的愛液噗嘰噗嘰的響起第一節奏,而第二節奏則來自於傑西陰囊搖晃撞擊我臀部的肉拍聲。

隨著浴室生的回應,這交響曲也像進入了高朝,我們的情緒也越來越興奮,「那在你未婚夫面前射進去了!」傑西一說完,用雙手扶穩我的臀部,開始一連串深度的抽插,或許許多男人不知道,女人其實能夠感覺男人是否要射出來,因為那時後的棒棒會是最堅硬、最粗壯,抽插的動作即使是九淺一深也比不上的舒服。

「不…不要…這樣太色了!…啊!∼…」我話還沒說完,滾燙的精液就像千軍萬馬般直衝我的子宮口,那根棒棒仍不停的在體內間歇性的跳動,像是要把所有的精液一滴不剩的榨乾留在我的體內,而我也自然而然地夾緊就像不願意讓體內的溫暖流逝,然而隨著我的愛液和傑西的精液都出乎意料的豐富,我的蜜穴再也裝載不了,一股作氣的湧出,一滴滴的從我的蜜穴流出,有些流經大腿至地板,而有些則濺灑在小誠的身上。

「噢…哈…哈哈…呼…呼…」我仍是不停的嬌喘著,隨著我的雙乳微微晃動,我回過頭看了一下小誠,我的理智隨著蜜穴被充滿精液而逐漸恢復,奇妙的是,心中再也不存在那樣的羞愧感,只覺得他就像求愛落敗的野狗倒在一旁呼呼大睡,再看一下那位征服我的男人,汗珠從頭額頭上輕輕滑落,宛如性感的勝利者。

「啊!」傑西斥喝了一聲,快速地將那讓我享受身為女人的幸福工具拔出,用手輕撫著它,像是讚美它今日優異的表現。我轉過身,伸出雙手用力的抱緊他,不管那愛的混合液是否能繼續滴落,他也用力的抱緊我,這時候不需要說什麼,我偷情了!不,我只有偷性!這最後的擁抱是為兩人浪漫交合的儀式劃下句點。

有一句話是這樣說,要犯案的人會想好犯案後的每個細節,偷情的人們也是如此,我們快速地穿回身上的衣服,整理好床面,和小誠身上沾染到的愛液後,我倆靜靜地走至門口。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他摸摸了我的頭,又親親的我了我一下,我嬌羞地低下頭來,「你會記得我嗎?…」我小聲地說。這是場不能說的秘密,然而珍貴的回憶人們總是想盡辦法去留下所能留下的,我也不例外。

「會記得…」他露出了我初次見到他的那爽朗笑容,輕輕地走了,不帶走任何事物,卻留下我心中的惆悵,這惆悵並不是因為他的離去,而是我該如何尋找下一段激情?



您可能也會喜歡
男同志交友日本學生妹173激情視訊聊天室
情色論壇173視訊區貼圖日本 a 片影片
live173點數sex999免費影片 - a圖網線上a漫qqi視訊交友
2005年台北車展美女台灣女孩自拍情色電影免費觀賞
live173影音美女視訊裸聊直播 - 美女視訊娛樂網成人影片論壇情趣影片網站
caoliu社區 - 快播a片色情網站免費視訊交友聊天室夫妻秀聊天室
同城約炮聊天室在線聊 - 視訊會議麥克風18p2p論壇 - 視訊聊天 隨機 - 在線裸聊視頻真人性愛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