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視訊LIVE173免費視訊美女聊天網台灣視訊美女影音直播 - meme視訊美女 - momo視訊520

一段荒唐往事,記錄我在廣州做房東的日子(1一2)

  (一)

  我叫胡安歡,地道的廣州人,沒有正式工作,但生活得還不錯。

  我老爹是所在村的村長,家底殷實,起了三棟6層樓房收租,其中一棟臨街

房的一層樓還開了個棋牌室。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收收租、打理一下棋牌室,雖然老爹對我的不求上進頗有

意見,但看在我不出去惹是生非的份上,也就隨便我了。

  13年5月份的一個下午,我百無聊賴地在棋牌室打瞌睡。

  「請問這還有房子出租嗎?」

  我睜開眼,是個黑黑瘦瘦的小夥子,是那種隨處可見來廣州謀生的年輕人,

但站在他後面的一個女人就讓我有點驚豔了,30歲不到的年紀,皮膚很白,長

相秀美,身材修長,身高有165cm的樣子,過肩的頭髮紮起來,發梢燙卷並

染成了淡紫色,5月份的廣州已經有點悶熱,女子穿件短袖的粉色連衣裙,胸前

明顯鼓起一大片,很抓人眼球。

  「三樓東北角還有一間一室一廳的。」

  我回過神答道。

  「沒有南向的嗎?」

  女子開口問道,聲音甜甜糯糯的,很好聽。

  「沒有,我們這房子很搶手,有的話,也早就租出去了。」

  女子露出失望的表情,拉拉小夥子的衣袖,示意要走。

  「就剩最後一間了,要麼便宜點租給你們吧。」

  我脫口而出,在我們這種城中村,難得遇到這種美女,我確實想留她在眼皮

底下,每天飽飽眼福也好,當然我內心深處還有更邪惡的想法。

  這話明顯讓眼前這對男女意動了,最後800塊一個月租金被砍到了450

成交。

  交談中得知,兩人都來自湖南,年初剛剛結婚,男人在廣州的一家建築公司

工作,女人原來在衡陽,結婚後跟著老公來廣州發展,男子叫張海濤,28歲,

與我同齡,女子叫寧芳,比丈夫小一歲。

  過了兩天就是週末,這對小夫妻就搬進來了,隨身東西不少,我也跟著幫忙

,一起幫忙的還有我這�的兩個租客,老周,四川人,高高瘦瘦,剛滿不惑,來

廣州10多年了。

  兩年前,兒子上了高中,老婆回老家照看,現在孤身一人。

  老趙則矮矮壯壯,廣東韶關人,將近四十,老光棍一條,不善言辭。

  這兩人站在一起就像是《鹿鼎記》�面的胖瘦二頭陀。

  老周是我這�的老租客,我對他比較瞭解,這人摳門到家,平時的房租也是

能拖則拖,但他有個優點,說話風趣,整天笑眯眯的,頗能討女人歡心,之前就

老見他帶不同的女人回來,有兩個還和他同居過一段時間。

  這兩人主動幫陌生的租客搬家,要說不是垂涎寧芳這個小少婦的美貌,打死

我都不信。

  好不容易搬完,幾個人累的滿頭大汗,張海濤一定要請我們吃飯以表謝意,

我很不喜歡帶著一身臭汗,就婉拒了,老周則繼續獻殷勤:「小張,阿芳,別客

氣,以後大家就是鄰居了,有什麼事能幫得上忙的,儘管跟周哥我開口!」

  日子依然平淡如水,當然寧芳秀美的身姿,算是給我的世界增添了一道風景

  差不多一個月後,我發現寧芳總是獨來獨往,卻不見了他老公的身影,問過

了才知道,張海濤的公司在外省有個大專案要做,他需要在那個偏遠的工地呆上

大概半年。

  這個消息也迅速傳到了老周和老趙耳朵�,老周自從張、寧這對小夫妻搬來

後,就對他們異常熱情,見面總是主動打招呼,寧芳初來廣州,也把老周當做了

熱心的大哥,時常請教些生活工作上的問題。

  所以老周應該第一時間就從寧芳口中獲知了,而老趙和老周同是單身生活的

男人,經常混在一起,我想,這對狼友一定在那個時候就開始謀劃如何將如花似

玉的寧芳搞上床了。

  老周和老趙工作之餘,無所事事,是我棋牌室的常客,但差不多一周後的一

個晚上,他們卻帶著寧芳一起出現在了棋牌室。

  要知道寧芳平素看起來文文靜靜,完全不像是那種會來棋牌室玩牌的女人,

真不知道老周怎麼說動她的。

  三個人和一個上了年紀的阿姨湊了一桌麻將。

  打了沒兩圈,就聽見阿姨嚷嚷:「搞什麼,你們兩個一晚上都在給這個靚女

喂牌,當我眼瞎嗎?不玩了!」

  三缺一,找不到搭子的時候,為了不掃興,我一般會作為後補頂上。

  這個晚上,我就陪著老周老趙給寧芳喂餅,他們二人是別有用心,而我則是

不在乎這幾個小錢,能看到寧芳因為贏錢而興奮到紅通通的小臉也不錯。

  打到散場,寧芳獨贏1000塊。

  牌場有個不成文的規矩,贏大頭的人請宵夜,寧芳當然也樂意。

  我們三男一女就近找了個大排檔,點了幾個菜和一箱啤酒。

  吃到酒酣耳熱,話題就徹底放開了,這時候,當著美女的面來幾個葷段子正

對男人的胃口。

  首先是老周,「有一個成年男子來到一家旅館,他看到車庫�有很多漂亮的

車,於是就問老闆,怎麼有這麼多漂亮的車啊,老闆告訴他,我有一個五歲的兒

子,他做三件事,如果你能跟著做到,這�的車隨你挑一輛開走,如果不能,就

把你的車留下,很多人做不到,所以。他想,五歲的小孩能做到的,還能做不到

嘛,於是就試一試。老闆就帶他到一個屋子�,�面有一個漂亮的裸體美女,小

孩過去親了她一下,他跟著做了,然後小孩又過去摸了美女的全身,他也跟著做

了,第三件事,小孩掏出小弟弟彎了三下。」

  老周說著,還用手在自己襠部比劃了三下,我們聽完都笑成一片,寧芳今天

心情很好,笑得花枝亂顫,把我們三個男人看的心�癢癢。

  我不精此道,搜腸刮肚一番,只好來個耳熟能詳的:一女子因胸小而嫁不出

去,一日相親對男人說:「我胸小,你嫌棄嗎?」

  男人說:「有饅頭大嗎?」

  女子說有!洞房之夜,男人沖出洞房,跪地仰天長呼:「天啊,旺仔小饅頭

!」

  說完,我下意識地瞄了一眼丁芳的胸前,6月底的廣州已經非常悶熱,她穿

了一件吊帶衫,脖子以下,白嫩一片,如果居高臨下,還能窺探到更惹人遐想的

內容。

  「寧芳沒有這方面的煩惱,所以早早就嫁人了,唉∼」

  老周適時接了一句,我們三個男人不約而同都盯著寧芳鼓囊囊的胸口,寧芳

因為喝酒變得紅撲撲的小臉更紅了。

  最後是老趙:一美女尿急,路邊草地小解,後無紙,便用樹葉擦陰部,葉有

刺,陰部甚痛,美女便對著陰部說:「整天吃肉,今天吃回青菜就受不了!」

  這個段子太過露骨,弄得寧芳非常尷尬。

  一個多小時,四個人喝完了一箱啤酒,期間,老周老趙不斷勸酒,寧芳一個

人就喝了六瓶,不勝酒力的她有些意識模糊了。

  我們回到出租房,安置好寧芳,我就攆著他們出去並且用鑰匙鎖了門,老周

和老趙看到醉酒的寧芳,明顯已經不淡定了,我也是怕他們搞出什麼事,給我帶

來麻煩。

  回到自己的房間,我開始了每個晚上的例行動作,打開電腦上寧芳房間的

攝像視頻。

  一周前,張海濤離開後,我就偷摸在他們房間安上了針孔攝像頭,我之前大

學學的就是電腦,這些事對我小菜一碟。

  視頻�的寧芳還在熟睡,我看著沒意思,正要離開電腦,視頻�進來個人

影差點沒把我嚇死,細看,竟然是老周!這老小子一定是趁我們不注意,拿了寧

芳的鑰匙。

  只見他慢慢靠近床邊,掀開寧芳身上的被子,停頓了一會,伸出一只手就要

往丁芳身上摸去,就在這時,寧芳突然仰頭,吐了老週一身。

  老周偷吃羊肉不成反惹一身騷,可想而知有多鬱悶,只好打了水,給自己和

寧芳做了清理,剛清理完,就看見寧芳醒了過來,她看到老周也是嚇了一跳。

  老周連忙解釋:「我看你醉的厲害,擔心你有事,就留下來照顧你,你一定

不知道剛剛吐了我一身吧?」

  我不得不佩服老周應變了得。

  寧芳看到自己衣衫完整,再聞到殘留的嘔吐物味道,加上老周之前給她留下

的好印象,就完全相信了老周的話。

  我想,可能在這一刻,老周的行為讓寧芳這個身處陌生城市,丈夫又不在身

邊的女人感受到了她最需要的關懷。

  就這樣,老周陰差陽錯地打開了寧芳的心扉。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老周和寧芳偶爾還來棋牌室打麻將,但絲毫看不出這兩

人之間有什麼異樣。

  又過了兩天,一大早就接到了老媽電話,說是給我物色了一個女孩子,讓我

過去相親,母命難違,我立刻給女孩打電話約時間見面,正好她晚上也有時間,

我們就約好在一個商業廣場見面吃飯。

  吃完飯,彼此感覺還不錯,準備繼續看場電影,就在買好電影票、等待電影

開場的時候,我看到了寧芳和老周,他們的電影應該已經開場,兩個人行色匆匆

地進入放映廳,完全沒注意到我。

  強烈的好奇心驅使我對身邊的女孩撒了個謊,說是忽然不想看這部電影了,

想換一部,征得同意後,我去售票處買了兩張寧芳和老周所在場次的票,為了不

被發現,我特意選了最後一排靠邊的位置。

  進了放映廳,我低著頭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人不多,很快我就在倒數第三

排的中間靠右位置找到了寧芳和老周。

  老周的心思明顯不在電影上,只見他裝模作樣,時不時瞄一下身邊的美人。

  沒過多久,老週一只手就摸到了寧芳的小手,寧芳不但沒掙脫,表情也很自

然,可以肯定,這兩人之前一定已經牽過手了,還真是好奇他們發展到哪一步了

  老周把玩了一陣寧芳的小手,很快就不滿足了,另一只手繞過寧芳,輕輕一

摟,就讓丁芳靠在了他的肩頭。

  又過了幾分鐘,老周把嘴湊到了寧芳的耳朵邊,摩挲起來。

  丁芳顫抖了一下,想用手推開老周,但也沒怎麼用力,推了一下沒推開,就

放手了。

  這就有點欲拒還迎的意思了,老周得到了鼓勵,得寸進尺地把手放到了寧芳

的大腿,寧芳穿了件到膝蓋的裙子,坐下後就露出了一截大腿,沒想到,寧芳那

雙我意淫了無數次的美腿就這麼落入了老周的魔爪。

  老周的手繼續深入,在即將佔領大腿根部時,終於遭到了實質性的抵抗,寧

芳死死按住老周粗糙的大手。

  僵持了一會,老周見寧芳態度堅決,只好放棄進攻。

  但老周豈肯善罷甘休,他改變進攻線路,轉而從寧芳的上衣下擺入手,很快

就攀上了胸前高地。

  看得出,寧芳很緊張,身體變得僵硬,她盯著老周,示意他收手,不過這次

老周絲毫不肯讓步,他輕輕搖了搖頭。

  寧芳應該是擔心動作過大,引來別人的注意,最終順從了,並且身體往前坐

,斜靠在椅背上,這就給老周提供了方便,他用靠近丁芳一側的左手伸進去解開

了胸罩的扣子,丁芳目測D罩杯的胸部就完全落入了老周的掌控。

  我在側後方看不到老周的面部表情,但我想那一定是色迷迷中帶點志得意滿

的陶醉。

  從電影院出來,我先送女孩回家,離得不遠,沒耽誤多久,回到家還不到十

一點。

  打開電腦,視頻�只有寧芳一人,正和她老公通電話。

  她剛沖完涼,頭髮濕漉漉的,穿了件白色的貼身睡衣,玲瓏的曲線一覽無遺

,胸前還能明顯看到兩個凸點,雖然隔著衣服,但還是讓我呼吸急促,可想而知

,如果寧芳脫光站在我的面前,會有怎樣的衝擊力。

  很快,寧芳打完了電話,一個人坐在床沿呆呆失神,剛才還被老周檢查身體

,現在又和老公互訴相思,她的心情一定很糾結。

  這時,傳來了敲門聲,寧芳站起過去開門,進來的果然是老周。

  老周急不可待,抱住寧芳就啃起來,這也難怪,我隔著視頻看到寧芳出浴後

的樣子都把持不住了,老周面對這麼個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要能hold住,那才

是見鬼了。

  寧芳推開了老周,語含悲戚地說:「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現在我都覺得

很對不起我老公,要是我們真的走到那一步,我真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他。」

  我松了一口氣,老周還沒突破寧芳最後的防線。

  老周處心積慮,眼看天鵝肉就要到口了,怎麼能說放就放。

  無奈軟磨硬泡了好一會,寧芳就是不肯鬆口。

  「阿芳,你要是真的不願意,我也不勉強你。」

  老周無奈地說。

  我正在奇怪,這匹老狼怎麼突然轉性了。

  就聽見老周接著說:「不過我實在太喜歡你了,你看看我下麵都腫成什麼樣

了,你能不能用手幫我弄出來,讓我不要那麼難受。」

  老周說著,脫下外面的褲子,只見�面的內褲鼓起一個大帳篷。

  好你個老周,真夠無恥!這招以退為進,是個男人都能分辨,但單純的寧芳

能嗎?看著寧芳猶豫不決,我心�默念,你千萬不要上當啊,你都給一個男人打

飛機了,他怎麼可能會好心不吃掉你?「我很快就射出來的,出來了,我就回去

睡覺,不會再煩你了。」

  老周裝出可憐巴巴地樣子,我都忍不住佩服他的演技。

  寧芳最終還是入套了,她點了點頭,說:「只這一次,以後我們還是做普通

朋友,你答應我,我就幫你弄出來!」

  老周還有什麼不答應的,他脫下內褲就坐到了床沿上,雞巴高高聳立著,黑

色粗壯的柱身配上碩大暗紅的龜頭,格外猙獰,目測長度至少18公分。

  真看不出來,瘦不拉嘰的老周本錢如此雄厚,難怪他這麼有女人緣。

  寧芳顯然也是第一次目睹這麼大尺寸的雞巴,脫口而出就是兩個字:「好大

!」

  老周得意地說:「大吧?弄起來會更舒服哦!」

  寧芳不理他,蹲下,就用手套弄起老周的雞巴。

  不得不說,寧芳打飛機的手法十分生疏,忽輕忽重,也沒有節奏,就這樣弄

到天亮,估計老周也射不出來。

  「你怎麼還不出來啊,我手都酸死了!」

  弄了將近十分鐘,寧芳忍不住抱怨。

  「很快了。」

  估計老周心�都在暗笑了,「要麼你把衣服脫了吧,你身材那麼好,我看到

就射出來了!」

  我聽得直搖頭,老周你真是步步為營,用心險惡啊!寧芳一想,反正在電影

院摸都讓他摸了,看一下也沒什麼大不了,猶豫了下就脫去了僅剩的一件睡衣。

  奸計得逞,老周忍不住露出猥瑣的笑容,眼前這只美羔羊就要成為他的盤中

餐了。

  寧芳啊,真不知道說你單純呢?還是天真呢?還是幼稚呢?我在心�感歎。

  只見寧芳只著一件內褲遮擋私處,雙腿蹲著,上身挺立,殷紅的乳頭點綴在

兩個D罩杯大奶上,絲毫不見下垂,就像兩個沈甸甸的大水蜜桃!兩只手輪流套

弄著老周的大雞巴。

  雖然寧芳這顆好白菜即將被豬拱的現實讓我有些痛心,但這一幕還是讓我興

奮起來,我開始期待,接下來老周要怎麼玩弄寧芳。

  又套弄了幾分鐘,老周的雙手開始在寧芳身上不安分起來,一開始寧芳還用

一只手護著胸前,但長時間保持下蹲姿勢漸漸讓她有些體力不支。

  很快老周就突破了寧芳逐漸薄弱的防線,兩只大手裹上了寧芳兩個大奶。

  老周全力施展擠奶龍爪手,將寧芳兩個白嫩的大咪咪搓圓揉扁,久曠的新婚

少婦哪里經得住這種殘忍挑逗,寧芳感覺到心底的欲望在升騰,下身慢慢的開始

濕熱,而老周大雞巴散發出的淡淡腥味,也讓她有了放縱一回的衝動。

  所以當老周抱她上床的時候,她只象徵性地抵抗了一下。

  時機成熟,老周意識到今晚終於可以盡情享用眼前這個星眸半閉、讓他朝思

暮想了兩個月的人妻了!老周扒下最後的遮羞物——一件黑色蕾絲花邊內褲,準

備提槍上馬,寧芳突然掙扎起來,從床頭櫃抽屜拿出一個避孕套給老周戴上,因

為老周的尺寸太大,避孕套僅僅包裹了雞巴的不到2/3。

  看到這一幕,我真不知道是替寧芳老公悲哀還是慶倖。

  這邊,老周已經抱著周芳兩條修長的美腿抽插起來,雖然寧芳的私處已經非

常潮濕,但是從沒容納過的大雞巴還是讓她有些吃痛,老周經驗豐富,節奏控制

地很緩慢,等看到周芳的淫水已經從洞口溢出來了,老周不再留力,擡起屁股,

壓著寧芳的大腿,雞巴猶如搗蒜一樣往下鑿,一時間,啪啪啪啪的撞擊聲響徹房

間。

  可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性愛經,但不得不承認,要徹底征服一個女人,像老

周這種疾風驟雨般地攻擊才是最有效的,寧芳一開始還能勉強壓抑住自己的叫喊

,但被老周這麼壓著幹了三分鐘後,叫床聲就開始噴薄而出了。

  「啊……慢點,輕點,受不了了……」

  「哦……不行了,好大,要死了……啊啊啊……」

  「不行、不行、不行,啊……對,插到最�面了……要高潮了,啊……」

  寧芳整個人突然往上弓起,身體潮紅,不停顫抖,就像個煮熟的大蝦,嘴�

語無倫次地叫著,胸前兩顆蓓蕾明顯充血漲大,我的經驗告訴我,她高潮了!有

些女人一輩子都不一定會有一次高潮,而寧芳被老周幹了不到十分鐘就高潮了,

可見老周雞巴的威力。

  老周連續衝刺,體力也有些不支,他趴在寧芳身上,雞巴充分享受著陰道因

為高潮而抽搐夾緊帶來的舒爽感。

  足足過了五分鐘,寧芳才慢慢恢復意識,想起自己稀�糊塗地就上了老周的

當,她有些惱恨,但是剛才的高潮卻也是她前所未有的體驗,像被電流擊中,從

腳底直沖到頭頂,陰蒂更是像要爆炸了,到此刻,還感覺自己像飄在空中。

  她之前除了張海濤,還交過一個男朋友,與這兩人做愛,雖然偶爾也有類似

高潮的經驗,但都遠遠不及這次的強烈和持久。

  想起剛才自己止不住的淫聲浪語,寧芳羞得無地自容。

  老周才不去管寧芳想些什麼,他讓寧芳跪在床上,針孔攝像機安裝的位置正

好能讓我看清寧芳的美穴,兩片花瓣經過老周大雞巴的蹂躪,耷拉著,已經無力

掩蓋穴口,穴口微微地一張一合,仿佛還在訴說剛才激烈的戰況。

  老週一手按住寧芳圓潤的屁股,一手扶著粗壯的大黑雞巴插入寧芳的陰戶,

雖然陰道內已經泥濘不堪,不過老周還是費了好大勁才把整條雞巴插到底。

  這個姿勢,讓雞巴更加地深入,老周每一次插入都能狠狠頂到寧芳的花心,

陰道內源源不斷地分泌出潤滑液,這讓雞巴的進出輕鬆了不少。

  抽插了幾百下,老周站起來,然後半蹲下,雞巴對準穴口再次插入,這個姿

勢,就像騎士騎在了馬背上。

  老週一邊聳動屁股,一邊兩只手不停拍打寧芳兩片肥臀肉,在上面留下一個

個紅手印。

  「幹死你個小婊子,爽不爽?爽不爽?爽就叫出來!」

  看著身下被自己徹底征服的嬌豔人妻,老周意氣風發。

  寧芳花心和屁股被同時狠狠地攻擊,被抽打的疼痛感和老周的髒話更增添了

興奮感。

  「爽死了,你幹死我了!」

  「叫老公,不然不幹你了!」

  「啊……老公不要停。」

  「小張是你老公還是周哥是你老公?」

  「周哥是我老公!」

  「小張雞巴大?還是周哥雞巴大?」

  「周哥雞巴大!」

  看著寧芳被老周幹的完全失去了矜持,我也興奮到不能自已,打起了手槍。

  老周呼吸越來越急促,髒話也越來越肆無忌憚,終於在猛烈抽插幾下後,屁

股一陣哆嗦,也再次將寧芳送上了高潮的巔峰,同時高潮的還有我。

  這晚,我通宵都坐在電腦前,目睹老周猶如吃了春藥般,又幹了寧芳三次

,當然,對男人來說,偷幹美麗的良家人妻本來就是一劑最好的春藥。

(二)  

     現代城市社會,人與人之間關係冷漠,即便大家比鄰而居,也甚少往來。我

這棟出租屋裡居住的都是為生活奔波的普通打工者,白天在外工作一整天,晚上

回到家只想關起門來好好休息,再加上人員流動頻繁,像老周這種居住了三年以

上的都算鳳毛麟角,所以,說大家誰都不認識誰並不誇張。這就為老周與寧芳偷

情帶來了方便。

 

     自從那個晚上,老周連哄帶騙,設計上了寧芳以後,兩人就經常一起做飯,

晚上睡在一起,儼然一對夫妻。當然,他們在公共場合還是掩飾得很好,從不一

起進出。

   

     都說,陰道是通往女人心靈的捷徑,在身體上征服一個女人就等於同時征服

了她的心,這期間,寧芳也越來越依賴老周和他超強的床上功夫,無論在心理和

生理上,都完全接納了老周。

     比如,寧芳有點小潔癖,原來她很少為老公口交,用她的話說,就是尿尿的

東西怎麼能放進嘴巴裡。

     所以一開始老周提出來,她也會拒絕,但幾次之後,她就半推半就接受了,

並且在老周的指點之下,口技越來越純熟,每次都把老周爽的齜牙咧嘴。再比如,

寧芳一開始,每次做愛,都堅持要老周戴套,後來老周嫌戴套不盡興,想生插,

可能寧芳也有同樣的想法,就同意了,雖然她還會要求老周體外射精,但有幾次,

還是難免讓老周內射了,這讓我非常擔心他們能否做好事後措施。

 

     張海濤幾乎每天都要和寧芳打電話,工地枯燥無聊的生活一定讓他分外想念

千嬌百媚的妻子。

     有幾次,他打來電話的時間,恰逢老周與寧芳在床上親熱,寧芳就赤裸裸地

在老周懷抱裡面傾聽另一頭丈夫對自己的思念。

   

     有一次,寧芳正與老周在床上用69式互舔,張海濤的電話不適時地來了,

夫妻倆一聊起來就有些沒完沒了,一邊的老周等的不耐煩,突然搶過寧芳的電話,

嚇得甯芳花容失色、臉色煞白。

 

     “小張啊,我是老周啊,聽弟妹說,你在外省修公路,在那邊還好嗎?”

 

     “哦,你們家水管堵了,急得弟妹沒辦法,只好找我來修。”

 

     “看不起你周哥是嗎?這點事對我來說,還不是小菜一碟嘛!這就快修好了,

還有,你在那邊放心吧,弟妹由我護著,沒人敢欺負她。”

  老周東拉西扯幾句把電話還給了寧芳,知道有老周這個外人在場,張海濤也

不好再與寧芳卿卿我我了,說了幾句就掛了。我不知道那個時候,張海濤有沒有

開始懷疑自己的妻子。

 

     寧芳驚魂未定,埋怨了老周幾句,不過老周很快就用自己的雞巴讓寧芳將自

己的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了。

   

     老周認為他與寧芳的關係沒人知曉,但他卻忽視了一個人。老趙一開始與老

週一起接近寧芳,可惜他的泡妞功夫太差,所以讓老周占儘先機並拔得頭籌。

     老趙有心觀察之下,看出了端倪,一開始,他質問老周,被否認得一干二淨,

他恨得牙癢癢卻毫無辦法,後來在一次跟蹤寧芳外出的行動中,成功抓到了兩人

交往的證據,他選擇與老周攤牌了。

   

     老趙威脅要將拍到的兩人親密照片發給張海濤,除非老周答應讓他共用寧芳。

     老周當然不甘心將好不容易上手的美人送給老趙糟蹋,但想到這事張揚出去,

不說戴了綠帽的張海濤會怎麼報復他,至少甯芳這支鮮花,自己是沒法采下去了,

兩個人一起吃,總比什麼都吃不到強,思前想後,老周最終與老趙妥協了,他答

應給老趙創造機會,很快老趙就如願以償了。

   

     這個晚上,老周折騰完寧芳,並喂她吃了安眠藥,等寧芳沈沈睡去,早已等

待多時的老趙出現了,老周輕聲叮囑了幾句就離開了。

   

     老趙年近四十還是光棍一條,身上沒有任何吸引女人的閃光點,像寧芳這種

漂亮女人自然也不會拿正眼瞧他一下。

     一開始他費盡心思接近寧芳,為此,還在麻將桌上搭進去好幾百,可到頭來,

卻是老周抱得了美人,這讓他嫉妒到發狂卻束手無策,最多就是偷偷用手機拍張

寧芳的背影,然後晚上對著照片裡的大屁股打打手槍。可如今,讓他魂牽夢縈的

女人就赤條條地躺在他眼前,而自己馬上就可以佔有她了,他都不敢相信這一切

是真的!

   

     酣睡中的甯芳完全不會想到,自己被老周出賣給了一個讓她討厭的男人,而

此刻,這個男人正用油乎乎的髒嘴吸吮她的乳頭,老趙就像個三天沒進食的餓死

鬼遇到了一頓山珍海味,把寧芳全身上下都舔了個遍,甯芳白嫩的玉體到處都是

老趙留下的粘糊糊的口水,看的我陣陣噁心,同時我也更恨老周薄情寡義,他對

寧芳只有肉欲卻沒有半分真心,否則怎麼會把寧芳送給另外一個男人淩辱呢?

   

     老趙分開寧芳兩條白嫩的大腿,露出少婦最隱私的部位。甯芳與張海濤是異

地戀,結婚前見面次數很少,理所當然做愛次數也屈指可數,所以她的陰戶還非

常白淨,老趙掰開兩片陰唇,貪婪地伸出舌頭舔起來。

   

     別看老趙光棍一條,卻擁有極其豐富的性愛經驗。他好色成癮,這麼多年打

工賺的錢幾乎都花到了小姐身上,附近幾個城中村的髮廊和按摩院遍佈他的足跡,

哪個場子來了新鮮貨色,他都是第一個知道的,號稱我們這一帶的嫖娼指南。

     老趙玩女人有個癖好,就是舔對方的陰部和屁眼,多年潛心修為,練就了一

條令小姐們聞風喪膽的“毒舌”,這個秘辛,我也是偶然間從一個在我這裡租過

房的小姐口中得知的。

   

     老趙將他的毒舌施展到極致,寧芳在安眠藥的作用下,雖然意識尚不清醒,

但身體卻有了強烈反應,淫水源源不斷地從洞口流出,“哧溜哧溜……”老趙吃

的不亦樂乎,鹹鹹腥腥的淫水帶點尿騷味正是他的最愛。

   

     舔完陰戶,老趙把目標對準了屁眼。他微微擡起寧芳的屁股,人妻粉嫩的菊

花就呈現在眼前。老趙貪婪地用舌頭舔了起來。

     老趙毒舌之名果然不白給,只見他的舌頭仿佛幻化成一條靈蛇,不斷遊走於

菊花四周,時不時還淘氣地往屁眼鑽,而少婦的身體隨即也一陣扭動,嘴裡無意

識地哼叫了幾聲,沒想到寧芳的屁眼這麼敏感。

   

     享受完人妻的屁眼,老趙起身麻利地脫掉衣褲,露出黝黑醜陋的軀體,和寧

芳白嫩的嬌軀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一直以來,我對歐美a片中的黑白配題材尤其

感興趣,仿佛天使與魔鬼的交媾,能喚醒人內心深處陰暗的欲望,此刻,寧芳和

老趙就給了我這樣的衝擊。

   

     這裡必須得說說老趙的雞巴,其長度雖然不及老周的,但粗壯程度卻猶有過

之,目測直徑將近5公分,我只在歐美片裡目睹過這種尺寸,我不禁開始擔心起

寧芳,很懷疑她能不能承受老趙的巨炮。

   

     果然,老趙的雞巴在人妻窄小的洞口遲滯了很久,好在寧芳分泌的潤滑液夠

多,老趙硬是將大雞巴一分一分地擠了進去,他搞多了小姐們鬆鬆垮垮的陰道,

初次進入良家人妻緊實的桃源洞,感覺陰道壁緊緊地箍著雞巴,仿佛有無數隻小

水蛭附著在他的肉棒上,這前所未有的體驗,差點讓他早洩,所幸他反應快,用

指甲狠狠地紮了一下自己的肥肉,劇烈的疼痛感才將射精的衝動壓制下去。

   

     而睡夢中的寧芳也在這強烈的刺激下恢復了點意識,半夢半醒間,感覺有人

進入了她的身體,但眼皮卻沈重地睜不開,下意識地以為是老周,也就打開身體

開始配合,嘴上含混不清地抱怨道:“老周,你怎麼沒完沒了了!”

   

     老趙一開始還擔心寧芳醒過來,嚇得大氣都不敢出,沒想到寧芳把他當成了

老周,還主動雙手摟上他的腰,開始配合他的抽插,這可把老趙爽的骨頭都輕了

三分。

      

     老周趴在寧芳身上,屁股像打樁機一樣不停落下,嘴上也不閑著,吮吸完兩

顆乳頭,又蓋上少婦紅潤的小嘴,舌頭伸進雙唇,挑開貝齒,與人妻的香舌糾纏

在一起。

   

     甯芳逐漸被勾起了情欲,激烈地回應著老趙,兩隻玉臂緊緊抱著老趙的脖頸,

而兩條白嫩修長的美腿則像八爪魚的觸鬚一樣緊緊纏繞著老趙的大腿,小舌頭還

拼命地想要伸進老趙的臭嘴。

   

     老趙忽然感覺自己過去40年白活了,他玩過的那些小姐和甯芳一比,簡直

就是鳳姐之于範冰冰,出租房之于廣州塔,城中村的臭河湧之於老家鄉下清澈的

溪流!

   

     寧芳朦朧間感覺到壓在身上的老周好像胖了一些,雞巴也粗了幾分,但強烈

的快感讓她無暇細想,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向埋頭苦幹的男人索取、再索取。 

   

     自從老周答應幫他創造機會上寧芳那天起,老趙就無時無刻不饑渴地盼望著,

每每遇到寧芳,看著年輕少婦凹凸有致的身材,他的心就像有幾百隻貓在拿爪子

使勁地撓,現在終於能將這段時間積累起來的欲望全部發洩到人妻完美的肉體上

了。

   

     兩人就這樣抵死纏綿了將近十分鐘後,老趙讓寧芳側躺著,自己也側躺在她

身後,擡起人妻的一條腿,雞巴找準位置再次插入。這個姿勢,兩人都可以躺著,

抽插起來一點不吃力,同時,老趙的雙手還能從寧芳腋下繞到胸前,握住少婦的

兩隻大水蜜桃。手裡享受著奶子豐滿嫩滑的觸感,下身陷入溫熱濕潤的桃源洞,

耳中傳入軟糯綿長的叫床聲,多重感官刺激,給老趙帶來至高無上的享受。

   

     兩隻大奶被狠狠揉搓,小逼被超大尺寸的雞巴不斷插入,三個敏感部位被同

時攻擊也把寧芳的快感提升到了一個新的境界,她猶如在夢中,明明知道自己在

張嘴宣洩快感,卻又聽不清自己的叫喊,但大雞巴每次插入帶來的充實感卻又那

麼的真實。

   

     老趙幹的興起,他讓寧芳整個人趴在床上,自己則把黝黑醜陋的身體壓在了

少婦白嫩的玉體上,雞巴則找準角度,再次插入了桃源洞。

   

     肉體與肉體全方位、無間隙的接觸,讓老趙感覺自己徹底擁有了眼前讓自己

打了無數次飛機的美妙人妻,他緩慢地抽插,讓雞巴充分享受緊窄的小穴,但這

顯然已無法滿足身下的少婦,她艱難地晃動屁股,無聲地訴說著自己的欲求不滿。

   

     老趙心領神會,他讓寧芳微微翹起屁股,自己則像條狗一樣,四肢著床,瞄

準目標,聳動屁股,將雞巴一次次送入少婦饑渴的小穴。

   

     老趙不斷加快頻率,同時衝撞的力度也越來越大,好幾次都將寧芳翹起的屁

股砸到床上,但每一次少婦都不屈地再次翹起,迎接下一波更迅猛的衝擊。

  “啊...老公,唔唔唔...你好猛,快被你幹死了。”

  老趙玩過的小姐,也會虛情假意地叫他老公,但甯芳這一聲老公,才真叫得

他心都酥了,老趙的腰臀猶如裝了馬達,不知疲倦地高速運轉。

  “就這樣,再快點,對對對...”

 

     “哦∼不行了,要炸了,停停停停...”

   

     寧芳說到第七個停,突然兩腿繃直,雙手緊抓床單,兩人的性器結合處湧出

大量淫水,與此同時,老趙猶如餓狼般低吼著,將濃濃的精液射入了少婦的花心。

   

     兩人同時高潮了,更不可思議的是,寧芳居然潮噴了,源源不斷的淫水幾乎

浸濕了整張床,之前與老周上床,她也差不多每次都有高潮,但爽到潮噴還是第

一次,難道老趙的雞巴更甚老週一籌?



您可能也會喜歡
美女視頻直播網站搜索無名絲襪正妹 - 成人聊天情色交友世紀佳緣會員登錄
飄聊視頻語音聊天室 - 色姐妹網韓國倫理道德電影Love影音視訊網
一夜激情聊天熟女色誘影片 - 電影字幕下載寫真女郎av桌布
男女性÷愛電影173視頻網站免費國外視訊
showlive視頻裸聊聊天uthome真人美女裸聊室hi5免費視訊 - 真愛旅舍微信色聊群
亞洲色圖妹妹社區睡衣熟女自拍 - 免費聊天同城交友約炮免費視頻辣妹 - 台灣18電影院
真人免費視訊聊天室韓國美女主播聊天室711情色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