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視訊室 - 免費視頻美女網站 - 多人視頻聊天室免費視頻裸聊直播聊天室 - 美女直播 - 美女交友聊天美女視頻直播秀 - 成人交友網站 - 免費觀看視訊辣妹影音秀

我有一根巨屌

            (一)被同學老媽破處

  我叫李小凡,小時候我十歲左右就長了一根差不多成人一樣的大屌。當我在

尿尿時發現和其他男生不相同時,覺得自己是個怪物異類,甚至不是親媽生的,

為此懊惱不已,天天為這個這件事頭痛。更可怕的是,有幾次見到我們女班主任

豐滿胸部的時候,我竟然下面好漲,硬得可怕,以為自己生病,又不敢問媽媽是

怎麼回事。

  我天天害怕,害怕別人知道此事,但終於有一天被我的死黨李劍鋒看見了。

他是我的同班同學,也是我的鄰居,真是個賤人。

  那是一個夏天,天很熱,我們穿著寬鬆的短褲在他家裡玩,我玩著玩著就睡

著了,不知道怎麼回事,雞雞不知道是不是被蚊子咬了還是怎麼樣,反正就是硬

了,暴露了出來,被醒著的劍鋒看到了,就這樣他送給我一個外號叫「大鳥」,

還到處傳播,這下糗大了。為此我還不理他兩個星期。

  下面介紹一下我的家庭和生活環境吧!我生活在一個南方大城市,別看表面

光鮮,但我們居住在城中村,相當於貧民窟。我們不是本地人,我父母是外省過

來打工的,在這裡艱難地生活著。

  我最恨的是我的父親,他是一個沒責任心的男人,他沒有和我媽正式離婚,

但已經離家出走好多年了,據說當年帶回來一個女的,和我媽大吵一架,然後出

走的,再也沒有回來過,所以現在只有我和我媽一起。

  我媽三十歲,個子165,長得不錯,只不過缺少保養和打扮,讓她失色不

少。她在一間成衣廠做普工,一天做十二個小時,一週有一天休息,挺辛苦的。

  自從那狗日的李賤鋒把我取名大鳥後,班上甚至其他班的同學也叫我大鳥,

這讓我在學校裡抬不起頭來,加上我本來對學習興趣並不大,所以我產生了厭學

的情趣。我開始嘗試逃學了,開始還挺害怕的,有時還去學校上幾節課,然後中

途逃跑,後來發現沒事,索性整天不去上課,那時我本來就是差生,老師也不管

你的成績。

  我整天沒事就在村裡遊蕩,沒事追狗玩,呼吸著自由的空氣,沒有學校的管

束,那叫一個爽啊!可是呼吸空氣難免肚子要餓啊,家裡沒人煮飯哦,怎麼辦?

總不能餓著肚子吧!對了,不是有玉英阿姨嗎?

  簡單介紹一下,張玉英,28歲,是我的我媽媽(張玉欣)的親妹妹。玉英

阿姨開著一家小賣部,我姨夫何國華在附近工廠打工,他們有一個女兒,也就是

  玉英阿姨非常疼我,因為她沒有兒子,所以當我親生兒子一樣疼,而且見我

老爸出走,非常可憐我媽,所以對我照顧有加,經常給我吃的。

  這天中午我照例逃學,我媽肯定不知道。中午實在餓得不行,我走到玉英阿

姨的小賣部,只見玉英阿姨穿著一件寬鬆的T恤和七分褲,她和我媽一樣,奶子

  玉英阿姨見我這麼盯著她,「咯咯咯」地笑了,說:「小鬼,這麼盯著阿姨

幹嘛啊?人小鬼大啊!說,到阿姨這來幹嘛了?」

  「我肚子餓了。」

  「學校吃不飽嗎?」

  「難吃,又不夠吃。」我隨便編了一個理由,反正阿姨不知道學校的情況。

  「那就在阿姨這兒吃吧,裡邊還有飯菜呢!」

  我已經餓壞了,三下五除二,把一堆飯菜幹了個乾淨。

  阿姨叫我幫忙看著店,她要洗一下碗,再洗衣服,我只好答應。

  洗完了碗,阿姨搬來一個大木盆,坐在板凳上,彎著腰洗起衣服來,這時我

看到了讓我噴血的一幕:原來阿姨並沒有戴奶罩,從領口上面看下去,可以看到

整個乳房,乳房好大好圓,真想摸一下,當時我就硬了。

  當時我穿著到膝蓋的短褲,雞雞一下子頂起一個三角,我當時眼晴直勾勾的

看著,連我媽的乳房都沒這麼清楚地看過。我當時站著,雙腿有點發軟,腦子裡

一片空白,臉上感覺在發燙。

  這時阿姨好像發現了什麼,抬起頭,看著我說:「小凡,你在看什麼呢?」

  「我,我……我沒看什麼啊,我在看阿姨洗衣服呢!」

  「別騙我了,你這個小鬼,人小鬼大,是不是在偷看阿姨的咪咪?」

  「我下次不敢了啦!」

  「才十歲就發想要女人了?」玉英開始偷笑起:「小凡,我聽說人們都叫你

大鳥,什麼意思?是不是你的雞雞很大?有多大啊?」

  「你不要聽那個賤人亂說,瞎傳的啦!」我最害怕的就是這事。

  「大不大讓阿姨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汗。

  「你想摸摸阿姨的咪咪不?」

  「想啊!」我脫口而出。

  「那讓阿姨看看你的雞雞,看是不是真的大鳥。」

  我鬱悶了,不過為了能摸到阿姨的大咪咪,我豁出去了,反正是給阿姨看,

不是給別人看,我答應了。我伸手從阿姨衣領中摸進去,好大啊!我的手根本摸

不過來,我兩隻手一起摸,摸得我好興奮啊!阿姨的奶子真的好大、好圓,好柔

軟、好舒服。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阿姨一手抓住了我的大屌,驚叫一聲:「啊!怎麼這麼

大啊?比你姨夫還要大啊!小凡,你怎麼會這麼大?」阿姨驚訝得嘴巴張得無比

巨大,能塞得下一個兩個乒乓球。

  「我也不知道,我還為這事煩惱呢!阿姨,你千萬要為我保密啊!」我害羞

的說。

  「阿姨一定會為你保密的,你經常到阿姨這兒來玩,到這兒來吃飯。」阿姨

笑得有點不太正常。

  自從那次以後,我中午經常到阿姨的小賣部吃飯,同時摸摸阿姨的大咪咪佔

佔便宜,阿姨也會要求看看我的大屌。

  也是經過摸了玉英阿姨的大咪咪之後,我開始對我媽媽的身體感興趣起來,

每當我媽媽晚上吃完飯洗澡的時候,我就不自覺的偷偷去看。那時候我媽洗澡基

本不關衛生間的門,她喜歡拿著一個盆,然後坐在一張小板凳上,在水龍頭下慢

慢沖洗。

  我媽是一個細緻的女人,洗澡沒半小時洗不完,她最愛用香皂塗身體,然後

慢慢地用手一遍遍地摸著自己,可能工廠裡比較髒的緣故吧,然後又用毛巾仔仔

細細擦一遍,再用水沖乾淨,所以我媽身上總是很香。雖然我媽沒有很漂亮的衣

服打扮,也沒有很好的化妝品,但在我心中,我媽簡直是女神。

  我在衛生間門口偷偷看著我媽的後背,我的大屌漲得不行,只好用手把它按

下去。我看著我媽的大屁股,那種興奮的心情簡直無法形容,好想去摸一下。

  正當我在意淫的時候,我媽突然轉過身來,她大驚失色:「小凡,你在這裡

幹什麼?看什麼看,沒看過老媽洗澡嗎?滾一邊去!」老媽開始發威了。

  我當時看到的情景讓我非常難忘啊,老媽轉身過一來的瞬間,兩個大奶子一

甩,好大,比玉英阿姨的還要大,奶子雪白,我當時吞了一下口水,呆了一下。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媽又發話了:「還不滾啊,沒看夠啊?小心我打你啊!」

我這一刻才反應過來,趕緊跑到房間去了。

  就這樣,老媽經常成了我的偷窺對象。

  雖然我經常逃學,但並沒有影響我小學畢業,而且我也一直馬馬虎虎的把初

中也混畢業了。我媽雖然疼我,但她並沒有要求我繼續讀書,我媽信命,她覺得

窮人就是窮人的命,她叫我出來打工賺錢更好。其實初中畢業,我什麼也不懂,

除了我有一根大屌,而且我也不懂屌事。

  還好,那狗日的劍鋒也跟我一樣,不想繼續上學了,說要跟我闖蕩江湖。我

操,我都不知道江湖在哪裡,可能沒闖就先挨三刀了。只好沒事就在他的家裡睡

覺,不過睡著睡著,有一天睡出事了。那一年我十七歲吧,也是我破處的年齡,

這個我記得相當清楚。

  那天我在劍鋒家玩,午後突然想睡覺,劍鋒說他想出去一會,叫我睡吧,他

一會回來。正是就一會,事情發生了,在我睡著的時候,我迷迷糊糊感覺一隻溫

暖的玉手摸著我的大屌,這讓我開始興奮起來。這手在我的大屌上套弄,搞得我

小腹一陣發熱,我的大屌劇硬啊!

  突然感覺到一陣女人的叫聲,我清醒過來,發現一個女人在我身邊,後來我

看清了,是劍鋒的媽媽,她叫方思敏。

  我當時有點不知所措:「思敏阿姨,你這是幹什麼啊?」我有點裝,其實挺

舒服。

  「都聽人家說你的雞雞很大,今天看到了、摸到了,是真的。阿姨摸得你舒

服嗎?」

  「舒服是舒服,但也覺得有點難受。」我繼續裝,其實我和劍鋒還是看過黃

片的。

  「阿姨可以讓你更舒服。」

  「怎麼樣可以更舒服啊?」

  這時思敏阿姨把我的褲子脫下來,然後一口含住我的大屌,用舌頭舔起我的

龜頭來。由於我的屌好大,所以她不能完全吞下去,只能吞下三分二。思敏阿姨

一手握著根部,一口吞吐著我的肉棒,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還說:「這是我見

過最大的屌。」

  「阿姨,我可以摸摸你的奶子嗎?」

  「可以啊!」思敏阿姨主動脫下她的衣服和胸罩,好像迫不急待的樣子,然

後繼續為我口交著。

  我一邊玩弄著阿姨的大乳房,好有彈性的一對美乳,我的大屌漲得難受。不

過當時我也有點擔心,因為剛才劍鋒說過一會就要回來了,如果他看到了這一幕

會怎麼辦,豈不是兄弟都沒得做了?把兄弟母親上了可不是一件道義之事吧?

  不過當年可是他取我的外叫大鳥的,害得我在全校學生面前抬不起頭來,現

在這筆債就當作子債母來還吧,況且他還不知道呢!想到這裡,我又有點釋然。

而且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不管三七二十一,「日」後再說!

  「阿姨,我還是難受,怎麼辦啊?」我繼續裝,裝逼到底。

  「小凡,還有更舒服的,包你舒服。阿姨教你。」

  「好啊,怎麼做啊?」

  「你躺下來就行,其它阿姨來動,包你舒服。」

  這個我和劍鋒在黃片裡看過,是女上位嘛!

  我躺在床上,大屌一柱擎天,又粗又硬,像一具加農炮,隨時可能發射的樣

子,而且威力驚人。思敏阿姨一臉的淫慾,我用手摸了摸她下面,好多水!她都

沒有握一下我的大屌,直接對準穴口就坐了下去,然後開始一上一下抽插起來。

  我是第一次感覺到做愛竟如此之爽,沒過幾分鐘,我好像就射了,破了我的

處男之身啊!不過射完的時候還是一直硬的。

  當時就是這樣,停了幾分鐘又繼續抽插,思敏阿姨雙手按在我的胸膛上,然

後大聲的叫啊叫,好淫蕩的叫聲。那天就是這樣,我都忘了自己射了幾回,至少

有五、六次吧,而且一直硬著。連續射了五、六次,同樣一個姿勢,這個女人也

是體力好。

  後來思敏阿姨告訴我,要我經常去她家裡玩。

              (二)玉英阿姨

  十七歲的那年的雨季,同學們都在學校裡上課呢,而我李小凡卻要自食其力

了,總不能讓我老媽養我吧?我媽雖然寵我,但在農村人的觀念中,如果不上學

了,那就趕緊工作,否則人要懶掉的,所以我媽把我趕出去上班了。

  上班是為了說得好聽點,給我媽留點面子,其實是做苦工而已。我的這份工

跟揀垃圾差不多,具體工作就是在一個廢品收購站把收回來的金屬油漆桶砸扁,

還有砸易拉罐啊、取電線裡的銅絲鉛絲啊,就這是我的工作,然後按勞取酬。收

購站的老闆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人們都叫他老魚頭,因為他姓余,長得五大三

粗的,地中海髮型,個頭矮冬瓜,好像沒老婆,喜歡喝酒,非常好色。

  這份工作其實就是一苦力活,所以天天穿一件短褲幹活就行了,要不然就是

全身濕透。剛開始沒幾天,我手上全是血泡,痛得要命,而且也沒賺幾個錢,又

累,都堅持不下去,我媽看了一臉的心疼,給我用紗布包著,我第二天還得去幹

活。

  幹著幹著,手上起老繭了,就不會再起血泡了,身上也有力氣了,慢慢地身

上也有肌肉了,而且讓我驚奇的是我的大屌變得越來越粗壯、越來越長,已成為

一根巨炮了,我實在擔心它還會長大,那不丟死人啦?

  廢品收購站就在城中村裡,離我家很近,剛開始我是天天晚上回家的。後來

老魚頭對我越來越放心,他有讓我晚上住在收購站裡幫他看著,他去幹嘛了?當

然出去找野雞啦!他是個老色鬼,平時如果有稍有姿色的收垃圾的賣廢品的女人

來,他也會調戲一番。

  後來,有一個賣廢品的女人經常來,約四十來歲,長得比較蒼老吧,但還是

有胸有屁股的,曬得比較黑,經常來我們收購站賣廢品,每次來,都要去老魚頭

的房間,且很久才出來,我就覺得奇怪了。

  後來有一次我就從窗戶外往裡看,我操,場面火爆啊!這老魚頭和賣廢品的

女人脫光衣服在床上翻滾著,低沉的喘息聲、劇烈的撞擊聲、女人的呻吟聲,讓

我的大屌一下子豎起來,還好我媽給我做的褲子布料比較結實,要不然早已千瘡

百孔了。

  『真是一對狗男女!』我心中暗罵一句,其實我當時看得相當興奮,手已經

忍不住在擼了。不過這個女人雖然奶子還是挺豐滿的,但是長得太讓人失望了,

所以我一邊幻想著我的玉英阿姨,一邊使勁擼著我的大屌。

  由於我的屌太長了,以至擼的時候我都要雙手進行,一手緊握著根部,另一

隻手擼著龜頭,這樣是非常刺激的方式。其實我也想幻想我媽的,但我媽對我兇

兇的,所以這個想法一念而過,還是玉英阿姨好,可以經常摸玉英阿姨的奶子。

  想著玉英阿姨也摸著我的大屌,此刻最想做的就是像房間裡老魚頭一樣的場

景,把玉英阿姨給操了。想到這裡,我擼得越來越快,精關一鬆,一股熱流射向

窗戶玻璃。我怕他們發現,褲子還沒穿好,一溜煙的逃跑了。

  這女人來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了,老魚頭見我做事也認真,沒有手腳不乾淨的

地方,他晚上乾脆不在收購站住了,在外面租了間乾淨的房,方便和這個女人來

往。他讓我晚上天天住收購站,象徵性給了一點錢。靠!

  十七歲那年的雨季

  回憶起童年的點點滴滴

  十七歲那年的雨季

  我卻在做苦力

  卻發現我已經慢慢成長,伴隨著我那一根巨屌……

  那時我第一次感覺到了什麼叫傳說中的寂寞,不過有一天晚上有個人的到訪

改變了我的生活。

  有一天晚上,正當我百無聊賴,只能讀幾本廢品站本身就有的大量黃書的時

候,聽到了輕輕的敲門聲,我以為是老魚頭房事不力,中途被那老女人趕下床,

那麼我也趁機可以回家睡覺了。可聽敲門聲不對啊,老魚頭幾乎是砸場子似的砸

門型,這敲門聲比較輕。

  我好奇地問:「誰啊?」

  「小凡,是我。」原來是玉英阿姨。

  我趕緊開門,雪中送炭啊,第一次有人晚上來看我。

  玉英阿姨的穿著打扮讓我傻眼了。她穿了一件吊帶式黑色連衣裙,超低胸的

領口把大半個乳房都顯露出來,而且居然沒有戴乳罩,兩個奶頭突顯出來,特別

顯眼;裙子很短,只遮了屁股,還穿著一雙高跟鞋,雪白的大腿花花的,惹眼。

  我以前很少看到玉英阿姨如此性感的打扮,很明顯阿姨是故意為我打扮的。

我看得很「雞」動,眼都直了:「阿姨,你太美了,我要摸摸你的奶子。」

  「臭小子,還是這麼猴急。你姨夫好些天沒碰阿姨了,阿姨難受了。」

  「難受是不是生病了?生病就去看醫生啊!」我半懂不懂又裝一會,急死她

了。

  「你個臭小子,真的不懂?阿姨是寂寞了,只好在家裡摸自己了。」

  「怎麼摸的?阿姨,能摸給我看看嗎?」

  「你真的想看?」

  「想啊,太想看了。」

  其實在死黨賤鋒家裡就看過H片,對自慰的鏡頭還是有印象的,無非是女人

張大腿摸自己的樣子,當時看得我們兩個人興奮哦,我當時回家就打飛機了,要

是天上真有飛機,我的加農巨炮一發射,那飛機可真的危險。不過看阿姨自摸,

那不是要讓我爆掉啊?

  「求求你,玉英阿姨,你就給我看看吧?」我幾乎用哀求的語氣了。

  「好吧,不過你要答應阿姨一個條件,看完了,阿姨想幹啥就幹啥。」

  「好的,我同意。阿姨你快給我看吧,我等不及了。」

  這時阿姨脫去了吊帶連衣裙,兩個大奶彈出來,我看得一陣激動。阿姨坐在

那張破舊的床上,與一個雪白美人形成鮮明對比,我有點把持不住了,摸了摸阿

姨的奶子,阿姨拋個挑逗性的眼神,嬌滴滴的說:「小凡,把我的內褲脫了。」

  『真是個騷屄!』我內心想。

  阿姨又叫我把衣服脫了,她想看看我的大屌。當我脫光光的時候,阿姨色色

的說:「怎麼又大了不少?會幹死我的。」

  『難道今晚阿姨是主動上門找操來了?』我激動的想,因為以前阿姨只允許

我摸她的奶子。

  我搬了張小板凳,坐在阿姨面前,近距離觀看著阿姨的自慰。只見阿姨一隻

手揉搓著自己的奶子,雙腿張開,整個陰部我看得清清楚楚,而且陰毛很少,和

劍鋒媽媽的面不同,劍鋒媽媽下面毛很多,黑黑一片,我還是喜歡毛少一點的。

  阿姨另一隻手在摩擦著整個陰部,好像下面有水了,黏乎乎的。她開始往上

摸,集中在一點,我也不知道那叫什麼,反正阿姨的表情很享受。

  和H片不同的是,上次H片看到的女人自摸的時候是眼睛閉著摸的,一邊摸

一邊叫喚,而我的玉英阿姨一直看著我的大屌,一邊摸還一邊嘴裡有一些詞,模

模糊糊能聽到幾句:「小凡,我喜歡你的大屌,我要吃你的大屌,用你的大屌操

我,操我的大騷屄……」之類的,反正唸唸有詞,一直都盯著我的下面,說的話

都跟我的大屌有關。

  此時的我,感覺身上全身發熱,似山洪暴發,千萬隻螞蟻在爬,而我的大屌

直立立的豎在那裡,隨時待命。玉英阿姨此時也已經達到無視我的存在,不斷加

快撫摸的速度,呻吟聲越來越大,我還從來沒有聽到過這麼強烈的聲音,沒想到

阿姨有如此淫蕩的一面。

  一不會,隨著玉英阿姨一聲慘叫,她夾著雙腿,不再動彈了。我還以為出了

事,趕緊問:「阿姨,沒事吧?」

  「沒事,小凡,你抱抱阿姨,阿姨休息一下就好了。」玉英阿姨有氣無力的

說。

  我抱著全身赤裸的阿姨,阿姨兩個大奶軟軟的頂著我,我更激動了,同時我

的大屌一直硬著,夾在了玉英阿姨大腿之間,好像玉英阿姨有感覺到,故意用大

腿夾緊了。

  玉英阿姨伏下身來,抓起我的大屌,說:「小凡,你的大屌什麼時候豎起來

的?變得這麼大!」我知道她故意的,裝騷屄呢,她一直在看呢!

  「一直都豎著呢,我想阿姨呢!」我不好意思揭穿她。

  「讓阿姨舔舔。」玉英阿姨說完就一口含住我的大蘑菇頭,由於我下面太大

了,所以她的小嘴除了能含住我的龜頭外,其它只能含一點點啦,把阿姨的嘴兩

個腮梆子弄得鼓鼓的。

  阿姨一手握住我的大屌根部,一手套弄我的屌,然後用嘴吃龜頭,讓我好不

刺激,一直漲著,青筋都暴凸出來,阿姨吃得更賣力了。

  「阿姨,我實在受不了……難受。」

  「小凡,我要你操我,操阿姨。」

  「怎麼操啊?」我開始裝了。我以前操過賤鋒的媽媽,不對,是被操了吧,

說出來沒面子。我還是懂一點的,只是阿姨不知道,可能她以為我是處男呢!我

就裝一回處男吧!

  「阿姨教你,你看過狗交配嗎?學狗一樣,上來。現在阿姨就是母狗,你就

是公狗,我們在交配。」

  聽著挺刺激的,這時阿姨真的像隻小母狗一樣跪著趴在床上,屁股翹得高高

的,露出了她的騷屄,我當時看著就騎上去了。

  這時阿姨對我說:「明白了嗎?」

  「明白了,明白了。」性真是無師自通啊!

  我挺起我的大屌就向阿姨的大騷屄插進去,不過並不順利,雖然看到了屄,

但我並未找到洞口。後來阿姨又把她的大腿再分開些,而且教我把她的屄扒開,

找到洞口再插進去。我照她說的做,果然找到了洞口,隨著我的一下用力,大蘑

菇頭終於進去了,阿姨一聲慘叫。大屌只能進去三分之一,不知道裡面太小了,

還是我的大屌太長了,阿姨說快要爆了,不知道什麼意思,我是感覺太緊了。

  「小凡,快動起來,讓阿姨爽。」阿姨衷求著、呻吟著。

  上次劍鋒媽媽在我身上一動一動非常熟練,我怎麼一動一動就這麼困難呢?

我雙手抱著玉英阿姨又白又肥美的大屁股,一陣陣抽動,一不小心,大屌彈跳出

來了,「小凡,快插進來,阿姨要你的大屌!」阿姨急死了。

  我無法拒絕阿姨,但我掌握不了竅門啊!只好重新來過,把大蘑菇頭重新插

入阿姨的小屄裡,阿姨又是一聲驚叫。看來進去的一瞬間,阿姨是痛苦的,還是

舒服的?我不知道。

  我又重新不熟練的一動一動抽插起來,這時阿姨的呻吟聲更強烈了,玉英阿

姨的屁股不自覺的抬起來迎合著我的抽送,而且我感覺到她的騷屄在夾著我的大

屌,兩個大奶像兩隻小白兔一樣跳躍著。

  終於,我再也忍受不住了,我抱著玉英阿姨的大屁股,一洩如注,大蘑菇頭

在阿姨的體內一動一動的跳動著,一抖一抖,射精量驚人,玉英阿姨和我同時都

在大聲地喘著粗氣……

  這時院子裡一陣敲門聲讓我們嚇出一身冷汗,是老魚頭?不是,不可能是老

魚頭,老魚頭一定是砸門的。

  「小凡,開開門,我是你媽。」

  我媽?我驚呆了,嘴巴裡能塞下恐龍蛋。

  我媽找我啥事?腦子裡飛速分析,像玉英阿姨找我一樣的目的?想想這目的

絕不可能,這只是我對我媽的幻想,絕不是我媽的作風。那是其它什麼事吧?

  不開門是不行了,先開門騙過她再說。玉英阿姨也緊張,還赤裸裸呢,和我

媽是親姐妹啊,要是看到我和玉英阿姨亂搞,我媽非把我活埋了不可吧?想到這

裡還是非常緊張的,我先叫玉英阿姨睡在被窩裡,不要出聲。

  我乾脆來一狠招的,拿了一水盆放在院子的水龍頭下,搬了一張小板凳,然

後身上掛了一條毛巾,全身赤裸去開門了。

  我媽見到我赤裸裸的樣子,特別是看到我那條大屌,嚇了一跳,大叫一聲:

「啊!」手下一袋子東西也掉在地下。

  「小凡,你怎麼不穿衣服?」

  「哦,媽,我正準備洗澡呢!你晚上過來幹什麼啊?」

  「哦,家裡做好點餅,我給你送過來,我怕你餓著呢!」

  「不怕,我不餓呢,餓了我回家拿。」

  「小東西,你下面怎麼這麼大的?」我媽似乎很吃驚。

  「不是你從小看大的嗎?我也不知道啊!媽媽,這東西大好還是小好啊?」

我不知羞恥地問。

  「不要問了,快穿上褲子,小心讓女人看見。我們進房間說會話,你好幾天

沒回家了。」

  這回我擔心了,我可不能讓我媽進房間啊,玉英阿姨赤條條躺在床上呢,而

且剛被我操過。

  「媽,今天老魚頭在,房間就不要進去了,他睡了,你先回去吧!」

  「老魚頭在,你怎麼不回家?你個死鬼,想死在外邊啊?跟你老爸一個德性

啊?」

  「不是啊,媽,老魚頭被那相好的罵了一頓,剛回來的。你先回去吧!」我

急於趕我媽回家。

  「那好吧,你有空就回家啊!」

  「好的,一定。」

  我發覺我老媽的眼神有點不對,老是不自覺的盯著我的大屌看了好幾眼,這

些年她是沒注意過。

  送走了老媽,玉英阿姨也有點嚇著了,穿上衣服走人了。

              (三)有點開竅

  我已經在廢品收購站做事兩三個月了,說實話,真的很討厭這份工作,很累

又沒錢,而且又不自由。雖然玉英阿姨後來經常過來又是送吃的又是找操,但我

總是覺得缺了點什麼,覺得很無聊,要是我媽非逼著我在這裡做,可能我早就跑

了。

  不過我雖然長有一根大屌,但我人不傻,我以前以為這廢品收購站肯定不賺

錢,沒想到通過我這段時間的觀察,漸漸地發覺其生財之道。通常那些揀垃圾的

人收的書報、瓶瓶罐罐等等是賺不到幾個錢的,想要真正賺錢,都是劍走偏鋒,

馬無夜草不肥嘛!

  那怎麼真正賺錢呢?我有幾次看到過有些人開著車,鬼頭鬼腦地來賣整捆的

電纜,還有工地上用的鋼管、構件什麼的,一卡車運進來院子裡,然後進屋和老

魚頭交易,卸車走人,接著老魚頭馬上又叫車立即裝車運走。

  我剛開始還不明白怎麼回事,後來我問我媽、問玉英阿姨,才知道這些人肯

定是小偷,老魚頭肯定以低價收購、高價賣出的方式獲取高額利潤。那一刻,十

七歲的我知道這就是生意,我的心被震動了。我媽一直覺得窮人就是窮人的命,

所以早早的趕我出來打工,我也不怪她,只是我覺得我要證明給我媽看,我要翻

身,我感覺體內有一股力量。

  於是,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只要有來賣電纜啊、鋼管構件等這些大件,我就

跟這些人搞好關係,又是遞煙又是倒茶,我也主動要求押車把這些貨運到指定地

點,跟哪些人接頭,這些人我也一個個熟絡起來。

  搞好了買家和賣家的關係,我可以直接跳過老魚頭,有貨拉過來,直接去交

易,但我缺重要的東西,就是錢。因為幹這一行比較敏感,劍走偏鋒,所以買家

和賣家都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否則寧可不交易。錢都要幾千上萬的,我哪來

的錢?我天天日光族,一人吃飽,我媽不餓,還要我玉英阿姨救濟有時。

  這時我想到了玉英阿姨,也只能找玉英阿姨幫我了。玉英阿姨開一小賣部,

我姨夫都聽她的,應該有點錢,看來我應該求玉英阿姨幫幫忙了。

  無事獻淫勤,非姦即盜。於是我向老魚頭請了假,買了四袋蘋果(不是蘋果

四代,我窮得很,買不起那玩意)奔向阿姨家。玉英阿姨見是我來了,而且難得

第一次買東西,高興得很,拉著我的手,一副笑咪咪的樣子,如果不是在小賣部

公開的場合,我估計她想拉著我的大屌都不一定,看來今天她是不會放過我了,

為了借錢,我李小凡龜忍了。

  「小凡啊,你今天來看阿姨,阿姨太高興了,阿姨給你做好吃的。回家做,

反正也沒生意。」玉英阿姨笑咪咪的,笑得讓我一陣發毛。哎!

  「好的,好的。」

  小賣部離玉英阿姨租來的房子不遠,就兩分鐘的路,阿姨關了小賣部的門,

然後換了件衣服,出來了。

  我跟在阿姨後面,只見玉英阿姨這回穿著牛仔短裙,上衣是一件低胸的白色

T恤,雪白的大腿加上黑色的高跟鞋,從背後看上去,別人都會以為是二十出頭

歲的妙齡女郎。

  『騷婆娘,又來勾引我了。』我的大屌一陣激動。

  在路上的這兩分鐘,我想是玉英阿姨最難受的兩分鐘,因為一進了阿姨家的

門,阿姨的虎狼本性就暴露出來了。她馬上招呼我坐下,抱著我極其曖昧的說:

「小凡啊,這些天阿姨好久都沒去你那給你送吃的啦,你有想阿姨沒?阿姨可想

死你了。」好像一個慾求不滿的怨婦。

  「想,想,可想了。」我順著她的話說。

  玉英阿姨的手開始摸向我的大屌了,我只感小腹一股熱流湧向大屌,大屌一

下子彈起來,阿姨眼睛放光。

  玉英阿姨此時已經開始發浪了,她把我的衣服脫掉,然後跪在我面前幫我口

交起來。大屌青筋暴漲,阿姨的小嘴只能容納下一個大龜頭,不過阿姨舔得好像

很享受的樣子,還示意叫我脫掉她的衣服。我不熟練地去脫她的衣服,在脫掉她

的T恤的時候,發現居然沒有穿胸罩,兩個大奶子一下彈出來。『太騷了吧?』

我在想:『該不會也沒穿內褲吧?』

  我慢慢地脫她的牛仔短裙,像賭博開牌一樣慢慢開,慢慢地把短裙往下拉,

一點點的往下拉,我當時賭有內褲的,我想玉英阿姨不會騷到這程度。沒想到賭

輸了,拉到一半就看到了一點毛毛,再往下拉就看到陰部了,然後我就激動了。

  我摸了阿姨的白奶子幾下,沒想到這騷貨,好像許久沒做過一樣,實在等不

及了:「小凡,快來吧,阿姨等不及了,阿姨想被你操了。你的屌大,輕點,輕

輕的操啊!」

  這時我也不管什麼了,我李小凡今天是求人來了,借錢來了,目的不一般,

要是不把阿姨弄得舒服了,屁都借不到,所以非要把阿姨弄得下不了床才行。

  話不多說,我直接壓在了玉英阿姨身上,挺起我的大屌,用手扶著大屌直接

搗進了那沒什麼毛毛的洞,可惜屌太大,只是進去了一點點,阿姨一聲大叫,又

叫我:「輕點,輕點。」

  記得以前和李賤鋒一起看的H片中一幕印象很深刻:有一女,豐乳肥臀,被

男的暴操,嘴裡也說:「輕點,輕點。」最後卻說:「太爽了!太爽了!」原來

女人說話是反著說,看來阿姨是想要我用力點。

  想到這裡我更興奮了,開始了快速抽插,暴力衝刺,有著使不完的力氣。這

下阿姨有點吃不消了,「啊啊啊」的大叫,連聲叫:「太爽了!太爽了!」看來

女人說話還真是說反的。

  然後我把阿姨抱起來換了個姿勢,來了個後入式。這個插母狗的姿勢我最喜

歡了,插得不累,玉英阿姨整個過程都在「啊啊啊」地叫喚著,她也不知道有多

少次高潮了。幾分鐘後,我再也忍不住了,一陣劇烈的抖動,我的大屌核彈頭在

玉英阿姨的騷屄子宮內猛烈內射,阿姨也大叫一聲,倒在了床上。

  「小凡,太舒服了,你操得我好舒服。小凡你長大了,你是大人了。」

  「我還小,我才十七呢,都沒成年。阿姨,我對女人一點也不瞭解。比如阿

姨你下面是一點點毛,而有的人卻黑黑一片。」我指的是李賤鋒他媽。

  「兔崽子,你還看過誰的下面?」

  「不是,不是,我有一次看過H片嘛!」

  「不學好!不同女人,當然有不同的毛,形狀也可能有不同嘛!這有什麼好

奇怪的?」

  這時我想有點離題了,我今天可是來借錢的啊,要趁熱打鐵啊,不可能再磨

嘰了:「阿姨,我今天來還有一件事跟你商量一下,能賺錢的大事。」

  「什麼能賺錢大事?小凡也能賺大錢了?」

  於是我跟阿姨把廢品收購站的說了一下,然後說了我的賺錢計劃:「阿姨你

現在先借我一萬塊錢,這買賣是翻好幾倍的事,而且就是一轉手的事,到時錢到

手,你就等著分錢吧!」看得出玉英阿姨也動心了,不過她不放心,她現在不給

我錢,等交易的時候再給我錢,我不得不同意了。

  心裡想著,我終於可能要出頭了,終於要拿頭紅紅的票子面對老媽了,那個

激動啊,倍有面子。一句話,窮人,想錢想瘋了。等待,還是等待,等待機會,

不過要淡定啊!

  話說一個好漢三個幫,這買賣我一個人做也做不了,以後我總要找人幫忙。

此時我想到死黨李劍鋒了,不知道這傢伙最近都在幹些什麼了?

  於是我向劍鋒家裡走去,我走到他家門口,怎麼傳來奇怪的聲音?正確的說

是:呻吟。劍鋒媽媽的呻吟聲。

  我一陣激動,大白天劍鋒的媽媽和爸爸在做愛嗎?我幾乎是貼著門在聽了。

  「用力操媽媽,兒子,快操媽媽,操媽媽的騷屄……舒服死了,你比你老爸

還要厲害,操死媽媽了!啊啊……哦哦……」

  「媽媽,我喜歡操你,操死你……」這是劍鋒的聲音。

  「你老爸出去打工這麼久,老媽難受。用力操我!」

  此刻,我幻著劍鋒媽媽一對大白奶子和黑黑的騷屄被狗日的狠狠地幹著,是

一幅怎麼樣的淫蕩場景,居然幹著自己的親媽?我又幻想,如果是我和我媽……

但又想想我媽超兇的,我又不敢往下想了。

  過了一會,聽到了劍鋒媽媽一陣大叫,屋裡沒聲音了。

  看來我該行動了,我故意在這時候敲門了,大聲叫著:「劍鋒!李劍鋒!」

把門敲得很響。起初沒人應,我繼續敲,過了好一會,劍鋒終於開門了。

  「你怎麼這麼久才開門,幹什麼啊?」

  「我在睡覺呢!有什麼事啊?」劍鋒說。

  我一邊想進去,這時劍鋒說:「咱出去外面說,我請你喝杯啤酒。」

  我們來到了一個小賣部坐下來喝啤酒,這小子可能有點驚魂未定吧,我要再

嚇嚇他,然後讓他跟著我幹。

  「劍鋒,你這小子最近混什麼呢?」

  「沒有啊,天天呆在家裡,不知道幹什麼。」

  「呆在家裡沒出息,現在有一活,能賺錢,只要你同我就行。」

  「你有什麼活啊?我聽說你在那揀破爛的地方的打工嘛!」

  靠,這賤小子,簡直對我一臉不屑。

  「別看我現在不好,我以後會發達的。如果你跟了我,什麼都不會虧了你,

你小子目光不要太短淺了。」

  這賤小子似乎與他無關,看來我要嚇嚇他了:「你剛才和你老媽在幹什麼?

其實我全聽到了。」

  「什麼?你聽到了什麼?你可不要亂說啊!」這小子一口啤酒噴了出來,差

點噴了我一身。靠!

  「我不會亂說的。你幫我辦事呢,我也是為你好,反正你也是在家閒著。再

說了,我們是兄弟不是?」

  這下這賤小子蔫了,嚇著了,同意了。

  我是在等待一個機會……

  那一星期是漫長的一星期,阿姨過來「視察」了好幾次,我把她弄得雙腿發

軟而回,要不然錢的事可是大事。最後一天週日,終於有一車貨,通知我,整整

一大卡車鋼管,看得我兩眼發直啊,這回發財了。我繞過老魚頭,叫上狗日的劍

鋒,賤鋒不知道回事呢!一轉手,把貨賣了,整整賺了三倍。

  這回我終於可以和我的小弟一樣,可以抬頭做人了。



您可能也會喜歡
賓館盜攝報碼聊天室2018最新黃圖片qq群
免費情色小說漫畫3a情色台灣 - 歐美A片快播下載bbb秀視頻聊聊天室 - 711情色榜
愛薇兒成人網美女視訊區美女脫掉全部的衣服影片
電光夜跑QVOD四色青電影天涯色導航 - 666成人性站美女
uthome日本美女視頻愛AV情色快播漾美眉夫妻視訊秀 - 173情色性愛貼圖
性感比基尼美女視頻,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免費影音秀色情聊天室 - 真人美女視訊直播女主播全裸爆乳玩裸聊 - 天下聊天室網址 - 美女裸泳無遮擋圖片
日本美女成人AV免費台灣kiss文學區附近炮約哪個軟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