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美女影音 - 美女裸露圖片 - 視頻裸聊真人秀場視頻美女裸聊 - 真人在線網頁遊戲 - 裸聊免費觀看視訊辣妹脫衣秀女郎 - 美女主播直播間熱舞 - 視訊網站主播

完美世界

 九天十地,帝關外,厚重的大地被鮮血染得通紅,昏暗的虛空中陰風呼嘯,

仿佛千萬英靈在不屈的怒嚎一般,將雄偉的帝關渲染的肅殺一片。

  關內,同樣也是風聲鶴唳,氣氛極為緊張。就在不久之前,異域大軍壓境,

強逼九天十地一方交出石昊以換取五百年的平靜,這對於九天十地一方來說,無

疑是莫大恥辱。雖然之後大長老孟天正出關,隻身追殺千里,強勢擊殺異域數名

至尊,甚至生擒帝族至尊赤普,卻終究沒有能夠將石昊救回,在不朽之王的威壓

之下不得不黯然而回。

  其後,孟天正以雷霆手段鎮壓金家太君,欲要審問帝關內叛徒所在,只是最

後並無所獲,不得不將金太君釋放。

  這一戰,孟天正殺出了士氣,戰出了血性,以一己之力將交出石昊換取數百

年的苟延殘喘帶來的負面影響盡數消弭。只是與陷入勝利的狂歡中的普通人不同,

諸多無敵者心中卻是沈重無比。

  異域有諸多不朽,甚至更有數名不朽之王,一旦隔斷兩界的天淵被破除,不

朽能夠真身降臨,那麼九天十地有何人可以抵擋?恐怕這看似牢不可破的帝關將

會一潰千里,接下來九天十地將會重演當年仙古末年的慘劇。那舉世皆滅,血浪

滔天,所有強者全部戰死的慘烈,如同億萬斤重的巨石一般壓在至尊們的心頭。

  此事了結不久,孟天正就再度閉關。先前的一戰,雖然他強勢出擊,血殺千

裡,至尊之威橫蓋天際,但是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此刻,孟天正的傷勢已經極

為沈重,不得不立刻閉關療傷。同時,他還要借著這次的重傷承受的無窮壓力嘗

試進一步的突破和蛻變,衝擊仙道境界,為將來的大戰覓得一絲生機。

  在孟天正閉關後不久,其他至尊也先後宣佈閉關。偌大的帝關中,一時間僅

有兩三位至尊還在警戒,其中還包括了王長生和金太君。

  王家的一處隱秘據點中,王長生與金太君正在密室中商議。

  「王道友,這孟天正的實力實在是太過驚人,先前你也看到了,他已然重傷,

為強弩之末,卻依然能力壓老身。聽說他此次閉關很有可能再做突破。一旦讓他

終極一躍,在這個時代成仙,那我等將永無出頭之日了。」

  「而且,即便孟天正未能踏上仙道之路,但是在這般慘烈的生死決戰之下也

定能有所突破。這孟天正如此囂張跋扈,屆時你我兩家將會更加被動了。」

  金太君正在勸說王長生,她的言辭也確實有了作用,王長生一臉沈重,眉頭

皺起,手指在地面上滑動著,顯示著這位元真仙之子,當代至尊正陷入焦慮之中。

  「那你說,該如何行事?」王長生道。

  「孟天正可以閉關突破,我等自然也可以。你我兩家身為長生世家,底蘊只

會比那孟天正更加深厚,想來道兄也是有些底牌的。而且,要走這仙道之路,自

然需要從與仙有關的地方著手。眼下,這帝關中,可是有兩個很好地苗子呢。」

  「你是說,那兩個?」

  金太君話中的意思,王長生自然能聽出來,也明白她話中所謂的苗子是什麼。

只是,王長生依舊有些遲疑,沒有立刻下決定。

  「金道友,這仙火我等並非沒有研究過,但是至今沒有一人能夠有所收穫。

而且那兩人如今可是補天道的核心弟子,茲事體大,一旦出什麼岔子,後果可是

很嚴重的!」王長生目光炯炯,一臉嚴肅道。

  「此言差矣,青月焰雖然對我等算不得什麼,但是在那兩個女娃娃身上可是

有些玄妙,道友難道沒有一些特別的想法麼?如今到了這個地步,必須要做出決

定了。道友難道甘心向那孟天正低頭麼?況且,如今大亂將至,不成仙,終究只

是螻蟻,莫說守住家族,就連自身性命也難以保住。」

  金太君的話字字誅心,王長生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目光陰晴不定,顯然極為

掙紮。見狀,金太君再出言道:「我有一策,只需如此……這般……道友以為如

何?。」

  「好,就依你!」

  王長生清澈的眼瞳中厲芒一閃,望著金太君,沈聲道道:「為求穩妥,須得

由你我親自出手方可!」

  「事不宜遲,我等立刻佈置一番。」

  補天道的一處密地中,一身素衣的清漪正在默默出神,清雅絕麗,帶著空靈

聖潔之氣的傾城俏臉上雖然平靜,但是卻掩飾不住憂愁哀傷之意。石昊被押往異

域,恐怕凶多吉少。想到兩人的一幕幕往事,清漪只覺得悲從心來,一滴清淚不

知不覺從眼角滑落。

  沈浸在往事中的清漪突然感受到冥冥中的一種危機感,是青月焰在示警。只

是至尊出手對付一名虛道境修士,又是偷襲,豈有失敗之理?還不待清漪有所反

應,就已經失去意識,軟倒在地,接著,消失不見。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了月嬋身上,幾乎在同一時刻,兩人同時遭劫。

  次日,清漪懵懵懂懂的醒來,卻發現入目的一切一如之前,並沒有絲毫改變

之處,她內視己身,也並未發現絲毫異常,仿佛昨夜那一幕只是夢幻空花。

  「我這是怎麼了,昨晚,究竟有沒有發生什麼?要上稟道主麼?算了,既然

沒有異常,就不要去叨擾了!」

  清漪一陣恍惚,她似乎覺得有哪裡不對,但是卻又說不上來。她想去覲見補

天道道主,請他來解惑,但是這個念頭一起,潛意識中卻仿佛有另一個聲音響起,

在告訴她,這不過是自己疑神疑鬼,應該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所致,沒有必要

因為這點小事去打擾至高無上的道主。這個從她內心響起的聲音有些虛無縹緲,

卻仿佛有著魔力一般,讓清漪深信不疑,剛剛升起的念頭很快就煙消雲散。清漪

微微蹙眉,輕歎了口氣,起身泡了一壺靈茶,自斟自飲起來。

  數日後,帝關內突然又有消息傳出,稱為助年輕一代精煉道行,提高修為,

金家和王家兩大長生世家將聯手舉辦武道茶會,邀請各方年輕俊彥參加。

    這武道茶會不但為年輕一代論道論道較技,一展身手提供方便,兩家還將拿

出一些奇珍作為獎勵,就連王長生、金太君兩位至尊都將親臨,為這些年輕人開

壇講道。甚至有傳言稱,此次茶會表現優異者將得到至尊的賜予以及單獨指點的

機會這則消息一出,帝關內頓時沸騰。長生世家底蘊何其深厚,拿出來的東西自

然不會是凡物,定是罕見的瑰寶,能令任何人都為之心動,而且這次竟然還有至

尊現身傳道,這是何等盛事?

  當然懷疑者並不乏,尤其是與石昊交好的一方,如曹雨生、太陰玉兔等人對

此甚有疑慮。這王長生和金太君都不是善茬,從來都是利益至上,可算得上不見

兔子不撒鷹,這次何以會如此「大公無私」?

  雖然有所疑慮,但是這次卻絲毫找不到任何可疑之處,且不日送達的請柬是

無法作假的,他們不得不相信這武道茶會確有其事。

  雖然對金、王兩家極為厭惡,但是既然有便宜送上門,又豈有推出門外的道

理?曹雨生、太陰玉兔等人權衡一陣,還是決定前去赴會。清漪更是絲毫沒有遲

疑,仿佛下意識的就已經做出了決定。這極為不合理的情況卻完全沒有讓清漪覺

得怪異,反而似理所應當一般。

  揭幕之日,帝關內年輕一代的俊傑紛紛而至,人潮洶湧,若非此次有大神通

者布下陣法,納乾坤於須彌,金、王家的府邸恐怕就要成了菜場了。

  首日,便有王家家主王長生親臨。他所過之處,有無盡神光繚繞,大道交感,

面容雖然年輕,但是一雙眸子卻深邃滄桑,仿佛容納了整個世界,有開天闢地,

星辰毀滅的異象隱現。他盤坐於道臺上,便有無形的勢散開,讓在場的年輕俊傑

們一片肅穆。

  王長生並未多言,只是看似漫不經心的掃了一眼,便開始講道。

  王長生乃真仙之子,紀元之初便已存在修行,早已成就至尊之位不知多少萬

年,其道行之高深,無可揣度,對這些不過虛道、斬我境界的年輕人而言,仿佛

一座不可仰望的巍峨山峰。他吐出的每一個字都仿佛蘊含著大道真意,讓這片天

地都生出感應,有天降瑞彩,地湧甘泉,虹橋橫空,金蓮遍生,讓在場的年輕俊

傑都聽得如癡如醉,仿佛要陷入悟道境中。

  而這些人中,感觸最深的卻並非號稱年輕一代第一人的金展,也非王家子弟,

反而是清漪與月嬋。王長生講的每一個字都仿佛醒世梵音,牽動她們的心神,引

領著她們陷入某一個玄奇的境地。

    在她們的元神中,有一個金色的光點不斷壯大,仿佛一粒種子在萌發,又仿

佛一輪神陽在緩緩升起,將她們的元神渲染出一片金輝。在兩人的眼中,王長生

的形象不斷壯大,最後仿佛化成了一尊無上的仙王,壓蓋天際,更是散發著讓她

們為之親近的氣息,讓她們心神激蕩,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想要叩拜臣服的念頭。

  月嬋早已迷失,清亮的瞳孔中仿佛失去了焦距一般,只有王長生的影子。而

清漪卻仿佛陷入了掙紮之中,眼神時而朦朧,時而清醒,石昊的身影不斷在心間

浮現,卻又被某種力量強行抹去掩蓋。體內,青月焰跳動,散發出青色的光輝,

照耀著她的識海,想要驅除某種力量。

  青月焰乃仙古紀元一代奇女子青月女仙身隕後留下的奇異火種,清漪與之融

為一體後,本該萬邪不侵。但是這股力量似乎來自於清漪的元神之內,看似微弱

卻極為難纏,在王長生講道時彌散的道韻引動下,有如無盡草原一般,任青月焰

焚燒卻始終無法被徹底驅除,且隨著時間的流逝,仿佛對青月焰差生了抗性一般,

變得越發強悍。

  當清漪元神中的那裡種子徹底生根,並且與清漪的元神融為一體之後,青月

焰也隨之恢復了平靜,不再暴動。清漪身子一顫,眼神中的清明徹底消散,也如

同月嬋一般陷入了迷惘之中。

  至尊講道,足足持續了三天三夜。當大道神音停歇,在場的年輕俊傑也紛紛

從悟道境中醒轉過來。他們一個個目光深邃,神氣清明,仿佛就在這短短三天內

大有收穫。場中卻並非所有人都如此,尚有數人依舊閉目盤坐,周身有大道之光

隱現,仿佛陷入了深層次的悟道之中。顯然是在剛才的講道中收穫了極大的好處,

此刻正勇猛精進。

  這類人並不多,僅有寥寥三人。除卻金展之外,另外兩人出乎所有人意料,

竟然是月嬋和清漪。此刻兩人面容平靜,周身有朦朧的青輝覆體,有一股無可言

喻的仙韻,窈窕的身段和聖潔的絕美容顏唯美無比,讓見到這一幕的諸多年輕俊

傑都為之心動不已。

  王長生長身而起,見到這一幕,袍袖一揮,仿佛垂天之雲一般,發出朦朧的

將清光,幾人收在了袖中,接著轉身遁入虛空中。到了這個時候,哪還有誰不知

道這三人被至尊選中,將得到造化,頓時一個個滿臉豔羨,長籲短歎起來。

  只是世間之事,卻並非一切盡如外人所見。

  此時,清漪和月嬋並非如外人所想的一般正在接受至尊的指點,兩人皆是昏

迷不醒,正並排躺在王長生的閉關靜室之中,正在被王長生與金太君審視。此時

清漪平日裡維持的變幻之術也已解除,露出了與月嬋一般毫無二致的仙顏。

  只是雖然兩人容貌身材並無任何不同,但是氣質卻有了些許差異。同樣的空

靈聖潔,超凡脫俗,月嬋如九天之上的明月一般高高在上,無可追尋,只能令人

仰望而不可得,而清漪卻是渾然如一,多了些許親近之意。

  顯然,這與二人的經歷有關。

  兩名風華絕代,仙姿絕麗,更宛如孿生姐妹一般的絕世佳人橫陳眼前,王長

生雖然歷經悠久歲月,道心穩固,也不禁略微動容。只是一來邊上金太君也一同

在,並非良機,二來此番並非是讓他來一逞淫欲,而是借這兩人窺探仙道之秘。

王長生收斂心神,對著金太君示意:「開始吧!」

  金太君點頭。

  王長生探手打出一串印訣,頓時這座靜室牆壁、地面有著道道玄奧繁複的紋

路浮現,密佈整個房間,組成了一座高深莫測的陣法,將王長生、金太君以及月

嬋、清漪包圍在了裡面。

  陣法成型,王長生與金太君也盤膝坐下,將至尊法力灌入座下陣台,頓時,

一道道絢麗的神光騰起,足有三千之數,在虛空中纏繞交融,最後化成了一道白

濛濛的光束。看似平平無奇,卻有著濃郁的混沌氣滋生,仿佛大道之光一般,三

千大道盡皆可尋。

  這混沌光束緩緩落下,照耀在清漪和月嬋的身上,將兩人照耀得一片通透。

兩女身上的衣衫仿佛化作虛無,沒有絲毫的痕跡顯現,露出兩具纖儂合度,凹凸

曼妙的嬌軀,曲線完美無瑕,胸部高聳,蠻腰纖細,翹臀渾圓,雙腿修長筆直,

肌體瑩白細膩如神玉一般。

    隨著混沌光束照下,二女就連肌體也變得通透起來,可以看到她們體內流動

的血脈而變幻無論的道則紋路,這是她們一身道行的有形體現。相比月嬋,清漪

體內更是多了一簇青碧的火焰,正在安靜的竄著火苗。

  這是被她融入體內的青月焰。

  由兩位至尊合力催動陣法締結的混沌之光將兩女身上的一切秘密盡皆顯現出

來,而王長生和金太君也融入了陣法之中,盡情參悟清漪與月嬋體內的秘密。

  三個時辰之後,兩人同時收工,面色有些晦暗,顯然心情不佳。

  「花費如此代價,居然一無所得。」

  王長生年輕俊秀的面容一片陰沈,雙眼開合間,有神光射出,低聲自語,語

氣中有著掩飾不住的不甘。

  金太君臉色也是極為難看。今日之事,乃是出自她的提議,而且她也全程參

與,剛才啟動的「道源無極窺天神陣」也是她與王長生合兩人之力,花費極大的

心血,付出巨大的代價方才布下。

    她如此盡心盡力,就是為了在這兩名女子的身上窺得天機,尋到仙道之秘。

現如今卻一無所獲,縱是以金太君的定力,也是有難以言喻的沮喪。只是此刻,

金太君看似混濁的老眼中卻突然閃過一道瘋狂的厲芒。

  「王道友,事已至此,我等已不能回頭,只有一條路走到黑。」

  金太君的話語雖然低沈,但是其中蘊含的堅決與偏執讓王長生眉頭一皺,道:

「連這等無上奇陣都無能為力,莫非金道友還有其他手段不成?」

  「我金家的仙祖曾得一門秘術,施術者可藉由陰陽交融之間窺探天機,盡知

受術之人的一切機密。不論修為如何,以何種手段封鎖識海,禁錮元神,皆是無

用。就連仙王也不能逃脫。」

  「這……」

  王長生臉色一變,淩厲的目光如仙劍一般直刺金太君,似乎想要看透她的一

切想法。

  金太君絲毫不讓的迎著王長生的目光,突然笑了起來:「道友不必擔心,這

門秘術要完全顯現這等威能,可是需要另一方毫無反抗之力方才可以。道友當初

可是一身完好,我縱然是想以此來窺視道友也是有心無力呢。而且——」

  頓了頓,金太君露出一個戲謔的笑容:「這兩名女子如此麗品仙凝,道友也

完全沒有吃虧呢。」

  王長生面色陰晴不定,似乎難以抉擇。金太君也沒有再多言,只是在一旁靜

立。

  凝重的氣氛持續足有半晌,王長生終於作出決定,他沈聲道:「你可敢立下

大道誓言,起誓你方才所言句句屬實,沒有半字虛假?」

  「當然!」

  金太君一口應下,接著道:「現在我將這門秘術傳於你。等你與這兩名女子

『參悟』完畢之後,你我再一同『悟道』。」

  得到金太君神念傳授秘術的王長生閉目盤坐,默默參悟推演。一個時辰後,

將秘術悟透的王長生起身來到依舊昏迷不醒的月嬋和清漪身前,目光在兩女一模

一樣的俏臉和玲瓏身段上掃視了一遍,準備開始「參悟仙道之秘」。

  取出一個由神禽異獸神羽毛發織成的巨大墊子充當床鋪,王長生將月嬋和清

漪的身子移到了上面,沒有絲毫避諱,就這麼當著金太君的面脫光了衣服,接著

身影在一團陰陽二氣流轉的仙光中一分為二,化為兩個一模一樣的王長生,乍一

看,仿佛鏡子中的倒影一般。

  對此,金太君沒有絲毫意外,她是知道「陰陽訣」這門蓋世神通的,不光能

修煉陰陽二氣,甚至能將元神暫時截斷,分成兩神,詭異莫測,強大無雙。並且,

可將血氣也分成兩部分,暫時組成另一個真我體魄。據她所知,面前的這兩名女

子本是一體,只是因為修煉了一門奇功才分化成兩身,卻不知出了什麼意外,導

致本是一體的兩身竟然產生了敵對,變成了兩個不同的人。

  儘管如此,這兩人的本源仍是想通,王長生要想盡可能得到多的收穫,便以

「陰陽訣」臨時將分出另一個真我。

  兩個王長生赤裸著雄健的軀體,走上墊子,分別將月嬋與清漪抱起,接著將

兩女的衣衫盡數脫去,將兩具完美的女體剝成了白羊,開始上下其手。

  王長生早已活過百萬載,不知經歷了多少女人,經驗自然豐富,他的動作純

熟而老練,修長的手掌在兩具雪白滑膩的曼妙女體上遊走著。抱著清漪的那個王

長生手掌揉搓著豐滿堅挺的酥乳,俯下身去含住飽滿的乳球頂端的一點粉紅,舌

頭繞著著漸漸變硬的凸起打著圈吮吸著,不時用牙齒輕輕啃咬著著。

    另一個王長生將月嬋壓在身下,正親吻著柔軟鮮豔的紅唇,舌頭頂開月嬋的

玉牙,在她的檀口中攪動著,同時一隻手揉搓著柔軟綿彈的乳肉,另一隻手探到

兩條美腿間,在那毛髮叢生的桃源之地尋幽探秘。

  在這般近的距離,又處於昏迷中沒有主動隔斷聯繫,月嬋和清漪思想感覺完

全互通,等若同時受到雙倍的挑逗。

    月嬋還是清白之身,清漪也只和石昊有過一次,在王長生百萬年來在無數女

子身上錘煉的調情手段之下又哪裡招架得住?很快,月嬋和清漪白皙無暇的胴體

漸漸蒙上了一層粉紅之色,飽滿的雙峰隨著漸漸急促的呼吸起伏著,乳尖充血挺

立,香軟的嬌軀無意識的扭動著,兩腿間的神秘之地也開始氾濫成災。

  見兩女已經情動,王長生也不浪費時間,立刻提槍上馬。一具分身將清漪正

面放倒在床上,抓著腳踝將一雙美腿高高舉起分開,已經勃起的陽根抵在濕潤的

唇瓣上摩擦著;令一具分身將月嬋翻了個身,擺佈成跪趴的姿勢,抓著高高翹起

的玉臀,同樣怒挺的陽根在已經濕潤變得滑膩膩的股溝裡磨蹭著,然後兩具分身

同時腰杆一挺,將陽根插入了兩女的小穴中。

  「嚶!!」

  「啊!!」

  雖然是在昏迷中,但是破身的疼痛還是不可避免,兩聲帶著痛楚的柔美呻吟

聲傳來。

  捅穿了一層薄薄的肉膜,在淫液和處子之血的潤滑下,王長生粗長的陽根深

深貫穿了月嬋和清漪的小穴,頂在了最深處的柔軟部位上,火熱緊致的肉壁包裹

著入侵的肉棍,強烈的緊湊和擠壓之感頓時如潮水般湧來。

  月嬋和清漪的容貌與氣質俱是無可挑剔,在王長生經歷過的眾多女人中也能

算做上品,而且現在更是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加分不止一星半點。

    溫香軟玉當前,王長生也不再保持那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兩個分身一模一

樣的,同是年輕俊秀的面容上出現一抹與他身份極為不符的淫笑,抓著月嬋和清

漪的纖腰和翹臀,開始了活塞運動。腰部不斷推進,隨著挺動一次次撞擊在兩女

的豐臀和胯骨上,發出響亮的「啪啪」聲。

  破身的疼痛很快過去,月嬋和清漪因為疼痛而蹙起的秀眉漸漸舒展開來,略

顯蒼白的俏臉也變得紅潤起來,在雙倍的快感之下,已經成熟了的身體很快就進

入了狀態,隨著王長生的抽動開始無意識的迎合起來。

  月嬋和清漪嬌喘著,飽滿高聳的酥胸隨著身體的撞擊前後跳動著,一片迷人

的波濤洶湧;盈盈一握的蠻腰水蛇般扭動,翹翹的豐臀起落不定,似乎在追逐著

王長生陽根的插入。在粗長的巨物飛快的進出之下,粉紅嬌嫩的肉壁不斷翻卷蠕

動著,大量的淫液被帶出,將黑色的森林地帶沾得狼藉一片。

  在強烈的性愛快感之下,月嬋和清漪漸漸蘇醒了過來,但是受制於元神內的

術法,兩女的意識並沒有完全清醒過來,只是如同玩偶一般本能的迎合著王長生

對她們身體的褻玩。

  在兩個王長生的姦淫之下,月嬋和清漪完全無法抵抗,也不知道要抵抗,在

強勢而霸道的衝擊之下漸漸向著高潮逼近。而王長生雖然臉上還是一副輕浮的淫

笑,但是心中卻是沈靜無比,開始施展金太君傳授的秘術,準備參悟月嬋和清漪

身上的秘密。

  在王長生施展的秘術影響下,月嬋和清漪似乎變得更加敏感,大聲呻吟著,

在王長生的挺動之下很快就抽搐著泄身了。

    王長生眯著眼睛,集中精力與神識,以兩具分身同時體悟著月嬋和清漪身體

裡的秘密,只留下一絲意識維持著身體的感官與控制,繼續保持著下身的抽送不

變,享受著兩具完美的女體帶來的絕妙享受。

  月嬋和清漪嗓音完全一致,卻帶著不同風情的呻吟聲隨著王長生的抽送一直

都沒有停止,中間夾雜著肉體的碰撞之聲,不斷作響。雙倍的快感讓兩女完全沒

有抵抗之力,隨著一波又一波不停歇的高潮不斷襲來,她們瑩白的肌體已經完全

變成了誘人的粉紅色,那是情欲的色澤,渾圓修長的美腿盤在王長生的腰間,隨

著王長生的聳動不斷扭動腰跨和翹臀迎合著。

  足足過了十二個時辰,王長生才將神識撤回,吐出一口氣,一雙清澈的眼睛

裡仿佛變得更有神采,似乎頓悟了一般。

  將清漪和月嬋變換了一下體位,將兩女擺成面對面,兩個王長生捏著豐腴圓

潤的翹臀,從後面繼續姦淫著兩女。從後面不斷傳來的強烈衝擊和一波強過一波

的快感之下,月嬋和清漪身體已經緊緊擠在一起,兩對兒豐滿挺拔的酥乳相互擠

壓著,時而相互摩擦,那酥麻的感覺和小穴裡傳來的快感混雜在一起,讓她們大

聲呻吟起來。

  當她們不斷湊近的俏臉終於碰觸在一起,紅潤的香唇仿佛黏在一起一般相互

親吻著,發出誘人的輕哼聲,滑溜的小舌頭彼此交纏,互換著口中的津液。

  當兩個王長生分別射在月嬋和清漪的身體裡時,她們已經因為高潮了太多次,

體力消耗太多而昏迷了過去。

  兩個王長生離開月嬋和清漪的身體,接著再度融合為一。而另一邊,全程觀

看的金太君也按捺不住起身。

  「如何?」

  金太君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此時,金太君的形象有了極大的改變,不再是

之前那副垂垂老朽的老嫗面貌,取而代之的是一名風姿絕世,傾國傾城的絕代佳

人,青絲如瀑,剪水雙瞳如星辰般明亮,瓊鼻尖翹,朱唇一點,肌膚如羊脂玉般

白皙無暇,身段也是起伏飽滿,曼妙之極。仿佛時光倒流,金太君此刻完全回到

了百萬年之前,身為女子最美麗的年華。

  此刻返老還童的金太君,完全是一名不輸於月嬋和清漪的絕代佳人,身為至

尊和長生世家之主,身上更有一股威嚴凜然的大勢。

  「果然有用。剛才我只是初步體悟了一番,接下來還需要再多幾次參悟,屆

時定能再邁出一步,絕不會輸於孟天正。」

  王長生道。

  金太君頓時喜形於色,急道:「當真?」

  「當真!」

  「既然如此,接下來你我速速參悟為好!」

  「正有此意。」

  王長生再度露出一抹淫笑,將變得年輕的金太君也推倒在墊子上,大變「白

羊」之後,撲了上去,開始雙修參悟。

  之後,每日王長生都會依法施為,在享受月嬋和清漪完美的身體的同時,參

悟她們身上的奧妙,再與金太君「合兩人之力悟道」。

    期間,王長生嘗試了無數種方法,甚至曾讓月嬋與清漪短暫合一,盡情的體

悟她們的身體。每一次的「參悟」之後,月嬋和清漪都會在王長生的命令之下以

補天術修復身體,將身體回復到一開始的狀態。

  在外人眼中,金展三人得到了至尊的造化,雖然豔羨,但是卻也不甘落後,

開始相互切磋論道,力求突破。

  隨著時間的推移,王長生參悟的進度也在不斷提高。轉眼間便過了一月,經

過三十次的研究和參悟之後,王長生對月嬋和清漪身上的一切都已瞭若指掌,不

但洞悉了她們與那仙古青月女仙的秘密,也熟悉了她們身體的每一寸肌膚,每一

處敏感部位。如今,月嬋和清漪的身體對他來說已經再也沒有了任何的秘密。

  在這期間,金展在另一處修煉之地接受王長生和金太君靈身的輪流指點,道

行也略有精進。

    只是令金太君奇怪的是,現如今金展修煉起來遠不如先前那般水到渠成,反

而有種滯澀之感。縱然是如今得到兩位至尊的指點,取得的成果也遠不如預計那

般大,甚至連斬我境中期都沒有修到。

  直到某一次,見瞑目而坐,正處於物我兩忘的悟道境中的金展眉宇間那一絲

陰鬱之色,金太君才若有所悟,知道癥結所在。

  王長生的閉關之地,王長生依舊以陰陽訣化成兩身,分別在兩名一模一樣的

角色女子身上聳動著,一邊享受著她們美妙的身體,一邊在榨取著她們身上最後

的東西,那是關於補天道的道統傳承。

    他的身下,月嬋和清漪滿臉春情,散發著情欲的氣息,兩具曼妙胴體如同水

蛇般扭動,迎合著王長生的抽送,令人血脈賁張的嬌媚呻吟聲不斷發出。



您可能也會喜歡
夫妻互助交友論壇 - uthome聊天裸聊秀場視頻聊天辣妹1234成人網站
巨乳妹妹自拍秀msn 視訊美女交友 - 桂林生活網Live173熱辣美眉視訊交友 - 戀夜秀場新站
性感長腿美女桌球圖網愛交友網免費夜聊吧直播間
免費會員視訊交友最新成人色情小說裸睡的女人照片
Tvshow-淫蕩女孩情色文學 - 女高中生打架 - 台灣秀場視頻直播間金瓶梅美女視訊秀場 - 播播激情網 - Live173午夜聊天室直播真愛旅舍午夜視頻裸聊 - 好萊塢多人視頻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