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live APP下載觀賞173 live秀173 live影音表演

一日之間 (1-4)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2017-2-20 07:59 編輯

 (一)

  「今天我們的李經理怎麼穿得這麼漂亮。」李永珏一進公司就被其他的同事

誇讚。

  李永珏今天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的女式西裝,下身穿著一條及膝的黑色西裝短

裙,腳上穿著一條透明的長筒絲襪和一雙5厘米高跟鞋,這和平時李永珏的打扮

風格完全不同。原來今天是週五,李永珏和前段時間讀在職研究生時認識的姐妹

約好吃飯。

  因為身在一家國企的證券公司,因此5點就可以下班了,李永珏關了電腦,

伸了伸懶腰,稍微整理了下資料,就離開了公司了。

  上海的交通在下班時異常擁擠,尤其是幾個大的中轉站。李永珏穿過熙熙攘

攘的人流來到約定的地方時,已經遲到了15分鐘。正當李永珏打算用手機聯繫

其他人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喊了李永珏:「李美女,你遲到了哦。」

  李永珏抬頭一看,是自己同桌張雯,張雯在在職研究生班時是一個非常開朗

的女生,比李永珏小1歲,還和李永珏有著一些共同愛好,所以兩個人就走得近

了。

  「你到了多久?」李永珏說。

  張雯看著李永珏說:「哪怕一分鐘,你也是比我晚,等等要懲罰你遲到,哈

哈。」說完就拉著李永珏向海底撈走去。

  來到了海底撈門口,一個男人喊了聲張雯,張雯拉著李永珏走了過去,張雯

對著李永珏說:「這個是韓剛,是我的老鄉,一起從安徽過來的。」

  韓剛看著今天異常漂亮的李永珏,半天支支吾吾說不出話,只是一個勁地點

頭說你好。李永珏也是禮貌地回你好。

  排了半小時的隊,三個人一起進了海底撈吃飯,席間張雯一直在說著和李永

珏在班裡的搞笑事情,氣氛也是異常活躍。不知不覺兩個小時就過去了,三個人

在一個路口分了手,張雯和韓剛一起走,李永珏則獨自攔了一輛出租車。

  張雯和韓剛兩個人邊走邊聊,張雯問:「哥,你覺得李永珏怎麼樣?」

  韓剛一聽來了精神說:「李永珏不錯,人漂亮,而且工作也好。」

  張雯一聽笑著說:「哥,你也不小了,想追她嗎?」

  韓剛一聽小心地說:「我和人家配不上。」

  張雯一聽笑著說:「哥,平時沒見你這麼慫啊,今天怎麼這麼軟蛋。想要把

李永珏追到手,妹妹幫你想辦法。」

  韓剛聽了看著妹妹說:「你有什麼辦法,人家這麼一個公司經理,你哥一個

打工的,人家怎麼也不會同意。」

  張雯聽了就笑這說:「女人只要在床上被男人制服了,經理也沒用,何況更

因為是經理,面子更是要的。你也老大了,爹媽也為你的事操心。妹妹這次豁出

了。」

  韓剛原來想要說什麼,但是一想到自己也30多了,加上李永珏確實也真是

很想要她,一時間也不說了。

  又過了兩個星期,李永珏接到了張雯的微信:「這週末我過生日,你一定要

來。」李永珏看了消息,然後回覆說:「好的,要我給你什麼禮物嗎?」

  張雯發了個大笑的表情:「你來就是我最好的禮物了,別的不要了。」其實

週末根本不是張雯的生日,只是為韓剛搞定李永珏創造了條件。

  週末到了,李永珏稍微打扮了一下,穿了一條淡黃色的連衣裙,披了一條綠

色的披肩,頭髮則梳起了長馬尾。腳上穿著一雙透明的絲襪和一雙高跟涼鞋就出

門了。

  李永珏來到了約好的地方,張雯已經在好樂迪門口等著了。

  「李姐,你今天好漂亮。」,張雯笑著說。

  李永珏說:「今天嘴這麼甜啊。」

  「什麼嘴這麼甜,是李姐今天真漂亮。快點上去吧,房間已經訂好了。」說

完就拉著李永珏的手上了樓。

  李永珏一進包廂裡面已經有了8、9個人了,男男女女的一起在唱歌。張雯

對李永珏說:「李姐,這幾個都是我的好朋友,別拘束啊。」說完就開始讓大家

靜一靜開始介紹起來,在介紹完後張雯大家稍微互相打了下招呼,然後又開始唱

了起來。

  席間韓剛和另一個人出去上了廁所,兩個人來到廁所,看了下廁所裡沒有人

,另一個人對這韓剛說:「剛剛進來的妹紙挺漂亮,也有氣質,韓哥想上的就是

她啊,兄弟們這次可頂你了。」

  韓剛說:「能不能上就看今晚了。」

  唱歌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一會兒就幾個小時過去了,不知不覺就到了6點

,大家一起提議去吃飯,李永珏本來不喜歡人多,於是想先回去了,但是硬被張

雯用生日的理由拉住了,於是就跟著一群人去了一家飯店。

  大家在席間歡聲笑語,頻頻敬酒,李永珏原來酒量不是很好,被張雯稍微勸

了幾杯就開始有點暈了,臉上泛起了紅暈,韓剛看了李永珏的樣子,變得緊張起

來,因為他知道今晚可以得逞了。

  張雯看著微醉的李永珏說:「李姐,你等等。我給你倒杯水。」但是卻走到

門口拿起了一個白酒的瓶子,往茶杯裡倒了一小口白酒,然後坐到李永珏旁邊說

:「李姐,我來餵你喝,你這樣也拿不動茶杯了。」

  李永珏迷迷糊糊地配合著張雯,張開嘴了等張雯的水,看到李永珏張開了嘴

,張雯立刻將一小口白酒倒進了李永珏的嘴,李永珏下一意識地咽了下去,頓時

難受異常,「這個不是水。」李永珏說著。

  張雯一聽立刻說:「啊呀,這個不是水?我搞錯了?」用鼻子聞了下茶杯後

說:「快,李姐。我扶你去廁所,把這口酒吐出來。」

  李永珏被張雯扶著,由於整個人已經有點迷糊,就毫無反抗地被張雯駕著去

了廁所,扶起李永珏時,張雯對著韓剛使了一個眼色,韓剛立刻將桌子上李永珏

的手機給了張雯,李永珏被扶進了廁所,然後開始吐著,看著平時打扮得體的美

女此時竟如此狼狽,張雯也不得不暗笑。

  張雯看著李永珏說:「李姐,我在外面等你。」然後轉個身出了廁所,拿出

了李永珏的手機往李永珏家打了電話,電話接通後:「喂,請問是李永珏的媽媽

嗎?我是張雯,今天李永珏在我家過生日,她今晚住我家。」

  對方聽了後說:「哦,是張雯啊。珏珏她人呢?讓她來聽電話。」

  「阿姨,她在洗澡,等等她洗完澡了,我讓她給您回電話。」

  對面聽了後就說:「好的,你等等讓她回電話。」

  掛了電話後,張雯果斷按了手機的關機鍵,然後轉身進了廁所。

  過了好一會兒,張雯扶著李永珏進了包房。李永珏雖然吐了一點,但是依然

還是很難受。這時張雯說了:「時間不早了,大家今天也玩得聽歡,早點回家休

息吧。」這時張雯說:「李姐這樣,一個人不能回家,我送她。」然後叫了服務

員,大家結了帳後,開始陸陸續續走出包房。

  來到飯店門口,幾個人掏出了手機,開始滴滴打車。不一會兒的時間,一輛

出租車停在張雯他們的面前,張雯扶著李永珏進了後座,韓剛則坐進了副駕駛,

其他人看著韓剛坐進了副駕駛後,都會心一笑。

  此時和韓剛一起上廁所的男子來到了副駕駛的窗邊,對韓剛耳邊低語了幾句

,然後大笑起來。韓剛也不回應,轉頭對司機說了自己家的地址。司機看了下醉

夢中李永珏,又看了張雯,覺得旁邊有一個女伴,應該也沒什麼。然後就啟動了

車向韓剛的家駛去。

  到了韓剛的小區門口,張雯還故意大聲說:「我家到了,韓剛你幫我扶著,

我付錢。」看著遠去的車,張雯和韓剛一起扶著李永珏走進了小區。

  兩個人進了韓剛租的房子後,將李永珏扶進了臥室,張雯看著倒在床上的李

永珏,對著韓剛說:「妹妹我只能幫到這兒了,以後怎麼樣就看你了,對李姐好

一點,不要日了別人就不認人。」

  韓剛看著張雯說:「你哥我是這樣的人嘛?別人不知道,你還不知道。」

  「我就是提醒你。」,張雯對著韓剛做了個鬼臉然後說:「時間不早了,我

也回去了,明天開始我和李姐就真是姐妹了。哦,不對。她是我嫂子了。」說完

就轉身出了門。

  韓剛看著張雯把門關上後,轉身走進了臥室。

 (二)

    韓剛轉身走進臥室,看到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李永玨,下半身已經支起了帳

篷,快步走到了床邊坐下,隔著李永玨的連衣裙開始搓揉著雙峰。

    李永玨則在在酒精的作用下,任韓剛玩弄自己的雙峰。搓揉了一會兒後,韓

剛開始解開李永玨的衣物,露出了讓其饞涎欲滴的肉體,李永玨在睡夢中被脫了

個精光,韓剛學著平時A片裏學到的動作,右手伸入了李永玨的兩腿間,撫摸著

李永玨的小穴,左手則繼續搓揉著李永玨的一隻乳頭。

    撫摸了一會兒後,韓剛起身拿出了手機,開始對著李永玨擺拍,讓李永玨自

己一隻手摸著自己小穴,一隻手擋在乳房上,擺出一副很淫蕩的樣子,然後又扶

著李永玨的頭,掏出自己已經充血的肉棒,狠狠地插進了李永玨的嘴。

    韓剛的一隻手托著李永玨的頭,一隻手操作著手機,將手機調成了攝像模式,

整個過程就如同李永玨自願為韓剛口交一樣。

    在做完這一切後,韓剛將李永玨平躺在床上,然後自己也迫不及待地脫了個

精光上了床,將李永玨的雙腿架在了自己的肩上,李永玨的小穴毫無保留地展露

在了韓剛的面前,韓剛對著李永玨的小穴,用自己發硬的肉棒用力一挺,直捅進

了小穴深處。

    李永玨雖然因為酒精的作用,整個人不省人事,但是被韓剛這麼用力地擺弄,

也不禁發出了哼哼聲,聽到了李永玨的哼哼聲,韓剛更加用力。

    一個晚上韓剛擺弄這李永玨的身體,一邊換著姿勢幹李永玨,一邊將手機對

好角度,記錄著整個過程。

    經過了一個晚上的折騰後,韓剛疲倦地躺在了李永玨的身邊,但是遲遲不敢

睡,因為擔心李永玨醒來後還要接著後續的計劃。

    就在韓剛迷迷糊糊的時候,感覺身邊的李永玨動了一下,韓剛頓時來了精神,

果然李永玨漸漸睜開了眼睛,看著眼前陌生的環境,經過了一晚上韓剛折騰的李

永玨感覺很虛弱,但是下體的疼痛卻讓李永玨驚醒了不少,李永玨頭往旁邊一看,

看到了韓剛正看著自己,不顧身體的疲勞感,一下坐了起來。

        李永玨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對著韓剛大喊:「你強奸了我,你這

個畜生流氓。」

    韓剛這個時候倒沒有剛才的緊張了,李永玨的反應一點也不出乎自己的預料,

韓剛緩緩地坐起來,對著李永玨說:「昨天喝多了,我也不知道怎麼了,既然我

們都這樣了,你就跟著我吧。」

    李永玨看著韓剛大吼:「滾,別拿喝酒當藉口,我要報警,你強奸了我。」

    韓剛聽了後,不緊不慢地說:「你要報警就報警吧,我們都喝多了,不過這

樣我們的事情一定會讓別人也知道,我是個打工的,加上我的確強奸了你,我也

是活該。」

    一聽到事情會鬧開,李永玨頓時靜下來,頭雖然還是暈暈的感覺,但是李永

玨此時顧不得這些,立刻下了床開始穿起了衣服,等稍微整理了後,李永玨轉身

對著韓剛說:「你聽著,你從此以後別再和我見面,我不想看到你。」說完就立

刻飛奔著離開了韓剛的家。

    看著李永玨的離開,韓剛開始笑了起來,心裏想著李永玨的話,自言自語說:

「不想再見到我,是不可能在再離開我。」說完就到頭又睡了。

    回到了家後,媽媽看著一臉疲倦的女兒問:「玨玨,你昨天怎麼了,晚上不

回家,一個電話也不回。還是張雯來電話說你在她家。」

    李永玨聽了後,稍微應付了幾句:「啊,昨天在她家,玩得有點累,我再去

躺一會兒。」說完就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躺在床上的李永玨,雖然很累,但是怎麼樣也睡不著,默默地留下了眼淚。

 (三)

  李永珏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已經整整一天了,父母問起來怎麽回事,李永珏隻

說是因爲玩得太累,所以沒睡好。

  一個周末,李永珏根本沒有心思做任何事,一直在想著韓剛那裏發生的一切,

這是手機響了,李永珏一看是張雯打來的,原來想不接,但是覺得張雯可能知道

些什麽。

  于是接起了電話,兩個人稍微在電話裏聊了幾句後,李永珏問:「昨天吃完

飯後,你人呢?」,張雯聽後回答:「那天我也喝了不少,是一個朋友送我回家,

我現在也些迷糊,感覺還沒睡醒。」,張雯一邊說著,一邊打著哈欠。說到這裏,

李永珏覺得張雯也不知道什麽,于是兩個人也就說了幾句後,挂斷了電話。電話

那頭,張雯挂斷了電話,轉身對著韓剛說:「李永珏好像沒有什麽,真不愧是經

理,心理素質真好。不過你在家把勁,她就是你的人了。」,韓剛聽後一陣大笑

說:「還是我妹心疼我,給我找了這麽一個好老婆。」

  很快一個周末就這樣過去了,李永珏雖然心情承受著煎熬,但是又不想讓父

母擔心,于是如同往常一樣出門上班。辦公室裏依然還是大家互相開著玩笑,大

家也沒注意到李永珏有什麽變化。此刻的李永珏,隻想著快點下班,然後回家後,

好好睡一覺,盡管未必睡得著。

  終于到了5點了,李永珏快速地收拾了一下,和同事說了一聲再見,然後離

開了辦公室,正在等電梯時,李永珏的電話響了,一個陌生的號碼,李永珏看了

一下就挂了沒接,現在這個騙子電話太多,大家對于陌生電話的第一個反應往往

是不接。但是電話隨後又響了,李永珏看了後,才接起了電話,「喂,是李永珏

嗎?我在你公司大樓門口了,你快點過來,我有東西給你看。」。

              李永珏聽力後頓

  時覺得眼前一黑,這個聲音她無法忘記,是韓剛的聲音。「什麽,你在我公

司門口,你怎麽會知道我公司地址?

  還有我的手機號?「,」那天我在你喝醉時,在包裏翻到你的證件。你快點

過來,我這裏有東西給你。「,韓剛這裏撒了個謊,因爲他不能出賣張雯。電梯

到了一樓,韓剛正站在大門口,李永珏看到韓剛正在把玩這手機,于是邁著很慢

的步子朝韓剛走去。

  韓剛正在想著等等見面後怎麽說,就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我說過我們不

要再見,我不想看到你。」,韓剛擡頭一看李永珏,上身一件西裝配襯衫,下身

一條及膝的套裙,腳上一雙黑色的高跟鞋,平時在A片裏看到的OL打扮,韓剛

平時看著那些高傲的寫字樓白領,一直就想操著試試,今天看到李永珏這樣的打

扮,心裏已經開始翻滾了起來,心裏想著:「平日裏看到這些正兒八經的女白領,

一直就想幹一個試試,看看白天高傲的娘們,到了床上是什麽樣子。」。

  聽到李永珏問自己話,于是不緊不慢地說:「我是專門來送東西給你,你看

了後再說不見面也行。這個東西在這裏不能給你看,到一個沒有什麽人的地方。」,

說完就朝著一個角落走去,李永珏不想和他走,但是看到韓剛隻是朝著大樓的角

落方向走去,覺得如果他真要幹什麽非法的事情,隻要自己一喊,大廈的保安就

在旁邊。于是跟了過去,韓剛看看沒人注意,于是掏出手機,遞給了李永珏,李

永珏接過手機一看,差點癱倒,裏面是自己各種裸照,還有爲韓剛口交的照片。

李永珏開始氣得手發抖了,差點手機沒拿住掉地上,「你快點刪了,你這樣是犯

法的,我要告你。」。

  李永珏低聲斥責。韓剛一聽說:「妹紙,你要告就去告,我原來就是打工的,

真的被抓了也就這樣了,這件事要是鬧開了,你這麽好的工作和你家人都會完蛋。」,

李永珏聽到這裏一時半會兒說不出話,于是問:「你要多少錢?」,韓剛聽完後

說:「你竟然這麽說,我可以想想,不過我必須告訴你,我手機裏的照片隻是一

份,我那裏的電腦裏還有。如果你要想讓我刪幹淨,就去我那裏看著我刪,你去

不去?」,李永珏一聽要去那個讓自己失身的地方,更是氣得說不出話,「如果

你不去,你怎麽確定我全部刪了,你要麽現在和我去?不然我可不保證會不會上

傳到一些色情網站上去炫耀。」。

               李永珏聽了

  後說:「現在和你去,我也沒帶錢。」,韓剛一聽說:「那好吧,你周末的

時候帶著5000元,我們定個地方。」,說完就離開了。李永珏看著韓剛走遠

的背影,心裏想著:「5000元就可以擺脫這個人渣,這個也算是一件好事。」

  時間也是過了很快,一轉眼又到了周末,對于李永珏來說這個最難熬的一個

星期,整整一個星期韓剛確實沒有來騷擾她,看來韓剛是想要這5000元了。

周五的晚上,韓剛給李永珏打了電話,約定了周六下午地點在徐家彙,李永珏一

看地點,覺得徐家彙人這麽多,韓剛也幹不出什麽事情,于是周六中午的時候和

父母說和朋友出去。

  然後就出門了,李永珏這天也沒有心思打扮,就穿著平時上班的正裝來到了

徐家彙,韓剛此時已經在約好的地焦急地等待。看到了李永珏依然穿著白領的裝

束,正好合了自己的口味。于是說:「走吧,去我那裏吧。」,「什麽,不是說

好在這裏嗎?」,韓剛一聽樂了:「你想你的照片在這麽多人的地方刪?萬一被

人看到了呢?而且我電腦又不是筆記本,帶不出來。錢帶來了嘛?」,爲了讓李

永珏真以爲自己是爲了錢,特意將這句話說得很重。李永珏看著韓剛,又聽到韓

剛說錢的事情,覺得韓剛這次隻要拿到錢,什麽都不會做了。于是說:「好,走

吧。但是刪完了就不能再煩我。」,韓剛說:「行。」,韓剛說完就在前面帶路,

李永珏跟在後面。兩個人始終沒有說過一句話。

  過了半個小時後,李永珏來到了韓剛的住處,一進門李永珏就準備脫了高跟

鞋,韓剛一看立刻說不用這麽麻煩,其實韓剛是覺得李永珏穿著高跟鞋幹才有感

覺。來到了韓剛的臥室,李永珏看著韓剛的床,頓時覺得一陣惡心,隻想著快點

刪完了照片,給了錢就走。

  韓剛不緊不慢地打開了電腦,然後說:「照片都在D盤裏,有這你的名字的

文件夾,自己刪吧。」,李永珏看著韓剛這麽說,覺得他還是說話算是的。于是

開始坐到了電腦前找了起來,因爲關系到自己的名聲,李永珏找得非常仔細,擔

心漏了一張,又會被韓剛這個人渣利用,于是眼睛一直盯屏幕。韓剛此時則悄悄

繞道了李永珏的身後,將早已準備好的攝像機打開,鏡頭正對著自己的床,然後

抽屜裏拿出了一副在網上買的手铐和膠布。

  然後慢慢地靠近了李永珏,李永珏正在一個一個文件夾打開看,突然嘴被一

塊東西貼住,正想著要去撕,手就被韓剛緊緊握住,然後往後扳到了身後,很快

就被手铐铐上了。李永珏整個人都被韓剛緊緊抱住,盡管扭動掙紮,但是韓剛的

力氣遠遠大過李永珏,所以在韓剛看來,李永珏的掙紮對自己來說更有一種征服

感。韓剛將一隻手抱住李永珏,一隻手開始將李永珏的套裙向上掀,手開始隔著

李永珏的內褲搓揉著李永珏的屁股,李永珏被韓幹的緊緊地抱著,無法掙脫,不

一會讓就感覺到了韓剛開始將自己的內褲往下扒,手伸進了內褲,很開韓剛就開

始將手從後面繞到了李永珏的大腿前部,看是向黑色的叢林深處探去。李永珏想

並攏雙腿。

  但是韓剛早就用一隻腳擋在了李永珏的雙腿之間,李永珏根本沒有辦法合攏

自己雙腿,很快韓剛的手指就觸及到了黑色叢林深處的洞口,韓剛平時在家一個

人,看了不少A片,于是也學著一些鏡頭撫摸著李永珏的蜜穴。李永珏不能掙脫,

嘴又被膠布封住,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這樣更加刺激了韓剛,在韓剛手指的撫

摸下,李永珏漸漸濕了,韓剛感受到了一陣黏濕後說:「你們白領都悶騷吧,才

摸了幾下就開始濕了,想要了吧。哥我滿足你。」

  說完就把李永珏一把橫抱,然後重重摔在了電腦旁的床上,然後立刻撲了上

去。李永珏背對著韓剛,韓剛將李永珏的裙子再次撩起,裙子被掀到了腰部,露

出了內褲,韓剛將李永珏的內褲拉了下來,然後解開了自己的褲子,露出了已經

硬邦邦的肉棒,雙手按住了李永珏的屁股,對著李永珏的後面就硬挺挺地插了進

去,後入式對于李永珏來說是從沒有過的,但是對于韓剛來說確實一直很想嘗試

的姿勢,讓他覺得有一種征服感,尤其是看著眼前這位白領麗人,更是有一種自

豪感。

                (四)

  看著躺在床上哭泣的李永珏,韓剛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因爲他想通過這次

機會徹底征服李永珏,李永珏的雙手依然被反铐著,整個人平躺在床上抽泣,隻

見韓剛將李永珏一把橫抱起放在了靠背椅上,李永珏經過了剛才韓剛的蹂躏,也

沒有了太大的反抗。

  韓剛拿出了一卷膠帶,將李永珏的雙腿很快綁成了M形,李永珏的小穴毫無

遮掩地被暴露在了韓剛面前,韓剛看著李永珏說:「既然你被老子幹了,你就是

老子的女人,老子不會讓其他男人碰你,但萬一你要是背著老子偷男人,老子是

不允許。」

  說完轉身出了臥室。過了一會兒,韓剛端了盆水進了房間,隻見韓剛拿起盆

裏的毛巾,毛巾整條都被水浸濕了,一下捂在李永珏的小穴上,李永珏的陰毛都

這樣被毛巾捂軟了,李永珏正在想著韓剛想做什麽時,隻見韓剛拿出了一把剃須

刀,和一瓶沐浴露,然後對著李永珏的陰毛將沐浴露抹開了,李永珏頓時開始搖

晃身體掙紮起來,韓剛被李永珏這麽一掙紮,頓時煩躁起來,然後對著李永珏的

臉就是一巴掌,然後說:「都是老子的女人了,給老子安靜一點,不然要你好看,

下面等等劃傷了,你自己難受。」

  李永珏被韓剛一巴掌打得整個人都蒙了,頓時安靜下來,任由韓剛打理自己

的下身,韓剛抹了一會兒後,突然想起了什麽,于是轉身將手機拿了過來,調整

好了角度,開始錄像。李永珏看到韓剛將整個過程錄下來,又想掙紮,但被韓剛

一瞪眼,有頓時安靜了下來,整個過程持續了半小時,韓剛看著光禿禿的小穴滿

意地說道:「以後幹起來更方便。」,然後將手機拿起拉來,看著剛才錄制的作

品,自己看完後,又拿到了李永珏的面前說:「老婆,你好好看看,這個是我們

愛的證明。」。

  李永珏從韓剛家裏出來,已經是很晚了,她走在路上曾想過撞車去死,或者

跳河去死,正當自己胡思亂想時,手機響了,李永珏一看是媽媽的電話,頓時心

中又是一陣難過,如果萬一自己去自殺了,兩個老人肯定也不會想活。于是接起

了手機和媽媽開始聊了起來。一個小時後,李永珏回到了家裏,對著爸媽做好的

晚飯,稍微吃了幾口,然後就洗完了澡,回到自己的房裏休息了。

  雖然爸媽覺得李永珏哪裏不對勁,但是李永珏直說自己今天玩累了,然後就

不再說。

  星期天正當李永珏在房裏發呆時,接到了領導的電話,接起來後隻見電話那

邊說:「喂,是李經理嗎?」,李永珏立刻回答:「張總,是我小李。」,對方

一聽是李永珏立刻聲音緩和了下來說:「今天有時間嗎?我這裏有點事要和你說,

我們約個地方吧。」

  李永珏知道張總的意思,但是一想到自己昨天已經被韓剛剃了陰毛,今天去

見張總,一定會有問題,于是說道:「張總,今天真的不方便,家裏有事,能不

能明天到公司說。」,張總一聽頓時聲音裏帶著一種不滿說:「既然這樣,那明

天再說吧。」

  說完就挂了電話。其實公司裏對李永珏任經理這件事大家是心知肚明,雖然

李永珏在公司裏也做了5年了,是老員工,但是比她時間長的人也有不少,加上

有時會被其他同事看見張總和李永珏在辦公室裏兩個人不知道談什麽,風言風語

就傳開了,李永珏自己也是知道大家對她出任經理是有想法的,但是這就是社會。

自己這幾年來也的確和張總有這樣的事,也沒有辦法說什麽。大家都是面和就行

了。

  星期一很快就到了,李永珏到了辦公室,剛坐下打開電腦,整個部門的人就

被張總要求開會,于是一個部門10多個人很快就坐到會議室,張總看到大家都

來齊了,于是說:「大家也知道自從習主席上台後,對國家各個部門行業的要求

比以往都要嚴,有些業務不像過去一樣的做法了,所以經公司決定,我們這個部

門被解散了,但是不是說開除大家,而是大家各自往接下來的部門去報到,等等

會發郵件給各位。」,李永珏聽完後頓時傻了眼。

  張總看了一眼李永珏說:「小李啊,你這經理沒做多久,對你的工作能力還

是肯定的,所以你還是繼續擔任經理一職,隻是所做的工作和以往不同了。」

  走出了會議室,李永珏坐到了位置上,不一會兒的功夫,郵件就收到了,雖

然保留了經理一職,但是下面其實已經沒有人了,自己做的工作也是一些雜七雜

八的內容,以前自己掌握核心數據的事成了曆史,一去不複返了。



您可能也會喜歡
UT辣妹視訊免費體驗線上免費情色漫畫視訊聊天影片 - 免費情色系電影線上觀看
情色小說圖書館免費床友交友網 - 視訊妹妹AV秀q台妹聊天室 - bonbonme亞洲一區
免費試看自拍鋼管女郎 - 大陸免費視訊聊天ut13077視訊聊天 - 辣妹鋼管脫衣秀私人性伴遊網
網頁真人秀場聊天室成人bbs網址日本學生美女寫真正妹 - 色情文學
av9免費影片亞洲區台灣情人多人視訊交友漫畫休閒 - 173liveshow美女濕身秀視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