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104視訊memeMEME104 視訊聊天交友uthome視訊美女正妹

昨日雨瀟瀟

    契 子

    初春的晨霧,特別濃重,拂曉時的一剎那,沿著淡水河邊的堤防,白茫茫的一片,展眼看不清三公尺以內的事物。

    「的卓、的卓!」的鞋跟打地聲,自第九水門轉入河濱公園,停頓在沿河的石敦前,隱約中出現一對男女的身影,並排坐在石敦上。

    經過一段的沈默後,女的淒然嘆息道:「都是你!害得我媽不肯上岸就回去了。」

    「我不認識你媽呀!怎說是我害的,她來台灣,我歡迎都來不及呢!真是冤枉人!」男的柔聲在解釋。

    「人家是說,在我媽身旁的那個男人,他不是叫你爸爸嗎?」

    「唔!是!是是!那是我的康兒呀!」

    「那就是了,你這死不要臉的,還敢說!難怪我媽怕得不敢上岸,趕緊連船回去,還說不能怪我們呢!」

    「哎!這真是作惡,單怪我一個人,實在是太冤枉了,麗珠,但願妳想得開些,我們以愛情為重,心心相印,別作非份之想。」

    「愛情個屁,這樣的情勢,叫我怎樣安心活得下去呢!」她大發嬌嗔,火藥味甚重。

    「好了!好了!只要妳答應和我結婚,一切的條件都依妳就是!」男的終於在情勢挾持之下屈服了。

    下面是她們離奇神秘的一段羅曼史,也是被戰火所遺留下來的餘孽。

  一、異地創業 歡場邂逅

    民國四十年秋天,大陸淪陷,整個河山變色,許多有錢的大商家,都輾轉從香港來到台灣開創他們的新世界。

    趙世榮把妻子安頓在故鄉,自己跟著逃難的人潮,來到香港再至台灣。

    那時本省物資奇缺,所有商品,都是依賴海空進口,世榮就抓住這個機會,在港、台之間跑起單幫。

    兩年下來,著實給他賺了一筆錢,於是就在港、台兩地,開設了一家進出口商行,暗中兼作私貨的生意,他本人則坐鎮台北,過著優裕的生活。

    可是好景不常,世榮的妻子王氏,卻因染了重病而去世,留下獨生子文康,經不起清算鬥爭的迫害,潛逃到了香港,一時找不到父親,就在香港過著流亡的學生生活,半工半讀著。

    自古飽暖思淫慾,世榮中年得志,手上有了錢,心裡就作崇,在這亞熱帶氣候聲色誘惑之下,難勉追逐於花月舞謝之間。

    在一個深秋的週末,XX舞廳冠蓋雲集,美女如潮,一時漂香掠影,盛況空前。這時十點鐘剛過,正是舞廳裡上市的時光,樂隊演奏著流行的樂章,大門口像潮水般的陸續進來弓好幾批客人。

    趙世榮今晚特別喜悅,神采飛揚,他雖然已過中年,但由於養生有術,周黨風流,經過一番刻意的修飾和美容,看過去只有三十出頭一點,也是少女們最欣賞的對象。

    他的臂彎裡正勾著一位雙十年華的少女,身段健美,臉上畫眉圈眼,似乎故意要把年齡增大一點,十足的一位成熟少婦。

    二人尚未坐定,大班早已鞠躬侍候,笑迷迷的說道:「莉莉小姐才回來啦!趙先生今晚…」說到這裡,故意頓住。

    世榮為了表示風度,手一招說道:「先給我二十個台子!」

    莉莉朝他看了一眼,臉上現出了會心的微笑。

    樂隊在賣力的演奏著,舞池裡人影紛紛,二人相繼起立,跟著人潮,緩緩的起舞。

    今晚的世榮,興緻格外的濃厚,在迴旋轉步之間,大展卡油的身子。他不但把臉靠得緊緊的,而且還不時的用大腿在莉莉的小腹下輕擦一下。

    他們醉翁之意都不在酒,笑意幽幽地互相心照不宣。

    連續跳了三支曲子後,莉莉回到台子上,白了他一眼,輕哼道:「靠得太緊了,有點吃不消!」

    「嘻嘻!這樣才顯得親熱呢!等會給妳補償就是,來!我們宵夜去!」

    「這麼早去宵夜,一點都吃不下,我心裡亂得很,這裡的空氣太悶,到外面去走走,才是實在的。」

    正榮到舞廳裡轉,完全是場面上的應付,目的在博取歡心,似便展開獵艷的攻勢,她既然提議要離開,當然是求之不得之事,付過台帳之後,立即相偕步出舞廳。

    他們一路踏著月色,自中山北路轉入錦州街。

    莉莉今晚上特別心煩,習慣性的秀眉緊皺,憂形於色,一路上只是叫熱。

    正榮倍加小心,半親半摟,好像哄小孩子一樣地挑逗起她的歡心。

    那知莉莉心思重重,一句話都聽不進去,只是默默地跟著走,突地她長嘆一聲:「哎!真是煩死人啦!」

    「什麼事情會使妳這樣的苦悶?有需要我的地,方請妳儘管說,只要我的力量做得到,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還不是為媽媽病重,需要費用…說到這裡從手提包中抽出一封電報,遞給正榮道:「你看,這是今天早上才收到的。」

    正榮接過一看,發報地點是香港,寥寥的幾個字:「母病重,需手術費千元速籌。」

    千元的港幣,折合新台幣,在正榮的心目中,根本就算不得什麼,他微一凝思,勝算在,握含笑問道:「莉莉,就是這麼一點困難嗎?」

    「這麼一點,你說的倒挺輕鬆,實不相瞞,我是一個剛下海的在學女生,場面的應付不夠,收入有限,除了應酬費用,還要供給母親的生活費,哎!這病真是害人夠慘的!叫我有什麼辦法呢!」她感慨地有點嗚咽。

    她本來是一個回國的僑生,起先還靠著父親餘下來的積蓄,每月由母親從香港寄點補貼來,自從母親去年舊病復發,補貼斷絕,到了今年,母親病重,不時的寄款回去。

    自從認識正榮以來,手頭上比較輕鬆一點,寄款也跟著加多,這回算是突出的一次,在她幼小的心靈,也算是小小的刺激。

    正榮深深知道她的底細和個性,要牢牢的扣住她的芳心,當下爽朗的笑道:「妳放心吧!這點小事全包在我的身上。」

    「說真的,你肯借我?」莉莉驚喜著。

    「莉莉,說真的,我們在台都無親人,只望互相安慰和諒解,精誠相見,禍福與共,妳的事就等於我的一樣呀!」

    「都快十二點了,我們到圓環吃些什麼?」

    莉莉被他這一番體貼的話,深受感動,恨不得投向他懷中,大哭一場。可惜這時是在路中,她不能這樣做,只是更勾緊了他的手臂,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宵夜中間,正榮特地叫來一瓶雙鹿五加皮助興。

    莉莉在情懷舒暢之下,正榮頻頻勸飲的笑聲中,勉強也喝上了兩杯,以致雙頰飛紅,桃花片片,益增嬌艷。

    自古色可迷人,酒能助興,正榮沈醉在美人美酒之間,早已心胸動搖,情難自禁。

    酒足菜飽之餘,二人站起身來,腳步都有點浮動了。

    莉莉是真的醉了,嬌弱無力的把整個身體全靠在他的身上。

    正榮心裡明白,即刻叫住一部的士,直馳XX旅社。

    他摟著嬌身,按躺床上,自己進入浴室,洗浴一番更清醒許多。

    他身披浴巾,回到房間裡,眼看甜睡中的莉莉,正如一朵春睡的海棠,心情激動,益倍加劇。

    今夜的莉莉,好像比平時美了許多,紅紅的臉,依稀中現露出天真的笑容,本來已經高挺的胸部,更加強的起伏著,引人注目,從旗袍口處露出來的兩條雪腿,更是引人入迷。只看得正榮眼花迷亂,色迷心生,他索性拿下了浴巾,赤裸裸地睡向床中,緊緊貼住了玉體。

    一陣陣的肌膚香息,觸鼻生津,但當他撫摸之際,終覺得莉莉身上的衣衫,都是多餘的障礙,雙手一陣翻轉,連乳罩和三角褲一併卸下。

    健美柔潤的肌膚,照在粉紅色的燈光之下,氣份更是逗人,他情不自禁地抱得緊緊的,惟恐她會突然飛走似的。

    柔軟玉膚,溫香滿懷,正榮企望已久的日子,終於到來,樂得他心花大放,意馬心猿。

    當舞女最起碼的條件,就是身段健美,莉莉自也不例外。她不但胸圍挺突、臀部豐隆,而兩條修長的玉腿,更顯得健壯均稱,最難得的,莫如全身滑如凝脂的肌膚,觸手光滑異常,格外引人心癢。

    他上下撫摸了一陣,慾火益倍騰昇,輕輕的吻住嘴唇,惟恐擾醒了她。

    兩唇相接,一陣陣的香氣鼻息,徐徐渡入喉中,舌丁猛然一吮,涎津相繼流進,他如飲瓊漿般一古腦兒全吸進肚裡去。

    莉莉秀眉舒展,笑口微張,滿頰飛紅,直透耳後,在如蘭的氣息中,益倍迷人了。本已高挺的雙峰,起伏得更見厲害,正榮居然看傻了眼,急劇的伸出了五指,如獲至寶地一手按上。

    頂峰在握,光潤勝如新切的雞頭肉,奇強的彈力,插得手掌心都有點發癢。一陣揉揉捏捏,正榮更是蕩意搖神,恨不得把它拿將下來,當麵包一樣地一口吃了下去。

    情慾這東西,有進無退,直到洩了才會消退,碰上了異性,就直線上升。

    正榮亦是性情中人,自幼倜儻風流,孤身來台以後,都在風月場中轉,那只是生理上的需要,發洩了就算。像今晚這樣的任由撫弄,還是來台第一遭,倍感興奮。精神百倍,情緒高漲,小二哥漲得青筋暴露,頻頻顫動,大有脫穎而出之勢。玉莖不斷的充血,漲得有點發痛,看情形再也無法忍耐下去。

    他輕輕搬正嬌身,架起了小腿,徐徐俯身一按,將龜頭對準了陰戶口,緩緩納進。無奈陰唇緊閉,少女的陰戶大都是向下微斜,龜頭不易對準,連連頂插了幾下,仍然被拒在門外。

    虧他記起了新婚之夜,塗了一點口水,擦在陰戶口,龜頭對準口涎,輕輕的滑了進去。

    別看莉莉個子高大,而穴洞口卻緊小異常,只餘下豆大的縫際,雞巴塞將進去,自然套得特別緊,肉感非常,麻得陰莖快到斷掉了。

    他暗中嚥了一下口水,得意地又深進了一截。

    莉莉夢中似有感覺,但始終無力張開雙眼,眼皮動了一下,又復閉上,醉態迷人,嬌艷益加媚人。正榮得意忘形下,抱緊了粉頰,猛力的吻著。底下堅硬的長槍,不斷地開始抽插。

    他乃風月場中的過來人,此道的老手,當興奮進攻之際,仍不忘引用持久的基本功夫。他輕抽慢插,盡量的讓玉莖掠在陰戶口外,以符合九淺一深的秘決。等到神凝氣靜,精關已固,則逐漸加強,時間上就可以持久,功夫深的,更可收洩自如,持久不疲。

    不過以他的經驗,只能做到持久而已,至於控制自如,則尚無把握。

    抽插逐漸加深,速度由徐而疾,正榮奮起全身精力,快速進攻。真是下下盡根,次次插到了底。

    由於穴口過份的緊小,雞巴在高速磨擦之下,肉感達到了高峰,他恨不得插通了陰戶的底,讓小二哥永遠埋藏在裡面,消遙自在。

    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始終刺激著他的腦神經,鼓勵他一再加強。他不遣餘力的衝刺,幾乎使盡了生平所有的力量,以博最後的舒暢。

    抽插加強,震動亦重,莉莉在暴風雨猛襲,神智有點甦醒過來,可是因為醉得過深,一時無法完法恢復,而在芳心已有個明白的記憶。

    記憶逐漸深刻,已經甦醒的階段,莉莉微張雙目,勉力的睜了一眼,終因週身疲乏無力,又將眼皮閉上,全身輕輕的抖動了一下,又復平靜了下來。

    心裡一明白,最先觸動神經的,當然是性器官的磨擦了。一行行酸癢難分的抽動,由子宮直貫神經中樞,暢得莉莉滿臉含笑、秀眉舒展、滿頰飛紅,嘴角欲語還休的頻頻合動。

    正榮心中暗喜,這小妮子已進入高潮,為博取更高的深情密意,他用力的吻住嘴唇,溫柔地說道:「莉莉,我的心肝,寶貝,妳舒服嗎?」

    甜密的長吻,情緒更加激昂,莉莉在高度需度之中,頭腦有點混蕩蕩,心裡可倍覺舒暢,聞言嘻嘻一笑,媚眼橫掃,風韻十足。

    正榮得意之餘,心猿意馬,被她這迷人的眼色一瞟,靈魂兒幾乎都飛上了雲裡去了。他眼望玉人,手撫肌膚,樂得眼裡都要流出淚來。

    以他年近不惑,中途失偶,居然尚能嬌娃送抱,暖玉溫香,亦乃人生一大幸事也。

    他想到這裡,愈益愛惜地不敢過重抽插,惟恐損及肌膚,於心不忍,因而情勢逐漸緩慢下來。

    莉莉正在高潮之際,極須強力的刺激,這樣的一停頓,心裡倒覺得難受,陣陣的酸癢,在陰道裡面迴旋不已。

    正榮哪裡知道她此時心理上變得需要,仍然小心地輕抽慢插。

    一碰不能點醒當事人,急得芳心有如火燒,看情形實在無法再忍受緘默了,把心一橫,突然張開兩眼朝著正榮,淡淡的問道:「你怎麼啦?」

    這一句沒頭沒腦的問話,倒把正榮問得呆住了,他滿以為莉莉正要責備他乘醉猛浪的舉動呢。

    但看她語意溫和,並沒有火爆的氣味,心裡安定了許多,隨口答應道:「沒有什麼!沒有什麼!」

    「沒有就快點啦!你看把人壓得都快斷啦。」

    明白了伊人心意,正榮連聲答應:「是是!我這就快啦。」

    語音未停,他已沒命的長抽直插。這一下是奉命行事,哪敢偷閒取巧,真是下下盡根,根根插到了底,他恨不得整個兒的都塞將進去,以報知遇之恩呢!

    抽插加速,磨擦力增高,莉莉稱心之餘,粉臉上洋溢著無窮的笑意,嘴唇一直合不起來。

    她在暢極之餘,不斷的輕哼:「雪!雪!快!快!」同時扭動腰兒,擺動屁股,配合著正榮兇猛的來勢。

    百抽過後,莉莉覺得一陣麻癢自子宮內傳出,爽得她連聲嬌笑道:「嘻嘻!大令!你真好,穴裡可舒暢極了,美極了,啊!…我的天呀,我丟啦…」一股泉流,隨著哼聲傾瀉而出。她酸柔了,全身輕飄飄地如履雲端天上。

    正榮正在猛烈衝刺之際,小二哥經淫水一浸,仿如浸在溫泉中,親切熱貼,倍覺舒暢,微一鬆神,精水流出。這一下他再也控制不了,索性緊急的衝刺了一下,以博取顛峰的刺激。

    他有如洩了氣的皮球,翻身躺在床裡,閉目入睡。莉莉也在疲乏之餘,甜甜的沈醉於夢鄉中。

  二、海外漂泊 女愛男歡

    號稱東方之珠的香港,在二次大戰之後,工商業的急劇飛昇,造成地方上的經濟畸形發展,是冒險者的樂園,也是投機者的基地。

    趙文康自大陸潛逃到了香港,本擬找尋父親,繼續完成大學課程。

    那知到了香港,父親卻早已離開,據說是來台灣,但卻沒留地址,在人地生疏之下,以他二十剛出頭的年齡,冒險不夠資格,投資經驗更差,只好替人做雜工,希望以半工半讀完成學業。

    可是雜工是臨時性的,工作時常中斷,收入相當的微薄,所以他除了在貧民區租住了一個鋪位,勉強維持最起碼的生活,但要想積蓄求學的費用,也就相當困難,他壯志難伸之下,時常坐在海濱的石敦上,凝神探思。

    這情形看在一位風姿卓越的少婦眼裡,常常思起一片好奇與憐愛之心。

    時常碰面,首先由點首而寒宣,原來這位少婦,名叫何艷秋,是一位將軍的姨太太,將軍陣亡之後,攜帶一女來港定居,就在海濱的半山區,購置了一間小洋房,女兒秀媛,前年以遺屬身份,申請來台公費留學,現就讀XX國立專科學校。

    艷秋在聽完文康不幸遭遇之後,芳心裡確實萬分的同情,就毅然邀請文康搬進家裡,住在客房裡。

    她正徐娘半老,由於駐顏有術,看起來不過比成熟少婦大了一點,自從女兒去了台灣,生活的負擔減輕,物質的享受,不虞匱乏,但就是有時覺得空虛和難耐。

    文康搬來以後,無形中就填補了這個空缺,給她的生命,增添不少的光彩。

    文康自幼缺乏營養,來港以後,一直僚倒坎苛,終日出賣勞力,還換不到三頓一宿,幾經折磨,所以看起來倒有將近三十的人。

    二人接觸一久,情感漸深,艷秋在整個的生活領域裡,起了極大的變化,只要多和文康談上幾句話,心裡就覺得舒適了許多,其餘空下來的懷縈惆悵,那就不必說了。

    有時候她們漫步山間,同上劇院,當然都是由艷秋主動,文康在寄人離下情況之間,只有唯命的份兒,幸而艷秋待他精誠懇切,並不把他當外人看待,而自己也在少年坎苛下意志消極之際,自然萬事隨和,暫時樂得安定下來。

    是一個暮春的傍晚,文康飯後在後院納涼,忽然聽到「嘩啦!呼!」的一聲重響,接著就是艷秋頻頻呼痛的哼聲。

    基於互助的熱誠,他放開腳步走進廚房,只見艷秋身穿一件浴衣,躺在地上哀哀呼痛,身旁還擺著一個小桶,倒了滿地的溫水,看情形她定是為了端取洗澡水而滑倒。

    文康一步趨前,匆促中彎腰把住她玉臂,至為關心的問道:「大姐,妳怎麼啦?」

    「哎呀!沒有什麼!就…就是…哎呀,腰間痛…無力…」話說到這裡,忽然頓住。

    文康蹲下身子,輕輕的把她扶了起來,還沒待他扶牢,艷秋已一手環住了頸項,秀眉深鎖的道:「痛!痛得很啦,康弟,扶我到房裡去。」

    文康被她一語催促,也覺得坐在地上不像話,急伸手探向腰間,另一手扶住大腿間,猛一起身,把整個嬌身,捧的抱將起來。

    文康原無異心,只靜靜的看著艷秋的神色,但願她不要跌得太重就好。所以連發自艷秋身上的陣陣高貴香水氣息,也無心品味了。

    他移動腳步,慢慢的向房中走去。

    艷秋則含笑如怡,雪白的玉臂,像蛇一樣的緊緊纏住文康的頸項,芳心裡一陣舒適和喜悅的感覺,異於尋常。

    文康來到床前,徐徐把嬌身放下,但因艷秋的手臂還緊緊纏在頸項上,也就順著一屁股坐到床沿邊上。

    艷秋暗叫一聲:「傻小子。」眉頭又是一皺,叫聲:「哎呀!痛!」

    「大姐,什麼地方痛?」

    「就是在腰間,請你給我看看!」

    當文康拉開浴衣兩襟,天真的探向腰間,這才看清艷秋早已全身裸露,玉體橫陳了。

    徐娘那超飽和的身體,豐滿挺突,處處都足引人入勝。

    文康年輕力壯,氣血方剛,在此溫香暖玉撫弄磨擦之際,哪能有不動於衷的呢!

    他覺得有一團燙熱的氣流,自丹田直衝腦海,燒得全身酸麻,小二哥早已翹得筆直,抵在艷秋的粉腿上,雙目赤紅晶縈,幾乎要冒出火來,艷秋乃風月場中的過來人,故知其意,卻在有意無意之間轉了一個身子,讓大腿部份重重的擦著堅硬的雞巴。

    小二哥一經磨擦,慾火更告昇騰,文康不自禁地俯身一伏,緊緊的抱住了嬌身,一陣狂吻。

    艷秋故意轉動身體,向床中擺正,笑迷迷的朝著文康,暗中喜著說:「這才像話。」

    文康情懷勃發,勢如奔馬,在迷蒙中胡亂的拉掉了身上的衣服,貼身一伏而上。

    還沒待他鎮定身體,艷秋暗中玉指一拉,堅如火燒的鐵條,尤如一條進洞的蛇,輕易的鑽進了洞裡。

    小二哥進了洞府,如磁吸鐵,雙方都覺得輕鬆親切,徐徐地吸了一口氣,文康頭一次與女人交合,心裡充滿著一團疑雲,酸癢酥麻,絲毫沒有預感,他忽高忽低的不規則抽插著。

    艷秋就不然了,她是經歷過風浪的過來人,久旱甘露,正如大熱天喝下了冷水,涼到骨裡去。

    她兩腿高翹,雙臂緊摟,同時又搖擺著圓而肥厚的臀部,利用格外豐滿的雙峰,重重的磨擦著文康的胸部。

    她雙眼微閉,笑口常開,桃花臉上更染上一層艷麗的光輝,真是風騷不減,艷味無窮。

    可是她今天遇上了門外漢,絲毫不曉得品嚐,只是赤紅著臉,張大了雪亮的眼睛,沒頭沒腦的一陣亂插。碰上了這種貨色,只好徒呼負負,但聊勝於無。

    文康抽得實在不習慣,一下子忽然停頓了下來,慢慢的說道:「大姐,我的膝蓋有點痛!」

    「傻子!以後不要再叫我大姐了,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那怎麼好意思呢?」

    她嘟著口說:「哼!你真是的,這有什麼不好呢!嘻嘻!快點吧,時候不早了!」她拍拍文康的屁股催促道。

    「我真不曉得…會這麼累?」

    「那你還是頭一次?」她有點懷疑,若大的人了,連這一點都沒試過。

    「說實在的,自大陸逃來此間,這些年來,單是衣食,都夠我傷腦筋了,還要計劃著升學,那有心思想到這一門,今天晚上還是頭一次呢!」他委婉的說。

    聽說他還是童男,芳心裡益增喜悅和憐惜,這和女人初夜開苞一樣,都有佔有和犧牲的勁兒。

    「你真是一個難得的好男子,以後你還想升學吧?」她無限愛憐的輕撫著文康的臉。

    「自然要呀,可是那一筆學費真傷腦筋!」

    「弟弟!只要你有這個好志願,肯上進,一切學費,就包在我的身上。」

    「姐姐,妳真是對我太好了,我不知道應該怎麼來感謝妳呢!」

    「你又來了,什麼姐姐,姐姐的,以後我們是…」說到這裡,故意頓住,媚眼漂向文康臉上,等待著接續下去。

    風騷嬌媚,益增銷魂,文康情不自禁的問道:「是什麼呢?」

    「是…是夫妻呀!嘻嘻!」她自動的仰上了嘴唇吻貼上去。

    柔潤的舌頭,送入口中,文康這次可嚐到了溫柔中的甜蜜,突地用力一吻,兩片舌頭貼得緊緊的。

    涎津相吮,情意更高,艷秋頻頻的顫動著屁股,頂著小二哥在洞裡漸漸有點悶不住了。

    文康一陣心熱,特別小心的擺好姿勢,把全身的重量,慢慢的壓在艷秋的身上,以便減輕膝蓋骨過重的負擔。姿勢稍微一改,信心逐漸增高,小二哥又恢復抽動。

    二度進攻,技術總算熟練了許多,他也知道了抽得高才能夠插得深,雞巴抵到了根部,滋味也就加強。

    嚐到了甜頭,精神更加振奮,速度愈來愈緊。

    他意態幽然,手指緊緊捏住豐滿的雙乳,揉搓捏弄,不遺餘力,惟恐它突然會飛去似的。

    艷秋好久沒有嚐過這滋味了,平日間深為自己後半生的寂寞惆悵,想不到竟落到這年青人的身上,而且無意中被自己發現,彌補心靈上的缺失。

    她心裡特別的歡暢,臉上洋溢著無邊的笑意,這時見縱深抽插,逐步加強,給她這塊久旱的田地,用力的深耕,芳心裡更起無窮的憐惜。

    她輕捏雙肩,柔聲的甜笑道:「弟弟!慢慢…的用力點吧…哎呀…姐姐的穴裡面…真麻…癢呀…唔…」

    文康正如神遊太空,根本就聽不懂哼的志旨,一味的悶聲著幹。

    像他這樣頭一次毫無經驗的交合,再怎樣也無法持久,事實上他也沒想到持久。

    正當艷秋哼著歌,文康猛覺腰部一陣酸麻,順輸精管直衝馬眼,一股熱精,衝射而出。

    他急欲制止,但為時已晚,只叫得一聲:「姐姐!我…」

    熱精射進花心,即熱又燙,艷秋已理會得是怎麼一回事了,不待他說完,連忙以手撫額道:「弟弟!你累了,休息一會吧!」

    萬種柔情,千般蜜意,盡在這輕撫中。

    文康一洩之後,正想翻下玉體休息一會,但被她這種無限的柔情所感動,興奮不減當初,一時捨不得釋手。他仍然貼伏在她的玉體上面,面對著這風情萬種的媚臉,忍不住的又甜甜的長吻一番。

    艷秋愛憐歡暢之際,盡是溫柔體貼,配合承迎,所以文康的舌頭還沒來到小口,她已伸長丁香接個正著。

    這個時候的她更加的大膽了,一切多採取主動。不待文康用力,她已用勁猛吻,以至舌頭相貼,她一口氣就把文康口裡的涎津吃下去了。

    這種女人採取主動的威力,確有無限的刺激,文康被她這一吻,舌頭上好像生了根,緊緊的貼在一起,歷久不鬆。精神一振奮,情慾又復燒了起來,雞巴仍然硬得有如火燒的鐵條,絲毫沒有退縮的跡像。他試著抽動了幾下,仍是硬朗合適,自然也不甘示弱了,慢慢的繼續進攻著。

    以他精壯之年,連續再來一次,在體力上根本是無所謂的,何況初生之犢不怕虎,只求滿足眼前的痛快,哪還顧及其他。

    艷秋本來有意加以制止,可是一方面,正因自己尚未達到高潮,有如困腹未飽,頗難就此罷休;同時,她見文康興趣有加,頭一次不願使他失望,做成不良的印象。思慮一瞬即消,所以她也樂得繼續享受下去。

    戰火重點,情緒更高,但小穴裡水份一多,抽插起來頗有滑潤之感,艷秋笑吟吟地在枕邊抽出一疊衛生紙,柔聲說道:「弟弟,你先停停,擦乾了再來,太滑了沒有趣味!」

    文康雖也心有同感,可是他卻無法體驗得出來,只是呆視著。

    艷秋不覺「嗤」的一聲笑說道:「你先起來吧,待我擦乾了再來好吧!」

    文康這才如夢初醒,臉出上露出一絲難為情的笑容,翻身起來。

    艷秋一躍下床,蹲在地上,把一束衛生紙按在陰戶口,一陣擦拭。

    文康為了好奇,正想看個究竟,但被艷秋叱喝道:「不要看啦,你自己也該擦擦呢!」說著她順手拋來一束衛生紙。

    文康滿不在乎的說道:「插都插過了,看看又何妨!」

    「這不能看呀!」她急得有點聲色俱厲。

    文康不敢違她,微微一笑,別過頭去。

    艷秋擦乾了陰戶,走上床中,笑迷迷的按住文康的肩背道:「弟弟,你生氣嗎?」

    「我沒有呀!」

    「嘻嘻!凡是女人呀,陪你睡覺都可以,就是不讓你看,這是一般女人的心理,弟弟你不見怪吧!」

    文康釋然一笑道:「想不到女人的心理這等複雜微妙!」他說著轉過身體,一把抱住腰身,緊緊貼著胸部,兩人面對面的盤坐著。

    肌膚相貼,也是一種溫柔的享受,二人沈浸於心聲相印之中,雙方的脈搏,聽來都很清晰。

    艷秋雙眼微閉,嬌態洋溢,溫柔得緊靠在文康胸中。文康咨情蕩意,吮捏交攻,逗得艷秋全身酸癢,嬌笑連連。

    她禁不住玉手捏著堅硬的雞巴,笑吟吟的說道:「你這又硬了!」

    「早就硬啦,根本就始終沒有軟下來過呢!」

    「嘻嘻!弟弟,你興奮嗎?」說著她隨手套動了一下。

    「太興奮了,姐姐,我…我們再來好嗎?」他慢慢的說。

    「當然是可以呀,不過要換個姿勢,否則,你的膝蓋可會有點吃不消呢!」

    「怎麼換法?」文康茫然地問。

    「嘻嘻,方法多的很呢!來,你先下去,站在床邊,來,就這樣。」

    說著她轉身坐到床沿上,兩腿一翹,高高舉起來,文康一把摟住,小二哥就極自然地對準了陰戶口。

    這巧妙的一變,使他暗中不斷喝彩,迷著眼睛笑道:「姐姐,真有妳的!」說罷他臀部一挺,整條進去了。艷秋更乘機地抓來一個大枕頭,墊在自己的屁股底下,使陽具插得更深,貼得更緊。

    文康突然間這才看清,陰戶上端一片陰毛,叢叢荒草,細如絲棉,黑烏烏的一大片,用手一按,軟綿綿輕鬆無比。

    正當他摩弄之際,艷秋猛的蹬足說道:「哎呀,別摸吧,快動啦,時間不早了呢!」

    文康一看手錶,已是將近深夜十時,時間確實不早啦,忙笑嘻嘻的陪著小心道:「好!好!我這就來!」

    他說幹就幹了起來,長抽深插,不遺餘力,肚皮碰著屁股,發出「啪啪」的聲響,深夜聽來,格外清晰。

    二度梅開,文康勁道奇強,百抽不放。

    突地,一股清流自子宮內流出,燙得小二哥滑潤潤的,文康猛叫一聲,道:「姐姐,妳洩尿啦?」

    艷秋正高潮之際,聞言喘著氣笑道:「唔,那不是呀…弟弟…快…再用力…哎呀…雪…雪…姐姐…已經丟啦…」

    文康雖然還不大理解,但心裡知道她此時的需要,於是加倍的用力,長抽猛插,勢如狂風暴雨,適應芳心的需要。

    桃源洞裡,汪洋洋溢,由於小二哥急劇的抽插,帶動得溢出陰穴口外,從屁股溝中流向床單。艷秋經驗老到,微有感覺,急忙叫停,遞給文康一束衛生紙,叫他迅即擦乾。

    那知絲絲流泉,不斷的溢向洞口外,文康擦了又擦,大有不勝其煩之感。急得艷秋笑迷迷拉了一下小二哥,道:「把它拔出來,才能擦得乾呀!」

    一語點醒夢中人,文康又學了一個乖,臀部一沈,硬雞巴滑出了口外,光油油地像水裡剛浸過一樣。

    他伸張兩指,拉開兩片肥厚的外陰唇,眼睛朝裡一看,乖乖!又是一幕奇妙的景緻,不但是他生平所僅見,兼且從來未曾想像過的。

    陰洞縱深寬大,見不到底,兩壁鮮紅,光艷奪目,在如條紋的肉壁上,不斷的一陣陣在緩動著,而絲絲的淫水,正是緩動中分泌出來的產物,這時已經浸滿了洞府。

    細看陰穴,是婦女們最為心忌的感覺,正當文康看得入神之際,艷秋已經急得直蹬腿,嬌聲道:「別看了嘛!趕快擦吧!」

    文康聞言,稍微一呆,很勉強的把紙頭塞向陰穴裡面,輕輕的一頂,紙上已經沾著一大塊油油的液體。

    這一次的泉流,似乎比剛才多得多,剛剛擦過,又流了出來。

    文康究竟年輕驗淺,他正不知道該流至什麼時候才能停止,於是便提議道:「姐姐,我們先來洗個澡怎樣?」

    艷秋也覺得光是這樣擦,也不是好辦法,就是擦乾,裡面始終是油滑滑的,怪不舒服,聞言正合心意,溫柔地微笑道:「這樣也好!不過…」

    話說到這裡,突然頓住,朝著臉端視文康。

    文康悵然的說道:「我吧?沒有什麼呀?」

    艷秋嬌笑一聲,伸手朝著硬雞巴輕輕點了一下道:「人家是說你這根還硬得很吧!嘻嘻!」

    「硬就硬!這有什麼關係,洗好了再來,姐姐,妳說好不好?」

    他這種幼稚的想法,完全是為了迎合艷秋的心意,所以就是要吃點虧,也在所不惜。

    這可樂壞了艷秋,躍坐起來,抱住文康的腰微微一笑道:「好好!弟弟你真好!我們這就走!」話聲未落,她已站立了起來,把嬌身俯貼在文康的肩上。

    豐滿的玉體,緊貼在肩頭上,文康的精神又是一振,心裡甜甜的,一陣熱潮又告激動。他摟著肥滿的臀部,兩臂用勁一收,居然把整個嬌身給抱起來。

    這時的文康,力氣卻比平時大了許多,若照艷秋那一身豐滿到飽和的玉體,單憑他那瘦弱的體格,平日間怎麼樣也無法抱得起來的,可是他這時似乎並不吃力,這可能完全憑著一時的勇氣吧!艷秋眼看心愛情人如此健壯賣力,芳心裡更加甜蜜,樂得懶洋洋的伏貼在文康的胸懷裡。

    她媚眼如癡,嬌態洋溢,笑吟吟地直向文康的臉上漂視。四目相接,淫念更強,文康若不是抱在臂上,恨不得立刻就要插個痛快。

    匆忙中急速步進浴間,輕輕把嬌身放在浴池中,打開了水龍頭,讓溫溫的清水,注入池中。

    他此時紅光滿面,雙目精光四射,好像冒出火來,心裡砰砰跳動,情態顯得慌張。為了要掩飾這種窘態,他迅捷的走入池中,希望讓硬雞巴浸到水裡面,暫時掩飾那種狂暴的醜態。

    哪知當他才蹲下,艷秋早已隨手一拉,捏在手中,笑迷迷的說道:「看你漲得這麼大,心裡覺得難過吧!」她柔情無限地輕撫了兩下。

    「沒…沒有什麼…就是…漲得有點…痛…」他慢慢的說著。

    「好弟弟別難過了,姐姐馬上讓你舒服就是,嘻嘻!」

    她說著一面打著一盆清水,朝著陰戶口加緊的洗著。

    只見她的指頭在陰戶幾下進出,丹田用力一衝,絲絲白縷,浮遊水中。她拿開了盆子,擦乾了水跡,往池中一坐,正好坐到文康的大腿上面,龜頭正對準了穴口。

    她把手一抓,笑吟吟的說道:「先來讓它溫暖一下吧!」

    龜頭正對準穴口,她臀部一挺,很順利的進去了三分之二,文康趁勢微一用勁,小二哥也全根盡入了。

    這種對坐的姿勢,雖不能抽插,但可緊拙溫存,兩人同時都環住了對方的頸項,甜蜜的貼在一起。

    肌膚緊貼,甲臂交環,氣息相通,涎津交流,這種緊蜜的溫柔,在性交中別有一種獨特的味道,二人都沈溺於心心相印之中。

    文康心神振奮,淫興重昇,一陣陣熱潮,激蕩得全身毛髮大張。最嚴重的莫如悶在洞裡的小二哥,幾乎要爆裂開來似的漲痛難分,確實也不是味道。

    他搖動了一下屁股,希望利用這搖擺的力量,使龜頭頂在陰壁上,稍微消解一些難受悶氣。不過這種作用,極為輕微,發生不了效果,最後他只好建議,改變型式,本來他原是初出道的新手,經驗可談不上,所謂型式,他似乎還摸不著邊,此番建議,實在是為要解除悶氣,使雞巴有活動的機會,湊巧而已。

    艷秋也覺得就這樣插坐不動,真也不是味道,聞言正合心意,微微笑應道:「弟弟,你看改變哪種型式?」

    文康原是一句無心之話,這一下被她問住了,竟不知如何答覆才好。

    他呆視著。

    艷秋總以為他年少怕羞,還替他出主意試著問道:「是不是要從後面來?」

    在文康來說,只要有個姿勢,可以立時就地取材就可以了,既然艷秋代他點破迷津,樂得順水推舟,欣然點了一下頭。

    艷秋小嘴一嘟道:「你先起來!」

    文康知道這是變式的準備,聞言應聲立起。

    艷秋嘻嘻一笑,很快的轉過了身子,伏了下來,把屁股翹得高高的,玉手朝後一揮道:「弟弟!這樣來。」

    文康心思一通,趕緊跟上,伏在粉臀的後面,捧得硬得發漲的雞巴,朝屁股溝中探鑽。

    第一次試探新姿式,門徑自然生疏得很,一陣亂插,始終只在屁股溝中上下滑動。艷秋看得有點過意不去,玉手往胯下一伸,拉住了雞巴,輕輕帶到了陰穴口,輕聲笑道:「嘻嘻!這裡來啦!」

    她話聲未落,雞巴已隨著文康一挺之勢,插進了大半根。

    文康像完成了一項大工程,長長鬆了一口氣。他伏上一點,更靠緊了屁股,前身半俯,兩手抓住了垂垂的肥乳,開始抽送。

    總因部位相反,開始時不但絲毫沒有新鮮的樂趣,而且有格格不入之感。十餘抽之後,路徑漸熟,才有一點可以著力之處,但仍無新鮮的感覺。

    正當他輕抽乏味之際,艷秋突然腰兒一扭,牽動了臀部,讓兩個肥厚豐滿的屁股肉球,重重的挾著雞巴。

    這一來不打緊,可幾乎要把雞巴揉斷了,揉得文康連連笑道:「姐姐,妳真好!就這樣…重重的…揉吧…」

    他索性貼在屁股上不動了,讓雞巴深入,享受酥癢的甜頭。

    這種酥癢的滋味,是任何形式所沒有的,也是任何部位所無法做得到的,因為屁股的肉球,既豐滿更富彈性,硬雞巴挾在當中抽,自然輕鬆得要酥斷了,不過最重要的,是要看女人的經驗如何,只要連續不斷,輕重有緻,就算是個中上手了。

    艷秋的前夫,風流成性,色慾過度,什麼花樣都玩遍過,以致身體虛弱,中道折亡,她早年隨夫所遇,當然也是遍嚐異味,亦算是此道中的能手,可惜數年來養尊處優,腰圍粗大,勁道漸弱,扭動起來,無法得心應手,而且相當吃力。

    正當她用力扭擺香汗浸濕之際,文康突然感到一陣酸癢,起自腰背上,由經驗告訴,他知道快要洩啦,忙急口輕呼道:「姐姐,我…我又要洩啦!」

    原因是這樣擺的力量比抽插還強,文康經驗太淺,把持不住,所以很容易就洩出了。

    文康在叫聲中一陣急劇的衝刺,總算輕鬆到了頂,全身的毛管,舒服得全部通了風。他沈醉了,靜靜的伏貼在玉背上,一邊射精,一邊兩手死命的捏緊了乳峰,恨不得一口咬下來吃進肚裡去。

    艷秋只是靜伏在大枕頭上,享受這最後的刺激。

    盡管文康餘興猶濃,可是小二哥漸漸軟了下來,退到穴口外,他無可奈何地仰身立起,浸在浴池中,洗擦乾淨。

    這一戰雙方都得到十分的滿足,感情上更是如糖如蜜。

    文康本來是位相當上進的青年,但一向都限於經濟情欠佳,生活撩倒,所以一直無法求學深造。此番獲艷秋的傾心相愛,在這樣有創造性的支用上,她是絕不吝惜的。

    香港這地方,惟錢是問,有錢任什麼都好辦,根本就不要找什麼門路,於是文康很容易的插進某書院--有名的貴族學校。

    這家書院,不但學費高,功課也嚴,文康本來都可趕得上,但因艷秋正值狼虎之年,極為需要,為了討好姐姐歡心,文康莫不拚力應命。

    但因色慾這東西,像抽煙喝酒一樣是有隱頭的,都沒有用過的人,開始時都無所謂,一但用得多了,無形之中就成了隱。

    文康就在這種情形之下,由被動變為主動,幾至夜無虛夕,朝而繼暮,只要小二哥硬得起來,他是貪得無厭,多多益善的。

    這在艷秋看來,以為是年青人體力強壯、色情旺盛應有的現像,哪知道文康本已失調的身體,再加上如此的旦旦而伐,怎麼樣也無法撐得住,所以沒經過多久,就告陽萎遺精。

    陽萎兼遺精,這在年青人是一種極可怕的病徵,醫治相當麻煩。

    好在香港名醫遍地,只怕沒鈔票,這種比艷秋生命還重要的病,她就算花光了錢也要讓他康復呀,醫藥費那是另外一回事的。

    一個月以後,病勢逐漸減輕,健康漸有起色,而且在肌膚相貼恩愛逾恆情勢之下,年輕人經不起情感的衝動,寧願冒著醫師的忌諱,暗地裡私通款曲,以致宿疾復發,變成重症。

    在這樣的不斷循環演變中,文康一病三年,最後還是下了決心,單獨住進醫院,與艷秋隔離分開,專心治了三個月,才告康復。

    但是由於此次醫治之中,費用浩繁,幾乎把艷秋手上的積蓄全部用盡,以致於對在台求學的麗珠的生活費,不得不逐漸減少。她是對女兒述說自己生病,叫麗珠一切節省,最好能夠半工半讀,謀求補貼。

  三、大錯已成 只好分離

    麗珠遠隔重洋,心懸母病,她自怨命中多難,父親中途丟下了她們母女倆,撒手歸西,而今母親病重,開支浩繁,只有出去的,沒有進來的,這樣下去,那不是長久的辦法。

    最終獲得了一個結論,就是她必須找尋一份工作,半工半讀,才能夠完成學業。

    但在人浮於事的現實社會裡,一個少女,身無一技之長,要找一份理想的工作,恐怕也是滄海一粟的困難啦!

    好在她年輕貌美,體態輕盈,做學生的時候,對於蓬拆有特別的興趣,舞場的經驗也很豐富,於是經過男友的鼓勵與推介,決然下海,最大的誘惑力,還是做舞女的收入可觀,自用以外,還可以抽點接濟母親,一舉兩得,真乃難尋的機會。

    果然一個月不到,她除了添置行裝之外,還籌了一筆數目頗為可觀的款項,匯給母親,艷秋也深深為女兒的能幹出色,諸多鼓勵和嘉勉。

    本來一位新下海的舞女,應該都有一段新興的時期,就憑麗珠的賣相,照理說是可以由此而紅的,可是由於他的年青任性,不曉得討好客人,以致使許多有心徵逐的人,頓告卻步。

    在這種場合,鈔票是現實的,人情也是最準確的寒暑表,誰都不願把花花綠綠的鈔票丟在冷坑裡。

    冷板凳的情形,漸漸嚴重起來,麗珠在有經驗大班指點之下,才注意到對客人的禮儀與風度。

    此時正好正榮加以賞識,極力的捧場,所以雙方一拍即合,大有相見恨晚之慨,在一個成熟的時期裡,二人互訴衷曲,深情款款,熱情洋溢。

    正榮中年失偶,亦算是人生一大憾事,此番獲得美人垂愛,那不喜極欲狂,自然忠誠愛護,一切唯命是從,對於麗珠母親的接濟更是不遺餘力。

    年輕的女孩子,只要一切聽從她的意思做,芳心裡就已經滿足了,麗珠在正榮加意愛護之下,自然是心滿意足,就是年齡大了一點,那也不在計較之列了。

    所以沒有多久,二人便秘密同居,嚴如夫妻。

    好在正榮的事業,正蒸蒸日上,有錢萬事通,麗珠事事也都感到滿足。

    一日在接到艷秋催款的信件,正榮腦筋一動,深以為似此的兩地開支,浪費而不親切,所以決定勸說麗珠,把她母親接到台灣來供養。

    傍晚時分,正榮興高彩烈帶回來一瓶法國的洋酒,朝著麗珠微笑道:「小心肝,這是特別為妳助興托人買的來路貨呀!」

    他深深知道麗珠對洋酒頗有興趣。

    麗珠心裡有數,知道今天晚上又有什麼新鮮的節目,幽幽的白了他一眼道:「又玩什麼花樣吧,我不來!」

    「新花樣倒沒有,只是會令妳陶醉而消魂,嘻嘻,來,先喝這一杯!」說著他倒了兩杯,和麗珠對飲而乾。

    用人端上了菜飯,二人就慢慢的淺嚐了起來。

    三杯下肚,麗肚覺得有一股旺盛的熱潮,自丹田升起,直衝神經中樞,燒得全身悶熱,昏陶陶的有點難受。她滿臉泛紅,桃花片片,藉口消除熱流,自動的把外衫卸去,只餘下乳罩和三角褲。

    她這一動不打緊,子宮跟著兩腿的移動,感覺漸趨靈敏,騷水自子宮壁間流出,酥癢的相當難受。

    她雙眼晶亮,水汪汪的望著正榮,嘴唇在啟合之間,欲語還休。

    正榮知道,這小妮子的藥力已行,再加上酒力的推助,她已經有點禁制不住了。他急忙按住香肩,把整個嬌身輕輕提起,疊坐在大腿上面。

    麗珠已是情慾高燒,慾念洋溢,趁著正榮提抱之勢,軟綿綿地俯貼在寬闊的胸懷之間。

    小妮子此時順若小羊,任由正榮如何安排,她總是笑吟吟地曲意承迎,絲毫沒有做作的意味。

    正榮眼見機不可失,忙俯下頭來,緊緊的吻住嘴唇,一面伸手上下一拉,把乳罩和三角褲脫下,露出引人入迷的三點秘境。

    雙唇一觸,兩舌相吻。麗珠「嗤!」的一聲,輕輕地笑出聲音來,同時玉腿一橫,跨越在正榮的肚腹上面,風騷姿態,現露無遺。

    異性的嬌媚和肌膚磨擦,慾火燒得格外熱烈,正榮的小二哥早已昂揚挺突,翹首待發,這時被壓在潤滑的粉臀下面,更加不是味道。

    他輕輕的扶將起來,在預藏的口袋裡拿出一個塑膠製的羊眼圈,迅速的套在龜頭下面的肉溝子裡面,好像在雞巴頭上突然生出了一圈肉刺子。

    他不待麗珠坐穩,即徐徐的扶倒嬌身,半靠在沙發上面,輕輕提起右腿,架在沙發背上,左腿下垂,於是桃源畢露,玉體橫陳。正榮扶正硬如火燒鐵條的雞巴,對準了陰穴口,微微一壓,整個龜頭進去了。

    及至他倒身一伏,小二哥已趁勢一插盡根,他輕鬆地噓了一口氣。

    由於肉溝子已經套上了塑膠的刺子,雞巴插進之際,重重的刺著陰戶口,正好消除一點穴裡的酥癢,及至全根盡入,擦過陰壁,麗珠不由吃吃的淫笑連連,緊緊抱住了正榮的肩背。

    一陣插抽,酥鬆立透神經中樞,麗珠不斷地連聲嬌叫道:「大令!雪!雪!對!就這樣…重重的…插吧!哎呀…我…我的…嘻嘻…」

    淫聲笑語,激蕩得正榮心猿意馬,但他記起了今夜的特殊任務,此時不宜全力以赴,好戲還在後頭呢!他輕抽慢插,盡量拖延時間,壓抑自己衝動的情緒,使精關凝固,那就可以控制持久,任所欲為了。

    可是麗珠卻有迫不及待之感,雖說沒有明白地說出來,但看她那種吃力緊抱肩背,已經證明她等得不耐煩了。十分鐘以後,麗珠已是淫精橫流,絲絲不斷地從穴裡流出來。

    她輕拍郎背,頻頻催促道:「哥!快點好吧!人家裡面又難受死了。」

    「小心肝,稍為等等,馬上就要讓你舒服啦!」

    話聲一落,正榮已拚命的加強進攻。

    適時的用勁,博得麗珠芳心傾倒,不斷地連聲讚美道:「好大令,親哥,就這樣重重的用力吧!嘻嘻!」

    小妮子如醉如呆,引得正榮的信心更加增強,他深信今晚上的酒中藥力,一定管用,十拿九穩。

    他恢復了舊有的常態,不徐不疾的盡情挑逗。麗珠含笑如怡,深情款曲,雪亮的雙眼,緊盯在正榮臉上。

    百抽以後,她已是連丟了好幾次,在酥癢未消欲罷不能之際,只好哀聲呼告道:「好哥哥,親達令,請你…快點吧!別這樣慢條斯理的…人家受不住呢…」

    為了表示殷勤,正榮連聲應是,立即快速進攻,大有不插通了底不罷休的姿態,賣勁非常。

    此時他的精關已固,已達千抽不洩的程度,麗珠在藥力的催促之下,只好投降。淫水洋溢,令抽插更加利落。引起「吱吱」的聲響,深夜聽來,加倍清晰刺耳。

    正榮再賣力,去勢猛厲無比,長抽狠抽,下下盡根,他也恨不得整副一併的塞進去。

    這一下正合了麗珠緊急需要,樂得她張開嘴巴合攏不起,自心底連連應著:「快!要重!重!嘻嘻…」

    五百抽以上,她全身酥癢已解,輕飄飄地佩服得五體投地,這時候就是正榮叫她跪在地上爬,她也是樂意聽從的,因為色情也是生活上的一種需要呀!所以等到事後正榮提議叫她的母親來台團聚,麗珠無異議地滿口贊成。

    哪裡知道,等到船抵基隆,二人驅車往迎,才在船邊發覺艷秋的情人,卻是自己親生的兒子呢!

    這種由戰爭促成家庭大轉變的尷尬場面,我們應該責怪那一方才是?唯一的途徑還是分離,各自生活吧!

                  【全文完】



您可能也會喜歡
tt10699論壇 - 全裸性感照片成人聊天appgo2av情色網
情色自拍影片午夜直播美女福利視頻情色美女圖
台灣69情色貼圖區 - 絲襪美腿韓國視訊熟女人妻自拍
裸聊免費觀看電話聊天成人視訊網天雷動畫無碼購物館
女學生空姐美腿免費播放成人a片即時聊天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