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直播中快上momo520meme免費視訊金瓶梅視訊正妹影音

戀足在日本的美好時光(01~17)

  (1)

  我的公司是做軟件外包的,項目多是對日開發,所以有很多機會去日本出差,

盡管每次的時間很短暫,但我還體驗到了在日本有多麽的幸福。

  有一次我去駐日本分公司送一個程序樣本,交付完畢之後正往外走,碰上了

一個以前一起在國內公司上班的同事小李,他看我來了也很熱情的招待我,還請

我吃晚飯。

  我們一起到了一個街邊的居酒屋,聊了一會,他跟我說他現在晚上特喜歡去

附近的一個「腳責店」,問我來日本這麽多次試過沒有。「腳責是什麽呢?」我

不解的問。「哦,用我們中國話說就是踢雞雞,可爽了,你沒試過我一會帶你去。」

  「踢不壞嗎?」我有點擔心:「放心吧,人家可是專業的哦,踢完會讓你比

以前更壯,我不會騙你的,放心吧。」以前小李也多次帶我去色情場所,于是我

就沒多問。

  吃了飯我們就到了一家風情館,但這家店鋪的點面不大,小李說,現在都是

服務到家的,裏面也有房間,但房間也要收費,不合適,不如點完小姐去你的賓

館吧,我說也好,要不白花的賓館錢了,再說也能玩的盡興點。「媽媽」拿出了

一個像菜單一樣的像冊,每頁都有一個小姐的資料,還有標價,我在別的色情場

所也見多了,拿起來仔細的看,最後選了一個女大學生,長的還不錯,瓜子臉,

大眼睛。交了訂金之後我就回賓館去等候了,說是兩個小時以後上門服務。

  我回賓館洗了個澡,日本的天氣多數時候都很悶熱,晚上洗澡成了習慣。洗

過之後我穿著睡衣躺在床上,過了一會,聽到有人來敲門了,我通過門鏡一看,

外面是一個穿著裙子的少女,黑色的長統靴。我打開了門。「是您叫的服務嗎?」

「哦,是的,請進。」

  「好的。」我把她讓進了屋裏。她的手上還拎著一個黑色的袋子。她進來後

對我說「聽先生的口音似乎不是日本人吧。」「是的,我是來日本出差的,第一

次玩腳責,請多關照。」她甜甜的笑了,說沒問題,那就開始吧。

  我脫下了睡衣,裸體站在她面前,她很認真的用手捏了捏我的陰莖和睾丸,

對我說你是第一次,玩的時候一定要聽話,要不容易受傷的。

  我說好的,都聽你的,她笑了下說我先幫你做準備。于是從她帶來的袋子裏

拿出了一些東西,先用繩子把我的雙手反綁在一起,又用連枷鎖住了我的雙腳,

這種東西就是在雙腳之間支一根棍子,這樣雙腿就是隻能一直叉著了。她的動作

很熟練,一口氣就全做好了,然後她脫掉了外衣,隻剩了內衣,真是很性感,然

後問我「喜歡穿靴子踢,還是光腳踢。」

  「光腳吧」「好的」她坐在床上把靴子脫掉,裏面穿的是一雙黑色的絲襪,

她把襪子腳上脫了下來,說「你運氣真好,這雙襪子穿在我靴子裏兩天了,腳味

很不錯,一會你含在嘴裏玩的會更爽,你喜歡含襪子玩嗎?」我說好的。她把襪

子團了團塞在我的嘴裏,我隻感覺有點鹹,但腳味沖到鼻子了,確實很爽。

  她讓我靠牆站好,說要是疼的厲害就盡情的喊和哭出來吧。我有點害怕,但

我無法把嘴裏的襪子拿出來,說不出話,隻能按她說的站好,她說先來點準備活

動,她伸出了了她那美麗的腳,用前腳掌磨了磨我的龜頭,我頓時感到很十分的

舒服,然後她就輕踢我的睾丸,每次踢的時候腳尖總是對著我陰莖和身體連接的

位置,腳背彈著我的睾丸位置,她一開始並不很用力量,但後來力度逐漸大了起

來。

                (2)

  「熱身到這裏吧,要開始了哦,挺住啊」,「啪!」看起來那麽美麗的腳像

閃電一樣猛擊在我的下身,我看到自己的陰莖和睾丸猛的飛了起來,「啪!啪!

啪!」當被踢第一下的時候我的頭腦一片空白,被踢了5,6下之後我才意識到

疼痛,我張大了嘴,想大聲的喊,但那是喊不出來的,嘴裏的襪子起了作用,要

不怎麽說人家到底還是很專業的,讓我可以像殺豬一樣叫但卻沒多大的聲音,但

當時真是太疼了,我感覺自己的蛋蛋像從裏面裂開了一樣疼。

  她又踢了幾下,我的下身已經麻木了,並不像開始時那麽敏感了。她對我說

讓我爬下,我雙手支地,有預感一樣的等著雞雞再次被踢。果然,她從後面開始

踢了,這次還好點,她是用腳尖踢我的陰莖而腳背踢在蛋蛋上,由于主要的力量

都集中在了陰莖上所以這次並沒有開始時那麽疼了。

  說實話真的很疼,我當時都哭了出來,好在嘴裏塞著襪子才沒太難堪。後來

我也放開了,就當雞雞不是自己的,心想,隨便吧,後來她又讓我躺著和跪著,

最後我真的受不了了,幹脆趴在了地上。

  後來我看了一下牆上的電子鍾,我整整被踢了半個小時。她看我受不了了卻

對我說這次服務是90分鍾的,她們是不能這樣就結束的,希望我配合她的工作,

我含著眼淚對她說我真的受不了了,雞雞像被割下來了一樣。她也很理解我,對

我說做爲第一次我也算不錯了,後來她同意把剩餘的時間變爲電氣按摩,作爲給

我做的放松訓練。

  原來她們規定最後要給客人做10到20分鍾的電氣按摩的,說到電氣按摩

讓我回想起第一次做電氣按摩的情景:我以前來日本在一個洗浴中心做過電氣按

摩,當時我穿著浴衣的來到一個蹋蹋米的房間,服務員稱之爲「電氣教室」,我

進去之後看到有一個人也穿著浴衣躺在地上,臉上還蓋著毛巾,我也學他的樣子

躺在他旁邊的位置。

  過了一會走進來兩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看上去也就是高中生年紀,但這在

日本是很平常的。她們進來對我們說這裏由她們爲我們服務,說完上來就用雙手

抓起我的雙腿,深出她的一條腿踩在了我的雞雞上,由于她的腳和我的雞雞還隔

著一層浴衣,所以這在日本就不算是色情服務,隻能算是按摩,價錢也隻是普通

的按摩錢。當時叫按摩的時候我還在想,什麽叫電氣按摩呢?電氣在日語裏意思

是電燈,我以前沒做過圖新鮮就叫了個,試了一下還挺形象的。

  給我按摩的這個女孩用腳踩住我的雞雞後腳丫子就不停的抖動,由于她是用

力向後提住了我的雙腳,用腳掌緊緊的踩在了我的雞雞上,她的腳一抖動我就感

覺自己的雞雞像粘在了她的腳掌上一樣,也跟著鬥,我全身像過了電流一樣,仿

佛這電流是從她的腳上發出的一樣,那種感覺真像是上了天堂一樣。大概過了5

分鍾,我就射了第一次,射之前真是爽的不得了,但射了之後就有點受不了了,

可能是閣著衣服的原因,她踩在我雞雞上的腳非但沒放松反而更用力了。

  我當時就想叫停了,但想到身邊還有個人也在做就沒好意思叫停,在日本就

是這樣,假如你和小姐單處一室也許可以商量,但要是在大廳裏還有別人就會嘲

笑的,所以我爲了面子也不能先叫停,我不時的用餘光偷看了我身邊的那個人,

他還是用手巾改住了臉,全身也在痙攣般的抖動,而且他的拳頭也和我一樣握的

很緊,我估計也可能是射過了。

  正在想這些事情的時候我的雞雞居然再次來了精神,我心想這種電氣按摩真

是神奇,我剛才明明是一瀉千裏,僅過了一會就又有精神了。

                (3)

  我又再次回到了天堂,從美女腳上傳遞過來的電流也變得如此的美好,這一

切一直到我再次射出來,射出來之後又到了最難熬的時期,每到這個時候我都想

放棄,但最後還是下決心挺了過來。這裏的電氣按摩是30分鍾的,但30分鍾

能熬下來也是非常需要毅力的,要知道在你最難熬的時候踩在你雞雞上的腳不會

憐憫你的。

  30分鍾過去後,我慶幸自己挺了過來,頭腦一片空白,我也忘記了射了有

多少次,剛開始還有感覺,後來隻是感到一熱就完了,似乎連大腦也一起射了出

去,以至于兩個按摩小姐走出去也沒有被我發現,我盡量的放松,因爲我發現站

起來很勉強,過了一會我旁邊的那位仁兄先起來了,走了出去,我想總算沒人了,

我先摸了一下褲裆裏面的雞雞,發現裏面全濕了,大腿也全是粘乎乎的精液,看

來他們提供的浴衣質量還真是不錯,至少在外面摸起來隻是有點潮濕。這是我第

一次電氣按摩的經曆。

  後來我跟幾個在日本時間很長的同事提起,他們聽了卻很不屑,直說不專業,

說那隻是實習生的水平,並說在那裏我的雞雞隻是給小女孩練習用的,所以費用

便宜。

  我很義憤,但卻無法反駁,後來我找小李,纏著他帶我去體驗職業級的電氣

按摩。那時候小李正瘋狂的迷戀footjob呢,日本人也稱之爲「腳交」,

我找到小李的時候他卻說最近很忙,我問他忙什麽,他說他要挑戰「槍王打通關」,

現在正在練習呢,當天晚上他就找了5個學生妹在家裏玩腳交,正好我找到他,

他也讓我去,我想5個人啊,真新鮮的玩法,就跟他到他家了。

  他找了5個學生妹,而他全要和這5個學生妹輪流腳交。5個學生妹長的都

隻一般,或者說是普通,當然,小日本不像韓國人那樣迷信整容,她們更迷信名

牌貨,她們搞這種援助交際都有相同的理由:沒錢買名牌,所以這種援助到處可

見,也算是日本的一種性文化,順便說一句,學生妹價錢比職業妓女要便宜很多,

大概是成本低廉的原因吧。

  小李在與他們5個小丫頭輪流腳交,而她們也並不在乎我在旁邊觀摩,小李

還真是很厲害,在他們每人腳上都射了一些之後還能進入第2輪,他們的姿勢也

很讓人眼花缭亂,從一開始1v1到後來的1v5。

  我以前也和學生妹做過腳交,但沒看到這麽爽的,最後我看到小李的整個陰

莖被一個小女孩用腳夾起來的時候就像和身體分離了一樣,我是說看起來陰莖已

經和身體沒有連接的實質了,隻是被包皮所遮擋罷了。這場面太動人了,當時我

暗地裏下決心也要嘗試下。

                (4)

  後來小李終于不行了,5個學生妹就告辭了,小李躺在床上點了一支煙,問

我他的表現如何,我說你現在也太厲害了,連射了10多次都沒射死你真有你的。

他笑了笑說,這沒什麽,其實他最近一直都是這麽練的,我說練什麽,他說過兩

天帶我去個地方,他要在那裏打通關。

  他當時也很累,沒耐心跟我解釋,說大家朋友一場到時候讓我去幫著助威。

我記得那次是我們玩過的最瘋狂的一次,小李休息了兩天又像往日那樣神采奕奕

了,我們晚上8點到了一個開在一條小巷裏的夜總會,從外面看這條小巷很安靜,

可進了夜總會那種喧囂的場面和外面真是鮮明的對比,當然裏面的空間也很大,

不次于任何大的夜總會。

  我們要了個包房,小李進入房間就變得很興奮。

  大嚷著對媽媽說他今天一定要打通關,盡管把這裏最漂亮的小姐叫出來吧。

媽媽笑著對他說:好吧,請稍等,今天你一定沒白來的。

  于是我們坐下來等,我這個時候也很緊張,路上我就問過小李。小李解釋說:

這是一種新玩意,是從歐美那邊流傳過來的;遊戲的全名叫「槍王打通關」,點

了這個遊戲的人要與店裏的所有小姐劃拳,每位小姐都算是一關,每關都是3局

2勝制,勝了進入下一關,就這樣一直打到店裏沒有新小姐出現就算是打通關,

但通常每個店隻會設10關,假如真是打遍店裏所有的小姐恐怕就算如大象般強

壯也會精盡人王吧。當然這是有規則的,當你與一個小姐劃拳的時候,如果你贏

了一局,那麽她就要喝下一杯啤酒,假如她贏了那麽就要打腳炮,就是腳交,而

每次腳交都必須射出一定的精液。

  也就是說,每一局隻要能讓那個小姐喝3杯就過關,但你要是在她的腳丫子

上射了3次就得重新闖這關了。

  這種壯舉一但失敗就得就得把所有小姐的帳和啤酒錢都付清,但要是成功了

不但全部免費而且還可以在這個店免費召5個小姐。據說這種經營模式起源于飲

食界,有一種免費套餐,能都吃光的人可以免餐費,但沒吃光,哪怕隻剩下一點,

那麽也要付清所有的帳單,這一模式據說在當時也取得過成功。說實在的,隻要

是在日本有正式工作的都不在乎那麽點錢,吃飯如是,召妓女也如是。

  並不像來日本打工的那些多數靠刷盤子賺錢的中國人的觀念所能接受的。但

往往這些衣食無憂的人卻喜歡挑戰的感覺,這種感覺用語言是無法描繪的,比如

說,假如能闖關成功的話,心理上的滿足要比省那麽點錢更有價值。

                (5)

  但那次的回憶對我們來說真是災難性的。我們在包房裏等了隻一會就來了個

小姐,個子不高,看起來長的也隻是一般,日本人尤其是女的個子一般都很矮,

看她的樣子應該不超過30歲,近來對我們客套一番之後就說「是不是準備好了?

可以開始了吧」,于是打開了啤酒倒進了杯子。

  小李早就等的不耐煩了,于是我作爲看客看她們兩個劃拳,算是小李的助威

團吧。小李先贏了一把,我們很得意的看著那個小姐喝掉了一杯啤酒,但後來小

李卻連輸了3把,在這個女人的腳丫子上射了3回,這裏的規矩是小姐坐在沙發

上,而男的則要跪在女人面前,男的隻要跪好其餘的怎麽弄就是小姐說的算了。

  但小李畢竟是有備而來的,射了3回也沒怎麽樣,但這女的也挺狠的,夾住

小李雞雞的兩個腳丫子特別的用力,而且我感覺最厲害的就是她用兩個大腳趾連

續不挺的搓龜頭,像小李這麽厲害的人每次跪在那女人面前的時候都有些顫抖,

大概很疼吧。小李倒很有大將風度,跟我說這小妮子劃拳確有一套啊,看來他不

能大意了。

  話是這麽說,但第二局還是沒過這關,第二局的戰況能好點,小李讓那個女

的喝下了兩杯,但是還是在人家腳上又射了3次,我心裏想,射這麽多就像給人

家洗腳一樣了。二那個女的好象是喝兩杯就興奮了,用腳指頭挫龜頭的時候更用

力了,小李拳頭緊握,看來很難過。

  我這邊做爲拉拉隊也郁悶的很,20分鍾了沒看到第二關的小姐呢。小李也

真行,雖然被搓的很疼但戰意不減,再次挑戰。但他的運氣也未免太差了,居然

連輸了9局,當時有多慘大家可以想象吧,最後那女的卻得意忘形一般,嘲笑我

們,小李就在她的嘲笑聲中射出了最後一炮,但這女的太狠毒了,專門用我們最

害怕的「搓龜頭」。

  「搓龜頭」是我自己給起的名,雖然在腳交這個範圍內中西方都有用這招的,

但總沒有準確的名稱,但面對這招沒聽說哪個男的能不交槍投降的,玩過腳交的

都知道這是撒手锏。

 (6)

  說到這裏我不禁又回想起自己在日本迷戀上腳交的始末。

  那是大學剛畢業的一年後,單位看過我的工作表現之後終于也把我定爲可培

養的目標,于是派我去日本學習工作流程。由于我們公司是做外包的,所以有部

分員工要留在日本的,我現在認識的小李就是那個時候一起公派到日本學習的。

  盡管在中國我們利用晚上時間補習過日語,但在成田機場下了飛機後還是有

點暈,好在駐日公司來接站的都是中國同胞,要不真是要困在飛機場了。

  除了蹩腳的日語我們還算是順利,當然公司給我們下達的任務並不難,于是

我們空閑之餘總會找些樂子。其實,到了日本後我就感覺確實比國內強的太多了。

我這麽說並不是狗腿子的嘴臉,我也是老百姓,不會像XX官員那樣去舔老外的

屁眼。

  在國內連看成人網站都是違法的,而國內的XX官員又有哪個不包養二奶,

古語有雲: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誠如是。

  來到日本,性交易活動都是很有規則的進行的。我知道在國內也有不少的戀

足癖的同胞,而由于中國的傳統觀念以及XX對國人的性迫害,使我們的本性被

最大化的壓抑住了,我們喜歡女人的腳丫子卻不敢說出來,覺得自己龌龊,甚至

召妓女的時候也怕被歧視,做個中國人到底惹到誰了?

  我在國內是不召妓女的,盡管我們經常出入洗浴中心,這其中原因很多,怕

XX掃黃是一個,雖然XX沒能力打擊貪汙犯罪,但掃黃戰績卻足以傲視全球,

當然隻是打擊我們普通百姓,背地裏多數XX官員,包括警察還是要嫖娼的,隻

是人家選的地點高級,妓女高級罷了;二者,國內妓女也是歧視戀物癖的人的,

所以盡管自己花了不少錢,但在心裏總是有陰影,始終像做賊一樣。

  但以上種種在日本似乎就並不存在,其實我們說日本人變態似乎是口頭禅了,

但反過來想我們中國人總是壓抑自己難道就不變態了?我想,就算是 主席在

大連棒槌島國賓館裏狠操宋祖英同志的時候也不會隻做做大活就善罷幹休的吧,

隻是細節沒被報導而已。

  所以說大家總是要實事求是的,在日本,人的本性可以被最大化的尊重,我

是說不管你愛好什麽都不會被人看不起。在國內的時候,我隻是很喜歡看美女的

腳,其實我也知道這就是戀足癖,但由于中國傳統的虛僞觀念,我也沒得到釋放

的機會,直到來日本我才真正的知道自己原來真的是戀足,後來小李發現他自己

也是,我們在一起也算是臭味相投吧。

  但主要的原因還是我們感覺戀足在日本能得到在中國所得不到的滿足感,首

先是這些爲你做腳交的MM都很專業,其次在日本人的眼裏男人的戀足是很正常,

不會用另類的目光看待你。

  也許在中國人的眼裏是難以接受的,但日本的這些在世界範圍內也隻是保持

同步的程度,在西方戀足則更加的普遍,就像他們稱爲footjob那樣,其

實和handjob是一樣泛濫的。

                (7)

  大概是半個月以後,我們終于適應了語言和環境,畢竟大學畢業嘛,掌握的

還算快。我們終于可以獨立的自己出去召妓了;剛開始我們還隻是很保守的做做

大活什麽的,但後來發現那都是最低層次的了,價錢也最便宜,幾乎高中的女生

都能做,玩幾次就感覺很無聊了,畢竟這些國內的女孩也可以做。

  後來我們逐漸開始接受以戀足爲主的色情服務了,在日本這類要歸于風情一

說,所有的服務都是各個風情館提供的,他們有在冊的專業小姐,當然價錢也比

一般的學生妹貴,但我們那個時候真是不知道如何聯系學生妹,所以多去風情館

也不足爲奇了。風情館主要是經營SM最爲盛行,SM裏當然也有ballbu

sting這個項目,我們當時還不敢玩SM呢,所以就沒接觸到ballbu

sting。

  戀足系列裏包括腳交(footjob),舔腳,電氣按摩,高跟鞋腳交

(Shoejob),等等。可以說:種類齊全,花樣繁多。在以後的日子裏我

一般都隻是沈醉于腳交中;我記得第一次在風情館裏點了個20多歲的MM,資

料上寫她高中畢業從業1年多,樣子還算清秀。那時候我們沒有單獨的房間,隻

能租用風情館的。

  風情館的屋子都是踏踏米的,屋子都不是很大一般也就是6- 7平米一間,

我這間屋子裏就一把折疊凳沒別的了感覺很空曠,我進來之後等了大概5分鍾,

選的小姐就來了,手裏還拿著一大包的紙巾。進來對我說我隻要按他的要求做動

作就可以了,其實這行就是這樣的,來的人都隻是這樣的癖好,小姐也省事,就

連KISS一下都不可以,這和普通性交不一樣,普通性交可以讓妓女這樣那樣,

但這裏隻能聽人家的安排,似乎這裏的女人真的是女王,盡管我是不玩SM的。

在那個小屋子裏,我第一次體驗專業級的腳交,心裏真的很興奮。

  我把褲子脫掉躺在地上,她說不用脫上衣的,然後她把凳子挪到了離我雞雞

很近的位置坐了上去,這樣她的腳就可以直接踩在我的雞雞上了,那種感覺真是

興奮,她腳的皮膚真好,在她慢慢的用腳掌揉我的雞雞和蛋蛋的過程中我仍然可

以用龜頭的嫩肉感覺到她腳指和腳掌的細紋,我的雞雞脹了起來。

  她似乎看出來我是第一次玩,用很柔和的聲音對我說「閉上眼睛,把身體放

松些,什麽也不要想,憑感覺享受,聽我的話,我會慢慢引導你射的。」我依她

所言把眼睛閉上,頭腦裏盡量什麽都不想,因爲我知道太興奮會射的太快而我要

了1個小時的時間,太早射的話後面會很難熬的。

  好在人家日本的妓女都很有職業道德,服務意識很強,都很耐心。她用兩隻

腳從不同的角度揉我的雞雞,每次我的龜頭與她的腳接觸都能感覺她腳上的體溫,

她也在一旁對我說「放松」,「放松些」,腳上卻很有節奏的揉搓。我感覺整個

人仿佛都飄在空中,用心去體驗她的動作:她用一隻腳的頂住了我的龜頭,將腳

趾扣在一起把我龜頭含進了腳趾窩裏,讓我的雞雞垂直起來,另一隻腳用腳掌橫

向的搓我的蛋蛋:「哦」我滿足的發出了聲音。

  過了一會蛋蛋不動了,她用兩隻腳的腳掌夾住了我的雞雞上下上下的搓動,

剛開始很慢,後來看我反應不是很大就足見加快了點速度,但最快速度的速度再

我看來也很慢,我看大概是怕我射的快吧:「腳交是很美妙的,你要慢慢的享受。」

  她柔和的聲音總是能平息我的情緒,這個時候真的能感覺一個傳統日本女人

的溫柔。她總是搓搓停停,我在她的雙腳間體驗著快樂。過了一會她看我實在是

太興奮,終于準備讓我射一次了,她把左腳踩在了我的肚子上,左腳踩穩後又用

右腳把我的雞雞踩在左腳的腳背上,「來吧,努力的射吧,別難爲情。」說話間,

她用右腳的前腳掌節奏很快的撮弄我的雞雞。「啊,啊,我不行了,要射了!」

                (8)

  我感覺雞雞裏有萬馬奔騰的感覺了,就要沖出來了。「來吧,來吧。」她輕

笑著說。聽到她的聲音後我的雞雞終于爆發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都噴發了出來,

一瀉千裏,就像雞雞裏的DD都噴了出來,頭腦一片空白,好爽,我頭一次感覺

射的這麽徹底,我被她的雙腳征服了,她也順勢把我射出來的精液抹在兩個腳上,

「第1次的質量真不錯,你不介意我塗在腳上美容吧?」其實女人把精液塗在皮

膚上做美容也很常見,隻是我頭一次碰到用做給腳美容的,但想來可能也是這裏

的風俗吧。于是我說「請隨便用吧,能把精液塗在你的腳上我也很榮幸。」

  往往需要和她們示好,這樣她們會更賣力氣的服務,我在國內就發現了,其

實很多國內的妓女也好按摩女也罷她們做事的時候都會認爲隻是爲了賺錢而工作,

很多時候隻對有好感的人賣力氣,所以往往跟她們套套近乎就能得到更好的服務。

果然,她聽了之後笑的更妩媚了,「您真會說話,那就請多射點吧,好讓我的腳

嘗嘗,呵呵。」

  說著用右腳的大腳趾按住了根部,順著陰莖往上慢慢的的推,人家日本的真

是很專業,對雞雞了如指掌,知道什麽地方還能擠出來,她的腳趾頭用力的按住

並慢慢的往上推,推到馬眼的時候用左腳的腳背托住,用右腳的大腳趾用力一踩,

一股精液又噴了出來,接著她的右腳沒給我喘氣的機會,換做用腳跟像用腳趾一

樣先頂在我的根部向上慢慢的擠,到頭上又是使勁一踩,又噴出了一股,「都出

來了,舒服嗎?」

  我支吾的點了點頭,剛才噴出最後一股的時候我下身有些痙攣般的抽動一下,

射的太投入,沒想到腰都有些酸,我恨自己真沒用,才過了20分鍾就沒勁了,

不行,我不能退縮,這就像人生的難關,一旦挺過去了才知道多麽美好,我下定

決心挺過去。但事實證明我那個時候給自己的鼓舞還是對的,因爲以後玩的多了

這個真不算什麽。她拿起了一張紙巾給我大體的擦了下也擦了擦腳。然後問我

「需要休息下嗎?」

  「哦,我第一次玩,不知道怎樣好,你說呢?」我試探的問了問她。果然,

她被我剛才的示好打動了,對我說「要是能堅持的話還是繼續吧,畢竟這裏是按

時間算錢的,在時間裏多玩玩,休息什麽時間都可以,不是嗎?」

  其實很多妓女跟你幹完都會問你是不是需要休息,這也是偷懶的技巧之一,

但她對你有好感就會勸你多玩玩,畢竟能有好感對她們來說也是很難得。

  「好吧,那我們開始吧。」我身體還算不錯,剛才跟她扯了扯閑的居然又有

了精神,她這回推開了椅子坐到了榻榻米上,把我的腿分開坐在中間的空隙地,

用手抓住我的雙腳,開始用兩隻腳來回的摩擦我的蛋蛋,我的雞雞馬上有了反應,

硬了起來,然後她用雙腳緊緊的夾住我的雞雞開始上下上下的套弄了,這回跟第

一回不一樣,一上來就想讓我很興奮。

  她還慢慢的向我解釋「來這裏玩其實都很注重第一回,最能享受的也是第一

回,所以我們這裏都是讓顧客第一回充分的體驗快感,盡量的慢射,第一回就把

精華全射光,所以我也從來都是用第一回射的精液保養我的雙腳,後來再射的基

本沒東西了,但你們男人都很要面子都想在時間內多射幾次,所以除了第一回射

的慢點以外我們都會讓你們多射幾次的,這也是我們服務的一部分。」

  「哦,真有道理,請讓我多射幾次吧。」「你也想多射幾次?是不是要像同

事吹噓呢?呵」她笑著對我說。

                (9)

  其實她理解錯了,我並沒想向誰吹噓,隻是應付的回答罷了,大概日本男人

都喜歡吹噓吧,後來的小李也是,想來也是後染上的毛病吧。「還需要我用腳夾

的更緊點嗎?」

  「哦,很緊了,不用了,謝謝。」這倒不是客套,確實很緊了,我剛剛射過

的小雞雞還很虛弱感覺被夾緊了倒有點疼呢。這次頻率很快,我還沒來的急體驗

快感就交了槍,射出了一些但確實成色不純了更接近于水,她還是很珍惜的用腳

把我馬眼射出的DD笑納了,她一直微笑著好象在她的意料之中。

  我剛喘了一口氣,她用腳又夾住了我有些發軟的雞雞,說來也怪,本來有些

軟但被她用腳撮弄幾下就又能硬了,也許這也是腳交的魅力所在,又是一番套弄,

我再次射了出來,我感覺身體的能量每次都會補充到雞雞裏,然後雞雞再射,我

頭腦變的空白了,隻是看到她的兩個腳夾住我的雞雞上下上下的弄,然後我的雞

雞頭便射出來點,每射出來一次她都會用腳掌撮弄我的雞雞頭,開始有點疼,後

來有點癢癢的時候就又可以硬了,剛開始我還感覺自己被她的腳弄的好神奇,後

來我幹脆閉上了眼睛隨便她用腳怎麽弄了。

  就這樣原本剩下的30多分鍾變得很艱苦,她認爲我想盡量的多射所以也很

努力的幫助我,至少她這麽認爲的,最後還有5分鍾的時候我已經放了9炮了,

她也想讓我湊個整數,但我的雞雞雖然還硬著,但真的射不出來了,那中感覺真

是特別的難受,她抓著我的雙腿手也在用力,我知道她是在激勵我,但我真的不

行的,前幾回還能射點水出來,但這回感覺也有點水但就是射不出來,她似乎也

知道了,對我說「我幫你一把,有點疼你挺著點。」

  說完把身子往我這裏挪了挪,停止了上下撮弄而是把兩個腳的大腳趾都按到

了我的龜頭上,她的兩隻手也松開了我的腿,用手把兩隻腳固定了一下,我想她

也累了,隱約可以一看到她也出汗了,就這樣她把我的雞雞夾在兩腳中間,用兩

個大腳趾開始搓龜頭,「哦」我疼的還是叫了出來,第一次弄真的挺不住啊,

「堅持下,是有點疼。」她的大腳趾來回的用力的搓我的龜頭,我龜頭上的肉太

嫩了,每次搓都疼的我直哆嗦,搓了我20幾下我終于崩潰了,最後的一點也噴

發了出來,比上幾次都強烈。

  也比前幾次的質量都好,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這次噴了出來。「啊」我終于

大叫了出來。她也歡呼了下,眼睛裏依然笑盈盈的。她幫我大緻擦了擦就到時間

了,她說了些歡迎我再來之類的客套話後就出去了,我一時間還站坐起來,休息

了一會才出去。

               (10)

  自從有了第一次腳交的經曆我後來便經常去光顧,但那個時候總是控制不了

自己的狀態,一射就很猛,一般射5到6次就得下場了。然而,這些是不能和小

李的那次酒吧經曆相比的,以往花了錢感覺像享受,而那次確實像被強奸。

  最後的結果是小李射的過了量,以至于膝蓋軟的都跪不了了,最可氣的是被

那個日本女人調戲般的嘲笑,我感覺小李隻是運氣實在太差了。走的時候小李很

潇灑的把錢拍在吧台上,頭也不回的隨我出了門,一路上我們誰也沒說話,我也

知道他很沮喪,卻無法開導他,後來爲了緩解下郁悶的氣氛,我問他什麽時候帶

我去玩專業的電器按摩,他告訴我他得休息一天,說後天吧,後天準保帶我去個

好地方。

  後天,下了班,我隨著小李走過了幾條街來到了店面不大的風情館,這家店

隻有二層樓,進去後小李問還有做電器按摩的小姐沒,還好不缺貨,老闆問我們

想帶回家還是在這裏,我們當時住的都是統一安排的宿舍很不方便,所以就說在

這裏玩,于是跟著服務員來到各自的房間,這種房間都不大,一律沒有床,倒是

節省了空間。我脫了衣服坐在地上等,不到10分鍾就來了,我打量了下眼前的

這個女人,感覺快到30歲的年紀,化妝也很成熟和妖媚,她手上拎了個小包,

進來鞠躬說「現在由我爲您做電器按摩」,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然後她跪坐在地上打開自己的包,裏面有雙高跟鞋,一個黑色的面罩,一個

白色的內褲,很專業的樣子。

  問我喜歡用什麽樣的道具,我說用了這些另多收錢嗎?(在國內被宰了幾次

仍然心有餘悸)她對我說這些都是店裏提供的,不會另收錢。我跟她說我沒玩過

專業的,不知道都有什麽用。她很簡略的解釋了下,說有的客人喜歡硬度高的踩

在雞雞上所以她們就用高跟鞋做;面罩是給那些臉皮薄的客人準備的,戴上後隻

漏出眼睛和嘴,可以放開了玩;至于小內褲,都是紙的,而且很緊,一旦硬了就

龜頭部分就會串出內褲,這樣摩擦的時候就隻能摩擦到龜頭了。

  我想了想,高跟鞋硬受不了,我也不怕被別人看到所以也不用面罩,小內褲

倒蠻有意思的,于是說把小內褲拿來吧。我當時雞雞都很硬了,套上內褲果然龜

頭放不下的,從上面串了出來,我還轉身給那女的展示下,她笑了,笑的很淫蕩,

說可以了,讓我躺下享受,我躺在地上,用頭枕著背過去的雙手。

  她把腳上的白襪子脫掉後,站在我腿中間,彎下身子把我的雙腿拖了起來,

然後伸右腳踩在了我的雞雞上,果然我隻有龜頭能感覺到,真的很奇妙,她用腳

前後蹭了蹭了,問我這個力量可以嗎,我說還可以,龜頭被她的腳掌磨了幾下更

興奮了,我心想好戲馬上就要開始了。

 (11)

  她的腳開始有節奏的摩擦著我的龜頭,我發現用內褲很難受,被包著的地方

漲的很難受,露出來的龜頭被擦著感覺很癢很熱,但即便這樣,我仍然折服于她

專業的技術,由緩到急,每次她的腳掌在摩擦龜頭的時候都是在我馬上要達到高

潮的時候忽然減輕了壓力,每次感覺要射的時候一下子又縮了回去,如此一遍又

一遍,雞雞裏的精液就像潮水,潮起潮落。

  盡管她的技術不錯,但我也到了忍耐的極限,精液從馬眼中噴射而出,釋放

了我這兩天的能量,我射了很多,而且馬眼還在一點一點往外冒,這時候她的腳

從龜頭的部位轉移到了蛋蛋的位置,像剛才一樣搓動,把蛋蛋裏積蓄的精液一下

下的往外擠著,精液隨著她腳的節奏湧出來。

  我爽的大叫一聲,她笑了,口中還挑逗我,讓我都射出來。我確實都射了出

來,隨後又感覺到腎虛,像都被掏空了一樣。

  第一輪結束了,我躺在地上喘著氣,她用紙巾給我擦著身上的精液,我發現

她有一種成熟的美,但在這裏似乎並不重要了。大概過了3分鍾我就緩了過來,

對她說剛才不是很舒服,小內褲太緊了,勒的很難受,她說有的客人喜歡那樣的

感覺,要是不喜歡就再給我弄個什麽都不用的電器按摩,我說好的。

  這一次她沒擡起我的腳,而是把我的腿分開,她坐了我雙腿中間的空地上,

伸出右腳踩在我的雞雞上,用整個腳掌從我的尾巴根開始向上搓,經過蛋蛋到達

龜頭,如此幾次見我的雞雞很硬了,便踩在我的雞雞上前後前後的搓,逐漸的我

感覺重量越來越重,原來她把身體的重量壓了過來,她用手抓住我的腿把身體撐

了起來,看起來難度很高的手支撐其實是靠用腳踩著我的雞雞支撐的。

  雞雞承受住了她的體重,而她的腳又來回的搓,我突然感覺到窒息,總害怕

雞雞會斷裂。我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人家很專業嘛,即使雞雞都被搓紅了,

但真的很爽。由于已經射過了一次,我這回很有挺頭,再加上雞雞被搓的又紅有

疼,真有點想射還射不出來的感覺,我就像演雜技一樣用雞雞頂住一個女人的腳,

而這個女人身體一推一推的。

  過了很長時間,隨著她變快了的節奏我終于射了,但沒像前一次那樣壯烈,

但也流出來不少。這是力氣活啊,我躺著滿意的喘著氣,心裏想。

               (12)

  那次之後我又去過好幾次,每次都感覺很棒。講了這麽多以前的事,我們終

于又得回到了主題,比起以前做過的電器按摩,這個腳責女做的很一般,我不像

是剛到日本的雛了,自然又不會滿足的。她看我不沖動特意加快了速度,這樣我

終于射了,由于雞雞開始時候被踢的很疼,我射的時候居然還感覺很舒服很放松,

真的很惬意。原來腳責並不像想象中的那麽痛苦,反過來說還很享受。

  她把工具又都收回了袋子裏,跟我道別,我把她送走了。摸摸雞雞和蛋蛋,

雖然還有點疼,可那足夠我後來的回味了。

  第二天碰到我的那個炮友小李,他還問我很精彩吧,我說一開始真不太適應,

但後來還有點著迷,他說是這樣的,他現在玩的時候必須讓小姐穿高跟鞋踢,要

不然感覺不爽。

  我問他還有什麽好玩的,小李說現在主要還是靠一些道具的,但必須在店裏

才有。我說我倒想試試,他問我還能呆到什麽時候,我說怎麽也得1個多禮拜,

他說那還好,明天帶我去,今天他要加班的。我們約好了時間便分了手。

  那天傍晚的時候,我等到了小李,便跟在他後面去尋找傳說中的聖地,我們

還坐了兩站地鐵,我不住的埋怨他,說找個地方還這麽麻煩,他也笑,他說好飯

不怕晚嘛,他當時也找了很久的,因爲跟我認識這麽久就便宜我了,我們一路逗

著竟到了。

  我擡頭看了一下,跟別的店面差別不大,我們就走了進去。進去後小李跟老

闆娘說了些什麽就拿來了一個菜譜給我看,我一打開,看到裏面都是類似老虎凳

之類的道具,有的挺嚇人的,大概是固定身體用的,我翻了下,看到一個像小時

候玩的秋千的東西,就點了這個,然後點了個很年輕的小姐。

  等小李選完,店員把我帶到了房間裏,裏面果然有個皮帶紮成的秋千。我正

參觀著,聽到有敲門聲,回頭看原來是個20左右的小姑娘,我知道這個就是我

點的小姐,照片裏的她要成熟點。

  她像往常一樣先做了下自我介紹,而我趕緊脫掉了衣服,節省時間嘛。然後

她教我用這個秋千,我說我不會,她就幫我把皮帶系到了我身上,真的如同打秋

千一樣,我等于被吊了起來,腳夠不到地面了。這個秋千是這很奇怪的,皮帶系

在大腿根上,隻把雞雞突了出來,而腿卻是叉開的。她問我系好了嗎?我說還可

以,就是勒的不舒服,她說一會就會好的。

  這小姐還真夠敬業的,馬上就用腳開始輕踢我的小蛋蛋,她用的是腳背,我

的蛋蛋開始有點疼,幾腳下去卻適應了,由于我懸在空中,有點像在轎子裏,整

個身體一顛一顛的,她力度掌握的很好,讓我的雞雞平均受力,雖然被踢著,感

覺還很舒服呢。

               (13)

  逐漸的,她用的力氣大了起來,顫動從微小的變成劇烈的,而且每次越來越

疼,由于我的雙手同樣被皮帶綁著,這樣雖然疼我卻不能用手去揉,真是痛苦。

後來她用的力量更大了,開始用腳尖踢我的蛋蛋,其實並沒正好踢在蛋蛋上,隻

是蛋蛋和身體的那段連接處。每次看她輪起腿踢過來,我都爲將至的疼痛害怕,

但也無能爲力,隻是突然下身巨痛,我就忍不住大叫,我越叫她好象越興奮,踢

的力量也越來越大,我感覺雞雞要被踢掉了。

  我用日語對她說太疼了,問她我的雞雞是不是要被踢掉了。她笑了,告訴我

不會掉的,讓我放松些。我的確很放松,但依然很疼,雖然她每次都是腳尖踢到

雞雞上,但腳背卻不時的踢到蛋蛋,最後蛋蛋有點紅腫了。我這邊是連哭帶叫的,

但這裏有好處就是可以隨便的叫,沒人管,不像賓館裏,能這麽發自內心的大叫

也是人生的一大快事了。

  能踢了100多腳吧,我看她累的也冒汗了,趁空隙我讓她幫我揉揉,她就

把腳趾縮在一起,用腳趾窩包住我的龜頭給我揉了揉,問我感覺還好嗎。我本來

是讓她給我揉蛋蛋的,但她這樣我也確實非常舒服,就將就了。

  她說踢的項目結束了,這回給我踹一踹,說完一腳踹在我的雞雞上,我的身

體本來就吊來空中,被她一踹就向後飛了起來,真個像小時候的秋千。由于前面

做過了熱身,所以這回她踹的力量很大,她都是等我飛回垂直位置的時候才踹,

這樣的話等于我的雞雞先自己撞在她的腳上,然後她的腿蹬出來,力量由腳上發

出傳到我的雞雞上,把我向後推出去。

  其實每次都是飛到30度角就飛回來,畢竟不是真的秋千,皮帶吊著個人倒

像是沙袋,我就被她踹來踹去的,雞雞上早就有些麻木了,被踹的時候也很疼,

但沒踢的時候疼,大概是這回她都是用整個腳掌踹在我的雞雞上,接觸的面積比

較大吧。

  快到時間的時候她把我放了下來,我躺在地上她給我做著電器按摩放松,我

才仔細的再欣賞她一次,被她踢的時候感覺她的腳很厲害,每次踢在蛋蛋上都有

啪啪的響聲,但現在給我做電器按摩的時候又感覺她的腳很軟很嫩,看著她還帶

有稚氣的面孔,她的眼睛,她的嘴,以及她還在舔著嘴唇的香舌,我爆發了,剛

才就一直亢奮著,終于射了出來,還是噴射的,乳白的精液不僅噴到了我的身上

還有她的腳上。

               (14)

  我在外面等小李,一會他也出來了,結帳走人,不在話下。

  之後我們去了居酒屋,玩腳責是很過瘾,但我的雞雞現在承受能力差,我不

禁暗暗佩服小李,果然在日本磨練的很強。我後來兩天蛋蛋都很疼,小李說剛玩

有點腫是正常的,像他經常玩這個第二天就能恢複,不時還笑我太嫩。我有點郁

悶,這小李隻比不過我多呆一年而已,有什麽了不起,我要是不回去肯定比他還

能。很快我喝掉一壺清酒,感覺小日本的酒真沒勁,根本就是兌了點酒精的水嘛,

喝掉第二壺後我們分了手。

  我本是要回賓館的,但覺得剛才的酒喝的十分不爽,我在國內喝白的也能喝

半斤,沾了點這裏兌酒的水竟然勾起了我的酒蟲,心想反正明天沒什麽事,今天

晚上還可以去喝個爛醉再回去睡覺,于是我在附近找了個酒吧進去喝酒。我點了

瓶紅酒,我喜歡紅酒,以前做一天程序到晚上頭疼的睡不著,喝幾杯紅酒倒可以

舒服的睡了。

  我看旁邊有個雙人的沙發沒人做,邊坐了那裏,吃了點酒吧提供的豆子,在

昏暗的環境中有寫陶醉。我看吧台旁邊的椅子上坐了3個女人喝著果汁,心裏清

楚他們是提供性服務的,在酒吧裏喝果汁成了她們的信號,我以前經常光顧這些

酒吧女,但晚上剛做完腳責,蛋蛋上的痕迹還沒有褪,對她們沒什麽興趣了。我

剛喝了半杯,就有個酒吧女坐到了我身邊,妩媚的對我說「先生,要不要人陪啊?」

我才注意四周,果然人很少,通常她們隻坐在吧台等,但要是客人太少她們就得

自己下來聯系業務了,省得晚上白出來一趟。

  我本沒想搭理她,但她的美腿吸引了我,這個時候在日本我們也都穿著長袖

的衣服,而她卻穿著大眼的黑色長襪和幾根帶組成的涼鞋,顯得很性感。我喜歡

這樣的裝束,有種成熟的美。還記得在國內時一天上班的路上看到對面一個穿這

樣襪子的女人,正和旁邊一女伴邊走邊聊。

  當時正值冬季,我穿羊絨大衣還不暖呢,心想這女的有病吧。再走近點,她

渾身的香氣撲鼻而來,我也清楚的聽到她們的談話了,才知道又是個日本鬼子。

由于我們的企業多數對日開發,所以常見到日本鬼子,當然都穿著衣服,我知道

國內的同胞看到日本鬼子最多的情況是不穿衣服的。

  不管是什麽情況吧,我當時就想,這日本娘們倒是操的過了,但卻沒去實踐,

也是一大遺憾吧。

  而我現在眼前的這個,仿佛當時的與我擦身而過的那個一樣,都有著一雙美

腿和黑色的大眼長襪。我給她也倒了杯紅酒,聊了起來,她喝了幾口,臉上卻上

了紅色,笑了起來,還很淫穢,問我剛才怎麽一直看她的腿,我說隻是很好看,

她問我是看她的腳嗎?我沒說話,繼續喝著酒。

  她把鞋脫了下來,撒嬌般的把雙腳放到我的小弟弟上,我的小弟弟立刻有了

反應,而她的腳還一下一下的挑逗著它。

               (15)

  既然她都這樣了,我也就沒客氣,任由她用雙腳夾弄著我的還在褲裆裏的小

雞雞,而我則用雙手把玩著她的腳。她看來是老手了,沒用我拿手引導就能用腳

打開拉鏈,準確的摸到我的小雞雞。

  由于這裏也算公共地方我沒把雞雞露出來,但挺著開始有些難受了。她也發

現我有些沖動了,問我想不想爽一爽,又讓我摸摸她的腳趾,我沒明白她的意思

但還是摸了摸,突然很奇怪,她的大腳趾和旁邊的腳趾有很大的縫隙,這個縫隙

足夠把我雞雞塞到裏面了,她捂嘴笑了,說想跟她的腳趾幹那事嗎,超爽的。

  我也越想越興奮,頭一次見有能用腳趾把雞雞夾住弄的,這個時候精蟲又上

腦了,但我還是算有理性,咱先問價。她被我放在她大腿上的手撩的也發騷了,

對我說既然我都請她喝酒了就算我2萬好了,我想了想價錢也算合理就沒還價,

把剩下的多半杯酒一飲而盡,摟著她出了酒吧。

  一路回到房間,進門後我們直接脫衣服上床,並排躺在床上,她問我要不要

先插插她的穴,我說不用那麽麻煩,我就想幹她的腳。她可能見的多了,沒廢話

翹起二郎腿直接用腳趾頭插在我的龜頭上,這回我真看清了,她的腳趾縫確實不

是蓋的,真的把我的龜頭夾住了,然後她就一下一下的動腳趾,用兩個腳趾的內

側摩擦我的龜頭。

  好在我今天在風情館裏已經發洩過一次了,要不碰上這麽新鮮刺激的挺不到

10分鍾就得射,但這麽玩真的很不錯,整個雞雞挺著沒動隻龜頭被搓動。太享

受了,我被陶醉了,看著她也很陶醉,閉著眼睛,用腳趾弄啊弄。

  後來我有些感覺疼了,一看原來龜頭被搓的通紅了,我當時一直想射一次,

但龜頭紅腫的讓我射不出來。她也發生了我這邊的異動,坐起來看看我通紅的龜

頭,對我說,用腳趾玩就摩擦力強,容易把龜頭搓腫。她向龜頭上吐了點口水濕

潤了下,還邊誇我厲害,說一般的人在她的腳趾上挺不了這麽長時間呢,我心裏

稱是,好在我有備而來。「試試我的腳活吧,也很棒的。」她對我說。我也覺得

龜頭受不了她再用腳趾夾了,于是同意了。

 (16)

  她把屁股坐到了我的胸口上,她不是很重所以我也沒感覺喘息困難。我的雞

雞又被腳夾了起來,不過這回的她用的部位換成了腳掌,上下上下的夾弄,說來

也怪,不知道是龜頭疼還是我緊張,居然還沒射,我也憋的夠嗆,這種想射還射

不出來的感覺正像一部小說的名《痛並快樂著》。

  她也累的出汗了,直問我你身體怎麽緊張,這麽長時間還不射。她不知道我

都射過了,所以才這麽能挺,但也許還存在緊張,剛才被她用腳趾弄紅的龜頭已

經火辣辣的了。

  她說要幫我放松下,給我踩踩雞雞,說完把我拉到了跟床對面的寫字桌上,

把我的雞雞放在桌面上,而她自己則跳上了桌子,然後用腳慢慢的踩我的雞雞,

踩到底後還搓一搓,她邊踩還邊問我有沒有玩過腳責,我說有玩過,她說她給我

來個踩煙蒂吧讓我忍住,我沒弄明白什麽是踩煙蒂呢,就感覺雞雞一沈,隨後一

股鑽心的疼讓我大腦一片空白。原來她把重心移到了右腳上,把重量都壓在我的

雞雞上,把雞雞像扔到地上的煙頭那樣用腳尖和腳掌狠狠的攆。

  我估計她就算不重的話也將近100斤了,而我還沒玩過腳責裏的這招,根

本無法適應,我疼的大叫起來,但馬上就變成的沙啞。我去挪她的腳,哪知道跟

不用不上力氣,握住了她的腳踝卻無法動她分毫,她繼續在攆著,我感覺雞雞已

經被她踩的碎碎的,肉也變得一絲一絲的。她終于停了下來,我缺抓住自己的雞

雞一頭倒在床上痙攣著,雖然短短的10幾秒,但我仿佛已經從地獄走了一圈,

我顫抖著,甚至不敢揉雞雞,隻要一碰就會很疼。

               (17)

  說來奇怪,被踩完雞雞果然全身都很放松惟獨雞雞很疼,她也爬上了床,坐

在我旁邊拉開我的雙手,伸出雙腳用腳掌給我揉雞雞。她用左腳腳心頂住我的龜

頭,用右腳腳掌慢慢的推揉陰莖,逐漸我的疼痛被緩解,而且還感覺很舒服,被

她用雙腳按摩雞雞著實受用,血氣逐漸盛了起來,我的雞雞再次挺立了起來。

  她看我的雞雞很硬了,便用兩腳一起夾住我的雞雞上下上下的搓了起來,原

來說什麽也射不出來的雞雞這回被搓了幾下就有了反應,隻是精液沒有噴射,而

是一點一點的隨著她腳的節奏往外冒……

  我要走了,小李來送我,問我在這裏過的快樂嗎?我對他說「你小子真走運,

什麽時候我們換換崗位」。我真有點舍不得,心想國內什麽時候也能達到日本這

樣的性自由程度呢。

  坐上了飛機,我知道正在離開一個性自由的國度。



您可能也會喜歡
金瓶梅免費影音聊天室 - 台南網友聊天聯盟裙下偷拍短片聊天視訊mem
ut視訊美女聊天小澤瑪利亞線上短片愛秀視訊聊天室 - 辣妹清涼寫真
A漫畫卡通遊戲圖片免費無碼a片免費貼圖
視訊正妹美眉 - ut173視訊交友性感女人穿丁字褲台灣視訊ut
Live173視頻色聊女我秀在線演藝 - 成人短片線上直播西西成人人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