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視訊美眉交友uthome美女視訊交友聊天室成人金瓶梅視訊

★誘騙系列★ 『我的動力來源』

  我已經是要邁入不惑之年的中年男子,人說青壯年時期的熟男是巔峰期。

  可是我一點都不覺得,三十六的我每天過著機械般的生活,起床、上班、回家、睡覺,這些事情讓我感到厭倦,目前育有妻女,不過每次回家都讓我感到欣慰,看到還小學的女兒跑過來衝著我說:「巴拔!我來幫你按摩!」、「巴拔,我跟你講喔!人家在學校......」

  儘管再累、再煩,看到可愛的小娃娃,我都覺得再累都值得,可是我老婆卻一點都不體諒我,抽煙是我每天的習慣,她就會說:「你知不知道抽煙對小孩不好?」講些繁雜的話。

  我做對了她也罵、做錯她也罵,剛開始談戀愛時她還是個嬌憐的女孩,沒想到結昏十幾年來,她變得黃臉婆,所有的財產都記她名下,每天抽我的錢讓她買衣服,曾經有想過離婚,可是為了女兒只好忍耐。

  可是漸漸的女兒也上了國中,叛逆期的她也慢慢疏遠我,覺得我煩、管她太多,畢竟自己的女兒誰不希望她好,她也漸漸地變壞,染成一頭金髮,逃家、抽煙、翹課、記過。

  三十九歲年邁的我已經不想管她也管不動她,家庭關係越來越差,老婆也覺得我無能早已回娘家了,讓我對這世界感到厭煩有要自殺的衝動,可是我忍下來了,這應該是中年人的淒涼吧!我還是持續著機械般的生活。

  可是直到我遇見了一個小女孩,她成為了我的另一個生活支柱。

  那女孩是我女兒的同學,成績優益、孝順,並沒跟隨我女兒走入岐道,她叫林智美。

  如何認識她應該說是巧合,我下班去載女兒放學,雖疏遠我也想盡到做父親的保護,那天下著大雨,我喜歡雨天,因為有種特別的淒哀,我聽著鐘聲過後苦苦凝視著一個個出來的女孩,就是沒看到熟悉的女兒。

  「唉!又翹課了!」我在車內無奈的嘆氣,大雨使我視線朦朧,吐出來的熱氣也在冷氣摧殘下變成小水滴。

  正當我要開走時,看了下有沒有來車的後照鏡,看到一小女孩朝著我車招手,我搖下了車窗點點雨滴噴了進來。

  「呼呼!8XX-GTR」她滿頭濕漉漉的長髮,稚嫩的臉蛋有著些許秀氣,帶著粗框黑眼鏡,更添了許氣質,她字句念著我的車牌,「是這台沒錯!」

  「小女孩,有什麼事嗎?」我疑問道,她穿著制服,剛發育的身材比例姣好,濕透的制服可以隱約看到她穿的小可愛。

  「曉婷要我跟你說,叫你別等了!她跟朋友去打撞球,晚點會回家!」曉婷?不就是我女兒嗎?唉!果然又來了。

  「嗯!謝謝妳的轉告!」正當我要搖上車窗時,卻突想到。「小女孩,現在下大雨!要我送你嗎?」

  「嗯?」她左右顧盼,看著慢慢消失的人群,她依舊沒看到她父母。

  「好不好?」我露出和藹的一笑,有點泛黃的牙齒,雖然她父母說過不能跟陌生人走,不過她好歹也國中了會判別好人壞人,似乎她下了決定,「還有妳叫什麼名子?」

  「嗯......好吧!」她遲疑的看著我,之後繞到了車的另一邊,開了車門,甩了甩濕淋淋的頭髮,坐進車裡,對我咧嘴一笑,這笑、這笑好可愛!讓人想疼愛這女孩。

  「大叔,我叫林智美!」

  到後來,我並無對她有非份之想,我只把她當女兒看待,再那次送她回家後,也各自抄了聯絡方式,他母親甚至好幾次帶著她女兒登門拜訪,她是單親家庭只有他母親照顧她,不過智美這女孩真得很善解人意。

  漸漸的我們越來越熟悉對方,就像男女朋友間,可是我們是父女間的逗玩,感情越發越好,雖然我年紀是她的兩輪,後來,我女兒曉婷因偷竊罪,轉送少年法庭,因前科累累被判了進少年感化院三年,我儘管不傷心但她還是自己的女兒,天下父母心,老婆也跟我離婚,女兒在中途學校。

  剩我孤獨一人,我失去了很多的生活重心,不過生活還是要過,能讓我撐下去的竟然是跟我沒血緣關係的智美,她常常來幫我這中年人打掃、洗衣、做飯,我也給了她備份鑰匙,她把衣物跟日常用品都搬來我家,而她母親也知道她因缺乏父愛,而把我當成父親,讓我們有過多的相處,我問過她怎麼會這麼幫忙我,她說:「我把你當成了爸爸。」

  聽了這句話,我有了無比的窩心,也慢慢的產生了非份之想,既然妳把我當爸爸,那我何不想把妳當女兒般疼愛呢?

  最後,在過了兩年的今天終於爆發了。

  智美照常下課了就來我家準備晚飯,我無聊的做完公文,主管也知道我失妻離兒的事情,準予我早一點回家,我一開家門回來,一聽到那溫柔的聲音就知道是智美,畢竟我們很親的像父女。

  她哼著輕快的流行歌曲,在廚房點著小步調,粉色圍裙依然包裹不住她發遇姣好的身材,穿著紅色熱褲,搖曳的身軀讓她的臀部更翹,廚房不僅有燒菜味,還有著微香的沐浴乳,好像剛洗完澡。

  「啊!」正當我欣賞著她姣美的鳳軀,下體幾百年沒用的兄弟,竟然被她激的高升起我陶醉著,她卻突然在廚房大叫。

  我一個箭步衝了過去,看到智美在清理台用水沖著手,原來是被激起的油燙傷,沖過胳臂後還是很腫、很紅,身上的圍裙被熱油溶了個大洞,裡邊的衣服也是,我要她去把衣服換掉,把身上被熱油噴到腫起的部份用冷水沖。

  我拿出醫藥箱預備,並且把菜煮完,就等著她沖完出來。

  怪的是三分鐘過了、五分鐘過了、過了十分鐘,我的直覺告訴我,智美會不會在浴室出事?

  我大步跑向浴室,一個撞門進去,我傻住,也尷尬了。

  她正在洗澡!現正泡在熱水裡,我怎麼可以忘了!?她煮完菜會在洗第二次澡!

  玲瓏完美的曲線在水的扭曲下更完美,白晰的皮膚,頭髮盤起露出嫩白的頸部,還有那發育堅挺有大的胸部,半球露在水面,我一時看傻,被她這麼一小喊:「啊......大叔,我再洗澡......」

  我頓時清醒隨即踏出門關上急忙道歉,早已昂立的兄弟漲的我的西裝褲好難過,沒想到智美已經發育成半女人了,我貼著門面大口呼著氣,新鮮的空氣可以消除我心中的緊張,幾絲銀白髮垂下更顯得狼狽。

  「大叔......」我聽見水花濺起聲,智美僅僅跟我隔著一塑膠門對話,我不停想起剛剛宛若仙女下凡洗澡貌,「大叔!你進來吧!」

  我有點詫異,儘管年記差很多,我也不應該進一個妙齡女子的浴室,我沈默不語靜了整整兩分鐘,我才開口:「智美!你洗吧!剛剛我不應該莽撞,對不起!」

  「不!」在浴室裡的智美聲音似乎有點急,隨即有點哽咽,「大叔,我知道你很寂寞!大叔失去妻子,女兒又在感化院,這種寂寞的痛我雖然不瞭解!不過是真得真得很想替讓我感受到缺少已久的父愛的你,做點事......」

  我聽完這整句,好瞭解我的女孩,我嘆口氣推開了門,智美全身赤裸裸的在我面前,粉色的乳頭與白晰的皮膚相襯,勻稱又不誇張的大奶晃在纖細的小蠻腰上,而微翹的臀部和厚豐的嘴唇微張,她嬌羞的縮著併腳,陰部的毛寥寥無幾,卻讓人興奮,我又再度勃起。

  「大叔,如果可以讓你消除寂寞與內心傷,我願意為你......」智美的臉漲紅,嬌道。

  「呵呵,有智美在我都不寂寞。」我微笑著,可是下面卻又漲大幾分,快要把褲子撐破,我輕撫她滑美的臉蛋,「傻女孩。」

  她抓住我的手,往她的胸部貼著,我的手掌正好完全覆蓋住她的胸部,隆起的自然弧度,「這是我的決心!」接著她朝著我過來,蹲下與我十幾年沒勃起的兄弟面對面,雖隔著褲子阻礙,不過我仍然感覺到她微溫的手撫摸著我的雞巴,她輕拉下拉鏈脫下我緊縛的褲子和內褲,每個動作都很小心,像深怕會弄痛我。

  我感覺到很舒服,智美鮮嫩的雙白掌正握著我的雞巴,這是我想都沒想過的事,或許我已經十幾年沒碰他了,才被摸一下就敏感起來,智美像是第一次做過這種事,害羞盯著我的雞巴,嫩手卻不停的抽動,雖然沒很舒服,可是我笑著看著她。

  我道:「別緊張。」

  「好......」智美慢慢將胸部貼上去我的雞巴,我的雞巴一陣舒麻,被兩顆溫暖、有彈性的大胸包覆住,幾十年沒用的老傢夥,也大硬、大挺,上面跟部份還微皺,這是中年人的證明吧!

  現在我的雞巴像小孩一樣敏感,智美持續用胸部撮搓動,厚美的小嘴巴越來越靠近我的龜頭下莖部,她輕輕的在我最敏的的部份舔一下,一陣電流從尾椎流竄全身,隨即雞巴有東西即將噴出。

  我竟然射了!?才被舔了一下!

  量很多射了智美的胸前,與臉上全是精液,又濃又多。

  我已經等不及了,我幾十年沒被開發的老雞巴,如今竟被智美弄的又敏感又堅硬,我被獸慾充斥全身與理性,我不知道怎麼了,我突然地抓住智美的頭髮,把她頭微翹,她驚恐看著我,我立即把雞巴整根塞進她的小嘴,她的小嘴只能夠塞進我一半的大雞巴,我不管,被獸慾以即久沒發洩的我,已經徹底變成了頭待吃人的猛獸。

  我狂抽送著嘴巴,他被我猙獰的目光嚇到,眼淚狂流成淚人兒,儘管可憐、可愛,我已經控制不住,我又射了出去,這次我按壓住她的頭,她沒抵抗,乖乖的吞下了我又多又臭的精液。

  智美嘴巴離開後,立即坐在浴缸裡,雙腿大開說道:「大叔!我知道你很寂寞,來吧!我今晚都是你的!只要你寂寞都可以找我!我很樂意為大叔做一切事。」

  我獃住了,我剛剛那麼粗暴的對待她,她不僅不討厭還很迎合我,我想他知道我是被獸性壓住了吧!

  我重回溫柔的笑容,跨腿進浴缸,輕揉著她的大胸部,輕輕吻了她一下,「對不起!我不會讓妳受傷的......」

  智美嬌道:「溫柔點......」

  臉蛋紅通通的真可愛,我把她抬起我在下面躺著,熱水被我濺起,水位上升變成滿位,沒想到在熱水裡更舒服,我輕輕的扶起智美的臀部,對準陰道口,我在熱水裡慢慢的把龜頭送進去。

  「嗚......啊、啊......嗚。」智美緊緊抿著嘴巴和痛楚,還是處女的她跟本無法容納下我的雞巴,智美的陰部好緊,我龜頭才剛進,突然,我耐不住性子又被野性沖昏頭。

  我無法忍受慢慢來,當龜頭艱難的完全進入時,頂到了一個橡皮圈的感覺,這是處女膜吧!

  我立即換了舒服的姿勢,出了浴缸,智美雙手扶住浴缸邊緣,我拔出來再次對準陰道口,我腰猛然一挺,大雞巴瞬間沒入智美小小的陰道,她痛楚大叫,絲毫不知道我來得那麼突然。

  好緊!這穴好緊!處女的感覺怎麼怎麼舒服!

  「啊--!」我每抽插一次智美就大叫,很痛吧!

  血夾雜著智美的淫水慢慢流出,智美已經痛得快失去意識,眼淚狂奔,我看了又心疼,慢慢抽送著,儘管很艱難,雖然有淫水的潤滑卻還是艱難,高二的智美穴竟然這模舒服。

  「啊、嗚......呀......嗚!大、大叔,我好舒服!大力點!」智美臉色越發越好,聲音隨著晃動顫抖,穴也沒那麼艱困了,我握住他的大奶狂抽著。

  「啊!」我嘶叫著,下半身動的速度越來越快。

  「啊!啊!慢點、慢點!快......快出來了啊!!」智美的腰動的越來越快。

  「我也是!一起出來吧!智美。」我兩手轉握住智美纖細的腰,她的臉開始紅潤起來,看來她要高潮了!

  「啊!!」

  我射了,我沒想那麼多,直接射在智美的體內,智美也同時間高潮,智美隨著我的射精頻率顫抖著,之後軟趴在地上,我依依不捨的拔了起來,看著精液慢慢從她的陰部流了出來,有種莫名的成就感,一種征服女人的成就感。

  她轉了過來,含舔著我的雞巴,把殘於物全部清乾淨,我雙手擺後抬起頭看著天花板想受著,我的雞巴竟然還是神采飛揚的樣子。

  之後我又跟智美做了好幾次。

  後來她母親生病過世後,她直接搬來我這住,我們也就每天都做,畢竟一個中年男子的需求量大嘛!

  之後我女兒曉婷也出感化院,願意改過自新,認真上課。

  不過我與智美的事可不能給自己的女兒知道,我騙曉婷說智美母親過世托我照顧,後來我凡事起床、刷牙、洗臉、穿衣服、上班,都由智美替我特別服務。

  我每次都不是自然醒,而是起床就看她貼在我的下體上吸允著,害我十幾年來沒做沒發洩的,經過天天的口交與做愛慢慢的也變成習慣。

  我不能沒有智美,她是我生活的重心、「我的動力來源」、我的精神支柱,不然我大概會自殺。

  智美也不能沒有我、因為我的「父愛」對她來說不能缺少。

  在此把故事獻給大家。

  The end



您可能也會喜歡
liveshow亞洲成人貼片區黃色電影免費欣賞辣妹妹成人貼片區 - 色聊聊天室
ut台灣美女貼圖區如何挑逗男生誰有視頻聊天網
天天好逼影視網vip視訊聊天區 - 六六大尺度裸體藝術嘟嘟成年人網貼圖區
微風論壇視訊夫妻性愛貼圖區情色交友網
影音情人視訊聊天室聊色交友 - 情色交友視訊 - 國外視頻網ut主播裸聊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