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裸聊聊天室 - 激情美女聊天視頻 - 美女主播聊天視訊裸聊秀直播 - 視頻辣妹聊天 - 免費視訊聊天室真人裸聊網579 - 網路視訊聊天室 - 主播裸聊視頻

妓女看眼淚-宜芳

宜芳~21歲    我,教授  53歲。   

  自從開始在應召站兼職打工後,我的大學生活算是穩定下來了,不用拚命地同

時打好多份工,平時的生活也變得很輕鬆,只須在大學、家裡還有旅館之間來回,

偶爾還能到書店去看喜歡的書。

  沒有任何一個同學知道,我在做的是那麼特殊的一份工作,當然我也絕不希望

學校裡任何人知道,只有走在大學校園裡,聞著清新的空氣,看著那一張張青春洋

溢的臉孔,我才覺得自己也是很平凡的。

  雖然我利用自己的肉體去賺錢,但我堅信自己絕對沒有迷失,只要等我賺夠了

錢,能讓母親、弟弟過過好日子時,我就會離開這個圈子。

  而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沒有同學知道我的工作內容,讓我能夠平平凡凡地一

直念到大學畢業就好.」值得慶幸的是,應召站的客群多半是事業有成的大老闆,

因此在那裡工作,其實是沒有機會遇見熟人的,不過也有遺憾的地方,我因為總是

趕著兼職打工,所以在學校的朋友寥蓼無幾,自從上了大學以後也沒交過男朋友,

但這樣也有個好處,至少不會有人關心我放學做什麼工作,也讓我白天可以專心在

課業上,所以我也沒再多奢求什麼了。

  這一天,我照往常的時間來到應召站的小辦公室,微笑著跟姐妹們打了招呼,

就默默地去換衣服、化妝了。

  準備好一切後,我就抓緊外出接客前的時間,拿出自己帶來的學校講義開始複

習功課,如果隔天學校要繳的報告很多,我都會利用放學後在應召站等客人的時間

,自己先慢慢地計畫下班以後要怎麼做報告。

  姐妹之一的婷婷,見到我坐在角落裡看書,就走了過來,「宜芳,妳又在看書

啊?」婷婷見我埋頭苦幹的翻書,就主動跟我聊了起來。

  「嗯,今天晚上報告很多要做,要先準備一下,不然會做不完.」

  「真搞不懂,宜芳妳這樣的好學生幹嘛做這行」婷婷一臉疑惑地搖搖頭,我不

禁覺得好笑,我說:「哈,沒辦法啊,又不是好學生的家境就會好,我還有一個弟

弟要念書,只好幫忙分擔家計了.」

  「喔,不好意思,辛苦妳了宜芳」婷婷聽我這番話,似乎有點同情,我趕緊打

了個圓場:「哎呀,沒事的啦,不用那麼嚴肅.」

  「那,,,那妳好好用功吧,不打擾妳了」婷婷也不好說些什麼,對我笑了笑

就轉身離去,當婷婷離去後走了兩步路,她又停下來了,婷婷對我說道:「不然,

宜芳,我現在的客人給妳去接,妳早點接完,早點回家做功課,不用在這等那麼久

  聽見婷婷這麼說,我有些意外,因為平常大家都是要排班接客的,婷婷比較早

到公司,所以今天第一個客人理論上是給她接,可是她卻讓給我了,所以我趕緊收

拾桌上的書籍、資料,搭上馬伕所開的車子出門。

  一如往常地,我踏著妖嬌的步伐走到了指定的賓館房間,「叩叩叩,,,叩叩

叩,,,客房服務,,,」我低著頭等待著裡頭的男人開門,「請進!」房內傳來

男人低沈的聲音,只是,這道聲音怎麼有些耳熟,當門慢慢打開,我收起了笑容,

下意識地屏息著,心跳開始劇烈地鼓動。

  難道會是熟人嗎?

  當門慢慢地打開,我詫異地摀住了嘴,真的是熟人!那道聲音、那個身影再熟

悉不過,我是不可能會認錯的![啊!] 他是我的大學教授!

  這下我連大氣也不敢喘一口,世界真小,想不到我剛從學校放學兼差,教授下

了課竟然來尋歡!

  「宜芳?」教授挑起眉,想不到會碰到我。

  「教,,,教授,,,」我的臉色有點蒼白,但還是尷尬地扯起一抹笑。

  我朝四周望了望,忐忑地開口道:「教,,,教授,,,我,,,我們好像不

太方便,,,我請公司換一個小姐,,,」

  我顫抖的手拿起手機打算撥號時,教授瞇眼打量了我一會,「宜芳,,,就妳

吧!」

  「我!」我相當吃驚地望著教授,毫無心理準備地聽到教授指名要和自己做愛

,一下子也茫然起了,因為按照以往的慣例,排班排到的客人,一開始是妳接的,

如果客人沒主動說要換人的話,妳就必須去招待他,滿足他,我們沒有挑客人的權

利。

  「宜芳,怎麼會是妳?平時妳的成績那麼好!」教授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我無力地扯扯唇:「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

  我的臉已經完全沈下來了,讓我不禁縮了縮肩膀,跟著教授進到了賓館的小房

間裡。

  「啊!等等!教授!」我的情緒有些激動,才剛進房教授就一把從我身後將我

抱住,「別害羞了,宜芳,,,」教授一臉興奮地和我拉扯著,「別這樣,教授!

」「宜芳,別在叫我教授了,從現在開始,這個房內只有男人和女人,沒有師生的

禮教,只有男女的性交。」

  「啊,,,等等,,,教授,,,等等,,,我們還沒洗澡呢!」我抗議著教

授的舉止,好不容易才從他懷裡掙脫,我說:「教授,讓我先冷靜一會兒,等等一

定好好服侍教授,否則教授也玩的不盡興。」一臉哀怨的我,和一臉邪念的教授,

我們就僵持在房內。

  教授站在我的眼前,一手擼動了一下自己的生殖器,一面對我說:「那好,就

讓妳靜一靜,等會兒教授替妳上健康教育課。」我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忐忑不安地

走進浴室做簡單的沖洗。

  我完全沒想過會在工作中遇見熟人,還要去服侍他,滿足他,讓他對自己射精

,而那人竟然還是我的教授,傳道授業解惑的師長!

  天啊,千萬保佑不要出岔子才好!我的名聲、我在學校的好學生形象,希望教

授別胡亂宣傳才好。

  見我一臉緊張,教授反而一臉淡然地說:「宜芳,看樣子妳很緊張?別把我當

教授就好!再說,妳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麼?」

  我沒回話,決定見機行事,人越急越容易做錯事;做好自我心理建設後,我才

感到心慢慢地安定了下來。

  經過簡單的清洗,我連忙掏出化妝品補妝,一臉茫然地看著鏡中的自己,打從

半年前開始,我的身體就不屬於自己的,它被一隻又一隻充滿性慾的野獸糟蹋、征

服,他們蹂躪我凹凸有致的身材,而我白晰的肌膚和深深的溝壑,還有那修長漂亮

的雙腿讓男人瘋狂地想占有,另外化了淡妝而顯得靚麗奪目的臉龐,更讓男人想看

見我挨操、求饒表情,所以他們對我從來沒有留過情,每一隻野獸都想把慾望徹底

的發洩在我身上,如今,門外又一隻野獸對我虎視眈眈,我的大學教授。

  我告訴自己,等等走出浴室後,就別多想了,等一會兒見到教授就把他當作一

般客人就好。

  懷著複雜的心情待在浴室幾分鐘,我臉上帶著硬擠出來的微笑走出浴室,一見

到我出現,教授連忙站起來迎接,他的身材很高大,隱隱帶著一股冷酷氣息,讓人

不禁感到一陣懾人,當我出現後,教授的目光就馬上逮到了我,我被他看著看著,

羞澀地垂下臉,我感覺得出來他心裡相當喜悅,我和教授輕緩而有禮地打了個招呼

,教授就連忙招呼我趕緊坐在他的身邊,坐下後,教授突然就開口問了一句:「我

可以上妳了嗎?」

  我的神經一直都繃得緊緊的,這下有些反應不過來,「嗯,,,嗯,,,好,

,,隨便你,,,」我的嗓音軟軟輕輕的,頗有小鳥依人的味道,教授聽我這麼說

,滿意地笑了笑,眼神示意我為他服務,坐在教授的身邊,我緊張地腰板挺直,不

像面對其他客人馬上進入狀況,反而還讓教授與自己隔了一小段距離,這下讓教授

有些猴急了,他摟著我的手臂,粗壯的手大力一扯把我撲倒,毫無防備的我頓時就

被他摔到了大床上,然後教授迅速翻身整個人跨騎在我的身上。

「宜芳,教授迫不及待了!讓我插妳!」教授從上往下地俯視著我,很威風地

說。

  可這威風霸氣的模樣看在我眼裡卻是走調得厲害,教授剛剛激烈動作,讓我胸

前的布料不能遮掩那嫩白的兩團豐腴,袒露出一大片柔嫩的肌膚,連豐腴頂端的兩

顆小莓果都要顯露出來了。

  霎時間,我覺得眼前的教授相當變態,相當噁心!

  我咬咬牙,深深呼吸一口氣後,才有點求饒意味地對教授哀求:「教授,等等

好嗎?你先讓我起來好不好?我先替你口交,到時隨你怎麼玩都行.」我會這麼說

,主要是想藉由口交讓他早點達到高潮,好讓他進入我身體的時間少一些。

  這次我有些大意了,剛剛面對教授的侵犯時,我有點掙紮,動了動屁股,扭了

扭身子,「嗯,,,噢,,,」教授不禁悶哼了一聲,我那無意的動作蹭到他敏感

的胯下了,使得他再也忍不住地起了反應,教授就坐在我的大腿上,他腫脹的私處

讓我馬上就感覺到了,我再次不舒服地擺動身子,這樣又磨蹭了教授一下。

  

  「噢...好爽啊...」教授悶哼得更大聲了,他居然直接就抓我的手向他

已經變得異常腫脹的老二摸去,刺激的感覺真要讓他按撩不住了,我的小手碰到了

他的胯下那硬硬熱熱的東西,我才摸了一下,他就單手把我的雙手制住,然後壓到

床上,因為我的手臂沒有他的長,我必須向前移動身子,最後變成我的雙乳就直直

地對著他的臉,這時,我胸前的布料已經滑了下來,白嫩的雙乳從衣物中露出來,

而頂端的兩顆幼嫩的紅莓則對準了教授的嘴巴。

  只要他張開嘴唇,那紅艷艷的花蕾就會落入他的嘴中,我倒抽一口冷氣,卻不

太敢動彈反抗,我渾身僵硬,心裡很清楚教授身體的某一個部位更加的炙熱,更加

的硬挺。

  「宜芳,乖乖地別動,我要把兇器塞進妳體內.」

  教授說話時帶著菸味的臭氣噴到我臉上,我們兩人現在的身軀幾乎是緊緊地貼

在一起。

  很快地,教授硬挺腫脹到不行的巨大肉棒就從內褲的束縛中彈跳出來,教授滿

臉淫穢地握住它,再也按撩不住了,「啊,,,教授,,,我包包裡有保險套,,

,」教授俯視著我,我的長髮鋪散在大床上,眼睛一片迷濛,兩顆豐滿的嫩乳袒露

出來,乳肉上的兩顆紅嫩莓果顫顫而立,這性感魅惑的畫面挑戰著他的理智,他說

:「早想和自己的學生做愛了,讓我們原汁原味肉體解放吧!」是的,這名奧客不

想戴套。

  最要命的是,他的雙手已經分開了我的雙腿,和學生發生關係,這刺激的感覺

讓教授也失去理智了。

  教授的呼吸變得粗重,見我躺在他的身下,也讓他決定要好好地征服我這小女

人。

  「宜芳,讓教授來操翻妳!」說完,他就扶著暗紅色的巨大龜頭湊到我的小穴

口,貼上我肉縫上下滑動了幾下,接著抹了一口口水讓他堅挺的陽具也沾上濕濡,

再慢慢地推入我的肉穴口。

  「嗚,,,唔,,,脹,,,」教授真的進來我的體內了,我感覺到小穴口被

一隻青筋暴怒的陽具給撐開,感覺快要羞愧死了。

  「宜芳,知道現在佔有你的是誰?」教授將肉棒塞入我體內後就停了下來,他

要我記住現在擁抱自己的是他,我的教授。

  「宜芳,告訴我,現在在妳身體裡面的是誰?」教授粗喘著氣問道。

  我的腦袋已經迷迷糊糊了,完全不想回答他任何不堪入耳的問題。

  教授實在按捺不住想要馳騁的慾望,他就將薄唇湊到我耳邊,用那沙啞的嗓音

低語:「記住,現在擁抱佔有妳的人是我!妳的教授!」一說完,他的腰桿就猛地

一挺,粗大的男根就勢如破竹地瘋狂進出我的嫩穴深處,「噗哧,,,噗哧,,,

」一聲又一聲的肉體碰撞聲,教授猛烈地插入與我陰道摩擦激起了淫靡的水聲。

  「啊啊啊啊,,,嗯嗯嗯嗯,,,」我覺得自己的道德良知像被撕裂了一般,

讓我心痛不已悄悄地流下眼淚,教授見我的模樣,俯身吻去了我眼角的淚花,粗壯

的巨大陽具還停在我窄小的嫩穴裡。

  小穴裡的媚肉不斷地夾著他炙熱的陽具,那銷魂的快感不停地挑戰著教授的意

志力,他一隻大手繼續撫弄揉捏我的嬌乳,另一隻大手則撫摸著我的臉龐,教授滿

意地勾起唇角,操控著進出小穴的陽具,「嗯,,,舒服,好舒服,,,宜芳,,

,我的好學生,,,」教授尋到我的嘴吻上,「嘖嘖,,,嘖嘖,,,」我倆唇舌

激烈糾纏發出了淫靡水聲,不停地從兩人的唇間逸比。

  我紅嫩的小嘴吐著銷魂的嚶嚀,教授汲取著我嘴中的蜜津,兩人唇舌交纏時,

他還能從中嚐到我唾液的醇香,他一下一下地猛力衝撞著我,摩擦著濕淋淋的內壁

,蜜液多得充滿了陰道,「真是水做的人兒,搞來很舒服,水真多,,,」他在我

耳邊訴說著令人害羞的言語。

  滿房間都是動情的味道,身體相互擊撞拍打的聲音,還有男人的粗喘和女人嬌

媚的呻吟,「嗯,,,嗯,,,啊,,,啊,,,教授,,,嗯,,,嗯,,,啊

,,,啊,,,教授,,,][噢,,,噢,,,宜芳,,,噢,,,夾的教授好爽

,,,噢,,,」教授快速地抽插著,突然,我感覺穴裡一陣顫動,教授撞擊我的

力道越來越大力,我知道差不多時候了,我挺起腰,想提醒教授不可以射在我體內

,但教授抽送得越來越急、越來越深,噗哧噗哧的水聲也越來越響,他沒有給我抗

拒的機會,最後用力地搗弄我那的小穴,狠狠地一個貫入,激烈地噴灑出炙熱的精

華!

  「啊,,,教授,,,教授,,,你怎麼射進來了?」

  教授氣喘籲籲,渾身就像洩氣的皮球軟趴趴的趴在我身上,他向我道歉:「宜

芳,,,抱歉,,,剛剛太舒服了,,,一時忍不住,,,」正當我想繼續抱怨時

,教授看似相當慚愧,他說:「不然,我加倍給妳錢,以示我的道歉.」看在教授

那麼有誠意的份上,我也不計較了,反正一直以來我都有吃避孕藥的習慣,所以,

除了等等要清一清體內的精液外,原則上我是不怕懷孕的。

  「宜芳,怎麼樣?教授跟其他貴客比如何?」我慵懶地瞟了熱情高漲的教授一

眼,我說:「就跟普通人沒兩樣。」

  教授尷尬地硬轉其他話題:「不問這些了!那妳服侍那麼多人,有人讓妳開心

過嗎?」

  「誰當妓女會開心?每天面對這些所謂的恩客,時時刻刻都得繃緊神經、戰戰

兢兢的,好累人!」

  今晚壓力太大,連一向溫馴得逆來順受的我,都忍不住抱怨了幾句。而教授也

相當識相地閉上嘴巴沒有追問下去。

  可是我萬萬沒有意料到的是,教授自從那天開始,變得很頻繁地打電話要找應

召女郎,而且每次都是指名我去赴約。

  在服務教授幾次以後,他和我達成共識,我們不再透過應召站聯絡,他有需要

我的時候就直接傳簡訊給我,我們的暗語是:「今晚繳報告.」

  其實我也很開心可以招呼教授,因為他總是很冷酷的不多話,我不用費心找話

題、害怕冷場,也不用提防像那些滿腦肥腸的人一些特殊性癖好,有時我和教授兩

人就靜靜地在賓館喝著酒,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遇見教授讓我第一次覺得這

份工作是很愉快輕鬆的。

第二部

  當四周的女同學在討論課餘要去哪裡逛街時,我已經被家裡的債務壓得喘不過

氣來,現在,我除了上課、吃飯、睡覺、做報告之外,其他的課餘時間,全都奉獻

在接客上了。

  即使這樣,全家光是食衣住行的費用,就多得讓我傻眼。

  又要上班、又要上課,已經讓我累得像條狗,但就算這麼拚命地賺錢,還是快

要連飯錢都沒著落了。

  「厚,姐,今天早餐怎麼又是吐司?」身旁的弟弟抱怨著。

  「少廢話,吐司配草莓醬最好吃了,喏,我弄一片給你.」

  弟弟:「宜芳姐,五天了!我吃吐司吃了五天了!」

  我:「你老姐賺錢很辛苦,將就點吃吧,不吃就算了!」

  這死小鬼,不知道我靠身體賺錢有多委屈,就只知道拼命的花錢!

  最近幾天生理期都沒去上班,繳弟弟的補習費和房租又花了我不少,身上幾乎

沒有多餘的錢了。

  那一年,弟弟十七歲,雖然沒有出現同齡男孩的叛逆期,可是青春年少的他,

始終是貪玩的,但我希望他這個年紀可以好好用功念書,所以我常常利用假日的白

天教他功課,晚上則出門賺錢。

  每一次我在講解題目時,對他的提問,也總是耐心地回答,雖然當他答錯時,

我會不滿地責罵幾句,但我都是為了他好。

  還記得有一次,我在一道題目上反覆講了三次後,他還是沒解答出正確答案,

我捏住了他的臉,表情恨恨地說:「浩浩,你再做不出來,我可要懲罰你囉!」

  他心虛地低下頭,我剛剛的動作,讓他不由得臉紅起來,其實他剛剛在走神,

最近我發現只要我一坐在他身邊,他就會不由自主地看著我的側臉發呆,可我萬萬

沒想到,我最親愛的弟弟,竟然在這奇妙的氛圍中,漸漸地對我起了邪念。

  「宜芳姐,妳,,,妳想怎麼懲罰我?」他不自覺地舔了舔嘴角,口舌有些乾

燥。

  「我要,,,我要打你,,,」說完,我拿起書本朝他腦袋打了下去,他的心

,就在那一剎那,融化在我這打罵之間。

  可當下,我卻不知道,弟弟早就無可救藥地愛上我這如精靈般的姐姐。

  同一天下午,我打扮了一會兒,就出門上班了。

  出去前弟弟還來房間關心我說道:「姐,妳要出門?該不會交男朋友了吧?」

  聽得出來弟弟的口氣有些不悅,所以我故意逗他說道:「是啊,你要跟嗎?」

  想不道弟弟竟然像打翻醋罈子一般道:「呿,才沒興趣,不知道哪家的男人這

麼倒楣跟妳交往]話一說完他就轉身離開我房間。

  當晚,我總共接了三名的客人,A男人是一名科技新貴,見了我一陣輕笑,親

吻了我一下,而二話不說將我的舌頭含了進去他的嘴裡。

  突如其來的柔潤感讓他瞇起雙眼,「嘶」地倒抽氣,我溫軟的嘴唇被他含著,

下意識間,他興奮地將我雙腿分開,腰腹用力地向上頂去。

  上上下下、上上下下,深入的時候,我的陰道壁圍繞著他的慾望,我們一寸寸

濕舔地交纏住。

  那侵入骨髓的快感,使男人啃噬著我的每一寸肌膚,我白嫩的皮膚上,都泛著

極致快感的紅潮,興奮之極間,男人只想索取更多,向上頂的臀部越來越快、越來

越深,力道也越來越重,我甚至能感覺到,他的慾火在我最敏感的地帶熊熊燃燒,

就頂在我窄小的陰道深處。

  倏地,我的下體猛地一收縮,頓時男人一股潮湧快感襲來,酥麻的一個顫抖,

他終於衝破喉嚨長長的呻吟出一聲:「啊,,,」極致的快感,順著男人的脊樑蔓

延至全身,他急躁地扣住我的臀部,在我的陰道裡噴射出亮晶晶的稠液。

  B男人是一位退休的老兵,和爺爺輩的男人做愛,前戲通常都要拖上許久,男

人:「宜芳,妳的小嘴吸得爺爺雞巴好舒服啊!」

  老男人柔軟的生殖器被我含在口中,老實說我也沒把握能讓他硬起來,可是為

了服務客人,我只好敬業地來回舔食他的龜頭,老男人霸道地壓住我的頭,要求我

利用舌尖在他的龜頭前端來迴旋轉。

  「噢,,,噢,,,宜芳妹妹,,,噢,,,弄得爺爺好爽快,,,噢,,,」

老男人給我含得連連呻吟,一字一句地訴說自己有多麼開心,「還是年輕的女孩好,

,,還是年輕的女孩好,,,」

  那位爺爺的手也沒停下來休息,他一手握住我挺立的酥乳,一邊享受自己灼熱

的硬物在我手中、口中的滋味,「噢,,,爽快,,,噢,,,宜芳,,,噢,,

,宜芳,,,搞得爺爺好爽」陰莖在我嘴裡那樣舒爽的感覺,讓老男人轉化成一道

道淫蕩不羈的呻吟,終於,偌大的空間傳來老男人越來越急促的呻吟聲,跟隨著我

手指和舌尖套弄的節奏,一下又一下地刺激他的龜頭,一時間,老男人雙腿一抖,

粗壯的胳膊,緊緊地摟著我的脖子、按住我的頭。

  幾乎是下意識地反應,我將舌頭抵在老男人的馬眼噴發處,以防止他精液瞬間

噴出嗆著我的喉嚨,這些都是長久以來的經驗。

  眼見客人要噴發,我必須起身弓起嬌軟的身子,迎接他爆發出酸澀的味道。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老男人再也不隱忍著身下灼熱的刺激感,他身子一抖,挺

腰猛地用力插了進去。

  「啊!」當我承受突如其來的窒息感,讓我衝破喉嚨地嘶喊:「啊!你,,,

輕點,,,好痛!」老男人愛的種子,也終於在我口中釋放出來。

  C男人就是我所說的,滿腦肥腸有一些特殊性癖好的人。

  他是一名熟客,年約48歲,他習慣我叫他叔叔,他說這樣有特別的情趣,但

看在我眼中則相當地變態。

  男人瞇著眼睛,逼著我穿一身護士、絲襪裝,這種撩死人不償命的衣服,讓人

稍稍看上一眼,身下就會發緊。

  他冷著臉,好不容易才穩住呼吸,從嘴裡蹦出幾個字:「宜芳,這樣穿,讓我

迫不及待想操妳了!」

  我聽到他這麼說,讓我倍感尷尬,臉上漸漸染上紅暈,但為了滿足客人,我也

只能昧著良心說:「你喜歡就好。」

  這一句「你喜歡就好」匆如火光電閃,那一瞬間,中年男人帶著幾分痞子樣,

壞壞的笑,他身子前傾,突然湊到還在愣神的我耳邊,輕呼出男性獨有的氣息,「

宜芳,妳真性感,等等讓我好好教訓妳,征服妳!」他說話時,帶著濃郁的酒氣。

  中年男子沒有直接將我撲倒,而是一步一步地慢慢折磨我,他從冰箱裡拿了兩

塊冰塊回來後,命令我把冰塊吞在嘴裡,接著俯身含住他身下的硬物。

  這一剎那間,全身緊繃的中年男子,感受到硬物被寒冷的冰塊一刺激,全身奮

力一顫抖,那種冰火兩重天的感覺,讓他欲仙欲死,「啊,,,啊,,,噢,,,

噢,,,啊,,,真爽,,,啊,,,真爽啊,,,」男人低啞的嘶吼著,將臀部

一下一下的擺動,就這樣不斷的撞擊我的臉龐、我的喉嚨。

  刺激的快感讓男人雙手胡亂地抓著我的頭猛力的抽插,「啊,,,啊,,,噢

,,,噢,,,宜芳,,,宜芳,,,」一會兒的時間,他嫌我身上穿的護士服礙

事,他下意識就一把拉扯掉,他命令我趴在床上,接著狠狠地掐著我的臀辦,在來

用他堅硬的陽具用力地插入我的陰道。

  「啊,,,叔叔,,,輕點,,,」男人爆發的慾望,讓他瘋狂地在我的每一

寸肌膚上吸吮,他粗糙的手指,用力抓緊我的肩膀,蠻橫地撞擊我的身體。

  他卻不給我一絲喘息的機會,舌尖在我的頸部四周舔吻了一圈,緊緊地抓著我

的頭髮,弓著身子叫道:「操,,,操死妳,,,操死妳這小賤貨,,,操,,,

」雖然他已經年紀48歲,但他耐力非比尋常,在聽到我如此嬌柔的呻吟,他也完

全不受這刺激,依舊把我的大腿扳開到最大,雙手抓住沈清雅的臀部、用力一挺,

灼熱的硬物一下又一下進入我的體內。

  

  「嗯!」孟君浩滿足地低吟一聲,「妳真緊,,,宜芳,,,」我迎合著他的

抽插,扭著腰夾緊他的硬物,插進來時,我用力一吸,只聽男人舒服地嘆息,「好

爽,,,芳,,,再夾緊一些,,,啊,,,」

  「啊,,叔叔,,,別那麼用力,,,啊,,,叔叔,,,輕點,,,」「妳

這個小妖精,,,看叔叔怎麼教訓妳」男人掐著我的臀部,忽然加速抽動起來,那

根敏感的硬物,在我的體內奮力頂著我的最深處,就像要把我頂穿一樣,與我融合

在一起。

  強烈的頂弄,讓我的肉壁一陣痙攣的收縮,我仰起小臉,瞇著迷亂的眼神,飛

入雲端的快感,讓我連叫喊都吼不出來,頭髮被臉上炙熱的汗水緊貼在臉上,臉頰

似火豔紅。

  「叔叔,,,我不行了,,,」男人看著此時的我,說不出的誘惑,他動情地

低聲喚我,然後狠狠地親了下去,啃咬在我的唇畔,引著我的舌尖,在兩人的唇外

交纏。

  我們彼此用力地撞擊著對方,緊緊地與對方盡可能地融合在一起,嫖客、妓女

,讓我們各自戴著虛偽的面具,只有在床上這刻的喘息呻吟,才是我們心底最真實

的反應。

  男人瘋狂地要著我,感受到我的濕潤處夾著他的硬物突突狂跳,他知道我的高

潮了,我虛弱無力地呻吟,與腰間酸軟的麻感同時襲來,男人也終於忍不住地在我

體內狂熱的播種。

  這一夜很漫長,他點了我三個小時,房裡的男女,用彼此的體溫熨燙著對方,

我們在高潮中,遺忘了自我。

  老實說,這位中年男人很貼心,因為他要我替他服務三小時,所以他要馬伕先

走,不必等我了,最後他再親自開車送我回家。

  「啊,,,叔叔,路口的便利商店可不可以停一下,,,我要買一些東西給我

弟弟當早餐。」

===================================================================

  我回到家時,已經淩晨一點了,沒想道弟弟居然還沒睡覺,我說道:「弟,你

怎麼還不睡?」

  弟弟瞥了我一眼,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姐,妳去哪了?」我感到有一些莫

名其妙,他怎麼笑得那麼詭異?

  我還是編了個謊話跟他說:「去朋友家討論報告啊!」

  弟弟狡黠的眼珠子轉了轉,竟伸手抬起我的下巴對上他的眼睛,「弟弟,你幹

嘛?」我給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著了,可還沒等我回過神,弟弟又說話了:「

姐,妳長那麼漂亮,賣多少錢,我給妳.」

  「弟,,,你,,,你說什麼?」「姐,今天我跟蹤妳出門,,,」

  當他講到這時,我全明白了,他全看見了,我當下第一個反應是:「弟弟,,

,求你,,,求你不要告訴媽媽,,,」

  這時我的自尊心宛如被撕裂,我深深地感受到自己沒有被他所尊重,不知為何

,弟弟又說了一句:「妳賣他們多少錢,我給妳.」一句這樣的話,讓我相當難受

!我委屈地咬著唇,抬手擦去眼眶裡快要掉下的淚花。

  弟弟也注意到我那瑩瑩淚光,慾望而低沈沙啞聲音也跟著傳來:「姐,別擔心

,我不會說的,可是,我要妳陪我睡一晚.」

  就這樣,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能發生什麼事?用腳趾都能猜到!

  半夜三更,曖昧氣息浮動的房間裡,一雙男女在討論著誰上誰下的問題,姐姐

被他的弟弟給強暴了,弟弟將自己的淫慾全排給了姐姐—宜芳。

  ──完──

好市民達人勳章申請中

請大家幫忙按下面鍵連

之後幫忙按愛心

謝謝大家



您可能也會喜歡
愛聊視頻語音聊天室ut影音live秀 - 臺灣kiss文學區台灣成人網_貼圖區
日本女色電影古墓春宮情色論壇
嘟嘟圖片區日本情色漫畫網 - 愛戀視訊交友台北69貼圖區 - 大奶比基尼美女圖片
色哥哥愛色閣 - 888視訊聊天網港台成人影片 - 粉豆豆聊天室KK視訊俱樂部拜金的誘惑
視訊情人聊天網 - 台灣uu網紅美女聊天直播 - 85CC免費影視片觀看完美女人視訊聊天室破解 - 金瓶梅視訊美女直播秀 - 成人文章區免費視訊v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