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聊qq視頻網址 - 比基尼美女視訊 - 成人視訊聊天真人裸聊視頻秀場 - 裸聊視訊秀 - 視訊聊天室真人秀場免費視頻裸聊室 - 網絡聊天美女 - 國產夫妻視訊秀

參加單身派對竟成婚前實驗對象

  ***********************************

  ***********************************

    台灣最有錢的人都集中在哪裡?如果是以前的話,大致上回答:「台北市」是正確的答案。不過,最近電子業興起,再加上,外商出走,新竹的科學園區卻漸漸興起了一批所謂的「電子新貴」出現。

    這些人,由於競爭激烈,工作必定忙碌,而且時間長,一天可能要工作十二至十六個小時,根本就不可能有私人生活。但老天爺是公平的,不過,公司每年獲利一配股,在裡面工作的人,可能自己在不知不覺之中,就有了幾千萬、甚至上億的身價。

    我男友認識的一位電子工程師——大衛,就是一位這樣的億萬身價「電子新貴」。由於讀完書後就跟著老闆打拼,不知不覺蹉跎了自己的青春時光,等到想要論及婚嫁時,一時卻也找不到真正好對象,又沒有時間談戀愛,最後只好經由相親認識女方。

    當時女方也是「電子新貴」一族,不過年紀也已經二十九歲了。男友的朋友大衛也已經快要三十歲了,兩人年紀相差聽說只有幾個月而已。雙方草草認識就論及婚嫁了。

    聽說女方家教嚴格,兩人又都非常忙碌,所以交往到論及婚嫁都沒上過床,只是談得來而已。由於適婚年齡已屆,兩人也就決定趕快結婚再說了。

    由於大衛之前在美國留學過,也沾染了一些美國人的習慣,再加上身上有些閑錢,所以他決定在自己婚前,也跟美國人學學,開個「瘋狂單身派對」。

    當天邀請了朋友來參加他的告別單身派對,我男友之前在美國住過,所以也成為他的好友之一,自然也受到他的邀請參加「瘋狂單身派對」,而我當然也因為男友之故,名列邀請名單中啦!

    當天晚上,大衛邀請了二、三十位的好朋友參加他的派對,裡面不少是大衛公司的好友以及他們的男、女伴,大家也都盛裝熱情登場。當晚除了大吃、大跳之外,自然也學老美,有個特大號的蛋糕登場,甚至還不止一個,有三個之多!

    晚會高潮時,三個特大號蛋糕開始登場,比人還大、還高的蛋糕一推出時,全場燈光昏暗,音樂漸漸響起,蛋糕推出來、音樂到達高潮後,蛋糕頂端開始打開了——裡面藏了好色的男性朋友為大衛預備的「禮物」!

    蛋糕全開之後,裡面跳出來一個比一個身材火辣、穿著清涼的兔女郎。三個兔女郎開始在現場跳起艷舞來,跳呀跳,也跳起脫衣舞,幾乎三點都呼之欲出,雙乳甩動著,下體穿著半透明的小褲褲,乳頭、陰毛都若隱若現的!

    好事的人,沒多久就鬧開了,開始往兔女郎的三點裡面塞千元大鈔。自然,在塞進錢的同時,也會偷偷摸一把兔女郎的私密處。我就發現我男友塞錢進兔女郎的小褲褲時,幾乎花了一分鐘時間!

    (這舉動當然讓我心裡氣爆了,不過,表面上當然也是裝作笑笑而已)

    兔女郎當然知道,當天現場大衛才是男主角。三個女人要大衛坐在椅子上,讓三個兔女郎輪流到他身上去磨蹭,然後,大衛再看兔女郎表現的大膽程度給小費。(當天幾乎都是以千元為單位在灑錢的!)

    自然,兔女郎也更賣力去討好大衛。只見大衛被兔女郎用乳房甩臉,用大腿夾他的私處等招式搞得好不興奮。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大衛的肉棒一直處於興奮狀態!(我男友也跟著興奮的雞巴一直勃起狀態,讓我好不吃醋)

    後來兔女郎食髓知味,也對場內的男士們下「毒手」——自然我男友也遭到毒手,光是他就被乾洗了近萬元的小費!

    (這也讓我心裡非常火光,真不知道女生為何要為這些「隨時都想偷吃的豬哥」們守什麼貞操,他們(包括男友)一有機會幾乎都會想偷吃的——我不但沒有安全感,心裡還充滿一把火,難道「男生可以,女生就不可以嗎?」)

    其他沒有女伴的男士就更不用說了,越玩越過火,幾乎都快要當場性交起來了!甚至有人已經手指伸進兔女郎的小穴裡摳屄起來——因為一看男女兩人的表情,就知道他們在幹什麼了!

    (後來我算算,三位兔女郎一場下來,幾乎賺了現場男士四、五十萬的小費跑不掉!)

    酒、色是一起的。大家興起,酒自然也就喝的特別多。男友當晚酒力不支,都已經趴在桌上躺平了。晚宴結束後,大家都漸漸離開後,就剩下大衛和我跟男友這一對而已。

    大衛看男友實在沒辦法開車回去,索性就自己開車載我們回家。由於男友家住新竹比較近,大衛也就先送他回家。我原本要跟男友一起下車,不過大衛當時卻跟我說:「送佛送上天,乾脆我也順路送妳回家好了!」

    我想想也好。只是在車上時,由於也喝了一點酒,不勝酒力的我竟然開始暈車、嘔吐起來。幸好大衛趕緊路邊停車,我急忙跑下車吐了一地,才免於吐在他車上的尷尬。

    大衛看我暈車,就說:「我看妳乾脆先到我家休息個十分鐘再走好了。等酒醒一點,我再送妳回去,好不好?」

    當時由於我已經暈的頭昏腦脹,也就點頭答應了,大衛於是開車轉向他家,讓我到他家暫作休息一下。

    大衛把我扶到他家沙發上坐好,扶持的過程中,我就發現他的小弟弟一直處於興奮狀態(該是兔女郎給他的震撼太大吧,讓他「高興」這麼久!)而他在扶我進屋時,手偶而會不老實地在我臀部、大腿處滑上、滑下的撫摸著……

    (女生身體敏感,自然知道。不過,我想此時要靠人家幫忙送我回家,給他揩點油,也算不了什麼;再加上看到我男友在派對時的豬哥表現,心裡也有些想背叛的感覺。所以被大衛摸著,也就乾脆裝作不知道的樣子。倒是他的手在我身上毛手毛腳的,摸得讓我也有些心猿意馬起來。大概也是因為我也喝了一點酒,身體變得敏感起來了吧,竟然感覺小穴的洞口有些濕潤了!)

    大衛把我帶進客廳,放到沙發上之後,說:「妳坐一下,我去倒杯熱茶給妳喝,解解酒。」

    我應了一聲:「喔!」也就半躺在他家的沙發上了。

    後來,他端茶過來時,竟然直立立的站在我腳邊不動,我正感覺奇怪,這才發現,因為半躺在沙發上的關係,我的短裙不知何時已經翻揚了起來,小內褲不知不覺已經曝光在大衛眼前了!

    因為當天要參加宴會,所以我特別選了一件較性感的小褲褲,前面是半透明的,後面則是小丁型的性感內褲——此時卻因為我的醉酒,春光大剌剌的洩漏出來,而被大衛瞧見!

    (難怪我看見他眼睛睜的跟「牛眼」一樣圓的在偷偷觀看——他胯下的「小弟弟」甚至都可以看到在褲襠裡一陣一陣的跳動著!)

    我也交過幾個男友,自然知道男生雞巴若這樣的跳動著,表示他正在十分興奮當中。而我此時半閉著眼睛,偷偷瞄到他的舉動,突然有想要捉弄他的想法出現——所以,我故意繼續半躺著,身體卻小小翻動一下,大腿也從合住的狀態變成有些小小張開的樣子。

    此時,大衛應該不止可以看到我大腿跟陰戶前面,甚至小穴的位置也可以讓他一覽無遺!

    這樣讓我心裡漸漸興奮起來——我目前正臥躺在一個青年男子的家裡,而且夜深人靜,週遭又沒其他人,女生神秘的私處大剌剌地呈現在這個男子眼裡……再來會怎樣發展,誰也不知道!

    而大衛站在我腿邊,我更是不時聽到「咕嚕、咕嚕」口水不斷吞咽的聲音。大衛眼睛此時更是死盯著我裙底露出的春光在狂看,我甚至感覺到他已經開始在抓著他自己的下體了。

    過了幾分鐘之後,原本想捉弄他的我開始覺得不意思,畢竟一個女生躺著,短裙微掀,讓一個大男生恣意地視姦(雖然只是讓他看到我穿的小褲褲,畢竟還是會令女人害羞的,甚至自己感覺私密的下體已經有些更多的濕潤感出來),況且大衛他還不是我男友,只是普通朋友而已,這樣腿開開的讓他觀看,總是不適合吧!

    我此時感覺玩笑似乎開的太大了些,於是又假裝睡了,慢慢翻了一下身,手順便拉一下裙襬,兩腿也趁勢合了起來,當然,外洩的春光也乍然停止。

    過了一分鐘,我慢慢張開眼睛,發現大衛竟然還站在我腿旁邊,並且,明顯的下體也在勃起著,似乎還想等我春光外洩,好讓他再次觀賞似的——殊不知,剛剛是我故意放肆、張開的!(笑……)

    我只好先發聲說話了:「嗯……嗯,大衛,你怎麼還站在這?」

    大衛被突來的聲音嚇了一跳,茶灑了一些出來,不過畢竟是大男人,很快就鎮定住了。他放下茶杯,說:「看妳還醉酒……趁熱喝杯茶吧!」

    我沒有拒絕他的好意,端起茶杯慢慢喝。而大衛竟也不忌諱,盯著我看了許久,他最後說話了,眼睛仍是盯著我看:「媚兒,其實,妳長得真的很好看耶!臉蛋漂亮,身材又火辣!」

    我笑了一下說:「呦!臉蛋漂亮是大家都看得見的,可是,你又怎知道我身材火辣呢!你是不是偷看到呀?」

    大衛被我這麼一激,久久說不出話來,紅著臉。後來,才鼓起勇氣說:「其實、其實……」

    我問說:「其實怎樣?」

    大衛結結巴巴的說:「其實、其實,剛剛我趁妳躺在沙發時,偷偷看了一下妳的身材,不過……不過,我不是故意的,是妳自己不小心讓我看到的!」

    我假裝驚訝地說:「啊!你怎麼可以趁人之危偷看呢?你該不會看到不該看的地方吧!」

    大衛紅著臉,點點頭說:「我看到妳的大腿跟小內褲,以至於到現在我都處於……還很興奮哩!」邊說,邊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褲襠。

    我拿眼光跟著看過去,果然——他的「小弟弟」仍然勃起著!

    大衛又說:「說了妳一定不相信,雖然我年紀不小了,也快結婚了,不過,因為工作時間長的關係,我到現在仍沒有任何『性經驗』耶!」

    我聽了驚訝的笑,說:「少來了,你唬誰呀?」

    大衛拉起我的雙手,表情相當認真的說:「真的啦,不是的話,我出門會被車子撞死!」

    我趕緊跳過去,捂住他的嘴,別讓他把話說全了,急著說:「幹嘛,講話幹嘛那麼認真,呸!呸!別說這麼不吉利的話,我相信你就是了……」

    不過,由於一下跳的太過用力,竟然……我整個人跳進他的懷裡,而且乳房也剛好貼著他的胸膛,剛好來個『三貼』!而大衛馬上把握這突來的艷福,竟然摟著我不放,用胸部摩蹭起我的乳房,我的乳房被他摩蹭得好癢,漸漸興起一點「性趣」出來。

    大衛甚至還抱著我,一起倒在沙發上,手又更緊地從背後摟著我。這時,我感覺他勃起的下體正好頂著我的私處,並且可以感覺他的下體在跳動著!

    大衛邊摟著我,邊說:「媚兒……雖然我結婚,不過,我卻沒有經驗,妳可不可以教教我?」

    在背後摟著的手,開始遊走到我臀部,並且掐捏著屁股肉,而勃起的下體也開始往上頂著——雙重刺激之下,把我弄得全身都發燙起來!

    我被他完全的摟住,感覺自己已經羊入虎口了,但是卻也有點享受這樣的感覺,甚至有偷偷背叛男友的快感,於是我輕輕問說:「那要怎樣教你嘛?」

    大衛一聽我這樣說,高興地抱著我猛親,說:「我對女生的身體都不了解,妳可不可以教教我,怎樣伺候女生……才會讓女生舒服?」

    我半推半就的說:「可是……要教你知道女生的身體哪裡舒服,用講的哪裡會清楚,是要實地演練才知道的耶!」

    大衛懇求我說:「媚兒,好不好嘛?就讓我實地演練一次,我會付很多錢給妳的!」

    我答說:「看在你這麼有誠意份上,錢是不必啦,不過,我說什麼你就要做喔!」

    大衛更高興的說:「好好,絕對答應!」

    於是我從大衛懷裡站起來,說:「喝了一夜酒,身體流汗了,我先去沖洗一下,你也去另一間沖洗一下……等一下我們在這裡見!」

    大衛連忙答應,於是我們分別都去沖了個澡……

    (我特別把身體沖洗得乾乾凈凈的)

    等到包裹著浴巾出來的時候,大衛早就在客廳沙發上等不及了,只有下半身包著浴巾,看我一出來,趕緊就過來把我抱起,說:「小美人……老師!趕快教我,我想死了!」說著,一把將我抱到沙發上、放下,直接就要來拉掉我身上唯一的遮蔽毛巾。

    我趕緊說:「別這麼急嘛!你說要我教你,到底要如何教你呢?」

    大衛想了一下,說:「我對男女的事情都不了解,乾脆,妳先讓我脫光妳身上衣服,我邊摸邊學習,妳哪裡被我摸得舒服,就跟我說一下好了。」

    我想想也好,不過,要我自己脫光自己,平白給這位相識不深的男生爽到,倒是有些尷尬,所以我沈言不答。大衛看我不回答,乾脆就當我默認了,於是一下子就先脫掉自己的浴巾,馬上露出勃起的雞巴,對著我猛點頭、跳動著……

    我看到他的雞巴因為興奮早已勃起,尺寸倒是跟一般男性差不多。不過,或許因為如他所說的沒有過性經驗,他的雞巴龜頭並沒有完全露出,只有馬眼稍微露出一些,勃起後還留半顆被包皮包著——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男性的陽具勃起後龜頭沒露出來的!

    我有點好奇,於是伸手去摸他的陰莖,一握之下,觸感甚是柔軟——果然是處男!大概是因為沒跟女性陰戶摩擦過,所以感覺陰莖的皮膚十分光滑細緻,不過,再用力握時,就可以確實感覺男性陽具特有的硬度了。

    我不禁更好奇起來,用手指圈在他的陰莖上,套動了一下。就聽見大衛他開始閉著眼呻吟起來:「喔……喔……好爽!雞巴被女生的手摸到就是不一樣,比自己打手槍爽一百倍!」

    我不禁笑了出來,說:「太誇張了吧,我哪有這麼厲害!」

    (不過說歸說,他的享受表情起碼比起我那男友還認真十倍!有時候男友被我摸到雞巴還會把我推開,一點都不會享受我的溫柔,而大衛卻是好像十分珍惜雞巴被我這樣摸著的感覺,閉著眼睛,跟著呻吟,似乎很享受。)

    我看到男生這麼享受我的手技,不禁感動起來,臉越來越靠近他的雞巴——龜頭已經漸漸從包皮裡褪出來……那露出來的紅通通的龜頭讓我好不興奮!於是我用手指圈著他的陰莖,手套動得更快了……

    大衛似乎更舒服地呻吟著:「好爽!好爽……雞巴快要舒服死了……」

    我故意捉弄他,說:「不能亂射精出來喔!射精我就不理你嘍!」但是我的手套動得卻更快起來,他的雞巴變得更硬,而臀部也跟著我的手有節奏地往前挺動著……

    此時我不禁抬頭看大衛的表情,就見到他也低頭看著我的套動,我突然福至心靈,眼睛仍看著他,並且慢慢張開我的唇……靠近他已經被我套動到紅得發紫的龜頭,輕輕張嘴……含住龜頭……

    就聽到他哀聲呻吟起來:「喔……好爽!喔,爽死了!快要爽得不行了……喔……喔……」

    我感覺他的龜頭在我口中越來越硬、而且開始脹大,他的呻吟也變得越來越急促——我知道,這是男生快要射精的前奏!

    於是,我趕緊吐出含在嘴裡的雞巴,手也突然不再套動,大衛從期待第一次女生帶給他的高潮中突然甦醒,高潮感戛然而止——就見他好像從天堂馬上掉進地獄一樣的痛苦,仍然勃起的陰莖雖然在我手上跳動著,但卻再也得不到快感的刺激!

    大衛痛苦的說:「媚兒,求求妳,趕緊再弄一下人家的硬雞巴好不好,很舒服呢!拜託啦……」

    我捉狹的說:「真的再一下就好嗎?」

    大衛說:「真的,再一下下就好了!」

    我笑笑沒說話,手握著他的雞巴根部,眼睛看看他,然後張開嘴巴,又把他的雞巴含了進去——就聽到大衛又發出呻吟的嘆息聲:「唉……」甚至這次他還主動地將雞巴在我嘴裡抽動起來,把我的嘴巴當作是小穴一樣的肏著……

    (雖然是處男,但男性的肏屄本能卻讓他知道要抽動屁股)

    我盡可能含住他的雞巴,沒一分鐘時間,就感覺嘴巴上的龜頭越來越硬……我再度想捉弄他,於是又吐出了正在變硬、變大,快要射精的大衛的陰莖,讓大衛再度從天堂跌入地獄裡!

    (這兩次替大衛口交,都剛剛好讓他達到高潮的邊緣,卻讓他沒辦法如意,他水裡來、火裡去了兩次,搞得似乎火都快上身了,卻不能消解,雞巴硬梆梆的在我手上跳動著——被我捉弄得好不過癮,卻奈不了我何!)

    大衛說:「媚兒,我快要慾火焚身了,受不了了!」

    我看著他,用手指甲輕輕刮著他的睪丸,邊玩邊捉狹的問說:「受不了會怎樣?」

    大衛不再說話,突然欺身上來,整個身體都壓住了我,然後用力拉掉我身上的浴巾,我突然變成了裸體狀態!

    雖然與大衛終究會赤裸相見,是我可以預期的事情,不過,大衛的突然舉動仍將我嚇了一大跳。基於本能,我還是趕緊用手遮蔽自己的私密處三點,免得曝光。不過這樣一來,我的姿勢卻由玩弄他的硬雞巴,變成了遮著三點的窘樣——一下子從玩弄老鼠的貓,變成被貓玩弄的老鼠了!

    大衛佔據了上風之後,更是把握機會,立刻再度欺身壓住我,開始親起我的嘴唇,還邊親邊說:「媚兒,妳身體好香喔!是不是每個女生的身體都是這麼香的?」

    我被迫跟他親吻,他還把舌頭深入我的口裡攪動起來,我邊應付他邊回說:「你……嗚……想得美喔,本小姐,嗚……可是天生麗質……才能……嗚……這樣的……」

    大衛說:「不知我未婚妻……是不是……也跟妳一樣……天生麗質?」

    我邊應付他,邊回說:「哪有這麼好的事情!我……嗚嗚……可是萬中選一的……嗚嗚……」

    大衛說:「說不定也是……那麼……我結婚後,可能就會後悔……當初沒娶妳了……乾脆……先讓我玩個夠!」於是,大衛更粗暴地把舌頭伸進我的口中深處,讓我不知如何應付!

    就這樣,兩個人舌吻了將近四、五分鐘時間,吻得幾乎都快要把我搞到窒息了,再加上處男的大衛自然不懂得如何取悅女生,所以,有時候也會被他搞痛,所以我遮蔽在三點的手,也漸漸鬆脫了一點。

    而大衛此時看出了我的狀況,就在我被他親吻的眼神渙散迷惘之際,突然,他伸手撥開了我遮掩在胸前的手,身體迅速遊走下去,一口就含住了我左邊的乳房,另一隻手則掐捏住另一個乳房盡情地玩弄……

    就這樣,女人的三點要害,我一下子就被攻陷了二點!不過,嘴巴離開他的舌吻,終於也得到了一些喘息的機會,但胸部乳房的刺激感卻更強烈的襲來……

    大衛邊吸吮我的乳頭,邊說:「好軟、好大的乳房喔!真是太好了!媚兒的奶頭真是漂亮,乳暈還是粉紅色的,吸起來好香喔!嗯……嗯……我今天要玩個過癮!」

    兩個乳頭被他左、右互換地來回吸吮,弄得我好癢,還有一點就是,被舌頭舔到特有的滑膩舒服感——這樣的感覺,讓想要性交的原始慾望一下子被提升了起來,這慾望如果沒有繼續得到滿足的話,真的會讓一個女生瘋掉!甚至,我已經感覺下體漸漸有了大量的潤滑液體開始流出,直接黏在小穴洞口的小陰唇和陰毛之間,有一種濕答答的不舒服感!

    我不禁將兩腿張開了一下,以免陰唇黏著陰毛,但是卻發現,每次腿張開、閉合之後,陰道內似乎有更多的淫水因為張開腿的動作,而繼續從陰道湧出來,後來我發現,整個陰戶上的陰毛幾乎都已經完全被淫水給弄糊掉了!

    (這讓我感到十分納悶——今天身體不知怎麼搞的,怎麼淫水這麼多,難道是這位男生搞出來的嗎?還是我喝了酒,身上的水份特別多,所以淫水就源源不斷地冒出來了?還是我也好奇這個處男,跟著他而放蕩起來了呢?)

    不過大衛畢竟是個處男,他只會專心吸吮乳房,不會觀察女生的狀況——其實我的身體已經處於相當興奮的狀態,小穴的淫水已經都流糊了整個陰戶,而我被他吸乳房吸得受不了時,甚至大腿已經很大的分開,而他卻不會把握機會、進攻女生最重要的第三點私處,甚至……連手都不會伸過來摸一下人家兩腿之間的屄洞!

    (這若是換成其他有經驗的男人,有情趣的,早就換陣地攻擊,頭低下去舔起人家的小穴了;沒情趣的,也會用手去摸我的小穴,甚至直接提著硬雞巴,猛插人家小穴了——但是,這隻「呆頭鵝」大衛卻只會拼命吸我的乳頭,用手掐人家的乳房而已!)

    甚至……乳暈也跟著擴大起來了,乳頭被他吸得紅紅的,他還不繼續趁勝追擊——難道他以為女生只是被他吸吸乳房就會性高潮,就會因此而滿足嗎?唉!只是把我搞得更慾求不滿罷了!

    不得已,我故意呻吟起來,甚至將腿直接張的開開的,任由小穴曝光,也任由淫水直接流出。我的腿不再合起來,身體拼命地扭來扭去以躲開他對我乳房的吸吮。但……這隻「呆頭鵝」大衛卻仍舊連看都不看人家的反應,仍埋頭苦幹,只會拼命地吸人家的乳頭而已。

    逼不得已,我只好用輕得不能再輕的聲音,嘴唇靠在他耳朵旁,用蚊子般的小聲說:「你把人家的小穴弄有點癢耶!」

    他終於如夢初醒,「呀!」了一聲,狠狠地把我的乳頭吸了最後一口,順便拉了起來,「啵」的一聲,嘴巴終於離開了我的雙乳——而我的乳頭被他吸得幾乎都快要由紅轉紫了!

    身體受到這樣的刺激,我只能「大」字型的攤在他的沙發上躺著而已。而嘴巴離開我乳頭的大衛,看到我這樣「大」字型的躺在沙發上,二話不說,身體又往下,嘴巴邊親我的身體邊往下遊走,頭部終於遊往女生最私密的小穴處。

    這次我不再堅持女性的矜持,反而大腿開開的張開自己的小穴,任由眼前這位看似年紀不小,卻毫無任何性經驗的男人觀看我的小穴——由於小穴已經流出很多淫水,自然已經全部糊在陰唇、陰毛和肛門等處了!

    甚至我還故意用力收縮了幾下小穴,一縮、一合之下,小穴張張、開開,好像在歡迎貴賓一樣,我都可以感覺到淫糜的淫水被拉成了絲狀、牽連著,自己都感覺自己此時真是淫蕩!而大衛似乎也看我的小穴入神了。

    我不得不說:「哎呀!別看人家的那裡,不好看啦!」

    大衛回說:「哪裡不好看了,好好看!還會張張、合合的,好像要吃東西一樣!」

    我說:「人家小穴那裡流出水來啦!所以……不得已才張張、縮縮的。」

    大衛又說:「小穴開開合合的好像一張嘴喔!我可不可以跟它親吻一下?」

    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說法,不由得害羞起來,小穴也不自主張、合了幾下,好像在響應大衛的說法似的。

    大衛看到小穴張張、合合的,更高興的說:「小穴好像說可以耶!所以……我要親下去嘍!」

    不等我回答,大衛將頭一低,就直接伸出舌頭往我的整個陰部舔去,然後舌頭就開始舔起陰唇,我一時被舔得舒服至極,開始大聲呻吟起來——此時,我感覺好像我才是他的新娘,我們正在名正言順的男女洞房,而不是他的婚前偷情!所以,在他不斷地舔吮我下體之下,小穴的陰核、陰唇、陰道,大衛都不嫌髒,甚至連我已經清洗得乾乾凈凈的肛門也不放過,舌頭也在肛門口繞來繞去……

    我被他舔得實在快要舒麻掉了,呻吟不已:「喔……喔……大衛,你的舌頭好強,人家小穴都快要被你吸到化掉了!喔……」

    大衛爬上來,又跟我親嘴起來,說:「女人的小穴好好玩!早知道我就應該先認識妳。」講完又將頭趴了下去,繼續玩他喜愛的小穴,反而一點都不眷戀雙乳,而我這次更是主動地張開大腿,讓他可以盡情玩弄小穴。

    我腿開開的說:「小穴今天是你的,隨便你怎麼玩它。」

    大衛一聽更是興奮,用手指摳進洞口裡面,又用舌頭舔著陰核,而我被這雙重刺激搞得幾乎毫無招架之力,只能不斷的哀嚎:「搞死人家了,小穴快要不行了……」

    大衛一聽,更是快速地抽插小穴,接著又插進了另一隻手指——兩隻手指更加深了已經非常敏感小穴的觸感,讓我幾乎都快要有高潮感出來!

    而大衛的嘴巴一路往下滑,直滑到肛門口,便開始舔著那洞口——這樣的動作讓我非常尷尬,雖然事先我已經完全洗凈了,但是仍感覺讓男生舔那裡總是不禮貌的行為。

    我心不由衷的呻吟說:「不要玩那裡……那裡不是讓男生玩的地方,喔……喔……」邊呻吟、邊躲避著。

    不過大衛似乎不在意,反而感受到了我似乎也非常享受女人私處被男生玩弄時的觸感,他抓著我的臀部不讓我躲開,更加狠狠地舔著人家的肛門位置——由於肛門口極為敏感,小穴受此刺激開始收縮……

    大衛感覺到小穴裡面在收縮,驚訝地說:「小穴還會吸手指耶!真是不錯的東西!」

    終於,他忍不住了,提著早就硬梆梆的雞巴,對著已經完全「大」字一樣攤在沙發裡的我,握著陰莖,用龜頭磨著洞口、陰核。而我此時幾乎已經快接近高潮階段,被他用龜頭一磨,頓時小穴又快要縮合起來,大衛見狀,趕緊說:「我要用雞巴幹妳的屄嘍!」然後就一口氣直接插入進去……

    大衛邊插穴、邊叫著說:「好爽!好爽!原來這就是插屄的感覺,好像插進會吸吮的熱水袋一樣!」又繼續狂插著人家的小穴。

    大衛連插了二十幾下後,似乎是因為處男、第一次感覺特別敏銳,於是說:「妳的屄好會吸人喔!雞巴都快受不了……要射精了……」

    不過,此時的我卻還沒有達到高潮,就感覺正在小穴裡面抽動的雞巴越來越硬、越來越膨脹起來——我知道,這是男生射精的前兆!

    我大叫:「不可以……不可以這麼快射精!人家小穴還沒舒服……」

    於是我也顧不得女生的矜持,兩腿抬起夾住大衛,在他背後腳趾互相勾著,直接用小穴挺向大衛的雞巴。而處男大衛原本還可以多支撐一下的,卻因為我這樣如狼似虎的饑渴動作而更快的達到了高潮!

    大衛作最後努力,邊插邊呻吟說:「我不行了,我……我射了!」

    此時,突然感覺小穴深處有一道熱水射進來——大衛的雞巴就在我的小穴深處跳動著,每跳動一下就感覺有道熱水射出。雖然花心被燙得舒服,不過,射精後的雞巴卻也越來越軟了……

    我在他雞巴持續跳動時,拼命地把被淫水弄糊的小穴挺向他的雞巴,想跟他一起達到高潮,不過仍差了一點感覺,最後還是晚了一步,當他高潮時,我並未達到期待的高潮!

    而等他的雞巴完全不再跳動後,我的理智才慢慢恢復,我這時才發現:「大衛!你竟然沒有戴保險套,直接射精在裡面?」

    我驚訝地睜大眼睛,把大衛嚇了一大跳……分享分享0收藏收藏1支持支持1評分評分

  (其二)竟然被潮吹了

    前文說到處男大衛雞巴插在我小穴破處之後,由於是第一次做愛,難免興奮過度,又加上沒有經驗,雞巴竟然就在我小穴裡面完全射精。我等到他雞巴不再跳動後之後,理智才慢慢恢復過來。

    我這時才發現:「大衛你竟然沒有戴保險套就直接射精在人家裡面!」我驚訝地睜大眼睛,把大衛嚇了一大跳。

    我既緊張又生氣地說:「大衛你怎麼可以沒戴套子就直接射精呢?就連我男友每次跟我做愛也都要戴套子,才能做愛的。」

    大衛趕緊辯稱:「我是第一次跟女生做愛,怎會知道要準備那些東西嘛!」

    我聽了,又好氣又好笑,的確是如此沒錯,大衛是第一次跟女生做愛自然不懂得要準備什麼東西。於是我說:「可是,你也應該拔出來射精才對呀!怎麼可以直接在人家小穴裡面就射精呢!萬一懷孕了怎麼辦?」

    大衛聽了緊張的說:「妳的小穴好像會吸住陰莖一樣,我根本就拔不出來,我又一時太爽了才會射進去。那麼現在怎麼辦?」

    我只好故作哀怨狀:「被你射了就射了吧!難道還能重來一次呀?而且你還是第一個男生直接射精在人家小穴的,之前跟幾個男友,每次他們都會戴套子,人家小穴可是從未讓男生射精進去過的。」

    大衛聽了頗為感動,他竟然又再度擁抱住我說:「媚兒,照妳這麼說,妳今天跟我做愛,應該也算是第一次跟男生正式做愛,之前,就算是跟妳男友做愛,因為都是戴著套子,其實也跟按摩棒插入差不多,我第一個在妳屄裡面射精的,所以,我才是妳第一個男人喔!」

    大衛的軟雞巴仍泡在人家的小穴裡,已經有些精液從小穴洞口縫隙裡溢出,沾在陰唇上的陰毛上,不過,大衛剛剛才變軟的陽具,現在似乎又有些小跳動出現,在小穴裡面一陣一陣的跳動,每跳動一下,就感覺小穴被撐開一點,難道這麼快,大衛的死蛇就要在人家的小穴裡復活了嗎?

    我被抱得有些心情激動起來,照大衛說的也沒錯,雖然大衛是第一次跟女人做愛,但是,若照大衛的說法,今天我跟他的做愛,應該也算是第一次跟男生做愛。我不禁也回抱著他,甚至主動地跟他索吻起來。

    大衛大概感受到我的真誠,也開始很專情地跟我對吻著。不同於第一次的舌吻,當時雙方由於好奇與興奮,激情的成份比較多,現在的擁吻,卻是情愫的成份比較多。我嘴巴半開地吸吮他的舌頭,讓他的舌頭恣意放肆地在我口腔內翻攪著。

    由於我是躺在下面的關係,大衛的口水也在我們親吻時不時從嘴裡往下流進我的嘴裡,而我也甘之如飴的全部吃下去,喉頭不時發出吞水的聲音:「咕嚕、咕嚕……」

    大衛聽到聲音之後,嘴唇離開了我嘴唇,然後說:「媚兒,妳現在全身上下都是我的女人了,不只下面小穴吃我的精液,上面嘴巴也吃進我的口水,我才是妳的「Mr Right」。

    我聽到大衛如此說之後,也不禁感動起來,撒嬌地用粉拳輕輕的在他胸前輕捶幾下,說:「討厭啦!被你佔到便宜,還賣乖,人家吃虧大了啦,以後我要嫁給誰呢?」

    大衛聽了之後,更高興的說:「就嫁給我呀!我有的是錢,一次娶兩個老婆好了,她當門面,妳就天天在房間裡面伺候我好了」

    我一聽這話,腦袋連忙醒來,嘟著嘴說:「嫁你?我才不要破壞人家的婚姻呢!」

    我又說:「今天我是不小心被你設計到才失身的,不過,以後就沒有第二次了。況且,你做愛的功夫似乎快了一點,要是以後你每次都這麼快,我豈不是要變成活寡婦了?」講完,還故意小穴用力夾一下還泡在裡面的軟雞巴,竟然發現不知何時,大衛的軟雞巴早就變成硬梆梆的了,不過,大衛似乎也沒注意到。

    大衛一聽我這麼一說,反而有些著急起來,他說:「怎麼可以這麼說呢!我平常自己自慰時,也是可以弄很久的,是因為妳太嬌媚,才讓我第一次做愛就這麼快射出來,下一次就會正常的。況且,妳也被我內射進去了,萬一懷孕了怎麼辦?」

    我回說:「還好啦!雖然被你在小穴裡面射精了,不過,今天是人家的安全期啦!算是被你白白爽到而已。」

    大衛一聽我這麼說,感覺一下子如釋重負的歎了一口氣,玩心又開始起來,他說:「既然妳今天不會懷孕,那麼我可要好好珍惜今天晚上的春宵了。」

    我說:「要怎樣珍惜春宵呀?」

    大衛說:「第一次插入妳的小穴太緊張,又太興奮,隨便就射精了。所以,都沒有好好研究女生的身體,我現在要好好研究一下。」於是拔出已經漸漸在小穴裡「充實」的陽具,大衛身體壓在我身上遊移至兩腿之間,開始用手指撥弄著濕淋淋的小穴。

    大衛邊摸小穴的陰唇邊說:「媚兒,妳是不是偷尿尿呀,怎麼屄屄旁邊都是濕答答的呀?」

    我嬌羞地說:「還不是你的傑作!你的雞巴射精後,從人家小穴裡拔出來,自然會流出來一些嘍!」我感覺好害羞,不但要腿開開的讓大衛觀看把玩女人的私處,更要回答他的疑問。

    大衛對著人家的下體東翻西翻的玩弄著,甚至連屁眼也不放過,問說:「我聽人家說,女生下面有三個洞,我怎麼翻來翻去找,就只找到兩個洞而已?就只有屄洞跟屁眼。」

    我感覺他只弄兩個比較大、明顯的洞,卻沒看到女生尿尿的小洞,於是更嬌羞的輕聲回答他說:「第三個洞,應該是說人家尿尿的地方,是你沒翻到啦!」說完更覺得害羞。

    大衛更是好奇,邊翻邊摳,東看西看,說:「奇怪,哪有其他的洞!就是沒看到耶!」

    小穴被他弄得舒服和稍稍的癢感,還兼具偶而的小小刺痛,這些感覺似乎都讓我感覺越來越情慾高漲起來,只好嬌羞的說:「不要亂翻人家小穴啦,找不到就不要找了啦!人家小穴被你弄得有些『怪怪』的……」

    大衛只好喏喏的答應了,不過,大衛邊答應卻還邊用手指插入人家的屄屄裡面,由於小穴剛剛被他內射過,裡面存有大量精液和我自身流出的淫水,一被他手指摳進之後,精液混著淫水自然被他勾出了不少。

    大衛興趣勃勃地摳著小穴,好像小孩玩著玩具一樣,小穴發出「嘖!嘖!」的淫蕩聲

    我此時張開大腿,嬌羞得不知如何是好。一個女生張開著大腿,裸露著下體讓見面才一次的男生玩弄著,這種感覺真是令人害羞,卻有一點叛逆的快感,我只好說:「不要一直玩人家那裡嘛,人家會敏感的啦!」

    大衛突然提出一個令我十分害羞的要求出來,他說:「媚兒,我一直對第三洞十分好奇,我想到一個辦法,可以讓我清楚發現它。」

    我十分好奇地問:「是什麼辦法呢?」

    大衛笑笑的說:「既然你說,第三個洞是尿尿的地方,那麼妳就尿給我看好了。」

    我一聽,差點整個臉都紅了過去,輕輕的回應說:「哪有人提出這種要求的啦!」不過,尿意卻被他一說,漸漸起了來。

    大衛又說:「當然這是最簡單的方式啦!別害羞啦!妳不是說今晚要教我的嗎?既然我有問題,當然要妳解決啦!」說完,不等我答應,竟然就把我從沙發上抱了起來,直接抱著我進入浴室裡面。果然大衛是個道地的黃金單身漢,浴室又大又亮錚,裝潢又新穎。

    他把我抱到浴室之後,並不是放在馬桶上,反而是把我輕輕放在一個超大的按摩浴缸裡面,把我全部放倒在大按摩浴缸之後,大衛又滑到我雙腳下,握著我的雙膝,輕輕把我大腿給分開了,自然小穴也因為他的舉動而再一次暴露出來。

    我驚訝的叫了一下:「呀!」趕緊用手護住小穴,不讓它曝光,卻被大衛提前給抓住手了,大衛用兩腿頂著我的大腿內側,雙手輕輕地抓住我的手,不讓我遮住春光。

    大衛說:「不要害羞啦!現在這裡只有我們兩個,做什麼也沒有人知道,放開一點,沒關係啦!」我一聽之後,想想也是。

    大衛看我默認了,眼睛便盯著我的下體看,於是說:「我把妳放在浴缸裡,妳舒服的躺著,尿尿出來給我看看。」邊講還邊興奮起來,竟然雞巴也跟著跳動起來。

    由於大衛的興奮,也連帶帶動我的情趣,自己感覺也淫蕩起來。我說:「人家大腿被你頂得開開的,還要尿尿給你看,人家從來沒有尿尿給男生看耶!也沒有躺著尿過,你叫人家這樣做,我會害羞死的啦!」

    大衛說:「我寶貝的媚兒,我是因為太喜歡妳,才會想看妳尿尿的樣子,妳可別辜負我的好意喔!」

    我想想也是,於是我說:「好吧!不過,你看歸看,可別笑人家尿尿的醜態喔!」

    大衛說:「高興都來不及,哪會笑妳!不過妳要以這個姿勢躺著,大腿張開開的尿給人家看喔!」

    我一聽這麼令人害羞的要求,竟然也開始淫蕩起來了,我說:「好啦!那麼我現在尿給你看嘍!」

    於是,我就這樣第一次躺著,並且張開大腿之下,在男生眼睛虎視眈眈之下開始醞釀尿意。一開始真的有些尷尬,還真的尿不出來。

    大衛看了半天,竟然也沒看到我尿出來,似乎有些等得不耐煩,於是他說:「咦!怎麼不快點尿出來?等不及要看了啦!」

    大衛似乎已經受不了等待,竟然手握著雞巴套動自慰起來,而我看他套動起雞巴來,自己的性慾也跟著被帶起,尤其是他的硬雞巴,只不過插入我小穴不到十公分的位置在用手套動著,這樣一來,我更尿不出來,甚至小穴處還流出不少淫水夾雜著他第一次射精的精液出來,原來我的性慾又驅使淫水流更多出來了。

    大衛一看我小穴又開始流出淫水出來,一時竟然性慾大發,他說:「妳尿不出來,乾脆我幫妳一下好了。」於是,他用的他的硬雞巴開始在我小穴跟陰核處亂磨著,手則開了一道按摩浴缸的噴水龍頭,直接對準我的小穴和尿尿口噴來,搞得我尿尿口位置好不刺激。

    他另一手則伸手去按摩著我的膀胱位置,我被他這樣一搞,膀胱漸漸感覺尿意大增,尿液好像隨時都快要被他壓迫出來,並且尿口卻感受到一股從未感受到的刺激感,感覺好像尿洞口都快要被他的噴泉水柱給掀開的感覺。

    這兩種感覺同時刺激過來,竟然有種非常另類的高潮感,不同於單純陰核的高潮感,好像是一種被壓迫性的高潮感,跟陰核高潮與陰道高潮非常相同,卻也相當舒服。難怪有「性學者」說,女生下體整個地方都是性感帶,只要好好地開發,都會有意想不到的高潮出現。

    我就在大衛的雞巴亂磨蹭陰核、噴泉對準尿尿口噴射之下,屄屄洞和尿尿洞口竟然越來越舒服起來。

    終於,第一滴尿液開始滴了出來,第一滴出來之後,其它的尿液就簡單得多了,二滴、三滴……也都開始跟著滴出來。

    大衛看我滴出前面幾滴之後,高興得大叫:「出來了!出來了!我終於成功了!」於是又更加把勁地磨蹭著小穴洞口,而我的尿液意也跟著越來越快地滴出來。

    大衛邊磨蹭邊說:「怎麼沒看到怎麼出來的,就只是看到熱熱的水越來越多而已。」而我被他磨蹭得幾乎有高潮感的出現,我勉強回應著說:「人家屄洞和尿洞二洞和陰核,被你磨蹭得正舒服!喔……喔……不要停喔!喔……喔……」

    大衛看我舒服的神情,竟然提起了翹起來的雞巴,竟然不再磨蹭下去,接著說:「妳不說妳的熱水從哪裡出來的,我就不再磨雞巴下去了,讓妳懸在半空之中!」

    我當時正被磨到快要高潮了,竟然被他說停就停,好像都快要哭出來一樣,於是趕快回應說:「真是磨死人!你想看人家熱水怎麼出來的,不會繼續磨你那大龜頭時順便把人家的小陰唇翻開,繼續磨到我噴出來,不就看到了嘛!」

    大衛聽完,才笑咪咪的說:「原來洞口就藏在陰唇裡面,難怪我都找不到,早說嘛!」於是他又提著雞巴,用龜頭繼續剛才的磨蹭行動,也繼續按摩我膀胱處。這時的他,順便空出一根大拇指頭,伸過去揉著我的小豆豆。

    我第一次為了要尿一泡尿,竟然被折磨得這麼慘,這麼多快感一下子一起侵襲而來,我幾乎承受不了。幾種高潮感持續加溫,尿意越來越重,甚至,感覺如果尿出來的話,應該也就達到高潮了。

    而我在大衛的磨蹭之下,感受到從未有過的高潮感,讓我不自禁地大聲呻吟起來:「我的雞掰被你磨得好爽,唉……唉……雞掰快要麻掉了啦!」

    我呻吟說:「人家的陰核……喔……喔……被你揉壞了,喔……喔……不是壞掉,是舒服啦!不能停喔!喔……我忍不住了,快要尿來了!不,不,不是尿出來,是快感要出來了!喔……真是受不了的感覺……啊……啊……」我幾乎陷入半哭喊瘋狂的狀態中。

    就在我不斷呻吟之下,終於尿液開始滴滴答答的滴了出來,隨後,尿液便像噴水一樣的飆出來,並且就直接射到大衛的龜頭上面,而大衛竟然也被我射得呻吟起來。

    大衛呻吟著說:「喔!好爽,沒想雞巴被女生尿尿射到,竟然是這麼舒服的事情,又熱又燙,好爽喔!咦?奇怪,怎麼是透明的?一點味道也沒有!」

    大衛看了又看之後,又說:「這不是尿喔!這是A片裡面的『潮吹』啦!媚兒,妳竟然被我弄到潮吹出來了,我太爽了……」

    我持續飆著「潮吹之水」出來,高潮感也跟著出現,我大聲地呻吟著,而大衛也因為龜頭被我直接射著熱熱的液體,而他也跟著呻吟著,兩個人就在幾乎是一分鐘的飆「潮吹之水」過程裡,兩人同時大聲地呻吟著。他是因為龜頭被我潮吹水澆得舒服,而我則是達到從所未有的高潮境界,持續地潮吹,即是持續地高潮出來。

    此時,我終於知道為何A片裡的女主角被男人用手弄到「潮吹」時,都會不自覺地「唉唉」大叫,當時以為是AV女優做戲,真實體會之後,才發現其實是因為實在是一種忍無可忍的高潮感出來之故。

    此時的我,也在大衛誤打誤撞之下,達到之前所未有過的高潮感出來。這種高潮感隨著我的無味「白色尿液」的狂飆而持續著,直到一分鐘的時間,在這段時間之內,我持續地感受前所未有的高潮感,而回饋給大衛的則是不斷地噴出熱液,直接澆在他的龜頭上。

  三)後門竟也被開苞

    繼前文:我媚兒被大衛弄到潮吹之後,因為大衛就直接趴在我的兩腿之間,結果「潮吹水」也就直接噴射在大衛的龜頭上,也把大衛的龜頭澆的舒服至極,又溫暖、又刺激,讓他呻吟不已,雞巴還一跳、一跳的抖動,但他的龜頭被我的「潮吹水」澆過之後,卻更顯得雄偉,茁壯起來。

    而我則在一陣陣的噴陰精之下,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感,也讓我感覺極為虛脫,但是,大衛此時卻像一頭發春、充滿精力的公狗一樣「性趣」盎然的看著我的裸體。

    由於我達到將近一分鐘的噴陰精高潮,噴完之後,整個人只能像個死人一樣「大」字的躺在大衛家超大的浴缸裡,仍在享受高潮後的虛脫感。噴陰精之後,也使得我小穴變得更濕淋淋的。大衛先前在裡面內射的精液,又混合更多的淫水從小穴裡流了出來。

    大衛趁我在半醒半昏之間,玉體橫陳任他觀賞,竟然,他越看我的私處越覺性致大發,尤其看到他的精液從我小穴裡流出來,竟然偷偷把手指摳入小穴陰道當中。

    由於我處於恍惚狀態,所以,小穴被大衛的手指侵入,並未抵抗,只是稍稍的呻吟一下:「嗯!嗯,小穴怎麼感覺漲漲的……」

    大衛一聽更是變本加厲的摳著,於是,小穴裡面的淫水順著他的手指流到屁眼上去了。小穴的洞被他敏感的刺激著,淫水又流到屁眼上去,一時竟然有些癢意,屁眼不禁縮收了幾下。

    大衛看到我的屁眼縮收幾下之後,雞巴竟然也興致大發起來,跟著抖動幾下起來。

    大衛邊玩弄我身體邊觀賞我的春色邊說:「媚兒,你今天可真是幸福喔!」

    我有氣無力的回答說:「怎麼說呢?」

    大衛說:「今天首先妳被男生第一次內射射精,後來,竟然還被潮吹出水,女生的兩次『第一次』今天都讓妳享受到了,妳還不幸福嗎!」

    原來是這樣的幸福呀!這個大衛雖然是處男,可是大概也是一個色男吧,只因為工作關係,讓他沒辦法接觸異性。一但接觸了,一下子全都開竅,竟然還會誤打誤撞的把人家弄到潮吹,也幸好他第一次接觸女生,對女生身體還存有高度好奇心,才能如此認真的「服侍」我,也才能讓我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真不知該如何回答他,所以,只好「嗯!嗯!」的回應著

    大衛卻不在意我的敷衍,又繼續問:「媚兒!問妳喔!男生跟女生做愛,到底有幾種方式呀!」

    我是一個女孩子,怎麼好意思回答這種問題,所以我回答說:「不知道耶,不就是男生插女生的小穴這樣做愛而已嗎?」

    大衛笑笑,搖搖頭說:「當然不止這樣而已,我雖然剛剛一個小時前還是處男,不過,我卻有研究喔……」

    我看著他沒回答,大衛又繼續說:「男生跟女生做愛,具我研究至少有5種以上的方式。」

    我聽了好奇的問:「做愛就做愛,竟然還有這麼多種呀?」

    大衛笑笑又繼續說:「第一個是口交、第二則是性交、第三替對方互相打手槍、第四是乳交、第五就是,最後男女會想嘗試的肛交!」

    我聽了不禁脫口而出,說:「看不出來,你還蠻有研究的嘛!」

    大衛聽到稱讚,又高興地繼續說:「我們剛才口交也做了,性交、替對方互相自慰也做了,我看妳胸部也是蠻大的,起碼有D罩杯以上吧,既然妳的那麼多『第一次』都給了我,乾脆今晚我們把其它都做齊了好嗎?」

    我由於剛剛才達到幾乎一分鐘的潮吹高潮,人正感虛脫當中,一下子,只聽到又要我馬上做愛,不管內容三七二十一都先搖搖頭,大衛看我搖搖頭,竟然便整個人趴下身體下來,壓在我的身上。

    大衛壓著我的身體,說:「妳如果不答應,我便要舔到妳答應為止喔!」

    我聽完正楞在哪裡,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的時候。

    大衛伸手突然拉起我的雙手臂,讓我的腋窩完完全全的露出來,然後,他竟然滴下頭去,竟然就開始猛舔起我極為敏感的腋窩,一時間我被舔的渾身顫動,腋下傳來幾乎讓人欲仙欲死的癢感,滑溜的舌頭直接舔在我的腋窩之下,那種感覺,也只有被舔過的人,才能形容的感覺,既舒服又發癢,甚至,還會牽動到下體的淫水直流出來。

    我雙臂被大衛抓著,不能反抗,最敏感的腋窩被他滑溜的舌頭舔著,只能邊笑邊呻吟:「哈!哈!我的天,癢死我了!喔!喔!不要再舔,好難受喔!」

    大衛的怪招特別多,我的腋窩還是第一次被人舔到,那種感覺就是一種永不會達到高潮的舒服感,真的是筆墨難以形容,雖然很癢,不過久了卻也感覺非常舒服。

    甚至我還發現,如果呻吟出來的話,更是有一種被侵犯的高潮感,我竟然在被舔腋窩虐待之下,竟然發出呻吟:「喔……喔……!感覺好舒服,好特別的滑溜感,喔……喔!好像小穴的淫水也被你舔出來了啦,小穴現在好空虛,你也去舔一下嘛!」

    呻吟著,竟然自己也大開大腿,感覺淫水就像被擠出的膠水一樣,從穴穴裡滑出了一大片,弄糊了整個陰唇。

    我邊享受被虐待的快感邊說:「大衛我不行了!小屄屄都流一堆水來了,出要人家幫它舔掉啦,它糊掉一大片了啦!」

    大衛時機成熟,邊舔人家腋窩邊說:「那麼妳是同意做全其它的方式嘍!」

    這時的我,只要他不再舔下去,什麼條件也好,連忙說:「隨便你啦,趕快先舔一下人家的小穴啦!」

    於是看他放鬆握緊我雙臂的手,便伸手抱著他的頭,就往我下體塞去……

    這樣的舉動,幾乎是我跟男生相處以來,所做過最淫蕩的行為,一個女人家完全不顧形象,光著身體跟男生相擁已經非常淫蕩了,此時竟然還完全不害臊,還大腿開開,露出自己的私密小穴,要男生用嘴去舔它,實際上,真的是因為腋窩被舔到受不了,整個下體也跟著發癢起來,變成淫蕩至極之故。

    亦或許我在大衛身邊感覺特別放得開吧!

    大衛被我推下去之後,並不忙著舔小穴,讓我好生著急,甚至還不顧害臊,張開腿下體,把小穴往上挺,希望能讓小穴碰到大衛的舌頭,能趕快舔一下。

    大衛這時看著我張張、合合的小穴動口,竟然還能忍得住,他說:「媚兒,要我舔屄屄可以,不過,我等下就要兌現我的支票嘍!」

    我當時幾乎已經達到完全無法再忍耐慾望的境界,便回說:「趕快舔,之後隨便你,愛怎麼玩都可以!」話才說完,就感覺小穴一陣舒服感傳來

    低頭一看,發現大衛果然在舔著小穴動口,偶而舌頭還會深入洞穴中攪動,讓我不禁跟著呻吟起來:「小穴好舒服喔!隨便你玩它,今天它是你的了,你愛怎麼玩就怎麼玩,喔!喔!陰核也被你吸的好舒服喔!」

    就這樣,大衛盡情的舔著小穴動口和陰核,偶而舌頭掃過屁眼一下,更是讓小穴舒服的收縮不已。這樣持續5分鐘之後,我正在享受被服務的感覺之中時,戴維突然停止了動作……

    大衛站起來說:「媚兒,該妳用妳的D罩杯乳房來服務小弟弟了!」說完,挺著早就硬幫幫的雞巴放在我的乳溝裡面……

    我被大衛舔屄舔的正舒服,一下子脫離快感,正有些失落感。不過,原本就答應他的,所以也只好開始替他的小弟弟服務了……

    乳交對女生來說,其實是沒有任何快感的,一來乳溝並不敏感,它也只不過是一層皮膚而已,二來乳交時又碰不到女生其它敏感地方,像乳頭、小穴等,所以乳交真正說來,只是爽到男生而已,女生並不會爽快!

    我把大衛的硬雞巴,夾在雙乳之間,用乳房來、回夾緊,抖動著,而當龜頭露出來時,我則用舌頭舔龜頭上的馬眼和龜頭的稜部位置。

    沒多久功夫,大衛便開始呻吟:「喔,好爽,原來乳交這麼爽,馬眼好像都快要被舔開一樣,整個龜頭都是辣辣的刺激感真舒服,陰莖包在乳房裡面真是柔軟!」

    我看他沈醉在乳交的舒服當中,心想乾脆一口氣,用乳交把大衛弄到射精。這樣一來,就可以省略我最害怕的肛交啦!

    交過幾位男友中,幾乎每個男友都要求過跟他肛交,也都被我嚴詞拒絕了,所以,後門可是道道地地的處女地,從未讓男生碰過。原本想留給以後真正嫁的老公才能享用的地方,可是今天竟然也就胡裡糊塗的答應給大衛開苞了,心裡有點後悔。

    所以,我想若能用乳交就搞定大衛,當然是最輕鬆的事情了。於是當大衛沈醉在乳交的快感時,我就更用心的用雙乳乳溝套動、滑動著他的雞巴。

    漸漸地,我感覺大衛的雞巴又開始更堅挺起來了,似乎要達到射精的感覺。而我受到激勵,更是用心的套動,就在大衛陷入幾乎不可自拔的境界之下!(呵呵,我當然不可能讓他自拔的!)

    眼看大衛就要陷入我的計謀當中了……

    突然,大衛雞巴開始在我乳溝抖動一下,我知道我成功了之時,大衛竟然用力推開了我,而在我被推開之後,望眼看出,就看到大衛的雞巴硬挺挺的在空中空抖動之下,馬眼並沒有噴射出精液出來,大衛喘息著說:「好險,差一點點就射精出來了,好在我踩住煞車,把妳推開,否則,就沒辦法完成今天的任務了,那麼就虧待妳了…」

    唉……我能說什麼呢?一切都是命啦!

    在大衛雞巴干抖幾下之後,大衛的雞巴竟然沒有射精,只是假射精而已,依舊堅挺如昔。然後,大衛便把我從浴缸抱起,抱進了他的臥室。臥室一如客廳的氣派,果然是黃金單身漢的臥室,又大、又新、又舒服、又氣派,沈香木的高級地板,房間裡都還有小客廳,床是席夢思的king級的彈簧床,加上純絲製作的手工床罩,一切都是如此漂亮。

    而大衛把我放在床上之後,說:「我們改在這裡玩吧,我等一下要再插妳的屄屄和其它地方,以後我在這裡,就會有很好的回憶了!」

    我聽了也只能哭笑不得而已。

    大衛又把我從躺著姿勢翻轉過來,變成狗趴式的樣子,屁股剛剛好對著他,他抱起我的臀部朝進他,讓我濕淋淋的小穴對著他,就好像是一隻母狗準備要被公狗肏屄一樣。

    大衛二話不說,提起了硬雞巴便直接插入我濕淋淋的小穴當中,由於小穴剛剛被他舔的十分舒服,所以在生理上而言,其實是非常歡迎有硬雞巴的插入,而大衛也很順利的一竿插到底,整根沒入我的小穴裡面。

    大衛的雞巴一進我的小穴中之後,便開始根根到底的插入方式,把小穴插的「噗、噗」聲音出來,平常如果是男友這樣的插我的屄的話,我都會覺得很痛,但是在經過一分鐘的洩陰精和大衛的口交之後,大衛的根根插入到底,反而讓我有十分痛快的舒服感,我不禁一手抓著床單,一手揉著我的乳房。

    大聲呻吟起來說:「喔!好舒服喔大衛你的雞巴人家搞的人家好舒服,原來我的雞掰天生就是要給你的搞的,喔!喔!今天晚上我的雞掰就是你的啦,隨便你搞它吧!」

    大衛聽我這樣的呻吟之後,似乎頗為得意,除了繼續插屄之外,也開始把插進小穴裡面的硬雞巴龜頭,在裡面以圓形狀的姿態,繞磨著花心。

    我的花心被龜頭這樣一磨之後,感覺更是舒服,好像龜頭每繞一圈,就會碰到所謂的「G點」位置,整個花心都舒麻了起來,真是太舒服的感覺了,讓我不禁咬著床單含糊呻吟著:「喔、喔!雞掰裡面地一次被龜頭磨的這麼舒服,人家的雞掰已經被你搞上癮了,以後沒有搞,不知道該怎麼辦?大衛今天你一定要讓人家的雞掰舒服死,才行喔!」

    大衛聽了之後,更是得意忘形,插入小穴的動作更大了,甚至吊在雞巴下面的兩個睪丸也在每次插穴時,也正好拍擊到人家的陰核上,把我弄的麻熱、舒服不已,難怪很多情侶喜歡用狗趴式在做愛,原來除了更深入之外,男人插屄時,剛好可以帶動的他的睪丸拍擊女生的陰核地帶,果然是非常舒服受用的。

    我被大衛這樣的狗趴式搞的小穴裡外都十分舒服,尤其裡面的「G點」被龜頭持續磨著,這是平常女生偶而自慰時,摸都摸不到的地方,唯有跟男生做愛才能享受到的快感。再加上,外面的陰核又剛好被大衛的睪丸拍擊著,內外夾攻之下,兩個敏感處都被強烈的碰觸到,真的有欲生欲死的感覺,也讓我感覺當個女生此時真是幸福的事情,只要趴著不用任何動作,就可以享受男生的性愛服務。

    而在這樣的狗趴式做愛之下,我根本撐不了多久,沒多久我感覺我的小穴高潮快感幾乎就已經近了,我開始無意識的抓著床單,大聲呻吟著:「嗯!嗯!我的雞掰……喔!喔!快要不行了……喔!喔!快要洩了……」

    跟著便感覺到小穴深處的陰道一陣一陣的縮收著,緊緊的包裹起在裡面的硬雞巴。但是,大衛卻更加用力的抽插著小穴深處,頂的我花心更是舒服,最後我感覺有陰精在子宮口洩出,並且是一陣一陣的洩出來,充滿了整個陰道裡面。

    甚至大衛的雞巴每次插進小穴、拔出時,小穴口就跟著出現「啪!啪!」的聲音,也跟著帶出白色的泡泡從小穴和雞巴插洞的縫細中滲出來。順著陰唇流糊了我的陰毛,甚至已經有幾滴滴到床單上了。

    但是大衛這次並沒有停手,像上次一樣讓我懸在空中;反而放任我呻吟享受被他肏屄的舒服感持續加強著,並且仍然繼續肏著洩了陰精的屄,甚至還用手去刮從小穴的洞口縫細滲的淫水,塗抹在我的屁眼門口。大衛邊肏屄邊塗抹淫水到肛門口,肛門口受到刺激,自然的一縮一縮的蠕動著。

    大衛邊玩我的後門邊說:「媚兒,你的屁眼一縮一縮的好像在吸我的手指一樣,很淫蕩耶,說不定跟前面的洞一樣,也很喜歡男生插入喔!」

    我趴在床上,邊挨肏屄邊喘息的說:「嗯!嗯!哪裡是在吸你的手指!是你的手指去亂摸人家敏感帶,讓人家那裡癢的受不了啦,喔!喔!小穴被你插的一直流屄水出來,快要不行啦!哦!你饒了人家的小穴吧,小穴再肏下去會壞掉的啦!」

    這時,小穴深處傳來舒麻的快感,跟強烈高潮的刺激。

    大衛聽完我的告饒後,並沒有絲毫沒有放鬆任何肏屄的動作,反而更加強插入小穴的動作,而我終於在又一陣的陰道痙臠之下,又一次達到高潮了,而這次的高潮更是夾緊了大衛的雞巴,在我陰道裡面,我感覺陰道內一陣一陣的收縮,並且又噴出溫暖的陰精,再次澆到大衛的龜頭讓,也讓大衛雞巴變的越來越硬,難道大衛也要射精了嗎?

    大衛忍不住呻吟:「媚兒,妳的雞掰真是太讓男人享受了,穴裡面一直流出熱熱的淫水,澆在龜頭上,我都快要受不了了,喔!喔!」大衛也忍不住的呻吟著。

    我這時正在持續高潮當中,也喘息的說:「今天我的雞掰隨便你射精都沒有關系,我的雞掰已經被你射進去一次了,再射一次也沒關係,雞掰今天就是你玩具了。隨便讓你玩啦!哦!哦!又高潮感來了!哦!哦!」

    大衛邊肏屄邊享受小穴一陣陣吸吮它龜頭,並且澆熱熱淫水的快感,幾乎持續加快他的動作,讓我感覺最多再一分鐘,他的雞巴就一定會在人家的小穴裡繳「洩」投降了。

    而我最大高潮剛剛過去一陣之後,正處於女性高潮的高原期中,隨時都會因為男方的強烈刺激,又再來一陣高潮感,心裡正想期待大衛射精進小穴深處時,可以享受他雞巴射精澆在花心的熱熱快感,享受兩人同時達到高潮的快感時……

    突然覺得暴露在大衛眼前的屁股後門的菊花洞有外物趁著洞口淫水的潤滑,直接插入進入洞口……

    「噗!」的一聲,我守住20餘年的後門貞操,也是從未答應男友要求的禁地,今天卻這樣突然也被開苞,屁眼裡馬上充滿充塞的感覺。

    我此時正趴著,在一陣吃痛之後,也不禁痛苦呻吟起來:「大衛你怎麼連後面的洞也玩起來呀!小穴吸正過癮,正等你的射精哩!」

    話說完,回神過來,卻感覺小穴的陰道裡面怎麼仍夾著大衛的雞巴沒抽出來呀,但是,後洞卻也真的感覺被插入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呀?

    大衛回說:「媚兒,妳的雞掰太令人銷魂了,我捨不得插出來,但是,我看妳的小菊花一縮一縮的,感覺妳真的很淫蕩,讓男人愛死了!所以,我讓它也吃一下手指頭,讓它舒服一下!」

    我聽完,回頭望去,發現大衛的雞巴果然仍插在小穴裡面,而菊花洞果然也被大衛用一根中指插入進去了,大衛看我回頭望來,童心大起,竟然開始像玩摳屄一樣,抽插起插在肛門的手指來。

    頓時,我感覺到從來所謂有的感覺。後面的洞一直以來都只是只出不進的,現在突然被一根手指抽插起來,突然被進進出出的感覺,真的很是奇怪。

    說不上,是不是快感,洞口只感覺塞塞的、熱熱辣辣的複雜感覺,但是心情上卻感覺好像是最後一快處女地被佔去了,不禁讓我有淫蕩的想法。

    我竟呻吟的配合說:「哦!哦,人家要留給老公的最後快處女地,竟然被你玩去了,你有人家雞掰玩,還不夠,還要玩人家老公的專利,你好過分喔!哦!哦!不過,卻是好舒服的感覺!」

    大衛一聽我這麼說,佔有慾更加熾烈起來,竟然又多插進另一隻手指進去屁眼裡面去了,現在充塞感更強烈了,腹部漲漲的感覺很詭異,但是小穴的感覺卻更敏感起來,我不禁又跟著呻吟起來:「哦、哦,感覺好像強烈喔!人家後門是留給老公的啦,不要再亂玩下去啦!哦……哦……不過,怎麼小穴感覺卻越來越舒服……」

    大衛看我陷入恍惚享受的樣子,知道他的「指奸」行動成功了,我只是嘴上說說而已,並沒有強烈反對他玩我的後門,他說:「原來,你後門是要留給老公玩的,既然都被我玩到了,乾脆,我今天就徹底享受一下吧!」

    於是我的前後兩個洞,便同時被大衛用手指和雞巴一起插動起來,這樣的感覺,感覺很複雜一下子,是屁眼被手指插入的熱熱辛辣感,一下子,又是小穴被硬雞巴插入產生的舒服感,兩種感覺混合一起,卻能激發我強烈的性慾望出來,讓我在短短幾下的抽插中,就能再度達到更淫蕩感的銷魂高潮中,大衛每一次的插入,都讓我感覺快要受不了,懷疑小穴與屁眼是否還能承受下一次的插入!

    就在我處於這樣的恍神之下,大衛此時竟然從我小穴裡,拔出他的還沒射精的硬雞巴,然後也從屁眼處抽出手指,

    大衛把他的硬雞巴從我小穴裡拔出之後,由於整根肉棍沾滿了淫水,所以立刻以潤滑的硬雞巴插進我從未被男生開苞過的後門,插進之後,大衛便說:「好爽喔,這就是肛交的感覺呀!真是爽呀!比前面小穴夾得更緊,還會一吸、一吞的含著雞巴耶!」

    於是也跟肏前面小穴一樣,開始活塞運動起來……

    我被肛交插入就已經夠痛了,現在又被像干穴一樣的肏起來,不禁痛的呻吟起來,甚至掉下淚來,我哀吟說:「喔!好痛喔!比小穴第一次被男生開苞時還痛,真的痛死我了!趕快拔出來啦,我肛門快要裂開了!」

    大衛看我真的感覺很痛,於是便停在那裡,不敢再動,只是也捨不得拔出,戴維問說:「媚兒!真的很痛嗎?我感覺真的很爽耶,比插你的屄還爽,我以為妳也一定感覺很爽才對!」

    我痛得回答說:「如果會爽的話,那麼你自己不會,自己拿假陽具捅自己屁眼看看!」

    大衛被我說的也些猶豫,當場呆在那裡;我趁他發呆時趕快把他用力推開,雞巴也因此脫離了我的後門洞,這樣才讓我的後門得到休息,而我也因為前、後兩個洞都被肏到,幾乎讓我虛脫,整個人也就直接倒在床上喘息著。

    就這樣,過了五分鐘,由於我過於虛脫,一直趴著不動,大衛看我不動,便挺著他仍是硬邦邦的雞巴,在他房間走動,彷彿在拿些什麼東西似的。而當大衛再靠近我身體時,他輕輕來回撫摸著我的背脊、臀部、大腿,說:「媚兒,人家說第一次都是會痛的,第二次就慢慢會爽的喔」

    我趴著回答說:「那是說插小穴啦!」

    大衛回答說:「人家說,就算是肛交也是一樣的,而且說,只要潤滑足夠的話,就不會有任何的痛楚耶!」

    說著,說著,我的肛門突然感覺到一股涼涼的液體塗抹在洞口,感覺比剛剛辣辣熱熱的感覺,完全不同。

    就聽大衛說:「我現在幫妳塗水溶性的KY潤滑液在洞口,妳如果不舒服,馬上就說好了……」

    而我當時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KY潤滑液,只感覺涼涼粘粘、滿清爽舒服,而戴維看我不反對,竟然手指也深入到洞口裡面,充分的塗滿整個洞口內外,這次有潤滑液的幫助,感覺果然跟自己的淫水不同,真的一點都不會痛,還是因為就如大衛說的,我後門第一次已經被開苞了,所以,第二次已經不再痛了。

    總之,這次我的後門再度被異物插入,雖然只是手指而已,卻一點都不會感覺痛楚,甚至漸漸感覺有一種另類的舒服感出來。我受不了洞口被輕輕磨著的癢感,不禁轉過身來,臉面對著大衛,竟然自己兩手還抱起兩腿膝蓋,張開大腿的呻吟起來說:「大衛人家後門的洞口,好像被你弄得越來越癢耶,感覺好像跟剛剛不太一樣耶!你真會搞女生耶……」

    大衛看我不再反抗,甚至有些默許他,立刻又把我機會,說:「我說的不錯吧,第二次感覺就是不一樣了吧!」邊玩潤滑我的後門洞口,邊用手在自己的雞巴上也塗了一些潤滑液。

    這次大衛這次不再徵求我同意,當他塗完整根雞巴都是潤滑液之後,便直接提它頂著我的後門洞口,然後露出稍微邪惡的笑容跟我說:「我要再插進一次,再爽一次嘍!」

    而我這次,因為姿勢是躺著兩手鉤著大腿,所以,不但小穴完全張開,由於屁股抬高的關係,後門也是完全暴露在大衛的眼下。所以,大衛說幹就幹時,我馬上就感受到屁眼又有異物頂入感覺,我連忙大叫說:「等一下!」

    大衛一聽我大喊一聲,剛剛才進入1/ 3屁眼的龜頭,又立刻停住了,表情頗為尷尬說:「媚兒,這次我塗了這麼多KY,而且妳第一次已經被開苞過了,應該不會再痛了啦!就讓我干進去吧!」

    而我雖然大喊一聲「等一下!」,但是相對的,手卻沒有把大腿放下,仍然是保持著「女人受肏」的姿勢,我微笑的小聲回答說:「我是叫你等一下,不是叫你停啦!」

    大衛被我搞的滿頭霧水說:「那是什麼意思!」

    我用更小聲的聲音輕聲地說:「因為……因為,因為人家也想看一下『雞巴肏屁眼』的樣子啦!」說完,我整個臉都因為不好意思而整個紅了起來。

    大衛一聽完就高興的笑說:「原來是這樣呀,我還以為妳不肯……那還不簡單……」

    於是大衛站起來,快速的在我背部多加一個枕頭,讓我整個人半坐起,我終於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已經糊了一大片的私處,小穴流著淫水和屁眼塗滿潤滑液,大衛則站回我兩大腿張開之間了。

    大衛又提著他的硬雞巴,輕輕的頂著我的後門洞口,由於洞口充滿潤滑液,只見到大衛屁股一沈,我的洞口擴約肌根本抵擋不了,便輕易的被頂開,我眼看著戴維雞巴沒入了我的後門當中,後門感覺一緊卻不再感覺到任何被撕裂的痛苦感,我就見到我的後門又再度被眼前這位男士用雞巴給佔領了。

    大衛看我沒有痛苦感,於是便馬上像肏屄一樣肏起我的後門,他呻吟的說:「好爽喔!我終於干到媚兒妳的洞第一次了!」

    我頓時後門充滿了充塞感之外,甚至還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感跟著興起,這種快感決然不同於小穴被干時的快感,而是混著有種被淩虐的快感和動物原始性慾的雙重感覺。

    尤其這次我是眼看著我眼前這位男人,用他的雞巴肏入我的屁眼當中,我的屁眼頓時成為他的洩慾工具,更加強了我的原始性慾,由於後門不斷的被雞巴插入,使得小穴也突然感覺緊緊的縮了起來。

    被肏屁眼竟然也帶動起我小穴的強烈慾望起來,此時我不但親眼看著被大衛進進出出肏著的後門,也同時發現小穴也跟著大衛的動作,而一張一合著;此時小穴竟然也產生了強烈想被插入滿足的慾望,我竟然也跟著呻吟起來說:「哦!

    哦!屁眼被肏的好爽喔!沒想到被肏屁眼,還能夠這樣舒服……哦!哦!原來女生兩個洞都可以讓男人肏的。「

    大衛一聽更是高興說:「媚兒,妳看我說的沒錯吧,看來,妳還要感激我開發妳後門,才對呦!」說完,更是用力的抽插起屁眼……

    我被肏的更厲害,甚至都帶動到前面洞的性慾神經舒服感更強烈,甚至都讓我會誤認為大衛此時正在肏著我的小穴,我邊被肏著邊呻吟回答說:「沒錯,人家後門被你開苞之後,現在是完全屬於你的,只有你可以幹我那裡洞,這洞完全是你的。」

    大衛聽完更是賣力肏進、肏出,我呻吟說:「哦……對!就是這樣肏,好舒服,這樣肏人家的後門,才會舒服……」

    沒多久,我感覺大衛眼神似乎變的有些呆滯,眼睛充滿慾望之火,動作更是一成不變的賣力插進抽出,雞巴也在後門裡,變的更硬,更粗一些,我知道大衛快要射精了,我正在舒服的享受被肏的快感中,但是,我感覺大衛再也撐不了多久,可是我高潮感似乎沒那麼快到達。

    於是我竟然捨棄女生的尊嚴,作出我作夢都想不到的事情,我竟然伸手去揉起我的小穴,包括陰核和屄洞用自己的手指強烈的戳揉著;我竟然在男人肏我後門的時,忍不住性慾,竟然在男人面前公然手淫起來。我說:「我受不了,人家小穴好需要被滿足!……」

    我淫蕩的眼神看著大衛,並且在他跨下肏穴時公然手淫著小穴……

    大衛看我手淫起自己的小穴,更是受不了說:「媚兒妳好淫蕩喔,竟然在男生肏妳的時候,還手淫給男生看!」

    此時的我,已經完全拋棄女性的尊嚴,而且後門被肏的受不了,手淫起來更是舒服萬分,於是我淫蕩的說:「誰叫你要把人家後門開苞,害人家現在越吃越鹹啦,哦!小屄快要受不了了,趕快繼續肏人家後門不要停,哦!哦!兩個洞都好舒服喔!」

    大衛在我的鶯聲燕語的淫語之下,終於達到了爆發點,熱滾滾的精液噴進我體內,而我後門的第一次肛交也這樣被男生的精液澆到——就像被熱水噴澆到一樣,頓時,手淫著的小穴竟然快感也跟著襲來,我在大衛最後一次噴抖出他精液時,也同時達到我的手淫高潮感!

    我們雙雙的同時達到前所未經歷的高潮感,二人都覺虛脫萬分,最後,竟然就這樣相擁而眠……

    等我再醒來時,不知已經過了多少時間,只知道我是被手機響聲吵起的。

    我慣性的隨意按下手機鍵,話端傳來,竟然是我男友的聲音,他很緊張的大聲問:「是不是媚兒?妳在哪裡?怎麼還沒回到家嗎?是不是遇到問題了?媚兒妳怎麼不說話?……」

    我不敢出聲回話,看著手機,再看看還赤裸裸著的身體,下體的陰唇、陰毛在激情過後,還粘糊糊的一大片精液和淫水混合著,甚至也有些已經發乾變白!

    我發呆著……

    唉,男友的每一句話,不知該怎麼回答起呀——都是喝酒惹的禍呀!



您可能也會喜歡
情色免費寫真 - 韓國美女主播視頻DxLove影音視訊聊天室情人免費視訊交友
AV天堂網全球成人情露點寫真 - 性感美女性感丁字褲辣妹
賽車女郎寫真免費成人色情電影網站性感內衣貼圖
成人淫網色中色成人色情電影 - ut上班族聊天室(F1)ㄧ葉晴成人貼圖片區
台灣午夜秀場視頻交友台灣美女秀視頻社區PF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