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訊美女網站 - 網路視頻交友色情免費視訊聊天 - 美女交友視頻吧聊天交友網 - 聊天室入口

社團物語(01~07)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2017-6-13 19:17 編輯

 第一章 

    東京郊外的僻靜之處,有一棟5層的樓房,這是日輝保險公司的社員團地,

簡稱社團。作為日本三大保險公司之一的日輝保險公司,擁有近3000名社員,

開展包括車險,財產險,人壽保險等多方面險種,而且不光是在日本,在東南亞

地區也小有名氣。

    公司的利潤高,社員們的福利就好。5年前在東京的郊外這個僻靜的地方建

了棟5層的社員團地,一些資歷深的社員可以低價住進這個社團。

    武藤剛,18歲,南城高中高三學生。父親3年前任命為日輝保險公司海外

部的部長,去年到東南亞開拓業務。

    剛的學習成績優異,被保送上了國立名牌大學。得到保送上國立大學的消息,

剛的父母都很高興,母親就說要照顧父親的生活,昨天就坐飛機到父親那裡了,

家裡現在就剩下剛一個人了。其實剛也是到,是母親怕父親在外邊找小三,貓總

是要偷腥的啊。

    昨天送母親到成天機場,父親的部下,就住在剛家隔壁503的佐藤明也來

送行。因為是隔壁,剛又是佐藤明看著長大的,所以剛的母親就把很多事都託付

給裡佐藤明。

    佐藤明是個老實人,做事倒是認真,平時在公司裡業績平平。看到剛的母親

這麼器重他,心裡有種天降大任的感覺。

    在回家的路上,佐藤明對剛的學習,生活,甚至連剛有沒有女朋友都問了個

遍。回到家,佐藤明又讓妻子佐藤夏美給剛做吃的,還看著他學習。

    剛心裡有氣,卻說不出口。

    佐藤明每天都到剛家,看著剛學習。其實剛已經是保送生了,只要按時完成

作業,按時上下學,上大學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佐藤明的行為讓剛很不高興。

                              第二章

    剛從小就學習空手道,上了高中剛的空手道在學校裡更為突出,每年都參加

全國比賽,今年更是拿了全國個人組第3名的好成績。

    南城高中是東京重點高中,每年的高考成績都名列前茅。但是學校裡也有些

憑著家裡有些錢,來名牌高中混日子的。這些同學很不受老師的管教。

    而剛由於能打,所以從剛剛入這個高中起,就跟這些混日子的有個幾次衝突,

都是剛以寡敵眾,漸漸的剛成了學校裡小混子默認的老大。

    其實剛能得到保送重點大學的名額,一部分是他本人學習好,另一部分是校

長跟剛承諾,只要剛畢業前學校的小混混不鬧事,就保送剛上大學。

    這天,剛放學參加完空手道部的活動後(本來高三學生要高考,是不用參加

這些活動的,但是剛由於是保送生,學習任務不重,就由他參加活動了),背著

書包往家走。

    走到商店街時,正看見幾個學校的小混混正在欺負一個同學。剛走進一看,

這個學生他認識,是住在同一個社團504的西野純,是南城高中 高二的學生。

    剛走到跟前,跟小混混中的像是個大頭的說:「你們在做什麼!」

    幾個小混混看見剛,都放開了西野純,帶頭的對剛說:「剛哥,這小子我讓

他去給我買本雜誌,他就是不去。」

    剛問西野純:「你為什麼不去啊!」

    西野純小聲的說:「他們讓我給他們買成人雜誌。」

    剛笑了笑對小混混說:「他未成年,穿著校服,肯定店裡不賣給他,你們別

胡鬧了。」

    帶頭的笑著對剛說:「你看這小子,長得就欠揍。」

    剛說:「好了好了,你們別沒事做到處惹事,都滾回家去。」

    幾個小混混每個人都給剛鞠了個躬,啞巴悄悄的走了。

    剛走到西野純跟前,拉起坐在地上的純,說:「走,我們一起回去。」

    西野純就像是剛的小弟似的,低著頭,跟在剛的身後往家走。

    走到一家大商店門口,剛說:「等等我,我要買些晚上吃的。」就進了商店。

    這個時間正是家庭主婦買菜的時間,店裡人很多。

    剛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是佐藤明的妻子,佐藤夏美。剛想上前打招呼,

但是一想起佐藤明就有一種厭煩的感覺。一個壞念頭從腦海裡浮現了出來。

    剛叫過純,對他說:「剛才我幫了你,你也要幫幫我,其實只是一個遊戲。」

    純說:「剛哥,你幫了我,我幫你是應該的。」

    剛說:「你看見前面的佐藤太太了嘛!」

    純點了點頭。

    剛又接著說:「你去偷偷地把幾個商品放進她的包裡,我們來嚇一下她好不

好。」

    純說:「這樣不好吧,被我爸知道了,我要挨揍的。」

    剛說:「哪有什麼事,你又不是盜竊,只是跟她開個玩笑嘛。」

    純說:「那也不行。」

    剛嚴厲地說:「你就是這樣,這個不行那個不行的,怪不得那幾個小混混要

揍你。我看明天我因該讓他們好好收拾你。」

    純聽了,說:「剛哥,別,我去還不行。」

    剛說:「你如果怕的話,你就把東西放到她的包裡,你就回去吧,剩下的就

不用你做了。」

    純看了看剛,低著頭穿進了人群裡。

    剛也沒閑著,緊盯著純。只見純躡手躡腳的拿了2個牙刷和一個護膚用品,

跑到佐藤夏美的身後,將東西放進了夏美的包裡。當然這一幕被剛偷偷地用手機

都拍了下來。

    笨手笨腳的純還碰了一下夏美的手臂,夏美回頭一看,說:「這不是存嘛。」

    純說:「佐藤……太太,好!」

    就往門口走去。

    夏美點了一下頭,看著純急忙急火的也不知有什麼事,就繼續買東西了。

    剛一直盯著夏美,直到她結了賬,走出商店,也沒見她發覺包裡的東西。就

在夏美後邊一直跟著她。

    夏美要回家做飯,走的很快。剛也一直跟著,夏美到了社團電梯門前,剛才

跟了上來,並跟夏美一起上了電梯。

    電梯裡只有剛和夏美兩個人,他們互相打了個招呼。電梯緩緩的上升,剛斜

眼看到夏美背包裡的牙刷和護膚用品還在。

    下了電梯,剛和夏美一前一後往家裡走。剛走到自己家門口時,停了下來,

對夏美說:「佐藤太太,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說,能不能到我家來一趟。」

    夏美說:「有什麼事情,我把東西放回家再說。」

    剛說:「你來一下,馬上就好。」

    說著,剛開了門,手拉著夏美的腕子往家裡領。

    夏美進了門,順手帶上,問剛:「有什麼事?」

    剛說:「剛才我看到了我不想看到的一幕。」

    夏美看著剛,說:「你看到了什麼。」

    剛說:「我看到佐藤太太偷竊商場的商品了。」

    夏美說:「你說看見我偷竊,這怎麼可能。」一邊遞過買的東西說:「你看

看,這都是我買的。」

    剛接過夏美遞過的袋子,放到身後說:「我說的是你背袋裡的東西。」

    夏美從肩上取下背袋,打開一看,馬上呆住了。2個牙刷和一個護膚用品不

知道什麼時候在袋子裡。

    剛馬上打開手機,用錄影模式拍著這一幕。一邊問:「佐藤太太,請問這兩

個牙刷和護膚用品是你買的嗎?」

    夏美呆了幾秒,手裡拿著牙刷和護膚品說:「這不是我的。不知道……為什

麼在我的袋子裡。」

    剛又說:「這個商品是沒有結帳就在你的包裡的是吧。」

    夏美說:「這……我不知道。」

    剛說:「那我們可以拿著這些東西到派出所,或是到店裡也可以啊。」

    夏美說:「不,我不去。」

    又說:「我可以作證,這是你盜竊的,並且這裡還有錄影,這些東西是從你

的包裡拿出來的。」

    夏美說:「不,不要這樣。」

    剛說:「一個保險公司的職員的妻子,居然是個小偷,不知道我告訴我的父

親或是其他的上司,他們會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夏美說:「不,不要這樣做,都是我的錯。」

    剛說:「那就是你承認你盜竊這些東西嘍。」

    「不……我……」說,剛馬上搶話說:「那我們還是去派出所說明白吧。」

就要開門出去。

    夏美馬上制止剛,說:「不,不要去派出所。」

    「佐藤太太,你如果承認是你偷的,我會念在我們鄰居的面上原諒你,可是

你現在不承認,太令我失望了。做錯了事要承認,這才是一個成人應該做的。看

來你還是想到派出所再承認的。」

    「不,我承認,是我做的,請你原諒我好嗎?」

    夏美仰著頭,眼裡竟是祈求的目光。

    剛結束了錄影,讓夏美一手拿著牙刷,一手拿著護膚品,舉在身前,剛用手

機拍了幾張照片,然後對夏美說:「我好像還看到你拿了別的東西了,你進來一

下,我看一看。」

    夏美一手提著背袋,一手拿著牙刷和護膚品以及買的菜,跟著剛來到客廳。

    剛讓夏美把牙刷和護膚品放到茶幾上,買的菜放在茶幾邊,然後拿過背袋,

在裡邊翻了一下。

    夏美說:「真的沒有了,就這些。」

    剛裝模作樣的說:「不對啊,我還看到你在別的櫃檯拿什麼了啊。」

    夏美說:「東西都在這裡了,沒有了啊!」

    剛說:「不是啊,你的身上我還沒有查呢。」

    夏美馬上警覺地說:「你要做什麼。」

    剛說:「我並不要做什麼,我只是說你的身上或許有贓物,我想查一下。」

    「不,沒有了,真的沒有了。」夏梅說。

    「你要知道你現在的處境,剛才你已經承認你偷了商店的東西了,如果我把

剛才的那段錄影給員警看,馬上就可以逮捕你,而且盜竊罪馬上成立,那樣的話

不但是你們家無法在這裡住下去,恐怕是連你老公的工作也會丟掉,你們家的辛

福生活,就此就可以畫一個句號了。你明白嗎?」剛說。

    夏美聽了,眼淚在眼圈裡打著轉,說:「那我該怎麼辦?」

    剛說:「現在在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我們一起到派出所,主動自首,但

是盜竊的事實不變,你家還是會崩潰。二讓我不揭發你,隱瞞這些事情。」

    夏美馬上說:「你原諒我吧,是我的錯。」

    剛又說:「不揭發你就是讓我說謊,從小父親就教導我,這樣做是不對的。」

    夏美低著頭,不知道說什麼好,眼淚禁不住的流了出來。

    剛接著說:「你現在最好聽我的話,不然我就要去揭發你,我可是不喜歡說

謊的。」

    夏美看著剛,點了點頭。

    剛馬上以命令的口氣說:「脫光你的衣服,讓我檢查。」

    夏美站在那裡沒有動。剛又說:「佐藤太太,我的忍耐是有限的,現在我到

我的臥室裡有些事,5分鐘後出來,如果在我出來的時候還沒見到你脫光衣服,

我就去揭發你的偷竊行為。記住,只有5分鐘。」

    剛沒有等夏美回答,就進了自己的臥室。

    5分鐘後,剛從自己的臥室出來,一手拿著一張照片,是剛才夏美兩手舉著

贓物的照片,另一隻手拿著一台攝像機,攝像機正在拍攝。

    夏美這時只穿著內衣站在客廳中央,看見剛出來,一手遮住上身,一手遮住

下體。

    剛走到夏美面前說:「我是要你全脫了,你沒有聽明白嗎?」

    剛把照片扔到茶幾上,並拿出三腳架,架好攝像機,鏡頭一直朝著夏美。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夏美沒有動作,剛也沒有動。

    「叮咚,叮咚」響起了門鈴聲。

    剛站起身對夏美說:「我想是你老公回來了,他也是真夠準時的,每天下班

到家肯定來我這裡。我現在去開門,如果我回來還沒看到你脫光衣服,我就把他

帶進來,讓他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再把你承認偷竊的錄影,照片都給他看,我還

會跟他說你為了不讓我揭發你來勾引我。你自己看著辦吧。」

剛走出了客廳,打開門。正是佐藤明。

    「佐藤先生,晚上好。」剛說。

    「晚上好,還以為你不在家呢。」佐藤明說。

    「我正在做功課。」剛說。

    「哦,那就好,我妻子還沒回來,一會回來做好飯,你過來吃飯吧。」佐藤

說。

    「哦,好的,對了,剛才在商店街看見你太太了,她跟朋友再說話,讓我把

買好的菜先拿回來,你家剛才沒有人,我現在拿給你。」剛說。

    「哦,好的。」佐藤說。

    剛回到客廳,夏美這時胸罩已經脫下,正在脫內褲。

    剛走到夏美面前,手伸過去說:「把你的內褲給我。」

    夏美不敢遲疑,馬上把內褲給了剛。

    剛接過內褲放到自己鼻子前聞了聞,然後把內褲放到自己的褲兜裡。拿過夏

美買的菜,又返回門前,遞給佐藤說:「這是你太太買的菜,要不你在我家等等

她啊。」

    「不了,不了,我拿回去讓夏美媽做飯,我也要出去找找夏美。」佐藤說。

    「哦,那一會兒你給我打電話,我還想再看看書。」剛說。

    「好的,一會給你打電話。」佐藤說著,就拿著菜回家了。

    剛看著佐藤的背影,笑了笑,關上了門。

第三章

  剛回到客廳,夏美赤身裸體蹲在地上。

  剛又拿出手機來對夏美說:「站起來,我們時間不多,你如果不配合,只有

讓你老公來配合我了。」

  夏美抽泣著說:「你不要這樣。」

  剛說:「你不要怨我,都是你那老公,什麼都要管我,我作弄你不過是給我

解解悶,消解一下我的火氣而已。快站起來,不然時間長了,你回去不好解釋了。

放心,我不會破壞你家的幸福生活的。」

  夏美知道也只有聽從剛的話,才能早些讓她回家,就配合剛的要求。

  剛指揮著夏美做出各種羞恥的姿態,剛給她拍照。夏美的陰部,肛門,乳房

都被剛一一拍下。大約拍了半個小時才讓夏美穿衣服回家。

  夏美走後不到10分鐘,剛的電話響了,是佐藤明打來的,讓他過去吃飯。

  剛來到佐藤家,夏美換了一身便裝。

  餐桌上擺放著幾個簡單的家常菜,佐藤明,夏美和夏美的母親都在坐。

  吃飯時,剛對佐藤明說:「佐藤先生,我一個人在家,處處你們照顧,很不

好意思,不如我每個月給你們生活費。」

  佐藤說:「什麼生活費不生活費的,多你一張嘴也花不了幾個錢。」

  「那實在是他不好意思了,不過我還有一個小小的要求。」剛說。

  「有什麼事你說,只要我能做到的,你媽走時把你託付給我了,我就一定要

做好。」佐藤說。

  「哦,是這樣,我平日白天不在家,家裡也沒人幫我清掃,我想把我家鑰匙

給您太太,讓太太每天早上到我那裡清掃一下好不好。」剛說著,把一把家門鑰

匙放到了桌子上。

  「這容易,夏美,你從明天就每天到部長家,幫清掃一下吧。」佐藤說。

  「噢……,好的」夏美有些語塞,勉強答應了,還看了剛一眼。剛這時也笑

眯眯的看著夏美。夏美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第二天早上,夏美剛送走佐藤明,回來路過502門前時,房門就開了,剛

從門裡探出頭,說:「佐藤太太,早,昨天說好的清掃的事,我想跟你說一下。」

  「早,現……在嗎?」夏美吞吞吐吐的說。

  「是的,我跟你說完我就要上學去了,最好快些。」剛說。

  「好……吧」夏美說著,就跟著剛進了門。

  進到客廳,剛把筆記型電腦拿來對夏美說:「昨天我做了一個網頁,你來看

看好嗎?」

  夏美過來一看,馬上驚呆了。一個網頁上寫著佐藤夏美的名字,家庭住址,

電話號碼,夏美的身高和三圍是空白的,再往下看都是昨天剛拍的照片,從裸體

的到夏美的陰部,肛門的特寫照片都有。

  「快把這些都刪掉。」夏美說。

  「怕什麼,這個是我家的局域網,外人是看不到的,當然想讓外人看到也很

容易,只要將這些資料上傳伺服器,全世界都能看到了。」剛說。

  「不要,不要。」夏美抓著剛的手說。

  「那好,你今天的任務就是在我家把你昨天偷竊的事寫一份悔過書給我,我

還想知道你的身高跟三圍,下午我回來的時候,我要看到。那我去上學了。哦,

對了,你不要指望在我不在的時候刪掉這個網頁,這個只是一個備份的。」剛說

完,拿著書包就出了門。

  夏美看了看筆記型電腦,又看看了茶幾上放著的紙,癱坐在了地上。

  下午放學,剛去辭退了空手道的活動,然後興匆匆的回了家。

  茶幾上放了兩張紙,一張是悔過書,一張是夏美的三圍。

                悔過書

  我佐藤夏美,於2015年4月12日在XX商店街,XX商店偷竊牙刷2

個和護膚品一個,我知道作為一個成人不應該做出這樣的行為。

  我知道錯了,請原諒我。

               佐藤夏美

            2015年4月13日

               還有一張是

   佐藤夏美身高155cm胸圍85cm腰圍57cm臀圍83cm

  剛把夏美的身高和三圍都輸入了電腦,保存了起來。然後拿起電話,撥通了

佐藤家的電話。

  接電話的是夏美的母親宮澤香。

  「宮澤夫人,你好,我想找佐藤婦人。」剛說。

  「你好,夏美現在不在,應該是去買菜了。」宮澤香說。

  「哦,是這樣啊,那我再打電話吧」剛說。

  「有什麼事情,我可以轉達給她的。」宮澤香說。

  剛突然靈機一動,說:「哦,我不是找佐藤夫人的,我想您能不能到我這裡

來一下,我找您有些事。」

  「哦,好的,我馬上過去」宮澤香說。

  在宮澤香的眼裡,剛是個學校的優等生,人又懂事,每次到家裡吃飯都很有

禮貌。尤其是剛被保送的那所大學,是宮澤香已經過世的老公夢寐以求的大學。

所以宮澤想聽說剛有事找她,馬上就好答應了。

  沒過幾分鐘,宮澤香按下了502的門鈴。

  剛很有禮貌的來給宮澤香開門。

  宮澤香被迎到了客廳,坐在茶幾邊,剛給她倒了杯水。宮澤香雖然已經54

歲,但是平時保養得好,所以看上去也就40多歲。

  宮澤香問剛:「不知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啊。」

  剛說:「是這樣,我昨天無意中發現佐藤婦人在商店裡偷竊東西。」

  「不會的,你是看錯了吧」宮澤香說。

  「不會的,你看,我這裡還有佐藤夫人偷竊後被我捉到,我拍的照片。」剛

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事先列印好的夏美拿著贓物在門口拍下來的照片。

  「這不是真的。」宮澤香拿著照片,懷疑的看著。

  「不過這確實是真的,你看這裡還有一份佐藤夫人親筆寫的悔過書,你認識

你女兒的筆記的,你看看吧」剛把夏美寫的悔過書的影本也遞了過去。

  宮澤香接過悔過書,看了看,又看著剛問:「你想怎麼樣?」

  剛說:「我不想怎麼樣,只是想把這些交到派出所或是那家商店。」

  「不要,不要,你要什麼,只要我能做到,我都答應你,只要你不把這個給

別人看。」宮澤香急忙說。

  「好,既然你這麼說,我就直接跟你挑明,讓我不把這個公佈於眾也可以,

你要做我的奴隸。」剛說。

  「你說什麼?」宮澤香一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再說一遍,你聽清楚了,要你做我的奴隸。」剛又說了一遍。

  「你是一個高中生,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宮澤香還要說下去,剛搶著

說:「宮澤夫人,我給你一天的時間考慮,明天我也是這個點回來,如果回來的

時候我沒有見到你裸身跪在門口等我,我就把這些公佈於眾,到那時你在求我也

沒有用了。你可以回去了。」剛毫不客氣的發出了逐客令。

  第二天早上,夏美送走佐藤明後,又被剛攔住。

  進了剛家的客廳,剛拿出三腳架和攝像器具,架設在客廳角落處,可以全覽

客廳。然後對夏美說:「我馬上要去上課了,你幫我把家裡清掃一下,不過我有

個要求,你必須穿著內衣褲清掃,而且你的清掃過程我都要拍下來。你可以不做,

那麼你的那些照片我會讓全世界都欣賞的,哈哈哈。以後送走你老公馬上到我這

裡,知道嘛」

  剛設定了攝像機的拍攝時間,然後就拿著書包走了。

  夏美看了看攝像機,低下頭,開始脫衣服。

第四章

  下午放學,剛到寵物用品店裡買了一個大號的狗項圈後,就往家走。

  到了家門口,剛不急著開門,而是打開了手機,調成錄影模式,一邊拍攝一

邊打開了家門。

  門裡,宮澤香光著身子,跪在裡邊。

  剛把大門全開,問宮澤香:「你知道你的身份是什麼嗎?」

  宮澤香一手遮著胸部,一手遮住下體說:「你把門關上好嘛。」

  「我現在在問你,你不回答我就不進門。」剛笑著說。

  「我……我是你的奴隸。」宮澤香說。

  「什麼你啊,我的,沒有名字嗎?」剛叱責道。

  「宮澤香是武藤剛的奴隸。」宮澤香說。

  剛聽了,笑著說:「那好,以後沒有外人的時候,你必須稱呼我主人,稱呼

自己為香奴,知道嘛!」

  「是的,我知道了。」宮澤香說。

  剛走進門,給了宮澤香一個耳光,說:「要稱呼自己香奴,稱呼我主人。」

  宮澤香被打蒙了,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把剛才的話重複一遍。」剛說。

  「是的,香奴知道了,主人。」宮澤香說。

  「恩,改的挺快,來給你點獎勵。」剛說著,從包裡拿出狗項圈,帶到了香

的脖子上。

  香由於剛才被打了一記耳光,這時不敢亂動,只能由著剛給她帶項圈。

  「以後叫你來的時候,都要帶著這個項圈,知道嘛」剛說。

  「是的,香奴知道了,主人」香回答說。

  「來跟我進來」剛說。

  香剛要起身,剛又把她按下,說:「你是我的奴隸,要爬著進來。」

  香只好爬下,手腳並用,爬著跟在剛的後邊進了客廳。

  剛讓香爬上茶幾,像夏美一樣,由剛命令香做出各種淫穢的動作,剛一邊給

她拍照,一邊問一些下流的問題,比如香現在有沒有男人撫慰啦,自己有沒有手

淫啦,有沒有過口交的經驗啦,有沒有過SM經驗啦等等,香都會如實回答。

  在這種主僕關係下,香沈默了多年的性欲漸漸的被激發了出來。不但是香感

覺到了,就連剛也發現香的陰道裡流出了愛液。

  剛用兩個手指插進香的陰道,在裡邊攪了幾下,興奮地香全身不停地抽搐。

剛抽出手指,手上都是香的陰道裡的穢物,剛直接伸到香的面前,不等命令香已

將手指含到嘴裡,來回吮吸,吸乾淨一個手指再換另一個。

  剛讓香仰面躺在茶幾上,讓她兩手自己玩弄自己的乳房,剛則坐在沙發上,

香的陰部就在剛的手前。剛拿過夏美的贓物牙刷,打開外盒,從裡邊拿出牙刷,

說:「這是你女兒的贓物,我現在要用它來刺激你。」說著就用牙刷在香的陰部

和肛門處來回刷,尤其是香的陰核,更是來回刺激。

  但是每到香要高潮的時候,剛都會停下來,等一會兒再刺激。

  香知道這是剛在作弄她,祈求說:「主人,……請主人……讓香奴……高潮

吧。」

  剛摸了摸香的陰部說:「你這裡毛太多,我不喜歡,明天來之前就要剃光,

能做到不。」

  「是的,主人,香奴剃。」香回答。

  「調教你需要一些道具,明天上午到XX車站附近的成人用品店,拿些商品

介紹回來,知道嘛。」

  「是的,主人,香奴去」香回答。

  「你必須有我的同意才可以高潮,我不同意,任何時候你都不可以高潮,知

道嘛。」剛說。

  「不,香奴要高潮。」香說。

  剛用牙刷又在陰核上來回刷了一下,香要高潮時,再次停下來。

  「香奴答應主人,只有……主人同意……才高潮,求主人讓香奴高潮。」香

最後還是妥協了。

  剛拿著牙刷,再次開始刺激香的陰部。

  香兩手刺激著自己的乳房,眼睛直直的盯著剛,嘴裡重複的說著:「請主人

同意香奴高潮,請主人同意香奴高潮。……」

  剛說:「現在你可以高潮了。」

  香渾身顫抖了幾下,一股陰精從陰道裡噴了出來。打在了剛的身上。這時有

生以來香最興奮的一次高潮。

  剛起身,看時間不早。說:「快收拾一下回去吧,一會佐藤明要來了。」然

後就到浴室裡,換衣服洗澡去了。

  晚上到佐藤家吃飯,佐藤明還是問這問那,剛很高興,都一一給他答覆。夏

美和香都好像是有心事,只是低頭只吃飯。

  吃完飯,剛就回到家,在網上查閱一些有關性奴隸調教的方法。

  次日,夏美送走了佐藤明就來到502室,敲開了門。

  這天,剛讓夏美只穿著內褲清掃全家。當然也是要全程拍攝的。

  剛還強迫夏美交換了電話號碼和LINE。

  剛很快就上學去了。夏美只好脫光衣服,只穿著內褲清掃。

  中途還接到剛給她發的LINE資訊,要夏美回家後不要換內褲,剛要去她

家。

  下午剛放學後,沒有回自己家,而是到了夏美的家。一進門,剛就直接要求

夏美脫下內褲,夏美只好照做。

  夏美剛脫下內褲,剛馬上搶過來,放到自己的兜裡,就出了夏美家門。

  剛回到自己家,打開門,香正跪在門前,脖子上戴著狗項圈,見剛回來,香

高興地說:「主人,你回來啦,香奴一直在等你。」

  剛脫了鞋,進了客廳。香也在後邊跟著爬了進來。

  茶幾上,基本成人用品的商品介紹整整齊齊地擺放著。

  剛放下書包,坐到茶幾前對香說:「香,坐到茶幾上,兩腿分開,我看一看

你的陰部。」

  香聽到剛稱呼她香,而不是香奴,很高興,嘴角帶著微笑,爬到了茶幾上,

分開兩腿,整個陰部和肛門都暴漏在剛的眼前。

  剛摸了摸香的胸部,雖然年紀有些大,但是由於保養得好,所以只是略有些

下垂。剛眼直直的盯著香,手順著腹部,滑落到香的陰部。今天香的陰部已經是

一根毛都沒有。剛在香的陰部和肛門處來回撫摸著,時不時將手指伸到香的陰道

裡,抽查幾下。香的陰道早就濕了,剛每次抽出式都能帶出一些愛液。

  剛命令道:「你現在手淫給我看,但是不允許高潮。我看看這些商品介紹。」

  香保持兩腿岔開的姿勢,左手扶著茶幾,右手伸到自己的陰部,刺激著自己

的陰蒂。嘴裡還發出「嗯……嗯」的聲音。

  剛翻看著商品介紹,有些想要的商品,就用筆做一下記號。坐累了,就躺在

沙發上看,不知不覺間竟然睡著了。

  等剛醒來時,發現有人正在撫摸他的胯間,低頭一看,正是香。

  剛馬上坐起身來,給了香一記耳光,說:「你個香奴,給你點好處,你就放

肆了。你也不看看你的身份。」

  香說:「主人,是香奴不對,可是香奴太興奮了,克制不住自己,請主人讓

香奴為您服務,哪怕只是用嘴也好啊。」

  剛說:「我讓你手淫的,為什麼停下來,現在跪在那裡手淫。」

  香的手再次伸到陰部,開始手淫。

  剛坐在沙發上,解開腰帶,退下內褲,露出還未勃起的陽具。雖然沒有勃起,

但是也有15釐米左右長,大約一號乾電池粗細。

  剛的手在自己的陽具上上下套弄了幾下,問香:「香奴,你想要這個陽具嗎?」

  香從剛解開腰帶時,就一直盯著剛的胯間,聽到剛問她是不是想要,馬上迫

不及待的說:「香奴要……香奴要……」

  剛說:「那好,你爬過來,手要繼續手淫,不能停哦。」

  香兩腿加上一隻手,爬著到剛跟前,祈求的看著剛。

  剛說:「今天看你任務完成的不錯,你可以手淫高潮,我的陽具在這裡,你

不可以含到嘴裡,但是你可以聞著它的味道,並且要記住這個味道。」

  剛在學校一天,回來也還沒有洗澡,陽具發出陣陣男人的惡臭。但是對於香

來說,這種味道刺激著她的全身。手淫的手加快了刺激的速度,很快就達到了高

潮。

  香收拾著被她弄髒的地毯,剛把成人用品的商品介紹遞給他說:「這上邊我

做過記號的,你每款買2個。」

  香看了一下,有電動假陽具,固定假陽具,電動跳蛋,遙控跳蛋,手銬,眼

罩,肛門拴,肛門棒,大號注射器。

  這些東西讓香看了就感到渾身興奮,雖然是要她每樣買2個,但是香也不敢

問為什麼要2個。

  香走後,剛把夏美的內褲拿出來,檢查了一下,發現夏美內褲陰部的部位有

些斑跡,剛知道這是夏美在清掃時興奮的緣故。

  剛把內褲放到茶幾上,拿來照相機拍照。

  第二天早上,夏美來時,內褲還是放在茶幾上。這天,夏美跟昨天一樣,只

穿內褲清掃。

  剛放學回家,先到佐藤家要了夏美的內褲,再回家。香已經在門口跪著。剛

到客廳,看到茶幾上放著很多他昨天要香買的成人用品,每款兩件。

  剛拿來兩個事先買好的顏色,款式都不一樣的大包,將成人用品分別放到兩

個包裡,遞給香一個包說:「這個包是你的,以後每次來時都要拿這個包。」

  香雙手接過包。另一個包剛放到自己的臥室了。

  剛回來後,讓香跪在地上,將假陽具遞給她,讓她先使用假陽具口交。然後

讓香用假陽具刺激自己。最後是聞著剛的陽具的味道達到了高潮。

  剛自從有了調教的道具後,對於夏美,每兩天換一種。開始是裸身清掃,然

後是帶著跳蛋清掃,帶著假陽具清掃,到後來幾乎不清掃,剛每天都很早就出門,

但是會用LINE發資訊給夏美,命令她做事。或是手淫,或是用假陽具刺激自

己高潮,有時還要夏美拍自己大小便。夏美月經的幾天,剛便命令夏美將自己換

衛生巾的過程都拍下來。當然每天剛放學回家都會到佐藤家,要來夏美的內褲,

第二天早上再還給夏美。剛還命令夏美每天用LINE彙報她家的情況,包括佐

藤明,香的作息。剛發現佐藤明與夏美幾乎1個月也不做愛,這可能是夏美這麼

容易調教的原因之一。

  香那邊剛也換著花樣調教她。剛只有幾次是親手讓香達到高潮的,多數都是

香自己刺激,然後聞著剛的陽具的味道高潮。剛每天都給香灌腸,並且看著香排

泄,有時候還要拍錄影。剛說香的肛門的處女到時候會給她破的,但是什麼時候

剛一直不說。有幾次剛把跳蛋換上新電池,打開後放到香的陰道裡穿上內褲,讓

香就這樣回家,等到電池都用光,跳蛋不動了才能拿出來,這天用的內褲不能洗,

第二天剛要檢查,拍照。

                第五章

  在調教夏美和香的同時,剛也在尋找下一個目標。

  自從上次幫了西野純以後,剛發現西野純在學校裡經常受欺負。這也許是純

的性格問題。但是在家裡父母都很喜歡他,尤其是純的母親西野千雪尤為喜歡。

  純就有意讓幾個平時喜歡欺負純的小混混變本加厲,不光是欺負純,還要純

從家裡拿錢給他們花。純拿不出來錢,就要純拿千雪的內褲來。拿來的內褲,幾

個小混混就拿回家整的髒兮兮的第二天再讓純拿回去。有幾次還讓純拿著內褲在

廁所裡手淫給大家看,幾個小混混都會拍成錄影發給剛。

  學校本來想制止的這幾個小混混的行為的,可是剛找校長說,這個事他負責,

過些日子會好的,讓學校給他些時間。校長見是剛出面,就知道沒有什麼問題就

再沒有管。

  有幾次,剛故意讓幾個小混混在千雪到商店街買菜的時候,帶純去附近欺負

純,故意讓千雪看見。千雪雖然也上前制止,幾個小混混連千雪也不放過,言語

調戲。這是自然是剛登場的時候,上前吼了幾個小混混,就一哄而散。然後,就

是英雄剛護送母子兩人回家。

  千雪通過瞭解,知道剛在學校的地位,所以就經常要剛到家裡吃飯。

  但是小混混對純也沒有停止,一時純都不想上學了。

  一次,剛趁著西野敏行出差不在家的時候,吩咐小混混把純帶出去玩,不讓

他回家。千雪急了,就出去找,實在找不到就到剛家,讓剛幫忙。

  剛並不著急,讓千雪進了屋,讓到客廳,還給她倒了水。剛說:「純的事情

不是一天半天了,我也見到很多次了。」

  千雪說:「是啊,純現在都不想去上學了。」

  剛說:「我看,不上學也好,你看看,這是他們拍的,哎。」

  剛拿出手機,不放了那段純在學校廁所裡用千雪的內褲手淫的錄影。純還被

逼著說:「媽媽的內褲好爽啊……」周圍大家都在笑。

  剛一邊放錄影一邊問:「西野太太,這個內褲是你的吧。」

  千雪不好意思的說:「應該……是我的。」

  千雪又接著說:「剛,我求求你了,只有你能救得了純。」

  剛說:「讓他們不欺負純也不是一件難事,只是……」,剛笑了笑。

  千雪看見這事有門,就說:「剛,只要你幫了我這麼忙,我什麼都答應你。」

  剛從茶幾下拿出一張紙和一個狗項圈,說:「你只要能按照這上寫的做,我

就制止他們欺負純。」

  千雪拿過紙一看,只見上邊寫著。

  奴隸契約書

  本契約書是規定了奴隸西野千雪與主人武藤剛之間的契約內容,條件等。

  1,在沒有生命危險的條件下,對於主人的一切命令不需遵守。

  2,在主人的命令下放棄一切資格和權利,包括思維,呼吸,飲食,排泄等

3,如果萬一懷孕完全屬於我的個人責任。

  4,本契約書的期限是截止純高中畢業為止

  平成27年5月18日

  署名

  主人武藤剛

  奴隸

  剛已經簽了名字,奴隸的位置還是空的。

  剛說:「現在你只要簽了這個,再帶上這個項圈,純馬上就會沒事,而且以

後也不會有人敢欺負他。」

  千雪說:「剛,你不能這樣,我……」

  沒等千雪話說完,剛又說:「這樣吧,我打個電話給他們,看看他們再做什

麼,哼哼」

  說著,剛撥通了電話,對方馬上就接了:「剛哥,有什麼事情。」

  剛按下免提鍵說:「你們跟西野純在一起吧。」

  「是的啊」對方說。

  「你讓純接一下電話,他媽要找他。」剛說。

  「好的」對方說。

  一會兒,一個快要哭的聲音說:「媽,快來救我。」

  千雪急了,說:「你在哪兒啊」

  純說:「他們不讓我說。」

  千雪說:「他們有欺負你嗎?」

  純說:「他們正給我帶著狗項圈,說要遛狗。」

  剛聽了笑了笑,將一隻筆遞給千雪,對著電話說:「你讓XX接電話。」

  馬上對方有換成之前的那個小混混,說:「剛哥,有事?」

  剛又按了一下免提鍵說:「純,是我家鄰居,你知道的,現在他媽在我這裡

要我幫忙,你說該怎麼辦?」

  這邊千雪含著眼淚,拿過筆,在紙上奴隸的後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剛一邊說著電話,一邊把狗項圈也遞了過去。千雪也只好接過來戴在自己的

脖子上。

  「純是我家鄰居,你們跟他玩可以,不可以欺負他知道嘛,我如果再看到你

們欺負他,我就不客氣了。今天你們就跟純拉拉感情,就不用讓純回來了,明天

你們帶他一起去上課,記住不能欺負他,也不能讓他餓著。」剛說完掛了電話。

  剛看了看千雪,說:「這個項圈很配你啊。」

  千雪流出了眼淚,剛又接著說:「走,到你家去,今晚主人要在你家搞翻你。」

  千雪也只好跟著剛一起回到自己家。

  那一晚,剛跟千雪洗的鴛鴦浴,剛又用盡各種手法,使得千雪完全陶醉,尤

其是剛的陽具,在千雪的口交下,達到20釐米左右,雖然千雪是生過孩子的人,

但是在這根又出又長的陽具下,不到5分鐘淫液就泄得一塌糊塗。剛哪有那麼快

就射,第一炮足足幹了千雪半個小時。最後在千雪的一再祈求,發誓下才將精液

射到千雪的嘴裡,並且讓千雪全部吃下肚才結束。剛最近沒有碰夏美和香,憋了

這麼久怎麼可以一次就結束,當晚又幹了3次,直到千雪在浴室裡剃光陰毛,發

誓要做剛的奴隸,剛才回家。

  自從千雪做了剛的奴隸以後,剛經常晚上吃完飯約千雪出來做愛,剛的家裡,

社團樓道裡,小公園的樹林裡,成了他們享樂的場所。千雪由於在家裡跟丈夫幾

乎沒有性行為,所以也完全沈浸在性奴隸的快樂之中。

  當然,純在學校裡大家也不欺負他了,他的臉上也漸漸地恢復了笑容。

  一個週五,純被幾個小混混交出去玩,純不敢不去,就跟千雪說了聲,晚上

就沒有回來。

  剛很早就跟千雪和西野敏行說好,這天晚上到西野家吃飯。由於純沒有回來,

晚飯是3個人一起吃的。

  敏行聽說剛幫著擺平了學校小混混欺負純的事,很高興。不停地讓剛吃菜。

敏行則一邊喝酒一邊吃著。敏行喝完一杯啤酒,杯子遞給千雪說:「再來一杯。」

千雪接過杯子,走到廚房。

  剛這時也喝完飲料,說:「西野太太,我也要一杯」就拿著杯子也到了廚房。

  進了廚房,剛就把手放到千雪的屁股上,一邊摸著,一邊說:「掀起裙子,

讓我看一看。」

  千雪看了一眼剛,又看了看客廳,慢慢地掀起了裙子。

  剛毫不客氣的摸著千雪的陰部,享受著無毛的陰部,摳挖著她的陰道。

  千雪強忍著興奮,淫液順著她的大腿往下流。

  剛從兜裡拿出一粒藥放到啤酒杯裡,千雪驚訝的說:「這是……」

  剛說:「你放心,安眠藥而已,最少5個小時你丈夫不會影響我們的。」對

千雪壞笑了一下。

  千雪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杯子端到了敏行的面前。

  20分鐘後,敏行打著鼾聲睡在客廳的沙發上。剛下身赤裸,千雪全身一絲

不掛跪在剛的面前,吮吸著剛的陽具。剛的手上還拿著攝像機拍著這一幕。

  剛的腳伸到千雪的胯間,用腳趾撥弄著千雪的陰部。從陰道裡流出的淫液,

把剛的整個腳都打濕了。

  剛問千雪:「你在老公面前跟我做是不是很興奮啊。」

  千雪說:「主人,我太興奮了,請主人幹我這個賤奴。」

  剛說:「想我幹你可以,你去把你丈夫的陽具也拿出來,給他口交。」

  千雪說:「是……主人。」

  於是千雪爬到丈夫面前,脫下他的褲子和內褲,將陽具含到了嘴裡。這根陽

具跟剛的陽具根本沒法比,而且還沒有勃起。

  剛跪在千雪背後,挺著陽具在千雪的陰戶處蹭了幾下,一下子整根插進千雪

的陰道裡。來回插拔了幾下說:「現在我要幹你這個賤貨,如果是我先射精或是

你先高潮,你老公還沒有射精,我就會把你的事情都跟你老公說,知道嘛」

  說完,剛就開始來回的抽插起來。每次這個姿勢幹千雪,千雪都堅持不到1

0分鐘就會高潮,今天由於丈夫也在,所以更加刺激了千雪。雖然有剛的命令,

千雪一再的忍耐,嘴上也是非常的努力,可是還是在老公射精前達到了高潮。

  剛插在千雪陰道裡,沒有拔出來,說:「賤人,你還是先高潮了,看樣子,

你的事我是要跟你老公攤牌了。」

  「不……,不……,主人,是我的錯,你怎麼懲罰我都可以,不要把我們的

事告訴他」,千雪吐出敏行的陽具,乞求的說著。

  「你說,你還有什麼能為我做的」剛說。

  「我……,我……」千雪也不知道還能給剛什麼,現在自己的陰道裡還插著

剛的陽具呢。

  剛摸了摸千雪的屁股,大手指輕輕地劃過千雪的肛門。

  千雪的身體顫抖了兩下,說:「肛門,我……的肝門也給主人。」

  剛說:「是奴隸的屁眼是吧。」

  千雪說:「對的,是賤奴的屁眼,請主人享用賤奴的屁眼。」

  剛說:「你這裡沒被插過,要灌腸以後才能用,你先到浴室裡洗一下,在那

裡等我。」

  然後剛回家,那裡灌腸器,肛門棒和一個男人用的電動自慰器。回到西野家,

把男人用的電動自慰器插到敏行的陽具上,然後到了浴室。

  電動自慰器,可刺激男性生殖器,使其射精。

  千雪正趴在浴室的地上等著。剛接了一盆水,用灌腸器抽了慢慢一管,然後

輕輕地揉了揉千雪的肛門,將灌腸器的口插了進去。然後就慢慢地推動活塞。

  涼涼的液體一點點的沖進千雪的肝門,千雪低聲的呻吟著。可是並不能阻止

液體的進入。很快一管都關了進去。剛再吸一管,又慢慢地灌了進去。一會,1

升水就都灌了進去。

  剛的手指插進肛門,阻止液體外流,另一隻手撫摸著千雪的腹部。千雪痛苦

的說:「主人,我要拉出來了。」

  剛抽出手指,用肛門棒插了進去,說:「你去廁所拉出來吧,不然浴室也要

被你搞臭了。」

  千雪臉上泛著紅潤,低著頭,到廁所去排泄了。回來再灌腸。

  這樣反復4次,千雪排泄的都是清澈的水了。肛門口也有些鬆懈了。

  剛帶著千雪到了客廳,男人用的電動自慰器已經使敏行射了一次精,但是還

是在運作著。剛拔下男人用的電動自慰器,讓千雪繼續為丈夫口交。

  剛再次跪到千雪背後,陽具頂在肛門口,輕微一用力,陽具就插進了千雪的

肛門裡。肛門的肌肉馬上把陽具裹得緊緊地。剛前後擺動著腰,是陽具進出著千

雪的肛門。

  千雪也從未有過這樣的刺激,陰道裡不停地流著愛液。

  敏行由於射了精,即使是千雪怎麼給他口交,也不見陽具勃起。敏行動了動

身體,千雪馬上緊張的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夾得剛的陽具好不舒服。剛又抽插

了幾下,一股精液射到千雪的肛門裡。

  剛抽出陽具,讓千雪蹲在地上,拿過敏行還剩半杯酒的酒杯,放到千雪的屁

股下。剛的精液夾雜著千雪的陰精都流到了酒杯裡。

  剛拿起杯子,遞給千雪說:「你嘴對嘴把這個喂給你老公。」

  千雪拿著杯子,看著裡邊的穢物,又看了看剛。

  剛知道她不肯,就再次把她推到,讓她趴在敏行的頭部,剛的陽具再次插進

了千雪的陰道。嘴裡說著:「你個賤貨,敢不聽我的話。」

  千雪說:「主人,你饒了我吧,我聽話,賤奴……聽話。」

  說著把喝了一口酒杯裡的渾濁物,口對口喂給敏行喝。

  之後,剛又幹了千雪3次,每次都是射到嘴裡,再由千雪喂給敏行喝下。最

後,剛說:「賤貨,記住了,以後不要做錯事,做錯了也只有用你老公或是兒子

的屁眼才能讓我原諒了。」

 第六章

    自從剛給千雪開了後門,剛幾乎每天都會約千雪出來做愛。當然用的是千雪

的三個洞。

    對夏美和香的調教也沒有間斷。剛每天都會把前一天的內衣內褲給夏美,讓

她給洗乾淨。但是在LINE裡,卻要求夏美聞著剛內褲的味道手淫。

    開始夏美還不願意,只是聞一下就放到一邊,後來夏美發現沒有這種味道根

本無法達到高潮。香雖然能夠得到剛的撫摸,但是香明顯看出剛對自己的興趣並

不是很大,而且剛只會讓香聞著陽具的味道高潮,從不要求香口交。

    一次香覺得剛對自己很冷漠,在被剛用假陽具玩弄高潮後,問剛:「主人,

你是不是覺得香奴很老,不喜歡香奴啊。」

    剛沒有怪香,摸著香的陰部說:「也許是由於你老了些,可是我對你總是提

不起興趣。」

    香快要哭了,說:「主人不是要不要香奴了吧,只要主人高興,我做什麼都

願意的。」說著,真的留下了眼淚。

    剛想了想,說:「這樣吧,明天你在家裡等我的電話,我要你來你再過來。」

    晚上,剛把千雪叫出來,沒有跟她做愛,而是讓她第二天去買兩個頭套。

       

    這種頭套有眼罩跟口罩,主人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讓奴隸看到周圍的環境

或是張嘴說話(口交)等。

    第二天下午,剛回家後,先給千雪打了電話,讓她拿著買好的頭套到剛家。

    千雪一進門,剛馬上讓她脫光衣服,將衣物裝到一個袋子裡。剛給千雪帶上

頭套,跟千雪說:「今天有客人要來,你要好好表現,否則以後就不要你了,知

道嘛。你今天的名字就叫母狗1號。」

    千雪有些害怕說:「這樣會被別人知道的。」

    剛說:「所以才要你買頭套啊,這樣對方就不知道你是誰了,聽話,如果你

要說出自己的名字的話,我就沒有辦法了,你跪在茶幾邊上先等一會兒。」

    然後,剛又給香打了電話。

    香馬上就來了,一進門,剛就讓她脫光衣服,像千雪一樣給香也戴上頭套。

    剛跟香說:「今天有你的同伴也在,不過她很懂得奉獻,你要跟她學習。」

    剛看出香也有些恐懼,就說:「放心,你帶著頭套呢,她不會知道你是誰的,

你今天的名字就叫奴隸2號。知道嘛。」

    說完剛就走到客廳,香也隨著剛爬到了客廳。

    兩個奴隸一見面都互相打量著對方,剛對香說:「奴隸2號,你要仔細看著,

奴隸1號是怎麼服侍我的。」

    然後,剛就脫光了衣服,讓千雪口交。香則被要求給千雪舔陰部,自己手淫。

    剛的陽具完全勃起後,就讓兩個奴隸呈69式,香奴在下,千雪在上,剛從

後邊插入千雪的陰道,這時剛允許香奴給剛舔睾丸。香奴第一次用舌頭為剛服務,

興奮地居然很快就高潮了。

    剛又開始插千雪的肛門,香奴也有些緩過來了,為千雪舔陰部。最後剛在千

雪的肛門裡射了精。香將千雪的陰精和剛的精液的混合物都吃到嘴裡,又一次達

到了高潮。

    從香進到客廳,到剛射精不過一個小時的時間,香居然達到了兩次高潮。

    剛送走了千雪,回到客廳,把香的頭套也拆下來,問:「怎麼樣,3個人做

愛興奮嗎?」

    香說:「主人,我從來沒有過這樣興奮的,我喜歡上3個人做愛了。」

    剛說:「這個奴隸是我千方百計才搞到手的,不可能每天都叫來一起做,你

最好自己找一個來。」

    香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剛接著說:「你周圍的女人很多的,比如你的女兒

就是一個,也可以約來一起做啊,我對你的女兒的印象也是很好的。」

    香一聽,說:「不……不……我不能害夏美,不能……」

    剛說:「那好,我給你半個月時間,你好好考慮一下,你一個人來服侍我已

經沒有什麼刺激的了,下次我要你帶著你的女友來跟我做。」

    香說:「不,主人……」

    剛搶著說:「這段時間你不用來找我,即使是來了我也不會讓你得到高潮,

你可以走了。」

    香抱住剛的腿,說:「主人……主人……」

    剛沒有理香,甩開她,進了自己的臥室。

    香知道剛這次是決意已定,就只好穿上衣服,戀戀不捨得離開了剛家。

    之後的幾天,剛給千雪打電話都被千雪以各種理由拒絕了。剛也沒有生氣,

卻將魔手伸向了純。

    一天,剛讓幾個學校的小混混把純叫到一處廢棄的民宅。將純扒光衣服後捆

綁結實,然後給純灌腸,排便。最後到純只能排出水來後,才放了他。當然這一

切都用攝像機拍下。之後這個攝像機給了剛。

    剛邀純到家裡玩,然後給純看了這段錄影,並且說要把這段錄影放到網上給

全世界欣賞。純害怕了,就答應什麼都聽剛的。

    剛就拿一些男寵的錄影給純看,讓純手淫,卻只有聽到純的命令才能射精。

每隔一天還給純灌腸一次。不到十天,純徹徹底底的成了剛的男寵。

    香那邊也來了聯繫,香物色到了505的小林幸子,本來香和小林幸子的年

紀就相仿,所以之前兩個人的關係就不錯。

    香趁著上午夏美不在家的時段,約小林幸子到自己家,然後在飲料裡加入春

藥,誘使幸子與香發生了關係,香把全過程都拍成錄影。利用錄影,香幾次與幸

子就範。香把所有的錄影,照片都給了剛。

    剛說要給香獎勵,就要香到家裡來。進了門後,剛又給香戴上了頭套。進到

客廳一看,一個跟剛年紀相仿的少年也在,頭上也戴著頭套。

    剛介紹說這時他的一個男寵,還是個處男。第一次就賞賜給香了。

    香很高興,給這個男寵口交,陽具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對於香來說已經是很

多年沒有與男人性交了,當然是非常的興奮。但是她發現自己沒有聞到剛的陽具

的根本無法高潮,純也發現自己在沒有命令下無法射精。他們兩人就都來祈求剛。

    最後剛很仁慈的將陽具給香聞了一會,又允許純射精,才結束了兩人的性交。

剛打發香走後,又給純徹底的灌腸,並且給純開了後門。

    自從剛給純開發了後門後,每天吃完飯都會把純約出來,在剛家,或是社團

樓道,或是公園的小樹林裡調教純。

    沒過一周,千雪就發現純有些不對勁,吃完晚飯總是找些理由出去,而且回

來時身上總是帶點臭味,而且這種臭味讓千雪很熟悉。

    一天在純出門以後,千雪決定跟蹤純,她驚訝地發現純去的是自己以前與剛

幽會的樓道裡,當千雪到時,她看到了驚人的一幕,自己的寶貝兒子純正赤裸著

身體,為剛口交,之後剛要純扶著牆站好,剛從後邊插入純的肛門,這是純不停

地呻吟,還不停地喊著主人。千雪完全崩潰了,沒想到自己的兒子與自己一樣成

為了剛的奴隸。

    但是剛對她一個月的調教,這時又看到剛跟自己的兒子肛交,使得千雪再次

煥發出奴隸的本性,竟然自己開始手淫起來。剛在純的嘴裡射了精,然後讓純一

邊用嘴給自己清理,一邊允許純自己手淫射精。在純射精的時候,千雪也達到了

高潮。

    之後的幾天,千雪都跟蹤純,偷窺剛玩弄純。其實剛很早就發現有人在偷窺。

這天剛約純到公園的小樹林裡,沒有讓純給自己口交,而是給純戴上眼罩,給純

灌腸又塞上肛門塞,讓純一個人手淫,而剛卻離開了。

    正當千雪一邊看著自己的兒子手淫一邊自己手淫的時候,一隻手從後邊捂住

了千雪的嘴,千雪盡然在這時達到了高潮。

    千雪回頭一看盡然是剛,剛毫不客氣的命令千雪脫光衣服,然後給千雪也灌

腸,塞上肛門塞。帶到純的旁邊。剛其實早就告訴純今天有客人來,所以純沒有

太緊張,只當是自己又能夠跟女人做愛了,所以很聽話。

    剛就再次給兩母子分別灌腸,直到他們的腹部都有些隆起才甘休。剛讓他們

手腳著地,面對面跪著,互相親吻對方,

剛卻給他們按摩腹部,就在母子兩人都忍耐不住的時候,剛扯去了純的眼罩,又

拔出了兩人肛門裡的肛門塞。母子兩人親吻著,都各自噴出了灌腸液。當然這一

切剛都拍了錄影。

    當這對母子都回復了意識時,他們都呆住了。剛又用剛拍的錄影和之前拍的

錄影要脅他們,最後千雪和純都沒有辦法,只好答應做剛的奴隸,這次是永遠的

奴隸。

    當日,剛就把這對母子都幹了,直到深夜才讓他們回家。

    次日,剛讓千雪去買女人安裝在胯部的假陽具。裝著在女人胯間,女人猶如

長了男人的陽具。

    下午放學,剛和純一起回到西野家。一進門,剛就命令千雪和純都脫光衣服,

跪到面前。雖然昨晚兩人已經裸身面對對方了,可是白天讓他們自己都脫光衣服,

他們還有些害羞。但是在剛的威逼下還是都脫光了衣服,跪在剛的面前。

    剛就教他們互相灌腸,並要他們以後無論剛來還是不來,純放學回家後都要

互相灌腸。

    然後,剛拿出千雪買回來的女人用假陽具,安裝在千雪的胯間,讓純跪好,

千雪從後邊插入純的肛門,等千雪能夠順利的抽插純的肛門後,剛再從千雪的後

邊插入千雪的肛門。

    這天剛把千雪的三個洞和純的兩個洞都幹了個遍,3次射精都是射到千雪的

嘴裡,再由千雪分給純,兩個人再咽下。

    完事後,剛讓純去洗澡,留千雪一個人給剛清理陽具。剛跟千雪說這次要懲

罰千雪,因為千雪沒有聽剛的話,好長時間不出來跟剛見面,之前跟千雪說過,

犯了錯誤就要用老公或是兒子的肛門來補償,這次雖然是純也成了剛的奴隸,可

是這不是千雪的功勞,所以千雪要為剛做一件事。

    千雪問是什麼事,剛說要千雪去勾引佐藤明。

                               第七章

    一天香跟剛聯繫,說小林幸子那邊已經準備好了,下午可以直接到505室,

香和幸子都會在那裡等他。

    下午,剛到505室,門沒有鎖。香和幸子赤裸著身體跪在門口。幸子頭上

戴著頭套,眼是被蒙住的。

    剛讓兩個婦人跪在沙發上,用假陽具插到她們的陰道裡,速度時快時慢,調

教她們。又把她們帶到浴室,讓香給幸子灌腸,然後塞上肛門塞,剛再給香灌腸,

也塞上肛門塞。讓兩人為自己口交,香這也是第一次為剛口交,所以兩個婦人都

非常興奮,陰道裡都流出了淫液。

    待剛射精後,兩個婦人分吃了才到廁所裡排泄。然後是再次灌腸,再次排泄,

直到排泄到沒有汙物便出為止。

    晚上,剛只把純叫到家裡調教。不一會兒,門鈴響了,剛開門一看,是千雪

來了,一進門,千雪就跪在剛面前,祈求剛不要調教純了,說純還是個學生,讓

剛給純些時間學習,休息。

    剛說:「這也不是我想的,我交給你的任務,你還沒有完成,所以我就只好

找純了。」

    千雪說自己可以代替純接受調教,可是剛根本就不聽那些,當天又把純和千

雪一起調教了一次。放他們回去的時候還叮囑千雪只要是沒有佐藤明的信,就會

每天找純來調教。

    一連三天,剛都是下午到505調教香和幸子。跟他們灌腸,教他們口交。

    第四天剛到505的之前,命令只給幸子帶眼罩。到505時,幸子有些格

外的緊張。剛給她們都灌腸了兩次後,讓她們在客廳裡給剛口交。

    等剛的陽具勃起後,剛先來到幸子的背後,扶著陽具插到了幸子的陰道裡,

然後就奮力的抽插起來,幸子也非常的興奮,剛抽出陽具,坐在沙發上,讓幸子

一個人為自己口交,等到剛快要射精時,剛一下扯去了幸子帶的眼罩,香也過來

幫著剛按住幸子的頭,不讓她吐出剛的陽具,等幸子適應周圍的光沒看到剛時,

剛已經將精液射到幸子的嘴裡。

    剛從幸子嘴裡抽出陽具,幸子留著眼淚說:「剛,怎麼會是你……為什麼

……」

    剛那剛射精的陽具並沒有軟下來,剛馬上又到幸子的背後,這次插的是幸子

的陰道。這次剛足足幹了幸子20多分鐘,最後是幸子應允一輩子做剛的奴隸,

剛才抽出陽具,讓幸子口交射精,精液當然是要幸子都吃下肚。

    次日,剛放學後,讓香帶著幸子,到自己家。剛回來後,還是給她們兩人灌

腸,不過這天剛給香開了後門。

    千雪那邊也有了信。千雪和純一起做套,千雪誘惑佐藤明,在他們兩人進色

情旅館時,埋伏在旅館門口的純拍下了他們親熱的照片,其實千雪只是跟佐藤明

親吻了幾下,進到旅館後,純就馬上打電話給千雪,千雪借說有事,就離開了。

    但是純手上有了照片,就來要脅佐藤明。說要把照片給剛看,讓剛的父親來

給說個公道話。明聽了後很緊張,因為這種事被上司知道的話輕則批評一頓,年

度獎金泡湯,重則人事部掛號,過幾天走人。為了維護這個家,明懇求純給個其

他的辦法。純就說要問問剛也行。

    明覺得剛是個孩子,還是比較容易說話的,就答應了。

    晚上,明被純叫到剛家。純和千雪都在,幾張明和千雪進入色情旅館的照片

放在茶幾上。剛看著照片質問明:「你怎麼這樣呢,你是有家庭的,你的妻子又

那麼愛你,你怎麼能出格呢,而且還是跟同事的老婆,你太不像話了。」

    明像一個做了錯事的孩子,一言不發,聽剛批評他只知道點頭。

    最後,純建議讓佐藤明一下午聽剛的話,就寬恕明的所作所為。明覺得這個

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就答應了。

    過了幾天,佐藤明請了半天假,夏美的母親也說要跟505的小林夫人去旅

遊不在家。明與剛和純一起回到社團。到了純家,在純家跟純簽了一份契約書。

                                                 

    契約書

    由於佐藤明勾引西野千雪,作為懲罰特此簽訂契約書,本契約書規定了西野

純與佐藤明之間的內容和條件等

    在沒有生命危險的情況下,佐藤明從2015年5月15日15點至24點,

一切要聽從武藤剛的。如若不聽從武藤剛的命令,一切後果自負。

       

    簽署人  西野純

       

    簽署人  佐藤明

    佐藤明沒有懷疑為什麼跟西野純簽約,卻要什麼事都聽武藤剛的,就在契約

書上簽了字。

    剛笑了笑說:「現在是15點過5分,也就是說你從現在起就要聽我的。」

一邊說,一邊拿出攝像機拍攝。

    剛帶著明到了剛的家,一進門剛就讓明帶上頭套。然後讓他脫光衣服。

    明有些不願意,但是剛拿出了契約書,明也就只好脫了。

    剛帶明進到客廳發現,客廳裡還有兩個女人,知道是女人是因為這兩個人都

是裸身,不知道是誰,是因為這兩個女人也戴著頭套。

    剛就命令這兩個女人給明口交,然後又跟明做愛。明連續射了幾次精,被兩

個女人搞得筋疲力竭後,又被帶到浴室,沖了個澡後,兩個女人居然給明灌腸,

然後到廁所排泄,再灌腸,在排泄,反復幾次,直到排不出穢物。明被抬到客廳,

跪在地上,身體伏在沙發上,剛從後邊插入明的肛門,這時一個女人還趴到明的

身下,給明口交。明從來也沒有過這麼爽快的性愛,嘴裡不住地哼哼著。

    剛幹了明大約20多分鐘才在明的肛門裡射了精。剛又吩咐另一個女人給明

舔肛門。一個女人口交,明從來也沒有這麼享受過。

    剛坐到沙發上,扶起明的上身,讓明趴在自己的胯間,然後抓起明的頭,讓

他張開嘴,將陽具插了進去。一邊享受著,一邊指導著明的動作。

    清理乾淨後,剛再次插進明的肛門。一個女人再坐到沙發上,指導明舔陰部。

剛又幹了明大約半個小時,最後抽出陽具,讓明含到嘴裡,射了精。明很自覺地

全數吃下。

    兩個女人將明雙手綁在背後,兩腿分別綁在長沙發的兩個腿上,讓明仰面躺

在地上。剛拿出了新的玩意,男人用的電動尿道自慰器。

       

    男人使用,插入尿道可以產生快感。自帶振盪器,通電後刺激尤為突出。

    兩個女人一個一邊給明按摩睾丸,一邊把一根不是很粗的假陽具插到肛門裡,

來回輕輕地抽插,一個一手扶著明的陽具,一手拿著電動尿道自慰器慢慢地往明

的尿道裡插。明一直在痛苦的呻吟,而剛卻拿著攝像機拍著這一切。

    明的聲音漸漸地由痛苦轉為快樂,尤其是電動尿道自慰器全部插到尿道裡,

打開振盪器電源時,明只覺得渾身的細胞都充血了一般。可是剛忽然要停手,頓

時快感一下子降到了谷底。明擺動著屁股,希望得到快感,可是沒有來。明痛苦

地叫著:「快,快打開。」

    剛說:「那你喊我一聲主人,我就讓他們繼續。」

    「主人,主人。」明喊著。

    振盪器又開始震盪,可是不到2分鐘又停了。

    這次剛只是看著明,明馬上喊:「主人,主人。」

    剛問:「喊我做什麼?」

    「主人,打開,我要!」明說。

    剛說:「那你要稱呼你自己為公狗,要說公狗要高潮,知道嘛。」

    明馬上說:「主人,公狗要高潮。」

    振盪器又開始,可是很快會再停下來,明再喊,「主人,公狗要高潮。」

    最後是明不停地喊著,才得到了高潮。電動尿道自慰器抽出尿道是一股精液

湧了出來。

    剛看了看時間,已是晚上10點多,剛拿出一個男人用的貞操帶,讓兩個女

人給明帶上,鑰匙交給了剛。

       

    男人使用的貞操帶,固定男人的陰莖,使其無法與異性性交,可以小便。有

鎖。

    剛讓解開明的捆綁跪在茶幾前,然後兩個女人到臥室裡。拿下了明的頭套。

說:「好了,你與純的契約,就此結束了。」

    明說:「可是,還沒到12點呢。」

   

    剛笑了笑說:「是啊,你與純的契約完了,現在我要跟你簽約了。」

    於是拿出新的一份契約書。

                            

    公狗契約書

    本契約書規定了主人 武藤剛與公狗 佐藤明之間的內容和條件等。

    1,在沒有生命危險的條件下,對於主人的一切命令不需遵守。

    2,在主人的命令下放棄一切資格和權利,包括思維,呼吸,飲食,排泄等                                                                 

    平成27年5月15日

    主人  武藤剛

    公狗

    明說:「不,我不是公狗。」

    剛笑了笑說:「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剛才還喊我主人,稱呼自己為公狗的,

而且這裡還有今天你從進門開始到現在的錄影,我這裡還有一把管理你的鑰匙。」

    剛沒說一條,都好像一把刀插進了明的身體。明徹底的臣服了。在契約書上

簽了名字。



您可能也會喜歡
裸聊qq真人表演 - 午夜激情聊天室熟女自拍投稿小弟弟成人娛樂網
0204成人同城男女交友網國外免費交友
色情性愛貼圖區視訊交友臉書0509露3點視訊
女孩愛愛免費貼圖區cam台灣視訊聊天交友聯盟馬上色視頻
線上成人影片免費看Live173真人視訊直播173一對多裸聊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