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牆外等紅杏

晚上八時,大廈高層一個單位內,一男一女相對坐於大廳。三十歲的李煙僢
一身珠光寶氣,相貌端正。她雪白而幼嫩的皮膚證明她是出身於上流社會。她不
安地坐在沙發上,對男子說∶“王先生,那些相片呢?”
男子交給她一疊相片,全是他丈夫和兩三個妙齡女郎出入九龍塘別墅的證據。
李煙僢越看越生氣,憤而將相片擲在地上。她臉紅耳赤、呼吸急速,那魔鬼
般的誘人胸脯劇烈地起伏。她向他要了一支煙。他爲她點火時,被她那對大球深
深地吸引住。
他帶看惡意的微笑想∶今晚這女人必定紅杏出樯了!“
他叫王志華,三十五歲,是個保險推銷員。李煙僢是他的客戶。最近,余太
太更出重賞,命令他監視丈夫的行動。偷拍一些通奸照片,是他暗中拍下的。
李煙僢吸了幾下煙,按熄,脫下外套,擲在地上,蓋住了相片。她忽然察覺
到有人正死盯住她的一對豪乳,便略帶驚喜也存有戒心地白了他一眼。
“要喝酒嗎?”他問。
李煙僢警惕地搖頭,王志華泡了一杯咖啡給她。她喝著咖啡,心煩意亂。他
注視她好一會,問她打算怎樣做?會不會和丈夫離婚?“我的事不用你管!”她

的心更亂了。她是不能和丈夫離婚的,她和丈夫的結合,完全是家族和生意上的
互相利用,是一種牽制的做法。
王志華向著她歎了一口氣,暗示她並不敢離婚。李煙僢被激怒了,向他要了
一杯啤酒,在十秒內喝光。
“人生幾十年很快就過去,何必自尋煩惱?還不如及時行樂!”他說。
李煙僢帶著惡意的微笑,看了地上的相片一眼后,挺起胸脯問道∶“你有甚
麽好提議嗎?”
“我想請你跳舞。”他開了悠揚的音樂,她站起來,和他跳貼身舞。他的手
抱住她的腰際,初時十分規矩,漸漸地向下滑落屁股,又向上撫摸她的背。余太
太好像毫不察覺,她的心里想著丈夫和那些壞女人的事,妒火焚心!他將手收緊,
她整個人便貼緊著他。一陣強大的熱力噴向他,他感到她起了一陣劇烈的心跳!
她閉上眼,想起那次質問丈夫在外面玩女人的事。兩人吵了幾句,丈夫打了
她一記耳光,使她恨之刺骨!
他輕吻她的臉,李煙僢緩緩地耪避若。他吻向她的嘴,幾次被她閃過,他索
性一手扯住她的長發,固定位置,吻向她的嘴。她緊閉的嘴唇,逐慚地張開了,
她的心跳更快更大了。但是,李煙僢突然推開他說∶“我要走了。”

王志華記得那一次用車送李煙僢回家,在大廈門外目睹王先生駕車外出,他
身旁坐著一個女人。李煙僢不回家,在樹林內,她閉上眼,心煩意亂!王志華吻
她的臉,她吃驚地看看他,他熱吻她的嘴,妒火中燒的她有點動心,但最后還是
推開了他。
“你去哪里?他在家嗎?說不定正和別的女人在床上呢!”
李煙僢站立不穩,他馬上扶住她說∶“他做初一,你做十五。”
她閉上眼。他抱起她入房,放在床上,脫去她的鞋襪,然后將她的上衣鈕一
粒粒解開。當解下胸扣時,一對雪白渾口的大肉球呈現出來了。
這時,她的呼吸急速起來,使肉球起伏如波浪。她仍閉上眼,顯然出於羞愧,
因爲這妒火焚身的女人要送綠帽給丈夫。那羞愧、臉紅,加上三分緊張、五分害
怕使他感到這女人份外吸引、份外刺激!他一雙手輕推她胸前兩座大山,每推一
下,她全身就震動一次。他每只手握住一只大奶,但那是超級波霸,只是捏住一
部份。捏下去,既有一定的彈性,卻又頗爲柔軟,充滿熱力!他興奮地想,這女
人快變成潘金蓮了。
他站起來,自己脫著衣服,看著半裸的她。她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紅的時候

妒火顯現,呼吸急速,兩座大火山起伏不停,乳暈也堅挺。白的時侯是害怕,心
中有愧。那一雙玉手,也下意識放在胸前,不讓乳波現於人前。她臉上還有另一
種變化,臉上既紅又白,豔光四射!她的小嘴淫笑著,眼睛眯成一條線,射出兩
點惡毒的光,渴望著和俊男做愛,向丈夫報複。她的表情變化萬千,包含著羞愧、
恐懼、緊張和淫蕩。她的手和腳也不停移動著。
那一次,王志華陪她去遊泳。李煙僢泳術很差,在齊腰處也喝了幾口水,她
急忙抱住他。他的一雙手,撫摸她的屁股,逐漸收緊。他下身變成一條暴怒的毒
蛇,四處探尋洞穴。在緊密的磨擦中使她又驚又喜。他的一只手,乘機輕捏她的
乳峰。李煙僢全身發軟,緊抱著他。四片嘴唇緊貼在一起,當他稍大力捏看她的
豪乳時,她突然推開了他。
一個有錢的太太,終日無所事事,難免飽暖思淫欲。但在最后,她仍克制下
來。
王志華已脫光了衣服,攔腰解她西裙的扣子,然后小心地脫下來,李煙僢只
余下一條內褲了。她不知如何是好?他輕吻她的嘴,逐漸親吻她的嘴,雙手不停
推動一對大肉球、捏船。她全身起了一陣騷動,自動張開了雙腿。於是他整個人

壓住了她,巨大的火炮在城門磨擦后。李煙僢突然張開了眼,吃驚地推開了他間
∶“你想干甚麽?”
她起來,直奔向門口,伸手去開門。王志華了解這種女人的心理。她若真的
那麽堅貞,應該掌刮他,大叫起來,取回自己的衣服,第一時間穿回。爲甚麽她
不穿回?自然是在做戲了。他走近她,自后攔腰抱住她,火炮用力壓她的后門,
磨擦著,使她意亂情迷。他那雙手,把玩推磨著兩只肥美的奶子。她大力掙紮起
來,大奶子便左搖右擺。
“你再不放手,我報警的!”她小聲地叫。
他趁機抓緊兩只球型豪乳說∶“我好喜歡你!”
“我有丈夫的,你放過我吧!
“你丈夫愛你嗎?你看,情色五月天你身上有幾處傷痕,不是他打你的嗎?他都不知和
多少個女人上過床了,但你卻這麽保守!”
李煙僢停止了掙紮,那次她在路上遇見丈夫拖若一個陌生女人,十分親密。
她忍無可忍,掌刮了那女人一巴。丈夫推開了她,和那女人走了。晚上,他更毒
打她一頓!她在痛楚之中發誓要向丈夫報複!
王志華見她不動,乘機剝下她的內褲。情色五月天他上下其手,時而摸捏大奶,時而以
手指進入潮濕的山洞探險。他拉她安坐在床沿,巨大的火棒對準她的小嘴,兩手

按住她的頭。她初時緊閉小嘴,呆坐著,逐漸地她流露出怨恨的目光,竟一口吞
噬了火棒。
這時,他又想起最近一次在樹林中和李煙僢的幽會,她身穿低胸性感衣服,
樹上一條毛蟲掉下,跌入她衣服內。她驚呼,他馬上伸手去捉毛蟲,毛蟲已被他
抛掉了,他的手仍在推摸她的豪乳,甚至乘機拉上她的恤衫,一對大肉球如裝滿
肉汁的果子,動也不動。他玩得性起,從裙子內剝出她的內褲,但她掙紮拒絕。
於是,他露出火棒,塞入她的櫻桃小嘴里。
她羞愧得想鑽入地洞,卻又不能自拔,只好閉上眼,狂啜火棒。他一手扯著
她的長發,轉動她的頭,使火棒在她口內攪動竄刺,另一只手摸摸左邊大奶,又
狠捏右邊的大肉彈。然后,他向她發泄了。
此刻,他的火棒又在她口中竄刺。情色五月天她那窄而濕的小嘴,加上她的狂吸,增加
了磨擦和快感!特別是他那對手向下進侵她巨大雪白柔軟的乳房時,快感達到頂
峰。但他努力忍著,以免前功盡廢。
李煙僢推開了他,大概怕他一瀉千里,使她失去高潮。她露出惡意的微笑問
∶“你這樣引誘我,不怕被我先生知道,派人殺了你嗎?”
王志華想他那次走進王先生的經理室,向他推銷保險。王先生熊度惡劣,像

喝一只狗般趕他走。於是他發誓,一定要報仇!
“你怕了嗎?”她大笑起來,笑得兩只大奶上下跳動,使人欲火焚身!
他在想∶今晚一定要折磨得這淫婦死去活來,淫聲大作,他不肯罷休。
但他說道∶“爲了你,我死也甘心!”
李煙僢頗受感動,她推他躺在床上,坐在他身上。她半跪若,而他也將大炮
對準目標。她整個人坐下去,火棒完全進入她體內,那種熱和濕、還有滑的感覺,
使他的火棒更膨脹了。
李煙僢有意外的驚喜,情色五月天那種充實感和熱力,尤其是那堅硬如鐵的東西,啊!
她整個人神魂顛倒了。她像騎著一匹駿馬,拚命飛奔。她的一對大肉球,上下抛
動,左右搖晃著。她閉上了眼,笑著,叫著,喘息著,甚至笑和叫以及喘息同時
進行。
漸漸地,她的頭發濕了,貼在臉上、身上。她全身的汗水,向下奔流著。她
忍不住了,她的高潮來臨了,全身起了抽搐,動作逐漸慢下來。
王志華突然推開了她,坐起來,李煙僢急切地問∶“爲甚麽?”
她那雙眼,露出色欲般吃人的光芒,小嘴邪笑著,自己以雙手把玩自己的大
奶。他知道潘金蓮已到了不知羞恥的地步了!便說道∶“你躺下,讓我來!”

李煙僢馬上躺下,像一個大字。見他未有行動,她的手又把玩自己的乳房,
磨擦自己的下體。爲了掩飾自己的欲火,她閉上了眼,嘴唇緊閉,突然又顫抖著
說∶“快給我吧,我已經甚麽都聽你的了!”
於是,他壓向她身上,而她早已挺起腰,那充滿熱力的肉蟲輕易便滑入她陰
道內。她全身騷動,拚命向上挺、雙腳大力磨著床板。她張大了口,像饑餓的小
鳥。
他吻向她的嘴,她便拚命吸啜,如小鳥從大鳥口中吸取食物。她上半身如大
蛇般擺動,那對豪乳太久沒人欣賞了,他的手各抓一只大奶,狠捏著。她低叫著,
卻露出快樂的笑容。
她那空虛的洞穴,雖然有了充實的感覺,但實在不夠。她自己拚命搖動屁股,
所得刺激不大。
“來吧,進攻吧,求求你!”
於是,他大力竄刺,連插幾十下,使她由呻吟而大叫。終於,他向她發泄了。
燙熱的液體,不停進入她體內,使她産生了連續的爆炸他發泄完,伏在她身上不
動。
兩條肉蟲像死了一般,但他們的心跳很響,兩人的呼吸和喘息聲很大,汗水
不停在他們身上流下。此刻,王志華的陰莖,仍插在李煙僢陰道內,感覺她洞內

的熱力。他想起了她的丈夫,那個曾經呼喝他的二世祖,他笑了。
他又伸手狠抓了李煙僢的大奶一下,使她驚呼、淫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