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姐夫

在街上,我們往回走著。此時此刻,我的思緒甚爲複雜,來深圳短短幾天,一切不正常事都在我身上發生,好似蒼天故意在作弄我似的,想著我現在同姐夫這種關系,我作爲一個有夫之婦,我怎麼對得起家中的丈夫和孩子,又怎麼對得起我的姐姐。

但又一想,我一個婦道人家千里迢迢來到這個陌生的地力,不是姐夫接待我,我的處境將會不堪設想,雖然說我同姐夫吃住在一起,那都是沒辦法,雖說姐夫偶然對我動手動腳,可是身無半文的我又有甚麼資格去拒絕他呢。

想當初丈夫離我不遠我不是同樣地同別的男人搞得火熱,唉﹗男女之間就是這樣,誰又沒有生理需要呢﹖想開點,這必定是暫時的。

姐夫忽然問我道:「阿芳,你在想甚麼﹖」

我忙說:「沒想甚麼﹖」

姐夫說:「不會吧,我看你默默無語。」

我笑著說:「我在想,在想你昨晚的事,」

他不明白地問:「昨晚的事,昨晚的甚麼事,我不明白你在講甚麼﹖」

我說:「昨晚沖了涼后,在宿舍里,你在看甚麼﹖」

他自言自語地說道:「沖涼后﹖看甚麼﹖怎麼你都看見了﹖不過到底看甚麼,回去我才告訴你。」

回到宿舍,大家都熟睡了。我們先后沖了涼。

隨著姐夫粗硬的大陽具對我陰道的抽插,我的淫水也一股股地流了出來。他在抽插時一直沒有說一句話,他很激動,他抽送的動作越來越快,他的喘氣聲也越來越急,他他汗流夾背地運動著,我也滿身濕透,洞內的水在不停地流出,我的陰道好像變寬,我覺得開始那種脹脹的,滿滿的感覺好像沒有了,我伸直了雙腿,想緊緊地夾住他正在抽插的肉棒,我的屁股也不由自主地瘋狂搖動著,他抽送的動作更快更越猛了。就在這最關鍵的時刻,他不停地打冷顫,他停止了活動,喘著粗氣問我:「你舒不舒服呢﹖」

他一動也不動地壓在我身上,可是我洞內卻如萬條螞蟻在爬行一般,奇癢難忍,好掃輿,在我剛要達到高潮時,他不來氣了,他壓在我身上一動不缳地喘著氣,我緊緊地夾緊大腿,收縮我的陰道,想使他的肉棒再次硬起來。可是他的肉棒卻軟了下去,並慢慢地滑出了我的洞外。

他翻身下來,躺在我身迎,他甚麼也不說地閉目準備睡了,我好恨他,恨他沒有男人味。這時他閉著眼睛,輕聲地對我說:「阿芳了
時間不早了,睡吧﹗」

我心想﹕睡你媽個頭,你倒舒服了,而我祗能將這一切不滿藏在心頭,唉﹗第一次必竟是第一次,我不敢把心中的不滿表露出來。

他已經滿意地進入了夢鄉,我卻翻來複去睡不著,我心中的欲火在燃燒,我一手輕輕地揉捏著乳房,一手揉搓自己的陰蒂,我側過頭看著熟睡中的他,我的視線,從上至下地看著他,當我的視線移·到他的雙胯間時,我停下了撫摸我奶奶的左手,伸向他的胯間,輕輕地握住他那死氣沈沈,軟棉綿的肉棒,他的肉棒在軟下上不是好粗大,但他的龜頭確很特別,我仔細地看著他的龜頭,他的色頭的型狀確實太特別了,好像一個毒蛇的頭,前端有點尖,而后面確特別的大,怪不得他的肉棒插進我陰道里活動時,有一種脹脹滿滿的感覺在移動,祗可惜他射得太快了。

我一手撫弄著他的肉棒,一手揉搓著我的陰蒂,洞里的水夾雜著他的精液流出了我的肉洞外,不管我怎麼撫弄自己,始終都不能止酸止癢。

不知怎的,我又想小便,我急忙穿了件杉、穿起條裙,輕輕地下床,在門口外面蹲下。完了后,我輕輕地關上門,在經過阿冬的床前時,我停止了腳步,我心里好緊張,我輕輕地拉開了阿冬的床簾,想看看阿冬的大肉棒,可是看到的卻是阿冬赤裸的背部,而阿冬的妻子阿玉則張開著雙腿,露出了她多毛的陰部。我祗好掃興地拉好床簾,回到姐夫身邊躺下。大約早晨兩、三點左右,我才在疲倦中睡去。

在睡夢中,我被人壓醒,我睜開睡眼,見到姐夫早就撥開了我的雙腿,他微微地對我一笑,他是甚麼時候拉起我的裙子我都不知道,但他沒有解開我的衫扣,我知道他需要的祗是我下面的那個銷魂洞,我沒有理他,也沒拒絕他,我感覺到他的肉棒在往我的洞里頂,由於沒有多少分泌液,所以不容易塞進去,我看了他一眼,便伸出雙手去撥開我的兩片肥肉,他便慢慢地往洞插下去,我輕聲溫柔地對他說:「慢慢來嘛﹗」

他對我點了點頭,一股脹脹的感覺告訴我他的肉棒已經頂了進去,開始他的抽插還是很有節奏,那股脹脹的感覺也在隨著他的抽揮在我的洞內移動著,我的水也開始慢慢地多了起來。這時宿舍襄的人也陸郴伺櫡}a起床了,我輕輕問他:「幾點了﹖」

他一不一邊抽送著,一邊對我說:「可能快七點了﹖」

姐夫突然他加快了抽插動作,我擡起屁股配合著他,他的勁也越來越大,而床也在隨著他的動作在吱呀吱呀響個不停,我紅著臉輕輕拍了他一下說:「輕點嘛﹗」

這時不知是誰在說:「劉蛇頭,不要把床搖塌了。」

接著便是大家的怪笑聲,宿舍裹的人七嘴八舌,我都不知他們在說甚麼,我紅著臉想叫他停下來,可他並沒有想下戰場的意思,反而越弄越快,我也有了強烈的快感,水也一股股地往外流,我想伸直雙腿,他不理我,我祗好屈曲雙腿用力擡起屁股去迎合他的抽插。在我快要達到高潮時,他又射出來了。

姐夫射完精后,拔出肉棒起身坐了一下,便穿衣下床,他拉好床簾對我說:「我走了,我要去上班,你慢慢睡一會吧﹗」

說著他便出門了,就在我們雙方急劇運動時,宿舍里的人是甚麼時候走的我都不知道,姐夫走后,我一人躺在這空無一人的宿舍里,我恨他又搞得我這麼難受,我躺在床上張開雙腿伸手揉搓著陰蒂,一手揉捏著奶奶,我上下一起撫弄著,而洞內好像有幾條毛毛蟲在爬行,奇癢難受,我放棄揉搓陰蒂的右手,用三根手指並排著插進了自己的洞內,用手指在洞內挖弄著,我的大拇指也沒有空閑,我的大拇指按在陰蒂上揉搓著。

我的淫水在流出,肉洞在變寬,我索性將四根手指一起插了進去,我的肉洞被四根手指擴得大大的,我的手指被流出來的水濕透了,我的整個陰部水淋淋的,我在自慰中忘形地發出了陣陣的呻吟聲,我閉目享受著在自慰中帶來的舒服感受,我擡起屁股配合著我手指的挖弄,可是不管我怎麼挖弄,始終達不到性的最高峰,達不到高潮,心里就更難受。

這時一祗粗糙的大手抓住了我的一側乳房,並且溫柔地抓捏著,我以爲是姐夫又來了,睜開眼睛一看,一個赤裸的男人站在我床邊,他不是我姐夫,而是阿冬,阿冬的手還抓住我的奶奶,對我溫柔地笑了笑說:「對不起,我今天沒有去碼頭,我睡在床上,聽到了你的呻吟聲,所以好奇心使我來到了你的床邊,見你這奶兒,你太豐滿了,我忍不住想撫摸一下。我知道你今天早晨並沒有達到真正的滿足,恕我直言,如果你願意,我可以真正滿足你,讓你真正銷魂。」

我一直看著他對我說出這些話,我就喜歡大膽直率的男人,他對我說話時,一直是看著我的眼睛,並沒有看我赤裸的其它部位,接著他又說:「我雖然是光著身子,你看這東西雖然硬著,但我不喜歡強迫人。你真迷人,特別是你不長陰毛,所以你的下面更美,我說句心里話,我真的好想同你來一次。不知你是否願意,你放心,宿舍里就我們兩人,門我早就關好了,你可以考慮一下,如果同意,把眼睛閉上,我就知道了。

阿冬收回了放在我奶奶上的手,他一絲不挂地站在床邊等我的回應。阿冬的眼光從上至下地看著我,當他的眼光看到我的胯間時,我這才意識到我的幾根手指還插在我下面的肉洞里,我的臉一下子通紅,我急忙抽出手指,但他並沒有笑話我,他的眼光還是停留在我的下面,我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地讓他看著我,我也上下地看著他,阿冬的相貌很平常,不醜也不俊,他的身體很結實,不愧是搞裝卸的。

當我看到他那條粗壯硬起的大肉棒時,使我又想起了我同姐夫昨晚偷看他們倆公婆睡覺時的情景,看著他那條又粗,又長,又硬的大肉棒時,不想試試是假的。

我心想﹕我手淫的一切他都看到了,更何況我們現在都是赤裸裸的,我沒有甚麼好顧慮的,事實上我很需要他的大肉棒,我都不知道我當時是受甚麼支配,我仔細地看著他那條挺得高高硬梆梆的大肉棒。我不知羞恥地伸出手去握住了他的大肉棒。哇﹗實在好硬,好燙手,阿冬見我如此大膽,豪放。也很自信地說:「我這條夠硬,夠粗吧﹗你放心啦﹗它不會讓你失望的﹗」

的確不假。當我剛剛握住他的肉棒時,給我的第一感覺是他的肉棒好硬好粗,我握住他的肉棒輕輕地捏了一下,我的天啦﹗硬得像條鐵棒一樣,真不錯。

阿冬興奮地俯下頭來親吻我,他那溫柔滾燙的嘴唇吻著我的前額,吻我的眼,吻我的臉龐后,他的熱唇落在了我的雙唇上,他呼吸時有一股男人特有的氣味,這氣味使找異常的興奮,他伸出舌頭舔著我的雙唇,我微閉雙眼微微地張開嘴,他的舌頭伸進了我的嘴里,他的舌頭在我的嘴里自由地遊蕩著,我倆的舌頭纏在一起,他吮著我的口水很有味地吞下去,而他粗糙的手卻溫柔地揉搓著我的雙乳,奶頭,從他這一系列的動作,我看得出阿冬是個情場老手,就是不知他下面那支『槍』有沒有真正的戰斗力,這時他的嘴又吻到了我的奶奶上,並在我那雪白的雙乳上來回地親吻著,他不時地用嘴唇一著我的那粒小小的奶頭提扯著。而他那支租糙的大手則不停地在我那凸起的不毛之地掃來掃去,我的手剛好放在他的肉棒旁,我一把抓住他那條燙手又粗長的大肉棒套弄著,他用手示意我張開腿,我順從地張開大腿,他的手在我的大腿內側溫柔地撫摸,抓捏著,奇怪的是他的手始終不去撫弄我的陰唇,最多祗在我的陰阜上摸摸而已,他的撫摸和親吻使我覺得很偷快,這時他溫柔地對我說:「來,翻過身來。」

我像馴順的小狗似的,很溫順地聽從他的擺布,我翻轉身爬臥在床上,他又開始撫摸著我那肥逗T袟〃連傧恁A而他的嘴卻在我的脊梁上從下至上回來地親吻著,一股渾身癢酥酥的感覺傳遍全身,我完全沈醉在他的愛撫與熱吻之中。

這時他翻身上床,把我的身子反轉過來,他的頭朝我的雙胯間埋去,並用手將我的雙腿撕得大大的,他低頭用鼻子在我那水淋淋的下面聞了聞,我以爲他會說甚麼,因爲我姐夫早上同我性交后,姐夫射的精液還在我的肉洞內,相信阿冬是清楚的。可是他在我的下面聞了之后,張開嘴用雙唇含住我那兩片肥厚潮濕的大陰唇。

接著他又說:「不長毛的親起來好方便,你這兩塊肉好肥呀﹗」

我心想「難道阿冬不怕我那里髒嗎﹖」

他用手撥開我那兩塊肥厚的大陰唇,我那兩片薄薄的小陰唇便露了出來,他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似的對我說:「阿芳,怎麼你的小陰唇兩邊不一樣呢﹖」

我不好意思地問:「甚麼不一樣﹖」

他用手扯起我右邊的一片小陰唇對我說道:「真的不一樣,右邊這片比左邊的要大些,而且長出了許多哩﹗阿芳,難道你不知道嗎﹖」

我側頭看著他的手拉起我的小陰唇,我輕輕地打了他一下說:「大驚小怪,難道你老婆的不是這樣嗎﹖」

他擡起頭笑著對我說:「真的不騙你,我老婆的那兩塊都是對稱的。對不起,我真的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

接著他又用手輕輕撥開我的大陰唇。他低下頭伸出舌頭用舌尖來回地舔動著我那兩片嬌嫩的小陰唇,當他的舌尖來回舔動我的小陰唇時,那種感覺就好像有幾支螞蟻在小陰唇上爬行一樣,癢癢酥酥的,他又翻開了我的陰蒂包皮,緊接著用他的舌尖在我那嬌嫩無比的陰蒂芯上舔來舔去,每當他的舌尖觸到我的陰蒂芯上舔動一下,我就會不由自主地要頭抖一下。

突然,他六九式地騎在我身上,他的屁股剛好對準我的頭部,他的屁股很黑,他翹起屁股,他繼續用舌頭舔個不停,看著他那翹起的屁股,看著他屁股下面那條勃起的大肉棍,使我又想起了阿俊,想起了阿俊的那巨大肉棍。

阿冬的大肉棍同阿俊的好像都差不多,祗是阿冬的龜頭被包皮包住了一半,還有他那兩肉蛋也好大,看得我忍不住一下子握住他的肉棍,撫弄著,他的肉棍握在我的手里的感覺是好硬好粗,我仔細地看著它,大肉棍上布滿了細細的血管,特別是他那兩顆卵子好圓,好大,我撫弄著他的陰囊,那兩個卵子在陰囊里滑來滑去很好玩。

阿冬大概是舔累了,他起身調轉身子,騎在我身上向我壓了下來,我興奮地張開雙腿迎接,我那水淋淋的肉洞早就圓圓地張開了口,準備接受他的挑戰,他一手握住他那條粗、長、硬的肉棒一下子就頂進了我的肉洞里,他一改剛才的溫柔,他的大肉棍使勁地往我洞內一頂而進,而且是一插到底,這一凶猛的動作在我當時看來並不是粗暴,反而正合我的意,我喜歡男人在對付女人時,該溫柔時就不能有粗暴,反而該粗暴時,就不能帶有溫柔。在關鍵時刻要有男人的陽剛之氣,要體驗自己的雄風,這才是真正的男子漢大丈夫。

他的大肉棍插進去后,一股充實感告訴我,他的大肉棍能帶給我快樂與滿足,他一邊很有節奏地在我的人肉隧道里抽插著,一邊輕輕地在我耳傍對我說:「阿芳,你好漂亮,好性感,我看得出你的性欲很強,放心,我一定能夠滿足你﹗」

我看著對他微微的一笑,我心想﹕我不是看你性子很特別很直爽,不是看到你那條大肉棍,又怎麼會讓你騎壓在我身上呢﹖」

他的大肉棍在抽插時,每一下都是很有力的直插到底,很快地我有了舒服的感覺,我好像覺得洞內很寬松。我叫他等一下,他有點不明白地停止了抽插,我伸直雙腿,他明白地笑了笑說:「是不是不夠摩擦,不過我也喜歡有刺激,你夾得越緊,我的肉棍就越插越有勁哩﹗」

的確不假,他越插越興奮,隨著他肉棍的抽出插入,我的那兩片小陰唇也隨著他肉棍在翻入翻出,很是舒服。他加快了抽送的動作,我的心反而很慌,好像還差點甚麼﹖我忙伸出雙手去撥開我的陰蒂包皮,使我的陰蒂盡量暴露出來,同時我使勁地擡起屁股去迎合他的抽插,他見我如此,他便用雙手托起我的屁股,他的抽送也慢了下來,雖然動作慢了,可是他的每一下抽插反而更有力了。而且每一棒都是很有力地直插到底。

我越來越舒服,我忘形地緊緊地抱住他的腰,挺腰擡股,他見我如此忘形,他喘著粗氣,放棄了擡我屁股的雙手,加快了抽插動作。他越干越猛,越弄越快。我的心好像飄了起來,我身體不停地顫抖著,我終於達到了高潮。而他好像還沒有盡輿一樣,好像他不覺得不累一樣,他的肉棍還是硬梆梆地在我的肉洞內三淺一深,四淺一深地抽送,他大概知道我已有了高潮,他放慢地抽插著,他的嘴含著我的奶頭有趣地提來提去,隨著他時淺時深的抽插,我很快地又覺得有舒服的感覺,我的整個陰部全部濕透了,盡管如此,並不影響他的抽插,他的確經久耐戰,他的肉棍好像越插越硬似的。

他突然又加快了動作,他喘氣聲越來越急,他在作最后的沖刺,突然,他身體僵直地顫抖幾下,一股股強有力的熱漿直射我隧道最深處﹗哇﹗太佩服他了,在他長達四五十分鍾的抽插中,我先后達到了數次高潮,我累壞了,無力地躺著。

他壓在我身上休息,我們彼此都很累,他的肉棍在我洞內變軟了,並慢慢地滑出了我的洞外,他從我身上下來躺在我旁邊,我知道他很累,於是我側筁身輕輕地替他抹去汗水。我撫摸著他,當我撫摸到他的陰毛時,我看著他那密茂的陰毛,他的陰毛上全部是水,哇﹗想不到我流出來的水把他的陰毛全打濕了。

他突然坐起身下床,他下床后對我說:「阿芳,你睡一會吧,你放心,今天的事祗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決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如果你願意,我們還會有下一次。」

他站在床邊,低下頭輕輕地吻著我,我用手輕輕地撫摸著他那軟綿綿的肉棍,我擡頭回吻了他一下,他拉好床簾,走到他自己的床邊,他穿好衣服對我說:「阿芳,我現在要巴去辦點事,門我會關好的。」

阿冬出去了,我躺在床上,想起剛剛發生的這一幕,要是被姐夫知道了,他會怎樣看我,我赤裸地躺在床上,我張大著雙腿拿著一面小圓鏡,照在下面,從鏡子裹我看著我下面的那個圓圓的肉洞,我輕輕地按著自己的小腹,一按,一股股漿糊一樣的液體從洞裹流了出來,在這些流出來的液體中有我興奮時流出的西水,也有姐夫在昨晚和今早射的精液,還有就是剛剛阿冬暴射的精液,在鏡子里,我看到了我的整個陰部有點充血和紅腫,我忙起床,用清水洗乾淨我的下陰,然后穿好衣褲,又躺在床上,不知不覺便睡著了。

姐夫他們收工了,我看到阿冬時我的心就跳過不停,我不敢正視阿冬,而阿冬卻若無其事,好像甚麼事也沒有發生過。晚上姐夫又陪我去學習電車。從電車學習班出來,姐夫對我說:「阿芳,我肚子餓了,我們先去吃點宵夜,然后我們去看錄像,今晚的錄像很好看的。」

我說:「吃了宵夜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好不好呢﹖」

姐夫說:「反正還早,回去又不能沖涼嘛﹗」

我沒說甚麼,我們吃了宵夜,姐夫拉著我來到了錄像廳,他又要了一個包廂,說句心裹話,我對那些看不到男人的肉棍,看不到打真軍的三級片一點不感性趣。我們進了包廂,姐夫很興奮地摟住我。熒光幕現了赤裸的男女,出現一個外國男人的下身,那個外國男人躺在床上,而那外國女人在那老外的胯間,用手撫弄著老外的肉棍。看到這一幕鏡頭,我就像吃了興奮劑一樣,我睜大眼睛,生怕少看一個鏡頭,而姐夫也同我一樣眼睛直直地看著屏幕。這時屏幕中的鬼妹還在撫弄著老外的肉棍,老外的肉棍在撫弄下慢慢地勃了起來,哇﹗老外的肉棍好粗、好長,這比我所親眼見過的肉棍要大很多,真是不可思議,這時鬼妹張開嘴將那條粗大的肉棍喂入她的嘴里,並將那大肉棍在嘴裹進進出出地套弄著,一會兒又伸出舌頭舔著老外的大龜頭。我的呼吸變得緊張起來,我覺得口乾舌燥,與此同時我的洞內也覺得有點熱呼呼的,我緊緊地夾緊雙腿。

電視上那老外的肉棍在鬼妹的嘴裹套弄下,鬼妹突然將嘴裹的肉棍從嘴里吐出來,祗見一股股精液暴射而出,鬼妹伸出舌頭舔著射出的精液。一會兒,老外撥開鬼妹的雙腿埋頭去舔鬼妹的陰唇,鬼妹的大小陰唇好肥大,還有鬼妹的陰蒂也很肥大,那老外伸出舌頭津津有味地舔著鬼妹的大小陰唇,又用手撥開鬼妹的陰蒂包皮,並用舌尖靈活地掃蕩著鬼妹的陰蒂頭,那鬼妹在不停地呻吟著,我的內洞里也熱熱的流出了一股淫水,我覺得洞內好酸,我緊緊地夾著大腿。

這時姐夫也忍不住地將搭在我的肩上的落下來揉捏我的乳房,我順勢將頭靠在姐夫的胸膛上,他的手在解我的衫扣,一粒,兩粒,他拉開了我的衫襟,將我的乳罩向上拉去,我那雙豐滿雪白的乳房一躍而出,他一把握住我的乳房溫柔地抓捏著,他的抓捏使我感到很舒服,但我的眼睛確一直盯著電視中的精彩畫面。

那老外大概是舔累了,用力握住那條粗大的洋腸,鬼妹的腿張得大大的,老外握住大陽具用大龜頭在鬼妹的陰蒂上來回地揉擦著。我好緊張,就好像那老外在搞我一樣,這部片子太刺激了,畫面很清晰,連老外那肉棍上的血筋都看得一清二楚。老外握住大肉棍對準了那個水淋淋的肉洞,一挺而進,鬼妹在嚎叫,老外的大肉棍在來回地抽插,鬼妹的肉洞口被老外的肉棍脹得圓圓的,鬼妹的小陰唇也在翻進翻出。我的心好慌,我的下面好癢,好潮濕,我心里在想﹕這輩子如果能嘗嘗老外的大洋腸,那該有多好呀﹗

這時姐夫拉住我的手向他的胯間移去,我的手觸摸到了他的肉棍,天啦﹗姐夫是甚麼時候拉開了褲鏈我都不知道,姐夫的肉棍硬梆梆地聳立在他的拉鏈開口中,我興奮地握住姐夫的肉棍套弄著,他的手拉起我的短裙,我張開腿讓他去摸,他的手在我那潮濕的內褲中摸了幾下,他在我耳傍溫柔地說:「哇﹗褲子都濕透了,你的水好多呀﹗」

說著他便扯著我的內褲往下拉,我很溫順地伸直腿,我的內褲被他脫去了。他又拉開了我的裙子拉鏈,脫去了找的裙子,我的衣服和奶罩是怎麼脫去的,我都不知道,我全力裸露地靠在姐夫身上,我完全忘記了我是在包廂裹看黃色錄像,姐夫拉著我坐在他的腿上,我的雙腿叉開地坐在他的大腿上,姐夫的手指在我的下面翻弄著,他的手指時不時地挖進了我的肉洞內,我的肉洞好空虛,他四根手指並排著挖進了我的洞內,洞里的水一股股流出,我的心好慌,我好想要真正的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