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欲魔功

原創]
淫欲魔功
他叫欲魔。
這不是他的本名,是他修煉魔的稱號。
他修煉的是淫欲魔功,以凡人的淫欲之力入魔。
萬惡淫爲首,以淫欲之力修煉,修得的魔功可謂法力無邊。
他如今身在凡塵,尋找能供給他淫欲之力的對象。
xxx
不是每個人的淫欲之力都是好的,欲魔必須尋找好的淫欲之力。
沒錯,越淫蕩的女人,做愛所散播的淫欲之力能讓他的魔功修煉事半功倍。
淫欲魔功每個月圓之夜只修煉一次,因爲必須利用足夠的月光將淫欲之力煉
化方能吸收,否則只是白白的浪費了。
而平日身在凡塵,他所做的就是觀察留意,尋找能滿意他的女人。
xxx
月圓之夜,修煉之時。
今天他不需要瞬間移動到很遠的地方。
因爲今天的目標就他的大學同學,Joanne。
欲魔如今化身成爲一個大學電腦工程的學生,他的洋名叫Eros。
Eros,是古希臘神話里的愛欲之神,欲魔對自己的這個洋名非常滿意。
電腦工程是男人的世界,在這個大學里,Joanne是少數的女生,更是
女生堆中少數的美女。
她個子不高,嬌小可愛,一副瓜子臉桃花眼,皮膚略黑與上棕榈色的卷發,
配上陽光可愛的性格,形成她陽光美少女的形象。
在男生居多的科系,Joanne極爲亮眼,是衆多男生眼里的蘋果,所以
即使有了固定的男友,Joanne還是喜歡跟許多男生搞暧昧,許多男人
奉爲女王,甘願受她驅使。
欲魔,也是她暧昧的對象之一。
他能變化成各種不同的樣貌,在這大學里他化身成一個體格健碩的大學生。
而今晚,在欲魔略施魅惑術的影響下,Joanne主動邀請欲魔到她的家
去吃她煮的晚餐。
修煉淫欲魔功,不能施展魔功控制對方,只能微微的利用魅惑術去主導,不
然將對方完全控制,對方的意識越清晰,淫欲之力也就越強大。
Joanne一直很想征服欲魔,讓欲魔成爲裙下之臣,而欲魔在大學里總
是對他欲擒故縱,讓衆星捧月的她有點抓摸不透,産生一種征服感。
xxx
吃完一頓飯后,欲魔坐在Joanne小套房的沙發上。
她也不怕對方會干什麽壞事,畢竟這間屋子還有其它的屋友,她認爲只要她
一尖叫就有人會來救他。
Joanne拿了酒和杯子從廚房走了進來,坐在欲魔身旁,開始把酒倒入
酒杯內。
Joanne今天穿的是誘人犯罪的細肩帶白色襯衫,透過襯衫若隱若現的
白色內衣,配上超短的休閑褲。
“怎樣,我煮的家常小菜不錯吧。”Joanne一邊倒酒,一邊問道。
“還不錯,你經常請男生吃飯?”欲魔拿起其中一杯酒,邊喝邊問道。
“不多,能讓我下廚的男生也就那幾個。”Joanne也拿起另外一杯酒杯
喝了一口。
“男友不會吃醋嗎?”
“還好,他也有很多的紅顔知己。”
“你們關系還真的很特別。”
“有時候,我覺得他並不珍惜我,我還真希望他能吃醋。”Joanne歎了
一口氣道。
當女人在男人面前表示透入對自己的男友,就是希望眼前的男人能對她有一
種憐憫。
當産生男人的憐憫,男人就會想要保護女人,而這時候女人就達到了自己的
目的,這是女人對一個男人下的“圈套”。
打從欲魔一進入Joanne的房內,就已經開始了Joanne馴服男人
的計劃。
此刻,如果一般的男人,就會趁勢表示自己想要照顧Joanne,而Jo
anne這時候就會表示自己還愛著男朋友,然后與對方保持好朋友的距離
,然男人一直覺得自己有希望照顧她,而心甘情願變成愛情里的奴隸。
不過很可惜欲魔不是個普通的男人。
欲魔並不說話看了看Joanne,繼續喝酒。
Joanne越來越覺得自己摸不透這個男人,她心中微微的不悅。
“Eros是希臘愛欲之神,爲什麽你叫自己Eros?”Joanne問了
一個心中很想問的問題,但是一直找不到機會問,畢竟這在男女之間敏感了
一點。
欲魔轉過頭去反問:“爲什麽你會知道這個?”
Joanne回答道:“上網查的。”
欲魔:“沒什麽,只是因爲好聽。”
“就這樣?”Joanne感覺這個淫魔給答案太簡單了一點。
“不然你以爲怎樣?”欲魔再次反問
“我以爲你喜歡性愛才會叫自己Eros的。”Joanne突然說道。
Joanne突然間對自己居然敢問這個問題吃了一驚,臉上頓時泛紅,心
跳加速,而且居然感覺到自己的下面濕濕的。
這一切不是巧合,而是欲魔暗自運起魔功,散發出一種無色無味氣息,這氣
息對人無害,卻能刺激人本質最根本的情欲,讓體內釋放催情費洛蒙。
可以說Joanne這時候雖然是在清醒的狀態,下意識卻正在勾引著欲魔

但是這還不夠,欲魔要做的是讓Joanne徹底解放,變成一個淫蕩女,
這樣釋放的淫欲之力才是他需要的。
“你有做過愛嗎?”欲魔問道。
Joanne害羞了一下,回答道:“還沒有呢!人家可是處女?”
“處女?好像不是吧,你曾經跟兩個男人做愛過。”欲魔的說道,一邊用其深
邃的雙眼侵入他的潛意識。
Joanne的腦海突然泛起了劇烈波瀾!爲什麽眼前這個男人會知道?她
對朋友說自己是處女,不管是那些跟他搞暧昧的男生,甚至是他的男友屢次
要求她也不曾答應!

每個人都以爲十八歲的她是性格開放,骨子里卻是冰清玉潔,卻從來沒有人
知道她在小時候曾經被兩人強暴!
那年她十三歲,處於叛逆期,曾經離家出走。
一個小女生獨自坐在陰暗的街頭,就讓兩個歹徒盯上了!
兩個歹徒將她拖到一個陰暗的角落,脫光了他的衣服,侵犯了她。
Joanne並沒有記得兩人的樣子,她只記得侵犯他的兩根棒子。
一根棒子強烈的插入她的嫩穴,一根棒子塞入了他的小嘴,兩人一番抽插后
把腥臭白灼的精液射進了他的嫩穴與嘴里。
痛,是那時候唯一的記憶。
人是很玄妙,總是會記得痛苦,但是一旦痛苦超過了承受范圍,腦袋會自動
封閉這段記憶,就在醒來后,她把發生一切都忘記了。
但是潛意識里她卻不曾遺忘這段記憶,每一次跟男友親密到一個階段,她就
會本能的抗拒;她喜歡讓男生臣服於自己,因爲潛意識想要報複男人。
欲魔打開了她腦海里的記憶,一段不堪的往事湧現上來。
Joanne大哭,豆大的眼淚一滴一滴掉了下來,欲魔讓她面對逃避已久
的往事。
Joanne停止了哭泣,開始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撫摸自己。
人一旦嘗過禁果,就不可能沒有情欲,即使是被強奸,也是有快感,只是不
敢去感受。
此刻的Joanne已經解開了枷鎖,五年以來的情欲一下爆發出來!
欲魔在仰坐沙發如帝王般,拿著酒杯喝著酒看著Joanne自慰秀。
此時,Joanne已經脫的一絲不挂,左手摸著自己左胸,右手摸著自己
的下體,配上費洛蒙,此刻的她已是淫水泛濫,不住淫叫,她很清楚知道自
己在干什麽,但是她控制不了他自己!
欲魔知道是時候了,他的手開始撫摸著Joanne纖細的肩旁,Joan
ne皮膚略微黝黑,但是卻黑的很有光澤,是個名副其實的黑美人。
欲魔一手抓著胸部,手指正在挑逗著軟嫩的乳頭。
受到刺激的Joanne開始忍不住大聲喘氣,如果不是欲魔的施展了隔音
術,恐怕隔壁鄰居也會聽到這淫蕩的喘氣聲。
欲魔停下了對乳頭的挑逗,手開始往下。
欲魔的速度很慢,這是在勾起Joanne更多的欲望。
Joanne按奈不住,抓著欲魔的手快速的往自己濕透的下體摸去。
Joanne喊道:“Eros,給我,我想要!”
欲魔開始挑逗著Joanne陰蒂,隨著欲魔高明的指功,他的下體不住流
水,整個人倒在沙發上。
此時,欲魔脫下了褲子,露出了他的棒子。
欲魔的棒子可大可小,現在他勃起只是比一般亞洲男性的尺寸大了一點。
Joanne很主動的,嘴巴過來叼著這根至寶,品嘗著棒子的味道。
很舒服,Joanne軟軟的嘴邁力的吸允著,有時會含著兩顆丸子。
欲魔把嬌小的Joanne的了翻了來屁股撅高,Joanne像狗一樣趴
在沙發上,欲魔一挺,插進了嫩穴里。
“啊啊啊啊。。。。好舒服,快!繼續插我!”發了浪的Joanne不停的
哀求。
欲魔插進插出,期間還換了兩個姿勢。
“我….不行了,我要到了!”Joanne喊著喊著整個人劇烈震動起來。
就是此刻,欲魔棒子一吸,將淫欲之力吸了進去,然后也噴出了白灼的精液
,精液塞滿了Joanne的淫穴。
劇烈的高潮讓Joanne昏死過去,欲魔運起了淫欲魔功,月光穿透窗口
射了進來,欲魔把全部的淫欲之力。
“太好了!居然突破到了淫欲魔功突破第二層!”欲魔暗自竊喜!
欲魔轉身就消失不見。
在大學內,Joanne不斷的尋找Eros,Eros仿佛消失在這世界
上,沒有人記得有這個人,也沒有任何的入學紀錄。
Joanne后來開始與不同的男人做愛,她變得很享受性愛,但是她最懷
念的是那個打開她潘多拉盒的Eros。
但是,她不會再見到Eros,Eros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
xxx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大家一起來推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回覆
fishy3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