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我吧

在寫這篇文章的現在,我的屁股還是腫漲的,我是跪著寫的,雖然已沒有下
午時那麽痛了。但是可能等他回來,又要挨打了。

我的屁股,準確的說是臀部,是這些天來,天天被我的兒子,親生的讀大一
的兒子打腫的。

我今年39歲,兒子19歲,四年前,在兒子剛滿十五歲時,我們發生了不
該發生的事。

那是在我和老公離婚半年后的一天,導致我離婚的一個情人,趁中午下班的
空兒,來到我家,我們在臥室里做愛,兒子回來了,兒子中午都在學校的,也許
是命,那天竟鬼使神差的回來了,正好被他看見我和情人在做愛,偏偏那男人又
是個變態的,一邊用背入式在后面干我,一邊拿根茄子捅我的肛門,我被他干得
趴在床上直翻白眼,而這一切都被兒子看到了,他踢開門,情人逃走了,逃走前
還射了精,兒子憤怒的將枕頭砸向我,就追出去了,而我還處在迷離暈眩狀態,
大口的喘息不已。

兒子追不上,沖回來后,我還在床上沒起來,也不知道是被操昏頭了還是嚇
呆了,下體一片濕漓,前面陰道流精,后面肛門插著根大茄子。

我的狼狽不堪讓兒子怒不可遏,他撲過來掐我的脖子,想要殺死我,我被他
掐昏了過去,等我醒來時,兒子正在狠勁的操我,看見我醒來,他又掐我,直到
我再昏過去,我不知道被他操了多久,掐昏了幾次,等我最后醒來時,天已黑了,
家里黑沈沈的,下體漲痛不已,我打開台燈,只見陰道里被插了兩根黃瓜,還有
一小截布狀東西,屁眼依然插著那根茄子,我費力拔出那些插在身體里的東西,
渾身痛得直抽搐,整個下身痛得沒了感覺。塞在我陰道最里面的是一條白色的內
褲,當我把它拉出來時,陰道里一些白色紅色的液體也湧了出來,內褲上也粘滿
了。

兒子已不知去向。

我去學校,前夫,兒子同學處都找不到,過了一個星期,兒子才回來。

他回來后整個人變了樣,不再理睬我,我請求他原諒我,可他冷冷的表情象
刀子一樣,看我的眼睛里充滿了鄙視和厭惡,我時常在夜里哭,那段時間情人也
有電話來問候,可都被我歇斯底里的哭罵了回去。

家里象一個冰冷的大棺材,我受不了兒子鄙視的眼睛,想到過死,但那時兒
子才上高一,我不能就這樣撒手而去,盡管他看不起我這個母親,再也不要我這
個母親,可我還是不忍心丟下他不管,我考慮了很多,想等到他上了大學,離家
后或者大學畢業后,有了穩定的工作,我給他留下一筆錢,讓他能自立,我就永
遠離開他,離開這個世界。

這件事過后約摸一個月的一個晚上,是暑假的一個晚上,兒子照例不在家,
自那事發生后他就經常有時一兩天也不回家,我也不敢問他。

應該是晚上十一二點的時候,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聽到了開門的聲音,
是兒子回來了,知道兒子回來,我略略的安了心,雖然兒子不要我了,但哪個做
母親的人不掂挂兒子的呢,知道他回家了,我寬了心,很快就睡著了。

我在睡夢中,突然房間的燈亮了,我睜開眼,只見兒子闖了進來,他光著上
身,一進來就直接跨上床,掀開我的毛巾被,因爲是夏天,我只穿了一件薄薄的
睡裙,沒等我欠起身,他就把我推到在床上,掀起我的裙子就剝我的內褲,我又
驚又怕,問他要做什麽,他根本就不理我,鼻子里哼了一聲,很快就剝掉我的內
褲,用力把我的兩腿分開,一手抓我的乳房,一手脫他的內褲,很快,我就看見
他的陽具暴挺怒立著,我用手推擋,求他別這樣,他惡狠狠的把我的兩只手抓住,
按在肩膀的兩邊,挺著雞巴,凶猛地向我的陰道插去,在他的陽具沒入我陰道的
瞬間,一陣輕微的疼痛,伴隨著一絲羞恥感和陰穴被填滿的充實感,我的眼淚滑
下了臉頰。

我閉起眼睛,任由眼淚不停的滑落,任由兒子在我體內馳騁,我沒想到他再
理睬我的方式是這樣,他放肆的用手揉玩著我的乳房,輪流地舔親我的兩個乳頭,
我努力使自己不要有快感,可我的身體卻不聽頭腦的支配,我感到乳頭慢慢變硬,
陰道在兒子的抽插下不爭氣的流出愛液,身體也逐漸發軟發熱,不由自主的呻吟
起來。

突然兒子狠狠的抽了我個耳光,我痛得睜開眼睛,眼淚直湧出來,只見他凶
惡鄙夷的罵道:臭婊子,看你那騷樣!說完拔出本來插在陰道的陽具,舉高我的
屁股,簌的一聲插進我的屁眼里,又快又猛,肛門毫無準備,一陣撕裂的疼痛使
我上身整個弓起來,他不等我有半點緩勁,就把我按倒,猛烈的抽插起來。

我痛得大口急喘,哀叫連連,兒子充滿一種複仇的快意,一邊猛烈的插我一
邊罵道:我干死你這個賤貨!你不是發騷找操嗎?我就操死你,操爛你個抽比!

我的肛門火辣劇痛,象被撕裂了一樣,越掙紮痛的就越曆害,我求他輕一點,
慢一點,可他根本不顧我的死活,我越痛苦他越開心,我的頭在枕頭上擺來擺去
的大聲慘叫,兒子象瘋狂了一樣,我不知道他抽插了多久,每一下都桶到了腸子
里,整個屁股都要裂開了,隨著最后一陣猛烈的狂插,他象野獸一樣吽叫了幾聲,
跳起身來握住他的雞巴,對著我的臉,熱哄哄的精液象機關槍一樣,射了我滿頭
滿臉。

從此,兒子就變著法地折磨我,而我,象贖罪般的忍受他的折磨,慢慢的,
他有時發泄完后,也會輕輕的親我一下,而我就感到無比感動,只要他能稍微對
我好一點,我所受的所有罪,都會覺得是一種恩賜。慢慢的,我也在他的折磨下
獲得一種受虐的快感,兒子的花樣很多,經常意想不到的把我掀翻在沙發上,抽
我幾耳光,然后和我深深的接吻,有時我在櫥房做飯,他會很溫柔的在后面抱著
我的腰,和我耳鬓厮磨,有時候又會在看電視時突然扯住我的頭發把我摔在地板
上,要我爲他口交吞精,他有時會用繩子把我捆起來強奸,會有時用皮帶抽我,
然后又充滿憐愛的流淚舔吻我的傷口,他要看我下蛋,就用網球塞進我的陰道,
他要我喝他的尿,在我洗頭發時向我頭上撒尿,用尿來沖洗洗發液,有時他在做
功課時,口渴,就讓我撒尿在杯子里給他喝,有段時間,他嫌我的尿不好喝,就
連續灌我喝啤酒,然后尿出來給他喝,常常醉得我一塌糊塗。

去年,他又冒出來個鬼念頭,要吃我的奶,常把我兩個乳頭吸得生疼不已,
可是還是沒有奶,他就說要把我肚子搞大,說懷孕了才有奶,可是我已放了環的,
有一天,他就用鐵線做了一個鈎子,說是要爲我取環,我再三解釋懇求,說這樣
會把子宮刺穿的,他才悻悻做罷,他經常不甘心的擺弄我的乳房,憤憤的說,這
麽大的乳房,里面一滴奶都沒有,不如割下來炖來吃算了,那段時間我心里真是
很怕這種生活一直到他上完高中,他上了大學后,我總算解脫了,可一個人的寂
寞,卻讓我常常懷念兒子,常常懷念那段他折磨我強暴我的時光,因爲我也從兒
子的施虐中獲得了很多快感,而且是超強的愉悅,記得有一次他拿針刺穿我的乳
頭時,我劇痛之余全身有一種暢快淋漓的快感,下體居然噴出液體,可我不敢跟
他說,怕他以后不停的用針刺穿我,我懷念他對我的施暴,懷念他的陽具在我陰
道和肛門的抽插,懷念他精液的味道,甚至他的尿的味道,記得有一次他用皮帶
抽得我渾身是傷,然后讓我爲他口交,一遍遍的干我的嘴巴,在我嘴里射精,然
后用精液塗抹我的傷口,爲我療傷。

我日夜等待,等待他的假期到來,等他回來,可是這次假期他回來,我發現
他情緒很低落,原來他交了個女朋友,卻在假期前分手了,他很愛那女孩,我心
里酸溜溜的,想勸解他,他拿我發脾氣,說我的乳房雖然大,卻沒她的堅挺有彈
性,我的陰道沒她的緊,說我的肛門一只拳頭都放得進去,還罵我是臭B。前些
天,我去收租金,離婚后我一直沒去工作,靠幾個物業和一間酒店的租金生活,
回來的晚了一些,他就大發雷霆,這些天,他每次干完我之后,就用板子打我的
屁股,說我是個壞女人,每次被他打完,我都痛的幾天不能坐和仰臥,最近,他
說要把我的屁股徹底打爛,看我還去不去勾引男人,這半個月,我基本上都是趴
著的,有時痛得連在家里走路都不行,要爬著走,他經常要揭開我的裙子檢查,
看看屁股哪一處稍有好轉,他就又用板子和藤條把它打爛,直到打出血。他說了,
要我的屁股爛到他回學校爲止。還警告我打的時候不能哭,打完了還要笑,否則
就要將我的乳房如法泡制,也打爛。

現在離他回學校還有大半個月,我該怎麽辦啊?誰能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