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妻性旅行

老婆「五一」要到加拿大探親,我把她送上飛機之后,馬上回家拎上行李,

和莺子上了另外一架飛機,開始我們蓄謀已久的浪漫之旅,我們還特意多請了兩

天假。莺子是我半年前在健身房認識的,那時候她剛和有外遇的老公離婚,很快

被我弄上了床,並且在半年內大徹大悟,完成了從玉女到欲女的轉變,成了我的

鐵杆「炮友」之一。

  下了飛機,是廣西北海,我們住的賓館就在銀灘邊上。當天晚上,我們瘋狂

的做愛。

  第二天,我們按原計劃坐船上了中國最大的火山島- 北海涠洲島。還是住在

海邊的賓館。睡了一個午覺,我們換上遊泳衣,又到海邊去了。

  藍天碧水,陽光明媚,真是惬意。

  我們沿著海邊漫步,莺子象個小孩一樣歡笑著踢浪花,撿貝殼。曼妙的胴體

在陽光下尤爲迷人,誘惑仿佛要從比基尼泳衣蹦將出來。我的陰莖硬硬的繃在泳

褲里,好難受。我只有時不時抓她一下,捏她一把,聊作解饞。

  我們打打鬧鬧一路走著,人漸漸地少了。轉過灣口,是一片斷崖亂石,走過

這片亂石,忽然現出斷崖凹圍著的一個淺淺小灣,也就兩個藍球場大,崖上一片

小樹林,崖下淺淺的沙灘,幾塊大石頭,海浪幾乎可以拍到最近的崖壁。

  趁著人少,我一把把莺子拉進懷里,嘴親了上去。在接吻的同時,我的手在

四處遊走,莺子的四肢也很不安分地在我身體上攀緣著,她的雙臂摟住我的脖子,

她的雙腿環繞在我腰部的下方,整個人環繞在了我的身體上。

  在我們嘴唇接觸的一瞬間,似乎從她體內迸發出一股巨大的能量注入了我的

體內激起了無比亢奮的漣漪,我澎湃的心潮深處,能量冉冉升起,我中樞神經里

男子漢氣魄升騰而起,我的陰莖更加堅硬了。

  我說:「想要嗎?」莺子歪著脖,像個耍嬌的小女孩似的說:「想。」我心

潮澎湃地抱緊她,她的肌膚是那麽光滑,宛如水中生長的一條美人魚。

  莺子的纖纖細手輕柔地放入水中撫摩著我的身體。瞬間,我全身所有的血液

都像大海漲潮時的波濤一樣沸騰了起來,我感覺如果我不盡快放射我就會被性欲

的烈火融化成岩漿。我央求著說:「莺子,我們回去吧,我實在控制不住了。」

  莺子不懷好意地看了我一眼,把頭貼在我的胸前,在水里撫摩我身體的手緩

緩地控制著我的中樞神經,我感到我的身體猶如這波動的水一樣漂流著,仿佛此

時我已經不是一個現實中的人,我正在享受著神仙的生活,我的意識處于半瘋狂

狀態,我所有的意念都變成了性欲。

  莺子附在我耳邊羞澀地說:「我就想在這里要。」聽到她的說法,使我的身

心一起激動得跳高。我此刻哪里還能按耐得住??

  我的手早已經順著她滑膩的肌膚滑了下去,雙手都埋在了水下,輕輕的抓住

了她的臀部,然后一路往下,用力的分開了莺子的雙腿,讓她騎坐在了我的身上。

  我們兩人就好像兩條離了水的魚一般,都在拼命的扭動,顫抖……終于,我

的手順著她的脊背滑了上來,在后面輕輕一拉……她的比基尼泳衣的紋胸是后面

系帶式的,我輕輕一拉,解開了帶子,然后輕輕一扯……

  碧波之上,夕陽照射下,那美麗堅挺飽滿的雙峰,仿佛白玉一般暴露在了我

的眼前,竟然讓我一陣陣的頭暈目眩……我心里狂跳,用力摟住了她的腰,然后

把自己的頭深深的埋了進去……埋進了那仿佛凝脂白玉一般的雙峰之上……

  莺子就伏在我的身上,她嬌柔婉轉的喘息和低微的聲音就在我耳邊輕輕響動,

一點一點的挑動著我內心深處的那根弦……

  終于,我在水下摸索了半天的手,在莺子的腰部左側,找到了她最后的一道

防線……那條比基尼泳褲邊上的系帶,隨著我輕輕一扯……最后的這條比基尼泳

褲被我輕輕的扯下了,莺子終于全身赤裸的伏在了我的懷里,我的雙手輕輕撫過

她的全身,莺子身體扭動得越來越厲害,越來越急促,她的雙手也在我身上摸索,

然后一路往下……最后,她的一只小手用力的握住了我……

  然后,我們兩人終于找到了發泄的那一點……我感覺到自己仿佛是「擠」進

了一條狹窄溫軟的腔道里……我在水里進入了她的體內。「呃……」她喉嚨里發

出了一身蕩人銷魂的呻吟,嬌豔的臉蛋上,帶著一絲奇異的激動的紅暈,一雙眉

毛也微微的蹙了起來,那表情,又是痛苦,又是喜悅……

  哦!太溫暖太舒服了,莺子靈活地運用了她的寶貝,像嬰兒的小嘴吮吸包裹

著我親吻著我。水的流動力配合著我的抽動,啊!是那麽光滑,那緊緊包裹著我

的寶貝用它的一縮一收配合著我的抽動。水波伴隨著我們狂野的動作發出了有節

奏的響聲,這種激越的響聲烘托著我們做愛的氣氛,它和我們的喘息聲、呻吟聲、

喊叫聲、動作聲非常和諧地組成了一個絕美的樂章。

  莺子大聲的呻吟刺激著我使勁干著,看著我的陰莖在她那粉紅的洞中進進出

出,並伴以「撲哧、撲哧」的響聲,我忍不住地兩手抱緊她的細腰,使勁往我身

上拉,陰部碰撞發出「啪啪」的聲音。

  我大口地喘息,莺子胸口起伏著,雙乳不停地上下波動誘惑著我,我雙掌握

住她的雙乳,低頭使勁吮住乳尖,輕咬著,或伸出舌頭,用舌尖舔著。

  莺子瘋狂地配合著我的抽動,她環繞在我身體上柔美的身軀,一會兒挺直起

來,一會兒蜷縮下去,但她一刻也沒忘記有節奏地緊緊地包含著我。

  我的欲望越來越濃烈,雄性的野蠻促使我要把她融化掉。我把莺子抱上岸,

讓她扶著岸邊的一塊大石頭,翹起她那豐滿圓潤的臀部,「來享受你最喜歡的馬

后炮吧。」

  莺子的腿相當地修長,使得她的臀部與腿的比例非常良好,非常誘人,當初

我就是先被她的背影給吸引的。她的臀部挺翹且富有彈性的臀部摸起來手感好極

了!

  我抓住她的兩片雪白臀往外分,把她的腿更分開了些,然后我從后面進入她,

花了許多力氣,整根寶貝都戳了進去。我抱緊她,整個人半趴在她背上,抱著個

大白屁股,兩手伸到前面,摸起她的乳房捏弄著,並且下身開始輕輕地抽送著。

  我在她身體里馳騁著,她不斷地發出幾乎是忍受不了的痛快:「啊!…啊!

  …」一會兒之后,她好像適應了我的勇猛,似乎還有些不甘示弱,扭動著嬌

弱的身子用她的緊縮和我作對。她這種默契的配合使我越發覺得自己無比英勇無

比偉大,好像天地之間任何事情我都無所不能。

  就在她如癡如醉的這時候,我開始加速用力地挺動著腰部,粗大的陰莖在她

的洞中出出進進,她呻吟聲不斷,我卻一點也不想憐香惜玉,我兩手把著雪白的

臀肉,加速操弄著。一邊操弄一邊玩弄著她的奶子,這樣的玩法讓她更加地瘋狂,

她反應更加強烈,不斷地收縮里面的肌肉,用力收緊夾我的寶貝,她也在全意享

受著我的賣力。

  在水中交歡的過程中,莺子身體的扭動,寶貝的包裹,痛快的喊叫和呻吟,

都化作一股股能量注入我的體內,我胸膛之中的那顆太陽被這些能量烘托著沿著

它固定的軌道在徐徐上升。

  我趁著莺子高潮疊起的時候,使勁地頂上花心,最后沖刺,讓她水流如注。

  接著我一聲低吼,拔出濕淋淋的陰莖,面向大海,張開雙臂,噴出了一股股

的白漿,將熱騰騰的精液射向了廣袤的太平洋……

  莺子輕輕的喘息還回蕩在我耳邊,我們兩人依然相擁著,大半身子泡在水里,

只是兩人都已經筋疲力盡了。我雙手輕輕摟住她的腰,我們兩人就這麽赤裸著,

緊緊貼著擁抱著。

  潮水漸漸地上來了,當我們回過神的時候,夕陽已偏,我們放泳衣的大石頭

差點就被沒過了。慶幸之下,趕緊穿好泳衣,踏著漲潮的浪花,回到了賓館 .

  第三天,我們到了三亞,依然瘋狂的做愛。

  第四天早上,我們早早爬起來趕海。玩鬧了一個早上,我有點渴了,要了一

瓶飲料,坐在太陽傘下,遠遠地看著莺子和幾個早上趕海認識的女孩子在摸螺、

抓螃蟹。

  百無聊賴中,看到旁邊的躺椅上一個女孩戴著太陽鏡在曬太陽。哇,皮膚白

晰,身材真好,跟經常練健美的莺子有得一比,尤其是那雙豐滿的乳房,在緊繃

的比基尼包裹之下,圓潤豐挺,呼之欲出。躺著尚且如此,要是站起來,那不更

要命。想著想著,我的小弟弟又開始勇敢地站了起來!

  「兄弟,不陪老婆了?」一個跟我年齡相仿的小夥子坐了下來。我忙收回目

光,壓下情欲,點了點頭,遞了根煙給他。小夥子點著了煙,猛吸了一口,「夏

天真好,美女真多。」我笑了笑,嗯了一聲。

  「我叫阿威」,小夥子又猛吸了一口煙,對著我剛才欣賞的女孩揚了揚下巴,

「漂亮吧」。「身材真好,」我由衷地說,「皮膚也白。」

  「是啊,身材好,尤其是胸部,」阿威說,「多少人都這麽說,當年我也就

是被她的胸部給迷住的。」我聽著話有點不對,笑容有點僵了。

  但阿威的下一句話讓我更出乎意料,「感興趣嗎?」我尴尬地笑了笑,沒說

話,一下還有點不知所以。阿威接著說,「別誤會,我不是拉皮條的,我只是…

想跟你…換妻。」

  「換妻?!」「對。」阿威對著剛才的女孩又揚了揚下巴說,「我老婆你見

過了,還可以吧。你老婆…我也見過了,不錯…是我喜歡的類型。」看著我詫異

的眼神,阿威接著說,「那天,你們在涠洲島海邊做的時候,我們就在崖上的小

樹林里。」阿威笑了笑,「我們也正準備做,聽到你們的聲音,不敢做了。反倒

你們先做了,我們免費觀摩了。」我想著昨天在海邊的一幕,臉上有點熱。

  「你們可真享受。看你們這麽斯文,沒想到玩起來那麽瘋狂。…我老婆對你

的身材挺贊賞的…,你老婆身材也不錯,你老婆的…臀部…很誘人。」莺子的臀

部確實很誘人,想起來我都有點硬。阿威點起了第二根煙,「我老婆原來是文工

團舞蹈隊的,我是電視台的。我們結婚兩年了,開房、車震、野戰…好象沒什麽

刺激的了。現在就想試試…換妻了。」

  「以前老婆一直還不太願意,可能是害羞也可能是對對方沒底。昨天趁著欣

賞…你們的那股勁,終于說通了她。」阿威停了一下,「兄弟,確實很冒眛,…

…但找到這麽合適的不容易,……況且你們也是懂得享受…性的快樂的人。

  ……過了之后,我們就各奔東西,毫無牽挂。」

  「怎麽樣…試一試?我老婆不錯的。」我忽然覺得非常有趣,一個男人在千

方百計想讓另一個男人操自己的老婆。

  我在猶豫,雖說莺子不是我的老婆,可也算是我的女人了。阿威看出我的猶

豫,對旁邊那女孩招了招手「豔豔,過來。」那女孩站了起來,一雙爆乳更加顯

得豐滿挺拔,她身姿婀娜地走過來,胸前波濤蕩漾,我的猶豫被一波一波地融化

掉。

  「大哥好」豔豔坐了下來,脫下太陽鏡,果然是文工團的,媚眼如絲,粉臉

含羞。「叫我阿光吧」我已無法抗拒。阿威這時使出致命的一擊,他湊到我耳邊

輕輕地說:「光哥,她最喜歡的是乳交。」這一擊頓時把我完全擊潰,任何猶豫、

顧慮瞬間煙消云散。

  「你們在玩什麽?」莺子拎著一袋貝殼、小蟹扭著屁股跑回來了。「曬黑了

吧,」我接過莺子的袋子,「來,這是阿威、豔豔。他們想大家有個伴,一起玩。」

  莺子說:「帥哥、美女,好啊。可我們下午就要走了。」這也正是我在考慮

的問題,不料阿威馬上說:「好啊,我們一起走啊。」美女當前,一切都不是問

題。

  中午,我們在一起吃飯,下午我們在一起玩鬧、照相、遊戲,一切按照我和

阿威的計劃進行。阿威向莺子大獻殷勤,比我還周到,當然我也乘機揩了豔豔不

少油。半天下來,我們都很熟撚了。

  吃了晚飯,我們一起上了離開海南的客輪。我們定的是兩個豪華艙,放好行

李,我們一起到了甲板上。風平浪靜,晚風輕拂。阿威、豔豔在前面,我和莺子

在后面,我們一前一后在甲板上閑逛閑聊。

  「這小兩口挺不錯的。」我說。「不錯,跟我們還能配得上。」莺子玩笑著

說。「我看阿威對你挺照顧的。」「嗯。」「他對你有點意思吧。」「你吃醋了。」

  我沒說話。莺子接著說:「我知道你們想干什麽,你們這兩個流氓。」「老

實交代,是不是看上了人家那兩坨肉。」我尴尬地咳了一聲,「她就胸脯比你大,

可身材沒你好看。」我趕緊哄她一下,「尤其是你的這里,把阿威都迷得找不著

門了。」說著,我輕輕拍了拍她的臀部。

  莺子挽著我的手臂,笑了笑說:「光哥,你放心。這半年來,是你讓我脫離

了痛苦,也讓我學會了享受屬于自己的快樂。」「光哥,你就大膽地享受你的快

樂吧,我也會放開享受的。」

  前面,阿威和豔豔已經在甲板酒吧坐下叫了紅酒飲料等我們了。我對阿威打

了個「OK」的手勢,走到他對面坐了下來。莺子也在豔豔對面坐了下來。我們

每個人坐在桌子的一邊。吹著涼爽的夜風,看著清晰的夜空,我們很快干掉了兩

瓶紅酒,有那麽一點點發燙,有那麽一點點暧昧,恰到好處。我和阿威相視一笑,

各自拉起對方的女人,走回了自己的艙室。

  關上艙門,我捧起豔豔的臉。豔豔那嬌媚的大眼睛看了看我,有點害羞地閉

上了,臉上紅撲撲的。畢竟,在一天前,我們還是陌生人。

  豔豔的衣服領子開得比較深,我可以清楚的看見她的胸罩,看到那誘人的乳

溝。俯下身親了她一下,她的臉更紅了。我們親吻著,我的小弟弟昂首挺胸,隔

著衣服,頂在她香軟的大腿上。

  我慢慢的把手伸進豔豔的衣服里,輕輕的把手放在她的乳房上,豐滿的乳房

終于結實的捏在手里。我脫下她的衣服,然后雙手顫抖的把她的乳罩解開了!隨

著它的脫落,一對潔白渾圓的乳房蹦了出來。潔白耀人的豐滿乳房,顫巍巍的現

在我的眼前,兩只乳房白里透紅,象兩顆倒扣的木瓜,彈性十足,粉紅色的乳頭

嬌小可愛。我不由得輕呼一聲:「好美的乳房!」開始用手撫摩她雪白光滑的胸

部和乳溝。

  豔豔的乳房很大,是少見的豪乳,但又非常的堅挺,那摸在手中豐滿的感覺,

使得我差點以爲可以擠出奶水來。感覺非常好,真的使我愛不釋手。男人本能的

沖動在我身體里沖擊著我的心志!我的下體膨脹!不斷的膨脹!

  豔豔嬌媚的臉蛋潮紅著滿是春情,完美的嬌軀上身已經完全暴露了出來,那

豐滿碩大的乳房誘人眼光。我摟著她的腰,手揉著乳房,輕輕地一收一放,她的

巨乳在我的手間變換著形狀,我感覺她的乳房都要從我的手指縫中濫出來,手感

別提有多棒。

  我把嘴巴附在豔豔乳房的乳頭上,我開始親吻她那粉嫩清鮮的乳頭,瘋狂的

吮吸,好像要把她的奶水吸出來一樣,然后用牙齒輕輕地咬了一下乳頭。

  這一下子,豔豔的嬌喘聲一下子大了起來,幸虧艙門緊閉,房間內只聽著她

發生斷斷續續在叫著,「啊……啊……」。我伸出舌尖,在她的乳尖上輕輕地撥

動,她看起來很享受,隨著我每一下的撥弄在不由自主地彈動著身子。我張開了

嘴,一口把她的乳房含在口里,繼續用舌尖在她的乳尖上撥動。

  豔豔一邊壓抑著叫聲:「哦……」一邊把我的頭緊緊的壓在她的乳房上。我

一邊吸吮著她的乳房,一邊向她腿間摸了下去,「啊!…」豔豔發出了驚叫,雙

腿迅速地合並,我的手指被豐滿的腿肌緊緊夾住。但我的手指仍然崛強地向腿縫

中鑽探。我用手輕輕地蓋在她的下陰上,她的雙手這時也抓住了我的手,不過就

沒有了動作,也沒有說話。

  我的手指陷入了豔豔下體豐腴濕熱的包圍中,完完全全的按在了她腿間粘滑

膩嫩的溝瓣中。她豐腴的腿肌慢慢地松開,手頓時自由了,我把她圓潤的膝蓋左

右推開,她沒有做一點兒抗拒。在突然的強烈刺激下,豔豔徹底崩潰了。我開始

脫她的內褲。她柔順的躺著,不阻止我,也不幫我,只有閉著眼睛。不一會兒,

兩個人都已一絲不挂。

  我用手在豔豔的陰部按摩著,慢慢地往她的陰道口摸索,我用中指指尖在她

的陰道口摩擦著。豔豔的身子這時就象一條蛇一樣扭動,秀發也隨著身子的擺動

散開著,嘴里發出模糊不清的呻吟聲,她的手開始在我的下體輕柔地摩搓著,一

波波快感從我的下體蕩漾開來,熔化到全身。

  豔豔被刺激得春心蕩漾、饑渴難耐,身體不住地在床上忸怩著,小穴濕濡濡

的淫水潺潺而出,陰毛濃密烏黑細長,將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個圍得滿

滿的,若隱若現的肉縫沾滿著濕淋淋的淫水。

  我跪在豔豔的大腿之間,用嘴輕輕允吸她那因動情而脹紅的花蒂,只見她輕

喊一聲「哦……」,陰部高高擡了起來,我知道她已經情難自禁。我身子前驅,

輕輕地在她耳邊說:「我要進去了。」然后用我的小弟弟在她滿是愛液的洞口上

下磨擦著,她緩緩張開身體,小弟弟小心地進入,她的陰道充滿著了滑膩的淫液,

肉棒順利地進入了她的體內,那兒就像是一個小烘爐,火熱的體溫仿佛要把我熔

化了似的。

  過了一會,我開始慢慢抽插,調整著最佳的感覺,胸膛貼著豔豔的乳房,胸

毛刮著她的乳尖。她濕滑的肉壁,緊緊夾住我最敏感的地方,使我覺得自己的陰

莖根部被緊緊套箍著。我和她擁吻著,臀部淺淺抽送,小弟弟舒服的靠在她兩片

縫隙間,自在的滑動。

  我開始慢慢加強動作,用雙手抱緊了豔豔的腰部,陰莖每頂一下,連根插入,

每抽出來,必定要把龜頭拉到穴口上,又用力地頂進去。我慢慢加大運動的幅度,

她的呼吸便急促起來,「快…啊…受不了啦……」她的下面也更加糯滑潮濕了。

  我開始了毫不留情地猛烈的抽插。我的臀部大幅度地前后運動著,大腿撞擊

豔豔的兩爿屁股時發出清脆的「啪啪」聲。在這甯靜的夜晚,聲音顯的格外的響

亮。

  看著豔豔動情而扭動的身體,聽著豔豔的呻吟,我的欲望暴漲起來,我不再

憐惜地猛插狠抽起來,這可是別人的老婆,想到這里,我就感到一種莫名的興奮

和沖動,如同強奸一般的感覺。難怪這麽多人喜歡換妻,這除了新鮮感,也許還

有的就是有如犯罪的刺激和快感。

  「嗯…唔…」豔豔的身子被撞的不停地前后聳動,胸前那對飽滿的乳房蕩出

一圈圈美麗的乳波。我伸手抓住了那對跳動不已的乳房,大力地揉捏著。手掌摩

擦著她乳房上嬌嫩的肌膚,「…啊…唔…唔…」酥麻的感覺讓豔豔不知所措地呻

吟著,她兩手緊緊按著我的雙手,她是要我再捏得大力點。

  豔豔皺眉喘氣,雙腿緊夾著我腰,手指迷亂的插著我的頭發。我雙手握住她

的雙乳,使勁揉搓她的雙乳,然后俯下身去,在意亂情迷中吻上她的雙唇,她也

豪放起來,用力吮著我的舌頭。陰莖在狂亂地用力抽插,在她狹小、濕淋的陰戶

中進出,越插動作越大,聲音越響。

  反複數十次地摩擦之后,豔豔已經顫聲連連,花枝亂顫。蜜液肆意噴湧,溫

暖著我的陰莖。我難以自持,雙手抱緊她纖細的腰肢,瘋狂地挺動著下體,猶如

疾風驟雨摧殘著花叢……終于,她深深地一聲長吟「喔……不行啦……」,兩腿

伸直,陰道一陣陣劇烈地收縮,淫液借著瞬間的空隙洶湧而出。

  聽著豔豔的呻吟,原始的欲望暴漲起來,我猛插狠抽起來,豔豔的嬌軀欲火

焚身,配合著緊緊的摟抱著我,兩條腿都緊緊的盤著我的腰。仿佛聽到那抽插出

入時的水聲卜卜不絕于耳,這帶給我們彼此無限的快感,舒服得彼此都要發狂。

  此刻的腦子里一片空白,什麽都不在多想,不時地我全身一陣顫抖,是被豔

豔嫩肉痙攣的刺激吧,感覺得到那來自里面的不斷吮吻的力量,無限的美妙,看

她爽得秀發亂飛、渾身顫抖受驚般的呻吟著。我感覺一股熱燙的水直沖出來,那

里被淫水一燙,感覺在這刻爆發,一股滾燙熱麻的精液直射而出,灼熱的岩漿在

傾刻之間崩發,滾滾洪流決堤而出……

  當豔豔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我的肉棒也還插在她的小穴里面,她不好意思

地笑了笑,然后俯在我的耳邊說:「我好久都沒有過這樣的高潮了,謝謝!」接

著她就捧起我的臉來,然后嘴唇就吻上了我的嘴,她的舌頭進入,我也用舌頭來

回應她。

  抱著豔豔玲珑曼妙的胴體,撫摸著她胸前堅挺爆滿的豐乳,在她的玩弄下,

我很快又欲火焚身,小弟弟氣勢磅礴地站立了起來,整支莖體在不斷微微的跳動。

  我忽然想起阿威跟我說的那句話「她最喜歡乳交」。豔豔那乳房渾圓碩大,

又不失彈性肉感,表面皮膚光滑細嫩,這不就是是乳交的極品嗎?我揉著她的大

乳房說:「讓我的小弟弟也享受一下你的大波吧?」「你還享受不夠啊?」她狡

诘地笑了笑。

  我站了起來,豔豔自覺地張開可愛的櫻桃小嘴,把肉棒含入嘴里,然后柔軟

的舌頭輕輕貼著我的陰莖,揉過那尖端的小孔。「呵,對,就是這樣」。她舔弄

著我的龜頭,一點一點的吞入。

  我撫弄著她的秀發,點頭表示嘉許。她卻又羞得不敢再看我,只好專心地舔

弄著。她小嘴緊箍著肉棒,然后頭前后擺動,我感覺十分爽快。欣賞著豔豔嬌媚

甜美的臉蛋,口中含著我的粗堅肉棒,還用一雙大眼睛忽閃著的樣子,還真刺激。

  我也忙碌的揉弄著那一對豐滿暴漲的乳房,不但推搓著粉紅色的奶頭,還不

時用拇指、食指和中指去捏,甚至輕輕掐弄。

  俯在我胯下的豔豔感到了我的沖動,將口中含著的陰莖放了出來,看了看那

暴脹、青筋畢露的勃起物,才又再伸出小巧舌尖,舔弄著泛紫的龜頭。

  這麽慢條斯理的吸弄著,搞得我又想閉眼享受,又真的舍不得把視線移開,

看著自己寶貝在她的嘴唇間出入,真是太刺激了。她熟練地用舌尖,沿著那赤色

圓頂的邊緣舔了兩圈,然后輕輕在龜頭上拭刷起來。龜頭整只包容在她口腔里的

感覺,火熱濕濡的快感沖擊著,是難以言喻的美妙。我目不轉睛的享受著美人吹

箫的美景。

  快意開始一波一波的湧上了我的腦部,龜頭一跳一跳地非常激動,我強忍著

沖動將陰莖拔出。重見天日的柱體沾滿了她的唾液,泛著濕淋淋的水光。我把粗

長的肉棒擺在她豐滿爆漲的雪白雙乳之間。

  接著我用手扶著豔豔柔軟細嫩的乳房,往中間夾緊,並開始擺動腰部,滾燙

堅挺的小弟弟戳進豪乳擠壓而出的乳溝里,在她的乳溝中「套弄」著。我盡情地

抽動著,享受著那雪白嫩肉帶來的美妙觸感,享受著那富有彈性的雙峰擠壓陰莖

帶來的快感。…喔!真爽!

  「唔…」她含住圓滾铮亮的龜頭,隨著抽動緊裹住吸吮,嘴里還發出含混的

聲音,然后雙手用力抓緊我的臀部。我的臀部被她抓的很痛,不過我咬緊牙關,

越痛我就插的越大力,雙手更用力捏著她的乳房。

  我雙手緊緊地捧著豔豔那彈性肉感的乳房,一邊向里擠壓,一邊揉捏,收攏,

放松……一次一次,指尖也在一下下彈動著她的乳頭。豔豔一邊配合我的抽動,

一邊媚聲說:「你這壞蛋,搞得我好癢。」我的小弟弟在她白嫩的乳溝里探頭探

腦的運動著,又是另一番消魂滋味,在爆滿而柔軟的乳房的夾擊下,再加上她不

時用紅潤的小嘴和靈活的舌頭隨著性器的抽插節奏舔吮龜頭,讓我分分秒秒都沈

浸在快感的沖擊里,以致我情不自禁的呻吟起來。

  我把玩了一陣豔豔的雙乳,便又直起身,把她放倒在床上,然后再次將陰莖

深深地埋進她的花叢,使勁的將陰莖一次次掼進她火熱的小穴中,豔豔也賣力的

呻吟著:「快…快…」我用力插入同時來回抽動,她配和著我,扭著臀部,上下

動著,「喔…喔…」嬌喘聲越來越大,此時的小弟弟,越戰越勇,我拼命抽插,

早已忽略她的叫喚和興奮的呻吟。而我的雙手仍在緊緊地抓著豔豔那豐滿的乳房,

有力地揉捏一次一次,指尖也在一下下捏她的乳頭。

  抽插了幾十下,我再次拔出小弟弟,把水淋淋的它重新擺上豔豔那誘人的爆

乳之中,再次享受著那彈性雙峰雪白嫩肉的美妙愛撫帶來的快感。

  豔豔用雙手從兩側托住暴漲豪乳,擠壓出美妙動人的弧線,溫柔地揉擁著我

的小弟弟。「再用力,用嘴舔。」我說著,雙手抓住她的雙乳,用力攏住我的陰

莖。愛液和唾液混合在她的雙乳和我的小弟弟上加強潤滑性,讓我們的活塞運動

更加滑溜酥爽,帶來的快感簡直讓人有種置身海嘯狂潮中的感覺。我的抽動越來

越快,越來越猛烈,以至她那白嫩豐滿的乳房都因爲摩擦變得通紅。

  很快電流又從直沖大腦,我知道要射精了,連忙讓小弟弟加速運動,「噢…

…」我雙手緊緊地抓著豔豔那雙彈性肉感的乳房,用力向里擠壓,裹緊我滾燙的

大陰莖,按在雙腿中間,加快摩擦運動。隨著我一聲悶哼,濃稠的生命精華從她

的雙乳之間噴射而出,伴隨著我的每一聲低吼,噴漸的精液都射在了她那雪白爆

滿的雙乳上……

  早知道有今天晚上的豔豔,前幾天就不搞那麽猛了,畢竟莺子還是隨時可用,

可豔豔過了今晚也許就難再見了。當天晚上,我們一共做了四次,直到用盡辦法

也無法使我的小弟弟站立起來才罷休,我們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早上起來,迎著舷窗射進的朝陽,我們又做了一次。做完后,我們相擁著坐

在床上的時候,看著舷窗外藍天碧波,豔豔幽幽地說:「你比我老公會玩。」我

笑了笑,心想,也許吧,管他呢。

  收拾好,臨出艙門,豔豔塞了張紙條給我,我一看是個電話號碼,我忙收起

來,心想,莺子會這樣嗎?

  晨風中,兩個女孩子顯得更加光鮮照人。下了船,兩眼通紅的阿威跟我說:

「兄弟,看來你也辛苦了。」我忙說:「應該的,應該的。如有不周,下次努力。

  我們分別坐上飛機離開了。飛機上,我和莺子很快都睡著了。當我醒來的時

候,莺子依然在沈睡中。看著她那略帶倦容的俏臉,一絲憐愛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