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是個賣屄女

媽媽是個賣屄女 (全) 作者:猛將兄

作者:猛將兄 (癡情小淫魔)

  為了故事的有序進行,就請與我們一起回到一年前那個酷熱的夏天吧!

  星期四下午,學校臨時通知,把這週末的假期調整到星期五,也就是明天。

  看著媽媽出了小區,腳步很匆忙的樣子,看來是有什麼急事需要她處理。

  「好的,等我吃了飯,馬上就去。」

  女人喘了口氣,坐起身來:「乖兒子,你的大雞巴真棒,肏的老媽舒服死了。」

  「唉,可惜你沒有眼福,這麼漂亮的騷姐兒硬是沒看見,遺憾啊,太遺憾了。」

  國棟拍拍我的肩膀,表示同情的樣子,分明是在釣我的胃口。

  我有些不知所措,腦子裡立刻產生了一個想法:「難道是媽媽交的男朋友?

                ……

  「啊……婊子媽媽……我幹死你……喔……夾得我爽死了……啊……」

  好吧,就當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不然又能怎麼樣呢?我什麼也做不了。「

  我長長的舒了口氣,可心裡卻無法平靜。

  「你忙嗎?」她開門見山的問我。

  「不忙。」我實在太渴望這份刺激了,不敢有絲毫慢怠,馬上作出回答。

  「那好,我們走私。」

  「你多大了?」亂倫媽媽像查戶口一樣問道。

  「18。」雖然我只有17歲,可在網上說真話的人少,太老實了反而不好。

  「是的,我是本地人。」我老實的回答。

  「太好了,我也是,你還讀書嗎?」

  「是的。」

  「有女朋友了嗎?」

  「很好,愛你媽媽嗎?」

  「好,真是好孩子,我最喜歡了,那我們開始吧。」

  「等等,我還是想問您幾個問題?」我心中還有一些疑問,忍不住提了出來。

  對方沒有回覆消息,我很緊張,擔心想她是不是走了。

  我心裡這麼想,可表面還是要奉承的。

  「哇,太好了,您高嗎?」

  「一米六五,不算太矮吧?」哇,身高竟和我媽媽一樣,這倒是個驚喜。

  「好吧,我們開始吧。」我點擊接受,音頻接通了,可我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好兒子,肚子餓嗎?」她的問題好奇怪啊。

  「不餓。」我想都沒想就回答了。

  「餓,我餓……~ 」我趕緊說話。

  「那你應該怎麼說?」這女人怎麼這麼多花招。

  「我餓,我想吃奶。」我說。

  「就這樣嗎?」

  「嗯。」

  「你好像忘記了最重要的沒說。」

  「是媽媽,你還沒叫我媽媽呢。」亂倫媽媽等不及的對我說。

  「媽媽,我餓了,我要吃您的奶。」我馬上回話說。

  「好兒子,到媽媽懷裡來,媽媽喂你。」亂倫媽媽還真放蕩。

  「大,而且不比你屁股小,你就不會自己想像嗎?」

  「我想像不出您的樣子。」我也坦白的說。

  亂倫媽媽那邊沉默了,好像她也在想什麼,或許她已經不想和我聊了。

  「那我走了。」終於我下了決定,還是離開的好。

  「再見阿姨。」

  「再見孩子。」

  我們中止了音語通話,事情雖然就這樣結束了,我的心情卻難以平靜。

  「小俊,你給我過來!」我只好低著頭過去,像個犯人要接受審訊一樣。

  「你還學會撒謊了,人家劉老師怎麼誰都不說偏說你,她能故意冤枉你嗎?

  「誰知道你都忙什麼了?」我小聲嘀咕著。

  「你過來。」雖然媽媽不太高興,但說話的語氣已經平和了一些。

  「你生病了?」媽媽突然發問。

  「沒有啊。」

  「沒有生病?那你的臉怎麼那麼紅?」

  這時我才感覺自己的臉真的很熱,於是我馬上解釋說:「天氣太熱了。」

  這句話聽得我一愣,我疑惑地看著媽媽。

  「那不是下午才開的嗎?」我遺憾的問媽媽。

  買了門票,媽媽順便租了個救生圈,她不是會游泳嗎?要這東西幹嘛?

  媽媽似乎發現了我的古怪表情,問道:「怎麼?不好看嗎?」

  「我這不是在游嗎?」

  「這也叫游泳啊?媽我記得你以前不是挺厲害的嗎?」

  媽媽搖了搖頭說:「不行不行,我還是這樣舒服點,你自己游吧。」

  「媽,你要是能游兩個來回,家裡的衣服我洗。」

  「那今天我洗碗。」

  「我可不圖你這點小利。」媽媽輕蔑的說。

  媽媽的嘴角翹了翹,說:「我什麼都不要,只想讓你答應我一件事。」

  「快期末考試了,我要你答應我,平均分必須在九十分以上,怎麼樣?」

  「天啊,這麼漂亮的女人,她不是我的媽媽,她是我的女神。」

  「看來你非答應我一件事不可了,除非你把成績拿出來。」媽媽邊笑邊說。

  我的全部心思都在媽媽的身體上,根本沒有注意到她的話,也不知該說什麼。

  就在我猶豫的時候,反到是她給我發來了信息:「孩子,你怎麼來了?」

  「我沒事做,過來看看。」明明在期待著人家,可我卻不敢承認。

  「不是,我只是有點事想和你說。」我還是不敢面對自己醜陋的思想。

  「什麼事?說吧,看我能不能幫到你。」

  「兒子,來,媽媽抱抱。」亂倫媽媽首先開始了。

  「媽媽,我要吃奶。」現在我可不會犯上次的低級錯誤了。

  「來吧,含住媽媽的奶頭,媽媽的奶好吃嗎?」

  「不要只是吃啊,快揉揉媽媽的奶子,這樣媽媽才會舒服啊。」

  「媽媽,我在揉,你的奶子好大,好白,好軟啊。」

  「喜歡嗎?」

  「喜歡。」原來也很簡單,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難。

  「你那裡有反應了嗎?」她突然問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什麼反應?」

  「男人的反應啊。」

  原來是這個,可我什麼感覺都沒有啊,我回答:「沒有。」

  「你是處男嗎?」

  「那你總該有點想像力吧?」

  「我不知道啊。」

  「我試試。」我還是沒有多大的把握。

  「我是誰?」亂倫媽媽說。

  「媽媽。」

  「喜歡媽媽嗎?」

  「喜歡。」

  「媽媽漂亮嗎?」

  「漂亮。」

  「想要媽媽嗎?」

  「想。」

  「兒子,來脫媽媽的衣服。」

  「好。」順著亂倫媽媽的誘導,我慢慢的進入了狀態。

  「媽媽現在抱著你,你可以吻我。」

  「媽媽,我在吻你,我的手緊緊的抓著你的大屁股,好柔軟啊。」

  「兒子,你下面好壞,硬硬的頂著媽媽了。」

  「兒子,媽媽幫你解決好嗎?」亂倫媽媽又說話了。

  「好。」

  「兒子,抱媽媽到床上去好嗎?」

  「好,我現在就抱你去。」

  「好兒子,媽媽下面濕了。」

  「媽媽,我來了,我打開你的雙腿,我對準你的肉洞,我進去了。」

  「哦……~ 好舒服了,兒子,媽媽的大腿緊緊纏在你的腰上,你動啊。」

  「好,媽媽,我動了,你裡面好嫩,好舒服,流了好多水啊。」

  「媽媽,現在我又抓住了你的大奶子,正揉搓著。」

  「對,用力,媽媽就喜歡你這樣,啊……~ 」

  「兒子,你好厲害,媽媽來高潮了。」亂倫媽媽突然說。

  「媽媽,我也要射了。」

  「好,射在媽媽小屄裡面。」

  「你剛才手淫了嗎?」亂倫媽媽說。

  「是的,您呢?」我好奇的問。

  「我也是,想不到你挺老練的。」

  「我沒有啊,我還是第一次。」

  「哦,真的嗎,那你學的還滿快的。」

  「是吧。」

  「現在感覺怎麼樣?」

  「很舒服,您呢?」

  「我也是,坦白的告訴你吧,我在這混了這麼久,最舒服還是這次。」

  「那我們以後還可以嗎?」

  「再見,媽媽。」

  「媽媽為什麼穿成這樣?是因為天熱?還是她想……」我又開始胡思亂想了。

  「近來有模擬考試嗎?」媽媽又說。

  「怎麼沒聽你說過,成績怎麼樣?」媽媽關切的問。

  突然一個巴掌打在了我的頭上,媽媽厲聲說:「這就是你模擬考試的成績?

  還說要好好學習,你看看你,英語就快不及格了。「

  幸好媽媽擦完地板就出去了,要不然我就難堪了。

  「哦……兒子……好厲害啊……啊……」

  兒子?媽媽是在叫我嗎?我怎麼厲害了?我緩緩地睜開眼睛,試圖看看清楚。

  難道他們給我吃了什麼藥?

  「我要殺了你!」我憤怒的說。

  媽媽在我的耳邊輕輕的呼了口氣,說:「小俊,喜歡媽媽嗎?」

  「小俊,怕什麼,連我都不怕,是害羞嗎?不喜歡被他看著。」媽媽又說。

  「媽,我……不……」我焦急得快要哭了出來。

  一旁的男孩依然不言語,只是面帶微笑的注視著我們。

  「媽媽,我也不行了,我也要……」

  媽媽抓著我的肉棒套弄著,我只感到龜頭一麻,忍不住射了出來。

  這到底是怎麼了?

  難道我被他們下藥了?難道這是上天對我的懲罰?對我褻瀆媽媽的懲罰?

  「啊……」

  突然我感到內褲裡有種粘粘的感覺,我用手一摸,原來我夢遺了。

  突然房門開了,媽媽衝了進來,「你怎麼了?」媽媽焦急的問道。

  「沒……沒什麼,只有做了個惡夢。」我趕緊扯過一張被子蓋住內褲。

  「沒有。」

  「你可要注意身體啊,媽媽不逼你了,別勉強自己,知道嗎?」

  「知道了。」媽媽越是關心我,我就越感到內疚。

  「用不用去看醫生?」

  「不用了,我沒事的。」

  在痛苦又無奈的掙扎中天色漸漸露白,我只好迷迷糊糊的上學去。

  課我是沒法上了,於是我跟劉老師撒了個謊跑回家。

  一回到家,我又忍不住想找「亂倫媽媽」,可她不在線,我留言她也沒回。

  「媽,你這是說哪去了。」

  「你又想幹什麼呀?說吧。」

  「是不是逃課了?」

  媽媽怎麼知道,不對了,我明明是請假了。「沒有啊。」我堅決的否認。

  「那你是想買什麼?」媽媽又問。

  「你不是有手機嗎?」

  「那部手機我都用了好幾年了,太舊了,什麼功能都沒有,我想換部新的。」

  「為什麼?」對方沉默了好一會後回答。

  「雖然我們在網絡上很快樂,可回到現實裡,我還是覺得好空虛,你不是嗎?」

  我大膽的說。

  「其實我又何嘗不是。」想不到亂倫媽媽也這麼坦白。

  「那我做你的情人好嗎?」我更加大膽的說。

  「不,你還是個孩子,不應該這樣。」

  「你不是喜歡小孩子嗎?你也說過和很多男孩做過的,我也要。」

  我看得出「亂倫媽媽」其實已經動了心,只不過還在猶豫而已。

  「我不在乎。」

  「你會失望的。」

  「看不到你我更失望。」我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滑頭。

  「你們快考試了吧,等你考完了試再說吧,我不想耽誤你的學習。」

  我的熱情之火頓時被撲滅了一半,離考試還有好幾天,這可叫我怎麼過啊。

  「你放心,我不會食言的,這幾天你就努力學習吧。」

  我彷彿在「亂倫媽媽」身上看到了媽媽影子,這讓我更加歡喜。

  「好,一言為定。」

  「今天可以嗎?」我簡直迫不急待了,真希望馬上就能和她見面。

  「不好意思,我今天有事去不了,明天好嗎?」

  「時間和地點你來定。」亂倫媽媽太體貼了,這是我求之不得的。

  「您知道超人網吧嗎?」

  「知道。」

  「看來我們真的很有緣,好吧,就聽你的。」

  「您可以穿著黑色的情趣內衣來嗎?」我的心跳的很厲害。

  「太好了,明天晚上,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

  我回過神時,媽媽已經下樓離開了,我只好自己回去。

  「你說什麼?」我心裡煩死了,沒好氣的對問他。

  「哎,老弟,我說的都是真的,這種女人玩玩就行了,你可千萬別當真啊。」

  我知道他勸我是出於好心,但我真的很討厭這個人,我以後再也不會來了。

  不知不覺我的眼睛濕潤了,我要照顧媽媽,於是我整夜沒睡的守在媽媽身邊。

  我沒敢多想,就按她說的去做了。

  買完了手機,媽媽帶我到學校對面的快餐店吃飯,我們找了一個偏僻的位置。

  「不,沒有。」雖然我明白媽媽的意思,可我也不敢明說。

  「我說的不是這個,難道你真不明白媽媽的意思嗎?」

  我當然明白媽媽的意思,可我說不出口,沉默持續了三分鐘。

  「小俊,你還記得」亂倫媽媽「的話嗎?」媽媽突然提起了這個敏感的話題。

  「我……不記得了。」我緊張的回答,不知道媽媽想要幹什麼。

  「不要緊,如果說那就是媽媽的心裡話,你相信嗎?」

  「媽……我……我不相信。」這個問題我到現在都還沒有想通。

  「媽媽別說了,我錯了,以後我不敢了。」我像一個罪人一樣低下了頭。

  我們都沉默著,彷彿被兩個不同的空間分隔開了。

  「小俊,告訴媽媽,你對現實中的亂倫有什麼看法?」媽媽反問道。

  「我……我沒……沒什麼看法。」我膽怯的回答。

  「你沒有看法,那你為什麼去」亂倫之家「?」

  我頓時感到了一陣恐慌,大庭廣從之下,媽媽怎麼可以這樣。

  「你覺得漂亮嗎?」媽媽又問。

  「漂亮。」我迫不得已點了點頭。

  「那你喜歡嗎?」

  「喜歡。」

  「小俊,你是不是像在網上說的那樣,幻想著媽媽的身體自慰。」

  「媽,我……,對不起。」媽媽的問題實在讓我難以啟齒。

  我又沉默了,媽媽終於攤牌了,我該怎麼辦?

  媽媽微微的點了點頭。

  「小俊,你有什麼要和媽媽說的嗎?」剛進宿舍樓道媽媽就問我。

  「為什麼不呢?你還記得曾經答應過媽媽的事嗎?」媽媽反問我。

  「什麼事?」

  「可這畢竟是現實,不是網絡,我怕萬一處理不好。」

  不知過了多久,我們才放開了對方,此時媽媽的臉上已經佈滿了我的口水。

  「兒子,感覺怎麼樣?」媽媽羞澀地問我。

  我點了點頭說:「感覺太美妙了。」

  媽媽一臉嫵媚的看著我,說:「我們到屋裡去好嗎?」

  媽媽把我拉到了床邊,說:「兒子,你準備好了嗎?」

  媽媽的雙腿緊緊的箍住了我的腰,屁股也隨著我的節奏上下扭動著。

  「喜歡,媽媽我好喜歡啊。」

  事後,我和媽媽像一對小情人一樣摟著對方,回味著禁忌的快樂。

  「兒子,剛才感覺怎麼樣?」媽媽突然溫柔的問我。

  「感覺太好了,謝謝你,媽媽。」

  「謝我幹什麼?我還要謝你呢?」

  「為什麼?」我好奇的問道。

  「不,媽媽,這是我應該的,倒是我,一直忽略了你的情感,是我對不住你。」

  「不,媽媽,我不讓你嫁人,你是我的,我就是你的男人。」我激動的說。

  「好,媽媽我愛你。」

  「就像你對」亂倫媽媽「說的那樣?」

  我的心快要提到嗓子眼了,難道媽媽被他認出來了?

  「阿姨,那場演出你也參加了對不對?」國棟問媽媽。

  「媽,還是你身上的那隻小鮑魚好吃。」我不懷好意的說。

  「壞兒子,淨跟媽貧嘴,又想要啦?」

  「是呀,人家這麼早回來還不都是因為想媽媽,想讓您舒服嗎?」

  媽媽羞紅著臉,啐了一句:「都給你幹過這麼多次了,還看不夠?」

  我盡最大可能將肉棒插進媽媽的花心深處,我一邊肏著媽媽的屄,一邊說:

  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媽媽說:「好兒子,你還有勁兒嗎?媽還想要。」

  「媽,你那麼漂亮,就算老了也是風韻猶存,那時再跟您做愛就更有味道了。」

  「好啊,只要你不吃醋。」媽媽以為我在開玩笑,毫不在意的就答應了。

  「只要媽願意,我肯定不吃醋,我這就去找他來。」說著,我就起身穿衣服。

  「我就在旁邊看唄。」

  「媽,你就別假正經了,上次那個臭小子在這跟你肏屄,我又不是沒見過。」

  「什麼呀?」我不解的問他。

  「別裝傻,你剛才用手機拍照了,別以為我不知道,快拿出來我刪掉它。」

  國棟一聽就急了,說:「去你媽的,你媽屄怎麼不讓我幹啊!」

  我在樓下聽見了,心想:「有我媽媽的小屄伺候,他哪有心思和我打架。」

  「謝謝美姨,我在家吃過飯了。」看得出來,國棟還是很緊張。

  媽媽見我這樣說,好像也動了心,就對國棟說:「國棟,你喜歡阿姨嗎?」

  「喜……喜歡。」國棟小聲說。

  「好吧小俊,你去把門窗都關上,讓人看見了還不羞死。」

  「可惡,爸和媽的大床連我都沒睡過,這小子太放肆了,媽怎麼也不阻止他?」

  「比起小俊怎麼樣?」國棟問。

  我向媽媽的大腿根部看去,幾道污濁的精液正慢慢地從她的陰道口裡流下來。

  「媽,你……你怎麼讓他射在裡面了?」我驚訝的問媽媽。

  我脫光衣服抱著媽媽酥軟的裸體,問:「國棟那小子幹了你幾次?」

  「三四次吧,記不清了。」媽媽急促的喘著氣說。

  「他射到你的最深處了?」

  我嘆了口氣,無奈的苦笑一下,說:「好吧,你們進去吧。」

  「我先搶到的。」國棟高興的叫著,我簡直快要被他們氣瘋了。

  國棟把他沾滿了媽媽淫水的肉棒向我展示一下,說:「小俊,你過來看啊。」

  想不到,今天竟是我的媽媽脫光了躺在床上把屄給他肏,世事真是難料。

  如此刺激的春宮大戲,可惜我只能做觀光者,靠手淫來發洩我的不滿。

  「乖兒子,醒了嗎?出來吃飯吧。」媽媽的聲音在客廳響起。

  「媽,國棟什麼時候走的?我怎麼不知道?」

  「怎麼著?你還想讓他在咱們家住一輩子啊?讓媽伺候他一輩子?傻小子。」

  說完,媽媽白了我一眼。

  「行,裡邊有人,說這種事是不太方便。」國棟說。

  「這是什麼?」我一邊問,一邊試圖打開瓶蓋。

  「你知道乙醚嗎?」國棟小聲說。

  「廢話,上初中的時候就知道了,不就是麻醉劑嘛。」

  「到時候我再打給你,我媽在喊我了,不多說了。」說完,國棟掛了線。

  我懷著激動而緊張的心情,坐立不安的等到了黃昏。「他們怎麼還不回來?

  「喂,我都弄好了,你們還有多久能到家啊?」

  「我這雙鞋鞋跟太高了,走這一下午累的渾身難受,等會兒我可得好好歇歇。」

  門外響起了肖阿姨的說話聲。

  「國棟,拿鑰匙開門,我手裡東西太多,騰不出手來。」肖阿姨又說。

  聽見肖阿姨的叫聲,我真的有些慌了,趕緊用灑了乙醚的毛巾摀住她的口鼻。

  慢慢的,肖阿姨停止了掙扎,身子也軟了下去。

  「還傻愣在那幹什麼,過來幫忙啊。」我對正站在門口發呆的國棟說。

  國棟一直沒有說話,看來他還是很拘謹,這時就需要我這個好朋友來幫忙了。

  肖阿姨的頭不停的搖晃著,被膠布封住的嘴嗚嗚呻吟著,淫水越流越多。

  「今天太晚了,我想睡覺,要不咱們明天再做吧。」我找了個藉口推託著。

  「你別走,媽媽現在就想要。」媽媽一把拉住我的胳膊,不讓我離開。

  「你實話告訴媽媽,到底怎麼回事?媽媽肯定不怪你。」

  媽媽聽完之後沉默了很久,一句話也沒有說,臉上也沒有任何表情。

  「媽,你怎麼了?」我湊到了媽媽身邊,關切的問著。

  「小俊,你可真出息了,竟然拿自己的媽媽做交易,我是你的一件東西嗎?

  「哦,我明白了,你嫌棄我了是吧?國棟的媽媽是正經女人,你就去找她了!

  媽媽越說越激動,回到她自己的房間披了件睡袍就往外走。

  「好……好……」網吧裡的人開始起鬨,有的拍起手來,有的吹著口哨。

  「想玩的都過來排隊。」媽媽似乎成了指揮官。

  我終於按捺不住,一咬牙推門進了網吧,說:「媽,咱們回家吧,天太晚了。」

  「媽,你……」看到周圍人不友善的眼神,我沒敢再說下去。

  「兒子,有根雞巴插進媽媽的肏裡了。」媽媽快活的吹了一聲口哨。

  「好啊!」我更加興奮的問:「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肏是什麼感覺啊?」

  「什麼事你說吧,我保證不生氣。」

  「媽,你的屁眼好緊,肏進去肯定舒服,國棟這小子真會享受,我也要。」

  「媽你怎麼了?有什麼不順心的事了?跟我說說,我看能不能幫你排解排解。」

  「跟你說了也沒用,你幫不上忙。」

  「兩萬~~」

  「看什麼呢?」我一邊用毛巾擦手,一邊坐在床角上。

  「媽你沒事吧?」

  「什麼要求?」

  「你必須帶我一起去,而且要聽從我的安排。」

  「媽……您……您想好了嗎?」我看著媽媽的眼睛。

  「想好了,其實~~其實我也沒損失什麼,不是麼?」

  「好吧,媽媽說的對。既然我們都已經來了,那就照你的意思做吧。」

  媽媽這麼說,即是為了安慰我,也是為了去掉自己羞愧的心理。

  媽媽把我的大雞巴含進嘴裡,用舌頭輕撩馬眼,我的大雞巴變得更硬更粗。

  我深吸了一口氣:「騷貨,你喜歡做雞是麼,那我就當你的第一個嫖客。」

  「媽……當妓女的感覺……爽不爽……」

  「爽……別停下……肏我……啊……啊……」

  「沒聽見啊,咋回事?是不是打起來了?」

  「哎呀,你怎麼那麼笨呢,他們在屋裡幹那事兒呢。」

  「你可別瞎說了,讓人家聽見像咋回事似的,該幹啥幹啥去吧。」

  「你們娘倆商量好了嗎?阿姨在我這做表演,可不能反悔啊。」

  「嘿嘿,老弟別著急,等我和阿姨綵排完了,你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和你們一起上去。」

  「還好這裡能玩,要不然這個假期可怎麼過呀。」

  「嗯,沒錯。這家網吧老闆真厲害,居然沒人來檢查。」

  「BOOS出來了,快~~快~~」

  不過還是有幾個人醉心於上網,根本沒有理會。

  網吧老闆還想刨根問底,問了一些無聊的問題,都被我媽幾句話應付掉了。

  「這麼說我們得謝謝那個叫小健的,要不是他給阿姨開了二手苞,我們也~~」

  網吧老闆和媽媽聊了半天,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已經是半夜十二點多了。

  小海眼睛直盯著媽媽的豐乳纖腰和肥殿,紅著臉說:「喜~喜歡~」

  「午夜凶狼」已被管理員請出聊天室,請大家注意文明用語,謝謝合作。

  〔打死也不多〕:「今晚又要失眠了,手忙中~~」

  「阿姨,你~你真好~~我愛你~~」

  攝像頭一直對著媽媽的臉,我要讓大家都看清這騷貨被肏到高潮的淫蕩表情。

  那些沒錢排隊的可憐蟲,今晚就只有看著別人打炮,自己打飛機的份了。

  媽媽一聽他送錢來了,馬上就眉開眼笑的,問他說:「這一晚上賺了多少?」

  網吧老闆說:「放心吧,我絕對講信用,一分錢也少不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