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家裡的倫理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也早熟~家裡的環境與枯燥的生活讓我學會了怎麼去尋找愛的真諦所在!~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只有憑著記憶去摸尋它模糊的存在!模糊的會是最美的嗎?也許不是!但它一定是最讓人難忘的~!

在我的記憶裡,我就對母親有著很深的感情,不過,那只是很純的兒子對母親的親情,因為父母只有我一個兒子,因為小時候家裡比較困難,一家三口都在一個不足四十平方的房子裡生活,也許是天生的母親跟兒子的感情好一點,所以相比之下,父親對我比起母親相對就淡薄很多。

我的母親在十七歲時就嫁給了一無所有的父親,據說父親當時雖然窮但對母親卻是很好,到第二年我的出生至我現在十七歲了,家裡的環境也並無多大改觀,而從我六七歲時父親卻愛上了喝酒,十多年了,父親每天嗜酒如命,對母親和我的關心卻一天不如一天,而最大的害處卻是由於喝酒給他帶來的身體上的原因及直接影響到跟母親的關係,這也是我後來才知道的。

我的媽媽名字叫林敏,長得個子不高,但身材很好,五官也端正,主要是皮膚很好,膚色很白,雖然現年也有三十四歲了,但皮膚依然沒有絲毫的變形,十足的女人味。

父親每天都喝的醉熏熏的,對我們通常就是大呼小叫的,一不如意就大聲喝斥媽媽和我,一直以來一到這個時候我是最恨父親的,而媽媽此時就會緊緊的抱著我或默默的收拾好家務,然後安屯好喝醉了的父親去睡覺,而過來陪在吃飯桌上學習的我,看著我在讀書寫字,而此時我的心裡也是對媽媽非常的敬愛,也暗暗發誓要好好讀書,將來讓媽媽過上好日子。這些都是我六七歲來十三四歲的時候的事。

讓我記憶最深也是改變了內心對媽媽的那種感情的事發生在我十三歲那年的冬天,因為家裡窮,一直以來我都是跟父母睡在一張床上的,從來七八歲時朦朦朧朧的知道男女間的事起,我也經常在睡覺的時候感覺到父母在做那種事,但我卻不會故意去留心聽或觀察,我認為父母間的事做兒子的應該去迴避!但經常在睡覺時感覺到床在晃,耳邊聽多了那種聲音就會自然而然的產生了那種慾望,但當時我的心態絕對正常,也絕對不會想到會對媽媽產生那種慾望……

我躲在被窩裡假睡著,好長時間了,我能感覺到媽媽還是沒睡著,她就躺在我和父親的中間,而且好像她的手還在她自己身上不停的抖動,又過了幾分鐘,我突然覺得有一隻手摸向我的腿,我一下子傻了,心想:「難道是媽媽?」我不知該怎麼辦了,我只能一直裝睡,那隻手在我身上停留了一會兒,開始往我身下探了,雖然我被父母的那種事給吵醒了,但我這時候的陰莖還是軟的,那手在我的肚子上撫摸了好一會,我能感覺到是媽媽的手,軟軟的,父親的手沒這麼細這個我知道。

那晚我睡的很死,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爸爸和媽媽都已經起床了,我還是裝著什麼都不知道,起來洗澡換了褲子,吃早飯的時候我偷偷的觀察媽媽,發現她今天面色特別紅潤,當然也更嫵媚了,但她看到我時的眼神卻是有意無意的在逃避,可能是心虛吧!而我心裡對媽媽的感覺卻開始有了一點點變化了,有機會我和媽媽多接近,我發現我慢慢的喜歡上了媽媽,那種感覺我以前只對班上的女同學有過。

以後兩個月裡的日子還是那樣過,隔個兩三天,當爸爸和媽媽做那種事時,我也會跟著得到高潮,但不管知道不知道,我們還是誰也沒說破。但好景不長,不知是爸爸有點察覺還是他認為我快十四歲了該分開睡了,他在我們的床的旁邊找了一個角落擠出點地方搭了張床,那是我的床……以後我只能聽著那熟悉的床的搖晃聲一次次的失眠了……而我對媽媽的愛意卻日漸加深……

就這樣熬了四年,我十七歲了,夏天的一個晚上,我和媽媽在等爸爸吃飯,一直沒等到,只到我們都快睡覺的時候,他的一個朋友來說爸爸喝多酒了回不來了,媽媽鎖好門,我們就各躺各的床睡覺了。

躺在床上我怎麼也睡不著,不止是因為天氣熱,我想媽媽也是這樣,我聽到她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好幾次,最後我決定大膽點,我輕輕的說:「媽媽,我睡不著,我能不能躺你那張床睡?」

「小傻子,那有十七歲的大男孩還要跟著媽媽睡的啊!」

「不啊,我好長時間沒跟著媽媽睡了,我今天就要跟媽睡!」說完我也不管媽媽同不同意,我就跳到媽的那張床去。

媽媽溫柔又無奈的笑了笑:「好吧,平兒,早點睡吧!」說完拉過蓋在她自己身上的那條薄毛巾被也橫在我的肚上,拍了拍我表示讓我睡覺。

躺在媽媽的身邊,窗外的月光依稀的照在我們的身上,媽媽只穿著夏天的睡衣,朦朦朧朧的卻怎麼也蓋不住她那苗條又豐滿的身材和那不住串入我的鼻子的香味兒,可我卻怎麼也不敢對媽媽怎麼樣,雖然她就躺在我的身邊。我只能又閉起眼睛想像著自己入睡。

這樣堅持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可能媽媽以為我已經睡著了,她翻了個身摟住了我,雙手又在我身上輕輕的撫摸著,我能感覺到她很動情也很投入,她把我完全當成另一個男人,而不是她兒子,當媽媽的手再次摸向我的陰莖的時候,我已經完全的硬起來了,她可能感覺到了什麼,一下子就停住了,而我卻不能忍住胸中的慾望,我鼓起了勇氣,轉身一把抱住了媽媽,翻身就壓在她的身上,壓在媽媽身上,我激動萬分,俯下頭就吻向媽媽的嘴。

媽媽對突來的情況一下子有點傻了,但一下子又明白過來,忙推下身上的我,說:「平兒,你這是幹什麼啊?」

「媽媽,我喜歡你,真的好喜歡你。」

「傻兒子,媽媽也喜歡你啊,可是你這樣卻是不行的,我是你媽媽啊!」

「不,媽媽,自己四年前你摸過我的身子後,我就很喜歡你了,我夢想有一天像爸爸那樣愛你」

「你……你……都知道?可……可……」

「媽,我知道,我知道爸爸對你不好,所以我想當一個男人,讓我來好好的愛你,媽媽……」

媽媽突然哭了,我見媽媽哭了,忙說:「媽媽,別哭了,是平兒不好,平兒不該對媽媽這樣……」

媽媽卻說:「不,平兒,你也十七歲了,是個懂事的男子漢了,媽媽相信你,你聽媽說完,你爸爸喝酒喝的身體很不好,每次做那種事都只有幾下,媽……無意……一次摟著你……卻……卻很滿足,後來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你能原諒媽媽嗎?」

我想不到媽媽這樣說,忙說:「當然,媽媽,我真的好愛你,以後就讓我好好對你吧……」

「可,可我們是母子啊,怎麼能這樣呢?」

「媽,你別把這個看的那麼重,只要你認為高興,而且知道兒子深愛著你就行了!」說完我又去吻媽媽的嘴,這次媽媽沒有逃避,讓我一下子就把嘴貼在她的嘴唇上,我溫柔的吮吸著她的嘴唇,試探著把舌頭伸進去,可媽媽卻始終不松牙關,我想只有調起她的慾念才能壓下她的理智,所以更瘋狂的抱緊媽媽,粗魯的把手伸進媽媽的睡衣裡,誰知這下媽媽卻有了反應。

我意識到不能那麼拘束,應該更暴力一點,媽媽可能會更容易忘記我們是母子,也更容易挑起情慾,當下更不說話,一把扯下媽媽的睡衣,這下,媽媽只穿了一條內褲和胸罩躺在我的身下了。

「不……不不……平兒,不要……不要這樣……」

可媽媽的反抗根本不起作用,我已經把她的胸罩扯掉扔在地上了……月光下,媽媽的乳房顯得特別嬌嫩,雖然有一點點鬆弛,但卻依然豐滿白嫩,我收住了內心的衝動,連大氣也不太敢喘了,我把臉貼向媽媽的乳房,我聞到了成熟女人身上特有的香味,我把乳頭含在嘴裡,先用舌尖憩著乳頭,慢慢感覺到它硬了,另一隻乳房在我手裡把捏著,「哦……」那感覺真的很好……

壓在光著身子的媽媽的身上,身下的陰莖已經硬得發脹了,還有一股熱乎乎的感覺,我卻不知從何入手,手忙腳亂的在媽媽身上亂摸起來,手指在那毛聳聳的地方想找著當年我出生的地方,但怎麼也感覺不對,原來是媽媽的腿好像故意逗我是的沒完全分開,我使勁的想用力分開媽媽的腿,媽媽看著我那著急的樣子,突然「撲吃」一聲笑了,她推下身上的我,我急壞了,以為媽媽要改變主意了……

媽媽坐起了身子,那雙美麗的乳房在朋光下清晰的掛在她的胸前,她突然伸手過來摸向我那已經把內褲頂的高高的陰莖,她的手在內褲外面輕輕的貼在我的陰莖上,我感到陰莖一陣陣的跳動,也許媽媽也沒想到我的陰莖在硬脹的時候竟有這麼的大,她把手伸進內褲裡,當媽媽的手清楚的碰到我的陰莖時,我閉起來眼睛,真的不敢想像也不敢看,我竟然真的跟媽媽……她,她的手……「哦……」媽媽的手握住我的陰莖,在內褲裡輕輕的套弄起來,我受不了了,我馬上有了射精的感覺……「哦……媽媽……嗯……」

「平兒,我……我們真的要走出這一步嗎?」媽媽突然在這個時候停下手中的動作。

「媽媽……不,小敏,不要想了,來吧……」

「平兒,可……你不後悔嗎?我們畢竟是母子啊,還有爸爸……」

「小敏,我們現在不管這些好嗎?我以後會好好的待你的,想想你跟爸爸的事,想想以後……」

也許這招很管用,媽媽突然不說話了,她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把我輕輕的推倒在床上,我平躺在床上,媽媽就坐在我的雙腿中間,開始脫我的內褲了,當內褲整個被拉掉後,我的陰莖就直挺挺的站著,媽媽伸手過了握住了,還不時的擠壓幾下,我的龜頭整個充血發亮,媽媽盯著我的龜頭看著,低下了頭含住了龜頭,當龜頭剛被媽媽的嘴唇包住的時候,我的感覺無法用言語形容,那種興奮迅速傳遍全身……接下來更讓我全身打顫,媽媽用舌尖輕輕的憩龜頭跟陰莖的冠處,一圈又一圈的,接著又整個含住用嘴套弄起來,我能明顯感覺到龜頭接觸到了喉嚨……我不時的伸直雙腿來表示我的快感,但那種快感卻是一浪接一浪的襲來。媽媽竟然用舌尖輕輕的憩我龜頭上的馬眼,又用牙齒輕輕的在龜頭上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