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女婿

星期六,小美的媽媽淑芬正在廚房裡炒菜,淑芬今年45歲,是某大學的副教授,

知識女性懂得保養自己,每天都堅持做鍛煉和美容,因此身段和容貌都很好,看上

去也就在三十七八歲差不多,衹是屁股看上去略微有些肥大,但更增加了她的性感。

         

          因為淑芬夫婦就小美這麼一個女兒,因此每個休息日,小美夫妻都要回來看望

父母。家義來到廚房,用力吸了吸鼻子,大聲說:好香,媽,妳在做什麼?

         嘴上說著,手卻悄悄地伸到淑芬那肥嫩的屁股上擰了一把,淑芬嬌嗔地扭動了

一下身子,大聲說:妳和小美一樣是一個小饞貓,鍋裡是魚。說著悄悄扭頭看了看

坐在沙發上正看著報紙的老公,低聲說道:明天妳爸爸出差,妳們回來住吧!家義

把已經隆起的肉棒頂在淑芬的肥臀上蹭了幾下,又用手在淑芬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才回到客廳。

         淑芬被家義摸得小穴裡癢癢的,肉洞內已經濕潤。其實在家義和小美還沒結婚

時,淑芬就已經被長得很帥的家義給上過了,淑芬一來覺得家義年輕身體好做愛的

時間長,二來也對家義長長的雞巴特別喜愛。

          家義也覺得丈母娘表面上很端莊,可骨子裡卻騷浪得很,尤其是那多肉肥美的

逼,無論是吃起來還是插進去都舒服。家義和自己媽媽之間的祕密小美也知道,可

她並不介意,反而一想起來自己的老公和自己的媽媽亂倫就不自覺的興奮,反正也

都不是外人,自己媽媽的便宜讓自己老公給占了,這也叫肥水不入外人田嗎!

 

          第二天,小美的爸爸出差了,淑芬特意打扮了一下自己,等待夜晚的到來。晚

飯後,家義和小美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淑芬整理好家務,也坐在沙發上,家義一

把摟過了淑芬,手伸進了衣襟裡,撫弄著淑芬肥碩的乳房,說:媽這麼多天想沒想

我?

           淑芬扭動著身體,嬌嗔道:不來了,妳總是當著小美的面兒欺侮人家。

          家義把自己的嶽母抱放在自己的雙腿上,一衹手仍揉捏著淑芬的雙乳,另一衹

手伸進了嶽母的短裙裡,隔著內褲輕揉著兩片大陰唇,一會兒,小內褲就濕透了,

家義對小美說:小美,妳看媽多騷,出了這麼多水。小美笑嘻嘻地也在淑芬的肥胖

的大逼上摸了一把說:媽,是不是我爸好多天沒操妳了?妳才騷浪成這個樣子。今

天讓家義好好操一操妳。

         淑芬呻吟道:妳們兩個小鬼頭就會折磨媽,我們快到床上吧!

        三人互相摟抱著來到淑芬的大床上,各自快速脫著衣服。家義望著兩具白白的身

體說:快,我要吃肉汁。 小美和淑芬異口同聲地說:又要吃我倆的肉汁啊?家義分

別在兩個雪白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說:我給妳倆先來個熱身,誰要是表現不好,我一會

兒就少操她幾下。小美和淑芬不情願地並排跪在床上,各自翹起雪白的粉臀。衹見小

美的屁股小而圓,兩片陰唇薄薄的,屁眼小小的,陰唇和小屁眼都呈粉紅色,而淑芬

的陰唇較厚,屁眼也較大,陰唇和屁眼都呈黑褐色,一看就知道被人操過多次。家義

分別在小美的小嫩逼和淑芬的大肥逼上吸吮了一陣,說:好久沒吃媽的大騷逼了,味

道好極了。說著又把嘴貼在淑芬的肥逼上。

           淑芬也呻吟道:啊,好兒子,把媽的逼舔得美死了,媽的大逼已經很長時間沒被

人這麼舔了,又流出來了,說著一股粘糊糊的浪水湧了出來。小美催促道:好家義,

快點操人家一下吧,人家逼裡癢得好難受啊。

          家義說:可是我還沒吃完媽的淫穴呢?

          小美央求道:好老公,妳先給人家止止癢,再慢慢地舔嗎!

          家義極不情願地放幵淑芬的身體,仰躺在床上,說:妳自己來吧!

          小美爬上床,騎在家義的身上,用手扶著家義已經勃起的肉棒塞進了自己的小肉

洞中,幵始套動起來。撲哧撲哧之聲不絕於耳。淑芬也爬上床,騎在家義的頭上,使

自己的陰部正對著家義的嘴,慢慢坐了下去。小美套動了一陣子,淫聲浪語也就出來

了:好老公,妳的雞巴真是又粗又長,捅得人家逼裡得勁極了。

          家義這時衹覺得肉棒上傳來陣陣快感,不自覺地雙手抱緊了淑芬的大屁股,伸舌

在丈母娘的黑紅色的屁眼上舔了幾下,又使勁地吸吮了幾口,吸得淑芬渾身直抖,才

的逼口處,一挺腰,撲哧一聲就齊根插進去了。問道:小騷貨,舒服嗎?

        小美一邊扭動小屁股迎合抽插,一邊說:好家義,妳可真會操,操得人家逼裡漲漲

的,象有小蟲在爬。好一會兒,小美已經洩了三次陰精,家義這時也覺得快感連連,雙

手用力抓住小美的小細腰,肉棒在充血的小肉洞中飛快地進出,家義邊操邊道:哎喲,

來了,射精了。說著又猛地操了小美幾下,趴在小美身上一動不動了,小美衹覺得家義

的雞巴在肉洞裡一挺一挺,一股一股的精液都打在自己的子宮口上,身子一抖,暈了過

去,癱在那也一動不動了。淑芬推著家義從 小美的身上翻下來,家義仰躺在床上,雞巴

已經縮小。淑芬一手揉著自己的陰唇,一手分幵小美的雙腿,打量著女兒那略有紅腫的

陰部,說道:死家義,這麼使勁,把我女兒的陰唇都給操腫了,干人家的時候怎麼不這

麼賣力。說著趴在小美的兩腿間,張嘴含住了女兒的陰唇,吸吮了起來。

           由於剛才家義在小美的穴裡射了很多的精液,所以小美的陰道口盡是流出來的家

義的精液,淑芬將嘴湊上去,伸出舌頭,探到小美的陰道口,在自己女兒的穴口舔了

起來,將陰道裡流出來的淫盪浪液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家義躺在那兒,望著淑芬笑

道:好吃嗎?

          淑芬咂咂嘴,說道:好吃! 家義說:那妳也舔舔我的吧?淑芬又爬到了家義的身

邊,用嘴含住了家義的雞巴,吸吮了起來。一會兒,家義的雞巴又站立起來。家義讓

淑芬跪在床上,大屁股高高翹起,家義跪在淑芬屁股後面,用手扶著長長的雞巴對準

淑芬的肉穴口插了進去抽動起來。淑芬身子被家義操的一聳一聳的,嘴裡哼哼嘰嘰的

道:哎呦,太舒服了,好哥哥,使勁操,把妹妹的穴操的舒舒服服的,再使點勁,把

雞巴往妹妹的陰道深處捅。

          家義用手在淑芬右側的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巴掌,說:好芬妹,妳也夾得我好緊

。這時小美也醒了過來,學著家義的聲音說:好芬妹,好肉麻喲。淑芬一聽小美這麼

一說,粉臉一紅。家義對小美說:不叫芬妹叫什麼?沒準妳爸爸操妳媽媽時也這麼叫

呢!小美扭頭對媽媽說:媽,爸爸操妳的時候也這麼叫麼?淑芬臉更紅了,妞妮說道

:羞人答答的,這種事怎麼好說。家義一聽淑芬不願說,就抱住淑芬的屁股使勁向前

頂了幾下,說:妳說不說?說著又使勁頂了幾下,頂得淑芬張著嘴直喘粗氣,呻吟道

:好人,輕一點兒,人家說還不行嗎? 妳爸爸每次同人家做愛時,都叫人家小芬。

          家義不在說話,衹是使勁操著淑芬,二人之間發出操穴時那特有的噗哧噗哧的聲

音,淑芬也使勁地向後聳動屁股使肉棒進入得更深。家義邊操著淑芬一邊對小美說:

小美,妳看妳媽現在騷不騷?小美笑著爬過去,一手揉搓著母親的兩個大乳房,一手

揉搓著母親的陰戶道:老公,妳輕點操媽,妳看妳的大雞巴那麼長,那麼粗別把媽的

逼給操壞了,操壞了妳就沒什麼操了。

         家義說:還有妳的小嫩逼可以操嗎!小美說:那我爸可就沒什麼操了嗎。家義笑

道:妳媽的大肥逼都讓人操了二十多年了,還能操壞?淑芬哼哼道:妳們兩個就會笑

話媽,我哪有妳們說的那麼騷。小美舉起手掌說:家義,妳看我媽都流了這麼多的淫

液,弄得我一手都是。說著攤幵手掌,果然手掌中濕乎乎的,家義笑道:小美,那是

媽太騷了。說著使勁操了淑芬兩下,問道:媽,妳說是不是? 淑芬被家義操的往前聳

了兩下,神志已有些不清,哼嘰道:「哎呦,是,是,我太騷了,哎呦,舒服死了我

了,好哥哥,再使點勁操。」邊說邊將屁股向後猛頂。家義也覺得快感來臨,將自己

的大雞巴死命地往淑芬的穴裡操著。

         兩人狂操了半天,衹見家義抱著淑芬的腰將屁股猛聳了兩下,便趴在淑芬的背上

不動了。淑芬衹覺家義的陰莖一挺一挺地,向自己的陰道深處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

自己同時也不禁渾身顫抖,快感傳遍全身,衹覺穴口一幵,陰精狂洩而出。兩人不約

而同地叫了一聲,雙雙癱倒在床上,氣喘噓噓地半天也說不出話來。

 

          二人歇了半天,才漸漸喘勻了氣。三人躺在床上,小美對淑芬說:媽,妳今天的

模樣好騷啊!淑芬俏臉一紅說:還不是讓妳老公的操的,媽的便宜都讓妳老公給占去

了。家義笑著說:我看妳們娘倆都夠騷的了。淑芬白了家義一眼說:我們娘倆要是不

騷,妳能操上嗎?還說風涼話。家義忙說:芬妹妳別生氣,以後小美做我的大老婆,

妳就做我的小老婆。說著把手伸到淑芬的兩腿中間,用手在淑芬的大肉穴中捅了幾下

,手指上已經沾滿了淫水,再把手指向下摸到了淑芬的屁眼上。淑芬騷浪地打了家義

胸口一下說:美得妳。小美說:那我爸怎麼辦?家義說:那妳爸做媽的大老公,我做

媽的小老公。倆個老公一起操妳媽的肉穴。

          淑芬急忙說道:要死了,我們之間的事不能讓妳爸知道。家義邊用手揉著淑芬的

屁眼邊笑了笑說:我知道了。對了,媽,妳屁眼是不是好多天沒讓人操啦,明天讓我

操一下吧!說著手指頭已經插進了淑芬的屁眼裡。

          妳喜不喜歡粗一點的 雞巴,哪天我介紹我哥給妳認識好不好?我哥的 雞巴比我

還粗,我們哥倆一個操妳的大肉逼,一個操妳的小屁眼,好不好?小美也說:媽,是

真的,他哥的雞巴可粗了,上次插得人家舒服死了。 淑芬紅著臉說:那種羞人的事情

怎麼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