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哥哥,不要了! 作者:草草鳥事13

121.像她的妓女【2】

“我叫田心,大家都叫我心兒。”女子小臉微垂,要不是身上只穿有內衣,這幅嬌羞的模樣大概會把所有人矇騙住。可惜啊,之前的淫浪行為讓她現在的樣子只會顯得更加做作。

  騷蹄子還想裝純? !見著同伴走了運被金主看上了眼,同著一起來的兩個女人見機會讓她奪了去,而且還擺出一副死樣子,不由地在心裡狠狠的咒罵,裝得這副聖女樣給誰看,還不是照樣是給人玩的婊子一個。

  心兒?甄騁瞇著眼睛打量著她的臉,然後不屑地一勾唇再度閉著眸子假寐。周卓瑾也看著眼前的女孩,的確算得上是個美貌的女子,可也僅止於此。肌膚白沒錯,但及不上那人玉潤;身材也算得上勻稱,但比不得那人的姣好;雙腿夠長,但沒有那人的美型;奶子夠大,但不及那人的翹挺……總之,這個女人根本比不上那人,可是她卻有一副似足了那人的嗓子……

刻意忽略兩個同伴憤恨和不甘地視線,田心依舊垂著頭做羞澀狀。運氣好是嫉妒不來的,其實她也明白自己的姿色在三人中間並不是最出色的,也學不來另外兩人的妖嬈風情,相比之下並不算出眾的她並不容易出頭,可出來做的誰不想撈的多點,況且還是為這種俊美的男人服務,如果是個變態猥瑣的人也就算了,既然有幸被他看上,她就要做足功夫……

之前看著雪莉被人拖著出去還覺得詫異不已,雪莉一向得客人寵愛,嬌媚妖嬈不可方物,調情的手段也是一流的,是她們這些人中領頭的大姐,今天怎麼會被人提著出來?後來在來的路上問了兩個男公關才曉得原來今天的客人口味與眾不同,偏不愛那種騷媚多情的,雪莉的孟浪讓他反感所以才被轟了出來。

田心是個有心計的,自知優勢在三人裡面是最不明顯的,但幸得她有一副好嗓子,說起話來嬌嬌嗲嗲的,讓人聽了打心裡發軟。像這樣的,女人可能不待見,會說她刻意裝嗲賣騷,但男人可就不同了,這樣的嬌聲軟語恰恰使他們喜歡的,她很聰明懂得利用自身的優點,若說論長相還只是個美女,要是發起嗲來算得上是個尤物了。

“田心麼?你過來。”周卓瑾眼珠子提溜一轉悠,熟知他的人都曉得,這精怪只要轉眼珠子了就表示又想出什麼花招子來損人了,他似笑非笑地招手叫那個女子。

“你先舔舔我的棒子,讓我看看你口技怎麼樣~”周卓瑾一手挑著女子細嫩的下巴,一手指著胯下直挺挺的肉棒調笑著說。他就是有這般狠,說起淫蕩的話來毫不扭捏,卻也不讓人覺得厭惡,說的俗一點就是有一股子邪魅的味兒。

田心小臉一紅,不是羞澀的粉紅而是慾望被挑起的潮紅,他說的話好色情啊,可是一點兒也不令人反感,反而還性感得緊,勾的她也好想要了,他的肉棒這麼大呀,好強大的男人……

周卓瑾一手攫著女人的下巴一邊將自己的粗大的龜頭塞進她的嘴裡,固定住她的頭,向裡一頂,盡根沒入了,徒留倆碩大的精囊掛在外邊。

“咳咳……”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但真正被肉棒撐開嘴的時候,她才曉得這麼痛苦,上下顎幾乎被粗碩的棒身撐到了最大的限度,大龜頭的肉棱刮磨著她的口腔,讓她好難過卻又情不自禁為這邪惡的男性味道而迷醉。

周卓瑾可不管她受不受得了,只要自己舒服就成,剛剛插進去頓了一頓,就開始在她的口腔裡恣意地抽插。

“瑾少你的家夥快把人家姑娘給噎死了……”一旁有個人肏完穴,歇氣的時候正好注意到這邊的情況,看著那張潮紅的小臉兒,嬉笑出聲。

“哪兒的話,你瞧她不是很喜歡麼?”周卓瑾輕笑,用手惦著女人的下顎,將碩大的慾望頂入她口腔最深處。

“唔唔……唔…………”田心跪在地上,頭被大手固定住,而身子卻因為他的撞擊而不斷搖擺著,嘴裡發出陣陣含糊的吞嚥聲,口腔裡被碩大地肉棒堵得滿滿的,聽著周卓瑾的話,竟然還微微地點了兩下頭,她這般配合的動作惹得兩個人皆是玩味的一笑。

這女人比較乖,給點子甜頭也未嘗不可,周卓瑾邪笑著一手一隻抓住她兩隻奶子,任意玩弄揉搓,並起兩指把乳尖困於指縫間淩辱。

半個小時過去了,女人嘴裡的肉棒仍是維持著雄壯的模樣,一點兒射的意思也沒有。任她如何用靈活的小舌騷刮棒身和肉棱,周卓瑾依舊是一副要笑不笑的模樣。

“算了,你先過來。看見那邊那位少爺沒有?”抽出肉棒,周卓瑾讓她喘了口氣,笑瞇瞇地問。

開始還擔心自己的口氣沒能讓他射精,會得到一通責怪,但聽到這兒,田心心裡一喜,隨即嬌笑著湊到周卓瑾旁邊的位子,正想撒嬌買嗲,可還沒來得及張嘴,只見周卓瑾指著甄騁,笑著問她。

雖然滿腹狐疑,但田心還是聽話地點點頭。說實話,要不是瑾少指給她看,她還真沒發現在角落地位子裡還坐著一個這麼好看的客人呢,本來出來做的女人一進場子都應該熟悉裡面的情況,也只怪甄騁窩得太偏僻,又不說話,自然不是那麼引人注意了,不然以他的相貌想不惹小姐眼饞都不行。

“之​​前見過沒有?”周卓瑾笑問。

其實問了也是白問,雖說甄氏父子之前也有過一段荒唐不羈的時間,但那都是在得到甄欣之前,後來有了甄欣的回應,慾望能夠釋放,他們也犯不著出來找其他亂七八糟的女人,一來是不想,二來也是不願傷了寶貝的心。

  田心搖頭。自然是沒有的,且不說她還是剛剛出來賣的,就是她剛好碰上甄家父子浪跡歡場的時候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見得到他們的面的。

122.像她的妓女【3】

“他可是我的老表,我們感情好得很,你要是把他伺候好了,我絕對不會虧待你。”周卓瑾笑得可親。

要說這周卓瑾啊,他就是有個怪異的嗜好──別人越不願意做的事,他就越是喜歡想著法子讓那人去做,看著那人不情願或不耐煩的表情,他就開心歡喜,以前年少的時候沒少干過這檔子事,也混了個小霸王的名頭,後來長大了歷練得多了,表面上看著是沈穩了,其實內裡壓根沒變,還是這麼個齷齪的壞東西。

今天把甄騁這老表給喊出來,就憑周卓瑾這麼個精怪任務,怎麼會不曉得人家是不樂意的,他就是曉得才要這麼作──你不樂意陪我出來耍,我還就偏要扛著你出來,我因為心裡不痛快,也不想讓你痛快,哼~

自從進了這包廂的門,甄騁就學起了和尚打坐,硬是沒把這些個妖妖嬈嬈的女人看在眼裡,周卓瑾就猜著這老表不是不舉了就是有喜歡的妹子了,不然不會是這個樣,他以前浪蕩的時候可不比自己遜色,現在想裝起斯文?呸,他還偏不如他的意,硬要他就範不可!

“這位少爺,我該怎麼稱呼您啊?”既然是瑾少要求這麼做的,田心也不能拒絕,而且她也不願意拒絕,因為這個客人生的這麼好看,又有氣質,一點兒也不比瑾少遜色,不過她也不傻,要是樂呵呵地就竄到甄騁面前顯得太迫不及待了,不僅顯得自己太輕浮也怕落了周卓瑾的面子,於是沒有過分地貼近,只坐到甄騁身邊,目光如水的盯著甄騁的側臉。

甄騁不動如山,只瞥了她一眼兒,輕蔑意味不言而喻,又瞅了笑嘻嘻的周卓瑾一眼,也不說話,只是又把眼睛閉上繼續裝死人。

“今天能接待幾位貴客,是心兒的榮幸,心兒在此先乾一杯。”田心被這迎頭的一盆冷水弄得有些下不來臉兒,但好歹也是出來賣的,心理素質那是過硬的強悍,呆了幾秒馬上嬌笑著站起身,在桌子上到了一杯酒。

那軟軟的調子直撓得人心癢癢,可甄騁卻覺得她很煩人,傻逼女人,真當自己是朵花了,卻也知道這都是周卓瑾那不安生家夥搞的鬼,移了移身子,繼續無視。

“叫他騁少就好了。”周卓瑾越玩越有勁兒,看著甄騁一臉嫌惡和不耐煩的樣子,他覺得心情好了不少。

甄騁有些厭惡的瞥了她一眼,如果不是姓周的硬要拉著他來,他才不會讓這樣的女人有接觸自己的機會,這樣庸俗妖豔的女人,實在提不起他的興趣,根本不配合他的寶貝兒相比,徒浪費了一個好聽的名字。

“騁少,怎麼來了這麼久,一句話都不說,是不是不滿意我們這兒的服務呀?”雖然這個男人對自己沒個好臉色,可她卻覺得這樣的男人才有吸引力,越發地上癮了,揚起嬌媚入骨的酥麻嗓音繼續勾搭。

“這屋子裡的騷味熏得我頭暈,我出去緩一會兒。”只見甄騁從沙發上起身,冷冷的看了那女人,再瞟了一眼周卓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