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哥哥,不要了! 作者:草草鳥事12

111.旖旎夜話【慎】

“寶貝,對不起,今晚爸爸不能陪你回來吃飯了。你自己乖好不好,我會叫你三哥送你回家……”腦中依稀想起方才爸爸在電話裡的聲音,甄欣有些哀怨的嘆了口氣。

最近也不曉得為什麼,公司裡的事好像越來越多,爸爸哥哥們陪她的時間也越來越少,放她一個人在家的次數也越來越頻繁,今天又是如此,爸爸坐鎮總部,哥哥們又被分別外派到歐洲和美國的公司去洽談合約,又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

要不是心裡確信爸爸哥哥們對自己的心意,甄欣可能會以為自己已經開始失寵,雖然知道男人,特別是一個成功男人是不應該在工作中受到束縛的,她也不能任性的用感情去約束他們,可是她不是天使,沒有愛人們地陪伴,她還是會寂寞。

自從上個月爸爸把甄氏集團科教部分的產業交給三哥打理之後,甄欣也失去了在學校與爸爸相處的機會,男人們應酬的增多使得他們在家的時間急遽變少,甄欣也變得容易多愁善感起來。反倒是跟三哥相處的時間變得多了起來,時不時地受到安深的接送,兩人也不再像一開始地那麼生疏。

說到這個三哥,甄欣打從心底里認為他是一個溫柔的紳士。或許和從小受到的英式教育有關,三哥安深待人接物謙和有禮,舉止談吐無不帶有一種貴族式的優雅,看起來非常的賞心悅目。

剛開始對他的出現,還稍有些芥蒂,但慢慢地,甄欣發現面對如此優秀的一個人,她實在無法做到繼續防備下去。特別是這個人,還是跟她有血緣關係的哥哥。

“小欣~這裡!”猶自沈浸在思緒中的甄欣被一道清冽的呼喊給拉回神。回頭看到三哥正坐在駕駛室裡沖自己打招呼。

“三哥,抱歉,讓你久等了。”小跑著來到了車前,打開後座,甄欣非常自責──由於自己的心不在焉,導致了三哥多等了半個多小時。

“對自己的哥哥,不應該用這麼生疏的口氣說話,下次再這樣我可是會生氣的。”

“知道了~”本來還有點不好意思,但是面對安深溫暖的笑靨,甄欣的心情瞬間變好。

“直接回家麼,還是你想出去吃飯?”用著不緊不慢地速度駕車,安深體貼地詢問後座嬌客的意見。

“……還是不了,我想去公司。”略一思忖,甄欣決心今天不做乖寶寶。那幫男人總是讓她充當深閨怨婦癡癡盼郎歸,對這種日子她有點膩了。

“可是父親今天好像比較忙……”安深有些遲疑。

“沒關係啦,我又不是去搗亂的,爸爸不會怪我們的。”

“真拿你沒辦法,到時候被父親炮轟,你要負責保我……”

  “知道啦,三哥真羅嗦。”

半個小時後,甄氏控股集團的大廈門前,甄欣告別了擔任車夫的安深後沒有通過前台進入裡面,而是繞了個道來到後面直通往總裁辦公室的專用電梯。

出了電梯門,甄欣直接去往總裁辦公室的方向,一路上並沒有看到什麼人,她不禁心有狐疑,爸爸說今晚回不來貌似應該很忙吧,可是現在都下班了,總不可能放他總裁加班吧……

“不是叫你滾了麼,怎麼還在這兒?是不是要我喊人來拖……”看似雲淡風輕實則冷酷決絕的在總裁辦公室裡響起,坐在辦公桌後的甄擎顯然心情非常不好,本來已經為了女兒戒了煙,這時候卻不自覺地又抽了起來。

“我不要走,我不要離開,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總裁,求求你……”辦公室里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不難聽出伴隨著情緒的激動,她顯得有點歇斯底里。

盤在腦後的髮髻因為情緒激動而有些散亂,她雙手撐著寬大的紫檀木辦公桌身子拼命的往前傾,雙眼因為哭泣而腫的老高,面對著男人的無動於衷,她只能拼命的哀求。

“林敏麗,你要是聰明的話就拿著這筆錢滾蛋!要是再這麼胡攪蠻纏,那麼,你就別想從我身上拿到一分錢,你最好考慮清楚。”彷彿面前的女人是什麼穢物般,甄擎連看都懶得看,索性側過臉冷冷地發話。

“總裁,我跟您在一起真的不是為了錢,我是真的愛您的,不要,不要趕我走…求求您,好不好?”

“愛我?愛我的女人多了去了,要是每一個像你這樣的我都收留的話,那我甄擎成什麼人了?再說了,你那點拙劣的計倆在我面前還真不夠看!”甄擎吐一口煙圈,身子倚在椅背上,瞥了一眼泫然欲泣的女人,話語中卻帶著對其不屑一顧的鄙視,眼中滿是不加掩飾的厭惡。

“再說了,什麼叫跟我在一起?我跟你有過什麼嗎?我怎麼不知道,一切都是你的癡心妄想吧,你這種女人我見得多了,你讓我覺得噁心……”甄擎往煙灰缸上輕輕一點,煙灰散落的同時極盡諷刺的話也應聲出口。

“還不走麼?那麼這張支票的所有權就不屬於你了,我數三下,你不拿走的話,就永遠也沒機會了,林女士!”甄擎輕笑一聲,俊美的五官隨著不耐愈發的冷厲。

結果呢,那個叫林敏麗的女人看著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方法在這個魔鬼般的男人面前行不通,為了不失去那筆數目頗豐的遣散費,終於沒有再繼續胡攪蠻纏,哭哭啼啼的拿著支票走了??

“嘖嘖~還真沒想到啊,原來在我面前總是無比溫柔的爸爸,居然是個禽獸般的男人……”等著那個女人走了之後,一直隱匿在牆角看戲的甄欣才施施然地出場。

仍然穿著校服的甄欣,精緻的小臉上帶著一抹意味不明的淺笑,確定好門是鎖著的以後,才不緊不慢往裡前進,同時還不忘輕解羅衫。

“寶貝兒怎麼來了?”甄擎聞言擡起頭,居然看見了本應在家的寶貝出現在辦公室門口。看著女兒邁著輕巧的步子朝自己走來,甄擎只覺得真個身心都被她踩得化成了一灘水……

112.別看【慎】

“要是我不來才真正錯過一場好戲呢~”甄欣一邊說話一邊甩掉鞋子,把書袋放在會客的椅子上,雙手把襯衫的釦子一一解開,純白的襯衫隨著身體的走動而搖晃著使得里邊粉色的bra若隱若現。

“寶貝剛才說我什麼?禽獸?”雙眸牢牢地定在女兒身上,甄擎輕而易舉的捕捉到那雙水眸中閃爍著的邪惡光芒,雖然知道這樣主動的女兒絕對有問題,但那不斷逼近的曼妙胴體不斷地刺激著體內深埋的慾獸,令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佔有這朵嬌嫩多汁的淫花。

“難道我有說錯麼,爸爸剛才的行為好惡劣好渣,像禽獸一樣……”嬌憨地抿唇一笑,甄欣在寬大的辦公桌前站定,任性的扒開放在中間的一堆資料,雙手撐在桌面上與男人對視。

“爸爸來告訴你,真正的禽獸應該是怎樣的……”甄擎悠悠地繞過桌子來到女兒身邊,大掌擒住一隻小手半拉半牽著把小人兒帶進自己的懷裡,仰身坐落在椅子上,黑眸因為懷中的柔軟和熱意愈發深邃了。

“討厭。”領悟到爸爸話中情色的暗示,甄欣的俏臉立刻染上絕豔的緋色,嬌嗔著在寬廣的懷抱裡撒嬌,甜甜軟軟的嗔罵像一根輕軟的白羽撩撥著男人的心。

“寶貝你就承認了吧,你吃醋了,吃那個女人的醋。”甄擎輕笑著拆穿了女兒的心事,用嘴叼起襯衫的衣領把女兒的衣服給剝落掉,埋進馨香的細嫩肩窩裡柔柔親吻著。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那個女人這樣做肯定跟爸爸的態度有關……哼哼!”一提到剛才那件事,甄欣的心裡就忍不住一陣泛酸,她俏美的小臉緋紅,醋意讓她看起來像極了一直鬧彆扭的貓兒,推搡著的小手更是撓得甄擎心裡直癢癢。

甄擎看著女兒這副傲嬌的姿態,只覺得胸腔中的空氣被她不經意的動作給點燃了,黝黑的眸子萌出慾望及危險的光芒。

別看這個寶貝個頭又嬌又小,其實是典型的天使面容魔鬼身材。那被內衣束縛著的奶子豐滿而又挺拔,一身肌膚經過他多年的悉心養護才淬出如今這般絕妙的質感,纖細的蠻腰,渾圓盈渥的小屁股,修長的玉腿,團坐著的姿態更加突顯出誘人的媚意。

“別說這種懷疑我的話,欣兒,我有多愛你,你知道的……”她撅嘴不滿的模樣讓甄擎只能暫時按捺住洶湧的慾火,轉過她的身子讓其正對著自己,他的額貼著她的,有些無奈地申訴著自己的委屈。

爸爸的神情好專注,額前梳上去的碎發因為抵著她的動作而微微散落,一反平日里的優雅別緻反而有種野性的邪魅,不遜於女子的睫毛輕輕地在她面前閃動著,黑眸深邃如海卻能清晰地探尋到裡面獨屬於她的深情。

甄欣感覺到所有的嫉妒鬱悶已經逐漸被強烈的悸動所取代,瞧她傻得,眼前的這個男人愛了自己十多年,她怎麼能因為一些無關緊要的人而隨意地遷怒於他,連身體都忍不住站出來為他平反,被他撫摸過的每個地方都不由自主地更貼近他。

“爸爸,對不起,可是我真的克制不住自己。我見不得你跟其他女人有一丁點的交談,就算是你在斥責她們辱罵她們,我還是好生氣好嫉妒……”在身體的背叛及情感的氤氳下,她的小臉佈滿紅暈,水眸中浮起一片微醺的癡醉,平時說不出口的話不知怎的盡數傾吐出來。

甄擎的心被女兒的這番話泡的有些發軟,他甚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歡欣和悸動,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確信過──欣兒是愛自己的,而且很愛很愛,不是爸爸和女兒間的,而是一個女人愛上男人的最純粹的感情。

甄欣感受到了爸爸的激動,他的興奮和快樂激起了她從未有過的感覺──她為爸爸感到心酸,他僅僅只是因為聽到了自己任性的抱怨就如此滿足,向來睥睨眾人的爸爸居然愛得如此小心翼翼。

“我只願做被你駕馭的禽獸。”他輕輕的說著,大手罩住臉上軟乎乎的小手,放置在唇邊深處舌頭,一根一根連指縫也不漏過一一吻遍,愛與欲的訊號通過肌膚的碰觸傳遞到對方的心裡。

情不自禁的,小手襲上面前的臉龐,柔柔勾畫著男人精緻的輪廓,一點兒一點兒的描繪出令人心動的弧度,愛與欲在此刻濃烈的交匯著,澆灌著這一對逆倫相愛的男女。

“我渴望得你都生痛了,你知道麼,寶貝……”他的黑眸亮晶晶的凝視著著她,然後聲音沙啞,富有磁性的低語著,俊美的臉上已經滿是慾望的氣息。

甄欣被調教得的足夠敏感的身子軟趴趴地攤在男人懷裡,距離上次同爸爸歡愛已經是一個星期前了,不要說是爸爸了,就連她自己也渴望的緊。

“寶貝也很想爸爸對不對?這兒都挺起來了。”她身上只有一件粉色的胸衣,被他輕而易舉的解開剝落,嫩白的奶子隨即呈現在他面前,雪丘上兩抹嬌嫩的櫻紅也已經變得堅挺,形成一股無法言喻的性感媚姿。

“討厭,爸爸,你這樣看得人家好像要……”陣陣快感從被注視著的部位給點燃,慾火不可抑制地席捲整個身體,小腹泛起熟悉的軟麻,她早就動情了,嚶嚀一聲,攀著爸爸的雙臂挺身跳落出他的懷抱,她趴在辦公桌上朝他嬌媚的邀歡。

“讓我看看你有多濕,我怕弄疼你。”在她白須無暇的美背上落下一個吻,甄擎伸出手指來到女兒濕潤的花瓣中來回抽插、撩撥,感受著她溫暖細嫩的觸感,只消稍稍探入濕漉漉的愛液便浸濕了他修長的手指。

餓了好幾天的小穴兒癡纏著手指將其緊緊囓咬住,瞧得那腫脹著的花核有些可憐,甄擎溫柔的用另一隻手的大麼指給予慰藉,每當他的手指來回撫弄那柔嫩的花瓣,她紅嫩的小嘴兒便會逸出陣陣嬌淫的吟哦,腿心處不由自主的分泌出更多甜香的春露。